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 穆棱市(穆稜市) >> 高秀荣, 女, 3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1-09: 儿子遇害 牡丹江市穆棱市老太悲怆离世(图)
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在家遭警察绑架,仅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警察不许家属近看遗体,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所谓“尸检”。高一喜的母亲姜自香得知消息后,整天以泪洗面,与家人一起顶着公安警察的恐吓申冤,近两年无果,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含冤离世,享年八十八岁。

姜自香老人,生前家住牡丹江市穆棱市穆棱镇河北村,曾患胃病、败血症、舌癌,全家人愁得没一点笑模样。自从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后,姜自香全身的病神奇痊愈,大女儿高秀荣身患胃癌也好了,小儿子高一喜患青光眼几近失明也康复了,家里有了欢声笑语,一家人诚实善良,幸福美满。

然而,因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大女儿因坚持信仰被公安非法关押、游街、劳教,警察三番五次来抄家,老实巴交的丈夫高吉瑞受惊吓心碎而死。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小儿子高一喜又被牡丹江国保撬门抄家、绑架,十天后离奇身亡,遗体遭强行解剖。

修大法一家有了欢声笑语

姜自香一家人是从山东“闯关东”来到穆棱镇的。丈夫高吉瑞曾在穆棱林业局汽车队食堂当厨师,非常仁义、厚道,从来不多言、不多语,公家的东西不占不拿。穆棱镇谁家结婚,都是他炒菜,提前就去帮忙。他家种小葱出售,一家开饭店的来买,五毛钱一捆的东西,欠了三年共一百八十元的账。高吉瑞也不开口要账,来了,还照样给人家拔葱。儿女一辈子也没听爹爹说过谁不好。姜自香也很善良,自己非常节俭,但如果来个逃荒要饭的,她却又给吃又给喝的,还给人家缝补衣裳。一次,他们家攒了一年的布票给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赶上来了个逃荒的,她就把衣服给人家穿上了。高家老俩口没有什么文化,但却有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姜自香因操劳自从儿女记事起就一身病,胃疼,偏头疼,因败血症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最后又患了舌癌,医生告诉说吃点好的吧,治不了啦,那时她才六十多岁。家里的热炕头是她的专属地方,还得三天两头住院,话说吃中药得吃两麻袋了。长年累月的被病痛折磨,家里的钱都被用来给姜自香治病了,孩子上学的五元钱学费都交不上,窘困情形无法形容。儿女回家,只听到她咳痛难受的声音,一家人心情压抑。姜自香一直做不了饭,那时八、九岁的大女儿高秀荣做七口人的饭,早上起的很早,着急忙慌的做完饭就上学走啦,从来吃不上早饭,放学回家就得做饭做家务。从此得了胃病。

一九九七年,高秀荣在北京打工时,患胃癌,为祛病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不久身体就神奇的康复了,还吐出一个肉瘤来。因此,父亲高吉瑞和母亲姜自香都修炼了法轮功,姜自香的胃病好了,神经衰弱好了,舌癌好了,全身的病都没啦,就连老花眼都不花啦,不用戴眼镜,很小的字都能看见。从此,姜自香一家有了欢声笑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全家人都很感恩法轮大法。

遭迫害 丈夫被惊吓致死

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姜自香一家从此遭到了惨烈的迫害。大女儿高秀荣坚持真善忍信仰在北京被遣送到当地,非法关押到派出所好几个月,勒索二千元所谓罚金,还被拉到穆棱镇中心大街游街侮辱(也是中共邪党为了恐吓所有老百姓的常用手段)。二零零零年,高秀荣又被警察粗暴抓走,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为高秀荣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送往哈尔滨劳教不收,当地政法委书记董文会(音)请劳教所的人吃饭,硬送进去的。非法劳教一年半高秀荣遭受了种种折磨,回来时家人都认不出来啦。

高吉瑞是当地有名的老实人,三番五次的绑架抄家,他被吓得不敢炼功了,一有点动静就心跳得难受,吓得自言自语的说“又来啦”。有一天早上出门扫雪,看见一个穿警察衣服的人一晃,把他吓的跑屋里浑身颤抖地捂着胸口说,“快!快!又来啦!”姜自香问他怎么啦,他说又来抄家了,喊着胸口疼,送到医院已经不行啦。一检查心都是碎的了,不到三天含冤离世。丈夫被惊吓致死,对姜自香的打击很大。

