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市 >> 常实(常识), 男, 53

常实(常识)
常实一家,右一是妻子张敬东,右二是大女儿,下边的是小女儿常慧莹
个人情况: 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3-15
家庭成员: 儿女: 常慧莹
夫妻/父母: 常实(常识) 张敬东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1-02: 吉林法轮功学员常实在二零一三年被诬判三年半,常实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坚修法轮大法心不动,被非法超期关押,现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回到家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1513.html

2014-01-04: 吉林法轮功学员常实、王凯被非法判刑情况补充
吉林丰满区法院于十一月下旬对法轮功学员常实非法开庭,开庭前一天晚上才通知常实的家人,她家到庭五人,王凯家到庭三人。当天没宣布刑期,让回家等消息。后得知常实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王凯被判三年。常实于十二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4/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5208.html

2013-06-24: 吉林市法院陷害工程师 威胁家属辞退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4/吉林市法院陷害工程师-威胁家属辞退律师-275742.html

2013-04-25: 吉林市丰满法院无理要求家属解聘外地律师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吉林市警察与社区人员在常实家楼下疯狂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常实、他的妻子张敬东和女儿常慧莹一家三口。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

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恶警将挂着氧气袋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吉林市丰满区江南派出所恶所长丁立杰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因身体状况劳教所拒收,张敬东回到家中。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遭受了二十多天的洗脑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后才被放回家。

常实遭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八个月了。目前面临非法庭审。判刑只是因为常实买、卖了两部有发彩信功能的手机。为此家人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常实做无罪辩护,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律师已于二零一三年三月末完成了公安、检察院阶段的法律程序,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前将有关资料邮寄到了丰满法院。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五)丰满法院负责常实案的办案人赵亮(女)给常实的女儿常惠文打电话告诉不许请外地律师,限制在下周五(四月二十六日)前请当地律师。家属多次与赵亮对话,坚持请原来的律师,希望她们能按照法律办事,维护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常实,男,五十三岁,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原是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工作期间在单位是业务骨干,曾多次被单位评为先進工作者。妻子张敬东曾是上海海通证券公司吉林分支机构财务处主管会计,因心脏病和多种疾病长期住院治疗,曾经出现生命危险,不能正常上班,她还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整宿睡不着觉,浑身没劲,非常痛苦。

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常实每天陪妻子去学炼法轮功,仅一个月,张敬东全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身体健康,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夫妻俩深深感到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是一部高德大法,双双走入大法修炼。

遭酷刑“铁棍擀腿” 被迫失去工作

在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常实一家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遭邪恶骚扰、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常实被吉林市安全局恶警绑架、抄家。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各一台。新买的面包车一台,价值三万多元,还有女儿的金项链。常实穿的皮鞋都被恶警抢走,至今没还。恶人还到处翻找房票,要没收常实在锦东花园的住房。

为逼迫常实说出真相资料点,恶警对他進行刑讯逼供,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其中一种酷刑是铁棍擀双腿,极其残忍,常实的双腿肉和骨头都被恶警擀分离了。安全局恶警陈某(此人个不高,长的很丑)公开敲诈:给他五万元钱他就放人。

常实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六个月,恶警勒索了亲朋好友很多钱,才将他放回。常实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并从此失去工作。

妻子挂着氧气袋被劫進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常实在自家楼下被吉林市丰满分局长江派出所恶警伙同长虹社区恶人疯狂绑架。恶警连打带拽的将他塞進警车。另有七、八个人冲上楼去,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打开屋门,進屋就凶狠的一脚把常实的妻子张敬东踹倒,连同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同时绑架。并强行抄家,将两台电脑及现金(六千多元)还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然后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张敬东是被用绳子捆绑着带下楼的。张敬东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张敬东对楼下观看的人群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当时楼下围观者有三十多人。邻居说:警察从常实家抄走很多东西,搬了好大一会儿,装了一汽车。抢完东西后连门都没给锁就扬长而去了。从门外看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

恶警当天下午对常实刑讯逼供,后将他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几名公安局警察将生命垂危的张敬东送進医院進行全面检查。当时张敬东全身麻木、僵硬、呼吸困难,症状是心梗和脑梗。抢救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张敬东才脱离危险。医生要求马上住院治疗。但这帮警察强行把张敬东推出抢救室,当时张敬东左右手都挂着吊瓶,鼻子上吸着氧气,被抬上120救护车,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救护车离开吉林市中心医院后,将奄奄一息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江南派出所一个姓丁的恶警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迫害后才被放回家。

常实一家在吉林市江南“北华大学”校内租赁一个摊位,经营小商品维持生计。全家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遭绑架后,北华大学校领导惧怕中共邪党淫威,落井下石,取消了与常实签订的租赁合同,收回摊位。

