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于春海, 男, 32

于春海
农历二零零七年正月二十一,年仅32岁的吉林省榆树市光明乡长德村大法学员于春海含冤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光明乡长德村8组农民
个人近况: 2007年3月10日 迫害致死 (2005-05-3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5-3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需要继续确认的致死案例编号 1731
案例分类: 农民  起诉案例  劳教  奴工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亲戚: 于春波
兄弟姐妹/伯父母: 于春海

于春海被迫害致临终前的照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13: 哥俩遭非法劳教 弟弟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榆树市于春波控告元凶江泽民
于春海:遭非法劳教 被迫害致死

于春波的弟弟于春海于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待人真诚、善良、有着宽阔的胸怀、从不与人计较,是长德村公认的仁义、老实人。他白天下地干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利用别人午睡或夜间的空闲时间学法炼功,过着平凡而又平静的田园生活。那时的于春海样样活都拿得起放得下,是家中主要的劳动力,有用不完的力气。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于春海曾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两年,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严重迫害,最终导致死亡,年仅三十二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半夜,于春海在睡梦中遭光明乡派出所所长常玉春、马宝龙等人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苇子沟劳教所,于春海遭到毒打、体罚。一次一犯人拽着于春海的头逼他弯腰,另一犯人用力踹于春海,他的头一下撞在墙上,昏过去了。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于春海被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洗脑班,遭拳打脚踢、烟头烧、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长时间盘腿不让拿下来等折磨,一次吸毒犯许辉用一米多长二十公分宽的床板子猛砍于春海数十下,将于春海臀部砍的血肉淋漓。打手们毫不避讳的讲:这是狱警让干的,这是所长让干的。

劳教所逼迫在押人员干奴工活,于春海被逼干的都是建筑工地上的重体力活,干活时从来不让休息,由于他又长期被逼坐板,加上营养不良,干慢了还遭到打骂,完不成定额不让睡觉……在各种方式的迫害下,于春海患上肺结核,人瘦成皮包骨,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危在旦夕,劳教所还不肯放人,家人最后不得不通过“花钱”把他要回家。

二零零一年五月,仅剩一口气的于春海才回到家中。三年来想尽办法治病,在花掉几万元的医药费后,仍无效果,于二零零七年正月二十一日永远地离开人世,留下八岁及两岁的两个年幼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3/哥俩遭非法劳教-弟弟被迫害致死-329941.html

2008-06-29:   我遭受数次毒打折磨的迫害经历
...所长王延伟道貌岸然地说这里不许打人骂人,文明管理,背地里给刑事犯开会说不打能转化吗?干警、刑事犯在这种嚣张气焰指挥下,对法轮功学员痛下毒手,一大队四班是全所最邪恶的班,班长叫许辉(黑社会性质),所里把他们认为最不好管的学员都送到四班,一来到屋里就是五十大板,还整天让学员大盘腿,不许动,动一点就遭暴打,我知道当时在四班的有宫长华、于春海、单振双、杨树、魏立生、顾大朋、殷相辉等,殷相辉被他们折磨二十多天,路都不能走了,用人架着,当时队长陆占民,副队长吕之声,三班管教李军,四班管教王凯,干事于青春,二班管教顾力。我和付严、安立国、郑福祥在三班,后来我被迫害得全身长满疥疮,生活自理困难,就这样榆树“六一零”和劳教所还勒索我家属二千多元钱,才把我放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05.html

2007-09-18:  是谁害死了吉林榆树市的于春海(图)
农历二零零七年正月二十一,年仅32岁的于春海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对于于春海的死,吉林省榆树市土桥镇长德村的百姓众说纷纭,非常的令人痛心,究竟是谁害死了于春海?实际上害死他的真正元凶恰恰逍遥法外。

于春海1998年初,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待人真诚、善良、有着宽阔的胸怀、从不与人计较,是长德村公认的仁义、老实人。他白天下地干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利用别人午睡或夜间的空闲时间学法炼功,过着平凡而又平静的田园生活。那时的于春海样样活都拿得起放得下,是家中主要的劳动力,有用不完的力气。平时和他大哥一起干活,到地头俩人还要摔上一跤比比力气,这就是炼法轮功两年多的于春海。他年轻,健壮,有朝气。

