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广州 增城市 >> 汤金爱(夫冯柄坤),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增城市镇龙镇下围村
迫害情况: 强行做人工流产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2-24
家庭成员: 儿女: 汤金爱孩子
夫妻/父母: 冯柄坤(妻汤金爱) 汤金爱(夫冯柄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9-10: 蒙难中原:无人性的强制堕胎
—— 遭中共迫害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七)
汤金爱被强制流产后再劳教,留下后遗症

汤金爱:年龄不详,住广州白云区罗岗镇(原增城镇龙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汤金爱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再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送到增城看守所。汤金爱出现了呕吐、头晕的症状,看守所把汤金爱送医院做B超检查发现已怀两月的身孕,看守所给汤金爱办理了离所手续。

想不到汤金爱走出看守所的大门,镇龙镇派出所恶警罗伟军和增城市三十来岁男便衣在等着她,那便衣要汤金爱上车,罗伟军急忙溜掉。便衣把汤金爱连拉带推地上了另外那辆面包车,拉到计划生育办。

这些人要把汤金爱送到手术台做人工流产!汤金爱拉着门框不进手术室,五、六个男的把她架进去后按倒在手术台上,等两个女人按住汤的手脚后才走。有个女人是镇龙计生办的钟秀香。汤金爱自诉:这帮邪恶之徒,连两个月未出生的生命都夺走,在我不签名,家人不知道,丈夫不在场的情况下这样草菅人命,他们还说“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

二零零一年中国的传统节日农历大年岁尾晚上,利用骗术又把她关进增城戒毒所。恶警骗汤金爱家人说,送她到医院检查。汤金爱告诉医生说自己的腰很累很痛,头发晕,但是医生不敢往纸上写,因为恶警罗伟军已经交待过医生,要写上“都正常”。就这样警察们把汤金爱送回警车后骗其家人拿出汤的衣服把汤金爱送到增城“光辉戒毒所”里过的年。因汤金爱不肯放弃修炼,两个月后又对她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送广州槎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汤金爱从劳教所回家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产后风、风湿病纠缠在身。每到起风的日子,脚趾头会肿起来,腰部酸痛,全身浮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0/蒙难中原-无人性的强制堕胎-246514.html