而大女儿于二零零七年再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在北京昌平又遭绑架冤判四年,现在还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受迫害。

小儿子高一喜因得了青光眼几近失明,修炼法轮功后眼睛好啦。二零一二年就因在门上贴了一副赞扬大法的对联,当地片警王学义领一帮人来家里抄家翻钱,高一喜被迫流落到牡丹江。高一喜很孝顺,又是家里的老幺,姜自香格外疼爱他、牵挂他。

高一喜遭绑架,十天后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牡丹江国保支队长李学军、尹航,找来牡丹江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戴着白手套撬门闯入高一喜家抄家翻钱。从晚十点翻到早四点,翻走二万多元钱,并绑架走高一喜、孙凤霞夫妇。两次审讯中,高一喜对指控的所谓罪名否认并拒绝回答提问,发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被警察记录在询问笔录中。

得知消息后,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年近九旬的姜自香老人几次领着十六岁小孙女高美心从穆棱赶到牡丹江,几经周折才找到立新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老人家一把拽住吕洪峰哭着说:“我要我儿子儿媳,他们犯什么罪了,凭什么抓他们,你快把他们放了吧。”吕洪峰使劲一甩,把老人甩在旁边的椅子上,差点没倒在地上,之后扬长而去。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高美心给吕洪峰打电话要见爸爸,吕洪峰却说已把案子交给国保支队队长李学军和立新警务室刑侦队副队长于洋了。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高美心陪同奶奶到立新警务大队找到于洋,祖孙俩一直恳求,但是于洋和马群就是不让家属探视高一喜。中午,祖孙俩来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姜自香又赶紧领着孙女边打听边赶往公安医院。

从下午一点到晚九点,祖孙俩在公安医院病房门外哭诉着,苦苦哀求着,警察就是不让见。看守的警察蛮横地驱赶家属,恐吓祖孙二人不离开就报一一零抓人,并威胁要家属拿五千元医药费。

虽仅仅一墙之隔,可祖孙二人完全不知里面发生着什么。多日来担惊受怕、时刻惦念小儿子安危的老人家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警察却无动于衷。有好心人看着她们可怜,给拿来一些吃的。

晚上,公安医院来了很多人,有穆棱市第二中学高美心的班主任老师、穆棱林业公安片警、社区杨姓人员、孙凤霞单位两女性和牡丹江市数名警察,软硬兼施将这一老一小骗回穆棱。

四月三十日上午,这边祖孙二人刚被一群人驱离回到了家,而那边,年轻健壮的高一喜却立即被牡丹江公安医院宣布“猝死”,年仅四十五岁。高一喜身体上有明显的被绳子捆绑的痕迹,双腕铐痕清晰,两手有淤青,双手紧握,左手往左撇,右小臂抬起来往右外侧撇,胸部凸起、腹腔特别瘪,右腿小腿处上有三个粗大的针眼。牡丹江公安和六一零人员继续劫持其妻做人质,并心急火燎地在家属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强行解剖了遗体。此后又一直阻挠家属看遗体,多次逼迫家属火化遗体。

姜自香老人含冤离世

十天的紧急营救,未能解救出危难中的亲人,本是咫尺之间却不让相见,转眼间竟与亲人天人永隔。姜自香老人每天都在痛哭,眼睛都不干,牵挂着小儿子、小儿媳的安危,家人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她。姜自香后来在《明慧周刊》上看到有高一喜遇害的消息,家人怕她伤心就说是重名的人,她不相信一直追问,家人瞒不住告诉了她实情,她顿时嚎啕大哭,从那以后一天吃不上一顿饭,身体日渐消瘦,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

此后,儿孙回家晚一点,姜自香就担心,四处找寻,害怕再有亲人出什么事,看见车也怕,天天以泪洗面,精神恍恍惚惚的。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晚六点,姜自香老人身心终于承受到极限,带着不舍,带着牵挂离开了人世。

亲友们在对姜自香老人的悼词中说到:

