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太和区 >> 井翠珍(景翠珍), 女, 60

井翠珍(景翠珍)
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在讲真相时被派出所不法警察及联防人员(“盯梢”的)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锦州太和区女儿河乡腰汤村
有关恶人: 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刘常杰等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5-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盛福吉(盛福吉) 井翠珍(景翠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12: 锦州何涛、景翠珍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刘静被退回

2016年12月末,锦州法轮功学员何涛、景翠珍、刘静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但因目前监狱人满为患,刘静被退回。刘静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0781.html

2016-10-17: 辽宁锦州市景翠珍、刘静、何涛遭非法判刑
2016年9月份,辽宁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刘静、何涛分别非法判刑5年、3年和5年。法院没有通知家属。现刘静、何涛已经提出上诉。

景翠珍、刘静于5月10日在景翠珍家中被绑架,何涛于5月18日在集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
有关单位及人员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7/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6395.html#161016235139-1

2016-09-14: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静、景翠珍被非法庭审情况

2016年9月9日上午9:40,锦州市太和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了刘静、景翠珍被构陷一案。律师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庭审持续2个小时,当庭没有宣布结果。

这次开庭为公开审理,参加旁听人员只要登记自己的姓名即可进入法庭,无需持身份证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4/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4606.html#169140316-1

2016-09-10: 辽宁省大法弟子景翠珍和刘静被非法庭审

9月9日早9点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对大法弟子景翠珍和刘静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9/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4229.html

2016-05-15: 辽宁省锦州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刘静被绑架

5月10日晚10点多钟,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刘常杰等几位警察协同女儿河派出所警察闯入太和区河东村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家,将景翠珍绑架并抢劫了家中的私人物品;在景翠珍家的河西村法轮功学员刘静也同时被绑架,警察随后跳墙入刘静家,抢走师父法像和大法经书等。当晚,两人被劫持到女儿河派出所。11日,刘静的家属到派出所要人未果。现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5/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8824.html#1651503220-30

2011-10-27: 景翠珍自述在沈阳女子监狱遭铁链抽打等折磨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多,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腰汤村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中共恶人绑架。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景翠珍被锦州太和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沈阳女子监狱,景翠珍连续多天遭到恶人用铁链子抽打、浇凉水,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等折磨。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景翠珍回到家中。以下是景翠珍自述她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到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多,我与同修发真相资料时,先后被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锦州太和分局、锦州第一看守。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锦州太和区法院对我(还有另外两名大法弟子)非法庭审,在没有公布结果的情况下,被锦州太和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随后,就把我送到沈阳女子监狱。

刚到沈阳女子监狱,恶警沈旭阳、张磊就开始逼我“转化”(即违心表态放弃信仰),让我写什么“五书”,被我拒绝后,他们用三名犯人看着我,以赵立绵(音)(经济犯)为首,时素盛(经济犯)、范旭(贩毒犯)三名犯人昼夜轮流用酷刑折磨我。白天是时素盛,夜间是范旭,赵立绵随时参与对我用刑。

我被强迫坐小板凳(长:约十五厘米、宽:七厘米、高二点五厘米),不让我睡觉,不让上厕所。只要我一打瞌睡,范旭、赵立绵就用铁链子抽我,开始抽我时,我还能睁开眼睛,后来铁链子抽我时,我只知道疼痛,眼睛却睁不开,这时范旭就把我拖到水房,用凉水给我冲头。沈阳的冬天非常寒冷,刺骨的凉水浇到头上、身上……就这样持续的抽打、浇凉水、片刻不停的非人折磨。

三天后,我已无法站立,到了第四、五天,我已精神恍惚、神志不清、全身瘫软,即使这样,他们丝毫没有减轻迫害。范旭、赵立绵仍然重复几天来不变的迫害手段,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只要上下眼皮碰到一起,就是铁链子抽、凉水浇、坐小板凳。说是坐小板凳,其实就是瘫在小板凳上,这时,我已无法坐着。这样的迫害大概持续六天。

