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东营 广饶县(广扰县) >> 王凡, 女, 40

个人情况: 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东营市胜利油田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三年,因拒绝“转化”,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7-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凡 杜建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29: 山东省东营市俄文翻译王凡控告首恶江泽民

山东省东营市俄文资料翻译王凡女士近日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40岁的王凡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江泽民集团迫害,她曾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天津市河西区派出所非法刑讯逼供。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她再次被绑架,十二月二十五日被海滨分局劫持至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一年一月,她尚未获得自由,她的丈夫杜建新又被非法判重刑十年。

以下是王凡在诉状中的陈述:

我于一九九六年四月在读大学三年级时开始学炼法轮功。以前每年冬天我都要犯支气管炎咳嗽不已,学功后我便不再咳嗽了。其它的一些小毛病也不翼而飞。毕业后我分配在山东东营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龙口基地,负责公司俄文资料翻译等。炼功后我明白了要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心胸变得开阔,与人关系融洽了,干工作认真、负责,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十几年来在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下,我遭到中共机构施以的人身、经济及精神上的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敲诈钱财、克扣工资、降职使用甚至非法解除劳动合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船舶公司开始大面积镇压本地法轮功学员。当时我丈夫正在青岛学习,被强制拉回公司,失去了考证机会,损失培训费九千多元。我进京寻求上访渠道,被原三大队书记刘宗森,原一大队书记李文水利用和恐吓父母骗到胜利饭店(油田驻京办事处),并配合油田公安对我不分昼夜进行攻心战,威逼我写保证书。期间我办公室的柜锁被撬开,大法书一本被抢走;公司保卫科及相关人员逼迫我丈夫说出大法资料埋藏地点,非法抢走大法资料一箱。

九月初,原公司党办主任张法庆、刘宗森于晚上将我从家中带到公司鸳鸯楼招待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国庆”长假过后才放出。期间,关押的房间经三道门锁,只有吃饭和上厕所才能出门,事后又向我索要伙食费600多元。这段时间内丈夫杜建新被软禁到船上,失去正常休班权。

十月底,经单位领导同意,我们请假回家探视父母,当天半夜,刘宗森与李文水大队长从几百公里之外的龙口追至家中,未申明任何理由,不可理喻地将我们带回单位,要求我晚上住在单位办公室,白天上班派人跟踪监视,非法监管一个多月。我丈夫杜建新被撤销船员岗位,转到物业公司环卫队。在工作量相同的情况下,每月仅发三百多元,相当于“下岗”职工的最低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们向公司党办交了一份声明,表示过去在高压威逼下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作废。当天我们再次被非法监管。在张法庆、李文水、刘宗森等人的指使下,恶徒把我关在原挖泥队的一个废弃的破板房内,雪花从房缝落到地面上许久不化,此时我已怀有身孕,但公司党办无视国家法律非法虐待关押。我绝食抗议近四天,党委才将监住地点移到招待所一个没有暖气的屋子里,白天派人送到环卫队,晚上送到招待所,一直持续到二零零零年五月份。

二零零零年底,原物业公司党委书记李国林恐吓我们,要将我们送至洗脑班,并勒索五千元的“学习费”。我们被迫离家出走一个多月。期间公司保卫科非法翻墙侵入我住宅搜家。二零零一年二月,李国林伙同龙口市“六一零”将杜建新强行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近二十天,回来后又关在龙口市下丁家洗脑班二个月。他们将我从父母家中骗回自己家中。