检察院退卷 公安局仍拒不放人,家属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常实做无罪辩护

丰满区公安分局坚持要对常实非法判刑,丰满区检察院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将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根本就没犯法)退回。但丰满区公安分局拒绝放人,图谋继续迫害。目前常实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为此家人聘请了正义律师,控告迫害常实的恶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上午九点律师在吉林市看守所会见了常实(一个半小时),带去了亲人问候。绑架的原因是卖发彩信手机。律师说:有几部手机也不犯法;发彩信也不犯法。紧接着律师又到丰满检察院见到常实的办案人陈作学,陈作学说已两次退回丰满分局,现在已无法退卷了,只能提交法院了。

丰满检察院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将常实的伪案材料上报丰满区法院。常实的家属多次去丰满法院询问、讲真相。法院方说十九号之前不能开庭。家属担心法院欺诈不通知家属。因为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吉林市龙潭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常海老人时,没通知家属和聘请的律师,黑箱操作,诬判李常海老人七年。所以常实家属每天都去法院询问。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亲属同常实的母亲通过电话与主管常实伪案的赵亮(女)讲话(法院只准许用电话联系):亲属说你们开庭必须通知我们家属,赵亮说:通知家属。家属问你怎么通知?赵亮说:电话通知。家属说你告诉我们是甚么号。她翻了半天案卷说没有留电话号,家属说给你留个电话号。赵亮说:我怎么能相信你,让常实的母亲带着本人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有常实的户口本来法院留个电话号。家属不明白留个电话号还得这么多证件,真不知道她们到底害怕甚么?

丰满法院赵亮违反法律程序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前丰满法院接到了北京律师发给法院的信函。法院负责常实案的办案人赵亮给律师打电话让律师不要再管法轮功的案子了。说要把律师的信函给毁了。律师说:“我们必须管,因为我们和家属签有合同,只要家属不说不用我们,那我们就必须管到底。你如果退函或毁函那你可就摊事了”。

赵亮又给常实的女儿常惠文打电话告诉不许请外地律师,限制在下周五(二十六日)前聘请当地律师。家属多次与伪案办案人赵亮对话,坚持请原来的律师,希望她们能按照法律办事,维护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丰满法院三番五次让家属解聘外地律师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常实家属又去丰满法院,通过电话问法院常实伪案办案人赵亮,为甚么不能请外地律师?赵亮说:“我们上级法院有规定。”家属问:“根据甚么规定的?”赵亮说:“上级法院答覆我是涉及政治,法轮功属于政治性质的案件。家属问:涉及政治,有法律依据吗?我们律师已请完了。律师同我们说:因为你们已经接了他的文件了,就等于承认他了,如果你们不承认退回去,就针对这事利用法律维护他们的权力。因为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许请外地律师,请律师,请谁是当事人的责任、是权力。你们可以请谁、可以不请谁,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赵亮问:“你们家属是甚么意见?”家属说:“我们还是请原来的律师,因为我们钱都花了。”赵亮说:“这样家属如果坚持,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事不是我做主的,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请示结果我现在不知道。”家属说:“你们请示吧,我们家属一定要坚持,律师也坚持。”赵亮又问:“家属的意愿不是要公正审判吗?常实都做了甚么吗?咱们审清楚吗?他做这个东西涉及到甚么问题。”家属说:“律师能说清楚这个事,当事人有请律师代理的权力。你们法院,包括上级法院做出不许请外地律师这个规定是违法的。”赵亮一再说这个案件跟其它普通刑事案件不一样,涉及到政治问题。家属说:“他涉及甚么政治问题?法律没有说他做的事本身涉及甚么政治问题。” 赵亮说:“你们家属的意愿不就是希望这个案件能够公正审判吗?那你们这么做就是维护他的最大合法权益吗?”家属说:”我们选择请哪位律师是我们的自由、是我们当事人的权利。这个权利都维护不了那何谈公正审判呢。不让请外地律师上级法院拿出法律条文来,如果没有,我们肯定要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的。”

丰满法院赵亮下午又来电话让家属去法院,赵亮对常实的女儿说:常实的案子她说了不算,是中法说了算。吉林有很多律师呀,不许请外地律师是中级法院决定的,你们这么做对你爸不利。可见在这位赵法官的眼里,她的上司,中级法院不是按照法律办事的,是根据当事人听不听他们的话来办案的,她是非常清楚的。赵亮说她要执行上级的要求,在她的心目中只有上级而没有法律,还说能够维护当事人的权利,岂不是痴人说梦。其次法院一再不让请外地律师,其目的是甚么呢,很明显就是外地律师不能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当地律师他们好控制,看来法院根本就不想按照法律办事,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个牌坊,可笑之极。家属要求既然法院不让请外地的律师那法院就给家属发个函吧,赵亮说:“上级让口头通知,如果发函也要请示。”看来真的是见不得人啊,难道怕留下他们的违法证据吗,否则为甚么?

