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朝阳 凌源市 >> 李春侠(李春霞,夫侯延双),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凌源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4-03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李春侠(李春霞,夫侯延双) 李春艳 李春玲(夫韩立国)
夫妻/父母: 李财 曹淑珍
女婿: 侯彦双(候延双,侯延双,妻李春侠) 韩立国(韩立果)(妻子李春玲)
孙子/孙女: 韩雪 (父韩立国,母李春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6-11: 两个女婿被迫害致死 三个女儿同时被迫害(图)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34)
辽宁凌源市钢铁公司李财、曹淑珍老俩口,一九九四年初有幸参加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在凌钢工人文化宫的传功讲法班,折服于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从此成为大法修炼人。大女儿李春玲和大女婿韩立国、三女儿李春霞和三女婿侯延双,及儿子、还有小女儿李春艳都走入大法修炼,明白了人生真谛,修心向善,也有了健康的身体。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动用所有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大肆迫害,迫害也降临到李财、曹淑珍夫妇的大家庭:大女婿韩立国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四年八月被迫害致死,大女儿李春玲陷狱四年;三女婿侯延双二零一一年四月被迫害致死,三女儿李春霞也多次被迫害;小女儿李春艳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进沈阳女子监狱,受尽了狱警及犯人的凌辱、折磨。

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曹淑珍老人老病复发,于二零零八年正月含冤去世;李财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带着遗憾和伤痛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俩个女儿、俩个女婿同时被非法判刑

李春玲一九五八年二月出生,原凌钢动力厂职工,是这个家庭的长女。丈夫韩立国,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出生,凌钢型材厂(轧钢厂)职工,中等身材,身强体壮,性格随和,说话幽默风趣,憨厚、忠诚、善良的都写在脸上,工友、邻里都喜欢他,尤其在这个家庭中,特别受到岳父岳母的喜爱。每次来到岳母家,有活就干,经常为大家做可口的饭菜,有时忙了,做完饭菜自己顾不上吃一口就笑呵呵的走了,经常无私奉献,兄弟、妹妹、妹夫及孩子们都喜欢和他在一起,家里家外有口皆碑,都说他是个好人。

三女儿李春霞的丈夫侯延双,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一日出生,是凌源钢铁公司运输部职工,中等身材,浓眉大眼,一看就知道是个身体健壮、善良能干的人。一九九四年初,侯延双三十一岁刚过,他有幸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在凌源的传法班,明白了人生真谛,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他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谁有了困难他都热心帮助,邻里之间、工友之间更加友好,谁都喜欢这个热情的年轻人。侯延双身体也更加强健,更有精力和体力努力工作。特别是妻子、儿子也都修炼了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大法蒙冤,法轮功学员纷纷上访为大法讨公道。二零零零年十月,韩立国和其他同修一同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当时由于上访人多,侯延双主动为大家买票,扶老携幼,带领大家乘汽车、乘火车,机智的通过进京路上的道道盘查,顺利的到达天安门广场,喊出了“还我师父清白”的心声,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表达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坚定的正念。为此他被北京警察非法关押了七、八天。

法轮功学员向政府讲真相不成,就开始了大面积向民众讲清真相,救度被欺骗了的世人。韩立国、侯延双等法轮功学员回来开始印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讲话,这本来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二十一日,韩立国、李春玲、侯延双等凌钢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凌钢公安处、“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派出所警察绑架,其中包括韩立国夫妇、三妹夫侯延双及小妹李春艳被非法关押在凌源公安局拘留所将近一年,遭受了非人的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

十月二十日晚,侯延双在家中被当地“610”、派出所和凌源钢铁公司公安处警察绑架、抄家。一群警察见什么抢什么,把他家近一万元现金明目张胆的抢走,还掠走价值八万多元的电脑、复印机等私人用品,就连小孩的压岁钱存折也不放过,后来还没收了一处房产。李春霞当时上零点班,无意间听到公安处打给单位的电话,让看住她。于是李春霞几经周折出走,流离失所。

