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大兴区 北京女子监狱(天堂河女子监狱)恶人恶行录

2014-02-07:北京女子监狱以“习艺”为名的种种奴工苦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7/北京女子监狱以“习艺”为名的种种奴工苦役-287394.html

2013-08-26: 曝光北京女子监狱恶警张海娜、曹艳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6/曝光北京女子监狱恶警张海娜、曹艳梅-278666.html

2013-05-21: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1/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六)-274285.html

2013-04-20: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0/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五)-272234.html

2013-03-26: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6/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四)-271369.html

2013-03-21: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1/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三)-271185.html

2013-03-06: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6/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二)-270669.html

2013-02-19: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9/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270180.html

2013-01-22: 北京女子监狱恶警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2-2013)-267999.html

2012-10-01: 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手段
北京女子监狱现在有四区和八区为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区,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四区现任监区长张海娜十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原一直在八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因表现积极,邪性突出,近期调入四区当监区长,继续搞邪恶攻坚迫害;八区新任区长叫刘静,原是负责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长,几年来也一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区和八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各有邪恶特点,四区搞佛教,凑一堆人造的佛教套路,装神弄鬼的故作高深状,胡编乱造灌输给学员,现由八区转过去的邪悟者门杏花带队,想使用八区邪悟者的迫害套路;八区搞伪善,由邪悟者褚彤、任文曼、崔新红带队搞迫害,表面上也讲甚么在正法中修炼,乱解释法正人间的意义,欺骗迷惑学法不深的学员。两监区迫害套路各有侧重,但有共通的邪恶招数,那就是隔离、连坐、造事,当然具体的邪恶表现可不是几个字能概括的。恶徒们平时也是要经常开会总结经验,与警察沟通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两个区互取邪经的。

新被劫持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一下车就会被录相,由所分监区事先安排的队长、包夹、邪悟者接人,这些人会问寒问暖,表现出一种并不紧张的轻松表象,试图建立一种能交流、能信任的迫害基础。一走入监区,法轮功学员就开始了被包夹、被隔离的生活,在筒道里行走,不让其它班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看见,因为怕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作手势、递眼神。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早六点多一起床就离开班,到专门的小房间开始所谓“学习”洗脑,吃饭送進去,如果普犯出工,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分别安排在各迫害小组,分班搞“学习”强制洗脑,各班的电动铁门一关,普犯何时收工回班,何时开铁门。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监区被迫害几年,可能很多监区普犯、或其她法轮功学员都不认识她,也没说过一句话。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只有机会跟所在班的普犯、包夹及邪悟者说话。

刚迫害入监的法轮功学员往往缺少衣物及日用品,邪悟者及普犯包夹会帮着找所需物品,用人情迷惑学员,应该说一些邪悟者毕竟学了法轮功多年,也是有为善之心的,但其目的往往是为了能让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因为其邪悟状态必使其所言所行成为伪善。最初的示好之后,那就是密集的“学习”洗脑了,跟你聊外面的家庭、生活、工作,聊得法修炼的过程、及正法修炼之路,目的是想了解你的性格、对正法修炼的理解、有无甚么明显的执著,找你修炼中的漏洞,其实是在充当干扰正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旧因素的人间代言人。你不所谓“转化”,那就会说你跟不上正法進程,不明白進监狱的意义,说你外面没修明白才会進来、進来还不明白那就会让你吃苦明白。这些邪悟者多为在外面时就个人修炼不扎实的,学法少,感性认识多,追求新奇,显示心重,其中还有一种旧势力对法轮功学员的嫉妒心的体现,你对正法修炼理解的正,她们嫉妒你更想毁你,你对正法修炼的认识糊涂,她们正好摆出一副为你解惑的姿态,她们就像具体化的旧势力在表演。你不“转化”,她们会给警察、包夹出主意如何对付你,会给你的环境搞的更紧张一些,美其名为“帮你修”。

每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三个“责任”警察,要经常参加迫害组“学习”,询问迫害進度,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谈话,跟包夹商量如何在班里让普犯给法轮功学员制造紧张空气,跟邪悟者商量迫害的切入点,她们迫害的方法是很系统的,因为八区、四区的功能就是干这个,她们这方面的迫害经验很多。谈话多选在监区晚间就寝后,一谈就到午夜后2点多是常事,你不妥协,不只是责任警察,监区十几个队长,谁晚上上班谁都可以找你聊,天天来,也不明着不让你睡觉,但就是选在就寝时间跟你说个没完。