转天,张法庆等人派保卫科数人来到我家,踹断卧室门锁,一女警从我怀中抢走仅八个月的孩子,吓得孩子哇哇大哭。两男警强行将我拖出家门,按在车上,将我母子二人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恶徒对我实行昼夜轮番灌输,三天不许睡觉。几天后书记李国林强行派人将八个多月的孩子送到广饶爷爷奶奶家,给还在哺乳期的孩子强行断奶,使孩子整夜啼哭。我被关在洗脑班近三个月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李国林再次找到杜建新要求去洗脑班协助邪恶迫害,我们再次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我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天津市河西区某派出所非法刑讯逼供、诱供五天五夜,双臂用手铐吊铐两上下铺上层,有时上下铺分别抻铐,打耳光,脱鞋在光脚下浇水后用电棍电水,恐吓,不让上厕所,流氓语言侮辱;一公安人员企图性侵,在本人正念抵制下未能得逞。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在河西区看守所人员严重超员、极为恶劣的条件下关押十个月后,河西区法院非法判我三年六个月。在狱中我被严重迫害。我被强制长时间罚站,导致腿脚充血肿大、疼痛难忍,不准上厕所、洗澡,派刑事犯肆意咒骂、看管;因不配合转化我被转移监区,恶警换另外的迫害方式:从早到晚持续坐硬板凳,颈部、背部、双腿挺直,两手平放在腿上,不准闭眼,这是被他们叫作“三挺一瞪”的酷刑。为保持酷刑的痛苦,连盛饭都不准受刑人站起来,由包夹刑事犯送到手里。两名刑事犯专门看管,门外还有大包夹犯在巡视各个监室。不久我臀部皮肉出血,板凳上的花纹象刀刃似的硌着皮肉,动一动都疼痛不已,一段时间后就开始有带血的皮脱落。每天罚坐的时间逐渐延长,睡觉的时间逐步延后,以制造更大的恐怖压力和身体痛苦;吃饭时间控制在五分钟,上厕所时长、次数受到严格限制;在监室内制造恐怖气氛,以刑事犯的权利作为转化我的抵押,挑起刑事犯对自己的敌视和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稻庄镇派出所闯入我公婆家中,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强行将我绑架,后转到胜采洗脑班,将我囚禁在洗脑班一个斗室中,强迫灌输洗脑。我在洗脑班绝食反迫害,在管理局机关医院遭到胜利油田“六一零”恶人的毒打和折磨。在暗无天日的洗脑班非法囚禁迫害我五个多月后,十二月二十五日被海滨分局劫持至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劳教所恶警用长期罚站的酷刑多次折磨,最长一次达十七个昼夜。恶警毫无人性的无视我还在绝食,身体虚弱的情况逼我昼夜罚站。罚站期间我多次昏倒,眼睛因无睡眠视物呈黄色。更令人发指的是,每次灌食前都要强行抽血,期间大约抽了八、九次血。那时我面容脱相,两脚至两腿全都浮肿、充血,手部肤色一度呈黑色,心脏严重受损,便秘,颈椎酸痛、转头都吃力,脚趾麻木、刺痛,身体受到严重损伤。

刚刚恢复饮食第二天,就被强迫做超负荷奴工,每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有一次通宵劳作。长期而连续的迫害,导致我全身各个部位极为衰弱,抬手都觉吃力,后背疼痛,三十几岁的我体力不如六十岁老太太。

二零一一年一月,我尚未获得自由,我丈夫杜建新又被非法判重刑十年,给双方父母、孩子造成极大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9/山东省东营市俄文翻译王凡控告首恶江泽民-313176.html


2013-05-5:中共对孕产期、哺乳期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4)
......
◇山东胜利油田王凡的婴儿被强行断奶 整夜啼哭

王凡与丈夫杜建新同为山东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龙口基地职工,学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由于坚持修炼,夫妇俩长期遭野蛮迫害。二零零零年一月,王凡怀孕期间,被公司持续关押折磨了四个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家中被公司党办张法庆伙同保卫科数人闯入,卧室门锁被踹断,一女警从王凡怀中抢走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两男警强行将王凡拖出家门,按在车上,将母子二人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恶徒对王凡昼夜迫害,三天不许睡觉。几天后,为便于迫害,书记李国林强行将母婴分离,将九个多月的孩子送到广饶爷爷奶奶家,将哺乳期的孩子强制断奶,令婴儿整夜啼哭。王凡被关在洗脑班近三个月才放回。不久,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5/中共对孕产期、哺乳期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4)-272774.html

