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丰台区 >> 孙继宏(妻袁和珍), 男, 39

孙继宏(妻袁和珍)
黑龙江桦南林业局派出所所长孙继宏夫妇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妻子被北京丰台分局警察酷刑打死;孙继宏也于2003年被迫害致死,身后留下一个14岁的女儿

出生时间: 1963-05-16
个人情况: 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派出所所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桦南县
个人近况: 2002年9月29日 迫害致死 (2003-08-0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67
家庭成员: 儿女: 袁和珍(夫孙继宏) 孙玉博
夫妻/父母: 贾桂兰
女婿: 孙继宏(妻袁和珍)
祖辈亲人: 何贵芝

曾经美满的全家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7-0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276198.html

2012-03-14: 假心脏病之名 多少罪恶被掩盖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心脏病,经常出现在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死因鉴定栏中,被当局作为一种普遍的掩盖迫害真相的借口被随意使用,这使多少谋杀的罪恶被“合法”的转化为“正常病死”事件,使多少无辜被害死的好人沉冤难雪!这也成了中共用谎言掩盖其暴政的一个部份。

明慧网报道出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在搜索“心脏病,被迫害致死”这样的词组后,仅从二零一零年到现在的两年时间里,就发现有二十四个是借口心脏病突发致死的迫害案例。下面的案例,只是在搜索了明慧网一小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七个。

一、抹去涂层看见的真相

孙继宏,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林场派出所警察,因坚持信仰真善忍,曾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孙继宏在北京被再次绑架,四天后就传出死讯,死因被“鉴定”为心脏病突发。十月五日晚,家属被允许去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查看尸体,到了尸体存放的屋里后,家人看到尸体浑身上下被打得体无完肤,头肿得很大,已变形,家人竟然认不出来,在家人强烈要求下,北京警察无奈洗掉涂在尸体脸上厚粉一样的涂层,才得以确认。

孙继宏和女儿孙玉博
孙继宏生前和女儿孙玉博

洗去那作为掩饰的涂层后,眼前景象真是触目惊心,孙继宏遗体左眉角被划破一个口子;眉心处有一个洞,面部有六个圆形的洞,是被象烟卷一样粗的东西捅的,或者是被粗钢针扎的,肉都穿透了;额头两个眼眉中间、下颌、脖子等处有深度烧伤痕迹,且面积很大;两肋,后背,腿等多处有伤,惨不忍睹。

家人要拍照片、要单独看遗体、要案件材料等,警察一概都不允许。家属认为:孙继宏没有心脏病,身体非常健康,头发油黑发亮,满面红光,而他的遗体非常明显的显示是被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致死的。

警察自知理亏,怕家人上告,主动赔上万余钱,于十月六日迅速将孙继宏遗体强行火化,并严密封锁消息。家人要求追究杀人凶手,追究罪犯刑事责任,当时北京丰台分局国保支队长吕东生声称正在追究相关凶手,但是,家人之后再也没得到任何相关涉案人员被处理的结果。

一桩酷刑致死的迫害罪行就这样被以心脏病突发致死的借口轻轻松松的“掩盖”过去了。
....
以上曝光的这些点点滴滴的案例就足以令人震撼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以上所能揭露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无论中共怎么掩饰,用心脏病还是用别的借口,甚至是杀人灭口的手段,但都无法阻止真相在世界的广传。如今,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们都已经在国际法庭被起诉,正义的力量正在对邪恶形成围剿之势,国内随着法轮功学员持之以恒的讲真相,越来越多的人们的良知被唤醒,反迫害的浪潮越来越强大,退党大潮汹涌澎湃势不可挡,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中共邪恶正在被全面解体。

以上这些所有令人发指的迫害罪行,无论被揭露的还是被掩盖的,一桩一桩的,无所遗漏的,都将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被正义的法庭所一一追诉,那些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恶警与高官们,除了及时回头、停止迫害,并积极收集迫害证据,站出来公开揭露迫害内幕,除将功赎罪以外,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再保护你们,这是我们对未来的庄严承诺,善恶必有报,人间的正义一定要完全实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4/假心脏病之名-多少罪恶被掩盖-254208.html

2006-09-08: 黑龙江省桦南县两位警官的遭遇

我们家乡有两位警官,都是派出所的所长,正当壮年,一位叫孙继宏,一位叫商锡平。他们在修炼法轮功之后,都摆脱了当今很多大陆警察惯有的流氓习气,变得廉洁、文明、善良。可是他们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中,遭受了最深重的迫害:孙继红,被北京恶警活活打死,其妻袁和珍也被迫害致死;商锡平,最近得知已在黑龙江鹤岗市被非法判刑十年。