之后,就让我上车间奴役劳动。常常是早晨六点出工,干到晚上九点多。每天要干上十五个小时。有时,监狱为了多挣钱,赶任务,还要多延时。四年的时间里,每天如此。

大约在一个多月以后,恶人又让我填写一个什么 “表”,到现在,我也想不起来那到底是个什么表?好象是打对勾、写数字一类的。我不写,恶人就又重复一个月前的迫害手段,强迫我坐在小板凳上,不让我睡觉,不让我上厕所。只要一打瞌睡就用铁链抽打,还不清醒,就把我拖到水房浇冷水。第一天,赵立绵恶狠狠地打我嘴巴,不知打了多少下,一直打到她的手打累了,打不动了。一天早晨,大约四点多钟,范旭、赵立绵突然用手狠掐我的大腿内侧、打胳膊,全都掐成黑紫色(这种黑紫色留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还是不写。范旭让我脱衣服(冻我),我不脱,她就把我按倒在地,双脚踩我的肋骨、前胸,强行将我的衣服扒掉,冻我。

从那以后很长时间,我胸痛、胸闷、气短。到现在,我不能干一点重活,只要稍微用劲,就觉胸闷、喘不上气来,立刻觉得全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这种迫害又持续大概是五、六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7/景翠珍自述在沈阳女子监狱遭铁链抽打等折磨-248385.html

2011-01-24: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的情况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唐吉文、祁晓红已被非法批捕,所谓的案子已分别被转到太和、古塔区检察院。

锦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76名,分别在:

1、马三家子劳教所(23名):
女:杨玉范、华玉敏、付艳、陈素兰(黑山)、李俊红(黑山)、曲伟、王云萍、徐亚娟、于景华、孔繁荣、刘春梅(凌海)
男:王英华、贾经文、刘长平、陈国亮(黑山)、刘广海(黑山)、郭一夫(黑山)、张鹏云(黑山)、郭仲林(黑山)、李国刚(金城)、张林、刘洋、刘占山

2、辽宁女子监狱(26名):
刘凤梅、崔亚宁、邓桂丽、胡玉媛、 景翠珍、李凤云、于 静、
吴艳秋、刘素梅、王素华、李世荣、刘丽娟、王丽阁、宋亚平、孙仲红、李清华、胡秋霞、魏秀英(金城)、刘玉荣(翠岩乡)、左立志(义县)、李淑银(凌海)、朱宝娟(凌海)、张若冰(凌海)、姜艳玲(义县)、曹玉英、姜海岚(黑山)

3、盘锦监狱(8名):刘立涛、王孝民、曲成业(山东)、王贵令、艾广顺、齐广发(凌海)、赵庭武(凌海)、刘权旺

4、沈阳东陵监狱:苗建国
5、本溪监狱:殷志友
6、大连南关岭监狱:项英
7、大连市监狱(3名):马海超、金博文(凌海)、张雷(凌海)
8、锦州监狱:赵云鹏、李景军(黑山,暂押,不知是否送走)
9、锦州市看守所(4名):唐吉文、祁晓红、陈玉玲(松山)、王志兰(黑山)
10、上海市徐汇看守所(3名):杨亮、鲁秀英、张月荣
11、天津市北辰区双口劳教所:杨小平(太和区大旗屯)
12、天津市大港区女子劳教所:陆丹
13、关押地点不详:张磊、王淑敏

王贵令于2008年2月25日被绑架、非法判刑3年,将到期。

以上具体情况和被关押地点如果有误以及有遗漏、变化的,请及时更正、补充。请揭露参与迫害的中共邪党人员的个人信息,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有杨玖英、李亚洲、王辉、陆浩、孙治安、单学志、戴勇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4/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5276.html#11123222710-1

2010-11-11: 辽宁锦州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三)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以下是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案例,第三部份。

1、只为坚持信仰,景翠珍好端端的家被毁掉了

景翠珍,女,六十多岁,锦州女儿河乡腰汤村法轮功学员。她修炼前身体一直不好,甚至哭笑无常,视力很差。自修炼法轮大法后,其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总是乐于助人,只要她知道谁家有困难了,就主动去帮助。一位村民多年前借了她家二千元钱,她体谅这位村民的家庭处境,从没向对方提及此事,多年后这位村民家里宽裕了,很不好意思的把钱还了,景翠珍也是乐呵呵的,没有一句抱怨的话。她为了方便村民洗拖布,冬天就天天去河边刨冰窟窿;冬天雪后,主动打扫街道上的积雪。