“您在世间走过了八十八个春秋,经历了无数的风霜雨雪,依旧坚守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善心助人、诚实守信、勤劳节俭、宽容忍让。您的美德也影响着儿孙们,使他们也都成为真诚朴实而又亲切善良的好人。

我们知道,您心里最惦念的是您的小儿子、您最疼爱的老幺高一喜冤死快两年了未得昭雪。他仅仅因为坚持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讲真话、帮助人们看穿中共谎言、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就被警察非法抓走,十天后离奇死亡。

我们知道,在高一喜被抓走后,您曾领着十几岁的小孙女一次次从穆棱赶去牡丹江,找警察要求见人,恳求放人。在牡丹江的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都留下了您孤苦无奈的面容,映下了您瘦弱颤抖的身影。

我们知道,当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医院抢救,您带着小孙女跌跌撞撞地赶到牡丹江公安医院要求探视,在病房门外苦等苦盼八个小时却不得见面,最后在当晚九点被610和警察等一大帮人恐吓并驱离。而就在第二天一早,高一喜却突然被警察宣告死亡,尸体被强行解剖。

我们无法想象,这一切打击对于您这样善良的耄耋老人该是怎样的肝肠寸断、伤心欲绝!亲历警察的推搡和怒吼,您心里会是多么的惊恐和无助;面对儿子的惨死,您心里该有多么的冤屈和悲痛!

在其后近两年的申冤路上,面对警察一次次的骚扰、威吓并强制火化高一喜遗体,您的眼泪早已哭干了吧?您的心里承受也早就到极限了吧?您真的太累了,终于没能等到儿子的冤情真相大白就离我们远去了……

但请您相信,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薄熙来、周永康、王立军等首犯已在天理报应中被查办入狱,其他继续行恶者也都面临天理与法律的清算。您儿子的冤屈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昭雪,人们将会看到正气善良得以伸张,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而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在帮助自己儿子讨还公道,您也是在为社会驱邪扶正,弘扬正气,为更多人争取一个做好人的权利。……您经历的苦难将化作无限的福德,您将享受未来的永恒美好与光明!”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不时嚎叫的警笛声,咚咚咚的砸门声,警察的怒吼叫骂声,对每一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都造成了深重的心理伤害;身边的至亲好友一个个莫名失踪,他们被绑架、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虐杀,这种红色恐怖的压力是每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切身经受的精神摧残。而在这种恐怖压力下,法轮功学员摆脱恐惧,毅然走出来,向世间播撒善良正义的种子,指引人们冷静、客观地了解真相,明辨正邪善恶,选择美好未来,每一个看似平常的听到真相的机缘都是值得人们分外珍惜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调查员对涉嫌谋杀中国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一案调查取证,涉案责任人之一、牡丹江市“六一零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在电话调查录音中自己承认参与活摘器官,还自称屠夫,并说将器官“卖了”赚钱,来钱快。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共邪教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六一零办公室”。随后在同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亿万修心向善的炼功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八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判刑,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据突破封锁由明慧网报道出来的消息,至少四千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黑龙江省就有五百二十七人,其中至少八十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野蛮移除、贩卖或做他用,仅牡丹江地区就有崔存义、杜世良、王晓忠、徐伏芝、肖淑芬、高一喜六人,还有八一农大讲师魏晓东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后,被移除器官。这些学员的平均年龄为四十三岁,被致死的表现形式——被脑出血、被跳楼、被自杀、被灌食、被犯人打死、被抢救等。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晓忠,被阳明分局桦林东郊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禁在看守所,八月二十九日即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有知情者透露王晓忠被活活打死,器官全被摘取,肚子瘪瘪的,身体上有整个一条大刀口,象个大拉锁。当时在场的一名警察都不敢看,转过身喃喃自语:“太惨了,不关我的事”,看起来是吓坏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前夕,牡丹江市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崔存义,被牡丹江市东安区公安分局绑架,后送到阳明区公安分局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被残忍迫害致死,遍体鳞伤,惨不忍睹。遗体先后做了两次法医鉴定,黑龙江省司法鉴定中心的法医做出了公正的结论。家属不顾警察威胁,长年多次到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省有关部门上访,多次进京到国务院、高检、中纪委等相关部门上访。二零零四年,牡丹江市公安局不得不以补偿的方式给家属五十万元人民币,崔存义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放了两年半之久才出殡。