一、孙继宏,男,40岁,法轮功学员,原桦南林业局公安派出所所长,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孙继宏修炼法轮功前,性情蛮横粗暴,酗酒打架,在执行警务时经常随意打人,因为会些功夫,地痞都惧他三分。修大法后,他改掉了这些恶习,文明了很多。

99年以来,因上访多次被抓,于2001年1月7日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2月4日(北京法轮大法日)走上天安门,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被天安门警察强行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当他告诉天安门的警察“自焚”是导演出来的时,那警察竟然说:导演出来也是为了共产党的统治,后他神奇的闯出来。

2002 年5月10日晚,由于被人出卖,他在出租房内被恶警绑架,并被抄了家。他在看守所内坚决抵制迫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借灌食之机迫害他,但灌不进去。第九天时正赶上桦南林业局恶警来京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北京恶警本打算将孙继宏在北京判劳教的,一看他软硬不吃,只好让本地公安接走。在强行遣返中他为了不让恶警带走,他冒着危险跳下火车走脱,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来。

2002年9月25日晚六点钟左右,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换车时,被丰台公安局绑架。在酷刑逼供中,被抓的第4天即9月29日被刑讯殴打致死。有警察称:“被打得不行了,还说大法好!”也暗自佩服这位大法弟子对信仰的坚定。当家属来认尸体时,竟然认不出来,北京警察无奈擦掉涂在其脸上东西,才得以确认。亲属看到其遗体惨不忍睹,头肿得很大,已变形,眉心处有一个洞,面部有6个圆形的洞,脸腮边有两个洞,有的像烟头烫的,浑身上下被打的体无完肤。警察自知理亏,怕家人上告,赔上万余钱。警察不让拍照,要强行迅速火化。恶警严密封锁消息,其遗体于10月2日被强行火化。

其妻袁和珍,原桦南林业局以储蓄所所长,也抛家舍业随夫进京上访,也多次被抓。2002年元旦走上天安门广场请愿,被抓后绝食闯出,2002年5月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遭到毒打、背铐、灌食等残酷折磨,出现吐血、便血症状,身体极度虚弱,在身体快不行了的时候被看守所放出。由于身体在被关押时遭受了严重迫害,流离在外期间又缺乏安定的修养环境,又得知丈夫被打死,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于2003年7月不幸去世。

其岳母贾桂兰,女,69岁,见女儿、女婿惨死,状告无门,老人悲伤过度,于2005年3月3日含冤去世。

孙继宏袁和珍夫妇遗下14岁的女儿,由其奶奶抚养。

孙继宏袁和珍夫妇被迫害致死已经三年了,年近7旬的孙母始终不能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爱子惨死的事实,面对儿子、儿媳含冤而死又状告无门,老人整日忧愁满面,每当一提起儿子、儿媳就悲伤不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8/137358.html

2006-01-28: 五口之家 如今只剩曾祖父和重孙女相依为命

家住黑龙江省桦南县的何贵芝老人和老伴孙学仁老人与孙子孙继宏一家一起生活。1996年修炼大法后,何贵芝许多老年性疾病哮喘、肺心病、气管炎不翼而飞,一家人欢乐融融。但在99年7.20法轮功遭到迫害后,警察时常到他们家里骚扰,恐吓,平静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何贵芝老人和老伴孙学仁老人
孙子一家人:孙继宏袁和珍、孙玉博

孙子孙继宏原来是桦南林业局公安派出所所长,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2002年9月25日孙继宏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区玉泉营立交桥处,4天后的9月29日被酷刑折磨致死。遗容极惨,面目眉心处有一个洞,脸腮边有两个洞,浑身上下被打得体无完肤。

孙媳袁和珍,原来是桦南县工商行桦南林业局储蓄所的储蓄主任,2002年5月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关在看守所遭到毒打、背铐、迫害性灌食等残酷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2003年7月含冤去世。

孙子孙媳在10个月内相继被迫害致死,何贵芝老人状告无门,悲伤过度导致双目失明,并于2003年12月3日含冤去世。

现在家里只剩下82岁的孙学仁老人带着父母双亡十多岁的重孙女孙玉博,艰难度日。孙学仁老人一再要求为孙子申冤,要去北京高院上告,多方寻求律师,但在中共暴政统治下,没有律师敢受理,老人的愿望是把他全家被迫害的事诉讼到国际上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8/119628.html