2010-12-01: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
——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纪实(二)
(接上文)
....
附录:部份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 陈雪卿(陈雪清?)(女,时年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劫入)
2. 李建中(李建忠?)(男,时年三十四岁,广东省公路勘察设计院工程师,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劫入)
3. 张亦洁(女,原外经贸部干部,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在广州被绑架,后被劫入,直至五月十日左右)
4. 范小凤(女,时年四十九岁,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在单位上班时被广州铁路恶警绑架、劫入)
5. 周荣伦(女,时年约七十岁,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在家被天河南派出所恶警绑架、劫入)
6. 吴瑞绮(女,时年五十三岁,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深夜十二点被天河区棠下派出所恶警绑架、劫入)
7. 王霞 (女,花都区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九月被绑架、劫入)
8. 冯璜 (男,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工程师, 二零零一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入)
9. 梁婷婷(女,冯璜之妻,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入迫害)
10. 饶卓元(男,广州市卫生防疫站食品检验员,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至三十日被劫入)
11. 林志明(湖南岳阳车务段职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至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入)
12. 陈瑞昌(男,广东省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二零零二年三月被劫入)
13. 彭琳 (女,广州市外经贸干部)
14. 徐明 (女,广东艺术师范学校教师)
15. 陆羡明(女,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16. 刘小晶(刘晓晶?)(农垦局)
17. 宋国珍(女,二零零二年三月份至二零零二年七月份被劫入)
18. 苑明 (女,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绑架、劫入,迫害达八个月)
19. 李国娥(女,时年四十岁,广东省委机关干部)
20. 高岫臻(女,时年六十三岁)
21. 彭天雄(女,时年三十岁,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医生,二零零二年三月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被劫持迫害)
22. 姜文艺(华南理工大学青年教师)
23. 丁满菊(女,时年七十岁,家住广州洛溪,约二零零二年四、五月至十二月下旬被劫持迫害)
24. 邹丹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被国安绑架、劫入,迫害一年)
25. 董顺燕(女,二零零二年被劫持迫害三个多月)
26. 戴咏梅(女,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被广州市白云区人和镇政府恶人绑架、劫入)
27. 罗慕栾(女,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上午被绑架、劫入)
28. 李巍 (女,二零零二年被单位绑架、劫入)
29. 戴艳红(女,二零零二年八月下旬被劫入,同年十一月底闯出)
30. 廖元梅(女,湖南怀化鹤城人,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劫入)
31. 罗宇杰(男,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被绑架,后被劫入)
32. 林娟 (女)
33. 杨自杰
34. 王惠敏(女,花城出版社美术编辑,二零零二年八月从东山区洗脑班劫入)
35. 林颖喻?
36. 邓芳?
37. 余伟明?
38. 林少华?
39. 武扬珍?
40. 谭少维(女,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41. 刘毅
42. 王家芳(女,广州大学副教授,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期满被劫入)
43. 沈元慧(女,三十多岁,大专毕业,原广发证券公司职员,二零零一年二月至二零零四年被辗转关押在海珠区洗脑班、广州市洗脑班一年多,期间短暂回家几个月)
44. 陆海云(永大集团职工,二年非法劳教期满被劫入)
45. 陈楚君(女,工作单位湖南怀化铁路总公司,被单位绑架、劫入,已被迫害致死。)
46. 蔡志刚(男,原中山大学激光研究所副所长、归国留学生,二零零三年一月被绑架、劫入)
47. 施萱荣(广州美术学院退休教师,蔡志刚岳母,二零零三年一月被绑架、劫入)
48. 李俏玲(女,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49. 周贵婵(女,时年六十岁,家住广州市黄埔造船厂宿舍,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被绑架、劫入)
50. 罗建英(三十四岁,武警医院医生干部,二零零三年六月被绑架,劫入)
51. 邹玉韵(女,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被绑架、劫入)
52. 颜海玉(女)
53. 牛传玫(女,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劫入,已被迫害致死)
54. 卢怡蓉(女,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被劫入)
55. 唐乙文(女,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三日被劫入)
56. 吴秀花(女,二零零四年二月初被广州市海珠区海幢街二十四居委绑架,先后遭海珠区洗脑班和广州市洗脑班劫持、迫害)
57. 司兵 (女,原广东农垦燕岭医院医生,时年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劫入,迫害半年)
58. 韩祎哲(女,华南师范大学教师,二零零四年二、三月被劫持迫害)
59. 张晓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青年教师,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劫入)
60. 覃彩容(女,时年六十多岁,居住在广州机务段,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劫入)
61. 汪宇清(女,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晚被绑架、劫入)
62. 谢炎 (女)
63. 罗江英
64. 高单荻(男,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五月三十一日凌晨走脱)
65. 王青梅(女,曾被关珠区及广州市洗脑班近两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左右被无条件释放。)
66. 徐菊华(女,原广州市轻工中专学校英语教师,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年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67. 张丽 (女,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劫入)
68. 邓怡 (女,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释放)
69. 汪宏发(男,二零零四年七月从海珠区洗脑班劫入)
70. 高庆原(家住水荫路,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上午被东山区邪恶之徒绑架、劫入)
71. 严槿 (女,二零零四年十月中旬上班途中被绑架、劫入)
72. 李丽 (女,时年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八日从天河看守所劫入)
73. 司徒翠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绑架、劫入)
74. 苑明 (女,广州市业余大学外语系英语教师,时年二十九岁,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再被绑架、劫入)
75. 陆羡明(女,二零零四年非法劳教期满被劫入,迫害近七个月)
76. 邓怡 (女,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中午再次被劫入)
77. 朱丽芬(女,花都区文化局讲解员,二零零五年夏被劫持迫害)
78. 王铿 (男,广州市芳村区东漖中学教师,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晚被绑架、劫入)
79. 吴碧云(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上午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劫入)
80. 范海琴(女,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劫入)
81. 范威 (男,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劫入,迫害约四个月)
82. 施雷 (男,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深夜被绑架,次日被劫入)
83. 陈穗玲(女,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劫入)
84. 宋洪锋(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晚被绑架,劫入)
85. 杨宗梅(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劫入)
86. 李秀玲(广州军区司令部职工部印刷厂职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五日被绑架、劫入)
87. 潘燮飞(男,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88. 李琼光(男,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89. 赵睿宇(女,北京大学毕业生,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0. 李侠 (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1. 梁雪英(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2. 李红霞(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3. 卢慧敏(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4. 黄敏庄(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5. 庾瑞君(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6. 张利(张莉?)(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7. 李青 (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8. 李秀琳(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99. 张晓云(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0. 陈穗玲(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1. 陈爱玉(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2. 梁雪芳(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3. 陈雪卿(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4. 陈雪馨(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5. 林秀金(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6. 李素珍(女,时年七十多岁,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劫持迫害)
