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肇庆 四会市监狱(男) >> 冯柄坤(妻汤金爱), 男

个人情况: 广州某公共汽车公司司机,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增城市镇龙镇下围村
拘留时间: 2005年2月21日
迫害情况: 2000年劳教两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2-24
家庭成员: 儿女: 汤金爱孩子
夫妻/父母: 冯柄坤(妻汤金爱) 汤金爱(夫冯柄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1-25: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二)
—— 中共广州市法庭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略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5/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二)-232882.html

2010-03-11: 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纪实(二)
......
附录一:四会监狱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15、 冯炳坤(广州,三年六个月,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到期)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555.html

2007-04-28: 增城市大法弟子被迫害追踪
据悉广州萝岗区九龙镇(原增城市镇龙镇)大法弟子汤金爱前段时间在广州伪法庭非法判刑四年,被汤金爱拒绝签字后,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看守所。现汤金爱上诉被驳回,它们还想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汤金爱

汤金爱丈夫冯炳坤,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晚,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汤金爱被绑架后,她的三口之家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年仅三岁的幼女寄养在亲人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8/153720.html

2007-01-14:广东增城市冯炳坤、汤金爱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2005年2月,大法弟子冯炳坤在家乡增城镇龙被绑架,见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文章《广东增城恶警加紧迫害大法学员冯炳坤》。2005年5月被增城市恶党法院非法判刑3年零5个月刑期到2008年5月20日。当时绑架他的镇龙镇派出所现归属为广州市罗岗区九龙镇镇龙派出所。

按中国的法律,当一个人被判决后,法院必须把判决通知书交给其家属。但恶人自知做恶心虚不敢把对冯炳坤的非法判决书交给他家属。怕留下其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铁证!所以在冯炳坤被绑架的两年中家人只是在2006年3月份才收到冯炳坤的一封简短的问候家书,但家人按收信地址多次寄出去的信和衣物等却一次次地被退回来。可怜父母孤苦无依,老弱的身体只能依靠每月不到100元的钱来维持基本的生活,(有时连买米的钱都没有)更没法前去不确切的关押地点探询冯炳坤的生死状况。

2006年12月在好心人的资助下,冯炳坤老迈的父亲才得以前往广东四会济广塘四会监狱隔着厚厚的玻璃用电话传声与冯炳坤会面,会面过程中由监狱全程监听监视,因此无法掌握四会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详细的情况。但据冯炳坤透露“打是少不了的”。据了解,四会监狱一般被关押的人一个月能与家人会面两到三次,可以在监狱里给家人打电话,也可以在会面室一起吃饭。但大法弟子被严厉监控,列为考察级即严管级的对象,每月最多只给会面家人一次,不给打一次电话,不给写信,收信,所有寄去的包裹一律退回。即使家人亲自带去的衣物,也只允许收下内衣内裤,而外衣外裤,鞋袜等一律不允许收。

恶党对大法弟子人格,人权、经济、生存的迫害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其更害怕被中国、国际民众知道其迫害的真相,一直层层封锁消息。善恶有报,天理循环,劝恶人少做恶给自己未来的生命留条后路。

对于冯炳坤的妻子汤金爱,原增城市镇龙人,多次被中共恶警610系统迫害(见明慧网2005年4月7日文章《广东增城怀孕两月的年轻母亲被恶警暴力堕胎》)。自从冯炳坤被绑架后,带着不到一岁的小孩开始了艰难的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的痛苦生涯,没钱只能靠好心人、朋友的一点资助,没地方住只能不断换着地方寄人篱下。当地派出所恶警为了领功请赏,为抓住汤金爱,竟然在她父母家附近租了一个出租房子长期监视、监听。用老百姓的纳税钱干着无耻的迫害老百姓的事。

2006年6月,恶警利用其对家人父母的牵挂之情,知道她的电话,使用精密的手机跟踪定位技术,直接包围汤金爱临时工作场所,再次非法绑架(见明慧网2006年7月30日文章《广州汤金爱遭绑架 2岁幼儿离双亲。》)绑架后其家人向当地派出所要人,恶警他们不但不放人还给汤金爱栽赃陷害。根据共产邪党自己制定的法律,当一个家庭中有幼儿需要哺养而父母双方均被捕后,父母中其中一方必须放回承担起哺养幼儿的责任。但广州恶警虽然不判处汤金爱任何罪名,却恶毒地把她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槎头洗脑班。

做这些恶事的广州610、派出所恶警连基本的人性都已丧失了啊!其变态的心理再次向世人展现了中共的丑恶!