景翠珍的大伯子,患脑血栓后遗症,不能劳动,房子给儿子用了,她俩口子主动给盖了二间平房和好几个猪圈。使她嫂子能做豆腐、养猪糊口。她丈夫盛福吉(原修炼过,迫害后不炼了),任村长多年,清正廉洁,账目清楚,前些年选村长,他说年岁大了,主动退让,但村书记和村民们非让他当会计。人们说:盛福吉当会计我们放心。 就是这样善良、勤劳、朴实的农民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疯狂打压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洗脑、判刑,景翠珍现仍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景翠珍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强行绑架到丰台高尔夫球场进行非法审讯。由于她不报住址、姓名,被绑架到北京密云看守所施以酷刑迫害五天,上大挂、倒过来,手用铁链子连上;用人架着带着链子跑,手在背后铐着;不许大小便,脚被磨的血肉模糊,袜子都脱不下来。十月三十一日被锦州公安局绑架到锦州太和公安分局,继而又被分局非法转到锦州拘留所迫害了十五天。在景翠珍拘留期满后回家的第二天即十一月十七日又被绑架到锦州太和区党校(洗脑班所在地)强行洗脑至十一月三十日。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左右景翠珍在家学法时被恶人张锦东(村长)举报,景翠珍被锦州女儿河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拘留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七日由于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承受不住恶警的酷刑而说出了景翠珍景翠珍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三年里景翠珍遭受各种酷刑折磨,真是九死一生!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景翠珍在讲真相时,被杨宝伸、张兵等联防人员(中共雇佣的“盯梢”)绑架到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当晚十一点五十至凌晨三点半,恶警先后三次非法抄景翠珍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三车,并绑架了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

在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期间,盛福吉、景翠珍夫妇遭到锦州市公安局、锦州太和公安分局、锦州女儿河派出所的刑讯逼供,景翠珍被毒打致双目充血青紫、嘴唇肿大出血,上衣襟满是血污,双手背铐,手铐勒进肉内,双手肿的象馒头,膝盖青紫。景翠珍要求上厕所,警察不让,造成景尿湿裤子。当家属质问警察为什么打人时,派出所警察说:“她自己撞的,没人打。”并说:“爱哪告哪告去。”分局刑警队姓柴(或“才”):“(对景翠珍夫妇)往死里整”。在景翠珍、盛福吉夫妇被绑架后,来自至少三个村的二百多名村民和亲友自发赶到现场,并跟到派出所,很多亲友连夜守候,向警察说明二人的善良为人。这种场面令警察非常震惊:这年头还有这么有得民心的村官儿?!女儿河乡派出所警察见证此场面的同时,也见证了景翠珍、盛福吉夫妇在乡亲们中的口碑和威信。

之后,盛福吉、景翠珍夫妇被非法关押到锦州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锦州太和区法院对景翠珍、盛福吉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王孝民进行非法庭审,他们在法庭上据理力争,非法审判草草收场。在没有公布结果情况下,三位法轮功学员又被绑架到锦州市第一看守所。

之后,景翠珍被锦州太和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正在沈阳大北监狱受着非人的折磨。

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被锦州太和公安分局、锦州女儿河派出所的恶警刑讯逼供,在神智不清醒的情况下说了违心的话。被放回家以后,盛福吉长期在女儿河派出所等恶警恶人的监控下生活,加之妻子入狱,使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在悲愤、迷茫、心灵极度扭曲的状态下于一年前酒后骑摩托车突发脑溢血(经医院鉴定脑后有出血症状)经抢救无效死亡。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毁掉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1/辽宁锦州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三)-232300.html

2010-11-04: 辽宁省女子监狱的邪恶打手李秀兰
.......
锦州法轮功学员景翠珍被犯人打手范旭用双脚猛烈踩踏前胸,导致瘦小的景翠珍大口吐血,至今不能干重体力活,不能过多劳累。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923.html

2008-04-05: 锦州市女儿河派出所所长张久义的恶行
辽宁省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所长张久义,自二零零七年至今,伙同太和分局,先后绑架大法弟子十九人,造成多人流离失所,非法劳教。遭绑架关押的大法弟子分别是井翠珍,盛福吉(夫妇),张秀兰,李秀云,黄成,裴玉同,郭立光,艾广顺,胡玉媛,李忠山(现被勒索两万多元放回)。

