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大兴区 北京女子监狱(天堂河女子监狱) >> 何同娟(和同鹃), 女, 62

个人情况: 北京航天部一院230厂的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1-2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1-08: 北京女子监狱干警部份犯罪事实
北京女子监狱是中共邪党统治的高度浓缩,它秉承中共邪党的旨意,贯彻执行恐怖组织610的非法指令,从2000年以来关押迫害了200多名法轮功学员。女监领导、干警们的工作就是造成人的精神与肉体痛苦,不择手段、想方设法地逼人说谎话、假话,逼人演戏,最终放弃对宇宙真理的信仰,甚至连做人的道德底线都放弃,把人彻底毁掉,让你连人都做不了。
......
刘迎春,女,30多岁。现任女监四区区长。2004年,大法学员袁林在全监大会上喊出:“女监十区打人!”当时的教育科科长刘迎春却将袁林以“破坏会场秩序”罪非法集训;后来她任四区区长,主抓迫害洗脑。她总结各地“转化”经验,紧跟邪党步伐,配合邪党的虚假宣传,营造伪善的环境及善于找碴整治人是她的犯罪特点。她在监区里设了很多“狱中狱”、“牢中牢”,单独隔离关押坚定的大法学员,孤立她们,强制灌输骗人的谎言,煽动其他学员对坚定者的不满与仇恨,以亲情胁迫人放弃信仰,加强了对人的精神折磨。她还找碴整治田玉华、路淑敏、和同鹃、梁战胜、杜鹃等坚定者,以片面事实蒙骗刘兵等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她默许纵容普犯对大法学员的体罚虐待、“熬鹰”及攻击谩骂,狡猾地佯装不知,做出“文明执法”的假相。2006年她因“转化”有成绩立局三等功。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8/146366.html

2006-12-29: 揭露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
四分监区(关押大法学员40余人)

四分监区是女监在2004年新成立的“法轮功”队,监区长刘迎春。刘曾将袁林非法集训,怂恿纵容普通罪犯(普犯)对大法学员孙俊英虐待折磨,并于2005年找借口将大法学员梁战胜集训。刘迎春汲取“亲情感化”中最迷惑人的表面一套,讲“人性化管理”,监区里又养鱼又种花,还准许养兔子、小乌龟,每天都放风,经常晒太阳,学练太极拳。实际上,她非常无人性的强化对法轮功学员的高压与控制,在监区的浴室、心理咨询室、库房、图书室分组隔离坚定者进行攻坚,名为 “亲情帮教”,实际是精神围攻的“狱中狱”、“牢中牢”。这些小组实行单独的起居时间,单独上厕所、洗漱(因为要隔离不转化的人,这个时间就不能让其他人上厕所和洗漱)。

刘迎春利用这种生活的不便带给监区的混乱,煽动其他普犯对坚定者的不满与仇恨,制造事端搞集体围攻与群体胁迫,丑化坚定者,怂恿纵容犯人对坚定者的人身攻击、人格侮辱。刘迎春纵容包夹体罚坚定者,借口“不认罪”,不写“思想汇报”,就不许坚定者睡觉。整个监区表面祥和,实际上非常压抑,楼道里、浴室里、晾衣房里经常传出谩骂声,对坚定者的侮辱、挖苦、谩骂是四分监区的特色,队长躲在监控器后面从不出来制止,刘迎春对很多违法违纪的“转化”虐待行为佯装不知。

刘迎春是恶党邪恶政策的急先锋。她昧着良心,善于歪曲事实、断章取义、避重就轻的为迫害大法学员找借口。她深知女监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却欺骗新关进来的大法弟子说“明慧网造谣”,“女监没有迫害大法学员”。本来是因为恶党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才使正常的家庭遭受摧残和分裂,她却用强盗逻辑污蔑大法弟子破坏家庭。监区里很多人原来重病缠身,正是炼功以后才有了健康的身体,被强行“转化”不继续炼功后,写所谓的“揭批”材料造成病业重返,结果每天排队等着吃药在四分监区成为一景,四分监区几乎成了病号区。本来是中共邪党违反法律,四分监区却搞所谓的“法制宣传”,排练诬蔑大法的节目。刘迎春确实紧跟恶党步伐。四分监区负责法轮功“转化”的干警还有:郝小莲、李威。