参与迫害冯炳坤夫妇的人啊,劝告你们:法轮功的学员只是炼功锻炼身体,做好人,同时告诉人们迫害真相的事实。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群众,他们也是你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呀。为了自己的职位吗?为了上司的压力吗?为了自己的前程吗?为自己分辨不清的迫害事实吗?这些都不能埋没良心的原因和借口。善恶必报,因果循环对每一个人都是绝对公平的,行恶的人一定会看到恶报临头,失去未来一切的一天。你们只有停止迫害,并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才可能有将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4/146826.html

2005-09-13: 冯炳坤被绑架判刑、妻女被迫流离失所,亲属遭骚扰
我丈夫、大法弟子冯炳坤被广东增城邪恶之徒绑架判刑,我被迫抱着一岁半的小孩子流离颠簸。半年来,恶人对我及家族的亲友们的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

2005年2月21日晚,我和丈夫冯炳坤因到农村发真象材料,被镇龙汤村汤容佳举报,丈夫冯炳坤被恶警绑架,我背一岁多的女儿跑了出来。汤容佳还在法庭上编造谎言,得到了几百元赏金。

2005年正月十三晚,当增城市恶警拿着逮捕令疯狂的拍门闯入家里。我的爸爸心脏有问题的,突然发生这突如其来的“恶梦”使他惊吓得即时掉到床上休克了。

从那天开始我的家人被邪恶监视着,家里的人的自由也被监视起来了。我的家人在邪恶迫害下精神压力很大,爸爸经常自己一个人在街上从早上茫然的走到晚上,他期盼着能找到我们母女的影子,但更怕恶警找到我们母子。

冯炳坤的银行存折被邪恶冻结,家人几次都拿不到钱,我的家公为了挂念儿子,在家病得奄奄一息到增城看守所看望儿子都不让看眼,每天在田里干活时,过路的人都说这个老人真可怜,在田里哭得很惨,儿子被抓了,儿媳妇抱着一岁多的小孩在外面流离。

恶警还到梅县我舅舅家搜查,使我舅舅和年迈的外公承受不住压力,都打电话问我的家人是怎么回事?那些恶警还跑到东莞冯炳坤的姐夫家搜查。增城公安局给东莞分局压力,东莞分局找到他姐夫的所在地麻涌派出所,而派出所又找到居委会再找到冯炳坤的姐夫讯问我的下落,并对他的姐夫施加很大的压力和恐吓。

冯炳坤被非法判了三年半,被非法送到四会监狱。在提审的过程中,公安局指定教育局,教育局指定冯炳坤的哥哥的学校叫他哥哥听审。在听审过程中,冯炳坤的哥哥听到很多不合法的地方提出反问,谁知两旁坐的都是便衣。一见他哥哥站起来反驳就马上按住他,不让他起来提出合法的疑问。冯炳坤的哥哥说这个审判官强词夺理,不合法律常规,不算数,结果被便衣连拉带拖地推出了增城市法庭,不准听下半场审判会。

冯炳坤的哥哥夫妻是老师,镇龙派出所恶警时不时的就去骚扰问话,他们时不时的在课堂上就被叫去派出所,如哥哥夫妻拒绝去,派出所就打电话给增城市公安局,公安局再打电话给教育局,教育局再施压于学校,校长叫其他老师代他哥哥夫妻的课。恶人这样不断地干扰我们家人正常的生活,对我的家人亲人迫害搞起一种恐惧的气氛,让家人亲人都被这恐吓,恐惧不敢收留我们母女。

我不敢回家,因为那里的邪恶还在不断的迫害着我。从2005年9月1日起,我们镇龙镇属于广州市罗岗区管辖,罗岗区610找到所有认识我的人进行威胁,恐吓,打探是否知道我的消息。我抱着只有一岁半的小孩子过着流离颠簸的生活,担惊受怕的日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3/110322.html

