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青州市 >> 南振欣(楠XX,袁和训的妻子), 女, 55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5-08
家庭成员: 儿女: 袁析(袁和训的女儿)
夫妻/父母: 袁和训(袁和顺) 南振欣(楠XX,袁和训的妻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3-08: 曾被非法判刑八年 山东公务员控告元凶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袁和训是潍坊青州市计生局公务员,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妻陷冤狱三年,被迫害一度病危。老母在挂念、担忧、惊恐中度日,二零一四年小年,国保警察闯不开家门,再次狂叫着强行开锁,正在家养病的老母被惊吓的病情加重,五天后离世。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袁和训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袁和训,五十三岁,原山东省潍坊青州市计生局公务员,现住山东省青州市计生局宿舍。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袁和训和妻、女儿同遭迫害,袁和训入冤狱八年,妻陷冤狱三年,女儿十二岁,即遭恶警上手铐关押,后被劫入当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给幼小心灵造成深深的伤害。袁和训的母亲在十几年的遭受迫害中,担惊受怕,身患重病,不堪恶警的抄家、狂吼,含冤离世。

下面是袁和训在《刑事控告书》叙述的部份事实。

一、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修炼大法使我身心受益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不长时间,全身的病症(如失眠、腿疼)不治而愈。大法教会了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孝敬父母,工作任劳任怨,用真善忍规范自己,遇事为他人着想,和家人、同事、邻居和睦相处。

我们全家都修炼,一家人身心健康,幸福快乐。然而,七二零,江泽民掀起的这场对善良人的无端镇压,使我家陷入被迫害的巨难中。

二、被关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我和一法轮功学员去另一法轮功学员家,被云河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公安局非法拘留半月。我骑的大阳摩托车被云河派出所抢劫,价值一万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春,我被610抓捕,在车站派出所被非法搜身,抢劫现金一千五百元后关入洗脑班,逼迫接受洗脑迫害,精神受到极度摧残。

三、被非法判刑八年,妻被判刑三年,孩被关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春天,为避开恶警骚扰和抓捕,我一家三口被迫流离他乡,历经几个月的漂泊后,在潍坊住下来。

二零零二年十月,潍坊公安局集中警力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我们全家及数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我们被非法关押于潍城西关派出所。期间,警察抢走我的电脑、打印机、手机等物品,搜身抢劫现金一千五百元。

当时十二岁的女儿也在其中,她被戴着手铐,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夜没合眼。后来一位有善心的警察给孩垫了个棉垫

青州公安拉我们回青州的路上,恶警李超美当着妻、女儿的面,疯狂殴打和折磨我,给我戴手铐折磨,恶警把手铐卡进我手腕的肉里,使我疼痛难忍,双臂肿胀,痛不欲生。妻和孩劝告他,他还朝她们娘俩发凶发狠。

那天晚上,我和妻分别被关押在青州看守所,年幼的孩被关入当地以邪恶闻名的洗脑班,后来听说刘荣友等恶人采用散布歪理邪说、剥夺睡眠、恐吓、瞪眼、卷纸喇叭在耳朵上歇斯底里的吼叫等方式逼迫女儿放弃修炼大法。女儿被洗脑迫害一个月,勒索一千多元才罢休。

从洗脑班出来后,在亲戚家轮流居住,寄人篱下。年幼的她,眼见父亲被折磨的一幕幕,她极度挂念父母,天天盼爸妈归来。

一天,传来爸爸被判八年,妈妈被判三年的消息,她幼小的心灵再一次受到重创。清晨,舅妈看她怎么还没起床上学,掀开被一看,枕头枕巾全被泪水湿透,舅妈和她又抱头痛哭。

我在青州看守所的九个月中,每天强迫干十六至二十个小时的奴工,仍完不成指标,就被恶警、牢头毒打、扣饭,经常被饿的两眼发花,饥肠疼痛难忍。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8/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山东公务员控告元凶江泽民-343993.html

