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萨尔图区(萨区,莎区,采油三厂,通信公司) >> 崔洪艳(崔红彦,崔红艳), 女, 4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26: 黑龙江省大庆铁人分局两个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崔洪艳的丈夫

7月18日,大庆铁人分局两个警察到奔二村法轮功学员崔洪艳丈夫单位,告诉第二天到崔洪艳家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6/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1642.html

2017-09-24: 黑龙江省大庆铁人分局片警李兆麒敲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7年9月22日晚6点多,奔二小区片警李兆麒和另一名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崔洪艳家敲门,崔洪艳没给开门,他们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4/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4103.html

2016-04-29:大庆43名曾遭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从目前能够准确获得的信息,黑龙江省大庆地区至少有四十三名被强制洗脑班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本人或家人代为控告首恶江泽民,他们的诉江状已经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底前通过邮局或网络举报方式递交到最高检察院。

这些法轮功学员包括崔洪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9/大庆43名曾遭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326967.html

2013-07-28:曝光大庆“721洗脑班”的罪恶
......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早上八点多崔红艳被大庆油田公司“610”头子刘希平指使崔红艳单位经保大队大队长于延峰、“610”主任郑旭超和三名保干非法劫持到大庆“721洗脑班”。大庆国保大队冯海波,犹大周和珍、陈杰等人拿着崔包里的4捆1元钱、真相印章、U盘、MP3对崔红艳进行恐吓。

“610”费玉田、李洪涛抓住她的右手写“三书”、杨丽拿来大法师父的两张法像,对崔红艳说:“你不写三书,我就乱画你师父!”,孔琦从她身后踢她的双腿,强制每天写“三书”看诽谤大法的光碟,并逼迫她放弃信仰、并要求写观看光碟之后的“感想及思想汇报”。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8/曝光大庆“721洗脑班”的罪恶-277341.html

2012-08-24: 黑龙江大庆崔洪艳被劫持

8月23日上午9时许,黑龙江大庆法轮功学员崔洪艳被她的单位供水公司恶人伙同油田公司610,劫持到“七二一洗脑班”。她丈夫去询问情况,恶人搪塞说要开十八大等等。给了一个姓郑的所谓“学习班(洗脑班)老师”的电话:5397802,5399379。

8月22日,崔洪艳接到她母亲的电话,说她姐崔洪霞(6月27日,被劫持去七二一洗脑班遭迫害)21日回家取了衣服,又去洗脑班了,让崔洪艳去母亲家一趟,说有事。崔洪艳23日上班,本想下班后去母亲家,结果没等下班,在工作岗位上,就被劫持去洗脑班了。(详细情况正在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4/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1920.html

2011-01-06: 大庆市铁人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
2006年11月2日,分局长孙秀范带人到法轮功学员崔洪燕所在单位供水公司二大队,非法绑架了崔洪燕,致使崔洪燕被非法判刑三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6/大庆市铁人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234566.html

2009-07-20: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是中共迫害大法学员最多最残酷的省份之一,截止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止,透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总数四百一十七人;尤其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最残暴、最可耻。女监多年来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死致残多名大法学员。

监狱采取给包夹人员减刑奖分的手段,纵容、唆使包夹人员任意打骂、折磨大法学员,寒冬腊月把大法学员衣服扒光,用凉水浇,用电风扇吹,用针扎,注射不明药物,给身上通电,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戴手铐,不许睡觉、罚站、罚蹲,更有甚者给法轮功学员饭里放不明药物,关小号、腿被吊起来抻直、二十四小时背铐、有的时间更长,上背吊铐、码坐、用牙签扎眼皮、用塑料尺(宽七、八厘米,长三十多厘米)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不让上厕所,坐在水泥地上,逼看各种邪党的书;野蛮灌食迫害。抬手就打,张嘴就骂等非人手段。目地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悔过书、保证书等)、放弃信仰。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截至二零零九年一月份,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先后非法关押过七百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还非法关押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监狱长刘志强先后到长春等地监狱去取经,回来后大肆叫嚣二零零七年是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攻坚年,“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百。

九监区是专做新转来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的,十一监区主要是做二零零七年以前(沉积)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的。从这两个监区转化后的法轮功学员再经过监狱六一零所谓的考试,“笔试、面试”合格后,下队被分到七监区、十三监区做奴工,为女监赚钱。九监区监区长(大队长)陶淑苹、教导员濮宇先后跟监狱长刘志强、六一零(牌子挂的邪教办公室)主任肖林签订合同、立下军令状,达到转化指标的监狱要给奖励。