2005-05-10: 广东增城恶警加紧迫害大法学员冯炳坤

2005年2月21日被恶警绑架的大法弟子冯炳坤4月26日在增城被恶人以法庭提审的方式意图进一步栽赃定罪。在提审中只有冯炳坤的哥哥被象征性的安排旁听,却没有任何供冯炳坤申诉的机会和辩护律师的出席,再次演绎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毫无法律可言。在栽赃过程中,冯炳坤正念抵制恶人,否定邪恶迫害,令恶人不得不中止提审,而妄图继续搜罗更多根本不存在的所谓的“证据”进一步迫害。

从冯炳坤被绑架,到4月26日为止,增城镇龙镇恶警从未中止过对冯炳坤父母、兄弟及其岳父母一家的监视、骚扰、威胁,使这些无辜的善良人在心惊胆战中日夜苦苦挣扎,特别是老人家们的身心根本无法承受如此流氓行径。增城恶警还强抢了冯炳坤家中唯一值钱的山羊牌摩托车(车牌RL 357),恶警不但不肯给他家人开出任何字据,还肆无忌惮的对其家人说“这部车报废了”等, 意图强占。当冯炳坤亲人据理力争时,恶警居然指责他的亲人的父母以前是地主、没资格说话等荒谬绝伦的蠢话。

为了邀功请赏,恶警们甚至四处搜寻冯炳坤爱人汤金爱,恶警的兽迹踏到她亲戚所在的梅州、东莞等地,汤金爱幸能每每及时摆脱危机。

目前冯炳坤夫妇的处境非常危险。

2005-04-07: 在广东增城市镇龙镇下围村有两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我(汤金爱)和我的丈夫冯炳坤。自99年7.20打压以来,我们受到当地派出所和610的不断侵扰。

2000年我和冯炳坤到北京上访,履行我们作为一名中国公民的权利,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遭到恶警无理绑架后被遣送回增城,并被当地非法在增城光辉戒毒所拘留半个月。2000年12月我们再次到北京上访向政府证实大法,告诉世人世界需要“真、善、忍”,当时我已经怀有第一胎两个多月的身孕。但又再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回来后我们被送到了增城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又呕又吐又头晕的样子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把我送到增城市人民医院做B超。医院确认怀孕两个月后,看守所给我办理了离开看守所的手续。

当我刚穿上自己被抓时的衣服走出看守所的大门,却没想到镇龙镇派出所恶警罗伟军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它告诉我“你可以回家啦。”我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男便衣要我上车,罗伟军急不可待的把车开走。便衣把我连拉带推地上了面包车,一上车,车里已经有四男二女在车上等待。我问:“你们是干甚么的?”其中有一个男的自称是计生办的:“我们是增城市计生办的,现在你已经怀孕了,我们在计生办验证,因为你没有计生指标,所以你是不符合计生要求的。”我说:“我到镇龙计生办查询过,要怀孕到四到六个月才可以办准生证的。”(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规定)他们强词夺理的说:“增城市区的规定都是有了指标后才可以办准生证,才可以怀孕!”

他们把我强行送到增城计生办,在那里又给我做B超,接着要把我送到手术台,我才明白他们要强行给我做人流!我拉着门框不進手术室,五、六个男的把我架進去后按在手术台上等两个女人按住我的手脚才走,当时我害怕极了。这两个给我做人流的女人,有一个是镇龙计生办的叫钟秀香,现在镇龙新市场市场办上班。手术完毕后,他们把我带到增城宾馆,我就这样看着这帮吃人不吐骨的禽兽,干了伤天害理的事后,狼吞虎咽的模样,加上身上的伤痛吃不下饭。他们饱餐之后把我送回镇龙派出所,派出所不敢收留,又把我送回家。我躺在床上,一点知觉都没有,头脑一片空白。这帮邪恶之徒,连两个月未出生的生命都夺走,在我不签名,家人不知道,丈夫不在场的情况下这样草菅人命,他们还说“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这帮无法无天的土匪这还不肯罢休,他们每天派人轮流监视着我,家里造成很大的压力。2001年,大年三十那天晚上,骗我家人说送我到医院检查,实际上是把我送到镇龙康宁妇检,我告诉医生我的腰很累很痛,头发晕,但是医生不敢往纸上写,因为恶警罗伟军已经交待过医生,要写上一切正常。把我送回警车后骗我家人拿出我的衣服,接着把我送到增城戒毒所里过年。