107. 卢惠敏
108. 陈华
109. 朱丽
110. 陈涌涛
111. 李芬
112. 李妙莲
113. 庞丽辉(老年法轮功学员)
114. 毛璟娴
115. 唐军
116. 杜震京
117. 彭玲
118. 罗慕兰
119. 许来莉
120. 黄菊香(广铁集团公司退休职工,已含冤离世)
121. 周衡利
122. 付明艳
123. 汤建英
124. 何燕云
125. 钟家文(男)
126. 熊彩芳
127. 乔光清(男,原花都区残联办公室副主任)
128. 王旺
129. 卜水发
130. 苏梅
131. 陈东玲
132. 周敏桐(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被绑架,劫入)
133. 周贵婵(二零零六年一月中旬被绑架,劫入)
134. 陈君永(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六年一月初被绑架,劫入)
135. 冯璜 (男,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上午上班时被绑架,劫入,六月十二日由单位从医院接出)
136. 赵敬安(男,二零零六年六月被绑架,劫入)
137. 汤金爱(女,二零零六年六月被绑架,劫入)
138. 卢福 (女,时年五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被绑架,劫入)
139. 王梅馨(女,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或二十三日在家中被绑架、劫入)
140. 何翠琼(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绑架,次日劫入)
141. 徐赛英(女,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退休工程师,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被绑架,十月二十五日被劫入)
142. 肖素清(女,时年六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被绑架,十二月二十二日劫入)
143. 杜永胜(女,五十多岁,广州南油集团职工,两次被劫入)
144. 范小凤(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45. 游红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46. 黄江 (男,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被绑架、劫入)
147. 李燕 (越秀区小北路小学教师,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劫入)
148. 关洁华(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在家里被绑架、劫入)
149. 湛雪梅(女,二零零七年与丈夫在东莞被绑架龙观德,后被劫入)
150. 王蓉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被三元里街道、飞鹅西居委会绑架、劫入)
151. 黎玉贞(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52. 莫少英夫妇(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53. 黄潜(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54. 黎剑影(女,时年三十七岁,广州市增城新塘镇人,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持)
155. 李静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左右至二零零八年二月底被劫持、迫害)
156. 刘阳秀(女,二零零八年二月底被绑架、劫入)
157. 沈艺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被绑架,后劫入)
158. 高素明(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入被绑架,劫入)
159. 高倩明(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入被绑架,劫入)
160. 黄芳华
161. 谭建菊(女,户口所在地广州市增城市小娄镇,理发师,二零零八年七月被绑架、劫入)
162. 梁彩云(女,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新田村人,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被绑架、劫入)
163. 陈茂华(广州增城区人,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劫入)
164. 张彩云(七十岁左右,家住广州市天河区芳草园,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被绑架、劫入)
165. 王丽丽(广州天河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6. 胡辉 (广州大学华软软件学院教师,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7. 唐龙生(广州黄埔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8. 张国良(广州白云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69. 谷小华(广州天河区人,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70. 田丽容(在广铁集团工作,惠州人)
171. 史雅文(女,北京奥运期间被劫入)
172. 杨小兰(女,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在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劫入)
173. 邵华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家中被绑架,劫入)
174. 张丽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75. 沈元慧(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所谓的劳教期满后被劫入)
176. 汪宇清(女,二零零九年二月非法劳教到期后被劫入)
177. 董顺燕(女,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石牌街道派出所绑架、劫入)
178. 郑江燕(音)(二零零九年六月被劫入)
179. 杨英 (女,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晚被绑架,劫入)
180. 唐利群(女,时年五十三岁,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劫入)
181. 严槿 (女,二零零九年再次被绑架、劫入)
182. 苏琼瑶(女,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下午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被绑架,劫入)
183. 蒋爱鸣(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午被绑架并非法抄家,劫入)
184. 何志维(女,珠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被劫入)
185. 邓芳郴(女,二零一零年初被绑架、劫入)
186. 钟凤燕(女,广州某居委会工作,约二零一零年一月被绑架,劫入)
187. 车健华(男,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失踪,后被劫入)
188. 傅雪冰(女,梅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疑被劫入)
189. 单锦成(男,四十五岁,工作单位广深铁路公司工务段,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被绑架、劫入)
190. 陈穗玲(女,四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劫入)
191. 林作英(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被绑架,劫入)
192. 庾瑞君(广州德服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下午被绑架,劫入)
结 语
迫害逾十年。十年的时光似乎承载不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天大罪恶。抓人、打人、谎言、栽赃、洗脑、绑架、劳教、劳改、间谍、灭口、活摘器官……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
十 年过去了,法轮功仍然是法轮功,洪传于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人类需要真、善、忍,法轮功属于全世界”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信仰无罪、制止迫害,已 成为时代的最强音。早在二零零一年,美国法院即判决中共高官迫害法轮功有罪;二零零九年,比利时、阿根廷等国法院又相继裁决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美国国 会最新通过的605号决议再次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多年来,联合国记录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量案例,为正义审判奠定了基础。
十年过去了,中共的独裁暴政早已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二零零四年奇书《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引发了“退出中共”的时代大潮,民心觉醒,迄今超过八千万民众公开宣布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属组织,寻求新生。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失败,早已是历史定局。问题是,我们在这历史定局中如何选择呢?
那些仍在黑窝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不要用自己和亲人的未来换取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
那些受中共谎言愚弄的人们:明白真相才是得救的希望。
善良的人们,您的每一句真话、每一桩善行、每一个义举,都在汇入希望的海洋,形成公义的洪流,开创神州新纪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232942.html