在四分监区深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刘冰、路淑敏、任贵敏、和同鹃,秦欢、杜鹃等。邪悟者寇桂环、徐若晖、杜筏军等在做大法弟子的洗脑工作。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9/145718.html

2005-05-19: 2005年5月份大法学员何同娟,刘兵,徐娜,孙俊英正在被邪恶之徒迫害,其中孙俊英蹲小号8个月,刚出来,现在已被强化洗脑。邪恶采取最残忍的手段,不转化不让睡觉。

2005-02-02:被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女大法弟子们,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她们正念正行否定着邪恶的迫害。
何同娟喊大法好时被强行拖出号,强行带刑具后,右手手铐把手紧紧卡死,不到一天手肿的很高,自己无法吃饭,心脏开始不正常,她绝食两顿饭,加上几天无法睡觉,便昏倒在地,做心电图,心律不齐,供血也不足,出现全身无力、呼吸困难等症状。在此情况下,恶警才给解刑具。该大法弟子直到现在心脏仍不好,手背麻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94721.html

2005-01-29: 何同娟,北京航天部一院230厂的退休职工,2003年底在外租住的住所被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4年,其中有原厂党委书记王东强的证言。何同娟在非法关押期间曾受到刑具的迫害,差点送了性命。现何同娟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区看守所;同被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的还有北京航天部二院203所的一位老人叫何桂兰,被非法判刑5年。何同娟、何桂兰两位老人为航天事业干了一辈子,只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竟遭受如此的迫害,天理不容啊!

下面是何同娟老人自述自己四年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希望善良的人们能够关注两位老人的遭遇,呼吁正义之士给予帮助,使两位老人早日获得自由!

何同娟自述四年来被迫害的事实

一、幸遇大法

我叫何同娟,是北京航天部一院230厂的职工,今年62岁,中年就病魔缠身,心脏病尤为厉害,犯病时心律不齐,全身无力,吃药和练其它气功也无济于事,整日在痛苦中煎熬着。92年9月份幸遇法轮大法,学法后不久,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久治不愈的心脏病奇迹般地全好了,精神饱满,走路一身轻,整个人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在日常生活中,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求名利,工作中任劳任怨,认真负责,例如一次我去外地一个厂家察看零件生产情况,发现零件材料存在严重问题,如果用在产品上整个部件即废,我向厂家提出必须保证零件质量,厂家为使自己产品通过检验,偷偷塞给我一叠百元面值的钞票,我当场拒绝,并说:“我是法轮功修炼者,这钱不能要,一定要把材料换成图纸上要求的。”厂家无话可说,堵住了一桩严重的零件质量事故,我负责的产品成为提货方唯一免检产品。在家庭中我按大法的要求善待每一个人,主动多做家务,我楼的垃圾道曾多次堵塞,夏天臭气熏天,我就利用中午休息时间一点点疏通,邻居都觉得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一样,我爱人也常对他同事说:“你们炼法轮功吧,我爱人炼法轮功,我们全家都受益。”

二、迫害事实

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这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样的一部高德大法对哪一个政府都是一件好事,可是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动用全部国家机器,投入巨资,发动了这场完全建立在谎言基础上,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空前的迫害。

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因为不愿放弃修炼,曾多次被抓到派出所、二次進拘留所,所在单位多次把我送厂、院一级洗脑班進行迫害,强迫去看、听造谣大法的录像,厂里还专门给我一个人办了一个星期的所谓“学习班”,让我爱人接送,多次到我家来骚扰,并于2000年3月份部分扣除工资,2002年则全部扣除,我在单位工作辛辛苦苦一辈子,只因为说一句“大法好”就被進行各种迫害,扣除一切生活来源,我遭受了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