回到监区,她们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疯狂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他们还告诉犯人楼道道长丁辉、肖丽华,只要能让法轮功学员转化,用什么方法都行。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封闭式强行“转化”,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由四、五个犯人包夹。门玻璃上用一块白布遮挡,漏出一个长方形(三寸长、一寸宽),里边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可以向里看,狱警来回走动,向各监室里窥探。这里与世隔绝,成了“狱中之狱”。

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到每个班组里,吃饭不出屋,由包夹给打饭;洗漱、上厕所都被隔离,一切由包夹说了算。这些犯人包夹大多数都是死刑犯、杀人犯、吸毒、贩毒、卖淫、伤害、诈骗等各种罪行的犯人。她们为了减少刑期(加分、减刑)让家里人给监狱长、监区长、狱警等送礼、送现金(至少二千元以上),就可以当包夹,不用做奴工,迫害法轮功学员每次加四-六分、有的更多,达到一定分数就给减刑;因此,为了早日离开这个人间地狱,这些犯人包夹就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九监区为了“转化”(逼迫放弃信仰)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三个月之内(也叫集训期)不许家人会见。不管年龄大小都采用码坐(塑料小凳子),坐的时间长了,小凳子就会镶进肉里;要么就站立、腿都站肿了;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不停的播放诽谤大法的光碟,强行洗脑转化;包夹人员形影不离,甚至跟踪上厕所、洗漱;不让大法学员互相说话、打招呼,只要看见,就被包夹人员打骂折磨。所有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这些迫害。

孙吴的法轮功学员姜玉竹不配合“转化”,不回答任何问题。遭到犯人赵小宏、刘冰玉、陈雨薇等包夹的围攻、打骂。赵小宏用脚踹姜玉竹的后背,并让其蹲着。姜玉竹血压高,包夹就把水里加上不明药物给她喝。狱警孙丽维对包夹赵小宏说:先不理她(指姜玉竹),看她去不去厕所再说;姜玉竹要去厕所,包夹不让去,姜玉竹被逼尿到裤子里。包夹赵小宏、陈雨薇等人,拿小尺子打姜玉竹的脸逼问她,要她回答问话,姜玉竹不回答、不配合,包夹就不断的打她;犯人在给姜玉竹理发时,发现她耳朵里有血迹,已经干了。姜玉竹在孙吴看守所非法关押时,被迫害的满身长疥疮。为了转化让她回答问话,包夹采取各种手段迫害姜玉竹,包夹不让她吃饭,包夹逼着姜玉竹把饭倒掉,并让她记着几天不吃饭,告诉她三天不吃饭,就要用她的存钱卡买食物(奶、饮料等),要给她灌食。第二天,姜玉竹就被转到别的监区去了。

牡丹江的法轮功学员朱福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配合“转化”,被王丹等人吊在床上迫害,造成朱福菊双臂不能抬起,常年发凉,夏天她还要穿很厚的衣服。狱警和包夹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或犯人说,朱福菊有精神病,不让别人接触她。至今,朱福菊还在女监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迫害。

从北京转押来的法轮功学员高秀荣,不配合“转化”与迫害,在北京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到女监后身体非常虚弱。包夹赵玉梅、赵小宏等罚高秀荣坐小凳子,并用污言秽语攻击高秀荣,高秀荣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包夹赵玉梅就说你大点声,并以此为借口上报给狱警,狱警来了,给高秀荣戴上手铐,一戴就是十五天。在这期间,为了转化高秀荣,包夹赵铁霞、赵小红、王亚娟、赵玉梅等人,她们每组两人轮流看着她,采取不让高秀荣睡觉,高荣秀绝食抗议,包夹赵铁霞、赵小宏、赵玉梅等人就用高秀荣的存钱卡买来食物给高秀荣灌食。高秀荣要上厕所,包夹赵玉梅、丁霞、赵小宏、陈雨薇、王亚娟等经常用恶毒的话语谩骂高秀荣;并用脚踢、踹来月经的高秀荣,借口拖延时间,说高秀荣事多,以致造成高秀荣多次将月经流到裤子里。毫无人性的犯人包夹为了自己得分——减刑,她们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学员,她们给高秀荣戴的手铐时间长了,手铐卡到肉里鲜血直流;至今高秀荣手腕上还留下手铐的疤痕。

