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 阳明区 >> 赵军, 男, 40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2-12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赵军 赵桂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6-06: 二、高炳荣被折磨至精神失常 恐惧中被逼死
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有一个叫大青背的山村,那里没有公交车,道路很不好走。大青背有一对夫妻俩,男的姓于,排行老六,人称于老六,烟酒成瘾,弄的一身是病,面黄肌瘦的,夫妻俩经常吵嘴,而且生活很不安定,于老六也知道烟酒对身体的危害,和对家庭产生的不良影响,想尽了各种办法,多次想戒掉烟酒都失败了,妻子高炳荣(音)也多年疾病缠身。

夫妻俩有缘得大法后,夫妻俩只看一遍《转法轮》,于老六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炼功人,要达到炼功人的标准,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应该抽烟喝酒了,就这样很普通的这一念,烟酒就全部戒掉了,从此身体一天一天的强壮起来了,而且一扫以往的病态,红光满面,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妻子高炳荣多年不愈的顽疾也消失了,再也听不到夫妻俩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生活越过越好,通过这件事,很多与大法有缘的人走入大法。

然而,就这样一个和睦家庭,在二零零一年,南山派出所恶警苗强将法轮功学员高炳荣诱骗到南山派出所实施酷刑迫害,后导致精神失常。这次有十多人被抓捕迫害,他们分别是:曹茹、赵军、赵桂玲、黄国栋、张玉良、高炳荣,还有四道村的宋民杰,李建华,张老师夫妇,老于头和其老伴。

南山派出所不但未给高炳荣及时治疗,而是把她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在那里继续实施迫害,后被转到位于牡丹江市爱民区中华路的收容遣送站法制教育学校(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和肉体迫害的黑监狱)。在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子李长青(后遭恶报死亡)会同办案单位南山派出所恶警副所长苗强提审高炳荣,恶人们害怕承担责任,才勉强将高炳荣释放回家。高炳荣精神失常后,极度恐慌,怕见人,在恐惧中被逼死,离开她的一对儿女,一个和睦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恶党拆散了!

...(3)赵军:男、40多岁,有一个姐姐(赵桂玲)和一个妹妹,父母都已经70多岁。老父自赵军被迫害后就心脏病复发,多次住院,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成,二老天天以泪洗面。

2001年2月24日,恶警苗强、谢春生到赵军家说,让赵军到门口来说两句话,赵军穿着拖鞋走到门口,就被强行连打带拖抓上警车,拉至南山派出所。当晚,就被连上三次绳,赵军昏死三次,恶警就用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竹签,让其醒来。当晚赵军的右手腋下部位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右手抬不起来,失去一切功能,两臂肿得吓人。恶警没有从赵军嘴里得到需要的东西。恶警们又生毒计,将赵军的儿子赵丹(一所医学院的学生,不炼功),从学校抓来,将赵丹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给他身上、头上捂了很多东西,让孩子热得喘不上来气,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对一个不修炼的无辜的在校学生,他们都不放过,而且还用各种方法折磨他,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残忍至极、灭绝人性。

第二天早上,两个恶警架着赵丹到赵军的面前,喊:“赵军,你看你的儿子。”然后迅速的将赵丹架走。赵军只一晃看了一眼儿子,不知儿子被恶警折磨成什么样子。一想自己一夜之间就被打残了,儿子小,怕灭绝人性的恶警把儿子再打残,就悲愤地说:“你们说什么,我都承认,放了我的儿子。”恶警们按他们的需要编写了长长的几页供词,逼着赵丹签字。恶警又上赵家逼要了5500元钱,才放了赵丹。孩子回来后对奶奶说:“长长的好几张纸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不让看就让我签字。”

对于赵军,警察瞎写的供词,前言不搭后语,和别人还对不上。他们就照他们需要的瞎编,逼迫赵军签名。赵军被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一看赵军的手失去功能,抬不起来,两臂肿得吓人,就不收,让去医院诊断。恶警说赵军是装的,后经公安医院诊断赵军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赵军住院期间,恶警一再让赵军手术,可医院说手术只有2%的希望。恶警的目的是手术了就将责任推给医院:是医疗事故致残。

