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段秀龙, 男, 5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市郊区敖其镇兴利村农民
个人近况: 2012年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02: 黑龙江佳木斯段秀龙生前被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敖其镇农民段秀龙,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但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他屡遭中共迫害,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历经了长期的痛苦折磨,二零一二年,五十七岁的段秀龙在被迫害中离世。

以下是段秀龙生前自述他修炼及被中共迫害的情况。

一、修炼大法的美好和喜悦

我一九五五年出生,一九九五年得法的,村里有个年轻人在市里上农业大学时,在书摊上请了本法轮功著作《转法轮》,拿回来在三月间给我看了之后,我越看越爱看,一直看完一遍。决定先戒酒戒烟,就选在一九九五年五月五日正式开始炼功。之前,我身体由于上学时吃凉干粮凉饭得了胃病,很严重,除了玉米餷子外,任何食物吃了都胃酸胃疼,粘的东西一点不敢吃。当时炼功没有想治病的心,炼功不到一年,胃就没什么感觉了,吃粘的也行了。身心的变化也很大,真是每天高高兴兴的学法炼功,到各个村屯去洪法炼功,几乎哪个村都有炼功的,佳木斯市广场大型的炼功我也去过几次,真觉得无比的美好和喜悦。

我以前曾吃素修佛的,读了《转法轮》之后,真是感到师父讲的法理透彻明了,是真正的修炼,能修成佛道神的。

二、合法上访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当时真是呼吸都困难,不知怎么办,怎么会这样呢?每时每刻都在煎熬中。由于邪恶的宣传、造谣,世人不理解,家人也数落:你们怎么能这样等等。我说不是那样的,你看我们这么多炼功的有那样的吗?

中共中央电视台,时时刻刻的反复造谣,污蔑师父、诽谤大法。常人和家人非常不理解,我们学员也很着急。听说有的同修到北京信访办的,到天安门打出横幅的,也有被抓的,被非法拘留的,被非法劳教的,被非法判刑的。

我们怎么办,能无动于衷吗?我们五人商量,也得去天安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们要去的时候,也很难,有不让去的,资金也无法解决,只好等到了秋收,我们提前卖了粮食,偷着留够了路费。我留下了遗嘱,放在没去的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家中。当时邪恶的恐怖,想是很难回来了,为了安全没让家人知道。

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日,我和段秀云、张玉芳、段秀萍、高玉霞五人从佳木斯坐上了火车,到天津住一宿,在旅店里写了两个横幅——“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第二天早上,我们坐上了火车到了北京,又坐地铁到了天安门。一路顺利,在车里要身份证,到我们跟前不问了就过去了,住店也很顺利。

走进天安门一看,警察警车很多,但我没有怕的感觉,一心想到天安门打出横幅。看到张玉芳等人受盘问后被抓,也没动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绕过旗杆,到了东侧,在一小群人前打出来“还师父清白”的横幅,想给他们看,没想到这些人都是警察便衣,我刚举起横幅,喊出来“还师父清白”,话音没落,几个便衣就冲上来了。后面一个便衣用警棍把我头打的低了下去,前面冲上来的便衣把我举着的横幅夺去后,抓住我把我送到了着装的警察跟前。他的个头很高,用对讲机通知警车,我仰头向他讲:我们炼功病都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国家不能这样污蔑大法和师父,其实我们是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没吱声,警车来了,把我劫持到站前派出所。

来了很多驻京办的人问是不是某处的,我们说不是,在派出所里我们登了记,报了名,也有不少被驻京办的领回去了,没登记。我想我是来向政府说不要迫害法轮功,要让他们知道我来了。他们通知了佳木斯驻京办事处,来人把我们领到办事处,说刚才在广场问你们为什么不说呢?佳木斯等登记多了我们都要受罚的。

在办事处里有二、三十人,有个叫王允奇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我们呆了几天。几天后我们镇政府和大队书记来了,把我们劫持回了佳木斯。