大庆的法轮功学员张亚芹,六十多岁,不配合所谓的“转化”,被包夹杜晓霞、魏冬用大蒜塞鼻子。张亚芹喊法轮大法好,就被狱警戴上手铐铐在床上或椅子上,吃饭、上厕所时,才打开。一直折磨到半夜一点多钟,才让张亚芹睡觉。张亚芹被迫害的心脏病发做,睡不好觉,反复翻身发出响声;包夹丁霞、任绪彤(少年犯)、张静对张亚芹恶语辱骂、刁难她,并向狱警报告说:张玉芹发出声音太大,影响她们休息了;张亚芹被狱警、包夹关到小号监室,迫害十几天。每天三顿稀粥,屋里阴冷、潮湿、见不到阳光。现在,张亚芹被转到七监区遭受迫害。

大庆的法轮功学员崔洪艳,在大庆看守所绝食遭到管教、包夹灌食等迫害,身体非常虚弱,血压升高。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崔洪艳被强行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队。从二月八日到女监的第一天,崔洪艳就遭到了罚站迫害。从早上五点三十分罚站到次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每天二十二个小时;犯人包夹郭小华、王玉华用拳头打崔洪艳的胸部,郭小华用手揪着她的衣服往地下摔她,杀人犯(包夹)王玉华用脚踹崔洪艳站肿的两脚,让她的两脚站直并拢。包夹丁辉说;你们站好了,警官在监控器上看到你们站不好,会罚我们的。

崔洪艳要求上厕所,王玉华不让去。仅仅五、六天的时间,崔洪艳就被迫害的浑身浮肿、胸闷、气短、眼睛肿成一条缝,脸上布满红点子。崔洪艳向大队长陶淑苹反映被迫害情况。陶淑苹说:我们做工作是思想问题,不会让包夹罚站你们的。崔洪艳说:不信,你就调监控录像查看,包夹是怎么迫害我们的。陶淑苹就假惺惺的说:如果发现问题,我们就严肃处理。说完叫来杀人犯包夹王玉华,问她是否打人了?杀人犯王玉华说:我从来不敢打人;包组狱警高翠霞害怕,跑来跟崔洪艳说:我们在做转化工作中难免有身体接触,言外之意,造成伤害是避免不了的。家人会见崔洪艳时,发现她被迫害成这样,问她是否挨打了?狱警、包夹都在旁边监听、监视,崔洪艳不敢说实情。

海伦的法轮功学员刘德清,六十岁,刚开始来时就被罚码坐,每天十二小时以上;由于迫害时间长,刘德清年岁又大,身体又不好,她坐不住、来回晃动,就遭到同室犯人包夹丁霞、宋桂梅、司小红等人的羞辱、打骂。刘德清最后被迫害的腹部肿胀,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弯不下腰。就这样,包夹王亚娟、赵小红还不放过她,逼她转化、写四书;刘德清不配合,包夹每天迫害她到后半夜一点多钟,才让她睡觉。

刘德清找机会跟狱警反映包夹迫害她的情况,狱警见她肚子很大,害怕担责任,就送她到监狱医院去检查,结果被查出是肝硬化腹水,晚期。监狱、监区、有关人员害怕刘德清死在监狱里担责任;于是,找有关人员给刘德清急忙办了保外就医。刘德清的女儿看到母亲被迫害成这样,就往九监区打电话说:我妈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健康,现在生命垂危都是你们迫害的;如果我妈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家人跟你们没完。

鹤岗的法轮功学员马多,由于不放弃真、善、忍、做好人,不配合转化,被犯人包夹张静、杜晓霞、魏冬等人打的发出惨叫声。

齐齐哈尔的法轮功学员齐大卫,在齐齐哈尔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与迫害。齐齐哈尔铁峰区伪法院在医院病号房开庭,给齐大卫、张继秋非法判刑。齐大卫被强行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遭到罚站、码坐等迫害。齐大卫还被包夹郭晓华和转化后(邪悟)的贾捷殴打,说是给她“驱附体”。

法轮功学员孟昭红不配合、不回答犯人包夹做转化的问话,犯人丁霞嘴里说出一些侮辱人格的话,并用手揪着孟昭红的头发,用手猛煽她的脸。包夹丁霞还用同样的方法打过法轮功学员于颖珍、王玉贤等人。

法轮功学员孙艳芳,在陈斌(被洗脑转化的犹大)来女监做所谓的他对法轮功认识的报告会。孙艳芳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其毒害世人,立即被狱警大队长陶淑苹、濮宇等指使犯人包夹郭晓华等人拖出会场并进行殴打迫害。

宝泉岭的法轮功学员陈吉君来到九监区,和犯人道长肖丽华一室,陈吉君被罚站,并被肖丽华和包夹殴打。

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罚站的迫害,每天从早上五点三十分一直站到次日凌晨三点三十分,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有的法轮功学员困了,包夹就用牙签扎眼睛、扎眼皮,有的站不稳,包夹就轮流架着法轮功学员罚站,直到转化写四书为止。经过这一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脸、脚、腿等浑身浮肿,穿不上鞋,腿不能回弯,行走困难。