以前不转化会挨打,四区犹甚,八区也暗里干过,现在讲“文明”了,搞甚么人性化,改用刀叉吃人了,就是党文化那一套精神上折磨你的手段,把你搞的疲惫、厌倦,就是要让你生出人心。老不妥协,所在班取消娱乐时间,铁门一关,一班人陪你所谓“学习”,而普犯就巴望着晚上那两小时的自由时间,可想而知其怨气。过年过节其它班放假,可以看电视唱歌;这个班继续所谓“学习”,不让看电视,这么干目的就是挑起人斗人。再狠点,就寝时间到了,让班里人陪着再熬到十一点,普犯第二天还要出工,那自是很不乐意。这是让一个班搞连坐折磨。还有让一个监区十多个班陪着搞连坐迫害的时候,小一百人班班坐那儿所谓“学习”,事先找各班长开会,把“学习”严管的原因放出风去,当然都是法轮功学员谁谁如何不听话了等等。这个法轮功学员的日子就会不好过。

对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恶徒人为的给她制造事端,选班里泼一点的普犯,多是道德败坏的,授意她故意在生活上找学员的碴,甩脸子、言语羞辱刺激学员,包夹可随意选择红、白脸的角色。队长心知肚里,因为她们都是一伙的,但不闻不问,不给法轮功学员换班,也不制止这种下流丑行,法轮功学员揭露出来,她们就让学员找自己的问题,要能宽容邪恶行径。

还有就是搞“批斗”式的“交流会”,每个班找一、二个普犯骨干,再找些邪悟的,弄二、三十人坐一圈轮番对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发言,弄两、三队长坐阵,专人摄相机一端,开始给你搞文革上纲上线那一套。

不妥协,就永远不可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天天一张小凳搬来搬去,全体出工时,就在劳动现场摆阵,几人围一圈“学习”,有来检查的,赶快安排点活假装干。不转化的“法轮功重点”号称“重控”,就寝都睡下铺中间床位,不是照顾,是因为那个位置监控器里看的清楚,而且警察找着谈话方便。上厕所让你拍大铃上,晚上要是铃响,会震动一筒道,招人恨,所以法轮功学员就尽量忍着。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没有计分资格,而接见、与家人电话都需要有计分,没计分只能写信,这个规则就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制定的。

现在北京女子监狱四区、八区仍有大约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年纪从二十多到七十多都有,迫害的非法刑期从三年到十几年,一些人的身体健康状况在长期的被迫害中也令人堪忧。一些法轮功学员非常了不起,在与世隔绝的迫害环境中,长期面对高压却始终保持正信、正念,不向邪恶妥协,真正的表现出了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流氓手段-263552.html
2012-01-08:
曝光北京女子监狱恶徒覃欢

覃欢,现年三十七岁,曾在东北被劳教过,二零零五年被关入到北京女子监狱后,疯狂参与、协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是散布邪悟的东西,攻击大法和师父,逼迫法轮功学员听、看邪悟的文章,肆意诋毁师父和大法。

在此正告覃欢,你已经造下无法偿还的罪业,现郑重规劝你:赶快止步,大法的威严不容你肆意作恶!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8/二零一二年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1610.html#121802735-10

2011-12-18:
北京女监及女劳所近期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

北京市女子监狱及女子劳教所近期频频给曾遭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家中打电话,声称進行所谓的回访,问思想状况、在家干甚么。干扰法轮功学员及家人。


2011-07-27: 曝光迫害法轮功的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
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前任监区长黄清华和现任监区长张海娜靠迫害法轮功积累其爬升的政治资本,张海娜继承了黄清华的恶毒“经验”,玩弄攻心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酷刑。她煽动仇恨,让在押人员批斗法轮功学员,让被斗者觉得“没脸见人”、“没有立足之地”,从而摧毁人的意志,黄進香就是被这样迫害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7/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7-27-11)-244543.html#11726215533-1

2010-09-01: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北京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方式,不仅是罚站、毒打几天不让睡觉,还不让上厕所、不断地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逼看二零零零年前后写的所谓×教等方面的书。四分监区长刘迎春、副监区长刘立新用高分诱惑学员看此类书。有人由此走向邪悟,留下了终生的遗憾。四分监区恶警认为这些人符合它们所要求的邪的成度,就奴役她们为其创收。