2011-04-02: 山东胜利油田杜建新面临非法庭审
山东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杜建新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被寿光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中共法院要对杜建新非法开庭。家人已为杜建新请了律师。
杜建新的妻子王凡二零零八年被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劳教三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家里上有七十多岁老人,下有十岁左右的孩子,无人照顾。

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在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租住房子的杜建新,骑三轮摩托车时,被寿光国保大队警察跟踪。次日(一月五日),寿光国保大队警察伙同东营广饶县大王镇派出所警察开着三辆黑色轿车在杜建新租住的房屋不远处进行监视,这些警察等到傍晚天黑时象强盗土匪一样翻墙而入,绑架了杜建新。

村里的人现场目睹了警察们的恶行。据村民们说:警察在绑架杜建新的同时,打电话从寿光叫来了八辆大车,把杜建新的一体机、电脑,包括私人用的三轮摩托车,两轮摩托车,电动车以及一把多星牌电水壶、银行卡,身份证还有一百多元现金等等,凡是认为值钱的东西全部抢走。警察怕人看到他们的恶行还赶村民们走,为此两位村民跟警察们吵了起来。并且广饶县大王镇派出所的警察还对杜建新租住的房主强行勒索三千元,不开任何收据。

当晚十点钟以后,警察又去了寿光市绑架法轮功学员刘兴武;一月六日凌晨五点多,去寿光市崔家村绑架了带着刘兴武打工的郭某某,恶人先将他们非法关押在寿光市洗脑班酷刑迫害六天左右,期间把杜建新的手脚分别铐在铁椅子上。之后警察将杜建新、刘兴武转到寿光市看守所,强迫他俩超负荷劳动,至今已近三个月
杜建新和妻子王凡原是山东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龙口基地职工,学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这对年轻夫妇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遭中共人员敲诈钱财、克扣工资、降职使用,甚至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王凡至今仍被关押在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山东胜利油田杜建新面临非法庭审-238450.html

2011-01-09: 胜利油田海洋船舶公司杜建新在广饶县被寿光市恶警劫持绑架

胜利油田海洋船舶公司山东省龙口基地职工大法学员杜建新(男,40多岁),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晚上大约八时左右,在广饶县大王镇某村民家中被寿光市恶警绑架到寿光市实施迫害。同时将其使用的电脑、摩托车、电动车等财物掠走。

据了解,之前大约一天左右被绑架的还有与其有联系的寿光市大法学员刘兴武(男,40多岁)。

被绑架的详情望知情者给予及时补充。见到此消息的大法学员齐发正念,彻底解体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因素,正念清除迫害,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9/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4698.html

2010-09-26: 山东东营市法轮功学员王凡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山东东营市的法轮功学员王凡,女,在王村劳教所被迫害三年,因拒绝“转化”,到期后连家也没让回家,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恶警拒绝家人探视,家中老人非常挂念,请当地同修去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49.html

2010-05-09: 王凡在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遭奴役折磨
从二零零八年山东东营市法轮功学员王凡被绑架、劳教以来,家人多次去王村劳教所探视,均遭到劳教所的无理拒绝。期间,劳教所还勒索了王凡母亲二千元钱。在家人的不断努力和正义世人的帮助下,才了解到王凡被迫害的确切消息。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山东东营市广饶县国安与广饶县稻庄镇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王凡公婆家,将王凡绑架到胜利油田胜采洗脑班迫害了五个多月后,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其间遭受长时间体罚折磨,并被逼超负荷奴工劳作。