包夹张静对法轮功学员总是打骂、恶语相加,让人无法忍受;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她的刁难,她还在背后唆使其他包夹,任意刁难法轮功学员;如果看到法轮功学员用品多了,就唆使包夹宁凤云给强行扔掉。

在监区法轮功学员不能随便给家人写信,如果写信必须由包组狱警检查,如发现有法轮功转化的事或言语、或有揭露狱警对法轮功迫害的内容,这些信件都不给寄出。在接待室家里人和被关押人员的通话都被狱警、包夹监听、监视。

狱警郭琳琳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骨干分子之一,由于她迫害大法学员“积极”,监狱把她调到监狱六一零办公室,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到敏感日或有什么大的活动,监狱、监区都会使出各种卑鄙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些事实,充份说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黑窝,更多的事情有待法轮功学员和知情人士去揭露。

大法学员有责任把事实讲给世人。我们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认清中共的凶残本性,不要再对大法犯罪,不要与邪恶为伍,充当中共的替罪羊。中共恶党在历史上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天灭中共在眼前,善恶有报的天理要兑现了!早日脱离中共,才有光明的前程。

请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解体这些人间地狱,还法轮功学员人身自由,还法轮功清白。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891.html
2007-12-31: 大庆地区2007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统计
根据明慧网报导统计,大庆地区二零零七年从年初至年末,遭绑架、关押与骚扰的法轮功学员约为70人以上,其中遭非法判刑者约为9人(崔洪艳、于春艳、隋玉敏、瞿艳艳、彦秀丽、韩德发、刘志高、杨金凤、尹桂荣);遭非法开庭审判但详情未知的3人(周文彦、施宝生、李春英);被非法劳教的约5人(铁志杰、崔玉梅、李云彪、董文武、柴树湖)。另有被迫害致死者共有7人(张洪权、马冰、张宝英、周述海、姜湃、刘生、倪文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169363.html

2007-03-13: 大庆大法学员崔洪艳被邪恶迫害致身体非常虚弱
大庆市大法学员崔洪艳,在二零零七年一月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并绝食抗议大庆市萨尔图区法院对她非法判刑三年。然而中共恶党政匪一家,大庆市中级法院无视生命非法维持原判。

大法学员崔洪艳被大庆市看守所野蛮灌食迫害成大叶肺炎,脸色苍白浮肿,就这样看守所的恶警还欺骗崔的家人说崔洪艳的身体没事。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把崔洪艳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队继续“转化”迫害。

自从崔洪艳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被铁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家人直到腊月二十九才见她一面。三个月以来家人为亲人上访,由于大庆市铁人公安分局、大庆市公安局、大庆市萨区法院、萨区检察院、大庆市看守所有关人员狼狈为奸、互相推托,光上访的路费就花去三、四千元也没能见上一面,把人送到监狱里才让见一面。家人看到崔洪艳被迫害的蛛网膜下腔出血,双眼通红,脸浮肿的很大,浑身浮肿,站立不稳,精神惨然,身体非常虚弱。

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押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九监区是强化转化大法学员的集训队,从二零零七年开始,此监狱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头子肖林邪恶的叫嚣全部强行转化,二十四小时洗脑,强迫学员听、看诬蔑法轮功的邪恶东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3/150698.html

2007-02-08: 大庆市中共恶徒还在迫害大法弟子崔洪艳
大庆市大法弟子崔洪艳,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被大庆市萨尔图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崔洪艳抗议非法判决绝食至今四十多天,并上诉到大庆市中级法院,二零零七年二月,中级法院下裁决书邪恶的维持原判。

大庆市中级法院、萨尔图区法院、大庆市公安局、大庆市看守所、大庆市铁人公安分局等有关邪恶之徒助纣为虐,狼狈为奸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崔洪艳。大庆公安局长曹力伟指使大庆市看守所狱警非法整理材料准备在二月十日前把崔洪艳送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8/148563.html

2007-02-06: 崔洪艳绝食抗议非法判刑 大庆看守所拒绝家人探视
大庆市萨尔图法院于2007年,秘密给法轮功学员崔洪艳非法判刑三年,之后才通知崔洪艳崔洪艳现已绝食抗议一个月,呕吐带血丝,人已被迫害得骨瘦嶙峋。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见面。

崔洪艳四十三岁,供水公司买断职工。如同千千万万生活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一九九九年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残酷的打乱了她原本充满希望和幸福的生活。