在法律文书上署名是将来追究冤判责任的主要证据

在此我们奉劝丰满法院庭长赵亮,刑法第三百条根本不适用于法轮功。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目前中共对法轮功的处理,名为“依法”,实则“非法”,是一起重大的冤假错案,相关司法人员将来必然要承担法律责任。检察官、法官的工作是维护社会公正、正义与公道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民众的希望所在。可是这些年来,检察院、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却抛弃法律原则、依据上边的口头指令做违法判决。在你们的公诉书、判决书下,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法轮功学员饱经魔难、酷刑致残、有的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你们能说这些都与自己无关吗?

你知道为甚么各级政法委对法轮功的案件只有口头指示,没有任何文件了吧?就是为了到关键时刻把责任都推给下面。口头指令是不好收集证据的,但起诉书、判决书上你的署名那可是白纸黑字证据确凿。你以前可能做了甚么有违良心的事情,但你现在还有退路,你可以选择回避这样的工作,也可以选择利用手中的权力施以援手,做点好事。你最好找个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请教一下如何才能自保和自救,这可是与你未来命运攸关的大事。你怎么对待取决于你自己。
妻子挂着氧气袋被劫進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常实在自家楼下被吉林市丰满分局长江派出所恶警伙同长虹社区恶人疯狂绑架。恶警连打带拽的将他塞進警车。另有七、八个人冲上楼去,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打开屋门,進屋就凶狠的一脚把常实的妻子张敬东踹倒,连同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同时绑架。并强行抄家,将两台电脑及现金(六千多元)还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然后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张敬东是被用绳子捆绑着带下楼的。张敬东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张敬东对楼下观看的人群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当时楼下围观者有三十多人。邻居说:警察从常实家抄走很多东西,搬了好大一会儿,装了一汽车。抢完东西后连门都没给锁就扬长而去了。从门外看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

恶警当天下午对常实刑讯逼供,后将他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几名公安局警察将生命垂危的张敬东送進医院進行全面检查。当时张敬东全身麻木、僵硬、呼吸困难,症状是心梗和脑梗。抢救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张敬东才脱离危险。医生要求马上住院治疗。但这帮警察强行把张敬东推出抢救室,当时张敬东左右手都挂着吊瓶,鼻子上吸着氧气,被抬上120救护车,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救护车离开吉林市中心医院后,将奄奄一息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江南派出所一个姓丁的恶警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迫害后才被放回家。

常实一家在吉林市江南“北华大学”校内租赁一个摊位,经营小商品维持生计。全家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遭绑架后,北华大学校领导惧怕中共邪党淫威,落井下石,取消了与常实签订的租赁合同,收回摊位。

检察院退卷 公安局仍拒不放人,家属聘请了北京律师为常实做无罪辩护

丰满区公安分局坚持要对常实非法判刑,丰满区检察院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将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根本就没犯法)退回。但丰满区公安分局拒绝放人,图谋继续迫害。目前常实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为此家人聘请了正义律师,控告迫害常实的恶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上午九点律师在吉林市看守所会见了常实(一个半小时),带去了亲人问候。绑架的原因是卖发彩信手机。律师说:有几部手机也不犯法;发彩信也不犯法。紧接着律师又到丰满检察院见到常实的办案人陈作学,陈作学说已两次退回丰满分局,现在已无法退卷了,只能提交法院了。

丰满检察院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将常实的伪案材料上报丰满区法院。常实的家属多次去丰满法院询问、讲真相。法院方说十九号之前不能开庭。家属担心法院欺诈不通知家属。因为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吉林市龙潭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常海老人时,没通知家属和聘请的律师,黑箱操作,诬判李常海老人七年。所以常实家属每天都去法院询问。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亲属同常实的母亲通过电话与主管常实伪案的赵亮(女)讲话(法院只准许用电话联系):亲属说你们开庭必须通知我们家属,赵亮说:通知家属。家属问你怎么通知?赵亮说:电话通知。家属说你告诉我们是甚么号。她翻了半天案卷说没有留电话号,家属说给你留个电话号。赵亮说:我怎么能相信你,让常实的母亲带着本人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有常实的户口本来法院留个电话号。家属不明白留个电话号还得这么多证件,真不知道她们到底害怕甚么?