1、拘留所绝食抗议

2000年7月19日下午2点左右,我正在一个小店买鸡蛋,一警车开到我跟前,片警李X说:“去派出所咱们聊聊”,我说:“到我家聊吧”,他说:“不行,要到派出所”,我说:“我又没犯罪,去什么派出所”,一边拿鸡蛋往家走,李××连推带拽把我推進车内,到派出所我问他们为什么把我抓来,他们避而不答。下午傍晚时分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我的家,翻箱倒柜,我们单位派两个人,一人是保卫科长,一人是退休办主任,帮着在凉台上翻东西,最后没有翻着他们要的东西,随手拿了本《精進要旨》,在楼下我大声喊:“我买鸡蛋为什么把我抓走,你们犯法!”引来了许多群众围观。半夜他们偷偷地把我拉到了拘留所,到那我开始绝食绝水抗议他们迫害好人,他们在我身体虚弱的情况下逼我照相,我坚决不照,管教一人拽一只胳膊,呈十字状,另一个硬掰我的头,我拼命挣扎,无奈身体虚弱,天又热,我几乎虚脱,全身衣服都湿透了。绝食第四天,他们把我爱人也弄来,妄图用情打动我,说如果还绝食,他们就要让儿女受牵连,工作受影响,我不动心,对他们说:是你们无理迫害我,与我家人有什么关系,你们必须把我放回去。在关押13天后才把我放了出来,当时身体被迫害得走路晃晃荡荡,脚下不稳。

2、马三家劳教所内幕

同年10月底,我又被单位骗着去了马三家(在路上才知道是去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在那里大法弟子之间不许说话,每人由单位专派一名监督员,吃住不离身,完全失去了自由,他们派误入歧途的人二人包夹一个,不停往耳朵里灌那邪悟的东西,脑子都发胀,晚上硬让去听那些拼凑出来的攻击大法的录像,后来连续几天送去马三家劳教所,在那里,臭名远扬的所长苏境专门抽出几十人来包夹我们几个人,七嘴八舌,软硬兼施,散布谎言,我违心的写了一个东西,回家第二天我就给院、厂分别写了严正声明,单位领导马上又要拉我到团河劳教所继续迫害,我当夜离开了家。

3、洗脑班的迫害

2001年9月11日,单位又要送我去洗脑,为反迫害,我迫不得已离家出走。同年10月11日去同修家,因电话被恶警窃听,被绑架到派出所,我不报姓名、住址,恶警对我拳打脚踢,把我绑在铁椅子上,双手被手铐铐的太紧,凹進很深的血痕,疼痛难忍。9月12日我们被反铐着送到拘留所,在那里非法关押23天,受尽非人的折磨。那时我血压高达170,可还硬拉着去照相,我在照相室昏倒在地,他们还不住地拽起来硬拉着照,我坚决抵制,最后他们也只好草草收场。10月3日,派出所来人把我送到所谓的法制中心,实质就是洗脑班,还把家人带来了,目的是让家人看看这里住的是高级宾馆,吃的美味饭菜,政府对我们多关心呀,用此来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当天下午洗脑班一个头目到我屋里宣布所谓纪律,让单位派二个人日夜看着我,吃住行不离身,这是强制性的,不转化直接送劳教。后来又来两个医务人员给我量血压,紧接着把我带到他们的审讯室,有三四个人,开始对我散布那些听不懂的邪恶的东西,我不听,问我什么我都不理,心里默念师父的经文、《论语》、《洪吟》等,其中一个女的边说边用手指尖直戳我的胸前,肋间,象尖刀一样,每戳一下疼得我向后直闪,我大声质问她们:“你们为什么害我?”她说:“谁害你了。”边说还边用手指继续用力戳我,后来我发现凡是被她戳过的地方都是一个黑色的斑点(淤血),这样几天下来搞得我头昏脑胀,但我心里明白:无论她们怎么说,我就是不动心,她们见我这样,就采用了“车轮战”,一天24小时连着不让休息,不让睡觉,几个人轮流向我洗脑,我虽然很累,很困,但脑子清晰,他们一看这样还达不到目的,就大打出手了。