2015-07-27: 被迫害一度命危 原青州国税局公务员控告江泽民
原山东省潍坊青州市国税局公务员南振欣女士,五十三岁,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剥夺了她一家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生存权。
江泽民出于妒忌,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拘留、被劳教、被判刑、甚至被折磨致死。十六年来,控告人曾被绑架、非法抄家近十次(抄走物品现金一宗)、拘留四次、判刑一次(本人被判三年,丈夫袁和训被判八年)、劳教一次(拒收)。非法三次以上送洗脑班,其中一次遭受严酷的非人折磨,几近失去生命。被非法开除公职(我俩都是机关公务员,双双被开除公职),不发一分钱,没有一分地,剥夺了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生存权。

根据国际人权法、宪法和刑法规定,江泽民已犯下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危害人类罪以及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抢劫罪、绑架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诽谤罪、侮辱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滥用职权罪等。

因此控告人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提出控告,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以下是南振欣女士本人的陈述:

一九九七年,我幸运的走入大法修炼。开始学了一个月,全身的病症(如失眠、鼻炎、口干等)竟一扫而光。通过阅读大法书籍,明白了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开始用真善忍规范自己,放下争名争利的思想,逐渐摈弃在俗世红尘中被污染的部分,用大法法理约束自己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向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境界靠拢。工作中做到清正廉洁,秉公办事,勤勤恳恳,在局机关连年被评优秀公务员或先进工作者。遇事为他人着想,和家人、同事、邻居和睦相处。

修炼前,经常感冒,感冒就发烧,每次都得打针和住院,我们还得经常请假,修炼后身体不再感冒发烧了,再也没吃一片药,我们也不用常和医院打交道了,不但节省了医疗费,还节省了我们的时间,使我们更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工作了。我们全家都修炼,真切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幸福的沐浴在大法中。

然而,江泽民掀起的这场对善良人的无端镇压,使我家和无数法轮功学员家庭一样陷入被迫害的巨难中。

一、进京上访被绑架、拘留

江泽民利用报纸电视诽谤大法。澄清事实,是每个大法弟义不容辞的责任。二零零零年九月,丈夫去同修家被云河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绑架、非法抄家和拘留,我和孩踏上去北京证实法的征程,在天安门被警察抓捕,被单位接回,后被公安局拘留半月。

二零零一年年初,我们当地约十名法轮功学员在火柴厂宿舍交流时,被610、国保大队还有车站派出所等人破门而入被绑架到车站派出所,又转东关派出所,后被送洗脑班。身上带的一千五百元钱在车站派出所被搜走,未开任何收据。当时有的学员遭受电击迫害,有的被非法劳教。

二、流离失所,被绑架判刑三年,丈夫被判刑八年

二零零一年春天,为避开邪恶骚扰和抓捕,我一家三口被迫流离他乡。历经几个月的漂泊后在潍坊住下来。

二零零二年十月,潍坊公安局集中警力抓捕法轮功学员,我们全家及数名同修被绑架,我们被非法关押于潍城西关派出所。十二岁的女儿也在其中,她戴着手铐,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夜没合眼。后来一位有善心的警察给孩垫了个棉垫。青州公安拉我们回青州的路上,恶警李某当着孩的面,折磨孩的爸爸,恶警李某把手铐卡进孩爸的肉里,疼痛难忍,我和孩劝他别这样干,他非但不听,还朝我和孩发凶。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分别被关押在三处,我们大人被关入青州看守所,年幼的孩落在警察手里,被关入当地以邪恶闻名的洗脑班,后来听说刘荣友等人采用散布歪理邪说、剥夺睡眠、恐吓、瞪眼、卷纸喇叭在耳朵上歇斯底里的吼叫等方式逼迫她放弃修炼。被洗脑一个月,勒索一千多元才罢休。(这段经历我不愿回忆,心如刀割,流着泪诉述)。

我和丈夫在看守所最放心不下的也是年幼的孩。她从洗脑班出来后,在亲戚家轮流居住,寄人篱下。年幼的她,眼见父亲被折磨的一幕幕,父母被关在大牢里到底被怎么?她挂念着父母,天天盼爸妈归来,一天,传来爸爸被判八年,妈妈被判三年的消息,她幼小的心灵再一次受到重创。清晨,舅妈看她怎么还没起床上学,掀开被一看,枕头枕巾全被泪水湿透,舅妈和她又抱头痛哭。舅妈说:孩你就哭吧,哭出来也许好受些……