恶警打残人心虚,他们就到处编写罪名给赵军等人,目的不让赵军出来,如果赵军出来,他们的恶行就将曝光了。将赵军等人的材料交至检察院,因为瞎编的材料,漏洞百出,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退回。省检察院及市检察院都认为恶警的行为太可恶,已看出行刑逼供的内情,一致退回。可是恶警气急败坏了,就又去新疆将赵丹抓回来(因恶警总去学校抓赵丹,故孩子只好辍学,有家不能归,流浪在外。即使这样,也不能幸免),逼迫赵军的儿子及前妻指控赵军。赵丹不诬陷父亲就被判三年,为救孩子,赵丹的母亲也逼赵军,说:“恶警说啥,你就认啥。”

经过10个多月恶警到处窜也找不到证据。恶警目的是将赵军等五人送上刑事法庭,不让他们出来,怕恶迹曝光。

2001年12月12日,阳明法院开庭审赵军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开庭后,黄国栋是被抬进去的,不能说话,不能坐,而且脚上还带着镣铐,开庭举证3个多小时。

有的法官也很正义,法官当场问赵桂玲说:“赵桂玲,你说警察打你啦,有证据吗?”赵说:“现在我身上还有伤痕呢。”法官当庭让女法警验伤,法警验过,上报说有伤痕。10个多月了伤痕还在,当初是怎样的酷刑折磨呢?

因为是公开审理,所以法轮功学员可以找律师,但有几个律师敢接这样的案子呢?五位法轮功学员只有二位找到了律师,而且还是在开庭的前三天才找到的,赵军、赵桂玲姐弟俩家各找到一个律师。二位律师很有正义感,他们和赵家姐弟见了一次面,阅过案卷后,就知道是无罪的,是行刑逼供成的冤案。为了人间的正义,为了不负律师这一称谓,二位律师接下了案子,并在庭上义正辞严地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律师要求法医当庭鉴定赵军的残臂;律师还讲所有的罪证都不成立;都是同案人证词,没一份旁证,依据法律不生效。律师还说在当今的社会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迫害。法官和律师都谴责公安的残暴(恶警太狠毒了)。下午三时,审判无法进行,恶警原以为举完证就宣判,结果失败了,还丢尽了丑,宣布休庭。其实这真正的审判是一次对恶警的审判。

休庭后,恶警气急败坏地到处调查,首先针对律师调查,认为律师有问题,还扬言要抓把赵军等人受酷刑的消息透露出去的人,还要抓为本案说公道话的人。可见,恶警是多么的嚣张。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恶警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在偿还业力的痛苦中层层灭尽。

有消息说不再开庭审理了,秘密审判,而法院无权判,报市委、省委判。恶警气急败坏地还要抓赵军的小妹。

后省里已经秘密判了赵军等5名法轮功学员,而且还不准上诉,也不给上诉时间。这地球上哪家的卑鄙法律,如此的不讲理,不准当事人讲话、申诉,而且连他们自己的律师、法官们讲话都不准。

四、多人被殴打、劳教、判刑 七十多岁老俩口也遭毒打

2001年12月12日,610头子李长清、李高扬及市里公、检、法的一些要员等亲自到阳明法院参与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赵军、赵桂玲(姐弟俩)、黄国栋、曹茹、张玉良被非法庭审,而黄国栋却是用棉被抬进去的。曹茹遭诬判,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在女子监狱九监区,恶人强迫她们在监舍坐凳子,派刑事犯看着,不许说话,不许走动,只能一动不动地坐着,稍有动静就会招来拳打脚踢。恶警不断地想着法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让犯人把凳子抢走,让她们坐在大理石地面上,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7:30.当时天寒地冻,地上什么取暖的都没有,那种滋味可想而知。而且不让买吃的,不让与家人联系,不让写字,不让说话,人的基本权利一点都没有,吃饭只给刑事犯人的一半。

...宁军被绑架到位于桦林镇桦林橡胶厂西的东郊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黑窝),宁军对在场的警察讲真相,揭露牡丹江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谈到了恶警苗强酷刑折磨黄国栋、赵军、赵桂玲等犯罪事实,在场的警察不相信这事,并且找来了苗强本人。苗强在宁军面前矢口否认,信誓旦旦的表示,他没有做过这些,极尽花言巧语掩盖自己的刑讯逼供犯罪行为。因宁军被非法劳教刚释放不到一个月,恶警们觉得从他的口中得不到升官发财的“情报”,就把宁军送回西安分局,一星期后回家。

