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 >> 孙洪昌(孙鸿昌,妻王秀霞), 男

孙洪昌(孙鸿昌,妻王秀霞)
用酷刑折磨,造成了孙洪昌左腿残疾,不能正常走路,小腿已萎缩。
个人情况: 原是蔬菜公司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
有关恶人: 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关勇
迫害情况: 妻王秀霞2003年6月16日 迫害致死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31
家庭成员: 儿女: 孙宾 孙锋(孙峰) 卜铁根
夫妻/父母: 王秀霞 孙洪昌(孙鸿昌,妻王秀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02: 中共酷刑:穿林海,跨雪原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一处(国保大队)有一个非常残酷的酷刑叫“穿林海、跨雪原”(常常被省略为“穿林海”),这是一种通过拉抻腿造成韧带受伤而使人疼痛难忍的酷刑,大多被用于刑讯逼供时。我们看具体的案例。
……
抚顺市公安一处的恶警关勇,有一个外号叫“德国的盖世太保”,极其凶残,几乎对法轮功学员的每次酷刑都少不了他。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原抚顺市清原县蔬菜公司职工孙洪昌,正在清原县兴隆小区室内干装修的活,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清原县清原镇派出所。他自述:“尤其是关勇凶残无比。警察先将我暴打一个小时左右,再开始用电棍电击我的生殖器,接着用拳头猛力击打我的生殖器,痛的我几次昏死过去。关勇还觉得不够狠,就用双手狠狠的劈我的腿过头,用最残忍的劈胯酷刑折磨我。就是将我右腿扣在铁床上固定住,警察用双手死命劈我的左腿;一瞬间胯部象被撕裂了一样,剧痛使我昏死过去。

“醒来后听到四、五个警察还在想折磨我的手段,关勇说:‘你们去找两根木棍,再买宽的胶带。’不一会儿,他们就拿来了。将两根木棍分别放在我的两条腿的外侧,不让腿打弯,用宽胶带从上到下紧紧的将木棍缠在我的腿上,然后再把我的右腿扣在床上,恶警用双手劈我的左腿过头,每一次都长达一、两个小时,痛的我多次昏死过去。酷刑折磨的那三天夜里,派出所周围的居民都听到了我凄厉的惨叫声,这样的折磨每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五点钟。

“……三十日晚上,他们又对我疯狂的暴力殴打后,再一次用劈胯酷刑折磨我,还恶狠狠的说:‘给你回回勺。’然后猛踢我的左脚,疯狂的一点没有人性;一边折磨我还一边问我:痛不痛?前次酷刑折磨使我左腿全部青紫,腿肿的很粗,这一次酷刑更是痛入骨髓,致使我左腿伤残,无法站立和行走,只能躺着,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的左腿、左脚明显的萎缩,左腿、左脚明显比右腿、右脚细了很多,左脚趾头弯曲。是抚顺公安一处恶警关勇用酷刑折磨,造成了我左腿残疾的。”

“穿林海,跨雪原”,本是中共文革时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塑造的所谓英雄人物的一句唱词。它本是包装中共伪造的英雄的,而如今却被拿来用作酷刑的名字摧残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中共酷刑-穿林海,跨雪原-329409.html

2011-04-17:辽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洪昌已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7/239107.html#11416231125-11

2011-01-22: 被非法判刑的孙洪昌刑期将满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洪昌被非法判刑的刑期将满,希望同修正念加持其走出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简讯及交流-235204.html

2009-11-27:遭迫害儿残媳死 孙洪昌老父含冤离世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七十多岁的父亲,三年多来为儿子遭残忍迫害的事来回奔波,于二零零八年开始患重病,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晚七时含冤离世。
临终前,老人还经常说:我儿子出来了,我的病就好了。可怜的老人临终前没能实现这个愿望。这一切悲惨都源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如果没有这场迫害,老人会享受天伦之乐。

一、千古奇冤无处伸

孙洪昌的妻子王秀霞,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多次被绑架,被迫流离失所,王秀霞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被抚顺市公安人员迫害致死。孙洪昌的儿子孙峰在妈妈被迫害致死、爸爸被迫流离失所时仅十二岁,在恐惧中患病,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在孤苦中离世。
自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一处)关勇等七、八名警察用“劈胯”、暴力殴打等手段迫害使孙洪昌左腿致残后,孙洪昌的父母为了保外就医的事,曾数十次去抚顺市公安局控申科、信访局、政法委、清原县公安局上访。市里说人关在县里,县里有权放人;找县里说人是市里打伤的,必须找市里,县公安局的徐金荣等人以种种借口哄骗两位老人,就这样来回推来推去的。

孙洪昌亲友曾为孙洪昌请过律师,清原县律师不敢代理,经友人联系在市里找的律师,市里律师在司法局、公安局淫威恐吓下,案件代理一半时中途放弃了代理。

后来孙洪昌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原来一条腿不能行走,现两条腿都不能行走,上厕所都需要人背,血压高达二百五。在这种情况下,大沙沟看守所所长祁成彬不但不放人,为了不承担责任,反而使用手段将孙洪昌送到沈阳大北监狱。孙洪昌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又被转送到沈阳东陵监狱。

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当时已身患重病的孙父、孙母及孙洪昌的妹妹去沈阳东陵监狱看望孙洪昌,当时监狱人员让家人表态对法轮功的认识否则不让见,有炼功的不许见。当时孙洪昌只能坐在轮椅上,双腿仍然无法站立。九月一日,孙洪昌的家人再次去看望孙洪昌情况和上次相同。

十月十六日,家人又去看望时,看见接见大门口贴着拒绝接见的帖子,说是防止甲流传染不让见,直到目前仍然不让见面。

二、王秀霞在迫害中惨死

二零零三年初夏,在原来位于抚顺市将军地区的看守所,一天深夜,隐隐约约听见有一低沉的声音在喊:“法轮大法好!”42岁的大法弟子王秀霞被绑架到看守所了,因不配合恶警,她已经遭受了严重的迫害,被强迫在小号里坐铁椅子。