王凡被关押在王村劳教所三大队,恶警对王凡实施了残酷的折磨。每天罚站十七至二十个小时,这种迫害长达两个多月。其中两次连续四天四夜,还有一次是七天七夜不间断罚站。之后不到一个月又对王凡隔离,持续了十七天十七夜罚站。王凡的身体遭到了严重损害,两脚至两腿全都浮肿,心脏严重受损,便秘,颈椎酸痛,脚趾麻木,全身各个部位极度疲劳。

在这样的强迫转化失败后,劳教所恶警又强迫王凡开始长时间的劳动,每天缠线圈十七至十八个小时,除了短暂的吃饭、上厕所时间之外,一刻也不准休息。曾有一周时间每天凌晨三点半收工,五点钟起床干活,最后一夜通宵劳作。王凡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他们还毫无人性的叫嚣着:干不完活不准睡觉。在这样的状态下,王凡被迫害了十一个月,期间在小号被两名普犯包夹看管,不准与别人说话。

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共同来制止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重塑我们善良本性和尊严,让人间的正义得以昭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9/223183.html

2009-12-24: 胜利油田和东营市法轮功学员家属被中共迫害情况
自中共恶党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胜利油田和东营市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迫害,在中共恶党株连迫害下,法轮功学员的家 人也无法幸免,同样遭受着精神和经济上的各种迫害。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4/214912.html

2009-10-15: 东营市和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遭酷刑迫害事实汇编
......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队长聂某某、稻庄镇派出所等六、七名恶警将王凡从公婆家绑架到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后恶警又将王凡劫至胜利油田胜采洗脑班迫害。王凡在洗脑班绝食反迫害,遭到胜利油田“六一零”恶人的毒打,被派去看守她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质问恶人:你们还要把她打死啊?!恶人才悻悻停手。“六一零”恶徒不允许公婆、丈夫及孩子探望王凡。五个多月后,王凡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恶警劫持至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十天后家人才收到所谓劳教决定书。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5/210427.html

2009-01-07: 山东广饶县王凡圣诞节当日被非法劳教
山东东营市广饶县大法弟子王凡在二零零八年圣诞节当日被当地恶警非法劳教。在此之前,王凡被“六一零”恶徒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五个月。

王凡是山东胜利油田海洋船舶公司龙口基地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遭到邪党迫害,二零零一年被迫流离失所到天津。后她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恶警绑架,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被天津市河西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王凡出狱,回到广饶县稻庄镇马楼村公婆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队长聂某某、稻庄镇派出所等六、七名恶警将王凡从公婆家绑架到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后恶警又将王凡劫至胜利油田胜采洗脑班迫害。王凡在洗脑班绝食反迫害,遭到胜利油田“六一零”恶人的毒打,被派去看守她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质问恶人:“你们还要把她打死啊?!”恶人才悻悻停手。“六一零”恶徒并不允许公婆、丈夫及孩子探望王凡

五个多月后,王凡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胜利油田滨海公安局海滨分局恶警劫持至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十天后家人才收到所谓劳教决定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7/193130.html

2008-12-29: 山东东营暨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东营暨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如下:非法判刑一人、非法审判二人,非法劳教十七人,绑架强制洗脑几十人。此外,韩庆坤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

一、非法判刑一人,非法审判二人

1、荆海,男,胜利油田电力管理总公司客户服务中心职工,于二零零七年十月被恶警董宁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胜利油田滨海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上午九点,东营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荆海。恶人一直不让他的家人探望,直到非法开庭也不让他的妻子及父母等家人進法庭旁听。法院直到六月底才宣判,法轮功学员荆海被非法判刑五年,已经送到济南监狱迫害。

2、游云生,六十多岁,东营胜利油田大法弟子,因讲法轮功真相被迫害,二零零六年来到寿光。二零零八年三月以来,在潍坊市党委指使下,寿光市党委及六一零办公室的策划下,以奥运为藉口,恶人疯狂抓捕法轮大法弟子近百人,游云生是其中之一。寿光市法院预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对其進行非法审判。