记录和揭露中共邪教这些骇人听闻的魔鬼行径,那种感受远不能简单的用痛苦、愤怒抑或悲哀来形容,中共这灭绝人性的罪恶在拷问着人们的道德底线和良知,退出中共还是继续与恶魔为伍?上天也在催促人们尽快做出自己的选择。


已知参与迫害高一喜的牡丹江涉案单位及人员:
牡丹江市六一零:朱家滨,
牡丹江市公安局:李学军,
市公安局立新刑警支队:于洋、吕洪峰,
牡丹江市检察院:田瑞生,
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马国栋,
牡丹江市看守所联合诊所:温志远,
牡丹江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刘景春、吴风,
牡丹江市骨科医院:窦香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9/儿子遇害-牡丹江市穆棱市老太悲怆离世(图)-359438.html

2017-07-02: 牡丹江市善良一家人遭灭绝人性的迫害
……
大姐多次遭迫害、父亲惊吓离世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后,大姐高秀荣因坚持信仰被公安从北京押回,非法关押了好几个月,勒索去二千元钱所谓罚金,还被拉到穆棱镇中心大街游街侮辱(也是中共邪党为了恐吓所有老百姓的常用手段)。

二零零零年,高秀荣又被警察抓走,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警察把正在看孩子的高秀荣从炕上粗暴地拖到地上,鞋都没让穿就抓走了,并非法抄家,把几个月大的高一喜女儿高美心吓得哇哇大哭。

当时,父亲高吉瑞被吓得不敢炼功了,神情恍惚的看见一群着装的人,吓的脸色也变了,浑身颤抖地说:“他们又来了!”人也瘫软下去。高吉瑞被送到穆棱医院,不收留,又被送到牡丹江市医院,结果在高秀荣被绑架三天后在惊吓中离开了人世。而高秀荣于二零零七年再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高一喜的青光眼,通过炼功获得康复,他能扛着五十斤大米上楼,走路也特别快,跟他一起走路都得小跑。在兴奋之余,在家门口贴了一副感恩法轮大法的对联,结果片警王学义带领林业局国保警察来抓高一喜。高一喜被迫离开了穆棱,来到牡丹江市租房打工,留下女儿高美心陪伴奶奶在穆棱镇相依生活。每次女儿来,高一喜都给女儿做些好吃的让她高兴,而他自己却常常喝粥、吃咸菜充饥。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牡丹江市善良一家人遭灭绝人性的迫害(图)-350359.html

2009-07-20: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黑龙江省是中共迫害大法学员最多最残酷的省份之一,截止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止,透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总数四百一十七人;尤其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最残暴、最可耻。女监多年来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死致残多名大法学员。

监狱采取给包夹人员减刑奖分的手段,纵容、唆使包夹人员任意打骂、折磨大法学员,寒冬腊月把大法学员衣服扒光,用凉水浇,用电风扇吹,用针扎,注射不明药物,给身上通电,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戴手铐,不许睡觉、罚站、罚蹲,更有甚者给法轮功学员饭里放不明药物,关小号、腿被吊起来抻直、二十四小时背铐、有的时间更长,上背吊铐、码坐、用牙签扎眼皮、用塑料尺(宽七、八厘米,长三十多厘米)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不让上厕所,坐在水泥地上,逼看各种邪党的书;野蛮灌食迫害。抬手就打,张嘴就骂等非人手段。目地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悔过书、保证书等)、放弃信仰。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截至二零零九年一月份,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先后非法关押过七百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还非法关押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监狱长刘志强先后到长春等地监狱去取经,回来后大肆叫嚣二零零七年是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攻坚年,“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百。

九监区是专做新转来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的,十一监区主要是做二零零七年以前(沉积)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的。从这两个监区转化后的法轮功学员再经过监狱六一零所谓的考试,“笔试、面试”合格后,下队被分到七监区、十三监区做奴工,为女监赚钱。九监区监区长(大队长)陶淑苹、教导员濮宇先后跟监狱长刘志强、六一零(牌子挂的邪教办公室)主任肖林签订合同、立下军令状,达到转化指标的监狱要给奖励。