第二天晚上,戴着手铐、脚上戴着重镣的王秀霞,喊着:“法轮大法好!”,被几个犯人抬着关入里边的女监号。第三天警察上班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其抬了出去。据说抬出去是坐铁椅子灌食。就这样白天抬出去,晚上抬回来,回来后恶犯将其双手反背铐在紧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因暖气管子很低,所以只能坐在地上过夜。

王秀霞很少说话,她腿上、胳膊上都有牙签扎的眼。大约八、九天后,她说话、呼吸都已经非常困难,就不再往外抬了,背铐和镣子也摘下来了,就在监号内给她输液,恶犯对她的打骂、灌食也同时进行。

有一天,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扶她上厕所,她蹲下很长时间便不出来,恶犯等得不耐烦就出去了。这时她很费力的小声告诉旁边人:她阴部和腋窝的毛发已经全被恶犯拔光了,现在阴部肿得撒不出尿来,恶犯还用茶缸盖上的疙瘩在她的肋骨上压着推。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王秀霞含冤离开了人世。六月十五日晚,抚顺公安局通知王秀霞家属说王秀霞死亡。家属赶到后,看到王秀霞的遗体被冰冻着,人已脱相,家属上前想看遗体,恶警不让看,问死因时,恶警们没回答出来。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属没看一眼遗体的情况下,恶警将遗体草草入殓。

三、孙洪昌被劈胯酷刑折磨致残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一处)七八名警察将正在清原县兴隆小区室内干装修工作的孙洪昌非法抓捕,绑架到清原县清原镇派出所(以前叫天桥派出所)。当天晚上抚顺国保大队的关勇、郝建秀、赵大壮(郝建秀、赵大壮的名字不一定准确)等六名警察在场,关勇、郝建秀、赵大壮自报姓名,恶警对孙洪昌酷刑折磨,使用酷刑的主要是恶警关勇。

当天夜间十一点开始,恶警们对孙洪昌拳打脚踢一个小时之后,用电棍电击孙洪昌的小便处,然后用拳头用力猛打孙洪昌的小便处,恶警还觉得不够狠,恶警用双手劈孙洪昌的腿过头。再后来用劈腿酷刑折磨孙,就是将孙洪昌右腿扣在铁床上固定住,恶警用双手劈孙的左腿(劈胯是抚顺公安一处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受过此刑折磨的人腿就被劈残疾了,被折磨的人疼痛难忍,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

在这个过程中,有四、五个警察还在想折磨孙洪昌手段,关勇说:“你们去找两根木棍,再买宽的胶带。”不一会儿,他们就拿来了,将两根木棍分别放在孙洪昌的两条腿的外侧,不让腿打弯,用宽胶带从上到下紧紧的将木棍缠在腿上,然后再把孙洪昌的右腿扣在床上,恶警用双手劈孙洪昌的左腿过头,每一次都长达一、二个小时,痛的孙洪昌多次昏了过去。派出所周围的居民都听到了孙洪昌的惨叫声,就这样一直折磨到早晨五点钟。

恶警在折磨孙的过程中还叫嚣:我们就是没有人性,你媳妇就是我们打死的,你死了,我们也就是再花二千多元钱。

三十日晚上,他们又对孙洪昌拳打脚踢之后,再一次用劈胯酷刑折磨,同时还用脚猛踢孙的左脚,恶警真是一点人性也没有,一边折磨一边还问孙洪昌:痛不痛?酷刑折磨使孙洪昌左腿全部青紫,腿肿的很粗,致使孙左腿残疾,不能站立和行走,只能躺着,生活不能自理。

派出所附近的居民一连三天晚上都听到了孙洪昌的惨叫声,恶人直到把他迫害的奄奄一息,三十一日把他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看守所怕孙死在看守所、拒收。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又是请客送礼,又是给看守所施压,软硬兼施,看守所才收下。孙洪昌腿痛的难忍,在看守所里每一天都在痛苦的呻吟中度过,整整躺了一个多月,期间看守所带孙洪昌到清原县中医院就诊过一次,诊断的结果是腿的神经损伤。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孙洪昌的左腿、左脚明显的萎缩,左腿、左脚明显比右腿、右脚细了很多,左脚趾头弯曲。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清原法院开庭以所谓“阻碍法律实施”非法判孙洪昌五年,从开庭到判决程序全不符合法律规定。由于孙洪昌的身体不合格,监狱拒收。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让孙洪昌保外就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在中共“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下,至少三千三百二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初),无数个美好家庭被拆散。受迫害的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他们的亲友和孩子都直接或间接的遭受迫害。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邮编:1133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7/213384.html

2009-08-19: 迫害致死致残 孙洪昌一家的遭遇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三年多来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最近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原来一条腿被恶警劈胯致残不能行走,现两条腿都不能行走,上厕所都需要人背,血压高达二百五。在这种情况下,大沙沟看守所所长祁成彬不但不放人,为了不承担责任,反而使用手段将孙洪昌送到沈阳监狱。

孙洪昌的妻子王秀霞,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被抚顺市公安人员绑架并迫害致死;儿子孙峰当时仅十二岁,在恐惧中患病,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在孤苦中离世。

现年五十一岁的孙洪昌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一处)关勇等七、八名警察绑架,并采用“劈胯”、暴力殴打等手段迫害使左腿致残。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清原法院又将孙洪昌非法判刑五年,曾多次送往沈阳大北监狱,由于身体原因监狱拒收。孙洪昌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又被转送到沈阳东陵监狱。

