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龙泉驿区 >> 艾朝玉, 女, 44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乡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2-1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伟 艾朝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04: 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艾朝玉、刘伟遭非法批捕
7月10日下午,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艾朝玉、刘伟夫妇被成华分局国保、双水碾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8月17日被成华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4/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92274.html#1993234322-18

2019-08-05: 四川省成都法轮功学员艾朝玉被迫害情况补充
四川省成都法轮功学员艾朝玉7月10日被成都公安局成华分局国保警察绑架。她使用的站内信箱,密码已被警察弄到手中了。请共用此邮箱的同修立即弃用该邮箱账户。

唐姓、黄姓同修的站内邮箱密码也被泄露了,请不要在
原邮箱继续联系,及时更换账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5/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1058.html#198505229-1

2019-07-15: 成都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9年7月10日下午2:30左右,成都市不同城区多个地点,警察非法强行入室,绑架法轮功学员,抄家、抢劫私人财产,连来拜访的朋友也一起绑架。被绑架的学员具体数字还正在收集中,已知道被绑架的已有二十多人。

7月10日下午4点过,金牛区恶警出动两三个大警车,非法强行撞开毛坤的家,进行了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毛坤、还有来她家做客的郫县黄素兰、李俊、张珍华和另外两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毛坤八十多岁的父母正在门口嚎啕大哭,说毛坤等人已经被绑起来了。毛坤家当天共非法抓捕六人,全是妇女,据旁观者讲,毛坤手上打上了夹板绷带(应该是骨折),脸上打青了,不久就送医院了。当天她家抄的东西很多。从4:30开始抄家,到凌晨1--2点才撤走。

下午3点左右,法轮功学员住成都北门的郭丽蓉家集体学法结束后,打开房门的一瞬间,被守候在门外一伙不明身份的人蜂拥而上,把所有的人堵进房间,还有正赶上进门的一人也被堵了进去。郭丽蓉被非法抄家和绑架,家中有大量警察,门外三辆警车。一直到晚上10:00抄家仍未结束。郭丽蓉夫妇被绑架,当时还有7人被绑架到府青路派出所,目前有5人回来。

下午,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艾朝玉和刘伟夫妇被成华分局国保、双水碾派出所非法抄家并绑架,满屋全是非法抄家的警察,除艾朝玉和刘伟外,还有一人不知是谁,一共三人被绑架。当时门外有多辆警车。据打扫卫生清洁工说,警察把那儿的监控录像取走了十多个,目的很明显,看这段时间有哪些人去过她家。

7月10日下午2点过,法轮功学员成爱玲,朱静,郑福美,刘二妹到李树枝同修家,成华区跳蹬派出所的警察敲门,强行闯入,翻箱倒柜,抄走所有资料与打印机,电脑等设备,然后将同修绑架到派出所。目前成爱玲,朱静出来了。郑福美晚上八点被非法抄家,所有的设备、书籍资料等个人财产被抢劫一空。

成都市大丰区陈揖鑫 、郑天琼及多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绑架,现获悉被送至洗脑班,地址不详。他们被绑架的同时家也被非法抄,被抄走大法书籍、打印机、电脑等个人财产。

此外,邓家湾陈叔,还有小杜被绑架。西映金沙小区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

目前已知的已有十多个地方同时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可见这是一起有计划的迫害。
从2019年3月底开始到7月份,成都市委、市政府、市委社治委搞所谓“平安社区工程百日攻坚行动”,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4月25日前后,很多地方出现了敲门行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5/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0057.html#1971504634-1

2014-01-21: 四川成都艾朝玉女士澄清中共谎言
四川省成都市艾朝玉女士修炼法轮功之后,疾病痊愈,生活幸福。一九九九年七月后,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她于二零零二年被迫离婚,于二零零四年再婚,之后她和家人仍遭到中共人员的迫害。近日她发现中共在网上以她的名义诽谤法轮功。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艾朝玉,是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法轮功学员,现年四十四岁。