他们把我们送进了看守所,一进号里,首先让我洗澡,脱光衣服,犯人用盆装满了凉水,从头顶往下浇,很细的流从头顶往下浇,不一会头顶心象针扎的一样疼痛,后来脑袋发木,全身发抖,一连浇七盆水才停止。到吃饭的时候一看,给一个窝头,后来给两个,没油的冻白菜汤,几个人一小盆,吃完后盆里是泥。码坐、背监规、打扫卫生,人多睡觉时只能侧身,紧紧的挨着,轮流坐班,大小便得请示。厕所就在屋里,一开始在众人面前很难便出,号长同意了才给一块卫生纸。

几天后来了许多同修,他们就把我们关在了一个号里。后来我们绝食,三天后开始被灌食,那个滋味是很难受的。绝食七天后,我们被劫持到劳教所。在拘留所呆了二十多天,拘留和劳教都没有手续。

三、被非法劳教一年

我在劳教所里因没有被褥,睡在上铺的光板床上,当时衣服穿的不多,真是冻的很难入睡。第二天一个劳教犯人给我个很脏的褥子,几天后下到中队,有个叫齐双元的法轮功学员给了我二元钱,买了包卫生纸。吃得是面,有时黑有时白,又粘又酸,菜也是没油,经常被逼洗脑转化,把我们弄到办公室扒光衣服,搜经文。有一次把我扣在暖气管子上吊着站了两宿一天才把我放下来,还有一次把十来个法轮功学员手拉手铐在一起,之后齐齐码坐逼我们在地上一排,两天后才放开,后来被强迫劳动糊纸盒。

由于长期受潮湿,又不见阳光,九个月后,我身上长了很多疥疮,奇痒无比,不挠难受,挠了淌黄水,还有一种难闻的味,又不让炼功,有普通劳教犯包夹看着,只能在心中背法,这样煎熬了一年的劳教。

四、被非法劳教三年

回到家中,家人反对炼功,在经济上控制我。当地没有资料点,发资料只能骑自行车上七十里之外的市里取。回家不到半年,一天晚上,我们四人在法轮功学员高印家,大队书记领着派出所刘所长还有两人,把我们堵在屋里,不容分说,抢了资料后把我们两家也抄了,刘所长说让我们到派出所说说就把我们送回来。三嫂张玉芳说你能保证把我们送回来吗?刘所长写了条子说用党性担保,把条子给了张玉芳。在这期间高印走脱了,我和段秀玲、张玉芳被拉到派出所,有两人看我们一宿,第二天早上,给我们做了记录,按了手印。早上全镇的村长开会,其中一村长到屋里告诉我们说,除他外其他村长都同意把我们劳教,就这样我们三人被劳教了。送到看守所不到十五天就送往劳教所了,两人脚镣铐在一起。我是和毕加新铐一起的,到劳教所,先查身体,之后送集训队,到中队就被扒光衣服,一丝不挂。由于非法劳教我们绝食抗争,九天后被野蛮的插管,也不知道有没有药物,我几天后牙龈大量出血。在十四天后毕加新高烧不退,把凉水毛巾放在头上,很快就干了,这样我就停止了绝食。两个多月后才告诉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恶警发疯式的把我们都扣在床上,二十天后把我们扣在床角上,坐着线轴。过了二十来天逼我坐在地上,这样二十天后进行大调动,这时听说我外甥高美阳进京上访也被抓进来了,当时他才是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后来听说不到二个月,他就被逼“洗脑转化”了,而且很严重,还帮着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由于邪恶迫害的加紧,全国的劳教系统都去了马三家学习,学习它们的流氓卑鄙、残酷等没人性的手段对待法轮功学员。那真是非常恐怖,把所有的没转化的学员都弄到楼上的一个会议室,让我们在地中间坐着线轴,端正姿势,不能动,前面放着污蔑大法的录像,声音震耳欲聋。周围有劳教犯人和警察,他们一小时一换班,墙上还有污蔑大法的标语,谁姿势不对马上打你,就连吃饭都不能离开,一天二十小时。

回屋睡觉时,还有值班的警察不停的和你说话,大声的喧哗,目的就是不让你睡觉。就这样的高压下,再一个个的拉出去,强行转化。而我外甥和警察郭刚看住了我,就在这应该休息的时间里和我谈话。我说得休息了,你回去休息吧,外甥说:你说休息就休息呀?我心里很难受,想哪还是我外甥啊?