3、李素真,六十多岁,东营胜利油田大法弟子,因讲法轮功真相被迫害,二零零六年来到寿光。二零零八年三月以来,在潍坊市党委指使下,寿光市党委及六一零办公室的策划下,以奥运为藉口,恶人疯狂抓捕法轮大法弟子近百人,李素真是其中之一。寿光市法院预谋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对其進行非法审判。

二、非法劳教十七人

1、刘炳芳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

2、陈萍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3、张晓玲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4、赵连安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5、张忠华于四月二十五日到五月四日被滨海公安局伙同胜利油田“六一零”非法组织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6、山东省东营市酱菜厂一姓艾的大法弟子,在利津县讲真相时被恶人绑架,随即被非法劳教二年半,关押在东营市劳教所(新建)。

7、马士祥,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马楼村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被广饶县国保大队伙同稻庄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广饶县看守所,一直不允许家人探视。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马士祥被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8、朱学义,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西朱营村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被广饶县国保大队伙同稻庄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广饶县看守所,一直不允许家人探视。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马士祥被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9、崔桂霞,东营市八分厂法轮功学员,七月三十一日在自己开的服装店里被东营区胜利街道办事处绑架,第二天下午被送往东营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从东营看守所被送往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

10、黄金菊,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11、赵金蓉,女,临盘采油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12、张惠吉,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13、薛玉环,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14、蔡云娥,女,五十多岁,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临盘镇的胜利油田临盘采油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至十八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15、宋春林(音),男,三十多岁,临盘采油厂采油一矿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左右被非法绑架和抢劫。被非法劳教三年。

16、王彩文,女,五十多岁,胜利油田地质研究院法轮功学员,于八月中旬在街上被东营公安局恶警抓捕并关進东营区公安局拘留所。后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17、宗善芳,女,六十岁左右,原胜利油田三十中退休教师,被洗脑班迫害几个月后,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底被送往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三、绑架洗脑几十人

二零零八年胜利油田和东营市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几十人,他(她)们是:郭树森、李海英、邓秀婷、黄玉萍、魏金枝、石永久夫妻、秦姓同修、戴连启、龙泉、李卫东、李红英、王凡、高梅、孤岛的胡女士、王振书、李爱芬、王学勇、朱恒德、吴素琼母女、任秀芸、孙坚安、文信章(音),还有四月份绑架的杨洪、郑华、刘炳芳、陈萍、张晓玲等二十馀人。

四、严重迫害案例

案例一:邱红梅在劳教所遭吊打、灌药、软缩带等酷刑迫害

邱红梅,女,三十多岁,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新大劳动服务公司职工。二零零五年六月邱红梅被非法劫持到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恶警不让她睡觉,恶人恐吓她如果不放弃信仰就受刑,她妥协了。二零零六年三月邱红梅声明从新修炼大法。劳教所恶警轮班熬她,不让她睡觉,她又喊着“法轮大法好”,被吊打,恶警殷桂华找电棍打她,恶警们用抹布塞口,用胶带封口。她挣扎着不让堵,恶警们就把她绑起来了。打掉一颗下牙,另一颗也快掉了。

恶警李爱文强制她喝不明药物,她不喝,恶警们就往她嘴里灌,灌也没灌進去,就用毛巾捂邱红梅的嘴和鼻子,邱红梅当时昏了过去,恶警们就给她灌药物。邱红梅醒了以后头晕,头疼,手还带着铐子,硬挣扎,时间长了把两个手、手腕都磨烂了,恶警一看手和手腕都流血了,恶警李倩出坏点子,就和恶警们说用软缩带绑她,软缩带勒她的两个手和手腕,痛的她死去活来。

恶警逼着邱红梅站起来,邱红梅好不容易扶着东西站起来,还没站稳,恶警丁海英穿着皮鞋把邱红梅一脚踢倒,又逼着她站起来。邱红梅被恶警们迫害的头脑一直不清醒,而且恶警把她的两个手和手腕用软缩带勒的她非常痛苦,一直到邱红梅回家时,手仍没有知觉。