刘迎春的得力助手王英华利用普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85.html


2008-09-18: 京城的人间地狱(三)
北京女子监狱恶人榜

1、北京女子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警:

张书顺,男,60多岁,原女监监狱长。2000-2003年在女监支持老女监三区区长田风清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取得所谓的“高转化率”。张书顺经常同田风清密谈,非常“伪善”,夏天闷热时他会夜里亲自给女犯及法轮功学员送冰棍,但却纵容怂恿干警及犯人虐待法轮功学员。

齐秀山,男,50多岁,副监狱长及党委书记。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虐待,极力掩盖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

周英,女,40多岁。是2000年以来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她不断给干警施压,纵容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软硬兼施地打压袁林、许那、宫瑞平这些要控告女监、揭露迫害真相的法轮功学员。2003年董翠芳被殴打致死后,许那写信给她,揭露女监严重侵犯人权的事实,她不仅不调查制止,反而继续包庇纵容“非典”期间老女监三区对袁林、宫瑞平等人的非人虐待。同年11月授意将许那关入小号折磨;2004年5月袁林在大会上揭露十区殴打法轮功学员,周英和齐秀山竟授意刘迎春将袁林以“扰乱会场秩序”罪集训,称“不能让她拿住我们”,后来袁林绝食抗议,周英最后不得不见袁林,答应以后不再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虐待,并严格督察干警的违法违纪行为。但同年11月,她和监狱长李瑞华就再次对干警施压,令十区监区长郑玉梅、干警牛娜、肖蕊、严春玲不择手段地虐待李丽、岳昌智、周孜等人;同时八区监区长黄清华、干警李小娜、曹艳梅加大对李雪宾、宫瑞平等人的精神摧残及虐待;在四区,监区长刘迎春也大胆地折磨摧残孙俊英等学员。女监干警肆无忌惮地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监狱长周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04年11月“追查国际”已发布公告,将周英列为追查对像,她对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董翠芳致死案及女监非法迫害手段负有直接管理责任。

李瑞华,女监监狱长,40多岁,接任女监第一把手职位后,到处做秀,以新女监“新气象”、“人性化管理”、“文明执法”、“规范执法”为幌子,大搞女监所谓“文明监狱”的虚假政绩,用以蒙骗国内外舆论。但同时,她对下属施压,继续加大力度软硬兼施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手段更隐蔽狡诈。女监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李瑞华同样负有包庇纵容之责。

尉迟尉庆,男,30多岁,原女监监狱长,后调走。2004年在职期间,他给干警施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为阻止女监迫害真相外传,他一再强调干警的保密纪律。

高云起,女,40多岁,现任女监狱政科科长,她当干警时就怂恿普通犯人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她曾对一普通犯人说“不转化某某就别想减刑”,造成2000-2002年间,老女监犯人仗势殴打凌辱法轮功学员。升科长后,她继续以维护“女监利益”为名采取打压手段。2003年减刑假释大会上,法轮功学员刘淑霞站起来发言,对有关法轮功学员的减刑政策提出质疑,本是正常权限之内的提问,被高云起整治打压;董翠(董翠芳)被殴打致死,高云起花了一个月时间处理其家属事宜,用伪证蒙骗其家属,并想方设法阻止家属上告,最后赔了点钱草草了事。

张国芳,女,30岁,女监教育科科长。2003年,她值班到小号巡查,被关禁闭的袁林向她讲述干警违法事实,她说这是上面允许的,另一方面她又大讲女监干警的“规范执法”,恐吓蒙骗其他学员。

金花,女,40多岁,北京未成年管教所所长,2000年初女监合并前,一直负责寄押在未管所的女监五个监区,指使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与八分监区区长黄清华、郑玉梅一起,通过熬夜、体罚、强制奴役劳动、批斗等精神折磨手段,强制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甚至逼迫学员揭批“真、善、忍”,伪善的蒙蔽了很多法轮功学员。

田风清,女,40多岁,原老女监三区区长。在职期间,赤裸裸地残暴折磨虐待法轮功学员雷晓婷、伍丹、宫瑞平、袁林、许那、董翠、赵志生、岳昌智、吴兰兰、刘秀芹、董延红、赵贵敏、赵秀环等等很多人。其中,董翠芳被虐致死,袁林、宫瑞平被打伤打残,宫瑞平精神失常。田是董翠芳迫害致死案的直接责任人,2004年被撤职,目前她是干警食堂的普通科员,由于女监的庇护及掩盖,田风清的罪行尚未得到刑事追究。2004年11月“国际追查”已将田风清列为追查对像。