2010-11-29: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六)
—— 广州市槎头劳教所迫害纪实(二)

附录一:部份遭广州市槎头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1. 李明蔚(二零零一年底第一个正念闯出槎头劳教所)
2. 戴艳红(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被超期关押,二零零一年底正念闯出)
3. 陈春莉(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劳教一年)
4. 刘海利(现年三十多岁,北二外日语硕士,暨南大学日语教师,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劳教,后精神失常)
5. 欧阳汐音(现年三十六岁,二零零零年初劫入,被非法劳教三年,回兰州后精神失常)
6. 蒋爱鸣(现年四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初劫入,被非法劳教二年)
7. 吴瑞绮(时年五十三岁,广州邮电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一月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8. 罗慕栾(二零零零年初至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被劫持迫害十四个月)
9. 梁文坚(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劳教,二年)
10. 邹玉韵(二零零零年二月九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延期一年,劫持到多个洗脑班持续迫害)
11. 徐菊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加刑一年)
12. 汪宇清(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到期)
13. 赵愉(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劳教,二年)
14. 沈荔(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劳教,二年)
15. 宋洪锋(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劳教,二年)
16. 徐红霞(儿童心理学硕士,广东省妇联干部,时年三十一岁,二零零零年二月底被绑架,二年)
17. 陈悦旭(贵州人,在广州工作,二零零零年五月底被绑架,一年六个月)
18. 欧冰坛(现年三十一岁,二零零零年六月左右劫入,二年或一年)
19. 林小蓓(现年约三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六月左右劫入,二年或一年)
20. 胡映霞(广州邮电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被绑架,三年)
21. 唐西陶(退休,二零零零年七月六日被绑架,二年)
22. 李惠花(时年六十五岁,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深夜被绑架,一年)
23. 李红伶(女,增城区二中英语教师,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24. 武扬珍(工作单位广东省计量科学研究院,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加期六个月)
25. 陈华(二零零零年七月至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持迫害)
26. 宋津(年轻未婚法轮功学员,在强制转化中精神失常)
27. 周洁丽(年轻未婚法轮功学员,在强制转化中精神失常)
28. 邓少霞(二年,二零零二年二月到期)
29. 邓淑娟(二年,二零零二年六月到期)
30. 颜海玉(女,时年四十六岁,原广东农垦物资总公司工会副主席,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六月到期)
31. 唐乙文(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八月到期,被加期)
32. 曾艳辉(被非法劳教二年)
33. 吴秀花(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六月到期)
34. 谭少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到期)
35. 郭雅芬(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到期)
36. 王慧敏(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到期)
37. 熊玉兰(被非法劳教二年)
38. 罗江英(被非法劳教二年)
39. 唐福兰(被非法劳教一年,释放后又抓回)
40. 马建蓉(被非法劳教二年,释放后又抓回)
41. 戴咏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延期二年,释放后又抓回)
42. 沈家宁(被非法劳教二年)
43. 邓小燕
44. 钟兰清(周兰清?)(被非法劳教二年)
45. 伍吟恩
46. 吴华
47. 李蔓
48. 林少华
49. 林颖榆
50. 余玮明(因参加广州二零零零年“6.18”大炼功被非法劳教二年)
51. 邓芳
52. 隋晓
53. 谢焱(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到期,延期三个月)
54. 李妙莲(时年二十九岁,广州歌手,二零零零年六月在天安门广场请愿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
55. 王英(时年四十一岁,中国科学院广东省分院地化所工程师,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56. 张少铃(广州荔湾区人,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劳教)
57. 周敏桐岳母二姐妹(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被绑架、劫入)
58. 叶慧珠(二零零零年七、八月间被绑架,二年)
59. 葛佳(时年三十岁左右,广东电视台工作人员,二零零零年十月被绑架,劫入)
60. 谢燕(二零零零年十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
61. 陈丽萍(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62. 周梅林(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63. 钟凤燕(二零零零年底,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64. 陆玲(华南理工大学食品系教师,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65. 陈穗玲(二零零零年被华乐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劫入)
66. 林少华(林小蓓母亲,二零零零年劫入,二年或一年,正念闯出)
67. 李燕(李曼的妹妹,现年三十多岁,广州市小北路小学语文教师,二零零零年劫入,三年)
68. 邓韵静(现年三十多岁,清远学员,二年)
69. 庞冬珍(现年三十四岁,二零零零年劫入,三年)
70. 谢衍君(现年三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劫入,二年)
71. 吴瑞绮(现年六十岁左右,二零零零年劫入,二年)
72. 郑桅英(二零零零年劫入,已含冤离世)
73. 戴小荣(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劫入,二年或一年)
74. 冯灵萍(四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劫入,二年)
75. 李娥英(六十到七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劫入,二年)
76. 张爱萍(现年五十多岁,家住华南理工大学)
77. 李艳
78. 陈承燕
79. 汤金爱(女,增城区镇龙镇人,被强制堕胎,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晚被绑架,一年六个月)
80. 谢云霞(女,时年三十三岁,原广东省委办公厅干部,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劫入)
81. 古婉美(广州外经贸委干部,二零零一年传统新年期间被绑架,二年)
82. 李琼(女,二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到期)
83. 焦健(搜狐华南副总,二年)
84. 司兵
85. 韩祎哲(华南师范大学教师,二零零一年三月劫入,被非法劳教二年)
86. 陈丽霞(家住海珠区昌岗路,二零零一年五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87. 曾裕华(五十六岁,中山医科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医院药剂科会计,二零零一年五月被绑架,已含冤离世)
88. 谢坤香(五十多岁,原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警察,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劫入、迫害)
89. 卢怡蓉(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90. 高焕莲(二年)
91. 梁子慧(二年,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保外就医)
92. 薛仁琼(约二零零一年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93. 夏月琴(湖北人,约二零零一年被绑架)
94. 李健(中山大学教工,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95. 杨艳(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96. 王家芳(二零零二年一月劫入)
97. 李晓今(二零零二年一月劫入,已含冤离世)
98. 邓怡(二零零二年六月三十日晚被绑架,二年)
99. 黄海燕(佛山人,时年二十多岁)
100. 徐建琼(女,时年约五十八岁,原广州纸厂医务人员,二零零二年十月劫入,一年六个月)
101. 刘秀英(女,时年五十岁,湖南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02. 曾小玲(女,时年二十八岁左右,湖南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03. 赵淑梅(二零零三年传统新年前夕被绑架,劫入)
104. 石荣(二零零三年传统新年前夕被绑架,劫入)
105. 史慧丰(女,时年近七十岁,荔湾区人,二零零三年六月中旬被绑架,一年)
106. 卓越(女,时年三十多岁)
107. 王潜(黄浅?)
108. 陆羡明(二次)
109. 王霞(广州市花都区核工业293退休职工,二零零三年八月被劫入,一年六个月)
110. 张茂英(二零零三年被八月被劫入,一年六个月)
111. 陈华(二零零四年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
112. 陈桦(三年)
113. 戴艳红(二零零四年四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14. 陈东慧(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115. 邓冬梅(又名邓祥秀,二零零四年九月被绑架)
116. 刘怀英(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
117. 张玉兰(女,时年五十五岁,系广州市海运局菠萝庙船厂职工,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九日被绑架)
118. 李红伶(女,增城区二中英语教师,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晚再遭绑架,非法劳教二年)
119. 邓淑娟
120. 黄艳江(家住广州下渡路,二零零五年九月上旬被绑架)
121. 宋虹锋(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122. 邓祥秀(女,时年四十岁,湖南祁东县人,被非法劳教二年)
123. 郑洁儿(二年,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一日劫入)
124. 梁丽霞(在香港机场工作,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在广州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25. 林冰菊(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126. 林文凤(广州海珠区人,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劫入,被非法劳教二年)
127. 沈元慧(广州海珠区人,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128. 赵英梅(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29. 林秀金(二零零七年六月劫入,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130. 黄海霞(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131. 汪宇清(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劫入)
132. 穆广杰(女,现年七十一岁,家住海珠区下渡路,二零零八年三月中旬被绑架)
133. 吴正萍(湖北人,约四十岁,被非法劳教二年,约二零零九年五月到期)
134. 姜美媛(约四十岁,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约二零零九年十月到期)
135. 梁活(女,五十七岁,二零零九年一月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136. 熊玉兰(二零零九年三月上旬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37. 雷文(女,43岁,广东省电力学校教师,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38. 樊红卫(女,硕士,约四十岁,二零零九年四月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39. 黄小瑜(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晚被绑架)
140. 张润钊(女,四十五岁,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劫入)
141. 张丽霞(二零零九年于七月二十日晚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42. 周雪霞(女,教师,二零零九年九月劫入)
143. 郑映英(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44. 梁惠贤(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绑架)
145. 吴丽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绑架)
146. 骆丽萍(女,约五十四岁,广州市中国旅行社退休职工,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被绑架,一年六个月)
147. 刘玉娥(湖北松滋市人,到广州市番禺区走亲戚,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七日晚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48. 杨黎燕(女,广州美林集团公司工程师,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被绑架,三月十七日劫入)
149. 侯月萍(女,三十八岁,广州救助局财务经理,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
150. 任秋红(二零一零年在五月十五日被诬告,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151. 曾丽波(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被绑架)
152. 李静(湖北人,广州打工,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一年九个月)
153. 谢纯瑶
154. 李文玉
155. 谢文瑞
156. 赵萍(原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教师)
157. 罗春红
158. 高素明
159. 高倩明
160. 周雪菲(从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转押过来“转化”,为期二个月)
161. 曾洁(周敏桐之妻)
162. 徐小华(二年)
163. 张阿莲(澳洲公民的亲属)

附录二:《广州市槎头劳动教养管理 法轮功类劳教人员考核奖惩规定》

一、奖励(略)

二、处罚

法轮功劳教人员在劳教期间,经过严格的教育学习,在改造期间仍对法轮功执迷不悟,不思悔改或有违反所规队纪行为的,要在对其实行严格管理的同时,视情节轻重给予批评教育、警告、记过、禁闭、延长劳教期限直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等处罚。

(一) 在场所内有炼功、传功、绝食、有病拒绝接受治疗和无正当理由不参加生产劳动等抗改行为的,给予罚1000分,对屡教不改的顽固分子,视情节轻重给予加期一至三个月的处理。

