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于春波, 男, 4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光明乡长德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2-21
家庭成员: 亲戚: 于春波 小龙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03: 吉林长春市榆树市光明乡于春波在长春市被绑架,现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3/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7925.html#18122231544-1


2018-10-25: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于春波、曲丽、王敏已回家 杜河、王洪艳未知

10月12日,长春法轮功学员于春波、杜河、曲丽、王敏、王洪艳被绑架,非法拘留十天。10月23日9点30左右,在长春苇子沟拘留所,这五位法轮功学员又被绿园区普阳街派出所开着吉A3567的警车劫持。

早早就去接人的亲友,看到警车开到拘留所院里,并看到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上车,并喊“法轮大法好”,最后还是被强行带上车,劫持到普阳街派出所。

家属随后去要人,于春波、曲丽、王敏于当日晚回家,发消息时,杜河、王洪艳还在派出所未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5/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6213.html

2018-10-18: 吉林省长春公安局绿园区分局普阳街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于春波补充

主要办案人李松,吴某、书记员丁某,主要是长春市公安局

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区分局普阳街派出所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张秀玲,致使家中89岁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无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8/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5927.html

2018-10-16: 吉林省长春市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10月12日早上8点20分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某派出所警察闯进一家绑架3名法轮功学员,王红艳、杜河、王姓学员。同日下午2点半左右,在长春经营早餐店的法轮功学员于春波(榆树市)被普阳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在饭店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于春波的外甥小龙,王敏、王艳(舒兰市平安镇),曲丽(舒兰市七里乡)。

另外提醒大家,利用手机电报类软件沟通交流的同修马上停止这种不安全做法,避免更大的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5/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5829.html#181014232629-1

2016-06-13: 哥俩遭非法劳教 弟弟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榆树市于春波控告元凶江泽民

于春波、于春海兄弟俩是吉林省榆树市光明乡长德村的农民,因为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遭到中共残酷迫害,两人曾被非法劳教,受尽折磨,弟弟于春海于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二岁。

现年四十三岁的于春波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于春波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于春波:被非法劳教 遭非人折磨

一九九七年春天,我有幸得到了大法,我知道了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的――返本归真,返回到自己的先天本性,回到自己先天最美好的家。从那时起我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改掉恶习,我改善了从前的火暴脾气,和妻子很少吵架了,也不像以前那样好打架了,家庭和睦了,邻里和睦相处,社会关系变好了,我按大法要求尽量做一个说真话、办真事、善待别人、宽容他人。通过炼功我的胃病、肾病、痔疮等等疾病不治而愈。

二零零零年春,我投资数万元资金,搞了几个试点发展食用菌生产基地。试点基本成功,食用菌大丰收,许多乡亲们都找我合作,一起种食用菌发家致富。然而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政策下,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警察开始对我下毒手。

二零零零年十月末,我正在基地现场收货,榆树市公安局警察闯到收购现场要绑架我,后在乡亲们的保护下我幸免于被绑架,却因此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生意不能做,我辛辛苦苦发展成型的食用菌生产基地被迫中止,造成直接损失数万元,间接损失更惨重,使我在后来几年的生活中一直经济窘迫。

二零零零年末,我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警察绑架到怀柔看守所,在那里遭到警察暴力逼问姓名,毒打:一天早晨八点钟,两警察对我用刑:抓住我的头发按在墙上用电炮打脸、打头、打鼻子,将我踹倒在地,穿着大皮鞋对我的胸、头、脸一阵狂踢,一直打到晚上八点,打的我鼻口流血,全身是伤,行动不能自理。二十多天后,我被劫持到长春驻京办事处,再次遭到毒打。

我被劫持回榆树市,被非法关押在榆树市拘留所,在那里遭毒打、辱骂,长时间坐板体罚。之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

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吉林省委、省政府确定为全省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将全省(白城、延边除外)被非法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都关在这里。我被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时,那里已经花巨款新盖三座大楼。从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到九日,包括我在内的四百名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狱警用各种邪恶手段折磨过。我被五、六个狱警用警棍、电棍轮番毒打一整天,这根电棍没电了换那根,三万伏电棍在脖子上、脸上、嘴上轮番电;警棍在扒光衣服的身上挨排打,狱警用大皮鞋将我的腿骨踢出一个个大包……我被折磨了整整一天,期间被打昏死过去,狱警用水浇醒过来,再继续用刑,我被打的不能动弹,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

六月下旬,劳教所再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轮强制“转化”迫害,恶徒们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不让睡觉,体罚,用床板、木棒打大法弟子,不让睡觉;逼迫法轮功学员超强度走队列。

我们还被逼迫做奴工,每天挖土运土,最高频次一分钟一车,一天达八百车;在炎热的夏天在砖窑的烘烤下干活,使人虚脱衰竭;在大地里锄草、剥苞米、拔萝卜……每日除了三餐外,就是干活,一天下来,累得头脑发胀,四肢无力。