丰满法院赵亮违反法律程序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九日前丰满法院接到了北京律师发给法院的信函。法院负责常实案的办案人赵亮给律师打电话让律师不要再管法轮功的案子了。说要把律师的信函给毁了。律师说:“我们必须管,因为我们和家属签有合同,只要家属不说不用我们,那我们就必须管到底。你如果退函或毁函那你可就摊事了”。

赵亮又给常实的女儿常惠文打电话告诉不许请外地律师,限制在下周五(二十六日)前聘请当地律师。家属多次与伪案办案人赵亮对话,坚持请原来的律师,希望她们能按照法律办事,维护公民最基本的权利。

丰满法院三番五次让家属解聘外地律师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常实家属又去丰满法院,通过电话问法院常实伪案办案人赵亮,为甚么不能请外地律师?赵亮说:“我们上级法院有规定。”家属问:“根据甚么规定的?”赵亮说:“上级法院答覆我是涉及政治,法轮功属于政治性质的案件。家属问:涉及政治,有法律依据吗?我们律师已请完了。律师同我们说:因为你们已经接了他的文件了,就等于承认他了,如果你们不承认退回去,就针对这事利用法律维护他们的权力。因为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许请外地律师,请律师,请谁是当事人的责任、是权力。你们可以请谁、可以不请谁,这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赵亮问:“你们家属是甚么意见?”家属说:“我们还是请原来的律师,因为我们钱都花了。”赵亮说:“这样家属如果坚持,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事不是我做主的,我再给你们请示,这个请示结果我现在不知道。”家属说:“你们请示吧,我们家属一定要坚持,律师也坚持。”赵亮又问:“家属的意愿不是要公正审判吗?常实都做了甚么吗?咱们审清楚吗?他做这个东西涉及到甚么问题。”家属说:“律师能说清楚这个事,当事人有请律师代理的权力。你们法院,包括上级法院做出不许请外地律师这个规定是违法的。”赵亮一再说这个案件跟其它普通刑事案件不一样,涉及到政治问题。家属说:“他涉及甚么政治问题?法律没有说他做的事本身涉及甚么政治问题。” 赵亮说:“你们家属的意愿不就是希望这个案件能够公正审判吗?那你们这么做就是维护他的最大合法权益吗?”家属说:”我们选择请哪位律师是我们的自由、是我们当事人的权利。这个权利都维护不了那何谈公正审判呢。不让请外地律师上级法院拿出法律条文来,如果没有,我们肯定要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的。”

丰满法院赵亮下午又来电话让家属去法院,赵亮对常实的女儿说:常实的案子她说了不算,是中法说了算。吉林有很多律师呀,不许请外地律师是中级法院决定的,你们这么做对你爸不利。可见在这位赵法官的眼里,她的上司,中级法院不是按照法律办事的,是根据当事人听不听他们的话来办案的,她是非常清楚的。赵亮说她要执行上级的要求,在她的心目中只有上级而没有法律,还说能够维护当事人的权利,岂不是痴人说梦。其次法院一再不让请外地律师,其目的是甚么呢,很明显就是外地律师不能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当地律师他们好控制,看来法院根本就不想按照法律办事,真是当了婊子还想立个牌坊,可笑之极。家属要求既然法院不让请外地的律师那法院就给家属发个函吧,赵亮说:“上级让口头通知,如果发函也要请示。”看来真的是见不得人啊,难道怕留下他们的违法证据吗,否则为甚么?

在法律文书上署名是将来追究冤判责任的主要证据

在此我们奉劝丰满法院庭长赵亮,刑法第三百条根本不适用于法轮功。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目前中共对法轮功的处理,名为“依法”,实则“非法”,是一起重大的冤假错案,相关司法人员将来必然要承担法律责任。检察官、法官的工作是维护社会公正、正义与公道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民众的希望所在。可是这些年来,检察院、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却抛弃法律原则、依据上边的口头指令做违法判决。在你们的公诉书、判决书下,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多少法轮功学员饱经魔难、酷刑致残、有的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你们能说这些都与自己无关吗?

你知道为甚么各级政法委对法轮功的案件只有口头指示,没有任何文件了吧?就是为了到关键时刻把责任都推给下面。口头指令是不好收集证据的,但起诉书、判决书上你的署名那可是白纸黑字证据确凿。你以前可能做了甚么有违良心的事情,但你现在还有退路,你可以选择回避这样的工作,也可以选择利用手中的权力施以援手,做点好事。你最好找个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请教一下如何才能自保和自救,这可是与你未来命运攸关的大事。你怎么对待取决于你自己。

2013-04-16: 吉林市工程师常实面临非法庭审

被吉林市警察伙同恶人绑架的工程师常实,只是因为买、卖了两部有发彩信功能的手机,就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目前面临非法庭审。