案例二:吴素琼被野蛮绑架后遭毒打折磨

吴素琼,山东省胜利油田黄河钻井钻前公司家属。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在住处与赵凤英三人同时被章丘明水县党家派出所绑架。

当时党家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穿着便衣,在无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像强盗一样闯入她们的住处到处乱翻,六十多岁的赵凤英制止他们的土匪行径,被恶警崔玉岭打倒在地,后脑杓摔出鸡蛋大的包。他们三人拚命的抱成一团,七、八个恶人使尽浑身力气也无法分开她们。恶警在又一轮猛烈暴打之后,把老人和孩子绑架走,之后吴素琼回院内锁上大门,可是恶人们翻墙而入,其中张涛、崔恩贺等恶警把吴素琼打得不能动弹之后,砸烂门锁,用手铐铐着,拽着手铐把吴素琼拖上了车。围观的老百姓再一次见证了邪党暴徒的暴行。

第二天,恶人们把她们三人都送到了邪恶的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这黑窝里,吴素琼因不配合迫害,受尽了折磨和凌辱,遭到恶警管教张逸仙、陆萍等人的打骂,他们指使在押犯们一拥而上(每号里关押十五~十六人),对吴素琼進行拳打脚踢,她拚命挣扎呼救,恶人们就用枕头、擦地毛巾捂她的嘴,勒她的脖子,就差一点被恶人们捂死。整个行凶过程完全在恶警眼皮下发生,因为每个监室里都装有监控器,监室里的一举一动都在它们的严密监控之内。后来吴素琼使尽浑身力气喊出她是炼法轮功的,她是决不会自杀的,如果她死了,就是被看守所谋杀的。希望还有良知的人能为她作证,就这样管教们才不得不出来制止。

最后吴素琼在绝食抗议半个月之后,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下被钻前公司于八月八日晚上接回,非法关押在胜华酒店继续迫害。她女儿八月九日上午被绑架到集输洗脑班,也已绝食,由恶人王俊美给她洗脑。八月九日吴素琼出现呼吸困难,送往医院抢救。之后送往酒店,直到八月十四日下午在她绝食绝水二十多天之后,生命垂危的情况下,钻前公司人员才不得已把她送回家,即使这样还派多人严密监视着她,她丈夫也完全配合钻前公司一块迫害她,还妄想使她進食身体有所好转之后,再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案例三:韩庆坤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报导,山东省胜利油田中学教师韩庆坤,于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被邪党恶警绑架、非法劳教,被河南许昌劳教所迫害致奄奄一息,劳教所怕担责任,于农历二零零六年腊月二十八才通知家人去接。

当家人见到韩庆坤时,其面目已经无法辨认,头发胡子灰白,腹部高高隆起,臀部有一个洞往外流脓血,衣衫破烂,人高烧不省人事。韩庆坤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韩庆坤于二零零六年底在北京住旅馆炼功时,被恶人举报,遭北京宣武区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然后被非法关押在河南许昌劳教所。在非法关押的两个多月中,韩庆坤受到非人待遇。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人,被折磨的肝硬化腹水,劳教所不通知家人,不许保外就医。生命垂危的韩庆坤于零六年大年三十,即公历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回到家中,仅一个多月就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9/192484.html

2008-09-24: 大法弟子王凡被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寿光市警察骚扰迫害
2008 年9月初,一天的上午9点多,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派出所6-7名警察伙同寿光市恶警闯入广饶县稻庄镇马楼村大法弟子王凡家,以查找寿光市大法弟子张兆宇被绑架走脱后在网上曝光的被毒打照片的来源为藉口,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和证据的情况下,像土匪一样,在大法弟子王凡家乱翻乱拍照。并抢走两本大法书籍和两个mp3,及十来份真相材料,就连家人外出旅遊买回来的纪念品也给抢走。

