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肇庆 四会市监狱恶人恶行录

2015-03-21: 广东省四会监狱恶警豢养的打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1/广东省四会监狱恶警豢养的打手-306510.html

2011-03-14: 广东省四会监狱洗脑迫害手段(图)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四会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之一。以下是曾被非法关押在四会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的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的手段。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公检法司系统早已成中共迫害善良的工具。中共法庭、检察院、看守所、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所开具的非法关押通知、逮捕证、告知书、起诉书、判决书等材料在法轮功学员一被关入监狱就被恶警收走,企图毁灭证据。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和从其它监狱转接过来的法轮功学员一入监,就被关在罗塘片的后勤监区四楼的所谓专管组,进行洗脑迫害。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被四名“包夹”监视,上午、下午、晚上十二点前都必须坐在小凳上,长期罚坐凳;监区恶警、犹大还每天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使用的洗脑材料包括:中共喉舌电视台诬蔑大法的节目,各地报纸、媒体的诬蔑材料、恶人王志刚和宋剑锋夫妇破坏法轮功的材料,宗教界某某以及犹大写的材料,各种诬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网络小道消息;犹大还将佛教书籍利用来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信,所有的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使法轮功学员背叛师父、放弃大法、进而参与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恶警逼迫被强制“转化”即放弃信仰的人去揭发其他炼功人),一句话就是要毁掉你。

一开始,犹大每天以昔日同修的伪善来取得学员的好感,进而将犹大的邪悟歪理灌输给学员,还介绍以上的相关洗脑材料,如果学员一点不听他们的,恶警就出面找学员谈话,讲什么恶党的法律,恐吓他们等;如果学员还是坚信大法,那就不断更换“包夹”人员,这些“包夹”在恶警的指使下,每天也不断的用各种言语来伤害法轮功学员、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学员还不妥协,恶警就把该学员关在光线很暗的监仓里。

据一名已“转化”的学员讲,他就被关在黑屋子里遭殴打,有的修炼人被弄到铁椅子上,铐上手铐,头被扣上摩托车头盔,被拖车拖到罗塘片的医院里,然后那里的犯人医务人员和包夹五至六名,就强行灌食,一灌就是半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法轮功学员在专管组每时每刻都在遭受迫害,连在睡觉时邪恶也在迫害,包夹会将学员的言行每天记录汇报给恶警,恶警要求法轮功学员每天参加交流,学习,进一步钻学员的空子,接下来恶警就将各种邪恶材料让妥协的学员看,一步步洗脑,最后就要求学员写“三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所谓的“决裂书”是要法轮功学员保证脱离法轮大法、背叛大法师父。“悔过书”是全面彻底的破坏大法的法理,利用各种邪理歪说来否定师父和大法,否定“真、善、忍”,与恶党一致,“悔过书”要求篇幅越长越好,监区恶警和监狱“六一零”的要审核通过。写了“悔过书”之后,恶警与犹大继续洗脑,组织开每周的“讨论学习”,一周几次,看邪恶材料,犹大和妥协者互相发表言论,互相洗脑,恶警在其中察言观色,一步步设条件,目的是一步步让妥协者达到恶警的洗脑标准,一般写“悔过书”一个月以后,恶警就要求妥协者写“揭批书”,恶警很狡猾,一般都是恶警叫“包夹”人员对学员讲要写“三书”,恶警不当面说,或者假惺惺的说不强迫写“三书”,如何如何,“揭批书”要求学员把自己从一开始学法轮功一直到现在所有的过程详细写出来,包括牵扯到其他学员都要写,恶警就认为”你说的越多就越符合他们的标准,在写了“揭批书”后,监狱“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与监区恶警仍然要“审核”,不达到他们的要求的要重新写,一直到他们满意为止。写了“揭批书”后,监狱方面就联系广东局“六一零”人员来“审核”妥协者,察言观色,让妥协者回答他们的问题,如果妥协者否定大法、背叛师父,而且什么都敢说,那么就会被“六一零”人员通过。

接下来妥协者还要在专管组被洗脑,而且犹大会示意妥协者也来做犹大,一旦做了犹大,老犹大就会按恶警的要求给新犹大各种邪恶材料,“六一零”内部不公开的资料让新犹大完全成为邪恶的帮凶,这些犹大就是为了能吃的好,过的舒服,平时互相研究如何迫害学员,表面上说是帮助学员,实际是利用伪善迷惑学员。

如果妥协者不愿当犹大,一般在省“六一零”人员审核“通过”的一两个月后就会被监狱分派到其他监区,在被转押到其它监区前,后勤监区专管组的恶警就要求找学员谈话,要他们表态今后不再学炼法轮大法。还有给学员录像,将整个表态过程录下像,作为新的所谓证据。