张久义的照片上网曝光后,非常恐慌,气急败坏的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报复:给女纺社区街道人员开会,让他们帮忙把照片找回来、让他们监视大法弟子,雇用铁合金一个姓张的黑社会的人抓大法弟子姜立庆。因姜立庆拉三轮车,张久义到车场告诉车场的人谁要抓住姜立庆给五百元钱,同时雇用联防监视,蹲坑,抓捕大法弟子;他还给女纺领导开会,施压,强迫厂保卫科找大法弟子的麻烦,安排派出所警察到学校监视姜立庆家孩子,企图跟踪抓捕,并调查其亲属关系。在张久义的布控下,不法人员二月二十五日绑架女纺大法弟子刘凤梅、黄成(两人在工作岗位)李秀云、张秀兰,查抄大法资料点。

三月二十六日,张久义又伙同太和分局恶警、特务绑架了女纺大法弟子裴玉凤,郭立光、艾广顺、胡玉媛。张久义曾扬言:“抓到法轮功往死里整!”派出所内部有正义感的人都说他太过份了,简直疯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5/175858.html

2008-01-08: 锦州邪党法院欲对景翠珍非法判刑四年

汤河子法轮功学员盛福吉已于二日前回家,锦州市太和区恶党法院欲对其妻景翠珍非法判刑四年。景翠珍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8/169815.html

2007-12-15: 辽宁省锦州景翠珍、盛福吉夫妇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景翠珍、盛福吉夫妇,分别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多钟被锦州女儿河派出所、锦州太和分局不法警察绑架,期间被抄家三次。此后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5/168438.html

2007-12-12: 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孝民非法审判

继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刘立涛之后,2007年12月11日,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又对法轮功学员王孝民進行非法审判。

非法审判过程中,王孝民拒绝回答任何非法提问,义正辞严地表示:“法轮功学员是被迫害的,根本就没有罪。”当家属表示要说明被迫害真相时,法院人员根本不敢让家属说出实情。一个劲儿的把他们支出法庭。非法审判草草收场。同时被非法审判的还有景翠珍和盛福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2/168252.html

2007-09-10: 远近闻名的好人被锦州市女儿河派出所绑架

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警察从八月二十五日到九月三日绑架了7名法轮功学员:景翠珍、盛福吉夫妇、尤老太太、郭立光及另两名学员、李忠山(现在仍有3人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对常有、张静、金孟兰進行了非法抄家、绑架未遂。

现在,仍有警察及联防人员在监视郭立光、姜立庆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伺机绑架,警车每天上门骚扰多次,造成多人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孩子上大学都不能去送,两家的小孩子因父母流离失所而无家可归。造成社会治安混乱、老百姓不能安居乐业。

一、两位年近六旬老人遭绑架 二百多名村民和亲友到场声援

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女儿河乡腰汤村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和七十多岁的尤老太太在讲真相时被派出所不法警察及联防人员(“盯梢”的)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晚11:50至凌晨3点半不法警察对景翠珍進行了三次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三车,并绑架了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

盛福吉、景翠珍夫妇受到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女儿河派出所的刑讯逼供,景翠珍被毒打致双目充血青紫、嘴唇肿大出血、上衣前襟满是血污、双手一直背铐、手铐勒進肉内、双手肿的像馒头,膝盖青紫。景翠珍要求上厕所,警察不让,造成景翠珍尿湿裤子。派出所警察王定科说:“她自己撞的,没人打”。质问他们为甚么打人,分局刑警队姓柴(或“才”)的警察扬言:“爱哪告哪告去”,太和区区长扬言:“(对景等)往死里整”。盛福吉、景翠珍夫妇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

景翠珍、盛福吉夫妇被绑架后,来自至少三个村的二百多名村民和亲友自发赶到现场、并跟到派出所,很多亲友连夜守候,向警察说明二人的善良为人。这种场面令警察非常震惊:这年头还有这么有得民心的村官儿吗?女儿河乡派出所警察见证此场面的同时,也见证了景翠珍、盛福吉夫妇在乡亲们中的口碑和威信。

女儿河乡腰汤村大法弟子景翠珍,修炼前身体一直不太好,甚至是哭笑无常,常年劳累造成视力很差。自炼大法后,其精神面貌一新,总是乐呵呵的,总是助人为乐,只要她知道谁家有困难了,就主动去帮助。有个村民二十多年前借了她家二千元钱,她从不念不问此事,好像忘了,最近把钱送来,来人说真不好意思,孩子都这么大了,这回宽裕,说啥也得还了。她住河边,人们拖好地,到河洗拖布,到冬天她天天去河刨冰窟窿,为大家洗拖布提供方便。冬天雪后,每次都可见她扫雪的身影。