(二) 无正当理由拒绝参加所、队组织的学习和考试,或者学习期间不主动、不按规定填写入所教育各种表格和思想汇报和揭批材料,破坏学习制度的,或者参加各种考试无故交白卷的,视情节轻重给予扣罚1000分。

(三) 有私藏、传抄、诵读或默写法轮功宣传品行为,发现一次扣1000分,给他人传阅经文或者接受他人经文的,发现一次加期一个月,情节严重的给予三个月的处理。

(四) 坚持顽固立场,散布反动思想及言论,不认罪错,公开要求与政府、干警对话,言行嚣张,拒绝接受教育改造的,给予加期1至3个月的处理。

(五) 幕后指使他人进行炼功、传功、绝食和闹事等抗改行为的顽固分子,一经查实,给予加期3至六个月的处理。

(六) 在场所内煽动骚乱,纠合闹事,危害场所改造秩序、安全、稳定的,给予加期半年以上的处理,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七) 转化后思想反复的,给予十五天的思考后仍不能认识的,给予加期一个月的处理。

(八) 正期已到尚未转化为写“三书”的学员延长劳教期限一年。

三、分级管理及处遇规定

(一) 宽管的处遇(略)
(二) 普管的处遇(略)

(三) 严管的处遇
思想顽固,仍不认罪认错,执迷不悟的,一切活动受到严格管理,限定活动范围,二十四小时由三名劳教人员进行夹控;每周给予两个半天的学习与训练,每周写一次思想小结,每个月写一次思想汇报,并由本班组学员对其思想认识、表现情况进行评论、评定等级;未转化期间暂停接见直系亲属(经主管所领导或管理部门批准的除外)而且停止购买除生活必需品以外的各种物品、取消各种奖励、不能当选为“三大员”、不能够办理所外执行等手续。

四、奖惩原则和要求(略)

五、本规定自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起开始实施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六)-232933.html
2010-11-25: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二)
—— 中共广州市法庭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略记
附录一:广州市部份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名单
20. 汤金爱(广州,女,二零零七年遭诬判四年,劫入省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5/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二)-232882.html

2008-06-04: 广州市公安近期迫害大法弟子部份犯罪事实
4、汤金爱,增城法轮功学员,于2007年4月10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已经被押往位于广州太和镇的女子监狱迫害。汤金爱丈夫冯炳坤,2005年2月21日晚,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年仅三岁的幼女寄养在亲人家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4/179629p.html

2007-05-22: 广州增城大法弟子汤金爱被非法判刑
广州增城大法弟子汤金爱被非法判刑四年, 现非法关押在广州太和镇的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2/155405.html

2007-05-11: 广州增城市大法弟子汤金爱被非法判刑
最近,据汤金爱家人说,汤金爱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已经被送往位于广州太和镇的女子监狱迫害。汤金爱丈夫冯炳坤,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晚,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年仅三岁的幼女寄养在亲人家中。

据增城市大法弟子莫笑梅的家人说,邪党伪法院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九时三十分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1/154550.html

2007-04-28: 增城市大法弟子被迫害追踪
据悉广州萝岗区九龙镇(原增城市镇龙镇)大法弟子汤金爱前段时间在广州伪法庭非法判刑四年,被汤金爱拒绝签字后,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广州槎头看守所。现汤金爱上诉被驳回,它们还想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汤金爱

汤金爱丈夫冯炳坤,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晚,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汤金爱被绑架后,她的三口之家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年仅三岁的幼女寄养在亲人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8/153720.html

2007-01-14: 广东增城市冯炳坤、汤金爱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2005年2月,大法弟子冯炳坤在家乡增城镇龙被绑架,见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文章《广东增城恶警加紧迫害大法学员冯炳坤》。2005年5月被增城市恶党法院非法判刑3年零5个月刑期到2008年5月20日。当时绑架他的镇龙镇派出所现归属为广州市罗岗区九龙镇镇龙派出所。

按中国的法律,当一个人被判决后,法院必须把判决通知书交给其家属。但恶人自知做恶心虚不敢把对冯炳坤的非法判决书交给他家属。怕留下其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铁证!所以在冯炳坤被绑架的两年中家人只是在2006年3月份才收到冯炳坤的一封简短的问候家书,但家人按收信地址多次寄出去的信和衣物等却一次次地被退回来。可怜父母孤苦无依,老弱的身体只能依靠每月不到100元的钱来维持基本的生活,(有时连买米的钱都没有)更没法前去不确切的关押地点探询冯炳坤的生死状况。

2006年12月在好心人的资助下,冯炳坤老迈的父亲才得以前往广东四会济广塘四会监狱隔着厚厚的玻璃用电话传声与冯炳坤会面,会面过程中由监狱全程监听监视,因此无法掌握四会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详细的情况。但据冯炳坤透露“打是少不了的”。据了解,四会监狱一般被关押的人一个月能与家人会面两到三次,可以在监狱里给家人打电话,也可以在会面室一起吃饭。但大法弟子被严厉监控,列为考察级即严管级的对象,每月最多只给会面家人一次,不给打一次电话,不给写信,收信,所有寄去的包裹一律退回。即使家人亲自带去的衣物,也只允许收下内衣内裤,而外衣外裤,鞋袜等一律不允许收。

恶党对大法弟子人格,人权、经济、生存的迫害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其更害怕被中国、国际民众知道其迫害的真相,一直层层封锁消息。善恶有报,天理循环,劝恶人少做恶给自己未来的生命留条后路。

对于冯炳坤的妻子汤金爱,原增城市镇龙人,多次被中共恶警610系统迫害(见明慧网2005年4月7日文章《广东增城怀孕两月的年轻母亲被恶警暴力堕胎》)。自从冯炳坤被绑架后,带着不到一岁的小孩开始了艰难的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的痛苦生涯,没钱只能靠好心人、朋友的一点资助,没地方住只能不断换着地方寄人篱下。当地派出所恶警为了领功请赏,为抓住汤金爱,竟然在她父母家附近租了一个出租房子长期监视、监听。用老百姓的纳税钱干着无耻的迫害老百姓的事。