然而,墨写的谎言遮不住血染的事实。崔存义被酷刑残忍迫害致死,牡丹江市公安局不得不于2004年年底,以补偿的方式给家属五十万。高炳(音)茹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失常后被逼死;赵军被连上三次绳,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钢针,致使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黄国栋被两个大拇指绑在一起吊起来,昏死过去就用硬币刮肋条骨,用钢针扎在肋条里;赵桂玲被多次上绳嘴啃地、灌芥末油,用东西捂住头不让喘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原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苗强和谢春生的凶残-258577.html

2006-02-24: 请国内大法弟子利用在联合国的立案抵制迫害
赵军、男、30多岁

赵军,2001年2月24日被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警察拘捕。在派出所,用锋利的竹签刺进他的手指。结果,他的右手腕下垂丧失功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4/121541.html

2001-12-24:赵军。男、40多岁,有一个姐姐(赵桂玲)和一个妹妹,父母都已经70多岁。老父自赵军被迫害后就心脏病复发,多次住院,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成,二老天天以泪洗面。
2001年2月24日,恶警苗强、谢春生到赵军家说,让赵军到门口来说两句话,赵军穿着拖鞋走到门口,就被强行连打带拖抓上警车,拉至南山派出所。当晚,就被连上三次绳,赵军昏死三次,恶警就用硬币刮肋条骨,往手指尖里扎竹签,让其醒来。当晚赵军的右手腋下部位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右手抬不起来,失去一切功能,两臂肿得吓人。恶警没有从赵军嘴里得到需要的东西。恶警们又生毒计,将赵军的儿子赵丹(一所医学院的学生,不炼功),从学校抓来,将赵丹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给他身上、头上捂了很多东西,让孩子热得喘不上来气,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

对一个不修炼的无辜的在校学生,他们都不放过,而且还用各种方法折磨他,可见它们是多么的残忍至极、灭绝人性。

第二天早上,两个恶警架着赵丹到赵军的面前,喊:"赵军,你看你的儿子。"然后迅速的将赵丹架走。赵军只一晃看了一眼儿子,不知儿子被恶警折磨成什么样子。一想自己一夜之间就被打残了,儿子小,怕灭绝人性的恶警把儿子再打残,就悲愤地说:"你们说什么,我都承认,放了我的儿子。"

恶警们按他们的需要编写了长长的几页供词,逼着赵丹签字。恶警又上赵家逼要了5500元钱,才放了赵丹。孩子回来后对奶奶说:"长长的好几张纸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不让看就让我签字。"

对于赵军,警察瞎写的供词,前言不搭后语,和别人还对不上。他们就照他们需要的瞎编,逼迫赵军签名。赵军被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一看赵军的手失去功能,抬不起来,两臂肿得吓人,就不收,让去医院诊断。恶警说赵军是装的,后经公安医院诊断赵军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致残(有诊断书为证)。赵军住院期间,恶警一再让赵军手术,可医院说手术只有2%的希望。恶警的目的是手术了就将责任推给医院:是医疗事故致残。

恶警打残人心虚,他们就到处编写罪名给赵军等人,目的不让赵军出来,如果赵军出来,他们的恶行就将曝光了。将赵军等人的材料交至检查院,因为瞎编的材料,漏洞百出,检查院认为证据不足退回。省检查院及市检查院都认为恶警的行为太可恶,已看出行刑逼供的内情,一致退回。可是恶警气急败坏了,就又去新疆将赵丹抓回来(因恶警总去学校抓赵丹,故孩子只好辍学,有家不能归,流浪在外。即使这样,也不能幸免),逼迫赵军的儿子及前妻指控赵军。赵丹不诬陷父亲就被判三年,为救孩子,赵丹的母亲也逼赵军,说:"恶警说啥,你就认啥。"

经过10个多月恶警到处窜也找不到证据。恶警目的是将赵军等五人送上刑事法庭,不让他们出来,怕恶迹曝光。

2001年12月12日,阳明法院开庭审赵军等五名大法弟子。牡市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早上就将横幅挂在树上、路边、大厅柱子上、窗台上、墙、椅子上。它们惧怕了,假说重换地方审,并调来很多警察。审厅内装不下,大法弟子就在外面大厅里发正念。原定8:30时开庭,结果电脑里的文件全部丢失,找不到了,10:30分才开庭。