然而好景不长,99年7月中共的党魁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剥夺了中国人修炼大法的权利,一亿人的正信被镇压、几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榆树市大法弟子于春海就是被迫害者之一。

先是2000年7月份,于春海被误认为去了舒兰市水曲柳镇的周家屯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并不是他发放的),不知道中共整人手段狠毒的村民张忠辰、吴凤全等人出面作证,由当时的治保段爱民带路把于春海绑架到舒兰市的看守所拘留7天進行迫害。家人托人花钱才把人要回来。

不久,也就是2000年11月,由于不明真相村民某某某(暂不提名字)和新上任的治保姜俊义的揭发,原光明乡派出所马宝龙,所长常玉春等人,在半夜又一次非法抓捕了熟睡中的于春海,为了达到迫害他的目的,又把于春海7月份被诬陷发传单的事翻了出来,一事双罚的劳教两年。

于春海含冤入狱的第一站是长春市韦子沟劳教所,一个朴实、善良、单纯的农民,就这样不得不和一群社会上的流氓、小偷、吸毒犯生活在一起,这些犯人是劳教所的常客,多数是几進几出,在这里长期的关押使那些犯人心理变态,专门以整治别人来寻求刺激发泄被关押的苦闷,他们没有人性,手段残忍。于春海刚一进屋就被几个犯人嬉皮笑脸的一顿“电炮、飞脚”的毒打。后来用刑“开飞机、贴墙人、找星星”等等,手段恶毒。就说找星星,一个犯人拽着于春海的头让他弯腰,头顶对着墙离开二、三尺远,然后在后面另一个犯人冷不防的用力踹于春海的屁股,人站不住脚,身子猛向前抢出去,由于惯性脑袋“噹”一下撞在墙上,眼前金星一片,脑袋“嗡”的一下,之后一片漆黑就昏过去了。等他醒来犯人们一阵阵嬉笑……他们不在乎你的痛苦,你比他们更痛苦他们才高兴!

2001年初于春海被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同样经历多种迫害,其间:不让吃饱、长期超时劳动、毒打、剥夺睡眠、精神洗脑、恐吓等等。他们变态的管理着,你笑;他会因为妒嫉打骂你。你哭;他会嚷着你不服从管理。在这你就是一个不能有自我感受,自我情绪的机器,没有人会考虑你的承受;也没人会在乎你的死活,而他们关心的只有自己,这个人间地狱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承受着同样的苦。于春海感觉度日如年每一分钟的煎熬都是那么的漫长,他想回家,哪怕在炕上躺一会都会是无比幸福的。一个健康、活泼、朝气勃勃的小伙子、开始消瘦。最令人恐怖的是劳教所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搞的“转化”功坚战。每到那一时期劳教所就要强迫刑事犯人用尽酷刑的毒打大法弟子,强迫放弃信仰,承认有罪。

有一次,于春海被吸毒犯许辉用1米多长20公分宽的床板子立起来猛砍了二十多下,于春海的屁股全砍开花了,肉砍的像被撕成一条条的砍出许多死节子,以致后来一年多的时间还有硬节子。当时于春海痛苦的叫声楼上楼下都听到了,管教室当然也听到了,警察为什么没管呢?不是“春风化雨”吗?不是“教育感化”吗?再也不要相信那些愚弄百姓的谎言了。打手们毫不避讳的大讲:“这是管教让干的;这是所长让干的;这是司法局让干的。”有共产恶党给他们撑腰,这些本就好勇斗狠的人更加肆无忌惮了。于春海被迫害的走不了路,生活不能自理,被强行放弃了曾经给他健康让他快乐的信仰。他精神一天比一天低落,人一天一天的瘦下去,阴霾的环境使他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晚上咳嗽盗虚汗。后来连上下楼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爬一个台阶都气喘嘘嘘,弯下腰去咳嗽不止,被确诊为肺结核,人瘦成了皮包骨,命在旦夕。