2006年6月,恶警利用其对家人父母的牵挂之情,知道她的电话,使用精密的手机跟踪定位技术,直接包围汤金爱临时工作场所,再次非法绑架(见明慧网2006年7月30日文章《广州汤金爱遭绑架 2岁幼儿离双亲。》)绑架后其家人向当地派出所要人,恶警他们不但不放人还给汤金爱栽赃陷害。根据共产邪党自己制定的法律,当一个家庭中有幼儿需要哺养而父母双方均被捕后,父母中其中一方必须放回承担起哺养幼儿的责任。但广州恶警虽然不判处汤金爱任何罪名,却恶毒地把她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槎头洗脑班。

做这些恶事的广州610、派出所恶警连基本的人性都已丧失了啊!其变态的心理再次向世人展现了中共的丑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4/146826.html

2006-07-30: 广州汤金爱遭绑架 2岁幼儿离双亲
2006年7月20日下午3点许,广州白云区罗岗镇(原增城镇龙镇)大法弟子汤金爱(女)在天河区珠村工厂上班时被罗岗恶警伙同广州天河区“610”绑架,现被非法关押于广州市天河看守所。据悉,邪恶“610”为绑架汤金爱出动了3部警车共十多名恶警,并使用了手机定位技术直接追踪到工作场所。

汤金爱被绑架后,她的三口之家现在完全变的支离破碎了:丈夫被非法判刑后家人至今得不到任何消息,妻子为了担当家庭的重担流离在外打工现在又被绑架,刚刚2岁多的孩子就这样失去了父母照顾。

汤金爱和丈夫冯炳坤都是大法弟子。2000年12月,汤金爱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绑架关入增城看守所。当时她已经怀有第一胎两个多月的身孕。因怀孕不符合劳教规定,镇龙镇派出所干警罗伟军等恶人竟把她架上手术台,强行给她做了人流手术!术后,恶徒们还每天轮流监视她。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又骗她家人说送她到医院检查,把她关进增城戒毒所。两个月后又把她非法劳教一年半。

2005年2月21日晚,冯炳坤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广东四会监狱。冯炳坤被绑架后,汤金爱被迫带着刚刚一岁多的女儿流离失所,就这样增城“610”等有关部门恶人还在当地放话悬赏5~10万元抓捕汤金爱汤金爱被绑架后,2岁多的孩子被迫由外公外婆在痛苦和恐怖中艰难的照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0/134350.html

2005-09-13: 冯炳坤被绑架判刑、妻女被迫流离失所,亲属遭骚扰
我丈夫、大法弟子冯炳坤被广东增城邪恶之徒绑架判刑,我被迫抱着一岁半的小孩子流离颠簸。半年来,恶人对我及家族的亲友们的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

2005年2月21日晚,我和丈夫冯炳坤因到农村发真象材料,被镇龙汤村汤容佳举报,丈夫冯炳坤被恶警绑架,我背一岁多的女儿跑了出来。汤容佳还在法庭上编造谎言,得到了几百元赏金。

2005年正月十三晚,当增城市恶警拿着逮捕令疯狂的拍门闯入家里。我的爸爸心脏有问题的,突然发生这突如其来的“恶梦”使他惊吓得即时掉到床上休克了。

从那天开始我的家人被邪恶监视着,家里的人的自由也被监视起来了。我的家人在邪恶迫害下精神压力很大,爸爸经常自己一个人在街上从早上茫然的走到晚上,他期盼着能找到我们母女的影子,但更怕恶警找到我们母子。

冯炳坤的银行存折被邪恶冻结,家人几次都拿不到钱,我的家公为了挂念儿子,在家病得奄奄一息到增城看守所看望儿子都不让看眼,每天在田里干活时,过路的人都说这个老人真可怜,在田里哭得很惨,儿子被抓了,儿媳妇抱着一岁多的小孩在外面流离。

恶警还到梅县我舅舅家搜查,使我舅舅和年迈的外公承受不住压力,都打电话问我的家人是怎么回事?那些恶警还跑到东莞冯炳坤的姐夫家搜查。增城公安局给东莞分局压力,东莞分局找到他姐夫的所在地麻涌派出所,而派出所又找到居委会再找到冯炳坤的姐夫讯问我的下落,并对他的姐夫施加很大的压力和恐吓。

冯炳坤被非法判了三年半,被非法送到四会监狱。在提审的过程中,公安局指定教育局,教育局指定冯炳坤的哥哥的学校叫他哥哥听审。在听审过程中,冯炳坤的哥哥听到很多不合法的地方提出反问,谁知两旁坐的都是便衣。一见他哥哥站起来反驳就马上按住他,不让他起来提出合法的疑问。冯炳坤的哥哥说这个审判官强词夺理,不合法律常规,不算数,结果被便衣连拉带拖地推出了增城市法庭,不准听下半场审判会。

冯炳坤的哥哥夫妻是老师,镇龙派出所恶警时不时的就去骚扰问话,他们时不时的在课堂上就被叫去派出所,如哥哥夫妻拒绝去,派出所就打电话给增城市公安局,公安局再打电话给教育局,教育局再施压于学校,校长叫其他老师代他哥哥夫妻的课。恶人这样不断地干扰我们家人正常的生活,对我的家人亲人迫害搞起一种恐惧的气氛,让家人亲人都被这恐吓,恐惧不敢收留我们母女。

我不敢回家,因为那里的邪恶还在不断的迫害着我。从2005年9月1日起,我们镇龙镇属于广州市罗岗区管辖,罗岗区610找到所有认识我的人进行威胁,恐吓,打探是否知道我的消息。我抱着只有一岁半的小孩子过着流离颠簸的生活,担惊受怕的日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3/110322.html

2005-04-07: 他们把我强行送到广东增城市计生办,在那里又给我做B超,接着要把我送到手术台,我才明白他们要强行给我做人流!我拉着门框不進手术室,五、六个男人把我架進去后按在手术台上,当时我害怕极了……
                                 *****
在广东增城市镇龙镇下围村有两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我(汤金爱)和我的丈夫冯炳坤。自99年7.20打压以来,我们受到当地派出所和610的不断侵扰。

2000年我和冯炳坤到北京上访,履行我们作为一名中国公民的权利,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遭到恶警无理绑架后被遣送回增城,并被当地非法在增城光辉戒毒所拘留半个月。2000年12月我们再次到北京上访向政府证实大法,告诉世人世界需要“真、善、忍”,当时我已经怀有第一胎两个多月的身孕。但又再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回来后我们被送到了增城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又呕又吐又头晕的样子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把我送到增城市人民医院做B超。医院确认怀孕两个月后,看守所给我办理了离开看守所的手续。

当我刚穿上自己被抓时的衣服走出看守所的大门,却没想到镇龙镇派出所恶警罗伟军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它告诉我“你可以回家啦。”我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男便衣要我上车,罗伟军急不可待的把车开走。便衣把我连拉带推地上了面包车,一上车,车里已经有四男二女在车上等待。我问:“你们是干甚么的?”其中有一个男的自称是计生办的:“我们是增城市计生办的,现在你已经怀孕了,我们在计生办验证,因为你没有计生指标,所以你是不符合计生要求的。”我说:“我到镇龙计生办查询过,要怀孕到四到六个月才可以办准生证的。”(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规定)他们强词夺理的说:“增城市区的规定都是有了指标后才可以办准生证,才可以怀孕!”