开庭后,黄国栋是被抬进去的,不能说话,不能坐,而且脚上还带着镣铐,开庭举证3个多小时。

我们看到有的法官也很正义,法官当场问赵桂玲说:"赵桂玲,你说警察打你啦,有证据吗?"赵说:"现在我身上还有伤痕呢。"法官当庭让女法警验伤,法警验过,上报说有伤痕。10个多月了伤痕还在,当初是怎样的酷刑折磨呢?

因为是公开审理,所以大法弟子可以找律师,但有几个律师敢接这样的案子呢?五位大法弟子只有二位找到了律师,而且还是在开庭的前三天才找到的,赵军、赵桂玲姐弟俩家各找到一个律师。二位律师很有正义感,他们和赵家姐弟见了一次面,阅过案卷后,就知道是无罪的,是行刑逼供成的冤案。为了人间的正义,为了不负律师这一称谓,二位律师接下了案子,并在庭上义正辞严地为大法弟子辩护。律师要求法医当庭鉴定赵军的残臂;律师还讲所有的罪证都不成立;都是同案人证词,没一份旁证,依据法律不生效。律师还说在当今的社会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迫害。法官和律师都谴责公安的残暴(恶警太狠毒了)。下午三时,审判无法进行,恶警原以为举完证就宣判,结果失败了,还丢尽了丑,宣布休庭。其实这真正的审判是一次对恶警的审判。

休庭后,恶警气急败坏的到处调查,首先针对律师调查,认为律师有问题,还扬言要抓把赵军等人受酷刑的消息透露出去的人,还要抓为本案说公道话的人。可见,邪恶是多么的嚣张。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邪恶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在偿还业力的痛苦中层层灭尽。

有消息说不再开庭审理了,秘密审判,而法院无权判,报市委、省委判。恶警气急败坏的还要抓赵军的小妹。

恶人一定要得恶报,善良的人们请关注一下赵氏一家的命运。

又有最新消息:因这事已被大法弟子揭露出来,据他们讲世界上有很多机构的人士问询此事,所以他们说市里说了不算,须上报省里。

恶人苗强在开庭前,人们进入审厅时,它要先陷害赵军的妹妹,又不敢太露骨,就抓赵军妹妹身边的一个大法弟子,诬陷这个大法弟子贴东西,大喊法警将这位大法弟子抓到法厅办公室搜身,什么也没翻到,但不放人。而且苗还一再和法警说这个大法弟子旁边等几个人也贴了。企图借法警的手抓赵的妹妹。法警没理睬它。被抓的大法弟子亲属单位领导来将这位大法弟子接走,放了。

此文还没写完又接到最新消息,省里已经秘密判了赵军等5名大法弟子,而且还不准上诉,也不给上诉时间。这地球上哪家的卑鄙法律,如此的不讲理,不准当事人讲话、申诉,而且连他们自己的律师、法官们讲话都不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4/21940.html

2001-12-15:赵军、男、30多岁。辩护律师陈述:赵军于2001年2月24日被非法抓走后,东效派出所的恶警对其进行上绳、针刺指尖、硬币刮骨等酷刑。一连三次上绳,每次上绳使人昏死后,就用针刺指尖、硬币刮骨将其弄醒,连夜酷刑导致他的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后因得不到及时医治而致残),律师当场让赵军把伤残的手展示给大家看,面对残酷的迫害,有正义感的人无不为之愤怒。

2001-12-11: 赵军:2月24日被阳明公安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被强行绑架到南山派出所,强行拿走家中的电脑,当夜就受到三次上绳(最后一次上了三绳),昏过去后就用针刺指尖,刮骨弄醒后再上,第二天双臂水肿,右手腕下垂丧失功能,后经诊断为右挠神经、正中神经损伤致残。恶警为了逃避罪责,反说他是戴着手扣在铁椅上自己摔残的。恶警们除了采用上述的上绳、刮骨针刺指尖酷刑外,还采用昼夜不让睡觉,灌迷药、棉帽捂头不让呼吸、悬吊等恶毒方式摧残大法弟子,在长达九个月之后没有足够证据,不能达到破坏大法的目的时,又一次将黑手伸向赵军之子赵丹,诱逼一个不炼功的学生指证以达到掩盖真相,不让赵军出狱,所谓“罪名”成立的目的。