一、孙洪昌被劈胯致残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一处)关勇等七、八名警察将正在清原县兴隆小区室内干装修工作的孙洪昌非法抓捕到清原镇派出所(又叫天桥派出所)。

二十八日夜间十一点开始,抚顺市国保大队关勇、郝建光、赵大壮(郝建光、赵大壮的名字不一定准确)等六名警察对孙洪昌酷刑折磨,主要凶手是恶警关勇。恶警对孙洪昌拳打脚踢一个小时之后,用电棍电击孙洪昌的小便处,然后用拳头猛力打其小便处。还觉得不够狠,就用双手劈孙洪昌的腿过头;再后来用劈胯酷刑折磨孙洪昌,就是将孙洪昌右腿扣在铁床上固定住,恶警用双手劈孙的左腿(劈胯是抚顺公安一处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受过此刑折磨的人腿就被劈残疾了,被折磨的人疼痛难忍,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

在这个过程中有四、五个警察还在想折磨孙洪昌的手段,关勇说:“你们去找两根木棍,再买宽的胶带。” 不一会儿,他们就拿来了。将两根木棍分别放在孙洪昌的两条腿的外侧,不让腿打弯,用宽胶带从上到下紧紧的将木棍缠在孙的腿上,然后再把孙的右腿扣在床上,关勇用双手劈孙洪昌的左腿过头,每一次都长达一、二个小时,疼的孙洪昌多次昏了过去。派出所周围的居民都听到了孙洪昌的惨叫声,就这样一直折磨到第二天凌晨五点钟。

在折磨孙洪昌的过程中关勇等还叫嚣:我们就是没有人性,你媳妇就是被我们打死的。你死了,我们也就是再花上二千多元钱。三十日晚上,他们又对孙洪昌拳打脚踢之后,再一次用劈胯酷刑折磨,同时还用脚猛踢孙的左脚。关勇等人完全丧失人性,一边折磨一边还问孙洪昌:疼不疼?酷刑折磨使孙洪昌左腿全部青紫,腿肿的很粗,致使孙左腿伤残,不能站立和行走,只能躺着,生活不能自理。

三月三十一日,孙洪昌被抬着关进了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从此,孙洪昌的左腿残废了。在看守所里,孙洪昌腿痛的难忍,每一天都在痛苦的呻吟中度过,整整躺了一个多月。

五月九日,清原看守所打电话通知家属送一千元钱给孙洪昌治病,据说在县医院无法医治。家属听说生命垂危,就到天桥派出所要人,国保大队长王兴传不但不放人,还说“炼法轮功的给打死了也没人偿命,当初还不如把孙洪昌给打死了”。

期间看守所带孙洪昌到清原县中医院就诊过一次,诊断的结果是腿的神经损伤。五月二十五日,在抚顺市中医院诊断的结果是左侧腓总神经小胫神经损伤。六月十二日又到沈阳医大附属第一医院检查,诊断为:左坐骨神经损伤。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孙洪昌的左腿、左脚明显的萎缩,比右腿、右脚明显细了很多,左脚趾头弯曲。

二、妻子王秀霞在迫害中惨死

二零零三年初夏,在原来位于抚顺市将军地区的看守所,一天深夜,隐隐约约听见有一低沉的声音在喊:“法轮大法好!”四十二岁的大法弟子王秀霞被绑架到看守所了,她的身体已经遭受了严重的迫害,被强制在小号里坐铁椅子。当时看守所非法关押着二十多名法轮大法女弟子。

王秀霞,曾三次进京上访,多次被绑架,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被警察绑架折磨,在市公安局一处遭警察毒打,恶警用针扎,用脚踩在一条腿上、手抬一条腿,接着用茶缸往头顶上、脸上泼冷水,又把她按倒在床上,头倒控在床下,往头上倒冷水,衣服全湿透了,再后来用烟熏,不让她睡觉,轮流逼供。随后又恐吓说,要把她衣服扒光了,送到卫生间,把手铐在墙上,把窗户打开,让大家看。

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她与另外二位大法弟子被抚顺东州刑警队、新屯派出所、万新派出所等二十多名警察绑架,仅半个多月被中共警察折磨致死。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晚上,戴着手铐、脚上戴着重镣的王秀霞,被几个犯人抬着关入里边的女监号。第三天警察上班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将其抬了出去。据说抬出去是坐铁椅子灌食。就这样白天抬出去,晚上抬回来,回来后警察唆使凶狠的犯人将其双手反背铐在紧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因暖气管子很低,所以只能坐在地上过夜。

王秀霞很少说话,她腿上、胳膊上都有牙签扎的眼。大约八、九天后,她说话、呼吸都已经非常困难,就不再往外抬了,背铐和镣子也摘下来了,就在监号内给她输液,恶犯对她的打骂、灌食也同时进行。

有一天,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扶她上厕所,她蹲下很长时间便不出来,恶犯等得不耐烦就出去了。这时她很费力的小声告诉旁边人:她阴部和腋窝的毛发已经全被恶犯拔光了,现在阴部肿得撒不出尿来,恶犯还用茶缸盖上的疙瘩在她的肋骨上压着推。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王秀霞含冤离开了人世。六月十五日晚,抚顺公安局通知王秀霞家属说王秀霞死亡。家属赶到后,看到王秀霞的遗体被冰冻着,人已脱相,家属上前想看遗体,恶警不让看,问死因时,恶警们没回答出来。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属没看一眼遗体的情况下,恶警将遗体草草入殓。

三、儿子在恐惧和悲痛中离世

王秀霞被迫害致死后,小儿子孙峰当时十二岁,不但承受着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还要为父亲的安全担心,孙洪昌在二零零零年就被迫流离失所了。孙峰每天提心吊胆度日,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孙峰在亲属家抚养,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末,孩子身体极度虚弱,多次昏迷送到沈阳医大抢救,输了一千多元钱血才见好转。