三、在洗脑班遭迫害几近失去生命,孩上学无人照管

二零一四年,我被610关入洗脑班,洗脑班头目刘荣友采取熬夜,打头、拿邪的方式残酷折磨,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连续十几天后,看精神恍惚,无反抗能力时,纠集一伙人用拳掌砍头,在身上乱掐乱摸,特别是敏感部位,反复掐、捏,肿胀后,用指甲犁,折磨的生不如死。

多少个深夜里,刘纠集几个人对我下毒手,一次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折磨一个多月后已经不成人样,脸肿的找不着鼻,面目皆非。怎么回的家我也不知道,听说被人架着、拖着回的家,亲戚守候了一天才醒过来,他们请来了医生,医生看到愤恨的说“简直是草菅人命!”

第二天亲人用车拉着到了本市妇幼保健医院,医生看到我脱下衣服露出下腹部严重肿胀溃烂的地方,吓得惊叫一声跑开了,和另一个医生过来说我们这里治不了,你们还是去大医院吧。来到人民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交一万元押金住院。

丈夫被长期监禁,我失去了工作,没有钱,我说服亲人不住院。他们又把我拉到一个有名的中医那里用特制的膏药和多种方式齐下治疗。当时医生看到伤势,十分严重和危急,说:世上怎么还有这么狠的人。

这就是江氏集团所谓的“春风化雨”般的转化法轮功学员。至今我身上还留有两处伤疤。在我前后有两位同修被用这种方式折磨致死。

四、北京奥运前被绑架、劳教

二零零八年七月北京奥运会前夕,周永康亲自来潍坊下密令,青州公安国保在潍坊统一部署下,集中抓捕法轮功学员。我在走出家门的路上被青州国保一伙便衣绑架,抢走我身上的钥匙,开门抄家,电脑、打印机、手机等物品被抢走。

丈夫也被同一天绑架,我俩被关押于青州看守所。女儿放学回家,看到家中一片狼藉,知道父母又遭绑架,趴在床上嚎啕大哭,邻居看到孩又要过无依无靠的日,流下同情的泪。

我在看守所因拒背监规被一女警戴上脚镣近二十天,一个月被送劳教所,因血压高拒收。家中抽屉一千多元现金被抢走,几个月后我们才要回。

五、持续不断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月,本市两个真相资料点被青州国保和城里派出所跟踪破坏,电脑、打印机等设备及现金,被邪恶抢劫一空,四名同修被抓,我也在其中。我在送看守所时因血压高被拒收,进一步迫害的阴谋未得逞。丈夫在一企业干活,不明不白被绑架劳教一年。邪党恶徒抢走钥匙把家中电脑、手机等个人物品掠走,现金八百元被窃走无下落。

二零一三年九月,城里派出所和青州国保联合密谋绑架我到青州公安局,送潍坊看守所拒收。

二零一四年小年中午,国保大队又到家门骚扰,我们不开门,他们就吼叫和强行开锁。我婆母正在我家养病,被惊吓的病情加重,五天后离世。

十六年来遭受的迫害,一时写不完,这里不一一诉说了。自迫害以来,我们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环境:一次次被绑架,一次次被抄家,一次次被骚扰;亲人为我们担惊受怕,身心也受到很大伤害。我父母在我流离失所和被关押期间,因思念女儿,就到处找,附近田间小道和村落,常有他们二位老人搀扶的身影,人们问:你们干什么去呀,二老说:找女儿…。还听人说母亲常常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翘望着村头小路,期盼女儿的到来,一次次的期望,一次次的失望,眼泪伴随着老人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普世权利,也是中国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公然编造谎言,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体,其行为触犯了国际法、宪法、刑法的有关规定,构成了多种严重犯罪。

从我及家人的被迫害中看出犯罪嫌疑人江泽民违反国际人权法,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危害人类罪;违反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第三十五条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第三十七条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违反第三十八条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违反第三十九条,公民住宅不受侵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公民住宅。

江泽民还触犯《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
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
第二百三十七条: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
第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
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第二百四十六条:侮辱罪、诽谤罪
第二百四十八条:虐待被监管人罪
第二百五十一条: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罪