那时我手上长了疥疮,烂的一个洞一个洞的流脓淌血,就是这样还让我去砖厂去干活,挖土方,我的双手结痂的地方、流脓的地方全部流出鲜血,第二天伤口刚刚结痂又被裂开鲜血流出,痛苦无比。我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在痛苦中煎熬,度日如年。能从朝阳沟劳教所活着回家我是万幸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3/哥俩遭非法劳教-弟弟被迫害致死-329941.html

2004-04-22:2002年4月初,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里发生了一连串的令人触目惊心的暴恶事件,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遭受了灭绝人性的、惨不忍睹的酷刑折磨。凡是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都被拉出去上刑,少则几十分钟,多则几小时、几天。他们被送回来时,轻的鼻青脸肿,面目皆非,无法辨认;重的全身是伤、是血,或不能行走,或处于昏迷状态……听到这些迫害,不禁令我想起了两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幕……
记得那是2000年国际人权会的前夕,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的管教干部,把全队法轮功学员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会。大概意思是说:现在全国都在搞一次对法轮功的整治运动,要求“转化率”达95%以上,所以不管你们愿不愿意,即使是假的也都得写“悔过书、决裂书、批判书”,上边要这些东西,交不上去,我们就得下岗。没有办法,你们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对你们可以用任何办法,即使打死也不算啥事,这回让你们尝尝“专政”的滋味。

以下是我亲眼所见的发生在那段时间里真实情景的一部分,写出来,希望借此能让更多的人来深入了解中国那个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

大法弟子焦守桐因不写“三书”,被六大队一中队的管教员王涛用电棍、警棍、竹批子、铁丝等刑具毒打后,脸部肿大,呈紫黑色,已变形,血迹斑斑,无法辨认。因为他不肯屈服,第二天,当伤口刚刚愈合,快要结痂时,又被拉出去毒打,把伤口全部打开,鲜血直流……

大法弟子邢越山,也被王涛用同样的手段折磨,多次被间歇性地毒打,每次都是在伤口将要愈合时,再用竹批子、铁丝等打得皮开肉绽……

大法弟子马胜波,被关押在六大队三中队,他被队长李忠波、管教员刘岩,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里扒光衣服,两恶警又打开门窗,往马胜波身上浇刚刚从井里抽上来的凉水(这种凉水平时洗手都感觉冰得骨头疼),不一会儿,马胜波就被冻得全身发抖;再一会儿,就开始抽筋,整个身体抽成一个团,蜷缩在冰凉的地面砖上;最后,他在抽动中昏迷。恶警们狂叫着:“写不写呀?写——不——写?”它们一看没有回音,就用竹批子打,不是平打,而是立起来用竹批子的棱角来砍,马胜波光光的身上被砍出了一条条的大血口子,鲜血淋漓……恶警们还命令犯人们往他身上抹盐面子,往他嘴里灌辣椒水,打晕了就再弄醒……不仅如此,还拽着他的两条腿,大头朝下在地上来回地拖……他身上至今还留有伤疤。

大法弟子钟喜,以自己的生命来抗议这惨无人性的暴行[编注:这类的行为对常人来说无可非议,但作为大法弟子,这样做是流于常人和违背大法法理的表现。而且正法时期出现的“超常的迫害”是任何常人手段都无法真正化解的],他本以为能唤醒恶警们的良知,使他们停止作恶。可是,丧失人性的恶警们不但没有收敛,而且加剧了对他的迫害。他们把刚刚缝完针、身上血迹还未干的钟喜拉回来上刑。恶警们将钟喜的双手铐上,然后高高吊起,往他身上浇凉水,再用电棍电,用警棍打,一个恶警打累了,换一个恶警再打……后来,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延伟来了,他非但不制止这种违法行为,反而恶狠狠地说:“打!打到写三书为止!”

大法弟子陈明显,是一位六十岁的老校长,被关押在六大队二中队,他的后背被恶警王涛用三角带打得起了一个大包,比驼峰都高,脸、嘴肿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连吃饭都非常困难。

大法弟子于春波,被五个管教干部用电棍、警棍轮番毒打一整天。他回来后,全身呈青紫色,不能行动。

大法弟子胡世明,是一位五十四岁的老人,他被扒光衣服后,浇完冷水浇热水,烫得背部全是大水泡,恶警们还用3万伏的电棍电生殖器,就连在场的犯人们事后都骂管教没有人性、不是人!

以上只是邪恶表现的几个片段,除此之外,它们还用长时间不让睡觉、强制洗脑、搞株连、高额罚款……等诸多手段来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仅要承受肉体上的折磨, 还要承受精神上的摧残, 他们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然而, 邪恶们却对外宣传:我们管教对犯人, 像老师对待学生, 家长对待子女……真不可想象, 他们还会利用强迫出来的所谓“三书”,又会去做多少冠冕堂皇的文章来欺骗世人哪!