在凌钢公安处,警察对侯延双审问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后来又将侯延双转到凌源市公安局,在那里进行更残酷的折磨,用胶皮管子抽打,给他戴上沉重的脚镣,逼迫蹲马步、做下蹲动作,侯延双每次都是被折磨得大汗淋漓,受尽了凌辱迫害。尽管遭受酷刑折磨,侯延双仍然慈悲的向警察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凌源法院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把八位法轮功学员押到凌源看守所的一个房间里,直接把判决书塞到手里,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对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三至十四年的刑期,其中侯延双被凌源市法院非法判十四年,韩立国被枉判六年,李春玲被枉判四年,李春艳被枉判三年。所谓的“审判长”是薄超,陪审员李广学,司维,书记员:郭艳茹。

八位法轮功学员都提出上诉。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朝阳中级法院在凌源开庭,说是开庭,却并没有法庭讯问、辩护等法律程序,还是直接宣判,仍然维持非法原判。宣判结束后,侯延双等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在场警察堵嘴,打耳光。审判长:毕振志;审判员:孙云学;代理审判员:苏毅;书记员:张朝生。

随后七月十八日,李春玲、李春艳、韩立国、侯延双和其他几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被凌源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高益荣开除。凌钢多次在大喇叭中通报几位原来在凌钢上班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判刑的各种消息,污蔑他们,恐吓老百姓。

二零零二年八月,韩立国、侯延双等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沈阳监狱城迫害。韩立国夫妻双双身陷囹圄,在外地读书的女儿韩雪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靠亲友资助生活。
……
五、三女儿李春霞遭受的迫害

三女儿李春霞从小体弱多病,患有严重胃病、严重类风湿、眩晕等多种疾病,五月份还穿着棉衣,夏天还得穿秋裤,修炼法轮大法之后,身体康复,家庭和睦。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晚被非法抄家、丈夫侯延双被绑架,李春霞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十二岁的儿子孤苦伶仃,没有生活来源,靠亲友照看,叔叔下班为他做饭。

儿子侯毅说:“二零零二年的十月份,我母亲从外地回到家里,但是并不敢公开,只能躲藏在亲戚家。我终于见到了母亲。一年的阔别,我已经不太敢认她了,一年前,我还比母亲矮半头,这次我却比她高出一头。我不敢在亲戚家久待,怕邻居生疑,回家时,我又哭了一路。”

“我母亲虽然回到凌源,日子却并不太平,凌钢公安处还是没有放弃对母亲的搜捕,母亲仍然是居无定所。二零零四年八月左右,母亲终于结束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开始去沈阳第一监狱探望父亲。在警察的严密监控、封锁和种种刁难下,我和母亲费尽周折的了解到他在狱中的一些情况。”

二零零五年,李春霞依法去凌钢交涉,恢复了工龄,但公司每月仅给二百元生活费。为了生活及供孩子上学,李春霞靠擦皮鞋、打短工维持生存,直到二零零六年公司才允许其回原单位上班。

几年来,苦难没有把她压倒,她一次次去沈阳监狱交涉为救丈夫而奔走。可是,在独裁专制的国度里哪里有公理可言。

儿子侯毅说:“二零零九年一月七日,父亲(当时已被转入四监区)发现自己说话有障碍,左侧身体动作有障碍,麻木、吃饭困难、胸痛、胸闷、头晕、呼吸困难,当天到监狱狱医处量血压,高压一百九十,心电图检查是心肌梗塞;十四日,在监狱医院做脑CT检查的结论是脑血栓。检查报告单上没有写明,门诊医生告诉父亲是脑血栓,并建议住院治疗。然而监区领导不同意。父亲多次向监区领导提出保外就医,监区负责人却硬说他不够保外就医条件。”

二零一零年九月份,侯延双的病情愈加恶化。李春霞非常担心,向监狱提出保外就医的要求,但是屡屡遭到拒绝,监狱以“必须签保证书”为要挟,逼迫侯延双在生命和信仰之间做选择,被严正拒绝。李春霞频繁不断的从家乡凌源坐车到沈阳第一监狱找监狱方交涉,他们如临大敌。李春霞还发现,一个叫宋东的警察身上带着一个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她和他所说的话全都在监听中,有时候还没等宋东回去汇报,监狱官员已经知道情况了。宋东有意问她儿子:“你还炼吗?” 李春霞明白这是他们的圈套,就说:“炼不炼,跟你有啥关系?”