黄清华,八分监区区长,女,40岁,2000年以来至今一直负责女监八区的迫害洗脑。此人受共产邪灵控制,熟练地搞共产中共政治斗争那一套,用“人整人”、“人治人”、“无限上纲上线”等手段,煽动仇恨,在封闭信息的环境中,紧跟虚假的媒体宣传灌输“一言堂”的专制文化,搞“假、大、空”的政绩宣传,为自己摧残迫害法轮功“贴金”。她善于以伪善面孔出现,“关心”法轮功学员的生活、家庭及身体状况,以“软”办法摧残人的意志,结合邪悟,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蒙骗她们放弃信仰,放弃对女监的控告。黄清华的邪恶难以识别,因为很多人常为她外表的伪善所迷惑,她钻研邪悟,引导人邪悟,其实是乱法之罪,破坏佛法,天理难容。她强制洗脑,灌输中共文化,使人被共产邪灵附体。认清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才能清除毒害。很多经她洗脑的人出监后渐渐认清了她的伪善,并从新走上修炼之路。2004年11月“国际追查”已将黄清华列为迫害法轮功的追查对像。

郑玉梅,现任十分监区区长,女,40多岁。原来是八分监区的副监区长,2004年,继田风清之后,就任十区监区长。她刚接管十区时,十区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坚持不“转化”,她不惜启用李小妹、靳红卫这两个残酷折磨董翠芳致死却不得追究的杀人犯及女监打手黄孝红等人,继续残害李丽、岳昌智、周孜等法轮功学员,手段更为隐蔽狡猾,也更为卑劣。

刘迎春,女,30多岁。女监四区区长。2004年,法轮功学员袁林在全监大会上喊出:“女监十区打人!”当时的教育科科长刘迎春却将袁林以“破坏会场秩序”罪非法集训;后来她任四区区长,主抓迫害洗脑。她总结各地“转化”经验,紧跟中共步伐,配合中共的虚假宣传,营造伪善的环境及善于找碴整治人是她的犯罪特点。她在监区里设了很多“狱中狱”、“牢中牢”,单独隔离关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孤立她们,强制灌输骗人的谎言,煽动其他学员对坚定者的不满与仇恨,以亲情胁迫人放弃信仰,加强了对人的精神折磨。她还找碴整治田玉华、路淑敏、和同鹃、梁战胜、杜鹃等坚定者,以片面事实蒙骗刘兵等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她默许纵容普通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体罚虐待、“熬鹰”及攻击谩骂,狡猾地佯装不知,做出“文明执法”的假相。

李晓娜,女,30多岁,现任女监一区监区长。她2001年即在女监八区做小队长,因“转化”成绩显著迅速得到提升重用。2005年任一区区长,主要负责对即将出监的法轮功学员的洗脑。

席学惠,女,20多岁,原是老女监三区副监区长。在监区长田风清的指挥下,2002年残酷折磨虐待宫瑞平、许那、赵志生等人,她亲自督察对赵志生的虐待,并对赵志生说:“你永远也不许把这件事(指折磨赵志生)说出去”。2003年3月19日中午,她带领李小妹、李小兵、靳红卫等五人将董翠芳拉到干警库房殴打,她在门口守候,几个小时后,董翠芳被折磨死亡。她是董翠芳被迫害致死案的直接责任人。事发不久,她调离女监,目前在社区做矫治工作。她的罪行尚未得到刑事追究。

陈静,20多岁,曾是老女监三区的小队长,在监区长田风清的指挥下,2002年开始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虐待。2003年“非典”期间,她因残忍折磨宫瑞平、袁林而火线入党。2003年11月她负责折磨虐待袁林,惨无人道地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耳朵被打残。2003年12月她负责虐待许那及宫瑞平,她找不愿打人的学员谈话,并在殴打现场亲自动手,结果宫瑞平腿部被打伤残,全身多处瘀血,鼻青脸肿;2004年她参与虐待岳昌智、赵秀环等人,岳昌智腰部被打坏。同年她被调离三区,目前在女监二区任小队长。她的违法刑事责任尚未得到追究。

张华,女,30岁左右。原老女监三区小队长,后来在四区,目前在一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田风清的指挥下,她多次参与虐待迫害宫瑞平、袁林、许那、吴兰兰等法轮功学员。