根据中国《劳动教养法》于春海完全具备“保外就医”的法律条件,然而劳教所就是执法犯法不放人。犯人们还依旧强迫他坐板……家人最后不得不通过“花钱找关系”把他要出来。

2001 年5月初他终于带着一口活气回到了家。由于病情的严重在家躺了一年花了5000余元医药费,病情才有了好转。从2000年到2002年,是强迫他放弃信仰不能也不敢炼法轮功的两年。这两年时间让他从炼功前的年轻、健壮、有朝气变成了头发斑白、精神不振、骨瘦如柴需要别人照料的病人。

为了缓解这两年的经济损失,于春海刚刚病有所好转就不得不去大连打工,工地的活非常累,没多长时间。他的病累犯了,还添了新病—喉结核,说话吃力发声困难。为了治病又到了专治结核的医院—新站治疗花了三千多元钱,为了治病去吉林,跑舒兰,曾三次去黑龙江五常市山河镇找名医又花了两三千元钱。吃“安利”保健药品近千元;喝过“阳红”;吃过小孩胎盘;用过很多偏方,治疗效果时好时坏,多次复发。这期间曾想过偷偷的炼法轮功,能像以前那样有个好身体减轻一下家人的负担。又怕被人发现举报,深知恶党手段的于春海害怕再次被抓,那时想活着出来都难了,不炼又不甘心,胆胆突突的炼了几次功,心总是不踏实很难入静,收效自然不大,经历酷刑折磨的人被整怕了。他哪敢堂堂正正的炼功啊!没办法,共产恶党不让炼,再好的,再能救命的功法他都不敢炼。

2006年秋家人陪他再次到舒兰结核防治所,刘桂芝大夫说:“他因为多次复发几乎用遍了结核常用药,并且对药物产生抗药性,已经没有特效药和更好的方案治疗了,建议家人不用治了,白搭钱,爱吃啥给买点啥。”

就这样他在共产恶党近两年的残酷迫害下,经历三四年的病痛折磨,花掉一万多元的医药费后,于2007年正月21日永远的离开了人世。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孤儿无依无靠,让两位历尽沧桑与苦难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独守着空屋,熬度那慢慢的残年……

这一切真的是法轮功造成的吗?这不是共产恶党违背《宪法》强迫于春海不炼法轮功才迫害成的吗?一个流氓打了一个路人,我们是应该谴责路人不应该走这条路;还是应该痛斥流氓无故伤人呢?中国“宪法”规定每个人都有信仰的权利,可共产流氓党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抓人迫害,是于春海依照“宪法”规定炼功去病健身有错?还是共产恶党违法抓人更应该被指责呢?

共产恶党从建党开始整人的招使决了,中国人让它整了一多半,什么“镇反”、“三反”、“五反”“杀地主”、“杀资本家”“镇压胡风反党集团”、“反右”、“杀会道门”“搞文化大革命”“六四杀学生”,在共产恶党统治期间的各种运动中杀死中国各阶层人民八千万之多,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中国被各种运动搞穷了,也被搞怕了,人们不敢说他不好。可是,于春海的死确确实实是它一手造成的。是它的造假宣传欺骗了不明真相的村民告发的,是它的群体灭绝政策鼓动了治保、警察非法抓人的;是它所造就的劳教所里的管教、犯人迫害于春海的。有目共睹,有什么不敢说的呢?我们维护这么残暴的杀人狂,就是与狼共舞、与虎谋皮。说不定哪一天他的大棒就会轮到你的身上。

于春海死了,真的很可惜,白瞎他那三十而立的好年龄了。可他不是炼法轮功炼死的,他是共产恶党不让炼法轮功后给抓起来迫害出病病死的。他也没有不去看病,而是每年都要在秋收后拿出几千卖粮钱去看病的。几乎吃遍国内结核常用的十几种药,花掉医药费一万五六千元钱,这还能说有病不治吗?如果共产恶党不抓于春海,他能有病吗?他能死吗?中国的《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是抓于春海、打于春海的人违背国家基本大法,害死了于春海,它们才是真正的凶手,而共产恶党是教唆者、是主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8/162896.html