九月十七日,李春霞接到狱方电话,称侯延双病情加重已住院,要求见家人。九月十九日,李春霞及其他亲友赶到沈阳第一监狱。看到侯延双走路困难,呼吸困难,喝水会呛,水从鼻子喷出来。憋气憋的厉害,说不出话来,口水流个不停,弄得身上很脏。侯延双将写好的三个纸条塞给李春霞,警察发现后急了,马上要李春霞交出纸条,李春霞不答应,警察就要强行搜身,被李春霞和儿子厉声喝止。十多个警察一拥而上,把他们团团围住,同时把门锁上。李春霞被迫交出两张纸条。剩下的一张纸条上写的是医院检查结果,诊断侯延双有多处脑血栓,血压二百三十,咽部有肿块。李春霞再次急切要求保外就医,监狱长说不“转化”就不予办理保外就医,也不准家属陪护。

十二月三十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方在家属陪同下,带侯延双去中国医科大学检查。李春霞强烈要求把侯延双一些脑CT、心电图等拿回凌源找大夫看,他们通过层层审批终于同意。侯延双拿着CT片子去找凌源大夫看,大夫说片子是病发后很长时间照的,这说明病人并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侯延双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致死。四月六日,遗体被逼迫火化,当天家属亲友返回凌源,省公安厅派人跟到凌源,当地公安局、“六一零”有关人员警告家属说不许透露侯延双在狱中的情况,不许上网曝光,还以要是曝光了就如何如何相威胁。侯延双家楼下有便衣监视,侯延双妻子上下班的路上都有便衣跟踪。如果没有不可告人的勾当,他们究竟在怕什么?

不久,第一监狱派出副狱长刘某和狱政处处长史英来到凌源,先伙同凌源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找到李春霞的妹夫,威胁恐吓了一番,说要抓上网发文的法轮功学员。后来通知李春霞和儿子去凌源宾馆见他们,逼问他们是谁上网发文的?

儿子侯毅说:“父亲十四年的冤狱,已经熬过了九年半。团聚,是我们一家三口最大的心愿,他的突然惨死,造成我和母亲内心难以平复的伤痛。法轮功学员出于公义,发文为我们鸣冤叫屈,而沈阳第一监狱仍然要仗势欺人,妄图封住悠悠之口,他们的嚣张凶狠,已经到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地步。”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1/两个女婿被迫害致死-三个女儿同时被迫害(图)-407216.html

2017-01-15: 一大家人被迫害 四人冤死 李春艳控告江泽民
在辽宁凌源市有这样一个家庭,李财、曹淑珍老俩口,他们共有五女一子,一家人都是凌源市钢铁公司的职工。一九九四年初,李财、曹淑珍老俩口有幸参加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在凌钢工人文化宫的传功讲法班,折服于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从此成为大法修炼人。同时,大女儿李春玲和大女婿韩立国、三女儿李春霞和三女婿侯延双及儿子、还有小女儿李春艳都走入大法修炼,明白了人生真谛,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修心向善,也有了健康的身体。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一边动用全国喉舌媒体进行造谣诬陷,一边动用国家机器、组织机构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大肆迫害。从此灾难不断降临到每位法轮功学员身上,同时也降临到李财、曹淑珍夫妇的大家庭:大女婿韩立国二零零四年八月被迫害致死,大女儿李春玲陷狱四年;三女婿侯延双二零一一年四月被迫害致死,三女儿李春霞也多次被迫害;小女儿李春艳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进沈阳女子监狱,受尽了狱警及犯人的凌辱、奴役,酷刑折磨,亲人离世也不能相见,出狱回家,失去了工作。

默默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曹淑珍老人老病复发,病情不断加重,缠绵床榻,于二零零八年正月含冤去世;李财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带着遗憾和伤痛离开了这个世界。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小女儿李春艳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被控告人江泽民在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栽赃陷害和人身攻击,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判刑、劳教、酷刑折磨、活摘器官等迫害,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宪法及法律。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以下是李春艳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和理由:

自法轮大法弘传以来,使上亿人身心受益,我也是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受益者。我在一九九二年生小孩的时候大出血,造成身体非常虚弱,找了很多中西医,也吃了很多中西药,可是都不见好。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的身体变得非常健康,变得心胸开阔,严格按照真善忍的道德标准做人做事,遇事先考虑别人,做一个善良的人,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而且没有任何危害社会的行为,更没有违法乱纪。

二零零一年春(大概三、四月份),凌源钢铁公司指使凌钢公安处办洗脑班,专门针对凌源钢铁公司修炼法轮功的职工。我被单位领导迫使,去参加这个为期一周的洗脑班。当时是由凌钢公安处处长马日明主讲,主要是重复江泽民操控媒体给法轮功造的谣。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凌源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公安处的干警孙国臣,李国江非法闯入我家,在没有任何证件及搜查证的情况下,开始抄家,然后把我绑架,关押在凌源市第三监狱拘留所,在这期间进行非法审讯,罚站,不让睡觉。凌钢公安处又到学校恐吓孩子,想从孩子嘴里搜集诬告我的证据。经历一个月后转入凌源市看守所迫害。

几乎与我同时被抓的还有我的大姐夫韩立国,大姐李春玲,三姐夫侯延双,我的三姐被迫流离失所。我的父母、公婆、丈夫、孩子遭受了极大的打击,大姐家我十八岁的外甥女韩雪,三姐家我十二岁的外甥侯毅,形同孤儿。我九岁的女儿本来学习成绩优秀,自从我被非法绑架后,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学习成绩退步,变成中等生。

我在凌源市看守所遭虐待,吃的都是带沙子的饭,菜汤里都是发霉的干菜,里面还有草棍、泥土和虫子等。如果想吃正常饭,就要花高价买看守所干警吃剩下的饭菜。我的大姐夫韩立国、三姐夫侯延双在凌源看守所,被凌源公安局、朝阳公安局、朝阳公安局刑讯逼供。

我与大姐李春玲、大姐夫韩立国、三姐夫侯延双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共八个人,被凌源市检察院非法提起公诉,凌源法院的审判长薄超,陪审员李广学,司维等人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枉判我三年。我们八个人共同提出上诉,又被朝阳中级法院非法驳回。

二零零二年四、五月间,凌源法院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把我在内的八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我的大姐李春玲、大姐夫韩立国、三姐夫侯延双)押到凌源看守所的一个房间里,直接把判决书塞到手里,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对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三至十四年的刑期。其中我的大姐夫韩立国被非法枉判六年,大姐李春玲被非法枉判四年,三姐夫侯延双被非法枉判十四年重刑,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审判长薄超,陪审员李广学,司维,书记员:郭艳茹。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朝阳中级法院在凌源开庭,说是开庭,却并没有法庭讯问、辩护等法律程序,还是直接宣判,仍然维持非法原判。宣判结束后,侯延双等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在场警察堵嘴,打耳光。审判长:毕振志;审判员:孙云学;代理审判员:苏毅;书记员:张朝生。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我与大姐李春玲、大姐夫韩立国、三姐夫侯延双和其他几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被凌源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高益荣开除,使我们的经济受到严重损失。凌源钢铁集团公司执行了江泽民“经济上截断”的群体灭绝政策。

同时凌钢多次在大喇叭中通报我们几位原来在凌钢上班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判刑的各种消息,给我们的名誉造成很大损失。凌源钢铁集团公司执行了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的群体灭绝政策。

我在二零零二年八月被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四小队迫害,在这里我遭到非人的待遇,监区长武力,副监区长李宏每天强迫劳动十五~十六个小时,有的时候都经常干一宿,不让睡觉,腿和脚都肿起来,手痛、各个关节都痛,牙齿在长期的营养不良和超负荷奴工劳动中脱落。足足有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都在糊纸盒,信封,药盒。小队长张某利用家人亲情让我转化,拿一个“不危害社会的东西”让我签字(作为法轮功学员,我本来就没有危害过社会),后来又在别的法轮功学员那里造谣,说我转化了,用以瓦解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修炼意志,给我造成很大的精神伤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三日,我的大姐夫韩立国在沈阳第二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我被释放回家,学习成绩下滑的女儿,这才开始安心学习,成绩上升。