原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常实,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在自家楼下,被吉林市丰满分局江南派出所警察伙同长虹社区恶人疯狂绑架。警察连打带拽的将他塞進警车。另有七、八个人冲上楼去,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打开屋门,進屋就凶狠的一脚把常实的妻子张敬东踹倒,连同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同时绑架。

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非法抄家抢东西,将两台电脑及现金(六千多元)还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然后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了。常实的妻子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恶警将挂着氧气袋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吉林市丰满区江南派出所恶所长丁立杰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因身体状况,劳教所拒收,回到家中。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强迫洗脑迫害,每天有两个社区的女人看着,两三天就换一次人。天天逼迫她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逼迫她写诬蔑法轮大法、骂大法师父的悔过书、保证书等五书。十九岁的女孩被迫害二十多天后,才被放回家,身心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摧残。

常实被绑架后,恶警为了逼他承认卖了十四部手机,往常实的鼻子里灌芥末油進行迫害。常实现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八个多月了。

吉林市丰满区公安分局构陷要给常实非法判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将常实的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常实根本就没犯法)第二次退回给丰满区公安分局。

丰满区公安分局拒不放人,图谋继续迫害。主管常实案卷的恶警代友新拼凑材料,于三月二十一日从新上报到丰满区检察院。为此,家属聘请了律师控告迫害常实的恶人,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请求上级机关依法追究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上午九点,律师在吉林市看守所会见了常实(一个半小时),带去了亲人和同修的问候。当时,恶警绑架常实的原因是卖发彩信手机。律师说:有几部手机也不犯法;发彩信也不犯法。紧接着,律师又到丰满检察院见到常实的办案人陈作学,陈作学说已两次退回丰满分局,现在已无法退卷了,只能提交法院了。

丰满检察院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将常实的伪案材料报到丰满区法院。常实的家属多次去丰满法院询问、讲真相。法院方说十九号之前不能开庭。家属担心法院欺诈不通知家属。因为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吉林市龙潭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常海老人时,没通知家属和聘请的律师,黑箱操作,诬判李常海老人七年。所以常实家属每天都去法院询问。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一日,亲属同常实的母亲通过电话与主管案件的赵亮讲话(法院只准许用电话联系):亲属说你们开庭必须通知我们家属,赵亮说:通知家属。家属问你怎么通知?赵亮说:电话通知。家属说你告诉我们是甚么号。她翻了半天案卷,说没有留电话号,家属说给你留个电话号。赵亮说:我怎么能相信你。让常实的母亲带着本人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有常实的户口本来法院留个电话号。家属不明白留个电话号还得这么多证件,干迫害好人的勾当就是心虚、害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6/吉林市工程师常实面临非法庭审-272124.html

2013-04-04: 律师4月1日会见了吉林常实

2013年4月1日上午九点,律师会见了常实(一个半小时),带去了亲人和朋友的问候。当局以常实卖发彩信手机为由而绑架了他。常实只说他自己有四部发彩信手机,后卖出两部。恶人说他卖十四部。另一个涉此案的有王凯。

律师说:有几部手机也不犯法;发彩信也不犯法。紧接著律师又到检察院见到常实的办案人陈作学,得知常实的伪案曾两次退回丰满分局。现在陈作学说他已无法退卷了,只能上交法院了。律师说:法院也能退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4/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1712.html

2013-04-01: 吉林市常实的律师将开始司法程序

吉林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常实家属聘请的正义律师,将于周一正式進入司法程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1589.html

2013-03-28: 吉林丰满分局继续迫害常实 家属控告恶警

吉林丰满区公安分局在检察院退卷后,仍不放弃迫害法轮功学员常实,三月二十一日,所谓办案人代友新将拼凑材料二次上报到丰满检察院,图谋继续迫害。

原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常实,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在自家楼下被蹲坑的恶警和坏人强行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七个多月了,丰满区公安局构陷要给常实非法判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将常实的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根本就没犯法)退回给丰满区公安分局。可丰满区公安分局拒不放人。

为此,常实的家属聘请了律师,控告参与迫害的吉林市丰满分局代有新等警察、江南派出所警察及长虹社区人员等恶人,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并要求上级机关依法追究被控告人所犯下的绑架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搜查罪、非法抢劫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拘禁罪、诬陷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的刑事责任。同时要求警方:返还两次所有被抢走的现金、车辆和所有财物,对损坏的物品给予赔偿;赔偿这期间在北华大学校内租赁摊位的经营收入;赔偿给受害人造成的身体和精神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8/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1454.html