再次正告这些肆无忌惮行恶的警察,你们像这样的土匪行径已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你们的恶行在网上都有记载,将来无论你们走到天涯海角都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天网恢恢,疏而无漏。

当今中国,世人都看到了天灭中共的到来,目前已有4300万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现在中共的官员们从上到下各寻退路。中共邪党并不是你们的保护伞,相反是拖你们下地狱的恶魔邪灵。苦海有边,生死一念。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反省并弥补自己对善良百姓犯下的罪恶,赎回自己的善念和良知,才是正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05.html

2008-08-05: 广饶县被绑架大法弟子情况补充
2008年7月20日中午12点,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聂××带人伙同稻庄镇派出所不法人员闯入稻庄镇马楼村,不说任何理由像土匪一样将大法弟子王凡从公婆家绑架。四五个青壮国保人员把王凡从家中拖走时,连睡衣和拖鞋都不让换下。家中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及部份真相材料被抄走。

同一天,稻庄镇马楼村大法弟子马士祥,西朱营村大法弟子朱学义也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广饶县看守所,王凡下落不明。

后经家人多方打听才得知王凡在迫害严重的情况下被送進了胜利油田管理局机关医院。7月30日,王凡身体稍有好转,就又被关進了胜利油田胜采洗脑班,并勒索家人2000元钱作为关押的费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5/183480.html

2008-07-28: 东营市广饶县大法学员马世祥和王凡在场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马楼村大法学员马世祥和暂住婆婆家的胜利油田大法学员王凡,于2008年7月20日中午,在家中被广饶县稻庄镇派出所等恶警抄家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8/182973.html

2005-07-12: 山东胜利油田龙口海洋石油船舶公司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多名大法学员家莫名的受到监视,夜间有专人在家门外值班,不许学员出门。7月22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诽谤师父和攻击大法的内容,开始了对大法的全面镇压。当天公司两个转盘路都设了警车关卡,阻止大法学员上访;每位学员均由专人负责;逼迫其转化、表态、交书;职工停止工作,家属则被威胁;如不写保证,就让其船员丈夫下船下岗;逼迫学员在所谓的座谈会上发言并将学员被迫讲话進行录像和电视播出。利用各种方式对大法学员進行精神上的折磨。学员杜建新当时正在青岛学习,被拉回公司,失去了考证机会,损失培训费9000多元;王凡、胡波進京寻求上访渠道,被原三大队书记刘宗森,原一大队书记×××利用和恐吓其父母讲起骗到胜利饭店(油田驻京办事处),并配合油田公安对三位大法学员不分昼夜進行攻心战,威逼他们写保证书,之后将胡波、杜建新在大队部监管几十天。

1999年9月初,为迎接所谓国庆五十周年,原公司党办主任张法庆、刘宗森于晚上将大法学员王凡从家中带到公司鸳鸯楼招待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国庆长假过后才放出。期间,关押的房间经三道门锁,只有吃饭和上厕所才能出门,事后又向王凡索要伙食费600多元。这段时间内其丈夫杜建新被带到船上,失去正常休班权。

60多岁的扬水旺因被剥夺了正常炼功的权利,导致心脏病复发,动了大手术。

1999年10月底,经单位领导同意,杜建新与王凡请假回家探视父母,当天半夜,刘宗森与×××大队长追至家中,未申明任何理由,将他俩带回单位,要求王凡晚上住在单位办公室,白天上班派人跟踪监视,非法监管一个多月。杜建新被撤销船员岗位,转到物业公司环卫队。并且在工作量相同的情况下,每月仅发300多元,相当于下岗职工的最低生活费。2000年1月杜建新与王凡向公司党办交了一份声明,表示过去在高压威逼下所作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作废。当天二人再次被非法监管。在张法庆、李文水、刘宗森等人的指使下,王凡被非法关在原挖泥队,住在一个废弃的破板房内,雪花从房缝落到地面上许久不化,此时王凡已怀有身孕,但公司无视国家法律非法虐待关押,王凡绝食抗议近四天,党委才将监住地点移到招待所一个没有暖气的屋子里,白天派人送到环卫队,晚上送到招待所,一直持续到2000年5月份。