2005-09-27: 孙儿孙媳被迫害致死 何贵芝含冤去世

黑龙江省桦南县82岁大法学员何贵芝,在孙儿孙媳被迫害致死、状告无门的情况下悲伤过度、双目失明,在2003年12月3日含冤去世。家里只剩下82岁的老伴孙学仁带着父母双亡的重孙女孙玉博,艰难度日。

何贵芝老人,与孙子孙继宏一家人生活在一起,1996年得法,修炼大法后,许多老年性疾病哮喘、肺心病、气管炎不翼而飞,欢乐融融。99年7-20法轮功遭到迫害后,何贵芝老人的信仰权和健康权被剥夺。警察时常到家里骚扰,造成老人身体状况日益下降。孙继宏原来是桦南林业局公安派出所所长,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2002年9月25日孙继宏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区玉泉营立交桥处,4天后的9月29日被恶警酷刑折磨致死,其遗容极惨,面目眉心处有一个洞,脸腮边有两个洞,浑身上下被打得体无完肤。

孙继宏的妻子袁和珍,原来是桦南县工商行桦南林业局储蓄所的储蓄主任,2002年5月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遭到毒打、背铐、灌食等残酷折磨,身体遭到严重伤害,健康状况每日愈下,于2003年7月不幸去世。

一家五口被中共迫害死三口,现在只剩下82岁高龄的老人孙学仁和十多岁的孩子孙玉博。孙继宏被迫害致死后,北京有关部门给了两万元人民币就不了了之了。孙学仁一再要求为孙子申冤要去北京高院上告,多方寻求律师,在中共执政下找不到律师受理,老人的愿望是把他全家被迫害的事诉讼到国际上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7/111311.html

2005-09-04: 孙继宏被迫害致死的更多事实

孙继宏,40岁(1963年5月16日出生),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公安派出所所长,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2002年9月25日孙继宏在北京再次被绑架,4天后的9月29日被恶警酷刑折磨致死,其遗容极惨,面目眉心处有一个洞,面部有6个圆形的洞,浑身上下被打得体无完肤。

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后,孙继宏被桦南林业局公安局关押三次,其妻子袁和珍被关押二次,释放后,他们仍被严密监控,被限制人身自由,每天被强迫到派出所签到两次。

袁和珍在林业局工商行上班,当时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参加全国会计师资格考试,考试前两天她去公安局要身份证,公安局说什么也不给,这样她失掉了考试机会。袁和珍上班时,民警就在营业大厅外面看守。公安局四五名民警天天早晨,晚上都到家中骚扰,老人和孩子的生活和学习都受到严重干扰。夫妻两人迫于无奈于2000年1月7日双双离家。

2002年7月,孙继宏在北京被抓,在押往回家的路上,走到黑龙江市铁岭市跳火车逃离。2002年9月25日孙继宏在北京再次被抓,9月29日被迫害致死。

接到死亡通知后,当时桦南林业局公安局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贾守会(现任局长)、“610”办公室主任(国保科)宋殿林与孙继宏的母亲及另一亲属于10月3日到北京,下午到丰台公安局国保支队。当时在场人员有:北京丰台分局国保支队长吕东生、副支队长黄平、国保支队赵姓负责人、巡警队一女负责人和一个小年轻男的。

据副支队长黄平称:2002年9月25日晚,孙继宏在北京草桥附近一建筑物后面张贴“法轮大法好”,“法轮常转”标语时,被3名保安发现,孙继宏在跳墙时被抓。孙继宏被非法抓捕后,先后被玉泉茗派出所、国保支队非法审讯,期间一直被关押在玉泉茗派出所,五天四夜,孙继宏不吃饭、不喝水,警察问什么问题,孙继宏都不配合。直至28日,孙继宏说出姓名,警察晚上领他出去辨认住处没找到,29日中午又坐车出去辨认住处约三个多小时,领他到小学校很多地方都没找到,回到派出所,于4点10分呼吸急促倒地死亡,灌水泼水都无济于事。

孙继宏母亲问孙继宏身上有伤吗?吕东生回答说,腿上、后背都有伤。家属提出要办案材料附件,他们不给,不让抄,家人要看尸体迟迟不让看,直到5号晚上才让看。

去看孙继宏遗体时,黄平、贾守会、宋殿林坐一个车,两个家属和巡警队那个女的坐一个车,开车的是国保支队负责人之一的姓赵的。到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尸体存放的屋里后,黄平跟保管人员说:“把丰台局30日送到的尸体拿出来。”保管人员说是那个无名尸体。桦南局去的四人一看都说不是,黄平坚持说是,黄平把手上拿的卷宗封面上孙继宏半身像拿给我们看,孙继宏光着身子,头发象水洗的一样一绺一绺的,睁着大眼睛。

