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金州区(金州新区) >> 张国立, 男

个人情况: 大连金州纺织厂机修车间工人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大连青堆庄河
拘留时间: 2004年5月28日
有关恶人: 恶警刘历洪和恶警高明喜
迫害情况: 将张国立非法判三年劳教,送進大连教养院迫害。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1-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8-18:被灌辣椒面、冰毒 大连张国立全身衰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8/被灌辣椒面、冰毒-大连张国立全身衰竭-296160.html

2014-08-16:遭大连看守所药物迫害 张国立生命垂危

因遭大连看守所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国立全身衰竭,目前正在庄河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ICU)抢救。
大连市国保大队、金州分局、中山分局及下属派出所警察,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起,连续三天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国立、曲斌等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张国立是七月二十三日在租住的房子里被金州先进派出所警察绑架的。

张国立在大连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狱警教唆犯人天天殴打张国立,将他四肢用手铐铐住,野蛮灌食,一天多次摧残性灌食,灌的东西是辣椒面,不明药物等,导致张国立精神恍惚,出现肾功能衰竭、尿毒症、尿失禁、全身皮疹、臀部大面积褥疮溃烂、鼻腔口腔全是凝血、心律每分钟一百五十多次、心脏剧烈疼痛……他多日无法睡觉,幻觉中全身都是蛆虫在爬。

八月十一日,大连看守所将奄奄一息的张国立送入大连210医院抢救室急救,同时通知家属,让家属接回家。家属将张国立接回庄河老家时,发现张国立已经全身衰竭,不能进食,不能说话,悲伤万分的家属遂将张国立紧急送入庄河市中心医院。目前张国立在医院三楼重症监护室(ICU)抢救。

重症监护室一天的费用就是五千元甚至更多。而张国立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长期被迫害,流离失所,没有身份证,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医疗保险,没有经济来源,全靠七十多岁的父亲退休金缴纳治疗费。这位饱经沧桑的父亲流着眼泪说:倾家荡产也要把孩子救活,我不能失去这个儿子。

张国立七月二十三日被绑架,警察不通知家属,直到人不行了,才通知家属。大连看守所绝对逃脱不了罪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6/遭大连看守所药物迫害-张国立生命垂危-296071.html

2014-08-16: 辽宁省大连看守所药物迫害张国立情况补充

大连庄河市青堆镇法轮功学员张国立被大连国保迫害绑架到大连看守所后,张国立绝食反迫害奄奄一息,被国保送到大连210医院迫害。后家属将其接回家,发现张国立表现反常,一阵冷,一阵热,冷时浑身打冷战,热时叫往身上倒凉水。有时身体内发痒,叫家人用拳头捶他后背,有时不清醒,把自己衣服脱的一丝不挂。这种反常状态家属怀疑张国立被邪党部门施用了药物迫害!张的父母极度悲伤,家人现在把张国立送到庄河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庄河公安部门指派警察在医院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6/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96037.html#1481523123-3

2014-08-12: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国立被看守所迫害生命垂危,警察让家属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2/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5885.html

2013-10-14: 辽宁省大连地区张国立被不明车辆围堵 已脱险

十月十日晚上19:00左右,大连张国立在九里附近遭到不明车辆的人围追堵截,其中有摩托、货车、轿车等,张国立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4/-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1045.html

2012-08-16: 七月六日被绑架的大连金州某酒店的张国立,绝食18天,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6/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61592.html

2012-08-18: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国立遭迫害经过

2012年7月6日早晨9点多,以焦健为首的大连国保大队伙同大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的警察,先后绑架了大连市金州新区东方渔港员工张国立、曲斌、朱承乾、王姓法轮功学员,并到酒店的宿舍内将法轮功学员的手机、电脑、现金、房证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并将人送往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张国立、曲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现已回家。