2007-04-02: 吉林省榆树市光明乡长德村大法学员于春海含冤去世
于春海,男、32岁,吉林省榆树市光明乡长德村8组农民,于2000年10月在家被抓,遭非法劳教2年,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多种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被迫害的出现肺结核,骨瘦如柴,出狱后经多方治疗,花掉15000余元,治疗无效,于2007年3月10日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51277.html

2004-02-21: 邪恶之徒毫不改悔,一心为主子卖命,为了自己眼前私利,又把我们转到臭名昭着的朝阳沟劳教所。2001年2月9日,正月十七,韩玉珠在这一天被苇子沟劳教所迫害致死。我不知道韩玉珠什么时候被秘密转送到苇子沟的,还有梁振兴、冯立平等。

到了朝阳沟,我被分到十分邪恶的一大队三班。到这里之后,班长牛玉家唆使王德超等恶徒对我和郑福祥一顿毒打。我清楚了这里对法轮功学员更凶残、更邪恶!来时,所长王延伟给我们讲话说这里不打人、不骂人,文明管理,我还真有点信了。可背后他给刑事犯人开会时说,不打能转化吗?邪恶嘴脸暴露无遗。这里的干警、刑事犯对法轮功学员都是那么的凶残仇恨,可见他们被江贼的谎言毒害之深,这也是江××的更歹毒之处。当时的一大队四班,班长叫许辉,是全所最邪恶的一个班,所里把他们认为最顽固的学员送到这里来迫害。许辉指使邪恶之徒用各种毒手摧残大法弟子:包括二十四小时不让学员睡觉,新来的学员打50大板,不转化再打,长时间让学员大盘腿,不让拿下来,身子挺直不准动,动一下就招来好几个恶徒的拳打脚踢,用烟头烧等。我知道当时受到他们折磨的学员有宫长华、单振权、于春海、魏立生、杨树等。殷相辉被他们连续折磨二十多天,都不能走路了,上厕所、吃饭都得两个人架着;杨树被打昏过去,恶徒还说他有精神病,干部、管教看见也不管。当时的一大队有队长陆占民,副队长吕之声,管教员王凯、顾力、李军、于管教等。一班的杨占久差点被他们打死。这里的学员没有一个没挨过打的。我在这里又煎熬了6个多月,浑身长满了疥疱,生活不能自理,在这种情况下,榆树610和劳教所还趁机勒索我家三千多元钱,才放我回家,回来后半年不能劳动,亲人们见我被迫害成这样,痛苦至极。

2001-10-20: 于春海,被非法拘留二次。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8-15: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榆树市公安局长电话:于申(音)15500095757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宁延生 83618103 15500096006 15904408839
梁占彬 83616558 15500096002 13904390156
陈 涛 83618106 15500096003 13364511066
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执法大队副队长徐涛:15500096169

榆树市国保大队
赵文峰 83618238 13364640184
胡铁英 15904409150

五棵树镇派出所:
电话:043183817110、043183828201
所长吴晓东 15904409343宅043183611468
指导员郭福伟 15500097110
副所长常胜利 15500097099
警长李红军 15500097092、043183818111
王迪 15500092955

正阳派出所
揣贺-15500095600

2019-08-14: 榆树市看守所:
所长王军,男,四十多岁。
副所长郭占山,男,四十五、六岁。
副所长郭占山和副所长姓孙的专管监室。
狱警李国良,男,四十多岁。好打人。
狱警王平,女,三十二、三岁。
狱警张义媛,女,二十七、八岁。
大个子李大夫,男。
护士李艳玲,女,五十多岁。

榆树市法院:
审判长孙利
审判员徐俊千
陪审员高军
书记员张笑梅

长春市中级法院:
审判长石泉
审判员万明元
陪审员何福
书记员温恒
2019-06-30:
于家派出所所长于涛电话号 15500096218
刘岩电话号 15500096390
陈思宇电话号15500096321 警号110908
2019-06-16:
当事检察官为:武洪丽,电话0431-87000953。
2019-05-30: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