江泽民一手挑起、煽动、策划、组织和实施的这场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灭绝性迫害,不仅是对信仰“真善忍”这群善良人的迫害,也是对其家人和亲朋的巨大的精神伤害。这场迫害中被指使参与这场迫害的政府及公检法等人员也是受害者,自觉不自觉的给自己造下了罪业。因此,结束这场迫害就是结束对全中国人的迫害,让正义回归人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7/被迫害一度命危-原青州国税局公务员控告江泽民-313158.html

2013-09-26: 山东潍坊青州市公安劫持两名法轮功学员
中秋节前,山东潍坊青州市公安国保大队和城里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南振欣、张景梅劫持一天。两名法轮功学员现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6/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0329.html

2012-07-28: 被山东青州公安国保绑架的几名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四月下旬,一名流离失所的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青州市公安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审讯近两个月,现被非法关押于青州市看守所。据悉,该法轮功学员的老家是山东省沂水县。

四月二十五日,青州市公安国保大队联合城里派出所绑架了张景梅、郭秀风、南振欣三名法轮功女学员,当天又将正在工厂干活的袁和训绑架。现郭秀风仍被非法关押在青州市看守所,袁和训被公安国保大队送章丘劳教所非法劳教。其馀两位法轮功学员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8/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0829.html

2008-08-05: 山东省青州市大法弟袁和顺、南振欣夫妇被绑架
2008年7月9日左右上午,青州市恶警有预谋的绑架了大法弟南振欣和袁和顺,家里的很多私人物品被非法抢去。南振欣的丈夫袁和顺因修炼法轮功被判了8年刑,今年5月才回来。青州市恶徒以奥运为藉口对袁和顺(音)南振欣夫妇進行了无人道的绑架迫害。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5/183480.html

2001-03-24: 2001年2月20上午,大法弟徐保华、韩妹玲、闫希玲、李顺琴在青州普通镇散发资料时被普通镇派出所抓走,并遭毒打。据悉,当时派出所恶警居然开了枪。

2001年2月20日,大法弟张玉梅,袁析(音),楠XX(袁析之母),卢振尧,霰春伟,李明,宫海燕,张伟在一起交流时,被公安局政保科、车站派出所带领一伙恶警抓走,房内大多物品被抄。同时印刷资料处被抄,大法弟张守祥、井光凤被抓,计算机、打印机、油印机、制版机等被抄。

在车站派出所内,宫海燕拒不配合邪恶,恶警祝广超用警棍疯狂打其小腿、腿弯、大腿,宋国林(音)狠命抽其耳光,另一个外号叫忽忽、汤姆的将宫海燕鼻打破,并用警棍、拳乱打。不仅如此,他还用鞋底抽打张守祥的脸,用警棍毒打其腿、后背。

现李明被送至济南劳教;霰春伟被送至昌乐劳教;张伟被刑拘1月;张守祥拘留半月,张玉梅、徐保华被送回单位关押。其它弟情况不详。

潍坊 青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8-05-14: 青州市公安局:
地址:山东省青州市范公亭东路3789号,邮编262500
办公室:0536-3221327
青州市公安局人员电话段:18678070001-18678071368
局长张柏涛(去年从潍坊调过来)
副局长王成民18678070005
贾永杰 18678070008306
张庆涛 18678070009306
霍炳东 18678070010306
杨希涛 18678070011306
王敬民 18678070013306
丁法剑 18678070015306
张风18678070006
李宏 18678070012
陈波 18678070016
国保大队:
办公室 3293088 3293089
花霖18678070035
王彬18678070558
刘希明18678070588
张来安18678070589
潘广民18678070599
中队长杨海峰18678070689

青州市610头目邱云静13562678206

2018-05-13:
谭坊镇派出所;0536-3841019

国保大队办公室 3293088 3293089
国保大队花霖:18678070035
王彬:18678070558
刘希明:18678070588
张来安:18678070589
潘广民:18678070599
中队长杨海峰:18678070689

青州市610头目邱云静(音):13562678206
青州市公安局 (电话区号:0536)
邮编:262500
地址:山东省青州市范公亭东路3789号

青州市公安局办公室 3221327
青州公安局局长:张柏涛(电话未知,去年从潍坊调过来的。)
分管局长:王成民18678070005
张风; 18678070006
贾永杰 18678070008306
张庆涛 18678070009306
霍炳东 18678070010306
杨希涛 18678070011306
李宏 1867807001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