后来警察郭刚来了,把我拉到墙根前面墙而站,问我看到什么没有,我说没看到,又把我拉到离墙很远的地方,说这回看到没有,我说没看到,他说你站在法轮功里看不到,你跳出法轮功就能看到是×教。由于在这种高压下,脑中是一片空白,只觉得眼睛发直,看不清东西,头脑发木。这时我大脑也没有分辨能力了,答应“转化”,恶警说法轮功学员宫再力还没转化,你去说说,我就告诉宫再力“转化”对等,后来他也“转化”了。接着还有个姓李的,也让我去说说,我到他面前,没等吱声他就很严厉的告诉我:能对起师父吗,出来干什么来了?我突然头脑清醒起来。

几天后上楼,在会议室里看见了宫再力,我告诉他转化不对,回家后马上声明,因为他过几天就要回家了。后来我告诉劳教所队长刘宏光,我说转化不对。他们说我反掉了,把我弄到一个黑暗的屋子,和一个病号在一起,不让和外面接触,不让出屋两个多月,又把我送回原来的地方。在高压下转化的,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后,在别人的文字游戏下写的所谓“五书”上,我顺水推舟签了字。在那里也炼不了功,你刚一想炼,警察就把你扣起来。不断的给洗脑,看那些污蔑大法的片,还得“学习”,应付考试。

有一次,在上楼“学习”时在楼梯口北侧,看见了张长明,那一幕在我脑中永远不灭。张长明是七台河人,身体非常壮,个头不高,为什么有两个普通劳教犯人架着他胳膊,他脸上的表情很难看,眼睛通红带着泪,咧着嘴。那么坚强的大男人怎么这个表情。因为我们上下楼不让停,无法和他说话。回到屋里,问劳教犯人,他告诉我说是用铁钉子扎了他的脚底,脚不敢着地,用人架着他走。还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在脖子上系紧,使他喘不上来气,窒息后再拿下来。用这种残忍的手段折磨他,不长时间听说张长明死了。

劳教所里的黑暗外人无法想象,对待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的打压,对饭菜的克扣更是见不得人,菜中无油,吃的饅头有酸的,有粘的,有黑的还有更黑的。一次我藏起两个,黑的程度无法形容,还发光发亮呢。我想保存下来,经过几次翻号就被拿走了,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证据。

劳教所里小卖部的东西要比外边成倍高,每次上边来检查都是造假,把小卖部的菜等拿出来上录像,其实那不是给我们吃的,他们待我们如敌人,而对待流氓的犯人却亲如兄弟姐妹。我上北京到被劳教对警察没什么看法,也不害怕,最后解教回家,对警察又恨又怕。他们的罪恶之举,卖淫罪比不上他们,强奸罪比不上他们,打砸抢更比不上他们。而他们迫害的是好人,佛的弟子,真是往死里整,甚至致死 。

这次劳教,我又长了疥疮,疥疮连片之后,开始腐烂,烂出一个大坑,都能装进手指头,无时不在痒痛,忍不住了用水洗也不好使。

从劳教所回家不长时间,发现家人不正常,贼头贼脑的防着我,我问家人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防着我?妻子说,我怕你把我们都给杀了。我明白了,她不明真相,信了恶党的宣传,家人说电视上那个法轮功把妻子和孩子都杀了,我告诉他那是假的。

我被非法劳教这四年来,他们无时不在担心害怕,种地更是难。孩子在上学,生活都很难。我回来后又不放弃修炼,邪党还在不断的打压,感到前途无望了,妻子最后无奈和我离了婚,领着孩子离我而去,就这样我妻离子散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黑龙江佳木斯段秀龙生前被迫害经历-329488.html