她大伯子,脑血栓后遗症,不能劳动,房子给儿子用了,她俩口子主动给盖了二间平房和好几个猪圈。使她嫂子能做豆腐、养猪餬口养家。

她丈夫盛福吉,任村长二十多年,清正廉洁,账目清楚,不占公家分毫,有时甚至公家请客,他自己却回家吃。办事公道,耐心,农村分地争争夺夺是常发生的事,他都能耐心丈量,以理服人,化解矛盾,而且村民到他那办事只要合理,总是希望而来,满意而归。即使不合理,不合政策也能细致解释,向来不急不躁。这两年选村长,他说年岁大了,主动退,但村书记和村民们非让他当会计。人们说:盛福吉当会计我们放心。虽然也是独生子女但他俩管教有方,孩子已大学毕业。

知情人都不理解女儿河乡派出所警察的做法:抓这么好的人干嘛?为甚么不去管危害社会的犯罪份子?

二、远近闻名的好人李忠山遭绑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一点多,女儿河派出所伙同太和分局出动警车、警察,绑架了正在家中干活的李忠山,并非法抄家,抄走了能够使人道德回升、心性提高的大法书籍。

李忠山,男,四十多岁,家住华山村崔金岭,是个远近闻名的好人,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家庭和睦,邻里之间相处容乐,体现了一个修炼者的风范。他们家四口人,两个孩子上学(一个读高中、一个小学)。为了培养两个孩子上学,省吃俭用,家里养了猪、鸡。给他家粉饲料的人都说:李忠山是个好人,我常年在外卖粉饲料,像李忠山这样的人见的太少了。李忠山总是笑呵呵地讲: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应该按照李老师的话去做,与人为善、做好人。李忠山是这么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不计个人得失,没和任何人红过脸。在家孝敬父母,在外吃亏忍让。这样一个好人被绑架,村民、邻里都不理解:把好人抓起来就是恶党每天宣传的“和谐”吗?

三、金梦兰遭非法抄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当地治保带一个警察(自称“片警”)進入金梦兰家。先是东张西望,然后金梦兰上哪儿,警察跟着上哪儿。金的丈夫质问警察:“你总跟着她干啥?”警察自知无趣,没言语。不一会儿,警察打电话,大约四十分钟,来了6个警察,外面停几辆警车(据目击者说,大小车辆共七辆),警察進屋后翻箱倒柜,从金梦兰屋中没发现甚么,就又到儿子住的屋。十几岁的小孙女在屋,看到警察翻东西,就说:“你们瞎翻啥呀?”一个警察听到后,恶狠狠地说:“你再说给你也带走。”折腾大约在晚八点左右,金梦兰出现血压升高、抽搐、休克状态,警察告诉家人给120急救打电话,家人不配合,警察看没办法,给120急救打电话。过一会儿120车到了,一个警察命令式地叫大夫给金打针,金的丈夫上前制止“不能打针,出现后果咋办?”一个警察说:“打针,打完针带走。”金的丈夫说:“不能带走,人死了咋办?”另一个警察极其凶恶地说: “人死了我们不管,有上边管,死了我们就把她扔大道上去。”

四、常有、张静遭非法抄家 绑架未遂

在绑架李忠山的同一天,八月二十七日,女儿河派出所不法警察还分别对女儿河乡华山村崔吉岭屯的常有、河西村的张静進行了非法抄家;常有走脱,绑架未遂;张静不在家,绑架未遂。恶警把张静家孩子学习用的电脑抢走,还威胁孩子。

张静修炼前她是“病秧子”,肺结核、胸膜炎,上集二里的路回来得在炕上躺半天,喘半天,还有附体,上来那劲真是生不如死,干不了家务活,地里活更谈不上了。自她修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家庭乐融融的,亲友们街坊邻居,上至婆母,下至孩子,而且教子有方,今年孩子考上了大学。张静乐于助人,宁可放下自己的活,也帮别人的忙,对个人利益看的很淡,孩子考上大学,亲友赞助,她说服了家人,逐一把钱退给亲友,在亲朋好友、街坊邻里中口碑很好,大家说:大法真好,从张静那我们就看到大法的好。