回到监区,她们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疯狂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他们还告诉犯人楼道道长丁辉、肖丽华,只要能让法轮功学员转化,用什么方法都行。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封闭式强行“转化”,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由四、五个犯人包夹。门玻璃上用一块白布遮挡,漏出一个长方形(三寸长、一寸宽),里边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可以向里看,狱警来回走动,向各监室里窥探。这里与世隔绝,成了“狱中之狱”。

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到每个班组里,吃饭不出屋,由包夹给打饭;洗漱、上厕所都被隔离,一切由包夹说了算。这些犯人包夹大多数都是死刑犯、杀人犯、吸毒、贩毒、卖淫、伤害、诈骗等各种罪行的犯人。她们为了减少刑期(加分、减刑)让家里人给监狱长、监区长、狱警等送礼、送现金(至少二千元以上),就可以当包夹,不用做奴工,迫害法轮功学员每次加四-六分、有的更多,达到一定分数就给减刑;因此,为了早日离开这个人间地狱,这些犯人包夹就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九监区为了“转化”(逼迫放弃信仰)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三个月之内(也叫集训期)不许家人会见。不管年龄大小都采用码坐(塑料小凳子),坐的时间长了,小凳子就会镶进肉里;要么就站立、腿都站肿了;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不停的播放诽谤大法的光碟,强行洗脑转化;包夹人员形影不离,甚至跟踪上厕所、洗漱;不让大法学员互相说话、打招呼,只要看见,就被包夹人员打骂折磨。所有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这些迫害。

孙吴的法轮功学员姜玉竹不配合“转化”,不回答任何问题。遭到犯人赵小宏、刘冰玉、陈雨薇等包夹的围攻、打骂。赵小宏用脚踹姜玉竹的后背,并让其蹲着。姜玉竹血压高,包夹就把水里加上不明药物给她喝。狱警孙丽维对包夹赵小宏说:先不理她(指姜玉竹),看她去不去厕所再说;姜玉竹要去厕所,包夹不让去,姜玉竹被逼尿到裤子里。包夹赵小宏、陈雨薇等人,拿小尺子打姜玉竹的脸逼问她,要她回答问话,姜玉竹不回答、不配合,包夹就不断的打她;犯人在给姜玉竹理发时,发现她耳朵里有血迹,已经干了。姜玉竹在孙吴看守所非法关押时,被迫害的满身长疥疮。为了转化让她回答问话,包夹采取各种手段迫害姜玉竹,包夹不让她吃饭,包夹逼着姜玉竹把饭倒掉,并让她记着几天不吃饭,告诉她三天不吃饭,就要用她的存钱卡买食物(奶、饮料等),要给她灌食。第二天,姜玉竹就被转到别的监区去了。

牡丹江的法轮功学员朱福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配合“转化”,被王丹等人吊在床上迫害,造成朱福菊双臂不能抬起,常年发凉,夏天她还要穿很厚的衣服。狱警和包夹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或犯人说,朱福菊有精神病,不让别人接触她。至今,朱福菊还在女监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迫害。

从北京转押来的法轮功学员高秀荣,不配合“转化”与迫害,在北京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到女监后身体非常虚弱。包夹赵玉梅、赵小宏等罚高秀荣坐小凳子,并用污言秽语攻击高秀荣高秀荣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包夹赵玉梅就说你大点声,并以此为借口上报给狱警,狱警来了,给高秀荣戴上手铐,一戴就是十五天。在这期间,为了转化高秀荣,包夹赵铁霞、赵小红、王亚娟、赵玉梅等人,她们每组两人轮流看着她,采取不让高秀荣睡觉,高荣秀绝食抗议,包夹赵铁霞、赵小宏、赵玉梅等人就用高秀荣的存钱卡买来食物给高秀荣灌食。高秀荣要上厕所,包夹赵玉梅、丁霞、赵小宏、陈雨薇、王亚娟等经常用恶毒的话语谩骂高秀荣;并用脚踢、踹来月经的高秀荣,借口拖延时间,说高秀荣事多,以致造成高秀荣多次将月经流到裤子里。毫无人性的犯人包夹为了自己得分——减刑,她们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学员,她们给高秀荣戴的手铐时间长了,手铐卡到肉里鲜血直流;至今高秀荣手腕上还留下手铐的疤痕。