他们把我强行送到增城计生办,在那里又给我做B超,接着要把我送到手术台,我才明白他们要强行给我做人流!我拉着门框不進手术室,五、六个男的把我架進去后按在手术台上等两个女人按住我的手脚才走,当时我害怕极了。这两个给我做人流的女人,有一个是镇龙计生办的叫钟秀香,现在镇龙新市场市场办上班。手术完毕后,他们把我带到增城宾馆,我就这样看着这帮吃人不吐骨的禽兽,干了伤天害理的事后,狼吞虎咽的模样,加上身上的伤痛吃不下饭。他们饱餐之后把我送回镇龙派出所,派出所不敢收留,又把我送回家。我躺在床上,一点知觉都没有,头脑一片空白。这帮邪恶之徒,连两个月未出生的生命都夺走,在我不签名,家人不知道,丈夫不在场的情况下这样草菅人命,他们还说“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这帮无法无天的土匪这还不肯罢休,他们每天派人轮流监视着我,家里造成很大的压力。2001年,大年三十那天晚上,骗我家人说送我到医院检查,实际上是把我送到镇龙康宁妇检,我告诉医生我的腰很累很痛,头发晕,但是医生不敢往纸上写,因为恶警罗伟军已经交待过医生,要写上一切正常。把我送回警车后骗我家人拿出我的衣服,接着把我送到增城戒毒所里过年。

在戒毒所里不法人员强制要我按手印、拍照,只要我说“炼”,他们都气得很厉害,就这样被关在增城光辉戒毒所关押两个月,因为我不肯放弃修炼,接着又把我送到广州槎头劳教所,在没有任何正当手续下,把我判劳教一年半,劳教期不包括拘留人工流产的时间。派出所一直极力掩盖着强迫人工流产的事件,连把我绑架在戒毒所的两个月也不算在一年半的劳期内。我丈夫在上访后也被非法送到广州花都赤坭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管教和610等人员轮番不断的用各种方法对我们進行洗脑蒙骗,使我在劳教所写下三书,但是610及派出所有关恶警并不肯因此而收起他们的黑手。2002年我从劳教所释放回家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产后风、风湿病一直纠缠着我。每到起风的日子,脚趾头会无缘无故的肿起来,腰就开始酸痛,全身浮肿。在下雨天,我的身体都走不动。曾到广州武警医院检查,住院医治一星期,但是刚回到家一星期,产后风、风湿病又复发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我妈妈又带我到梅县一位老中医家里看病,在去梅县的路上镇龙出所的警察陈计新在车站把我们截住,知道我们要去梅县看病才肯放行。陈计新反映到610后,当天晚上陈计新与610李曾明等大约七八个人,开着两辆面包车追踪到梅县我舅舅家。第二天早上,我和丈夫及我妈妈和我阿姨舅母等被带上车,到当地的一位老医生家里看病。当天医生开了三天的草药,李曾明给了我妈妈500块钱说是政府给看病的,想换得家人的好感。药吃完要复诊时,610的李曾明、派出所的陈计新、李广鹏等人唯恐我超出他们的眼皮之外,再次开车送我到梅县复诊,但是这次他们要求要开一星期的药,那位老医生也只好照办。

自那次之后,我的病还是不见好转,每到刮风下雨的日子,只有躺在床上含着泪忍受病魔的折磨,忍受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病痛。此时我们两夫妇的身份证已经被扣押了两年之久。为了谋生,我丈夫到镇610办的李曾明处要我们的身份证,李曾明说是增城市的610的黄主任扣着身份证,当找到增城市610的黄主任,黄说从来没有扣甚么身份证是当地派出所的陈计新扣着身份证,当找到陈计新,陈推说是在李曾明手上。这就是其党一向敢做不敢认的小人行径。后来我丈夫表态说:“如果再不还给我们,我们就一走了之,你们也别想找我们,我们也不按你们的要求配合,没有身份证照样可以活下去。”他们出于害怕失去对我们的监控,一星期后李曾明把身份证还给了我们。每到他们认为敏感的日子,总是派人到我家骚扰说是找我们“谈话”,见我们在家也就不说甚么。劳教回家后,我们的生活受到诸多的限制,不许我们到广州找工作,不许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来往,不许跟其他人说太多的话,甚至找工作都要在镇龙镇。因为不许到外面找工作,为了养家我丈夫找到610和派出所要他们来帮找工作,结果他们在镇龙找了一份每天干十二到十四小时每月工资500块钱工作要我丈夫去。我丈夫原来在广州开了十年的公交车每月至少都有2000元的收入,500块钱养家都不够不肯去。从劳教所出来后由于受到严厉的看管连基本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它们为了达到长期监控我们的目的,2004年的农历二十,镇龙610中新610镇龙派出所,增城公安局来找我们说是给一千元给我们买猪种养,我明白它们的用意,所以拒绝收他们的钱,我说我们家虽然穷但是穷也要穷的有骨气,我们不会收你的钱。他们不可想像似的又害怕又恼火,但不敢发洩出来,于是又是哄,又是骗的叫我把钱收下,我再次很坚定地拒绝它们。这一下他们看利诱不到我,也不敢强迫我把钱收下了,它们又找我爸爸问我们为甚么不肯把钱收下。我爸是一个常人,他说:“一千块钱买到多少头小猪?一头小猪都要700-800元钱呢?还要吃料等等呢?”这一下,他们没想到我爸这样跟他们说,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看到它们这一次次的丑陋表演,我们开始反思,法轮功教人人心向善,但对于向善的人,中共邪灵却要让其生存的权利都没有,在法轮功的人群中,每个都是那么亲切、和谐,而共产邪灵却非镇压不可。走出劳教所后,经历了这几年来610、和当地派出所的恶警的不间断的迫害,一次次证实了中共所谓的“团结,教育,转化,挽救”口号再次欺骗、愚弄善良的民众,“假、恶、斗”才是中共邪灵的流氓本性的真实体现。“团结”是为了利用我们狠狠的打击信念坚定的修炼者;“教育”中抛出的一个个的从不会实现的承诺,成了邪灵扮装天使的外衣,迷惑我们的心志;“转化”就是先避开人的正念,接着欺骗人的正念,最后扼杀人的正念,目的是断绝修炼者的未来;“挽救”中断了我们生活来源。