李洁,女,29岁。在第三分监区中队,对监区内的法轮功学员经常找藉口進行体罚,态度相当恶劣。

黄志坚,女,30多岁。第三分监区的恶警,经常利用各种恶毒的手段惩罚“转化”法轮功学员,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

牛娜,女,30岁,女监一区的副监区长。在监区长郑玉梅指挥下,曾在女监十区参与残酷折磨虐待李丽等法轮功学员。

赵海霞,女,30多岁,2003年“非典”期间曾在小号残酷折磨虐待袁林,并“火线入党”。

付怡,女,30多岁,目前在女监十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郑玉梅指挥下,参与迫害十区的法轮功学员。

肖蕊,女,30多岁,目前在女监十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郑玉梅指挥下,曾参与迫害十区的法轮功学员李丽等人。

曹艳梅,女,30多岁,2002年以来一直在女监八区,曾参与迫害李雪宾等法轮功学员。目前她在女监八区任副监区长。

李威,女,30多岁,目前在女监四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刘迎春指挥下,参与四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陈冬梅,女,30多岁,2003年在女监参与迫害虐待法轮功学员张国兰,剥夺其睡眠达一个月,期间还不许洗漱。

郑芳芳,女,30多岁,2003年参与迫害虐待法轮功学员张国兰,剥夺其睡眠达一个月,期间还不许洗漱。

何云,女,30多岁,在监区长田风清指挥下,2002-2004年在老女监八区曾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目前在女监一区。

郭兰香,原女监二分监区区长,2003年7月~2004年5月,以剥夺睡眠、各种体罚虐待、车轮战、集体围攻及蒙骗、恐吓等精神高压虐待折磨法轮功学员周孜。

唐某,监察科科长,2007年以来,在监狱长指挥下,违反监察规则,利用包夹做伪证,掩盖女监恶警对周孜的迫害。宣称甚么“女监干警规范执法,没有违法违纪现象”。

杨晓东,集训队队长,负责在集训队管理、“转化”周孜。此人有手腕,曾多次打压女监的依法维权犯人,曾以伪善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女监的控告。

女监集训队干警郝媛、惠冈也曾参与迫害周孜。

2、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及帮教

参与迫害周孜的包夹及帮教:李小兵、李小妹、朱宝莲、吴月平、黄孝红、靳红卫、胡燕子、刘秀芹、李翠文、莲九菊等。

李小兵,50多岁,董翠被虐致死案的主要凶手。已出监。在老女监的迫害下主动成为邪恶犹大,被恶警利用,一直在北京女子监狱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力,参与迫害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同李小妹一起,为谋取早日减刑及小利小惠,为恶警出谋划策,充当打手。伙同李小妹、靳红卫帮助恶警研究一整套狡猾的整治方法及变相肉刑,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及肉体,毁灭法轮功学员的正信与坚定,对大法、师父及法轮功学员犯下天大罪业。出监后,在个人的执著心驱使下,自欺欺人,抵赖自己的罪行,袒护女监犯罪事实,散布女监没有打人虐待人的信息,诋毁明慧网,阻碍法轮功学员讲受迫害真相。

李小妹,董翠被虐致死案的策划人、主要凶手。已出监。在老女监的迫害下成为邪恶犹大,被恶警利用迫害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为谋取早日减刑及小利小惠,为恶警出谋划策,充当打手。伙同李小兵、靳红卫帮助恶警研究一整套狡猾的整治方法及变相肉刑,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及肉体,毁灭法轮功学员的正信与坚定。此人编造出一套荒唐可笑的歪理邪说,配合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即洗脑),并在邪恶歪理指导下,野蛮虐待殴打董翠等法轮功学员,她对大法、师父及法轮功学员犯下天大罪业。出监后,无丝毫愧疚,继续散布邪恶歪理,诋毁法轮功,诋毁明慧网,抵赖自己的犯罪事实,掩盖北京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阻碍法轮功学员讲受迫害真相。

靳红卫,30多岁,经济型犯人,董翠被虐致死案的主要凶手。已出监。为了挣分减刑,被恶警利用,一直在北京女子监狱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帮凶,参与迫害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连续多年在北京女监获“局嘉奖”及“劳动改造积极份子”,获大幅度减刑。出监详情待追查。

朱淑贤,犹大,多次参与北京女监对法轮功学员的虐待。董翠被虐致死案的现场打手。已出监,详情待查。

刘淑霞,犹大,被恶警利用,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董翠被虐致死案的现场打手。已出监,详情待查。