大庆的法轮功学员张亚芹,六十多岁,不配合所谓的“转化”,被包夹杜晓霞、魏冬用大蒜塞鼻子。张亚芹喊法轮大法好,就被狱警戴上手铐铐在床上或椅子上,吃饭、上厕所时,才打开。一直折磨到半夜一点多钟,才让张亚芹睡觉。张亚芹被迫害的心脏病发做,睡不好觉,反复翻身发出响声;包夹丁霞、任绪彤(少年犯)、张静对张亚芹恶语辱骂、刁难她,并向狱警报告说:张玉芹发出声音太大,影响她们休息了;张亚芹被狱警、包夹关到小号监室,迫害十几天。每天三顿稀粥,屋里阴冷、潮湿、见不到阳光。现在,张亚芹被转到七监区遭受迫害。

大庆的法轮功学员崔洪艳,在大庆看守所绝食遭到管教、包夹灌食等迫害,身体非常虚弱,血压升高。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崔洪艳被强行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队。从二月八日到女监的第一天,崔洪艳就遭到了罚站迫害。从早上五点三十分罚站到次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每天二十二个小时;犯人包夹郭小华、王玉华用拳头打崔洪艳的胸部,郭小华用手揪着她的衣服往地下摔她,杀人犯(包夹)王玉华用脚踹崔洪艳站肿的两脚,让她的两脚站直并拢。包夹丁辉说;你们站好了,警官在监控器上看到你们站不好,会罚我们的。

崔洪艳要求上厕所,王玉华不让去。仅仅五、六天的时间,崔洪艳就被迫害的浑身浮肿、胸闷、气短、眼睛肿成一条缝,脸上布满红点子。崔洪艳向大队长陶淑苹反映被迫害情况。陶淑苹说:我们做工作是思想问题,不会让包夹罚站你们的。崔洪艳说:不信,你就调监控录像查看,包夹是怎么迫害我们的。陶淑苹就假惺惺的说:如果发现问题,我们就严肃处理。说完叫来杀人犯包夹王玉华,问她是否打人了?杀人犯王玉华说:我从来不敢打人;包组狱警高翠霞害怕,跑来跟崔洪艳说:我们在做转化工作中难免有身体接触,言外之意,造成伤害是避免不了的。家人会见崔洪艳时,发现她被迫害成这样,问她是否挨打了?狱警、包夹都在旁边监听、监视,崔洪艳不敢说实情。

海伦的法轮功学员刘德清,六十岁,刚开始来时就被罚码坐,每天十二小时以上;由于迫害时间长,刘德清年岁又大,身体又不好,她坐不住、来回晃动,就遭到同室犯人包夹丁霞、宋桂梅、司小红等人的羞辱、打骂。刘德清最后被迫害的腹部肿胀,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弯不下腰。就这样,包夹王亚娟、赵小红还不放过她,逼她转化、写四书;刘德清不配合,包夹每天迫害她到后半夜一点多钟,才让她睡觉。

刘德清找机会跟狱警反映包夹迫害她的情况,狱警见她肚子很大,害怕担责任,就送她到监狱医院去检查,结果被查出是肝硬化腹水,晚期。监狱、监区、有关人员害怕刘德清死在监狱里担责任;于是,找有关人员给刘德清急忙办了保外就医。刘德清的女儿看到母亲被迫害成这样,就往九监区打电话说:我妈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健康,现在生命垂危都是你们迫害的;如果我妈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家人跟你们没完。

鹤岗的法轮功学员马多,由于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不配合转化,被犯人包夹张静、杜晓霞、魏冬等人打的发出惨叫声。

齐齐哈尔的法轮功学员齐大卫,在齐齐哈尔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与迫害。齐齐哈尔铁峰区伪法院在医院病号房开庭,给齐大卫、张继秋非法判刑。齐大卫被强行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遭到罚站、码坐等迫害。齐大卫还被包夹郭晓华和转化后(邪悟)的贾捷殴打,说是给她“驱附体”。

法轮功学员孟昭红不配合、不回答犯人包夹做转化的问话,犯人丁霞嘴里说出一些侮辱人格的话,并用手揪着孟昭红的头发,用手猛煽她的脸。包夹丁霞还用同样的方法打过法轮功学员于颖珍、王玉贤等人。