孙峰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在孤苦中离世。如果没有这场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如果孙峰仍生活在父母慈爱的关护下,他决不会这样的患病而过早离世。

四、年迈双亲投诉无门

孙洪昌的父母为了保外就医的事,曾不下几十次的去抚顺市信访局、公安局、清原县公安局上访。市里说人关在县里,县里有权放人;找县里说人是市里打伤的,必须找市里,县公安局的徐金荣等人以种种借口哄骗两位老人,就这样来回推来推去的,始终没放人。可怜的父母为了一点希望今天去市里,明天去县里。可是又有谁可怜这对年迈的老人。他们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为了儿子每天身心受着煎熬,现在就连这一点点的希望也破灭了。

孙洪昌的亲友曾为孙洪昌请过律师,清原县律师不敢代理,经人联系在市里找的律师,市里律师在司法局、公安局淫威恐吓下,案件代理一半时中途放弃了代理。在中国,律师如果给被迫害的法轮功人员打官司,“六一零”政法委、稳定办、公安局、司法局都要出来横加阻挠干涉,甚至对律师加以迫害。

孙洪昌的家被迫害的血泪斑斑,家破人亡,有冤无处伸,而且还在遭受迫害。而不法分子却逍遥法外,中共的法律与司法机关只是中共控制、迫害老百姓的工具,所谓的信仰自由、人权自由只是欺骗世人的谎言。恳请国际人权组织关注孙洪昌一家被迫害的情况,孙洪昌已两腿不能行走情况严重,被非法关押的沈阳东陵监狱又曾迫害致死多名大法弟子,孙洪昌目前情况令人担忧,呼吁世界人权组织紧急营救孙洪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9/206791.html

2009-08-16: 清原大法弟子孙洪昌被绑架到沈阳东陵监狱迫害

辽宁清原大法弟子孙洪昌被绑架到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6/206594.html

2009-03-01: 致死致残 孙洪昌一家三口的血泪(图)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孙洪昌的妻子王秀霞,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于2003年6月被抚顺市公安人员绑架迫害致死;儿子孙峰当时仅12岁,在恐惧中患病,于2005年8月25日在孤苦中离世;孙洪昌被抚顺市公安局和清原县公安局迫害致残,目前仍然被劫持在清原县看守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196313.html

2009-02-25: 抚顺恶警以劈胯酷刑折磨孙洪昌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公安一处)七、八名警察将正在清原县兴隆小区室内干装修工作的孙洪昌非法抓捕到清原县清原镇派出所(以前叫天桥派出所)。

当天晚上抚顺国保大队的关勇、郝建秀、赵大壮(郝建秀、赵大壮的名字不一定准确)等六名警察在场,关勇、郝建秀、赵大壮自报姓名,恶警对孙洪昌酷刑折磨,主要凶手是恶警关勇。

二十八日夜间十一点开始,抚顺市国保大队关勇等恶警对孙洪昌拳打脚踢一个小时之后,用电棍电击孙洪昌的小便,然后用拳头用力猛打孙洪昌的小便。恶警还觉得不够狠,就用双手劈孙洪昌的腿过头;再后来用劈胯酷刑折磨孙洪昌,就是将孙洪昌右腿扣在铁床上固定住,恶警用双手劈孙的左腿(劈胯是抚顺公安一处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受过此刑折磨的人腿就被劈残疾了,被折磨的人疼痛难忍,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

在这个过程中有四、五个警察还在想折磨孙洪昌手段,关勇说:“你们去找两根木棍,再买宽的胶带。”不一会儿他们就拿来了。将两根木棍分别放在孙洪昌的两条腿的外侧,不让腿打弯,用宽胶带从上到下紧紧的将木棍缠在孙的腿上,然后再把孙的右腿扣在床上,恶警用双手劈孙洪昌的左腿过头,每一次都长达一、二个小时,痛的孙洪昌多次昏了过去。派出所周围的居民都听到了孙洪昌的惨叫声,就这样一直折磨到第二天早晨五点钟。

恶警在折磨孙的过程中还叫嚣:我们就是没有人性,你媳妇就是被我们打死的。你死了,我们也就是再花上二千多元钱(注:孙洪昌的妻子王秀霞,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在抚顺第一看守所被抚顺公安一处恶警迫害死的)。

三十日晚上,他们又对孙洪昌拳打脚踢之后,再一次用劈胯酷刑折磨,同时还用脚猛踢孙的左脚。恶警真是一点人性也没有,一边折磨一边还问孙洪昌:痛不痛?酷刑折磨使孙洪昌左腿全部青紫,腿肿的很粗,致使孙左腿伤残,不能站立和行走,只能躺着,生活不能自理。

三十一日,孙洪昌被抬着关进了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从此,孙洪昌的左腿残废了。在看守所里,孙洪昌腿痛的难忍,每一天都在痛苦的呻吟中度过,整整躺了一个多月。期间看守所带孙洪昌到清原县中医院就诊过一次,诊断的结果是腿的神经损伤。同年五月二十五日,在抚顺市中医院诊断的结果是左侧腓总神经小胫神经损伤。六月十二日又到沈阳医大附属第一医院检查,诊断为:左坐骨神经损伤。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孙洪昌的左腿、左脚明显的萎缩,比右腿、右脚明显细了很多,左脚趾头弯曲。

孙洪昌的身体被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关勇用残忍的手段——劈胯折磨的残废了,参与迫害的主要凶手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关勇不但没有承担任何责任,反而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清原县邪党法院非法开庭重判孙洪昌有期徒刑五年。由于孙洪昌的身体不合格监狱拒收,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让孙洪昌保外就医。