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生活幸福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我女儿在上网时,一时心血来潮在百度搜索将我的名字键入,让她感到惊奇的是竟然有一篇盗用了我的个人资料写的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报导。此报导以我的口吻进行捏造,炮制出我因为修炼法轮功家庭破裂的虚假故事对我进行诽谤,很明显,这种卑劣行径的目的是想借此抹黑法轮功,我知道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以来一贯的流氓手段,为了揭穿中共的无耻谎言,说明真相,我将我这十四年的经历大概地说明一下。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结婚生了小孩后更是疾病缠身,风湿病、鼻炎、严重贫血、乳腺增生、腰疼,是个出了名的药罐子,家里的农活全是丈夫一人做,家里的积蓄都给我用来买药吃了。生活的艰辛,病痛的折磨让我苦不堪言。我时常带着几岁的儿子回娘家诉苦。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在我回到娘家的时候,我的母亲给了我一本法轮功师父所著的《在悉尼讲法》,回到家我一口气把整本书全看完了,觉得这书真好,讲的都是理,第二天就去了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一年的时间里,我所有的病都好了,也不做恶梦了,家里的活也能干了,我想到以前生病期间丈夫的辛苦,家里的活儿都抢着干,对丈夫非常体贴,对公公婆婆更孝顺,就这样,我家因为我修炼大法而变得生机盎然,几年下来,家里不但有了积蓄,还将旧平房翻新成楼房,全家人都由衷赞叹法轮大法带来的美好。

二零零二年被迫离婚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其党首江泽民的指挥发动下,开始了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运动。因为我们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中共的电视台开足马力对法轮功进行抹黑宣传。我们失去了正常炼功学法的环境,我的丈夫、公公、婆婆也在这种铺天盖地的迫害面前感到了恐惧和压力,公公婆婆都经历过共产党的各种对国人的迫害运动,他们无奈地对我说:“媳妇啊,胳膊扭不过大腿,还是别炼了,知道好就行了。”我说:“我是大法的受益者,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我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是没有错的。”公公是个退休干部,谁是谁非他当然非常明白。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公公撒手人寰,就在他去世的第三天晚上,当地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在凌晨二点闯进我家抢劫,他们抢走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磁带,我的丈夫被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得气都不敢出,眼巴巴的看着这群歹徒将自己的妻子绑走。零二年一月十七日我被放回家,丈夫因为公公的去世加上我的被迫害关押,双重的打击使得他的精神几乎崩溃,不喝酒的他喝了很多酒,丈夫对我说:“我知道你很好,是个贤惠的妻子,孝顺的媳妇,谁也代替不了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可是丈夫因为对中共邪党的惧怕转而向我提出离婚。我面对着这一切,内心感到无比悲凉,由于中共党徒不断对我们家骚扰、监视和跟踪,丈夫不堪忍受,与我于二零零二年二月离了婚,就这样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被中共邪党无情地摧残而破碎了。

多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我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半月,被放回后,九月底又被绑架在龙泉的一个洗脑班迫害,十二月底才被放回。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又被中共人员骗到镇政府,后将我和另一位大法弟子关押在镇政府楼旁边的农家乐里一个星期。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又被中共党徒绑架,他们将我关押在龙泉的山上的一个山庄里,这里实际是中共为遮人耳目的洗脑班,当天晚上我光着脚从洗脑班走了出来,黑夜里,我脚踩在了竹林里的玻璃上扎得鲜血淋漓,跑了一晚,到第二天早上却发现还在洗脑班的周围打转转,他们发动民兵在各条路上巡逻,脚底的伤口也使我疼痛难忍,我将衣服撕下一块将还在出血的脚包扎住。白天我不敢动,只能天黑了我就摸索着在山里走,经过两天两夜的艰难跋涉才走出了那片山区。

再婚后仍遭迫害

我从此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四年我与一位带着四岁女儿和生病母亲的同修组合了一个家庭,生活上才稳定下来。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带着女儿回娘家,给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当地综治办(六一零)人员在众目睽睽下欲绑架我,我儿子和女儿跑过来死死的拉着我的手抱着我的腿不让他们绑走我,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在乡邻们的谴责声中,恶人强行把我抬到车里,将我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在我绝食抗议期间,被四个人强行按在椅子上灌食摧残。在灌食过程中被灌食了不明药物,当天晚上我后背疼痛,无法入睡,四个月后恶人将我放回家,可是我明显感觉记忆减退,反应迟钝。