赵丹:赵军之子,也是恶警们所谓的关键证人,在牡丹江医学院大一专科上学(不炼功),恶警为了给赵军等大法弟子罗织罪名,将他从学校骗出,用背铐铁椅,捂羽绒服、警服,出汗后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折磨赵丹,恶警在孩子迷迷糊糊时拉着他的手在他们自己编好的所谓笔录上签字画押,提供所谓的“证人证言”。

今天获悉本月12日将公开非法审判赵军等大法弟子

2001-11-27: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郊派出所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2001年2月24日晚,牡丹江市邪恶公安突然来到了大法弟子赵军的母亲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及法律文件,没有说明原因,以找赵军谈话为由,将从外地探亲回家的赵军强行绑架到派出所。

为了得到对大法弟子进行进一步迫害的“口供”,恶警当晚对大法弟子赵军进行了上绳、针刺指尖、硬币刮骨等酷刑,一连三次上绳,每次上绳致人昏死后,就用针刺指尖、硬币刮肋骨将其弄醒,连夜酷刑导致他的右臂正中神经和挠神经严重损伤(后因得不到及时医治而致残)。在酷刑没达目的后,恶警又把他在外地上大学一年级的儿子(不炼功),以非常卑鄙的手段从学校骗到派出所后,将孩子背铐在铁椅子上,整夜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并用羽绒服、警服外衣往孩子的头上捂,逼供后,又拉着他的手强迫在没看过的恶警自己编写的笔录上签字画押。

恶警从今年2月到现在还是没凑足所谓的“证据”,大法弟子赵军也被非法关押到现在。为了达到对赵军判刑的目的,恶警又在前些日子再次将赵军的儿子抓进看守所威逼他承认了那个所谓的笔录内容的真实性,给他的身心又一次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赵军年过七旬的双亲,在这长达九个月的迫害中,父亲心脏病突发,经医院四个小时的抢救才脱离危险。老母亲既要照顾病人,又要为孩子们担心。恶警这种为迫害大法弟子而泄私愤不择手段行为,令人发指。

江、罗犯罪集团的邪恶走卒是为了达到要非法公审赵军姐弟等五人、诬陷大法及大法弟子、从而达到上电视公开破坏大法的目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7/20478.html

2001-06-15:据可靠消息,牡丹江市大法弟子赵军在近日内被牡丹江市公安局恶警打残,经医院检查,被打成终身瘫痪。暴徒们为封闭消息,不许家属看望。赵军现被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牡丹江 阳明区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8-04-03: 牡丹江阳明分局警务大队
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阳明三条路41号,邮编157013

阳明分局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光华街109号 邮编:157013

阳明派出所警察 马晓欢 15504532097,刘景宽 1550453209013604607755
华电分局接收案子的人是华电分局、东风社区警务队队长 王国栋 15945306007

阳明区委政法委、610:
薛明霞 0453-6337561 13304835928
崔凤丽 0453-6332779 13836317078
赵俊阳 0453-6332025 13836378991
金海石 0453-6331901 13845377345

阳明区公安分局
副局长   朱橙华 1394634006
国保大队 杨晓峰 0453-6367841
阳明分局国保电话 0453-6367920
国保大队队长 李敏 15504532055

2014-10-09: 阳明分局华林东郊派出所警察(时叫东郊派出所,现在叫华电分局。)

警察蓝景华:手机13945365806

2013-05-18: 相关责任人电话:
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杨丹蓓(直接责任人):办公室:0453 6282526手机:13945309336
牡丹江市政法委书记王育伟:13339537666
宅,0453-6996666.0453-66804776171978(办),6282555(办)。
牡丹江市政法委副书记赵珉:手机:13836351598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李哲:13604831098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彭福明:13845344344
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李岩松: 6282526(办)

2009-12-21:
阳明公安分局:0453-6367899
阳明派出所: 0453-8918110
0453-6334174
0453-6332264

2007-03-05: 相关电话(区号045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