2005年,铁人公安分局绑架了家住奔二村的崔洪艳,并敲诈勒索绑银一万元方才放回崔洪艳。2006年11月1日,铁人公安分局再次绑架了崔洪艳。现她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看守所,看守所一直不让家人见面。

大庆市萨尔图法院于2006年12月12日非法开庭,当时没有找到崔洪艳任何违法的证据,最后以核议后再说,退庭。于2007年,萨尔图区法院在没有通知本人与家属的情况下,偷偷给崔洪艳非法判刑三年。之后,才通知崔洪艳崔洪艳对非法判刑不服,要求上诉并绝食抗议。现已绝食一个月。一天两次用棉被裹着拖着,被野蛮的插胃管灌食。现在崔洪艳的胃被管插坏,疼痛难忍,呕吐带血丝,两眼充血。人已被迫害得骨瘦嶙峋。

2007年1月20日,黑龙江省公安厅来人到大庆看守所,家人就此机会又去看崔洪艳。看守所所长杨宝民说:“上面有指示不让家人看。”家人说:“现在崔洪艳身体被迫害得这样了,你们还不让家人见,出现生命危险谁负责?”杨宝民说:“崔洪艳现在没事,有事我们就给你们打电话啦。”

大法弟子崔洪艳从被绑架到被非法关押,至今没让家人见一面。我们说:什么样才算有事?难道人死了才算是有事吗?

崔洪艳从小就体弱多病,手、脚、腿都是骨质增生,变成大骨节。一九九四年,又被她所在单位(大庆供水公司)大客车撞的几乎成了植物人,天天靠输液维持生命。当时医院确诊为终身残废,全国各大医院投医无效,花掉家里所有积蓄。九七年,崔洪艳喜得大法,不久发生了神奇变化,她能行动自如啦!半年后她所有的病全好啦!街坊邻居、单位同事都十分惊奇,问她:“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啦?”她真诚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同时,生活中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真诚、善良、忍让。人变的更随和了。亲人们都非常高兴,都愿和她接近。在单位工作,也很受领导和同事们的称赞,曾一度要提拔她当书记。可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打压法轮功以来,她成了被迫害的对象。

然而崔洪艳没有错,她是法轮大法亲身受益者。如果她不炼法轮功早就没命啦,她炼法轮功何罪之有呢?我们真为她的生命担忧。目前,她的儿子正在读高中,马上就要高考了,整天无心学习,盼着妈妈早日回家。她年近八十岁的婆婆,听说儿媳又被非法绑架吓得高血压、心脏病都犯了,一头栽倒在地上;她的七十多岁的父母,整日以泪洗面,多次去有关部门要女儿,但他们相互推托,没有给二位老人以正面答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6/148422.html

2007-01-29: 抗议迫害 大庆崔洪艳绝食已一个月

大庆大法弟子崔洪艳,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被大庆市铁人公安分局绑架到大庆市看守所已近三个月。大庆市萨尔图区法院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非法开庭,以核议后再说退庭。二零零七年元旦后,萨尔图法院通知崔洪艳判刑三年。

崔洪艳对非法判决要求上诉并绝食抗议,现已绝食一个月。一天两次用棉被裹着,抬来抬去被野蛮的插胃管鼻饲灌食,现在崔洪艳的胃被管插的直疼痛、呕吐带血丝,两眼仍然充血,人已被迫害的瘦骨嶙峋不能动。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日,黑龙江省公安厅来人到大庆看守所。家人就此机会又去看崔洪艳,看守所所长杨宝民说“上面有指示不让家人看”,家人说:“现在崔洪艳被迫害的身体有病,我们要见人,出现生命危险谁负责?”杨宝民说:“崔洪艳现在没事,有事我们就给你们打电话了。”大法弟子崔洪艳从被绑架、关押至今都没让家人见一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9/147866.html

2006-12-20: 中共开庭迫害大法弟子崔洪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大庆萨尔图区法院,在万宝小区非法开庭,大法弟子崔洪艳在大庆看守所被关押迫害的身体虚弱,头晕、头痛、双眼充血,穿着拖鞋被恶警带上法庭,萨尔图区检察院公诉人张大军念所谓的公诉书诬蔑大法弟子崔洪艳,中共邪灵恶法官郭伯哲不许崔洪艳为自己辩护,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之下,而草草收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0/145110.html

2006-12-04: 大庆邪恶之徒企图迫害崔洪艳
大庆铁人公安分局与大庆萨尔图区法院相互勾结,给大庆大法弟子崔洪艳枉加所谓的罪名,企图继续迫害,近期准备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4/143852.html