二零一一年七月我丈夫在家里被绑架,被关押在眉山看守所两个月,在这期间我又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地打工,家里就只剩下年迈的老母和上小学的女儿。

二零一二年八月丈夫再次在家里被绑架到郫县看守所,中共党徒还在家里抢走了两万元现金,恶人为了绑架我竟去到我女儿的学校逼我女儿说出我的下落,没有得逞。我丈夫被非法关押,后来又被双水碾街道办综治办偷偷转送到新津洗脑班,同年十月丈夫才被放回,我们全家在二零一三年新年才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四川成都艾朝玉女士澄清中共谎言-285992.html

2008-12-28: 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的暴力洗脑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艾朝玉带九岁的女儿回娘家探望年迈多病的母亲,却被绑架到四川省成都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强制“转化”。在这里,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被社会闲散人员、下岗工人和郊区各县找来的农民监视着;电视机的音量开到最大,不停的播放恶党编造出的那些诬陷法轮功的谎言。他们还规定,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不准说话。

为了所谓“转化”法轮大法学员艾朝玉,洗脑班邪党人员用尽了招数。艾朝玉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妥协,科长包小牧恐吓、诱骗说:今天(八月一日)来了很多警车,对于不写保证的,要送劳教所劳教,今天要送八个人走,其中有你的名字。并假装打电话给那些人,好象在为艾说好话,说再等一下,让她再考虑考虑,回过来又逼艾朝玉放弃修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8/192439.html

2008-08-04: 成都龙泉驿区艾朝玉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迫害
从1999年7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成都市龙泉驿柏合镇政府就紧随中共恶党迫害当地大法弟子,近期又经常派人监视,有两个男的在监视时,别人问其姓啥时,也不敢回答,这证明邪恶也知道他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是怕曝光的。

今年6月,大法弟子艾朝玉回娘家时,被恶人举报,柏合镇派出所将其抓走,后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

柏合镇工农村村主任张文香为了升官发财,派家人长期监视大法弟子,真是害人害己。特在此正告他们,如不悔改,就将是中共邪党的陪葬品。

陈良均:原柏合镇其龙村治保主任,因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现已遭报,被贬为庶民。

钱才明:柏合镇工农村二十二组村民,一直反对大法,地震后还和两个妹妹在家大骂法轮功造谣,并诬蔑大法弟子说米涨价都是法轮功造谣,都该抓去枪毙,还把大法弟子给的护身符摔成两半,结果在去上班的路上自己骑摩托车撞在别人汽车上,头部严重撞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97.html

2008-07-19: 成都龙泉驿艾朝玉、沈淑芳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
2007年7月初,成都市龙泉驿区大法弟子艾朝玉、沈淑芳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
据悉,邪党中央指示成都新津洗脑班将扩大,而且其区县的洗脑班将全部转至新津洗脑班,为死保“奥运”邪党妄图将新津洗脑班关满。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7/19/182302.html

2008-07-14: 成都龙泉驿艾朝玉、沈淑芳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
成都龙泉驿大法弟子艾朝玉、沈淑芳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请同修家属前往要人。

据悉,邪党中央指示成都新津洗脑班将扩大,而且其区县的洗脑班将全部转至新津洗脑班。为死保“奥运”邪党妄图将新津洗脑班关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4/181992.html

2006-11-24: 成都市龙泉驿区洗脑班的罪恶
自邪恶江××和恶党残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成都市龙泉驿区邪恶之徒想尽一切办法紧跟邪党,其中包括抓捕大法弟子进邪恶的非法的“洗脑班”。到目前为止,共办了三次。在这三次洗脑班中,他们利用邪党的歪理邪说强制大法弟子放弃自己的信仰,毒害世人。这三次洗脑班的主要犯罪人员是:610主任何锡文;610成员罗军、李德文;司法局副局长陈德才。