五、雇佣“联防人员”撕毁大法标语、迫害法轮功学员

长期以来,女儿河派出所以每月200多元工资雇佣20多名所谓“联防人员”,专职撕毁大法标语、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蹲坑骚扰。谁都知道: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大法弟子贴标语、发传单是在救人,这些“联防人员”所做的就是在干扰佛法度人,这种迫害善良、与佛法为敌的行为是要遭天谴的。把这20多人陷入这种断送自己未来的境地,女儿河派出所负责人罪不可赦。

在此也提醒20多名所谓“联防人员”:别人的工作是用力气换钱,你们干这种事是在用命换钱,这种事不管你干成干不成,只要参与了就犯天法。迫害佛法、撕毁大法真相资料而遭恶报的例子太多了,等恶报落到你头上的时候后悔就晚了。大法弟子告诉你们这些是为了你们能在佛法面前清醒、理智的给自己摆放一个好的位置,以对佛法的善念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0/162447.html

2007-09-03: 自二零零七年三月至今,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指使小岭子派出所、女儿河派出所屡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刘立涛、王孝民、盛福吉、景翠珍、尤老太太、乔忠霞、梁××、郭立光、李忠山等,并非法抄家。法轮功学员常有、张静、金孟兰也被非法抄家、绑架未遂。

太和分局、小岭子派出所迫害刘立涛,用流氓手段恐吓刘妻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小岭子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了正在上班的新民乡宋家沟村法轮功学员刘立涛,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私人物品,并绑架了刘立涛的妻子。太和分局一个胖乎乎的矮个警察恫吓刘立涛妻子说:“这不是派出所,甚么刑具都有,不行我给你送進去,不行我站你身上撒尿。”老实本份的刘妻吓得浑身哆嗦。

几个月后,宋家沟村村民联名要求释放刘立涛,小岭子派出所又以此为名非法关押刘立涛妻子一夜。太和分局和小岭子派出所、伙同太和区检察院、法院,在锦州政法委、太和区政法委的指使下,对刘立涛非法判刑。

太和分局、小岭子派出所迫害王孝民并殴打其母

三月二十日,小岭子派出所对宋家沟村法轮功学员王孝民進行非法抄家,王孝民被迫流离失所,八月二十日零点,小岭子派出所不法警察跳墙進入王孝民家院子,划开纱窗,跳進屋里,欲强行绑架王孝民未遂,僵持六个多小时,看门的警察声称“上边不发话,不能撤。”

王孝民六十多岁的老母亲脸颊被恶警打肿

早晨六点多,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又联合出动五辆警车、三十多名警察强行绑架了王孝民。六十多岁的王孝民母亲上前质问,当场遭到恶警殴打。对于王母被打一事,锦州市公安局、信访办、锦州市人大、太和分局负责人态度蛮横,表示“不管”。

不法警察以所谓“核实情况”为名绑架王孝民,声称“核实后马上回来”,绑架时也未出示任何手续,家属一再追问“人带哪去了?”派出所指导员刘旭才在几天后不得不补了一张拘留证、上面没有办案人的署名和日期,家属要求办案人署名遭刘旭拒绝。

女儿河派出所绑架盛福吉、景翠珍夫妇

八月二十五日晚十点,女儿河乡腰汤村六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景翠珍和七十多岁的尤老太太在讲真相时被派出所不法警察及联防人员(“盯梢”的)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晚十一点五十至凌晨三点半不法警察对景進行了三次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三车,并绑架了景的丈夫盛福吉。

盛福吉、景翠珍夫妇受到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女儿河派出所的刑讯逼供,景被毒打致双目充血青紫、嘴唇肿大出血、上衣前襟满是血污、双手一直背铐、手铐勒進肉内、双手肿的像馒头,膝盖青紫。景要求上厕所,警察不让,造成景尿湿裤子。派出所警察王定科说:“她自己撞的,没人打”。质问他们为甚么打人,分局刑侦队姓柴(或“才”)的警察扬言:“爱哪告哪告去”,太和区区长也扬言:“(对景等)往死里整”。

盛福吉、景翠珍夫妇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一看守所。

不法警察并造谣,说抄盛福吉夫妇家是尤老太太说的;又说后来被绑架的都是盛福吉夫妇说的,企图挑拨、离间法轮功学员。

女儿河派出所骚扰、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盛福吉夫妇被劫持到女儿河派出所后,郭立光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女儿河派出所前向亲属询问景翠珍被殴打的情况,遭警察非法扣押约九小时,目前便衣仍在郭立光家附近蹲坑。