在半夜12点左右,几人突然嚎叫起来,有的把我一下推到楼根处,按着身子紧贴墙根,我不从,身子倒下,她们又使劲推我,这时一个大个子男人用手掌猛击我的头顶,打个不停,边打边说:“我叫你不转化”。一会又喊手疼,打累了休息一会接着打,估计上百下都有了,打的我眼冒金花,不睡觉本来身体已经很虚弱、很累,我心里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一个女的把我的衣服掀起来,把后背的肉揪起来老高,一只手猛击揪起的肉,只觉得火辣辣的疼,另一个女的用可乐瓶灌满凉水从头顶上浇下来,全身都湿了,我站都站不住,身子直往前滑。后来上厕所回来,我倒在门口,大声喊:“恶人打人了,快来人呀!”他们把我拖進屋,声音低沉着说:“不许出声”,我仍旧喊,之后三四个人按着我在桌前让我写转化书,我不写,他们一人按着我的胳膊,一人按着我的头,另一人按着我的手,用笔在纸上划着,他们嘴里喊:“我叫你写,用你手写了就算你写的”,我说:“这不是我写的,不算数”,我大叫着,他们用毛巾、手纸什么的堵我的嘴,但还是堵不住,这时他们也累了,喘着气坐在那里,一会又重新开始反复折磨我,一直到天亮。就此还不罢休,又拿着一份约十几张误入歧途的人写的文章,追着我念,念一遍又一遍,当时只觉得头昏脑胀,什么内容全然不知,几天连续迫害,加之自己有怕心,怕被劳教,怕这怕那,到最后由于主意识不强,作出了违背大法的事,至今想起来还痛悔不已。

4、被迫流离失所

回家后大约半个月,街道办事处主任、居委会又来我家,说明天送我去洗脑班,因当时我爱人腰疼得直不起来,爱人对他们说:“家里还有个不足半岁的孙女,实在是离不开她。”他们说:“这次去提高,机会难得,不去不行”,在我爱人苦苦哀求下,勉强同意推迟到周五,第二天即周二,我刚带孙女打完预防针回家,单位副书记,退休办主任和在洗脑班管我的那两个女的一同撞入我家,说今天下午一点半上车去洗脑班,我爱人一听就火了,质问他们为什么说话不算数?副书记拍着桌子说:“你们不知好歹,厂里对你们够可以了。”(指没全部扣完了工资),我说:“我犯了什么法,你们为什么一定让我去?”爱人也说:“你们上次对她什么样你们也都清楚!“(因回来后我讲了洗脑班对我迫害的情况,同时也看了我前后胸被打的血痕)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小孙女睡醒了,哭了起来,他们才不得已地走了。

为避免再次被迫害,在他们走后不到十分钟,我快速离开了家,当时什么都没带,中午也没吃饭,只买了一块豆腐拿在手里,那天是2001年12月4日,天下着鹅毛大雪,大片的雪花落在我身上,又冷又饿,在白茫茫的大街上来回走着,冷了到车站躲一会,饿了有那块豆腐,天快黑了,还没有安身之地,于是去了西客站,在那向身边乘客讲我被迫害的经过,讲大法如何好,又如何被迫害,有一个山西乘客执意让我去他家住些日子,我谢绝了,到9点多钟,我去找旅馆,但都要身份证,最后我找到一家便宜又不要身份证(只能住一宿)的旅馆住了下来,后来经好心人介绍住到了一家只有祖母孙女的人家里。