孙洪昌年迈的父母多次到抚顺市检察院和清原县的公安局和检察院要求保外就医,清原县公安局的警察徐金荣以帮助要人为借口搪塞、哄骗两位老人,始终没放人。清原县公安局控诉科的郑志文带孙洪昌做保外就医鉴定的。有关单位已经同意放人,由于恶警关勇怕他迫害罪行曝光,极力阻挠清原县公安局放人。至今,孙洪昌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9/2/25/196064.html

2009-01-18: 抚顺市清原县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孙洪昌的情况

大法弟子孙洪昌被迫害的很严重(网上有他的报导),完全可以办保外就医,可相关责任人就是不同意放人。

孙洪昌的父母都七十多岁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去找。到抚顺,那里的人说:人都打成这样了,清原应该放人。到清原,当地的人说:抚顺那边不让放。就这样来回推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193688.html

2008-12-27: 抚顺国保大队恶警关勇的部份犯罪事实2005年3、4月份期间,逾百名郊县法轮功学员被集中绑架残害,大部份是清原县和新宾县的农民,仅4月14日一天,清原县南口前镇就有56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当天抚顺公安一处伙同清原县公安局恶警出动了五十辆警车。关勇等恶警刑讯逼供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打伤、打残:提审老太太高士杰(60多岁)和王喜忠(女,56岁)时,酷刑折磨,戴手铐、脚镣吊起来,大腿劈开成一字型,把高老太太棉裤扯开裆,用电棍电击,眼睛打肿充血,脑门打青。大腿拉伤不能站立。提审王喜忠时多次电击王喜忠的全身,恶警点着烟卷插在王喜忠的鼻孔里往里灌白酒,差点窒息死亡,还把大法书里李洪志师父的照片撕下来,塞入王的肚子下。恶警关勇对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马熙君耍流氓、说脏话,电棍电,拳打脚踢,变态虐待,直至休克,使马熙君恶心呕吐,神志不清,不能行走,直到生命垂危,才通知家属把人接回,并向家属勒索一万元。2005年5月6日,清原县南口前镇霸王沟村法轮功学员盖春林被迫害致死。妻子被迫流离失所。

2006年3月28日,法轮功学员孙鸿昌被清原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在天桥派出所里,恶警关勇用电棍电击孙鸿昌小便处,将他的一只脚扣住,将他的另一只脚掰开,举过头顶,痛得孙鸿昌多次昏迷。孙鸿昌遭此酷刑后,左脚麻木无力、皮肤青紫,丧失走路能力。2006年9月18日,孙鸿昌被清原县法院非法判刑5年。因孙鸿昌伤残,未被收监,退回,仍被关押在清原县看守所。经过多方努力,各级法院和有关单位已经同意放人。但在恶警关勇阻挠下,孙鸿昌未能获救。孙洪昌的妻子王秀霞就是被他迫害死的。孙洪昌被迫害致残,他也是主要打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27/192359.html

2008-11-21: 抚顺市清原县孙洪昌被折磨致残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被抚顺市公安一处非法抓捕,抚顺公安一处和清原县公安局的恶警在清原镇派出所,用 “劈胯”,“手指钉竹签”等很多残暴手段迫害孙洪昌,派出所附近的居民一连三天晚上都听到了孙洪昌的惨叫声,孙洪昌的一条腿被打残,恶人直到把他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又把他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看守所怕孙死在看守所、拒收。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又是请客送礼,又是给看守所施压,软硬兼施,看守所才收下。家属要人,国保大队长王兴传不但不放人,还说炼法轮功的给打死了也没人偿命,当初还不如把孙洪昌给打死了。

二零零六年当地恶人对孙洪昌非法判刑,由于孙洪昌的身体不合格监狱拒收,现在孙洪昌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大沙沟看守所,就是按照邪党法律孙洪昌也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孙洪昌年迈的父母多次到抚顺市和清原县的公安局和检察院要人,公安局的徐金荣以帮助要人为借口搪塞、哄骗两位老人,始终没放人。

我们呼吁有良知的人民请伸出援助之手,谴责中共恶党执法犯法,利用国家机器迫害善良民众,并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放人!

清原县公安局申诉科的郑志文带孙洪昌做保外就医鉴定的,现在郑志文负责孙洪昌保外就医事宜,希望见到消息的同修以各种方式营救孙洪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1/190128.html

2008-01-11: 辽宁大法弟子孙洪昌被迫害致残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二零零六年三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其间遭抚顺公安一处恶警酷刑折磨致残,现已小腿萎缩,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孙洪昌,原是蔬菜公司工人,2000年就被迫流离失所。2006年3月28日下午,孙洪昌在干活期间,被抚顺公安一处、天桥派出所恶警绑架。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动用“劈胯”,“手指钉竹签”等很多残暴手段,对孙洪昌酷刑逼供,派出所附近很多居民一连三天都听到孙洪昌的惨叫声,直到他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恶警又把他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看守所的人看到孙洪昌已经残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拒收。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又是请客送礼,又是给看守所施压,软硬兼施,看守所才收下。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170082.html

2008-01-10: 抚顺清原法轮功学员孙洪昌被迫害情况的一点补充
孙洪昌被抚顺公安一处迫害致残后,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各级法院和有关单位已经同意放人。但是被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关勇把这件事情破坏了。法院等单位又不同意放人了。恶警关勇是抚顺公安一处第一邪恶之人,此人已上恶人榜,孙洪昌的妻子就是被他迫害死的。孙洪昌被迫害致残他也是主要打手。希望各界谴责此歹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0/170026.html

2007-12-19: 孙鸿昌被殴打致残 长期关押于清原县看守所
2006年3月28日,大法弟子孙鸿昌被清原县公安局非法抓捕,遭清原县国保大队与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酷刑殴打。孙鸿昌左腿被致残,生活不能自理,在非法判刑五年、监狱不收的情况下,孙鸿昌被长期关押在清原县看守所。