法轮功学员孙艳芳,在陈斌(被洗脑转化的犹大)来女监做所谓的他对法轮功认识的报告会。孙艳芳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其毒害世人,立即被狱警大队长陶淑苹、濮宇等指使犯人包夹郭晓华等人拖出会场并进行殴打迫害。

宝泉岭的法轮功学员陈吉君来到九监区,和犯人道长肖丽华一室,陈吉君被罚站,并被肖丽华和包夹殴打。

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罚站的迫害,每天从早上五点三十分一直站到次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有的法轮功学员困了,包夹就用牙签扎眼睛、扎眼皮,有的站不稳,包夹就轮流架着法轮功学员罚站,直到转化写四书为止。经过这一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脸、脚、腿等浑身浮肿,穿不上鞋,腿不能回弯,行走困难。

包夹张静对法轮功学员总是打骂、恶语相加,让人无法忍受;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她的刁难,她还在背后唆使其他包夹,任意刁难法轮功学员;如果看到法轮功学员用品多了,就唆使包夹宁凤云给强行扔掉。

在监区法轮功学员不能随便给家人写信,如果写信必须由包组狱警检查,如发现有法轮功转化的事或言语、或有揭露狱警对法轮功迫害的内容,这些信件都不给寄出。在接待室家里人和被关押人员的通话都被狱警、包夹监听、监视。

狱警郭琳琳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骨干分子之一,由于她迫害大法学员“积极”,监狱把她调到监狱六一零办公室,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到敏感日或有什么大的活动,监狱、监区都会使出各种卑鄙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些事实,充份说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黑窝,更多的事情有待法轮功学员和知情人士去揭露。

大法学员有责任把事实讲给世人。我们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认清中共的凶残本性,不要再对大法犯罪,不要与邪恶为伍,充当中共的替罪羊。中共恶党在历史上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天灭中共在眼前,善恶有报的天理要兑现了!早日脱离中共,才有光明的前程。

请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解体这些人间地狱,还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还法轮功清白。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891.html

2005-05-23:亲眼所见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罪恶

2004年初,哈尔滨女子监狱监狱长刘志强在大会上声称不会强制“转化”大法弟子,背地里却派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去上海学“转化”的恶毒手段,并以病号监区作为“转化”基地,成立所谓“攻坚小组”,妄图做到百分之百的转化,并散布“转化”后就放人,以此作诱饵。

我们所在的楼共四层,三、四楼是病号监区,三楼是转化基地,分东西两侧监道,西侧监道的道长叫徐榛,受狱长刘志强指派她重点做“转化”,每月给最高分6分(分数多可以减刑),还承诺让她当“省优”。西侧有四个屋,每屋关一名大法弟子,5-6名狠恶的刑事犯昼夜轮班包夹大法弟子,用罚站、码坐、打骂、不许睡觉、打迷糊针、吃迷魂药等各种手段强制洗脑。现在还在这样做。三楼有个65岁的吴玉兰老人,从2004年12月被拉去到现在,经常不让睡觉、打骂、码坐直到下半夜2点。三楼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黄艳珍,坚决不转化,被折磨的血压高达200多,恶人为了不露皮外伤,用被子蒙上她打。二楼包监区有一名大法弟子,被不分昼夜戴上铐子。一楼有一名大法弟子叫李玉书,已经绝食十个月,每天还被用绳子绑着双手,被胶带封口,但她没有屈服。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曲杰就是因恶人的强制“转化”迫害,使她血压升高,心力衰竭而死。

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车桂兰(牡丹江人)、于霞(嘉荫县人)、杨中琴(方正县人)、高秀荣(齐齐哈尔市人)、宫兰(牡丹江市人)、李玉花(浩良河人)、齐玉珍(齐齐哈尔市人)、牛凤清(音,齐齐哈尔市人)、张桂荣、李亚茹(哈尔滨市人)、高文霞(哈尔滨市人)、刘景珍、宋坤(呼兰县人)。