八月二十七日,女儿河派出所不法警察分别对女儿河乡华山村崔吉岭屯法轮功学员常有、李忠山、张静進行非法抄家,并绑架李忠山;常有走脱,绑架未遂;张静不在家绑架未遂。八月二十八日,女儿河派出所警察闯進女儿河乡北汤村法轮功学员金孟兰家,造成金孟兰当场休克、不法警察绑架未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3/162017.html

2007-08-31: 锦州市女儿河派出所近期对八位大法弟子绑架抄家
1. 盛福吉、景翠珍夫妇被绑架、抄家

2007年8月25日晚10点,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乡腰汤村大法弟子景翠珍(女,60岁左右)在传播真相时,被联防人员(邪党雇佣的“盯梢”)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晚11:50至凌晨3点半,恶警先后3次非法抄景翠珍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彩喷机、刻录机、录音机、VCD、纸、光盘等物品,拉走三车,并绑架了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

在女儿河派出所期间,盛福吉、景翠珍夫妇受到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女儿河派出所的刑讯逼供,景被毒打的双目充血青紫、嘴唇肿大出血,上衣襟满是血污,双手背铐,手铐勒进肉内,双手肿的象馒头,膝盖青紫。景翠珍要求上厕所,警察不让,造成景尿湿裤子。当家属质问警察为什么打人时,派出所警察说:“她自己撞的,没人打。”并说:“爱哪告,哪告去。”太和区区长也声言:“(对景翠珍夫妇)往死里整”。

8月26日,盛福吉被非法送进锦州市第一看守所。

8月27日,景翠珍被非法送进锦州市第一看守所。

期间,郭立光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赶到女儿河派出所门前讲清真相,也遭警察非法扣押约9小时。三名法轮功学员虽走脱,却不能回家。目前中共便衣仍在郭立光家附近蹲坑,伺机抓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161879.html

2007-08-29: 锦州大法弟子景翠珍、盛福吉现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9/161754.html

2007-08-27: 锦州大法弟子景翠珍、胜福吉被非法关押

锦州市大法弟子景翠珍被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

锦州市太和区汤河子腰汤村大法弟子景翠珍,于2007年8月25日晚10点多,发真相时被联防人员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派出所非法抄家时并把其丈夫盛福吉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到结稿时为止二位同修仍被非法关押在女儿河派出所,已二十四小时。

辽宁省锦州太和区汤河子大法弟子景翠珍、胜福吉到农村做真相被正在夜间巡逻的五名女儿河派出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女儿河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7/161594.html

2003-05-13: 邪恶的610办公室对全国劳教所和监狱下达指令:对所有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弟子進行不择手段的强制洗脑,自2002年11月13日开始,马三家劳教所开始了大规模酷刑残害,对200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下毒手。12月8日,从辽宁省各地调来很多男恶警,专门在小号和单间里,手持高压电棍,4个包夹迫害一个大法弟子。

马三家恶警歹毒至极,持续不让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睡觉,并把酷刑折磨分五步進行,每个步骤持续5到9天:
1, 每个大法弟子蹲在30厘米的地砖之内,不许动。前面两个邪恶叛徒不停地说胡话,后面两个叛徒毒打。
2, 七八个叛徒把大法弟子的腿用绳子绑住,双盘打坐;双手拧到身后,铐上手铐;然后叛徒在大法弟子的身上腿上用脚拚命跺,踩。
3, 接着强行不让上厕所,很多大法弟子忍不住在裤子里大小便。
4, 再加上不让吃饭,不给水喝。
5, 用六七斤重的铁手铐铐在栏杆或暖气等地,站不起来蹲不下去。有的被烫出大泡,磨出血。或者吊铐,40分钟后,全身的重量压在手腕上,手腕卡出大血泡,手臂青肿,神经被压迫,疼痛难忍。恶人不让大法弟子身体活动,就把全身都绑住固定。长时间吊铐后,大法弟子们的上半身麻木,肌肉萎缩,几乎近于瘫痪,生活很难自理。恶警们自己说,这样的情况,身体需要一年半才能恢复正常。

马三家第二劳教所为欺骗国际正义组织的检查,更名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却内设将近20个小号,20多个单间,专门用来对大法弟子上酷刑。小号设在综合楼的三楼,食堂上面;每个小号里面有专门铸造的铁模型,类似老虎凳,坐上去之后整个身体四肢全部被铁模型固定,不能移动,手脚平贴在铁板上。