广东省四会监狱罗塘片区示意图:
(济广片区在旁边)
1-9监区。及后勤监区专管组
一监区:300-400人
一监区共四层,一层:9间监室
一间:12人
每个监区都是被分隔开的,各个监区有自己的生产任务、生产指标,监区管理组(人员)。

包括四会监狱的济广片(四会监狱有两个关押点:罗塘片、济广片),共十九个监区,除第十八监区是训练新犯人的监区外,一般每个监区都关有一至三名法轮功学员,而这些学员都有四名犯人每周要向恶警汇报学员言行状态,平时活动都有犯人监视,一直到出监前都是受到严密监视。一旦里面的学员又清醒过来,恶警就又将学员押到后勤监区专管组洗脑,在出监前几天,恶警就会找学员谈心,联系好学员出监要有学员家属和当地的“六一零”或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大队等人员来接手,将学员带回家。学员回家后,当地政法委、国保大队、当地派出所、居委会等相关部门还要学员和他们联系,邪恶想进一步监视迫害。

后勤:
书记:朱锡鹏、甘飞、秦建明、李飞(音)、陈烨、陈御生(已调走)
狱警:龙某、林某、李某、曾干事、盘干事
朱锡鹏:监区书记
甘飞:四十多岁,原是名老师,读过大法书籍
李飞(音):湖南人,五十多岁,原中队长,全国到处窜,到处介绍迫害经验,是迫害骨干,非常狡猾。
陈御生:(二、三十岁,原专管监区专管组警长,指使多个“包夹”监视一名法轮功学员。
陈烨:多次强迫犯人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五六个人给一个法轮功学员暴力灌食,手段恶毒,为掩饰具体被迫害人身份,给他们戴摩托头盔,戴手铐,坐铁凳,用拖车拉到医院灌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4/广东省四会监狱洗脑迫害手段(图)-237527.html
2010-03-11: 监狱长:尚东平。尚东平自调任四会监狱监狱长后,积极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四年六月在四会监狱成立法轮功专管队,同年九月司法部副部长吴爱英即来视察“转化”,然而十月四日四会监狱四监区即有两名普犯因不堪折磨而越狱,被高压电击亡一人,一人捕回,此事使四会监狱的“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的美梦成为泡影,尚东平的退休前晋升副厅级待遇的梦想随之破灭。之后,四会监狱各监区更是接二连三的发生恶性刑事案件。

恶警张春平。四会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意多是张春平提出的、拍板的。其因迫害法轮功得力,由一个科员直升科长待遇,调专管监区任首届书记,这人表面平静,却很阴险,现已调政治处做副主任,管监狱人事安排。

原监狱长:杨日华

副监狱长:罗祖彪、叶长明、何海龙、陈天义
政委:黄跃群
原“610”主任:凌烈洲
原“610”副主任:朱锡鹏
“610”科员:甘飞、叶世泉
心理矫治科科长:周杰
原狱政科科长: 张磊光
教育科干事:  许嘉谋
专管监区恶警: 秦建民(副监区长),刘助成(副监区长)
洗脑班办公室头目:刘X
洗脑班管教    秦刚、刘填、蓝××(后提拔为副监区长)

七监区监区长:曾伟钦
副监区长:陈远彬、张潮斌 郭小平
干事:谭仕安
教导员:赖书文
部份恶警:黄荣光、钟少彬、奚富琼、郭仁强、刘俊水、伍水金、陈维雄、麦锐坤

以及李飞、李皓儿、姚国明、马有新、马作军、陈御生、陈晔、彭永胜、杨斌、倪云、张次南、王学军、刘伟、朱沼东、朱御东、何仕源、何阿三、吴加飞、李子裕、刘伟鹏、黎庆明、卢敬棠、蓝雄海,等等。

2010-02-08: 广东省四惠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广东省四惠监狱恶警利用罪犯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有时恶警亲自动手。

1.不许睡觉,一打瞌睡就是拳打脚踢;或用凉水从头浇到脚。
2.不给上厕所,就叫你坐在小凳子上拉在裤子里,拉完后把裤子脱下来,自己弄干净后再穿上(裤子是湿的)。
3.点几支香烟放在鼻子底下熏,用烟头点手背,烧手背起泡。
4.用拳头打,打脸打眼睛,致失明。
5.灌食时,将皮管在食道里快速推进、拔出反复这样折磨18次。
6.注射不明药物。
7.把手掌放在地上,用脚后跟踩。
8.封闭式迫害,把法轮功学员关在没有窗户,没有灯光的只有六平方米的黑屋里,一关就是一周或更长时间。

2006-06-03: 恶人榜:
四会监狱监狱长:尚东平
副监狱长:罗祖彪,叶长明,何海龙
政委:黄跃群
610主任:凌烈洲,610科员:甘辉,叶××
原狱政科科长:张磊光
专管监区恶警:张春平(邪党委书记),秦建民(副监区长),刘助成(副监区长)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