2004-05-29:最近,因为大法弟子点名不蹲下,副狱长储淑华给各监区施加压力,五监区朱文芳被关小号20余天,恶徒不许穿衣服,让她光脚,戴背铐20余天,手都铐坏了,也没能使年过五十的朱文芳屈服。五监区天天晚上让刑事犯在点名时迫害拒不蹲下的大法弟子长达三个多月。10月下旬,狱里派狱侦干警,防暴队干警直接参与迫害七监区大法弟子,肖林先后两次动手打大法弟子。白天将大法弟子拉到男犯院里,企图让大法弟子跑步,大法弟子不跑也不走,在冷风里冻了一天。晚上点名时让刑事犯强按大法弟子蹲下,大法弟子不屈服,高喊“法轮大法好”。七监区领导亲自指挥刑事犯把吴丽君、王法娟、65岁的吕淑芹、高秀荣、孟兆芹、王玉贤、王淑霞,田桂英、铁俊英和63岁的宋秀玉10名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弟子绑起来或铐起来,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昼夜迫害,最长达13天。七监区的干警有意将大法弟子关押在没有暖气的水房里。刑事犯曾扬言:“冻一宿,你们就告饶。”见大法弟了不妥协,刑事犯人又变换方式辱骂大法弟子。与此同时,七监区一部分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拉至男犯大墙下一连冻了六天。郑洪丽被冻晕死过去。(其它10多名大法弟子仍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89.html

2004-02-27: 2003年10月16日,七监区劫持的大法弟子拒绝点名报数,抵制迫害。七监区恶警开始体罚大法弟子,每晚罚站从8点到11点。10月18日,副狱长褚淑华查岗时,大法弟子武丽君要求反映情况,她不理睬。第二日给监区施加压力,迫害升级,下午20多名大法弟子被带至男监菜窑处强化训练,狱教男干警肖林大打出手,大法弟子铁俊英等被打。晚上点名时,恶警命令所谓的“五联保”(即“四看一”,专门看管大法弟子),强行摁大法弟子蹲下,连续两天。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喊“法轮大法好”。七监区将喊“法轮大法好”的大法弟子王法娟、王桂丽、潭凤英、高秀荣、吕淑芹、宋秀玉、田桂英、王淑霞、铁俊英等反绑,关入水房子。水房阴冷潮湿,没有暖气,刑事犯穿两个棉袄还嫌冷。被推进水房的那天半夜,刑事犯就说:“冻她们,用不上一天一夜,她们全告饶。”但大法弟子以坚不可摧的意志走了过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7/68436.html

2003-12-04: 2002年曾 被送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劳教 2年
2003-05-27: http://foflg.net/unproj/china/text.jsp?did=1116

2003年10月24日大法学员高秀荣因坚定修炼,长时间遭受恶警各种迫害。一次恶警把该学员铐在队长李全明办公室向阳窗户的暖气管子上,在太阳照晒、暖气直接烤烫下,汗流浃背;晚间温度降低又把其带到阴冷潮湿的地下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4/59394.html

牡丹江 穆棱市(穆稜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7-11-01: 穆棱市河西乡派出所:0453-3021729

河西乡书记:0453-3021721 3025516
副书记:0453-3021767 乡长:0453- 3021910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赵祥军 手机15245351989 办电:04533188839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徐立友 0453-3123919 13514510056
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雅君(女)手机13945376898 固话0453-3186376
穆棱市国保大队教导员:李艳春 手机13945320989 固话0453-3186375
田立亮,副大队长, 13845317767 固话0453-3186374
穆棱市国保大队警察:崔兴国 手机:13766639696 固话0453-3186375

2016-04-09: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赵祥军 手机15245351989
穆棱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徐立友 0453-3123919 13514510056
穆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雅君(女)手机13945376898
穆棱市国保大队教导员:李艳春 手机13945320989
八面通镇政府:
邪党委书记穆琳15045306777
镇长 蓝非 13009897267
邪党群书记 苏仲伟 13836385568
副镇长 吴海军 13946359669

2016-01-02: 市委政法委
610办公室赵祥军:
办电:04533188839
手机:15245351989

穆棱市人民法院
刑事审判庭庭长郝桂菊:
宅电:04533122309
办电:04533138161
手机:13836321519
刑事审判庭副庭长王连润:
办电:04533138162
手机:18745370899

穆棱市检察院
公诉科科长赵金玉:
办电:0453-3122682
手机:13945399032

穆棱市国保大队
大队长孙雅君:0453-3186330  手机 1394537689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