2013-03-23: 检察院退卷 吉林市工程师常实仍被关押

父母、女儿一家三口安坐家中,突然被警察绑架,十九岁的女孩被关洗脑班;妻子被折磨致命危,被恶警强行推出抢救室,挂着氧气瓶劫持到劳教所;丈夫被刑讯逼供……这是日前发生在吉林市的一幕。

这对夫妇是法轮功学员常实、张敬东,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他们和女儿常慧莹在自家楼下被蹲坑警察绑架。近日得知,吉林市丰满区公安局坚持要对常实非法判刑,丰满区检察院二月二十八日将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根本就没犯法)退回。但丰满区公安分局拒绝放人,图谋继续迫害。

幸遇高德大法 夫妻双双修炼

常实,男,五十三岁,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原是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工作期间在单位是业务骨干,曾多次被单位评为先進工作者。

妻子张敬东曾是上海海通证券公司吉林分支机构财务处主管会计,因心脏病和多种疾病长期住院治疗,曾经出现生命危险,不能正常上班,她还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整宿睡不着觉,浑身没劲,非常痛苦。

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常实每天陪妻子去学炼法轮功,仅一个月,张敬东全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身体健康,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夫妻俩深深感到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是一部高德大法,双双走入大法修炼。

遭酷刑“铁棍擀腿” 被迫失去工作

在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常实一家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遭邪恶骚扰、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常实被吉林市安全局恶警绑架、抄家。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各一台。新买的面包车一台,价值三万多元,还有女儿的金项链。常实穿的皮鞋都被恶警抢走,至今没还。恶人还到处翻找房票,要没收常实在锦东花园的住房。

为逼迫常实说出真相资料点,恶警对他進行刑讯逼供,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其中一种酷刑是铁棍擀双腿,极其残忍,常实的双腿肉和骨头都被恶警擀分离了。安全局恶警陈某(此人个不高,长的很丑)公开敲诈:给他五万元钱他就放人。

常实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六个月,恶警勒索了亲朋好友很多钱,才将他放回。常实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并从此失去工作。

妻子挂着氧气袋被劫進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常实在自家楼下被吉林市丰满分局长江派出所恶警伙同长虹社区恶人疯狂绑架。恶警连打带拽的将他塞進警车。另有七、八个人冲上楼去,用从常实身上抢来的钥匙打开屋门,進屋就凶狠的一脚把常实的妻子张敬东踹倒,连同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同时绑架。并强行抄家,将两台电脑及现金(六千多元)还有贵重物品抢劫一空,然后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张敬东是被用绳子捆绑着带下楼的。张敬东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张敬东对楼下观看的人群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当时楼下围观者有三十多人。邻居说:警察从常实家抄走很多东西,搬了好大一会儿,装了一汽车。抢完东西后连门都没给锁就扬长而去了。从门外看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

恶警当天下午对常实刑讯逼供,后将他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几名公安局警察将生命垂危的张敬东送進医院進行全面检查。当时张敬东全身麻木、僵硬、呼吸困难,症状是心梗和脑梗。抢救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张敬东才脱离危险。医生要求马上住院治疗。但这帮警察强行把张敬东推出抢救室,当时张敬东左右手都挂着吊瓶,鼻子上吸着氧气,被抬上120救护车,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救护车离开吉林市中心医院后,将奄奄一息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江南派出所一个姓丁的恶警说:“抬也把她抬长春去。”

常实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迫害后才被放回家。

常实一家在吉林市江南“北华大学”校内租赁一个摊位,经营小商品维持生计。全家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遭绑架后,北华大学校校领导惧怕中共邪党淫威,落井下石,取消了与常实签定的租赁合同,收回摊位。

检察院退卷 公安局仍拒不放人

丰满区公安局坚持要对常实非法判刑,丰满区检察院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将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根本就没犯法)退回。但丰满区公安分局拒绝放人,图谋继续迫害。目前常实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为此家人聘请了正义律师,控告迫害常实的恶人,要求无条件释放常实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3/检察院退卷-吉林市工程师常实仍被关押-271278.html

2013-03-19: 吉林丰满区公安局构陷常实 检察院退案卷

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将法轮功学员常实的所谓案卷以证据不足(根本就没犯法)为由,退回给丰满区公安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9/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1134.html

2012-12-07: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常实已被非法判刑

听说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常实已被非法判刑,有的说判五年也有说判十年的,具体情况不详,请知情人提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7/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6276.html

2012-10-21: 原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常实被非法批捕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常实、张敬东夫妇及女儿常慧莹,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仅十多天张敬东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一度被送医抢救。常实于日前被非法批捕,张敬东和女儿常慧莹已回家。

常实,男,五十二岁,原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他在自家楼下被吉林市丰满分局长江派出所恶警伙同长虹社区恶人在光天化日下,连打带拽地塞進警车。另有七、八个人冲上楼去,绑架了他的妻子张敬东及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并强行抄家,将贵重物品及现金等抢劫一空,然后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