刘爱华,经济犯,(当时)50多岁,一直“包夹”,是干警搞迫害的得力助手,参与对多名学员的各种强制“转化”。

胡燕子,经济犯,30来岁,参与对学员的“转化”,出言刁损。

梁辉,杀人犯,30多岁,“包夹”学员,外表娇巧,细声细语,内心阴毒,下黑手整治法轮功学员。

马秀玲,杀人犯,40来岁,个子高,壮实,“包夹”学员,学员顺从时,显得跟学员很近乎,学员不妥协时,恶言恶语,甚至手脚并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8/186122.html

2008-09-13: 京城的人间地狱(一)
—— 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792.html

2007-06-30: 北京女子监狱对周孜加重迫害的真相(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30/157883.html

2007-06-10:北京女监一分监监区长李小娜犯罪事实
李小娜原是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八分监区的一名普通小队长,在监区长黄清华的培养下,因“转化”成绩突出,逐渐成为女监迫害法轮功的骨干,“转化”使她捞取到高升的政治资本,她不断被提拔,多次获奖,成为最受女监重用的年轻监区长。

同黄清华一样,她积极钻研“转化”的邪悟谎言,善于以小恩小惠拉拢被转化者的感情,利用大法学员的善良,诱导人、哄骗人邪悟、写揭批。她玩弄种种逼迫人的心理战术,搞“苦肉计”,利用大法学员亲属,不择手段向大法学员施加精神高压,以造成精神承受极限。李小娜早就听过法轮功真相,但她封锁外面的真实资讯,蓄意蒙骗大法学员,甚至蒙蔽小队长、包夹、帮教,利用她们的闭塞无知,利用犹大滕秀云等想多挣分早减刑的心理,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卖力,真是害人不浅。而她并不亲自上阵,最后她又常常充好人,以博取大法学员的信任与好感。她削尖脑袋往上钻,女监招标给坚定的大法学员洗脑,李小娜投标,洗脑不成,她竟然狡猾地用小手段欺上瞒下,伪造“转化”成绩与“转化”过程来邀功。

为给其非法洗脑找根据,李小娜混淆党与政府、国家的概念,诬蔑法轮功劝三退是“搞政治”,其实,法轮功学员劝三退,才是真正爱国的表现,是真正的救人,在共产邪党犯下的罪行事实前,如果还要附和专制,才是真正的害国害人。

李小娜与邪党互相利用,她看到依附邪党对个人士途的好处,不惜违背良心为邪党卖命;而邪党也利用她的虚荣心,在女监实施洗脑任务,掩盖迫害真相。李小娜口口声声为了工作,其实是维护自身的利益,她真正成了紧跟恶党往上爬的一小撮。

李小娜管制的一分监区,于2005年组建,60多人,原来是出监队,现在也接收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在她的管辖下,一区对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進行隔离单间关押。曾经剥夺、限制赵学风等人的睡眠,以车轮战围攻,并体罚虐待多日。对喊“法轮大法好”的法轮功学员,一区以镣铐惩罚。一区还关押大法学员姜长风,她是原法轮功研究会成员于长新的夫人,现已经七十多岁了,被抓捕时她已过判刑年龄,大陆邪恶的司法机构为了对她非法治罪,竟然给她填了六十八岁,目前她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一区其他干警有牛娜,曾参与过对大法学员李丽的迫害。干警张华曾参与多起迫害大法学员的事件,都在现场。干警何云也曾参与老女监迫害大法学员的现场。其他干警还有刘静,安娜、秦香,魏贺春等。

望海内外大法学员继续以邮信、打电话等方式,加大力度给女监一分监区干警讲清真相,发正念彻底解体李小娜等人背后一切共产邪灵的邪恶因素。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0/156637.html

2007-06-10:北京女监集训监区区长杨小东的恶行
北京女子监狱是,号称“人性化管理”的“文明单位”,对外谎称保障服刑人的基本权利,服刑人员依法享有对国家公务人员的检举、揭发、控告的权利,有提合理化建议的权利。但目前北京女监的周孜事件就足以说明这些权利保障在女监有名无实。北京法轮大法学员周孜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因坚持自己信仰的权利又非法调入集训队,现已绝食八十多天。女监头目却对外扬言周孜绝食与监狱无关。北京女监集训区监区长杨小东也配合这种说法。杨小东是个甚么人呢?她为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卖命,其所作所为代表了女监的虚伪与狡诈。