我的母亲因为两个女儿,两个女婿被非法判刑,一个女儿流离失所,两个外孙无依无靠,整天以泪洗面,原来,她身体健康,性格开朗,遭此打击后,一下子变的郁郁寡欢,特别她得知了我大姐夫韩立国在沈阳第二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更是深受打击,身体状况不断恶化,得了严重的糖尿病综合症、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最终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春,我惦念在沈阳第一监狱遭受迫害的三姐夫侯延双,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鼓励他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这封信被沈阳第一监狱截住并拆看,他们联系凌源市公安局,凌源市公安局派人来找我,因为当时不在,找到了我丈夫牛益华,勒索两万元,不给的话,竟然威胁要抓我丈夫,我丈夫只好如数给了钱。他被吓坏了,至今不肯向我提供任何线索和证据。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为早日结束迫害,我与我的三姐李春侠在宁城向民众讲真相。被宁城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又一次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非法刑事拘留,并面临着非法判刑。给家人又一次带来打击和痛苦。在家人的奔走下,宁城公安局勒索我和三姐李春侠每人两万元保证金。我哥哥去宁城公安局交保证金,交给收款人四万元,收款人却在两张收据上各写了一万八千元。收款人说:“我找你钱吧!”我哥哥心知肚明,为了让姐姐妹妹早日脱离囹圄,只好“知趣”的说:“不用找了!”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日,我的三姐夫侯延双被沈阳第一监狱迫害致死。我的两个善良忠厚的姐夫,都是正当壮年,在江泽民“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下,被沈阳第一监狱、第二监狱迫害得含冤离世。

我的老父亲默默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二零一五年五月,他带着遗憾和伤痛离开了这个世界。

十六年的迫害,给控告人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害。被强迫放弃信仰,被强迫在生命、工作、家庭、父母、孩子与信仰之间做选择,这都给控告人带来极大的精神痛苦,比肉体上的伤害还要剧烈和深重,这是没有遭受过这种迫害的人无法领会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5/一大家人被迫害-四人冤死-李春艳控告江泽民-340531.html

2009-04-28: 凌源市侯延双一家遭受的迫害
在辽宁省凌源市有这样一个家庭,丈夫侯延双,妻子李春霞,还有一个听话懂事的儿子。他们早在九九年前就修炼法轮大法,而且孩子的大姨、大姨夫、姥姥、姥爷、老姨都修炼,迫害前他们都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并得到身心的健康。可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迫害法轮功,并扬言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还对大法弟子实施 “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当时铺天盖地的诬陷、谎言,通过各种媒体毒害并欺骗着世人,从而煽动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为了讲清真相,大法弟子不畏强暴,放下生死,上到北京天安门,下到各级政府讲明大法是被冤枉的。当然大法弟子侯延双也不例外。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晚上,大法弟子侯延双一家三口正在家中,听到外面有敲门声,侯延双从门镜中看到是凌钢保卫处的两名警察,一名叫韩耀辉,一名叫王柏祥,就开了门,谁知楼下面还有许多警察,包括当地的610、公安局、派出所等部门的人员,门刚一开,他们就变了脸,象土匪一样蜂拥而上,非法抄家,抢走了上万元钱,连孩子每年的压岁钱(存折)也不放过,韩耀辉还拿走候延双家的钥匙。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折腾近三个小时后,又把大法弟子侯延双绑架到凌源市公安局迫害,进行非人的折磨,后侯延双又被凌源市伪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侯延双的妻子李春霞是零点班,在班上她听到保卫处的人给车间打电话,叫车间看住她,在这种情况下,李春霞几经周折跑出了厂区,从此流离失所,家里孤零零的只剩下了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这以后保卫处的人拿着侯延双家的钥匙随意进出侯家,任意翻拿、抢走家中的东西,孩子在家中就遇到过他们八次。另外恶警强行没收了侯家另一处楼房,至今还未归还,而且没有任何手续和证据。