张敬东是被警察用绳子捆绑着下楼,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她对楼下围观的民众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当时楼下围观者有三十多人。有目击者说,警察从常实家抄走很多东西,搬了好大一会儿,抢完东西后连门都没给锁就扬长而去了。从门外看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

恶警当天下午对常实進行刑讯逼供,后将他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张敬东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仅十多天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几名公安局警察将生命垂危的张敬东送医院抢救,当时张敬东全身麻木、僵硬、呼吸困 难,症状是心梗和脑梗。抢救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张敬东才脱离危险。医生要求马上住院治疗。但这帮警察强行把张敬东推出抢救室,当时张敬东左右手都挂着吊瓶,鼻子上戴着氧气袋,被送上120救护车,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救护车离开吉林市中心医院后,将奄奄一息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劳教所。

常实和张敬东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张敬东和女儿常慧莹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迫害后现已回到家中。

近日得知常实被非法批捕,家人接到了吉林市丰满分局非法批捕通知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1/原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常实被非法批捕-264291.html

2012-10-16: 吉林市警察是入室抢劫、蹲坑绑架的匪徒

......常实家被抢劫,一家三口被绑架走时恶警连屋门都不给关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上午,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常实、妻子张敬东及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吉林市丰满分局长江派出所恶警伙同长虹社区人员疯狂绑架,并强行抄家,将贵重物品及现金等抢劫一空,常实的妻子张敬东是用绳子捆绑着抓下楼的。张敬东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背心,连外衣都不给她穿。

张敬东对楼下观看的人群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当时楼下围观者有三十多人。一家三口被绑架走,恶警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了。几天后邻居上下楼透过开着的门缝看见屋里凌乱不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6/吉林市警察是入室抢劫、蹲坑绑架的匪徒-264094.html

2012-08-31: 吉林市常实一家三口被绑架 妻子命危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上午,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法轮功学员常实、妻子张敬东及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被吉林市丰满分局长江派出所恶警伙同长虹社区人员疯狂绑架,并强行抄家,将贵重物品及现金等抢劫一空,然后连屋门都不给关就扬长而去。

常实,男,五十二岁,吉林市电信局工程师,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工作期间多次被单位评为先進工作者,在单位是业务骨干。常实的妻子有病,他于一九九七年陪妻子炼法轮功,通过修炼,夫妻俩深深感到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而是一部高德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常实曾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被吉林市公安局警察绑架、抄家,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一拖四刻录机各一台。恶警为逼迫常实说出其它资料点,对他進行刑讯逼供,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其中一种酷刑是铁棍擀双腿,极其残忍,常实的双腿肉和骨头都被恶警擀分离了。常实被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并失去工作。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午,常实骑摩托车回家,在楼下被一帮警察绑架,连打带拽的塞進警车。另有七、八个人冲上楼去,把他的妻子张敬东用绳子捆绑着抓下楼。他妻子上身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张敬东对楼下观看的人群说:我是因为有病才炼法轮功的,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没犯法。当时楼下围观者有三十多人。

有目击者说,警察从常实家抄走很多东西,搬了好大一会儿,抢完东西后连门都没给锁就扬长而去了。从门外看屋内被翻得乱七八糟。

警察当天下午将常实绑架到刑警支队刑讯逼供。后将他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常实、张敬东夫妇有一女儿叫常惠莹,也被长江派出所伙同长虹社区人员联合绑架。

母亲被迫害生命垂危,女儿被关進洗脑班

常实的妻子张敬东,修炼前曾在上海海通证券公司吉林分支机构财务处任主管会计,因心脏病和多种疾病长期住院治疗,曾经出现生命危险,不能正常上班,她还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整宿睡不着觉,浑身没劲,非常痛苦。一九九七年,张敬东每天由丈夫陪着去学法炼功,仅一个月全身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身体健康,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

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张敬东在家中被恶人绑架,邪恶人员连外衣都不给她穿,用绳子捆绑着带走,仅十多天就将她迫害的生命垂危。

另据吉林市中心医院知详情的医护人员透露,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几名公安局警察将生命垂危的张敬东送進医院進行全面检查。当时张敬东全身麻木、僵硬、呼吸困难,症状是心梗和脑梗。抢救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张敬东才脱离危险。医生要求马上住院治疗。但这帮警察强行把张敬东推出抢救室,当时张敬东左右手都挂着吊瓶,鼻子上戴着氧气袋,被送上120救护车,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警车救护车离开吉林市中心医院后,将奄奄一息的张敬东送往长春劳教所。