2004-04-22: 2000年国际人权会的前夕,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的管教干部,把全队法轮功学员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会。大概意思是说:现在全国都在搞一次对法轮功的整治运动,要求“转化率”达95%以上,所以不管你们愿不愿意,即使是假的也都得写“悔过书、决裂书、批判书”,上边要这些东西,交不上去,我们就得下岗。没有办法,你们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对你们可以用任何办法,即使打死也不算啥事,这回让你们尝尝“专政”的滋味。

大法弟子于春波,被五个管教干部用电棍、警棍轮番毒打一整天。他回来后,全身呈青紫色,不能行动。

2004-02-21:2002年2月,离开朝阳沟劳教所半年,焦守桐又被送回来,这里已经成为全省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基地(黑窝),花巨款新盖三座大楼,旧楼被废置一边,拿人民的血汗钱迫害好人。由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问原因,就地火化”的灭绝政策,朝阳沟劳教所的恶警从上到下对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实行惨无人道的摧残迫害。从4月5日到9日,被非法关押的400名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用各种邪恶的手段折磨过:如用电棍、警棍、铺板、三角带、铁丝(8号线)、竹劈子、皮带浇凉水,用热水烫,往伤处洒咸盐;不让睡觉等。那些日子各队不时传来恶警的叫骂声,大法弟子被折磨的痛苦呻吟声,恐怖极了。到食堂吃饭时,各队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什么惨状都有,鼻青脸肿的、眼球充血的、脑袋变形的,有背着的、架着的,各队还有打坏不能下楼的,一大队当时就有一个学员被打死了。二大队的杨国柱、孙福生等,三大队的徐洪军,六大队的马胜波、邢跃山、钟喜、于春波等都被打得死去活来,那情景惨不忍睹。我两次被恶警王涛、李中波毒打。他们把我背铐双手,脱去裤子,让两个刑事犯按在地上,电棍电、竹劈子打、铁丝条抽打屁股,钻心地疼,特别是用竹劈子打,毛刺就扎在肉里;用皮鞋地踢、用胶皮棍打,不分哪个部位狠命地打,把我打的眼冒金星,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似的,喘不上来气,王涛说我装死,像疯了一样拼命的打,嘴里还说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在六大队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郑永平、张全福(65岁)。当时他们两个都浑身长脓疥,王涛就用开水浇张全福的双手,当张全福不能下楼吃饭时,副队长李忠波就叫两个刑事犯来回拖他,后来实在不行了,他们才把张全福送往医院,没到医院就死了。大法弟子付德财被他们打得全身血肉模糊,竹劈子竟打折两根。

2001-12-20:最近,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又恢复了对大法弟子扣分制度,即:不放弃修炼的,每个月要扣20~30分(扣一分就加一天期),到期也不放。
六大队的大法弟子于春波、马小波已经超期,仍然被非法关押未放。请世人关注。

2001-10-20: 于春波,2000年10月進京证实法轮大法,被非法拘留后又被劳教至今未回。

2001-08-22: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非法劳教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常帅 王恩国 王显涛 马晓冬 李志国 刘昌朋 牛起 朴勇 董文强 徐锡军 肖明 葛志生 赵景泰 左卫星 邢跃山 王洪祥 姜勇 金明东 马胜波 薛志军 辛世文 宫长华 刘恩义 王廷军 王俊 高永红 于春波

其中:姜勇等人已被超期非法关押好长时间了。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10-17: 榆树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电话:0431-83618209
局长俞申15500095757
指导员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国保大队:
电话:43183618238
大队长赵文峰 13364640184
榆树市政法委:
书记金海 15500091234
610主任王帅 18243160001
榆树市拘留所: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高杰 15904409147
榆树市看守所:
所长王军15904409127
长春市德惠市政法委:
值班电话:043187222057、43186865000、13364638668
现任政法委书记吕建军(2018年8月调入)043187229589、13351545757
副书记张希有13364633007、15904409899
副书记兼610主任李振权13364633012、043187219922、043187221299
德惠市看守所:所长 李春桥(二零一九年二月) 043187273438、15904414505
043187385529
长春市德惠市公安局:
国英波局长 043187295998(二零一七年八月调入)13364500047
李炜 政委 043187290003、13364511988
袁凤山 副局长 043187294789宅 043187264789、13364633666、15947833666
王树新 副局长 043187297238宅 043187266188
董训龙 副局长 043187297588、13904392765
王辉 副局长 043187293366、13364633456
指挥长 黄宏庆 043187290579宅 043187277077、13804392827
政工室主任 张明彦 宅 043187219971、1336463300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揭密(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7/10992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