江氏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对法轮功的迫害,几年来给我精神上造成的痛苦比肉体上更为严重,修炼人都知道叫一个人放弃自己崇高的信仰就等于放弃自己的生命,等于毁了生命一样,一个人被洗脑后,一旦清醒过来,真是悔恨得无地自容,整日自责、内疚、空虚、失落、消沉、不思饮食,睡眠,我的头顶被恶人撞击后神经痛,加上精神上的痛苦,曾一度全身心处于崩溃之中。

就在我流离失所不久,单位不法官员把我以一个“精神病”人交给了政保处,什么是精神病,当官的们难道不知道吗?!难道就因为坚持修炼“真善忍”坚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就被打成精神病,这不仅是侮辱人格,简直是荒唐至极,是在所谓“精神病”的幌子下迫害大法弟子。

5、家人受到的伤害

江氏集团对我的迫害殃及我的家人,每次我被抓,被拘留,我家人就提心吊胆,精神上造成很大压力,家里每有电话声、敲门声就害怕,生怕是警察或是单位,当我在拘留所绝食时,爱人成天找单位快放人,怕我生命有危险,当我回家,爱人竟跪在我面前哀求我为了这个家别出去了,在家炼吧,谁也不管你,我说:“他们要是不造谣诬蔑大法和师父,我们也不会出去讲什么真象。”女儿结婚后想要孩子,因为我被逼得不能回家帮她至今没敢要。这两年多来,爱人带病辛辛苦苦把孙女带大,他整天忙得象打仗一样,本来是应该共同做的事,他一个60多岁的老人承担了全部家务,这期间,单位、公安还不断到家骚扰,连儿子新分的房子地址也被抄了去,他们还把这种迫害伸向我的老家和亲戚家,派人去老家找我,让全村乡亲以为我犯了什么罪,给我造成名誉的损失。

要写的太多了,以上事实,江氏集团及其打手是推卸不掉的,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们因为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所犯下罪行,也必将受到应有的审判。

大兴区 北京女子监狱(天堂河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11-26: 北京女子监狱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 邮编:102609
北京女子监狱对外电话:010-60276833
狱审科电话:010-60262601
监狱长:    邢玫,  电话18811666171 住址:北京市西城区育新街63号楼4门401号
三分监区长:张海娜,电话18811663517 住址:北京市大兴区新安里29-2-601
副监区长:  安娜,  电话18811663206 住址:北京市西城区五路通七号院19楼1单元502室
副监区长:  刘冉冉,电话18811667627 住址:北京市丰台区小屯路武警三师家属院5-4
副监区长:  李苑,  电话18811662726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9号院14号楼东门603号
李植,  电话18811669698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北沙沟甲108楼2门301
鲁敏,  电话18811663195 住址:北京市大兴区康和园37-2
闫伟,  电话18811665310 住址:北京市丰台区建欣苑5里2号楼4单元502
张海燕,电话18811664280 北京市丰台区银地家园C区33-6-502
刘力会,电话18811662428 住址: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小区3-2103
黄清华,住址:北京市西城区张沟庚楼1号
刘丽新,电话18811663356 住址:北京市丰台区正阳北里6-2-903
李远芳,电话18811662499 住址:北京市大兴金星庄南5条3号
郑玉梅,电话18811669690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慧忠里小区314楼153号
刘静,  电话18811661823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清上园1-1-1503
申艳秋,电话18811665290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一街92-2-406
王英华,电话18811665681 住址:北京市丰台区赵公口慧时欣园2号楼406室
杨晓冬,电话18811667476 住址:北京市大兴区康隆园2-1-40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昌平看守所所长:高德银
昌平看守所值班室电话:010-89798349

针对此事在北京航天部讲真象:
电话点拨:区号:010
68380000──68389999
68760000──68389999
88520000──8852799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3-22: 北京女子监狱四分监区及监区长刘迎春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32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