此次迫害中,以下只是冰山一角:
井翠珍,51岁,锦州人。七天不让睡觉,每日被十多个叛徒围攻毒打,浑身黑紫,后昏死过去,多日昏迷不醒。
另一位锦州大法弟子景翠玲,大概50多岁,人长得瘦小,头发已经花白了。虽然没有太多的文化,但大法弟子一身正气。每次犹大对她讲些自欺欺人的鬼话后,她都会诚恳地说:“你说的我咋听不明白呢?我不懂。”戴玉红就骂她“糊涂”“啥也不是”。2001年年末的一天,我发现她常用手捂着胸口,像是甚么地方不舒服,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掉泪,后来她的“包夹”方明(大连人)对我说:头两天队长戴玉红找她谈话。回来后她脸色就变了,气色很不好,一看就是被队长打了。景翠玲当时的状态不禁让我想起王宝琴曾经说过的话。

2002年年初,在戴玉红的指使下,四分队几个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分别被弄到了浴室、食堂、厨房、水房等背人的地方折磨。景翠珍被弄到了浴室的套间里。一“坐班”的犯人在外间站岗,一有人来就立即向里面报信,究竟持续了多长时间、具体发生了甚么,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才清楚。当时在场的有赵国琴(沈阳人)、张艳霞(沈阳人)、王玉华(大连市瓦房店人)。我所见到的一幕是:听说来人后,景翠珍被扶到换衣服的长椅上,无力地靠在赵国琴身上,脸色涨红,像是刚经历了一场高强度的运动,虚弱得眼睛都无力睁开,赵国琴一手扶着她,一手替她整理头发,竭力在掩饰甚么。没过多长时间,景翠珍就被送進医务室打上了点滴,那时她的脸已经全部浮肿,变成青紫色,眼睛睁不开了。

锦州 太和区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8-08-30: 相关责任人信息:(区号0416 邮编:121000)
1)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法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市府西路55号
审判长:张德存(刑庭庭长) 18941601911、2872811
陪审员:蔡广森、洪军
书记员:王芳芳
2)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检察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7号
检察官(公诉人、公诉科科长):王晓仿13941618138、5081518
助理检察官:王迁乔15142689799、5081518办
3)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副局长:张久义13940694055、5178820办;刘长杰
国保大队长:李蕾 13940696877、5165688办
4)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政法委:李文虎
地址:锦州市解放西路224号

2018-04-06: 责任人信息:(区号0416 邮编:121000)
1)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法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市府西路55号
负责法官:张德存(刑庭庭长)18941601911、2872811办
2)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检察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7号
公诉科科长:王晓仿13941618138、5081518办
3)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副局长:张久义13940694055、5178820办;刘长杰
太和分局国保大队长:李蕾 13940696877、5165688办
4)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政法委:李文虎
地址:锦州市解放西路224号

2018-03-07: 任人信息:(区号0416)
锦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锦州市市府路60号 邮编:121000
刑二庭副庭长 审判长:倪凯 18941600183、2526139办公;
审判员(主审):王兴周 18941600886、2526115办公;
审判员:李合军 18941600545
法官助理:张变;
书记员:刘继娟 1894160068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6-05-15:
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邮编:121000
太和公安分局局长:李庭印  0416-5178899(办)
国保支队队长:代勇(警号:650099) 15698705659
0416─5168615(办);家庭住址:锦州市凌河区榴花北里18-22号
警员:刘常杰

锦州女儿河派出所:
所长:崔勇 0416-5136158 (办)
副所长:张殿宏 13940666655
教导员:肖国强 13840637222

具体参与迫害的部门与责任人:区号:0416;
女儿河派出所所长 张久义 13940694055 办0416-5136158
值班电话 0416-5139243
警员电话王定科 13304066120
黄波   13700065887
张宇平 13028262514
朴朝余 13840639222
刘久龄 13841676069
谭国仁 13604965271
高峰   13840634987
杨志刚 13941646213
许全海 0416-5139243
胡德元 13634968919
葛跃武 13941604837
王永强 13904965251
荫文东 13591268595
高新   13941610030
赵景新 13840686303
孙会军 13020363302
杜子全 13841689558
施晓秋 1394164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09-10: 主审法官李立辉电话:
0416-2872856 18940673111
公诉人赵晓军 :13897871799
锦州市国保李嵋珊:1569870459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