2006-12-02: 大庆大法弟子崔洪艳遭绑架 三十多亲人上诉鸣冤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八时左右,黑龙江省大庆铁人公安分局、友谊社区警务大队的恶警到单位强行绑架大法弟子崔洪艳

崔洪艳的亲人三十多人近日向相关司法部门递交的上诉状,他们认为崔洪艳炼法轮功是个人信仰,是中国宪法允许的,逮捕崔洪艳是没有法律依据,定罪是不成立的。相反绑架她的铁人公安分局有关人员是合伙作案,诬陷良民,触犯中国《刑法》。坚决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崔洪艳,并要追究相关人的法律责任,直至把罪犯全部捉拿归案,维护法律尊严。

以下是崔洪艳的亲人三十多人的上诉状。

上诉状

上诉人:崔洪艳的亲人崔金财、吴桂芹、王玉香、袁艺、袁宝才、崔红兰、崔金芝等三十多人

事由:对大庆公安局铁人公安分局,萨区检察院[2006]625号决定批捕大法弟子崔洪艳提出上诉

事实与理由:被害人:崔洪艳、女、四十三岁、供水公司买断职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八时左右,铁人公安分局友谊社区警务大队张吉庆,小个子陈某,矮胖子郭某到单位无辜绑架了崔洪艳,家人赶来,强烈抗议不许无辜抓人,并且要找“局长孙秀范要去年的所谓保金一万元和抄走的电脑。”张吉庆明目张胆的说:“这事法律上不承认。”

在上午九时左右,强行拖崔洪艳進警车,姐妹拼力营救,被张吉庆打倒在地,乘机绑走崔洪艳,劫持到铁人分局把崔洪艳绑在铁椅子上,双手背铐,这样恶警还按着她的胳膊,抓住她的手,往已准备好的办案纸上按手印。崔洪艳不配合,在纸上留下了一条红色的痕迹,随后让家人签字,遭拒绝后还威胁说:“你家人犯包庇罪,都给你们抓起来。”家人说你们坑害好人,执法犯法定遭恶报。马云鸣说:“共产党给我发工资,就让抓法轮功。” “抓一个法轮功共产党给五百元钱,要抓十个我就发了。”

家人打电话向局长孙秀范要去年敲诈的一万元钱,孙说:“过期没收了。”面对这样的事实,警方光天化日敲诈巨款,绑架良民,还批捕被害人崔洪艳,关在大庆市看守所一个月了,一直不让家人看。

所谓《逮捕通知书》上写着:“因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事实罪。”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是不成立的。我国宪法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民信仰自由”。古往今来普天下哪里有这样的法律?

崔洪艳从小就体弱多病,手、脚、腿都骨质增生,变成大骨节。一九九四年又被她所在单位(供水公司),大客车撞的几乎成了植物人,天天靠输液维持生命,当时医院确定,为终身残废,全国各大医院投医无效,却花掉了十多万元。九七年喜得大法,不久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她能行动自如了,半年后所有的病全好了,街坊邻居、单位同事都惊奇的问她,你吃什么灵丹妙药了,她真诚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同时她按照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真诚、善良、忍让,人变的更随和了,亲人们都非常高兴,都愿和她接近。在单位工作也很受领导和同事们的称赞,曾一度要提拔她当书记。

可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打压法轮功,至此她这个好人成了被打击对象。崔洪艳没有错,她是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这高德大法使她身心健康,她身体好,做好人何罪之有呢?如果她不炼法轮功早就没命了。

我们真为她的生命担忧。她的儿子正在读高中,马上就要高考了,整天无心上学,盼着妈妈早日回家。她年近八十岁的婆婆听说儿媳又被非法绑架,吓的高血压、心脏病都犯了,一头栽倒在地上。她的七十多岁的父母整日以泪洗面,多次去有关部门要回女儿,互相推托,没得到正面答复。

崔洪艳炼法轮功是个人信仰,是我国宪法允许的,更没触犯任何一条国家法律,所以逮捕崔洪艳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定罪是不成立的。相反绑架她的铁人公安分局孙秀范、马云明、崔恩忠、张吉庆等有关人员是合伙作案,诬陷良民,严重违犯中国《宪法》,触犯中国《刑法》第238条、243条、245条、247条、248条、397条、399条;非法拘禁罪;诬陷罪;非法搜查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虐待被监管人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等罪。要追究相关人的法律责任,一追到底,直至把罪犯全部捉拿归案,维护法律尊严,立即无条件释放崔洪艳

此状转发: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检察院、人大
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法院、检察院、人大
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检察院、人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43684.html