认清了它们迫害法轮功的本质,我们开始对当地民众讲他们迫害法轮功、迫害我们的真实情况。2005年2月21日晚上我们准备到镇龙当地的农村发真象材料,我们吃完晚饭我背着一岁多的女儿和丈夫开着摩托车到家附近的乡村里,康大学校附近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警车,丈夫马上把摩托车开走避开它们,但没走多远,那辆警车追上来了示意让我们停车。丈夫下车后,一个恶警马上把摩托车的锁匙抢走,并在我们的车上抢走了挂着的一个包,包里当时有真象资料。他们叫我上警车,我很镇定的对他们说你有甚么理由绑架我们,你现在不说清楚,我决不下去。那个恶警放下语气说:“上车了,我才慢慢跟你说。”我心里一点害怕都没有,有两位小伙子开着摩托车经过,我大声喊着:“警察抓好人呀!”我正眼望着我前面的恶警,它非常的害怕了起来,这时另一个恶警给我开车门,我就从那恶警的背后走了过去,飞快地跑着。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背一岁多的女儿跑了出来。但当天晚上我丈夫就被他们绑架到了增城看守所A区10仓。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而我的家人直到目前仍一直受到它们的监视、恐吓,它们还扣押了冯炳坤赖以为生的驾驶证、身份证和家中仅有的个值钱的东西,丈夫每天数十公里上下班的交通工具──摩托车。

我们是为了揭露江××对法轮功的诬陷,让广大的民众看清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象,为了使这里纯朴的村民明白电视、报纸上报导对法轮功的诬陷,只是江××利用手中权力导演的一台戏。这难道不是宣称要“实事求是”要“以法治国”的中国大地上一个普通公民应该尽到的责任和应该具有的权利吗?我们有信仰:“真善忍”的自由,有做好人的自由,为甚么屡屡遭到这些“公仆”们的非人迫害!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法制何在?!这些“人民警察”们的良知何在?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对一个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如此残害。

自古善恶皆有报,古语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我不知道当这些帮助江××行恶的人,在受到上天的惩罚时将如何去面对它们自己的丑陋行为,如何去面对它们的家人、亲戚、朋友。为了你们的未来,请不要继续作恶了,这是一个被你们无情迫害的年轻母亲对你们的规劝。

我呼吁所有的人们伸出你们善良的手,帮助制止这一起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人间冤剧,营救我仍在狱中遭受非法关押、折磨的丈夫。帮助我们现在只有一岁半的女儿早日见到爸爸。(目前我们母女担心被当地恶警進一步迫害,有家不敢回,处于流离失所的境地。)

2005-02-24: 2月21日晚9时,广东增城市大法弟子冯柄坤在农村散发大法真象资料期间被当地的镇龙派出所恶警跟踪绑架,他身上带有一些真象光盘等大法资料。当晚恶警组织人员前往他家搜查,但未能搜出任何真象资料,于是就将一些传单放在其房间内并对外宣称在其家搜查到了大法资料,恶警还将其手机、身份证、工作证等物品带走。据可靠消息冯柄坤目前已被送往增城看守所。冯柄坤的妻(大法弟子)与其只有一岁半的幼女被迫流离失所。

冯柄坤为广州某公共汽车公司司机,一直以来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

广州 增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8-01-31: 政法委610办:
主任朱志军020-82723610
副主任王建莱82723610宅82622833、13922372833

广州市增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林勇英13922380808
潘海东13809286101

2017-12-12: 增城区沙村派出所: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南安村旧广府路10号,邮编511399
电话:020-82702100

增城区看守所:
地址:增城市荔城镇纺织路26号,邮编511399
电话:020 -82750997 020-8262554982625547

增城区政法委:
丘岳峰 书记 82752905宅82756666、13902331860
政法委副书记:梁经瑜
刘南新 副书记 82715212宅82659231、13902331220
陈国平 副书记 82757227宅82619878、13902339005

增城区政法委610办:
主任朱志军020-82723610
副主任王建莱82723610宅82622833、 13922372833
程伟强 82723610宅82619779、13500220003
副局长吴锦扬82753994宅82638919、13609098370

增城区公安局:
地址:广州市增城区荔城街府右路99号,邮编511300
电话:020-82662277
局长:邬卫东
副局长:李国伟、吴革生、赖宏星
国安大队长:麦新华13902330136 (曾亲自指使他人绑架法轮功学员)
国安副科长钟良丛 13902333839
国安大队警察:邹志宏13902332889(曾亲自指使他人绑架法轮功学员)
综治办:
黎汉明 政法委副书记 综治办主任 82733633宅82629630、13802802188
熊斌 副主任 82727600宅82638058、13809281556
尹挂荣 办公室 82754035宅82639082、1390233490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0)

镇龙镇镇政府 020-82876001
镇龙镇镇 长 020-82876236
镇龙计生办钟秀香 82874178(非法强行将汤金爱做人流手术之一,现在镇龙新市场市场办上班)

镇龙镇派出所020-82879110
恶警罗伟军 13802808284(原镇龙派出所恶警,主导非法强行将汤金爱动人流手术)
恶警钟润森 13697483128 家82876159 单位82876159
恶警陈计新 13928926818
恶警李广鹏 13809283216,82877888,82879813
镇610办 李曾明 13602225553

增城市计生办(参与非法强行将汤金爱动人流手术)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