张国立、曲斌、朱承乾、王学员当时被戴上手铐后,强行摁到一辆面包车里,由身着便衣的协警看管着,在回返的途中,这些警察们给上级领导打电话,邀功请赏。车到了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后,四人被关到地下室,分别铐在不同的地方,一个警察谎称四人安装卫星转播器证据确凿,有照片,并对四人进行恐吓、威胁、诱骗。在一张A4纸上打印有张国立和朱承乾的两张的照片,照片顶部有大锅图片,说是监控系统拍摄现场安装过程图片,但实际监控设备根本就拍不清,照片看起来象电脑制作的。因为在绑架张国立时,这些人根本就不认识他,还误以为他是另一法轮功学员,过程中也没有给张国立拍过照,此张所谓的证据照片是从酒店宿舍搜出的照片拼凑的。

在非法关押中,这些警察以各种理由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还强行法轮功学员往电脑里输手印,配合、承认他们的违法行径,由于法轮功学员没有违犯任何一条法律,是被迫害的,所以他们拒绝一切不合法、不合理要求,随之就招来拳打脚踢。7月7日晚四人被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

到看守所后,张国立身体出现不适,肾功能失调,逐渐米水难进,牢头将此事告知监管所长后,27日将张国立戴上手铐、脚镣送往一对口军队医院验血、验尿,一年轻医生说身体确实有问题,但恶警不信又请所谓的专家会诊,此专家却说是吃饭、喝水少的原故,而张国立却是身体不适已经吃不下饭了。检察身体后,看守所的贾所长等人又将张国立带到看守所附近一家刚成立不久的210军队医院,把他押到一个有8张床的屋里,室内两个监控器,屋顶四周有几个小窗,但屋里特别闷,水房和厕所是一个小屋,里边也有监控器。白天张国立被戴上脚镣,晚上就将脚镣铐在床上。

医生开始给张国立打药,张国立说自己药物过敏不能打药,但医生不听,强行打药,打过药后张国立心脏跳动加速,开始疼痛起来。第二天又要用药,张再次说自己用药过敏,昨日用药已经心跳加速,疼痛难忍了,可是医生却说到这里就是用药,不用药就回监室去。

一个矮个赵姓所长和一个稍年轻警察将张国立双手铐在床上,一护士就强行将吊瓶针刺进手臂的血管里,一会儿,张国立的手、脚就瘫软不好使了,紧接着心跳加速,头、脸、身体开始剧烈抽动,脸部变形,眼泪不断地下落(不知用的是什么药,出现强烈药物中毒,人就象马上要死了一样),边上一个犯人看情况不好赶紧拔掉针头并喊来人,这时警察才将张国立铐在床上的手铐打开,也不再给他打药了。可是停药后张国立就小便失禁开始尿血,还拉血、拉血块,心脏疼得也上不来气,晚上疼得经常滚到地上,呼吸也很微弱,还不断地淌口水,多次摔倒在地上,也没有人管。

张国立不断向医生、警察讲自己身体情况,要他们给检察一下,不但没人搭理还说他是装病。一天他从水房出来一头栽倒在床上,医院的王大队长正赶上进屋,看到后从床上抓起张国立就连打了几个嘴巴子,还对其他犯人说这样的人该打,以前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吃饭警察拿电棍电了10多分钟就吃了,哪天也拿电棍电电张国立

8月7日姚家看守所四监区队长、五监区队长到210医院接张国立回监,原因是张国立身体是好的,是装病,可是一见到张国立时却谁都不敢接,不愿承担责任,说人随时都会死。看守所将人送到对口医院,很多医生见了后也都说人都快完了还往医院里送。当把张国立安置到一个椅子上时,他已经坐不住了一头就栽倒在地上,边上一个年轻医生若无其事地给一个人看病,看到这种情况既没有意愿抢救也没有招呼其他的医生和护士来看一下,只是问了一下张国立吃饭情况,然后却说没事。

随后张国立被犯人脸朝上提着胳膊提着腿送回看守所(张国立原来有150斤现只剩下60斤左右),每过一个监室,犯人都问怎么了,当将张抬回5—9室后,晚上看守所的医生给张量血压,一看张快不行了就半夜送医院去抢救,结果医院也看人不行了又将张拉到210军队医院。