常实和张敬东十九岁的女儿常慧莹,这次与父母一起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沙河子洗脑班。

参与迫害常实一家的部份责任人:

丰满分局江南派出所副所长恶警郑海峰1394463975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31/吉林市常实一家三口被绑架-妻子命危-262216.html

2012-08-11: 吉林市常识、李欣童夫妇及女儿八月九日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1/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46.html

2005-03-15: 4月16日,“专案组”利用技侦监控手段,将负责刻录光碟的大法弟子常实非法抓捕。并抄走电脑、打印机、一拖四刻录机各一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5/97363.html

吉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2-16: 吉林省吉林市国保支队电话:0432-62409866
吉林市丰满公安分局华山路派出所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华山路华山派出所
邮编:132013
电话:0432-64632178
建华村片警:张鹏 手机 13596267770
夏铭志 15981189990 陈志强 15044226788 曲佳瑶 15204321655 姚延博 13843223335
刘常宏 13894707770 李春光 13304417711 李忠志 13894711575 李振兴 15947975718
张文进 13944639009 张吉平 13504786646 赫英鹏 15043209999 许振峰 13944639061
袁野 14743757755 李晓晖 13944639860 魏鹏 18844245550
吉林市丰满区公安分局: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吉林大街75号,邮编132013
电话:0432-4655181
赵艳斌 15044297995 王文 13804402655 王东奇 13944639747 冯吉顺 13944642337
赵洪宇 18043202840 王嘉东 13904400145 樊宇驰 13704400359 陈莺 15943208779

吉林市丰满区法院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吉丰东路333号 邮编:132013
电话:0432-62404443
于亚红 13904401510 马全伟 18804320511 李忠诚 13704316606
刘晓英 13694324322 尹航 15004320133 蒲海东 13844235001
王竹云 15543050399 金东华 15044677766 张勇 13844692377
郑云峰 13500989809 姜有健 18943518828 臧巍威 13944261618
姜丽萍 13943230099 王有强 13331613366 孙宇虹 1350477873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3-04-16: 参与迫害的单位和个人:
吉林市丰满区邮编:132013
吉林市丰满区常虹社区:主任刘某(女)
丰满区常虹社区网络员:
李 辉  手机13704306445
杜剑飞 手机13844203983
王 丽  手机13630634672
石顺月 手机13944219804
李 波  手机13944635776
刘淑霞 手机13843293755
江丽娟 手机15944208054
闫 乐  手机13843293604
王 莉  手机13844204974
胡×× 手机15943216170
周淑敏

吉林市丰满分局:代友新:常实(冤案)办案人:电话13844215530
吉林市丰满分局常实伪案办案人:徐建军、田亚军(非法批捕人)

局长:杨大光、
副局长:李远斌
政 委:李松柏
刑警大队长:关海峰、李伟、朱坤孙胜国、杨晓华、徐士荣、王新革、张海亮、陈志光、黄学海

丰满分局江南派出所电话:64643110
江南派出所所长:丁立杰
江南派出所副所长:李建堂
江南派出所副所长:郑海峰
江南派出所、常虹社区片警、办案人宋军:手机13704316996 QQ号:1092408889
江南派出所:赵洁飞: 手机13039273326
关殿复、孙少德

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 地址:吉林市丰满区南山大街99号 邮编:132013
电话:总机:0432—64661000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陈作学(诬判法轮功学员案多次立案人、常实冤案办案人)手机:15044688825
张景成、高贵、王岳峰、苗景峰、
冯利萍、窦红、王峰、崔敬、闵毓玲、邹晓红、秦国微、刘嘉林、李响、张海峽、依恒、宋士强、
刘新江、吕政泰、王永彬、张柏年、候威、单晓阳、王瞬、刘文孝、张学军、邹忠俊、苏刚、王野、
周华、郭松斌、朱洪建、王喜成、张贤禄、周建发、赵忠海、邹吉庆、高继伟、梁忠英、王子龙、
苏洁、戴忠伟、杨光、
公诉科长405室 406室 409室 410室 411室 412室 405室
副检察长407室 418室 计财科长415室 监听检查科401室 偵察监督科416 室 417室 413室 民建行政督察科401室 415室 408室

吉林市丰满区法院
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常实伪案办案人,赵亮(女)
立案庭:于大民、马琳琳、马冰、李勇、王德山、郑柏栋、
案件执行庭副科长:王立功、
姜洪波、曲德宽、王有强、赵文明、杨芙容、高源、赵锐鹏、王丽、郑艳栋、孙冰、吕瑛伟、张新祺、于萍楠、郭青山、李雪飞、塔磊、兴晓雷、于海、秦玉风、刘爱香、张文东、武洋、张昊、卢秋含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