孙鸿昌因修炼法轮功,2006年3月28日被清原县公安局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天桥派出所。在天桥派出所里,清原县国保大队与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关勇对孙鸿昌進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恶警关勇用电棍电击孙鸿昌小便,将他的一只脚扣住,将他的另一只脚掰开,举过头顶,痛得孙鸿昌多次昏迷。孙鸿昌遭此酷刑后,左脚麻木无力、皮肤青紫,丧失走路能力。

2006年3月31日,孙鸿昌被送入清原县看守所。此间,看守所因孙鸿昌病重,于同年5月25日带他到抚顺市中医院看病,肌电图检查为左下肢小腿肌力0级,确诊为“左侧腓总神经及胫神经损伤”。后因孙鸿昌疼痛加剧,同年6月12日看守所又带他到沈阳医大附属第一医院检查,诊断为“左坐骨神经损害”。慢慢的,孙鸿昌的左腿明显萎缩,比右腿细了很多。

2006年9月18日,孙鸿昌被清原县法院非法判刑5年。清原县看守所于2006年10月16日将孙鸿昌投入监狱,因孙鸿昌伤残,未被收监,而退回。至今孙鸿昌仍被关押在清原县看守所。

现在,孙鸿昌左腿残疾,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

孙鸿昌妻子也因修炼法轮功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打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9/168646.html

2007-01-17: 孙洪昌(音)被非法关押在抚顺清源县大沙沟看守所,现他的腿被恶警迫害的行走时得扶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47022.html

2006-11-23: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被迫害的一些情况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于三月二十八日被抚顺市公安一处和清原县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后,在清原县天桥派出所,被抚顺市公安一处和清原县国保大队的恶警被蒙上眼睛严刑拷打,把他捆成大字形(抚顺公安一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刑法,人成大字形然后把两条腿向两边掰,被害人非常痛苦),严刑拷打后孙洪昌的一条腿被打残,至今生活不能自理,残腿严重肌肉萎缩、麻木、没有知觉丧失了基本功能,脚面肿胀。

打人凶手主要是清原县公安局公保大队长王兴传和抚顺公安一处恶警关勇。

即使在酷刑下,孙洪昌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清原看守所两次送他去医院治疗,但没有明显效果,而且多次向家属要钱说是给孙洪昌治疗用。在看守所,孙洪昌被刑事犯看管,腿得不到治疗。

清原县法院于九月十八日开庭宣判以阻碍法律实施罪非法判他五年徒刑,而宣判书却是九月十三日就生效了。开庭时,没有辩护律师,据说判多少年,市里已经事先通知了县法院,县法院只是履行程序执行。县公安局先后把他往教养院和监狱里送因身体原因都被退了回来,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大砂沟看守所。

自从孙洪昌被非法关押后,孙洪昌的老母亲去国保大队要人,大队长王兴传恐吓老人说:当初还不如给他打死了,法轮功的打死了也没人管。家属多次要求接见,才于十月九日和十一月十四日二次见到了孙洪昌,而且还有刑事犯在旁边看着。

恶党控制警察执法犯法,欺压善良的百姓,凶狠的毒打善良人民毫不手软。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主持正义的人们都来发挥自己的能力,制止中共迫害善良百姓的行为,要求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孙洪昌!法办打人凶手抚顺市公安一处恶警关勇!

恶警王兴传的父亲王振营是大边沟林场职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3/143068.html


2006-11-22: 抚顺清原县邪党法院重判被酷刑致残的孙洪昌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邪党法院,2006年9月18日非法开庭重判已经被警察酷刑致残废的法轮功学员孙洪昌孙洪昌3月28日正在干活时被抚顺公安一处和清原恶警绑架,一条腿被恶警严重打残,肌肉萎缩、麻木,丧失了基本功能。

自从99年7.20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孙洪昌一家四口就被迫流离失所,妻子王秀霞2003年5月29日被抚顺公安一处伙同当地派出所绑架折磨,仅16天就被迫害致死。那时小儿子孙峰才8~9岁,由于思母心切再加上生活没着落,也病倒了,于2005年离开人世。

下面是一位大学法律系学生了解情况后,给胡锦涛、温家宝的一封公开信:

给胡锦涛、温家宝的一封公开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2/142965.html

2006-10-08: 请清原县及抚顺地区大法弟子整体配合营救孙洪昌同修
辽宁省清原县及抚顺地区广大同修,我们要加强整体配合,加持孙洪昌正念正行,彻底否定旧势力对孙洪昌的一切邪恶安排,彻底否定对孙洪昌所谓判刑的迫害。

邪恶之徒定于九日企图对孙洪昌非法判刑,呼吁海外大法弟子我们整体配合向清原县法院,六一零、看守所讲清真相。解体法院、六一零、看守所迫害孙洪昌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无条件释放孙洪昌。请广大同修加持孙洪昌的亲属正念正行向邪恶要人,营救孙洪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8/139701.html

2006-09-09: 与抚顺市及清源县同修交流营救大法弟子孙洪昌
现悉,知大法弟子孙洪昌,男42岁,被非法关押在清源县看守所,被抚顺市公安局刑侦一处及国保打的腿已致残,其母正在要人,望当地同修配合发正念等,根据我知道的一些情况,就营救孙洪昌提出一点建议:

一、根据孙洪昌一家因修炼被迫害的事实,去抚顺市公安局要人。
必要的话可去法院起诉,(孙的妻子在3年前被抚顺市公安局刑侦一处打死在洗脑班,其孩子因车祸死去,弟媳因丈夫被抓進洗脑班走投无路上吊自尽等),孙洪昌的母亲、亲属等可前去公安局要人、讨命。
二、现在孙洪昌在看守所的实际情况,法院判不了,放不了,看守所也不愿担这个责任,我们抓紧讲清真相,要人,把同修营救出来。
三、清源县抚顺市同修共同配合发正念、写信、打电话、站粘贴等,将孙洪昌一家被迫害的真相,通过各种方式告诉世人,尤其是相关责任人,震慑邪恶。
四、看守所给孙洪昌看病都是去清源县中医院,方便的同修可将外面的情况智慧的通报洪昌。
五、对于看守所要钱,告诉家属,孙洪昌是被抚顺市公安局刑侦一处迫害的,我们的钱给他治病,给的钱往回要,我们没有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9/137425.html