2011-01-02: 我在西格木劳教所遭受的酷刑
.......
2002年5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段秀龙、段秀平、段秀玲)及家人在一起。突然,大队书记王精林带领敖其镇派出所所长私闯民宅,要绑架我们,我们不去。派出所所长说,到那就让我们回来。我说:不相信你们。所长给我们写了保证能送我们回来的字据,然后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以后,所长说一会就把我们送回家。一直等到天亮又谎称,把我们送回家。我不相信他们的谎言。我说:不用你们送,我自己打车回去。

这时,所长露出了真面目,恶狠狠地说,要把我们四个劫持到看守所。当时所长和几个打手强硬将我塞到了车里。没有几天又把我们劫持到了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们让我们四个人住一个房间,天天坐小板凳,腰板拔起来,头抬起来,听污蔑法轮功的广播,我们不听。劳教所大队长何强手拿着皮棒子打我们,把我的脚脖子打坏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几个月后才好。

大背铐酷刑

恶警们还让我们写所谓的“转化书”,我们不写,劳教所的恶警们用大背铐的酷刑折磨我们。恶警们让写“作业”,写污蔑法轮功的文字,我们不写,他们也用酷刑大背铐。我因为不写作业,恶警蒋佳男和两个普教给我上了大背铐,我疼痛难忍,分分秒秒都在煎熬。恶警们根本不管法轮功学员死活,打开手铐时,我的胳膊都不能动了,恶警蒋佳男竟毫无人性的说我装的。

有一次恶警侯丽说作业本让我弄丢了,气急败坏地打我的脸,当时把我的眼睛就打失明了。就是这样劳教所也不放人,还不让家属接见。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人来看,让家人骂法轮大法、骂法轮功创始人才让接见,否则就剥夺接见权利。劳教所以“严管”我为借口,不让我的家人接见。恶警王秀荣经常打骂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我在西格木劳教所遭受的酷刑-234430.html

2003-05-31: 段秀龙,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年,放回后,因在家炼功,又被非法判劳教,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2002-01-22: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续)

段秀龙 男 47岁 佳木斯市郊区敖其镇兴利村农民 2000年11月3日进京上访被抓,在驻京办事处被勒索270元,因抗议非法关押,绝食被野蛮灌食3次,后劳教。因练功被铐多次、体罚无法睡觉等,因绝食而遭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618.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6-23: 黑龙江佳木斯郊区国保大队长张伟明
张伟明电话:13845406833(已经拨打,确认是他本人)

2019-06-16:
部分相关部门人员电话(佳木斯区号:0454)
佳木斯市政法委:
刘臣(现已调到市人大):13359630336
宋文锋:13845470005
徐佳才:13803653098
姜 富:13704549137
战永凤:13555585236
卢 军:13846180999
政法委办公室:
徐富涛:13555587771
佳市维稳领导小组办公室:
李 虹:13904547333
佳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610):
孙状:18345465888
石明国:13154542333
佳木斯市市法工委:
李振华:13199131818
佳木斯市执法检查室:
阴祖强:13136998267

佳木斯市司法局:
贾静华:13904542922
董维力:13314541000
李丽华:13704545777
王旭佳:13359765000
姚崇刚:18904548033
王启忠:13846175558
高佩贤:13846164607
黄绍华:18903683888
王尔夫:13604542229
佳木斯市司法局办公室:
郑继奎:13945454444

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
吴 畏:13836667777

佳木斯市公安局
李晓龙(局长)办公电话:0454--8511612 手机:17790680001

佳木斯市拘留所
司洪昌:4548516999、13512676111
李志群:4548518151、4548317666、13845458510
张安林:4548519994、13104546668

佳木斯市看守所
内勤:4548519599
监管支队:4548518599
孙健(所长):4548519765、15326698333
霍有库(副所长):13089681266
于吉文:4548519668 13946454555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454858145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