2006-11-08: 大庆铁人公安分局恶警再次绑架崔洪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八时左右,铁人公安分局、友谊社区警务大队的张吉庆、小个子陈某、矮胖子郭某到单位无辜绑架崔洪艳

当时崔洪艳家人正巧赶到,强烈抗议非法抓人,并说:找局长孙秀范要去年的所谓保金一万元和抄走的电脑。张吉庆明目张胆的说:“这事与你们没关系,法律上不承认。”
九时左右三恶警硬拽崔洪艳上警车,家中两姐妹拼力阻挡营救,都被张吉庆摔倒在地,乘机陈、郭两恶警将崔洪艳塞進警车,逃回铁人公安分局。两家人随后追到分局。这时崔洪艳在一个室内向一群警察说:“我炼法轮功个人信仰,违甚么法?我以前因车祸几乎成了植物人,都炼好了。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好功法,教人处处为他人着想做好人,全世界有八十多国上亿人修炼……”警察们明知无理乱吵乱叫,片警马云鸣说:“共产党给我开工资,就让抓法轮功。”

随后警方非法强行给崔洪艳照像,崔洪艳拒绝,他们就将崔洪艳双手铐在椅子上,几个恶警还按住她的胳膊,强行抓住已铐住的手按手印,这样在纸上留下一条红色痕迹;随后又让家人签字,家人拒绝,恶警还扬言,“你家人犯包庇罪,都给你们抓起来。”家人说:“你们坑害好人、执法犯法定遭恶报。”马云鸣说:“我活的挺好,我抓一个法轮功共产党给五百元钱。”家人打电话向局长孙秀范要去年敲诈的一万元钱,孙秀范说:“过期没收了。”面对这样的恶霸家人无话可说,只有掉泪。

下午一时,两家人眼睁睁的看着崔洪艳被马云鸣、于海洋、崔恩中、矮个秃头四恶警塞進红色捷达车“黑E00374”,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四、五月间,铁人公安分局的恶警们为捞取绑架一名大法弟子获五百元钱的外快,先后绑架了十几名大法弟子,从中局长们还诈取绑银数万元。当时也绑架了家住奔二村的崔洪艳,并抄家抢走了孩子上高中学习用的电脑,孩子阻拦,他们还要把孩子抓起来。几天后亲人为救出崔洪艳,凑够了铁人公安分局要的绑票费一万元钱,才放回了崔洪艳

没想到事隔一年半再一次绑架了崔洪艳。四十三岁的崔洪艳因炼法轮功六年前已被迫下岗,丈夫一人上班,家中经济紧张,她只好到单位打工。

这些恶警再次绑架崔洪艳,无法无天,令众亲人痛苦难言。目击的众人不无愤慨这共产党坏事干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42009.html

2006-11-04: 大庆大法弟子崔洪艳在单位被铁人分局绑架
大庆供水公司大法弟子崔洪艳十一月一号早八点,在单位被铁人分局强行绑架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141714.html

2006-11-02: 黑龙江大庆大法弟子崔红艳被绑架

二〇〇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崔红艳的大姐、二姐到铁人公安分局找孙淑范要保释金一万元,孙淑范不在。崔红艳家就来警车找崔红艳,没找到。二〇〇六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八点多钟崔红艳在单位上班,铁人公安分局以调查大法弟子张文华被绑架时,崔红艳在流离失所时都干了些什么?在什么地方?为由,将崔红艳强行绑架送到大庆市看守所。

铁人公安分局恶警孙淑范对待大法弟子讲真相根本就不听,经常迫害大法弟子为邪党效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141678.html

2005-05-09: 2005年5月5日,家住大庆奔二小区的大法弟子崔洪艳被铁人分局邪恶之徒绑架。崔洪艳几年前买断在家,近日才找到一工作上班,平时很忙,五一期间才放假回家,

2005-05-07: 2005年5月5日,上午7:30恶警突然闯到大法弟子崔洪艳家中,将崔洪艳绑架并要搬走电脑,她儿子阻拦,也要抓她儿子,由于家人制止,恶警只将崔洪艳带走。

2002-03-29: 2001年9月25日大法弟子崔红彦、小何和刘丽三人在发资料的过程中,被警察抓住。同时恶警还抄了她们的家,将刘丽家的大法资料、书、磁带等全部抄走,把她们拘留。10月25日拘留一个月提审时,因她们不放弃大法修炼,又拒绝说出资料来源,被非法加期两个月。12月4日又被非法加期半个月。到了2002年1月9日,小崔和小何被放回,而刘丽则被下逮捕令,到现在还没有开庭审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9/27456.html