第一次洗脑班地点在龙泉驿区柏合镇国税山庄,时间是2002年9月下旬至11月下旬,当时非法抓去了十名大法弟子非法迫害(九人送国税山庄,一人被送往金堂);第二次洗脑班地点在长松的宏顺山庄,时间是2003年6月下旬至12月中旬。前后共抓去了十二名大法弟子,强制洗脑;第三次洗脑班在山泉的翰林山庄,时间是2004年6月中旬至8月30日。共抓三名大法弟子。

一、无中生有迫害大法弟子

那是在龙泉驿区柏合镇国税山庄洗脑班。2002年10月中旬,大法弟子艾朝玉和民兵(抽调来的年轻农民)袁某某、刘某某唠家常,艾朝玉很自然的将双手放在腿上。这时,民兵黄春艳从家中返回山庄,刘某某见黄春艳回来就起身离开了那个房间,黄春艳一看见艾朝玉,就冲上前狠狠的扇了她几耳光,袁某某惊呆了,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艾朝玉则质问黄为何打人?黄恶狠狠的说:“你在炼功。”艾朝玉说我没有炼,我在和他们唠家常,黄却蛮横的说:“你就是在炼功。”袁某某在610成员李德文的邪劲下,不敢为艾朝玉作证,就这样,艾朝玉无缘无故遭到一顿毒打。其余的民兵都暗地里议论:黄春艳吃错药了!家里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到这里耍蛮横?李德文为什么无理支持黄春艳?各房间的民兵都在给自己房间的大法弟子打招呼,以后谈天时,不要把手放在腿上,免得被黄某某看见后找麻烦,遭毒打。

第二天早饭后,大家都在看电视,男民兵陈国民和女民兵闲谈时,总想占女民兵的便宜,结果被女民兵讽刺挖苦,弄得很难堪,又不便发作。这时电视正好在演广告,眼睛近视的大法弟子黄彦看了看远处,调节调节眼睛。陈国民正无处撒气,便气冲冲的对黄彦骂道:“黄彦,你给我好好看电视,不然我打你。”黄彦和气的说:“ 现在在演广告,我看下远处,调节一下眼睛。”没想到这种合情合理的解释,竟遭到陈国民的一阵拳打脚踢,连在场的民兵们都认为陈国民太不讲理。大法弟子喊:“不许打人!”黄彦立掌发正念。李德文从房间里冲出来就骂:“这是什么地方,还敢炼功?”这时,几个早就被授权做打手的几个力气大的民兵将黄彦拖进房间(在外边怕过路的农民看见它们的暴行)一顿暴打,黄彦的两根肋骨被打断。这天上午,黄彦三次被拖进房间毒打,被泼冷水。

同一时间,李德文邪劲十足,立即要求大法弟子念攻击大法攻击师父的文章,遭到了抵制。李德文大怒,要求将大法弟子拖入室内“教育”(毒打)。当时拖入室内遭毒打的除黄彦外,还有袁彬、何有明、文举平、李建英、艾朝玉五人,女民兵黄春艳还抓住艾朝玉、李建英的头发左右开弓扇耳光。在他们行凶时,有的女民兵吓坏了,不断的小声嘀咕:有几个都是老太婆了,怎么经得住这么打。这次事件后,女民兵都在私下指责那几个打手:“你们太黑了,下手那么重。”也有在背地里骂陈国民太黑了,自己流里流气的遭了女民兵的讽刺却拿黄彦出气;也有议论李德文偏听偏信不讲理的,但迫于压力都不敢多谈。不过也有的想取得610分子的好感,从迫害大法弟子中捞取好处,以便今后留下来当干部、吃皇粮,今后解决自己子女的工作(办班那天,区上的几个邪恶之徒给它们许的愿),对大法弟子更加凶狠。

2002 年11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李德文和他们那一伙打麻将,输了五百多元钱没处撒气,第二天就想拿大法弟子出气。他拿出那套邪书强迫大法弟子学。正当它准备就绪,走出房间时,突然眼前一黑,赶紧抓住前面的椅子,还是没用,仰面跌倒在石沿上,头、口、鼻一齐出血。李德文遭恶报,差点送掉性命。邪恶之徒乱成一团,事情不了了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32.html