2004年,杨小东在女监四区主抓“转化”,在监区长刘迎春的指挥下,剥夺大法学员田玉华的休息权,“熬”她不许睡觉,并怂恿犯人昼夜“车轮战”围攻她,最后,杨小东指使犯人李蕊、刘玉芹等将田玉华隔离在远离监舍的生产车间避人耳目地折磨。田玉华已是六十来岁的人了,被她们“熬”了七天七夜不许睡觉,身心受到摧残。当时普犯于某和犹大郭琰实在看不下去,就给杨小东提建议用“感化”的方法,避免用极端高压方法“转化”。

没想到,杨小东对此建议也不能容忍。尽管于某与郭琰对法轮功学员的出发点是站在监狱一边的,但因不够它们邪恶、狠毒的标准,还是遭到了打击报复。杨小东很快对于某找茬,罗织罪名,说她违反监规与郭琰串换食品,撤了于某3个月的证,这种惩罚延期了于某的减刑。郭琰打抱不平,写信给监管局纪检上告,于是杨小东又派人“暗包”郭琰。杨小东靠这种黑社会流氓的卑鄙伎俩,打压依法提出建议的被监禁人员,掩盖女监迫害真相。她因有“工作手腕”得到女监头目的赏识。

2005年杨小东升迁为集训队监区长后,伪善地用多种办法哄骗要控告女监的大法学员袁林,利用袁林的善良,迫使她放弃控告。目前,她又换上一付伪善的面孔,表面上对被非法集训的大法学员周孜、李桂平十分关怀,试图再次玩弄“软”手段对周孜等大法学员進行更为阴毒的迫害。她为防止周孜将受迫害真相告诉家属,不许周孜接见。同时,她为了利用亲情逼李桂平“转化”,竟向李桂平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丈夫施压。目的不同,杨小东使用的手段也不同,足见其“伪善”下的阴险狡猾。

杨小东作为一名干警,职业道德与人品败坏。她曾经不惜侵犯普通服刑人员的合法权益,践踏人权。女监的检举箱从来都是摆设,杨小东在北京女监未管所当副监区长时,让杂务胡某、焦某暗中监视,看谁往检举箱投信,没人时叫杂务偷偷用铁丝钩出信件,发现写检举信的是服刑人员刘某,就开始找茬整治,对她進行打压报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0/156637.html

2007-05-05: 曝光北京市女子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2002年前)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5/154158.html

2007-03-25: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周英包庇恶警
据悉,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周英等又一次包庇十监区区长郑玉梅的违章违纪行为,对大法弟子周孜被集训迫害一事不做深入调查。

周英,女,47岁左右,手机号:13701383101,座机:60276688-8003。

周英等监狱头目曾扣压大法弟子许那的控告信,信中揭露女监对董翠芳等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后来周英同意监区对许那進行打击报复,将其关入小号,许那绝食抗议。2003年,周英等因包庇老女监三区区长田凤清、干警席学会、犯人靳红卫、李小妹、李小兵等严重触犯《刑法》、将法轮功学员董翠芳活活殴打致死的凶犯,被列入“国际追查组织的犯罪人名单”。

2004年,大法弟子袁林在全监大会上揭露女监虐待人、打人事实,周英竟授意当时的教育科长刘迎春以“扰乱会场秩序”为由,将袁林集训,袁林绝食抗议。

2007年2月,大法弟子周孜被监区长郑玉梅亲自踢踩,反而被集训,周孜不服,已绝食抗议多日。针对此事,周英等敷衍调查,又要包庇恶警,实在是为自己积攒罪证!

目前,女监的几名残酷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恶警田凤清、席学会、陈静已调离原岗位,唯有周英仍主抓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5/151496.html

2007-03-22: 北京女子监狱四分监区及监区长刘迎春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323.html

2007-03-18:北京女子监狱仍在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
曝光北京女子监狱十分监区邪恶之徒

北京女子监狱十分监区是女监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黑窝,其前身是以残忍手段虐待大法弟子的老女监三区。二零零一年以来,曾惨无人道的用各种方法折磨过大法学员雷小婷、伍丹、宫瑞平、吴兰兰、赵志生、毛秀丽、刘秀芹、袁林、赵贵敏、赵秀玛、岳昌智、董延红、许娜、郑燕萍等。