2006-07-13: 抚顺公安一处的打手关勇
...今年4月份左右,关勇又伙同一群恶警非法抓捕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李恒良等。孙洪昌被恶警打至腿骨折,李恒良被恶警装進袋子里殴打,在抚顺公安一处,关勇等恶警对孙洪昌、李恒良实施劈腿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3/132903.html

2006-05-20: 孙洪昌被抚顺公安一处恶警迫害成残废,现生命垂危
抚顺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3月28日被抚顺公安一处、天桥派出所绑架后,遭公安一处恶警酷刑出现生命危险,被送看守所关押。家属要人,国保大队长王兴传不但不放人,还说炼法轮功的给打死了也没人偿命,当初还不如把孙洪昌给打死了。

2006年3月28日下午,大法弟子孙洪昌正在楼房干活,突然被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和清原恶警绑架到天桥派出所。到了晚上,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对孙洪昌用尽了各种酷刑,派出所附近的居民有很多都听到了孙洪昌的惨叫声一连三天。

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动用惯用的迫害大法弟子残忍手段“劈跨”,“手指钉竹签”等很多残暴手段迫害孙洪昌,直到把他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又把他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看守所的人看到孙洪昌已经残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怕死在看守所、拒收。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又是请客送礼,又是给看守所施压,软硬兼施。看守所才收下。

5月9日,清原看守所打电话通知家属送1000钱给孙洪昌治病,据说在县医院无法医治。家属听说生命垂危,就到天桥派出所要人,国保大队长王兴传不但不放人,还说炼法轮功的给打死了也没人偿命,当初还不如把孙洪昌给打死了。

自从99年7.20以后,孙洪昌一家四口就流离失所,孙洪昌的妻子王秀霞(42岁)曾几次被迫害,2003年5月29日抚顺公安一处伙同当地派出所,将她非法抓捕,酷刑折磨。仅16天后,就被迫害致死。那时他的小儿子孙峰才8~9岁,由于思母心切在加上生活没着落,也病倒了,于2005年离开人世。

现在孙洪昌也面临着生命危险。还一个读大学的儿子将面临着甚么?

希望见到的大法弟子给孙洪昌同修加持强大正念,铲除他身边一切邪恶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0/128363.html

2006-05-14: 抚顺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一条腿被恶警打坏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孙洪昌被绑架后,在县公安局的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办公室在天桥派出所)被抚顺公安一处恶警和县国保大队的恶警毒打,一条腿被打坏,现在生活不能自理,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大沙沟看守所。

现在孙洪昌的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家属要求到医院治疗遭到拒绝,公安局让家属拿1000元钱给孙洪昌治病,家属要求见到孙洪昌本人后再拿钱,县公安局不让见人。

邪恶还要非法抓捕孙洪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新传让孙洪昌的老母亲签字,遭其母拒绝,孙洪昌的老母亲以理据争,王勃然大怒扬言要将孙洪昌的母亲抓起来,这是甚么社会,警察随意抓好人,请各界帮助营救大法弟子孙洪昌孙洪昌一家已经被迫害死两口人(妻子王秀霞和小儿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4/127657.html

2006-04-27: 辽宁清原县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的最新情况
2006年4月12日,黄玉萍、李恒良、郑广发、金广(凤)芝、隋英华等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据说,孙洪昌被非法判劳教,因其有一条大腿被打折,教养院拒收,现在可能仍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此次非法抓捕乃是抚顺公安一处所为,这是他们犯下的又一罪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7/126192.html

2006-04-10: 清原县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最新情况
2006年3月28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现都被非法关押在清原县大砂沟拘留所,黄玉萍的丈夫(不修炼)被拘留五天后放回。孙洪昌双腿被打伤,现仍不能行走,家属多次去天桥派出所要求去医院医治,都被天桥派出所恶警无理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0/124887.html

2006-04-03: 辽宁清原县七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
辽宁省抚顺清原县7名大法弟子于2006年3月28日下午5:00—7:00在清原县内正在一起干活时,被抚顺市恶警非法抓捕到清原县天桥派出所(此派出所专管迫害大法弟子,清原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阮丽也在此派出所)。

当晚,恶警对大法弟子非法审讯,并动用酷刑,有的大法弟子被殴打,其中伤势最严重的是孙洪昌,两腿已无法行走,躺在派出所的水泥地上,于3月31日下午被两恶警拖上一面包车,送往清原大沙沟看守所,同时送去的还有李恒良。

王庆财于3月29日晚,家属被勒索5000元所谓的保证金被放出。

隋英华于3月29、30送到大沙沟看守所迫害。

黄玉萍,郑广发,金广芝,下落不详,听说黄玉萍丈夫(不修炼)也于当晚被非法抓走,下落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3/124314.html

2006-03-31: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
2006年3月28日下午5:30~7:00左右,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王庆财、李恒良、孙洪昌、黄玉萍、郑广发、金广芝、隋英华等正在干活时被抚顺(据说是安全局的人)非法抓捕到清原县天桥派出所,并于29日下午5:00左右被拉往抚顺。

此事与清原县公安局有直接责任,详情待查。请同修正念加持被劫持的同修,解体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加持他们正念闯出。