2006-11-02: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我们本地的邪恶之徒一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七二零过后不久,邪恶之徒就记名单,哪些学过,哪些没学过,逐个查,要求签字不炼。随后就是邪恶的白天黑夜的监视,当地的民兵连长陈良军、宋万才监视大法弟子最卖力。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八日,本地恶徒宋万才、陈良军、钱财政、卢登友,还有两个是当时兴龙镇(现柏合镇)派出所所长和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把我和其他几位大法弟子的家抄了,走时还强逼签字不炼。
  
二零零一年,大概是二月二十四日,镇上的苗凤明、卢登友等四恶警谎称镇上的吴青白找我去开会,等会就回来。我识破他们的诡计,他们就强行把我带到镇上关押,大概有二十三小时才把我放了。同时被关的还有王庆发,恶人殴打王庆发。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镇上的邪恶之徒开了个黑车子到茶铺,把我们七、八个大法学员强行绑架到凤凰山庄洗脑班,里面有黄彦、艾朝玉、朱德珍、何有明等九个人。在那里,每天都被强制看共产邪党诋毁大法的东西。每天的强行精神攻击是常人承受不了的。

有一次,恶人逼我们每个人都要念诋毁大法的书,我们都不念,恶人以暴打相威胁,黄彦胆胆突突的念了一点,就不念了,恶警随后叫何有明念,何有明坚定的说:不念,那是诽谤师父。恶徒当场殴打何有明,随后又拖進屋里暴打,把我们六人都打了,恶人一把将艾朝玉拖倒,差点撞在墙的稜角上,随后把她拖進屋里关着打。恶人给黄彦、文举平灌水,当时的天气很冷,恶人把黄彦的肋骨打断了两根。

恶人逼我念时,我也不念,他们就把我拖進屋,先给了我两个耳光,然后就有两三个二、三十岁的人,不管任何地方就把我乱打一通,最后了还用膝盖猛力顶我的腰,又猛踹我的两脚。这一切都是由何锡文指使、罗军和李德文在山上看管我们,罗军制造事端,然后是姓曾的民兵班长指使民兵和包夹们施暴。直至十二月二十八日才放我们回家。
  
二零零三年六月,生产队长以怕得非典为名叫我去检查身体,我知道不能去,就推说我要准备一下,在他们不注意的情况下走了出去,然后就过着流离的生活。

两个多月后,在成都被邪恶绑架。区上和镇上的人强行把我关入星光的洪顺山庄,在那里他们每天给我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东西,我炼功他们就打我、捆我、罚我站,并且不让我睡觉,有次罚站罚了一天一夜。

检察院的恶警黎明在我绝食的情况下,照常打我、体罚我,并说“我就不信制不服你”“中国人那么多死了丢在山上喂狗”,我问他代表哪个说话,他说代表邪党政府。司法局的陈德才叫我去死,也说是代表邪党政府说话。他们说出来的确实是邪党的真话。我问他们打死就算自杀吗?他们说差不多,并且说邪党政府在我身上都花了十多万了。

大概一月多之后,他们又把我关入新津洗脑班,威胁说不“转化”送劳教等。罗军在龙泉区“六一零”的指使下,为了把我关久点,买了很多东西送洗脑班恶徒。新津洗脑班是成都市邪党办的洗脑班,这里的黑暗和邪恶是非同寻常的。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五我才被放回家。
  
在这几年里,我的家人也饱尝共产邪党的迫害之苦,每天过的都是心惊胆战的日子,我的孩子也没人照顾。我回来时,看到孩子一身脏兮兮的,家里到处都脏兮兮的。我知道,婆婆年老多病,忙碌了一家的生活,还要照顾小孩,又还要受共产恶党的恐吓,承受是巨大的。
  
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被恶人陈良军举报,镇上和区上的公安、综治办等部门的人来了七、八个,其中有陈良军、卢登友、吴青白、李勇、李永平、苗凤鸣(镇上的),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非法抄了淑君的家,恶人搜到一本大法书,把我们八人强行带到了镇上关押,到第二天中午才给饭吃,然后把我们劫持到看守所。开始时看守所不收,恶人们强行让收押。