2000年底,原物业公司党委书记李国林恐吓杜建新与王凡二人要将他们送至洗脑班,并要交5000元的“学习费”。两人被迫离家出走一个多月后返回公司。2001年2月,李国林伙同龙口市610恶人将杜建新强行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近20天,尔后又非法关押龙口市下丁家洗脑班2个月;并到王凡父母家中,向其父母表示不送王凡去洗脑班,将其连夜带回公司王凡家中。结果转天张法庆等人即派保卫科数人来到王凡家,踹断卧室门锁,一女警从王凡怀中抢走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两男警强行将王凡拖出家门,按在车上,将母子二人绑架到洗脑班,对还在哺乳期的妇婴進行非法关押。

洗脑班就是个小监狱,由龙口市公安局、610直接迫害大法学员。不转化就不放人,甚至遭到单独关押、不准睡觉等精神上肉体上的折磨。邪恶之徒对王凡实行了昼夜轮番灌输,三天不许睡觉,使其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接受邪悟。几天后,李国林便要求将刚九个多月的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并派车让杜建新把孩子送走,给还在哺乳期的孩子强行断奶,使孩子整夜啼哭。王凡被关在洗脑班近3个月才放回。在公司党委的支持下,李国林还将胡波、徐世柏、站福芝、吕预胜、李桂珍先后送到洗脑班,以此捞取政治资本。

逼写保证、悔过三书原本是文化大革命邪恶的一套,完全是扭曲人性、诋毁人的尊严,对人進行彻底的精神折磨,可是现在用它来对付善良的大法弟子,邪恶之徒为了一己之私,肆意践踏法律与人权,这完全是共产邪灵本性的大暴露。

2001年7月3日,李国林再次找到杜建新要求去洗脑班表演文艺节目。因有以前被骗的教训,二人再次被迫离家出走,后来王凡在外地散发大法真像资料被邪恶非法判刑三年半。当时胡波也接到单位电话要求马上从家里赶到洗脑班,为避免邪恶的迫害,胡波也被迫出走。时至今日,公司党委仍然对大法学员继续迫害,不给徐世柏、王凡安排合理的工作和待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2/105968.html

东营 广饶县(广扰县)联系资料(区号: 546)

2019-02-24: 附(相关电话名址):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地址: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迎宾路208号
办公室电话:0546-6441392
邮政编码:257300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崔汉刚 0546-6441160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办公室 主任马双海 0546-6441392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政工科 科长(党组成员)崔云建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加挂控告申诉检察部牌子) 负责人聂连斌 0546-6442000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公益诉讼和民事行政检察部 负责人吴俊东 0546-6447000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职务犯罪检察部 负责人刘欣兵 0546-6441214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刑事检察部 负责人张志光 0546-6444737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办公室 0546-6456553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办公室 0546-6456591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办公室 0546-6442546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办公室 0546-6445394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办公室 0546-6442924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检察院驻广饶县看守所检察官张荣贵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看守所地址: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广饶街道北花园村(向北100米)
所长办公室电话:0546-6564208
邮政编码:257300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法院地址: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迎宾路399号
办公室电话:0546-12368
邮政编码:257300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政法委书记陶家孟办公室 0546-6445195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政法委副书记赵长宏办公室 0546-6453416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政法委主任科员张廷亮办公室 0546-6441418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政法委综合治理办公室(兼举报电话) 0546-6441418、6447756、6441502、139546100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46)

2010-09-26:
王凡公公手机:13563391836
王凡母亲:0546——852307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