家人要求把遗体脸上厚厚粉一样的东西洗掉。洗去后一看,遗体左眉角被划破一个口子,右边面部有6个圆形的洞,象烟卷一样粗的东西捅的,或者是粗钢针扎的,肉都穿透了,额头两个眼眉中间、下额、脖子用烟头或者是别的东西多次烧伤,面积很大,烧的很深,两肋,后背,腿多处有伤,惨不忍睹。本来不太相信警察会施暴的孙继宏家人,看了遗体以后说:“他们太狠了,太残忍了。”黄平吓的赶紧说:“可不是我干的。”

家人要求拍照片、要求单独看遗体、要案件材料等,警察一概都不让。家属认为:孙继宏没有心脏病,身体非常健康,头发油黑发亮,满面红光;而他的遗体非常明显的显示是被刑讯逼供致死的。家人要求追究杀人凶手,追究罪犯刑事责任。吕东生当时说,正在对违纪干警追究处理。但家人之后没得到任何有关人员被处理的结果。

黄平曾跟贾守会说孙继宏很坚决,跟家属说孙继宏真有“钢”。孙继宏的遗体于10月6日上午十点左右火化,骨灰10月7日被带回桦南安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4/109741.html

2004-09-30: 孙继宏袁和珍夫妇二人身后留下一个14岁的女儿和一年迈的祖父及一寡母。

孤儿情况孙玉博、(孙继宏袁和珍之女)女,现年16岁,现在桦南县一中上学,高一、三班,抚养人,苏风贤、(孙继宏之母,孙玉博的奶奶)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退休职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30/85440.html

孙继宏(Sun, Jihong),男,黑龙江省桦南县法轮功学员。2002年9月25日晚,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处被警察绑架,于9月底被恶警虐杀。其遗体于10月2日被强行火化。

孙继宏(化名季成)原黑龙江省桦南县桦南林业局职工,于2001年1月7日被迫流离失所,一直在北京做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2002年2月4日“北京法轮大法日”,他去天安门讲真相,成功地打开横幅后被抓,绝食抗议14天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到正法中来。2002年5月10日晚,由于被恶人出卖,他在出租房内被警察带走,并被抄了家。他在看守所内坚决抵制迫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警察借灌食之际迫害他,但灌不進去。第九天时正赶上桦南林业局警察来京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北京警察本打算将孙继宏判劳教的,一看他软硬不吃,只好让本地公安接走。在返回家的客车上,他一直发正念,乘机跳下了飞驰的列车走脱,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

2002年9月25日晚六点钟左右,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换车时,被丰台公安局绑架。随后丰台公安分局打电话给桦南林业局索要孙继宏的材料。9月底,孙继宏便被恶警活活打死,亲属看到其遗体惨不忍睹,腮帮子上有三个穿孔的洞,下巴上和脑门上有伤痕,太阳穴一侧有一个大疮疤,已认不出本来面目了,近乎毁容。当时孙继宏的脸上被涂了一层厚厚的粉,连家属都难以确认,要求公安人员抹去粉后才辨认出来。其遗体于10月2日被强行火化。恶警严密封锁消息,详情待查。

2003-03-21: 大法弟子孙继宏是被北京丰台区公安分局恶警活活打死的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南县林业局大法弟子孙继宏于2002年9月25日被北京丰台区公安分局绑架,于9月29日被迫害致死,10月份明慧网已报导过此事。
据知情人讲,孙继宏是被恶警活活打死的。腮帮子上有三个穿孔的洞,下巴上和脑门上有伤痕,太阳穴一侧有一个大疮疤,已认不出本来面目了,近乎毁容。当时孙继宏的脸上被涂了一层厚厚的粉,连家属都难以确认,要求公安人员抹去粉后才辨认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1/46882.html

2002-10-11: 黑龙江省桦南县大法弟子孙继宏在北京被恶警绑架虐杀
2002年9月25日晚,黑龙江省桦南县大法弟子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处被恶警绑架,于9月底被恶警虐杀。其遗体于10月2日被强行火化。

黑龙江省桦南县桦南林业局大法弟子孙继宏(化名季成),于2001年1月7日被迫流离失所,一直在北京做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2002年2月4日“北京法轮大法日”,他去天安门讲真相,成功地打开横幅后被抓,绝食抗议14天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到正法中来。(4月2日明慧网曾报导过)2002年5月10日晚,由于被人出卖,他在出租房内被恶警带走,并被抄了家。他在看守所内坚决抵制迫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借灌食之际迫害他,但灌不进去。第九天时正赶上桦南林业局恶警来京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北京恶警本打算将孙继宏判劳教的,一看他软硬不吃,只好让本地公安接走。在返回家的客车上,他一直发正念,乘机跳下了飞驰的列车走脱,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来。