在戒毒所里不法人员强制要我按手印、拍照,只要我说“炼”,他们都气得很厉害,就这样被关在增城光辉戒毒所关押两个月,因为我不肯放弃修炼,接着又把我送到广州槎头劳教所,在没有任何正当手续下,把我判劳教一年半,劳教期不包括拘留人工流产的时间。派出所一直极力掩盖着强迫人工流产的事件,连把我绑架在戒毒所的两个月也不算在一年半的劳期内。我丈夫在上访后也被非法送到广州花都赤坭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管教和610等人员轮番不断的用各种方法对我们進行洗脑蒙骗,使我在劳教所写下三书,但是610及派出所有关恶警并不肯因此而收起他们的黑手。2002年我从劳教所释放回家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产后风、风湿病一直纠缠着我。每到起风的日子,脚趾头会无缘无故的肿起来,腰就开始酸痛,全身浮肿。在下雨天,我的身体都走不动。曾到广州武警医院检查,住院医治一星期,但是刚回到家一星期,产后风、风湿病又复发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我妈妈又带我到梅县一位老中医家里看病,在去梅县的路上镇龙出所的警察陈计新在车站把我们截住,知道我们要去梅县看病才肯放行。陈计新反映到610后,当天晚上陈计新与610李曾明等大约七八个人,开着两辆面包车追踪到梅县我舅舅家。第二天早上,我和丈夫及我妈妈和我阿姨舅母等被带上车,到当地的一位老医生家里看病。当天医生开了三天的草药,李曾明给了我妈妈500块钱说是政府给看病的,想换得家人的好感。药吃完要复诊时,610的李曾明、派出所的陈计新、李广鹏等人唯恐我超出他们的眼皮之外,再次开车送我到梅县复诊,但是这次他们要求要开一星期的药,那位老医生也只好照办。

自那次之后,我的病还是不见好转,每到刮风下雨的日子,只有躺在床上含着泪忍受病魔的折磨,忍受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病痛。此时我们两夫妇的身份证已经被扣押了两年之久。为了谋生,我丈夫到镇610办的李曾明处要我们的身份证,李曾明说是增城市的610的黄主任扣着身份证,当找到增城市610的黄主任,黄说从来没有扣甚么身份证是当地派出所的陈计新扣着身份证,当找到陈计新,陈推说是在李曾明手上。这就是其党一向敢做不敢认的小人行径。后来我丈夫表态说:“如果再不还给我们,我们就一走了之,你们也别想找我们,我们也不按你们的要求配合,没有身份证照样可以活下去。”他们出于害怕失去对我们的监控,一星期后李曾明把身份证还给了我们。每到他们认为敏感的日子,总是派人到我家骚扰说是找我们“谈话”,见我们在家也就不说甚么。劳教回家后,我们的生活受到诸多的限制,不许我们到广州找工作,不许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来往,不许跟其他人说太多的话,甚至找工作都要在镇龙镇。因为不许到外面找工作,为了养家我丈夫找到610和派出所要他们来帮找工作,结果他们在镇龙找了一份每天干十二到十四小时每月工资500块钱工作要我丈夫去。我丈夫原来在广州开了十年的公交车每月至少都有2000元的收入,500块钱养家都不够不肯去。从劳教所出来后由于受到严厉的看管连基本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它们为了达到长期监控我们的目的,2004年的农历二十,镇龙610中新610镇龙派出所,增城公安局来找我们说是给一千元给我们买猪种养,我明白它们的用意,所以拒绝收他们的钱,我说我们家虽然穷但是穷也要穷的有骨气,我们不会收你的钱。他们不可想像似的又害怕又恼火,但不敢发洩出来,于是又是哄,又是骗的叫我把钱收下,我再次很坚定地拒绝它们。这一下他们看利诱不到我,也不敢强迫我把钱收下了,它们又找我爸爸问我们为甚么不肯把钱收下。我爸是一个常人,他说:“一千块钱买到多少头小猪?一头小猪都要700-800元钱呢?还要吃料等等呢?”这一下,他们没想到我爸这样跟他们说,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认清了它们迫害法轮功的本质,我们开始对当地民众讲他们迫害法轮功、迫害我们的真实情况。2005年2月21日晚上我们准备到镇龙当地的农村发真象材料,我们吃完晚饭我背着一岁多的女儿和丈夫开着摩托车到家附近的乡村里,康大学校附近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警车,丈夫马上把摩托车开走避开它们,但没走多远,那辆警车追上来了示意让我们停车。丈夫下车后,一个恶警马上把摩托车的锁匙抢走,并在我们的车上抢走了挂着的一个包,包里当时有真象资料。他们叫我上警车,我很镇定的对他们说你有甚么理由绑架我们,你现在不说清楚,我决不下去。那个恶警放下语气说:“上车了,我才慢慢跟你说。”我心里一点害怕都没有,有两位小伙子开着摩托车经过,我大声喊着:“警察抓好人呀!”我正眼望着我前面的恶警,它非常的害怕了起来,这时另一个恶警给我开车门,我就从那恶警的背后走了过去,飞快地跑着。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背一岁多的女儿跑了出来。但当天晚上我丈夫就被他们绑架到了增城看守所A区10仓。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而我的家人直到目前仍一直受到它们的监视、恐吓,它们还扣押了冯炳坤赖以为生的驾驶证、身份证和家中仅有的个值钱的东西,丈夫每天数十公里上下班的交通工具──摩托车。