在看守所,一个叫严干事的指使牢头每天凶恶的训斥我们,同修孙宇病了,邪恶不给医治,还把她戴上镣铐受刑,后来所有人都看我们不像坏人,就善待我们了。十五天满后,镇上恶人又把李英、王庆发、乔淑君和我四人强行关在镇上,没有任何理由,强行逼我们签字说不炼。我们不配合,他们是威逼、恐吓、欺骗等手段都用上了。这都是以吴青白为首的几人干的。

我在镇上被关了五天,其间他们想给饭就给,不想给饭就不给,白天由一至四人看守,晚上轮流看守,四人一换,也不让洗、不让小便等。其中张文香、李勇最恶。

我回家后,邪恶又唆使我丈夫监视我,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连逼带吓的唆使我丈夫监视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41559.html

2006-04-06: 成都地区三名大法弟子近期被绑架
大法弟子施兰芳,女,70岁,退休职工;大法弟子艾朝玉,女,1970年生,龙泉驿区柏合镇麒龙村7组人,二人近期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恶警在非法抄家时,抄走真相资料100多份。

大法弟子李学蓉,女,1969年生,郫县唐元镇沙河村一组人,遭郫县德源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在其家中抄走了《九评共产党》等多种相关资料100多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6/124567.html

2002-10-12: 9月27日,成都市龙泉驿区“610办”、公安局、派出所等出动大批警察,在无任何法律手续下,非法抓走了数名大法弟子,進行强制洗脑。目前所知道的有洛带中学教师袁斌、大面中学教师黄彦、西河中学教师何友明、63岁的退休老教师朱德贞、龙泉乡的艾朝玉、十陵的王菊平(音)、洛带镇的丁树清等,具体人数和洗脑班地点尚不清楚。到目前为止,恶警不准家人看望,所送衣物等只能拿到恐怖机构“610办”转送。

2002-02-27: 四川龙泉大法弟子遭受非法关押迫害的案例
...还有多人,如,西河中学教师何友明被迫于2001年12月31日出走,2002年2月2日被邪恶抓回,现关在龙泉看守所;洛带镇人周天菊、谢洪明(被迫流离失所);龙泉乡艾朝玉、王庆发等;以及062航天基地的施兰芳女士等,都遭受邪恶的迫害,或被劳教,或被非法关押,并抄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7/25702.html

成都 龙泉驿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11-02: 龙泉驿区公安分局: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龙都南路205号,邮编610100
办公室:028-84853044
局长宋文13808079790
书记张勇13908231529
政委陆宏
副局长张岱敏13981738085,分管国保队
副局长马小立,男,1983年10月生,四川绵竹人。
副局长蒋巍,男,1972年12月生,江苏江门人。
副局长舒翔,男,1970年4月生,四川彭州人。
副局长高海,男,1973年3月生,成都人。

国保大队:
陈钢13981796259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建材路4号2栋4单元12号
叶键13882090990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皇城堰街31号2栋2单元2楼4号
谈杨15008276043 成都市龙泉驿区北泉路888号21栋1905
曾杰18181911098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汇丰路2号2栋2单元1楼2号
杨磊13881847558 成都市青羊区鼓楼北四街26号1栋2单元14号
王亮13981958989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公园路二段86号19栋2单元2楼3号
曾义13908070929 成都市龙泉驿区公园路258号20栋2单元1楼3号
杨飞13880899710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公园路一段258号25栋2单元17楼3号
郭玥13880862767 成都市龙泉驿区同安幸福路39号1栋1单元2楼1号
陈麟18181911109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公园路258号10栋2单元4楼1号
周华13880839399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滨河南街15号1栋1单元2楼3号
张亮18181911107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建设路40号1栋3单元5号
苏志13881706046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北路238号瑞临锦苑6栋6单元6楼11号
祝成杰15328061888 成都市高新区盛华北路华润凤凰城3期6栋2102
徐铭蔚13540126156 成都市龙泉驿区交警大队宿舍402号
张岱敏13981738085 成都市成华区杉板桥52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