大庆 萨尔图区(萨区,莎区,采油三厂,通信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9-01-19: 大庆市中级法院(区号:0459)
院领导
院长 王忠明(指导高新区)
李树民 13836900002(指导林甸)
副院长 顾双彦 13304591151 办 6829008(指导让胡路)
副院长 和文平 18646660801 (指导龙凤)
副院长 王言斌(指导萨尔图)
副院长 *荆元正(纪检) 139367008976829288、宅 6206088(指导红岗)
副院长 徐玉山政治部主任
副院长 赵亮 13359596003

审判委员会委员
张润柏 13804689560
谢洪程 13936939383(执行局局长)
许维生 13059076976
胡金成 13804671601
米沧星

审判委员会
王忠明 陆兴德副院长陈兴德(负责刑一、二庭 督办)15304860003、办6829002
李树民(负责审监庭 )13836900002、办 6829007
顾双彦(负责立案庭)13304591151、办 6829008、宅 6678177
王言斌

庭长
刑一庭 周兴佳 15304692999
刑二庭 杨晶 15304860067
民一庭 姚鹏方 15304860100
民二庭 臧国燕 13555510206

民三庭 *邹吉东 13836951669
行政审判庭庭长 梁晓军
审判监督庭庭长 解恒奎 13946947201

刑一庭
杨晶 6829123 15304860067
赵政宏 6829130 15304860060
张丹(副庭长) 13936809198
陈世余 6829126 15304860059 13604665788
陈浩 6829158 15304860196
郑丽媛 6829270 18603672782
徐曼 6829270
于涛 6829129 13804666697

刘晓华 6829075 15845886558
姜云丰 6829097
刘国喜 6829503 15304860061 130590409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07-03-13: 相关责任单位(大庆区号0459,邮编163000)

铁人公安分局:
孙秀范 13945900033、13394663666、宅6388333
马云鸣 13936773418、13394663608、宅6396707
崔恩忠 13359836345、13394663623、宅6378669
张吉庆 13836748333、13394663711、宅4965691
于海洋 13634664459、13394663732、宅5220618
关歆  13903693152、13394663739、宅6298382
侯永飞 13845981111、13394663633、宅5681050
陈金  13904591971、13394663646、宅5395688
王景林 13039869855、13394663617
田野  13069699566、13394663707、4627566
大庆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曹力伟:6371699  13384595678

萨区法院:
院长热线电话:6681033、6681099
刑庭庭长:谢华 6680577
法官:沙微、郭佰哲 6680939

萨区检察院
起诉科:张大军

大庆市中级法院:
院长王树江
刑二庭庭长王体波
办案人:苏明、杨晶 (6389319)
大庆市中级法院:王海燕
门卫4621007

大庆市看守所所长杨宝民 办4616159、宅6686076、13836720062
大庆市监管处处长吴宏治:6617077 6692698

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 区号0451
监狱主要实施迫害头子刘志强

监狱610成员:
带班头:肖林(办86639028)、孙永林、郑杰、赵惠华、杨丽斌、李丽华、徐阳、田众、崔红梅;
科员:邵玲玲、龙宇、杨熹婷、徐鸣笛、乔丽娜、肖畅、徐博、王莹、李旭红。

九监区(集训队)电话:86639048;
九监区大队长:陶淑萍  办86639047

2006-12-08: 大庆电话区号:0459

1、十一月一日绑架大法弟子崔洪艳的铁人公安分局恶警:
孙秀范:13945900033 13394663666(手机) 6388333(住宅电话)
马云鸣:13936773418 13394663608(手机) 6396707(住宅电话)
张吉庆:13836748333  13394663711(手机) 4965691(住宅电话)
于海洋:13634664459  13394663732(手机) 5220618(住宅电话)
关歆: 13903693152  13394663739(手机) 6298382(住宅电话)
侯永飞:13845981111 13394663633 (手机) 5681050(住宅电话)

2006-11-08: 十一月一日绑架大法弟子崔洪艳的铁人公安分局恶警:
孙秀范:13945900033 13394663666(手机) 6388333(住宅电话)
马云鸣:13936773418 13394663608(手机) 6396707(住宅电话)
张吉庆:13836748333  13394663711(手机) 4965691(住宅电话)
于海洋:13634664459  13394663732(手机) 5220618(住宅电话)
关歆: 13903693152  13394663739(手机) 6298382(住宅电话)
侯永飞:13845981111 13394663633 (手机) 5681050(住宅电话)

大庆萨尔图区铁人分局电话:0459-5814061
刑警大队电话:0459-581611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1-31: 大庆市铁人公安分局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31/147967.html

大庆铁人分局追随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1/10159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