2002年9月25日晚六点钟左右,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换车时,被丰台公安局绑架。(玉泉营立交桥处经常有恶警在此守候抓人,此地离草桥村很近,望过往的同修注意安全)随后,丰台公安分局打电话给桦南林业局索要孙继宏的材料。9月底,孙继宏便被迫害致死,亲属看到其遗体惨不忍睹。其遗体于10月2日被强行火化。恶警严密封锁消息,详情待查。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13/2752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1/37862.html

丰台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10-20: 北京丰台纪检察院纪检组组长马志坤13911138973
纪检组组长王栋13910760125
南苑派出所警察南苑派出所电话:010-67991483 010--67991106010—63811396
警长宋东明(男)
牛波(男)

北京市民博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西二环菜户营甲88号鹏润静苑大厦B座2308室
邮编:100071
尚卫,性别:男,年龄40多岁,手机:13366123863,电话:63383457
传真:63383457-615

所在区县:丰台区
主管司法局:丰台区司法局
执业证号:21101200510341679
发证日期:2009-05-07

北京市民博律师事务所主任:胡占全
总所/分所:总所
执业状态:正常
主任:胡占全
合伙人:张锐利 于有志 王天明 芦运增 李昊 胡占全
专职:赵金林 杨轶 徐昊 王立强 宋树林 尚卫 郭晓红。

执业许可证:21101200510341679

2019-08-28: 南苑派出所:胡姓警长18518866610

2019-08-11: 一、丰台分局石榴园派出所
郭鹏, 13811626812,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石榴园派出所
地址:北京石榴庄路路北 邮编:100079
住址:北京市丰台区美域家园南区3-2-1202

郭永新,13601068757,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石榴园派出所
地址:北京石榴庄路路北 邮编:100079
住址:北京市丰台区帝京路3号院1-3-101

靳军, 13601062257,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石榴园派出所
地址:京石榴庄路路北 邮编:100079
住址:北京市丰台文体路62号

胡源、靳军: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石榴园派出所
地址:北京石榴庄路路北 邮编:100079
值班电话:010-83680047,办公室:8329973767214463

刘林茂, 13901377598
姜鹏, 13911834121
黄红飞, 1380132200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孤儿情况孙玉博、(孙继宏,袁和珍之女)女,现年16岁,现在桦南县一中上学,高一、三班,抚养人,苏风贤、(孙继宏之母,孙玉博的奶奶)原黑龙江省桦南林业局退休职工。联系电话:0454-6929175(小灵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10-05: 九月份:44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5/111778.html

2005-06-29:  孙继宏遗孤至今不知父亲惨死情况(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9/105116.html

2003年9月22日,郭仁爱去局里找局长,问问被扣工资的事,刚一進大门就被门卫拦住,随之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一个叫孔繁志的警察和另两名警察不问原因,连拖带拽,把郭仁爱的袜子都拖掉了,脚后跟都拖出了血,衣服包在头上,浑身是土。恶警修乡林一边猛踹她一边喊:“你找孙继红去!”(孙继红是桦南林业局警察,因進京上访被恶警打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73612.html
--------------------------
黑龙江省桦南县大法弟子孙继宏在北京被恶警绑架虐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1/37862p.html
2002年9月25日晚,黑龙江省桦南县大法弟子孙继宏在北京丰台玉泉营立交桥处被恶警绑架,于9月底被恶警虐杀。其遗体于10月2日被强行火化。
黑龙江省桦南县桦南林业局大法弟子孙继宏(化名季成),于2001年1月7日被迫流离失所,一直在北京做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工作。2002年2月4日“北京法轮大法日”,他去天安门讲真相,成功地打开横幅后被抓,绝食抗议14天后被无条件释放,回到正法中来。(4月2日明慧网曾报导过)2002年5月10日晚,由于被人出卖,他在出租房内被恶警带走,并被抄了家。他在看守所内坚决抵制迫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借灌食之际迫害他,但灌不進去。第九天时正赶上桦南林业局恶警来京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北京恶警本打算将孙继宏判劳教的,一看他软硬不吃,只好让本地公安接走。在返回家的客车上,他一直发正念,乘机跳下了飞驰的列车走脱,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来。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