二零零三年,在老女监狱监区长田凤清的指挥下,狱警席学惠、董小庆唆使服刑人员靳红卫、李小妹、李小兵、朱淑贤等五人在干警浴室、心理谘询室将大法弟子董翠芳活活虐待致死。随着对三区迫害真相的不断曝光,女监迫于压力,将监区长田凤清下调到监狱食堂,董翠芳事件的直接责任人席学惠调至大兴西红门司法所,虐待袁林、宫瑞平、许娜的责任狱警陈静被调至女监二队,在女监监狱长周英等人的庇护下,女监虐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干警至今无一人得到刑事追究。曾参与虐待董翠芳案的董晓庆、张祥宇现在还在十区任职。

二零零四年,由郑玉梅接任监区长。郑玉梅改换了一副伪善面孔,更加阴险、狡诈地迫害法轮功学员。郑玉梅指挥狱警肖蕊、牛娜、严春玲等继续虐待大法弟子李丽、岳昌智、周孜、张国兰等人。郑玉梅将大法弟子在持续高压下承受不住一时糊涂时讲的话刻成光盘,作为“转化成绩”存档;还经常编造假记录,对正念出监的大法弟子,并不上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8/151026.html

2007-01-20: 揭穿北京女子监狱的真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0/147241.html

2006-05-27: 曝光北京女子监狱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7/128957.html

2005-09-18:北京女子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手段
1. 不让睡觉。進了监狱不“转化”就不让睡觉,清华大学的董延红8天8夜不让合眼,做洗脑工作的贪污犯刘爱华都说:这样不行要死人的。犹大李小兵说:没事,死不了。她们这样的打个瞌睡顶咱们睡一宿。怀柔县的张国兰40馀天不让睡觉,直到有一天从凳子上摔下,前额摔破(困得不知道用手挡)。才让从夜里12点睡到5点。20多岁的外语教师周孜两个月不让睡觉。而做洗脑的犹大们每天三班倒,不断的向大法学员灌输邪悟的东西。

2. 精神压力。因为大法学员不“转化”或出现反覆,警察就对犯人实行严管(改变作息时间、不准娱乐等),普犯就迁怒于这些不“转化”的人。另外监狱减刑靠挣分,做转化工作的人都是满分,而且不干活,而其他犯人很难挣到满分,他们的怨气也撒在这些不“转化”人身上,大喊大叫大骂甚至大打出手,大法学员的处境可想而知。朝阳区的史桂琴不“转化”,警察带着她沿着楼道到各班门口站着,听大家的“帮助”,犯人在警察面前争着表现自己那真是喊声震天、唾沫星子乱溅,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杀人犯唐捍东公开打史桂琴耳光。

3. 肉体折磨。平谷县优秀教师宫瑞平坚决不“转化”,犹大分子李小兵、虞佳等人采用扇耳光、用笔戳手等方式折磨她,恶警席学慧(打死董翠时的值班警察)、陈静在区长田风青指使下,把宫瑞平带到楼后平房(在这个地方整人楼里听不到声音),把宫瑞平摁在地上两个人一人拽一条腿向两边劈。使宫瑞平近一年走路不正常。赵志升被武丹(邪悟者)打得口鼻流血。赵秀环的腰被弯成90度两个人骑上去。年近70岁的老人岳昌志来的时候腰板直直的,“转化”几天后弯成90度,痛苦不堪。北京大学的袁林被“转化”后一瘸一拐,不明真像的普犯都以为来了个瘸子。石景山区的李丽因为坚决不“转化”被罚站折磨的双腿肿胀,痛得两个月了都不能正常睡觉。

4. 用双盘方式折磨。2002年来了3个610(犹大),其中一个男的是李小兵的丈夫徐某某,两个女的一个姓藏,他们出主意不“转化”就捆着双盘,甚么时候“转化”甚么时松开。说甚么帮助你们炼功,许娜被盘十多个小时,刘秀琴、吴兰兰反覆时被盘6、7、个小时,赵玉敏以前只是单盘被强迫双盘,痛得衣服都湿了。近70岁的岳昌志不怕盘腿,他们一看这着不灵,就改罚站。
第十分监区区长郑玉梅在大会上无理叫嚣:有些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侵犯了人权,你们不是修佛的吗,那就不是人了,不是人你要甚么人权啊。
http://www.globalrescue.net/unproj/china/editch.jsp?qid=21038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