在绑架侯延双的第二天恶警绑架男孩儿的大姨夫韩立国(后在大北监狱被害致死)、大姨李春玲和老姨李春艳,后他们被非法判刑,男孩儿七十多岁的姥姥承受不住打击一病不起,不幸去世。

父母不在身边,男孩儿只有靠叔叔下班休息时间给他做饭。十三岁的孩子无倚无靠、又没生活来源,在精神上还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在恐慌中度日如年。还好,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很善良,没有歧视他,补习英语的老师看到他这么困难也不收他的学费。因为在中国大陆好多善良的人都知道邪党极权打压的这群善良的人们都是好人,虽然他们不敢公开站出来说话,但心里都默默的支持法轮功。

孩子的妈妈李春霞在外流离失所了几年后,回到家中,在外这几年,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承受着折磨,而且在当时单位不再允许她上班。为了生活及供孩子上学,瘦弱的李春霞靠给擦皮鞋、打短工维持生存。母子相依为命。08年孩子考上了一所大学。

在这期间,男孩儿的大姨夫韩立国在大北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当年才四十八岁。大姨和老姨也各被非法关押了四年和三年,出来后,也都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十年的邪恶迫害,夺走了这个大家庭的两位亲人的生命。可是,至今邪恶的迫害仍在继续,没有停止。

现在侯延双在大北监狱内被迫害病的很重,血压高达190mmhg,有心肌梗塞、脑梗塞等症状,医院的大夫都说必须住院治疗,可监狱不给治,家属要接回家中治疗,监狱不答应,到目前为止,监狱既不放人,也不给予治疗,家属及其亲友都很担心和着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8/199866.html

2009-03-10: 凌源大法弟子李春霞、李春艳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凌源大法弟子李春霞、李春艳在宁城五化进入各家讲真相时,被人恶意告发,当时两位大法弟子刚刚来到第三家时,恶警闯到,将她们绑架到宁城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0/196900.html

2002-09-01: 候延双:辽宁凌源钢铁公司职工,做真相材料时被抓,现被非法判刑14年。妻子李春侠被悬赏通缉,正在读小学的儿子生活不能自理,流浪在外,靠百家饭活着,恶警侵吞候延双家庭财产价值8万馀元,现金1万馀元,还有一台三轮车、楼房一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35930.html

朝阳 凌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9-08-25: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五化乡派出所(内蒙古赤峰市地区区号:0476五化邮编:024209
胡晓亮 所长 13948563378
侯天生 副所长 13604761319
刘庆华 指导员 13847662122
孙明 13947663150
王景栢 13644769110
吴跃 15048633006
赵志强 15248669355
陈基伟 18247642099
2019-08-04:
辽宁省凌源市城关派出所
所长 赵武 13591857718
教导员 于波 15842106963
副所长 王裕文 13704916161
副所长 李兵兵 18342122233
辽宁省凌源市拘留所
所长 刘树华 13942107881
副所长 孙文贺 13842112609
副所长 孟庆杰 15114258171
2019-07-08: 凌北派出所:
所长董刚 13704916585
教导员李广东 13704916898
副所长聂利学 13591886786
副所长冯亚平 15042146969
警察全海波 13464062858
警察金冠辉 1824212661618242166616
警察刘艳 15566443588
莫胡店派出所:
所长张杰13942116224
指导员杨芳13500419719
副所长齐轶国15142292233
副所长房晓泉13898097955
警察关鑫13504217503
警察步庆川18242189257
警察姜莹 18242162567
警察王熙泽15754213119
警察成海波18842163709
警察卢志刚13591877927
警察魏嘉钊13614211871
警察李岩13464209352
警察成亮15242182052
辅警康祖赫18204235958
辅警周健宇15566636627
辅警满兴华15114238883
辅警张云皓15804945827
辅警丁靖凯13591840050
辅警李晓东1363490619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