2006-03-31: 关于辽宁省清源县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情况的补充
3 月28日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还有清源县南口前镇的李恒良,恶警用袋子把他套住后还对他大打出手(不知是清原县公安局的,还是抚顺公安一处的),请知情者提供消息。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孙洪昌,他们一家四口人已被迫害死二人,妻子王秀霞(被抚顺公安一处迫害致死)和小儿子孙峰。另外被非法绑架王庆财已放回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31/124071.html

2005-01-30: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王秀霞2003年被抚顺市公安一处和抚一处和抚顺看守所非法绑架,十五天被残酷迫害致死(明慧网已报导)。王秀霞的丈夫孙洪昌在2000年就被迫流离失所了。王秀霞的小儿子孙峰当时12岁,不但承受着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还要为父亲的安全担心,每天提心吊胆度日,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如今孩子在亲属家抚养,2004年12月末,孩子身体极度虚弱,多次昏迷送到沈阳医大抢救,输了仟多元钱血才见好转。王秀霞的大儿子孙宾正在大学读书。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6-05:
抚顺市中级法院:
法官沈忠024-57719282、18641382905

清原县法院:
院长孙树魁18641389525、02457719525

清原县检察院:
公诉人:吕欢欢、王忠杨
王宗杨024-53030232、024-53030232、13904931135


2019-03-31:
迫害相关单位
沈阳北站派出所 2462042378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北站路102号 邮编:110013
所长 李鹤
政委 刘峰【号码待确认】13470511858
副所长 王振基
警务指挥室教导员 辛美玲
治安刑警大队教导员 韩雪松
警务保障室教导员刘腾蛟【号码待确认】 15641897077
大队教导员王理想、员警艾鑫、韩郑
沈河区公安分局 2424844572
指挥中心主任 冯凯 15940278618
值班室 2424849109
国保大队
副队长 徐宝军 13840333009

清原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
郑志文 大队长 13904131303
徐向春 副大队 2453030717 13188298899
沈阳市行政拘留所 2424821723
沈阳市第二看守所只收男士 2423719050
沈阳市第二拘留所【女】 2486673010
2019-03-16: 抚顺第一看守:
所长周志国13941327000 15504931789
教导员张敬会13898349689
副所长才昴13604133036 15504931756
曲毅024-52330910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
所长阚凯024-56534826
副所长张鑫15504931818
教导员邹成武15504931880
副所长原长伟13842368078
副所长臧建茂15504931810
赵春艳13704935075
抚顺市看守所: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古城子街道南沟,邮编113001
值班室:024-66530504
新上任所长解伦13842345110
教导员邹成武1550493188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09-08-19:
附:相关信息:
抚顺公安一处处长:冉祥纯
抚顺公安一处队长:郝建光 办电:0413-2787371
原副队长:关勇(现在国外)
警员: 张斌, 彭越, 刘明和, 张涛, 许(徐)长庆, 陈大庆, 张关永等。
辽宁省抚顺市检察院渎职处:王处长 0413-7599078 刘某 0413-7599083
抚顺市检察院 :0413-7682000
抚顺市政法委书记 王淑雅 办电:0413-2650010
抚顺市政法委副书记 宋守贵 办电:0413-2650223 宅电:0413-2600588 手机:13604130005
抚顺市公安局局长张忠民  0413-2787001   手机:13941360010
抚顺市国保大队七支队专管抚顺三县迫害法轮功的恶警队长:彭越 手机:13841334590
清原县副县长(主管迫害法轮功的) 王云飞 办电:0413-3030051  宅电:0413-5034567 手机:13942346789
清原县公安局徐金荣 办公电话:0413-3029286 宅电:0413-3023399 手机:13904933763
清原镇天桥派出所所长办公电话:0413-3076699
清原镇天桥派出所李相本 办公电话:0413-3039056 宅电:0413-3039917 手机:13942317957
清原大沙沟看守所(监管大队)所长祁成彬办公电话:0413-3041501  手机:13941311501
清原天桥派出所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天桥派出所 邮编:113300
清原大沙沟看守所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清原镇大沙沟看守所 邮编:113300
清原县法院审判长:为源涛 代审判员:刘俊杰 陪审员:王兴海 书记员:金利甲 公诉人:曹吉兴 范东风
清原县法院院长办公电话:0413-3023558 副院长办公电话:0413-3023871 法院值班电话:0413-3031590
沈阳市东陵监狱地址:辽宁省沈阳东陵区东陵路88号 邮编:110161
电话:024-62344407 总机:024-24711755 白天转:8040晚间(19点后)转8075

王秀霞被迫害致死的相关人员、单位及电话

辽宁省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值班所长:蔡林,手机:13304239368,宅电:0413-2786865
辽宁省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值班管教:郎旭明,手机:13904935199,宅电:0413-7683898
辽宁省抚顺东州刑警队
辽宁省抚顺万新派出所
辽宁省抚顺新屯派出所:0413-2555461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一处:0413-2625446
抚顺公安局地址:新抚区中央大街19号 电话:0413-2626095、0413-2624451
抚顺市国家安全局地址:顺城区新城路中段21号 电话:0413-767100

(有的人员及电话可能有变动待查明补充)


2009-02-25:
相关单位及个人:
郑志文的手机号:13904934607,宅电:0413-3036601。
郑志文的亲属──郑玉兰的电话0413-3032639

以下是有关人员信息:
抚顺市邮政编码:113000      电话区号是:0413
姓名 职务 办电 宅电 手机
王淑雅 抚顺市政法委书记 2650010
宋守贵 抚顺市政法委副书记 2650223 2600588 13604130005
冉祥纯 抚顺公安一处
关勇 抚顺公安一处 2787387   13009251616
清原镇天桥派出所 
李相本 3039065 3039917 13942317957
腾继民 30342905 3039598 13941302762
张秀彬 3037716 3022435 1384237229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11-02:  母死父流亡 14岁的孙峰在孤苦中病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11354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