2005-02-24: 2月21日晚9时,广东增城市大法弟子冯柄坤在农村散发大法真象资料期间被当地的镇龙派出所恶警跟踪绑架,他身上带有一些真象光盘等大法资料。当晚恶警组织人员前往他家搜查,但未能搜出任何真象资料,于是就将一些传单放在其房间内并对外宣称在其家搜查到了大法资料,恶警还将其手机、身份证、工作证等物品带走。据可靠消息冯柄坤目前已被送往增城看守所。冯柄坤的妻(大法弟子)与其只有一岁半的幼女被迫流离失所。

冯柄坤为广州某公共汽车公司司机,一直以来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

肇庆 四会市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58)

2019-06-09:
广东省深圳市陈泽奇工程师及冯少勇博士被劫持到监狱迫害补充
广东省四会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和陈泽奇工程师的相关责任部门及人员:
监狱604分监区(即监狱第六监区第四分监区,为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分监区)负责人:薛锐聪中队长、林财源中队长
分管警察:吴荣勇警长、陈晔警长、李飞中队长、曾志龙警察、龙飞警察、张丰年警察、张磊警察
监狱第六监区:汤志坚书记、董炽彬大队长、周杰大队长
监狱610办公室主任:秘玉山 办公电话 07583302360
2019-01-26: 相关电话(汕头市长途电话区号0754):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手机

广州四会监狱:
地址:广东省四会市济广塘金芒路,邮编526237
电话:0758-3302677
办公室:0758-330100 3301002
传真:0758-3301275
监察:0758-3301004
住监检查:0758-3301034
监狱信访:0758-3301002
监狱610办:0758-3302360
狱政办:0758-3302102
四会刑法执行科:0758-3301008
肇庆检察院纪检科:0758-2753929

澄海东里边防派出所:
地址:汕头市澄海区东里镇东河路3号,邮编515800
电话:0754-85751679
所长张晓青 13825892401

澄海区看守所:
地址:汕头市澄海区凤新二路 凤新工业区,邮编515800
电话:0754-5722205、0754-88712913
所长郑立怀(女)13923901999

澄海华侨医院:
电话:0754-85725345
院长林秋强13902703140
医生蔡建锋 13729266569

澄海澄华派出所:电话:0754-85887452
澄海西门大队:0754-85722442

居委会:
地址:澄海西门老国道俪景园斜对面路口,邮编515800
书记蔡宏茂 13825822556
副书记:蔡俊辉 13809670521蔡彦冰138228800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58)

相关责任恶警电话:

增城公安局
020-82752200 转国保科
增城610恶人
赖伯胜 13922381886
吴革新 13802808768
郭镜洪 13928998328(610队长)
王建来
吴正光
朱科长 13500225523

中新镇610李主任:020- 82866202
(管辖镇龙镇)
中新镇政府书记:020-82866100
中新镇政府:020-82876001
中新镇610:020-82864559

镇龙镇派出所恶警
罗伟军13802808284(原镇龙派出所恶警)
李曾明:13602225553
钟润森:13697483128,82876159(家),82876159(单位)
陈计新:13928926818,
李广鹏:13809283216,82877888
82879813

镇龙镇镇长电话:020-82876236
镇龙镇镇政府:020-82876001
镇龙镇派出所020-82879110
钟秀香:82874178
增城光辉戒毒所
82625546,82625547
增城看守所(请消息人士提供电话)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