8月8日,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办案人员曹某通知张国立的父亲来接人,当父亲见到儿子被两人架着已不能走时,质问警察为什么不早通知家属,看到张国立脚脖子全是伤,问是怎么回事,当听到是脚镣磨的时就放声大哭(张的母亲7月末听说儿子被抓后就发生身体抽动,小便失禁,尿血,口腔溃烂等症状)。一警察站在边上却说张国立没事,是装病,张的父亲说都这样了还是装病。一警察趁机让张的父亲签字,张父开始拒签,后怕影响儿子的身体无奈签了个字。210医院的王大队长也趁机拿着一个纸叫张国立摁手印,张拒绝,王想拽张的手强摁手印,最后没有得逞,有的警察还想借公务之机勒索其家人钱财也落得一场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8/大连法轮功学员张国立遭迫害经过-261713.html

2014-07-30: 辽宁省大连金州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

2014年7月20日开始,大连市金州区恶警非法抓捕一批大法弟子。现已知的被金州先进派出所绑架抄家的有:金纺小区的老崔、柏云香、王淑芳、王祺、卢姓、小魏、王桂香、张国立、徐明海及未修炼的父亲。

王桂英和她的丈夫被迫害,现王桂英已回家。(迫害责任单位可能是拥政派出所)

7月22日早8:00-9:30 友谊派出所副所长带领8名警察去到金润一同修家,抄走打印机 ,电脑各一台 还有一部常人电话和两部真相手机,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并一同带走在他们家的叫王桂香的同修,金润这家是夫妻俩同修,60多岁。请知情的同修加以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30/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5359.html#14729225917-1

2012-07-12: 大连民众接收新唐人 一日之内五十余人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公安局国保、国安,伙同地方公安局、派出所和各街道社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绑架。恶警以欺骗、暴力等流氓手段,一日之间绑架了四、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详细情况自当日起被曝光。已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宇、肖云娜、马瑞田、肖桂兰、马爱英、马爱雅、宋菊兰、刘青涛、刘青涛母下落不明、王涛、小汪和小汪父母、曲斌、张国立、朱承乾、小车、肖春丽、杨淑荣、罗金玉姐妹、开发区西山的袁敏、王春霞、王雨(男)、王桂英、吴洁、王在蓉、刘新颖、新月(音)、刘美芬、宋彩萍、王守臣、陈桂香、宋菊兰、刘庆涛、郝秋晶、曲连喜、佘越、潘秀清、刘茗芬(音)、刘晓梅、宋爱莲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2/大连民众接收新唐人-一日之内五十余人遭绑架-260135.html

2012-07-09: 辽宁大连金州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补充

2012年7月7日,证实7月6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

原金州区的有:汪会计以及老伴、女儿、刘清涛﹙夫人与母亲被放回﹚、王涛、王宇、王守臣、肖云娜、小朱、曲斌和一个大个女子、马瑞田、肖桂兰、马爱英、马爱雅、小车、王日清、小叶和夫人、儿子一家三口。张国立、朱姓、刘姓(男)法轮功学员、侯春丽

原开发区有:小郝、大罗、二罗、还有一个男子不知姓名。

毛莹子大院有:岛里老徐、院主于桂玲、马爱兵、韩学明、张丽娜。

大连市内的法轮功学员有:刘新颖(已回家)、林丽红、孙中立、佘钺

另外,还有王桂英 、郭姓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7月6日,大连市长海县小长山乡大约7、8位学员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9/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9961.html#1278235936-1
2007-08-30: 二零零七年至今大连地区被绑架大法弟子名单
截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消息,已知辽宁省大连地区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被绑架情况分别为:一月十七人次,二月四人次,三月二十六人次,四月十三人次,五月十六人次,六月二十五人次,七月二十八人次,八月五十二人次,共计至少一百八十一人次。...
二月:总计四人次
西岗区:孙景欢(男)
甘井子区:厉学谨(男,劳教)
金州区:陈民惠(男,大北监狱)
庄河:张国立(男,被严重迫害的身体尚未恢复即被绑架回教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804.html

2007-02-24: 张国立被大连劳教院迫害致奄奄一息
2007年2月14日,当张国立摇摇晃晃抱着自己的衣服走進老家院子里时,他的父母、哥哥从屋里迎出来,简直不敢相信站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他们日思夜想的亲人。此时的张国立已经瘦的脱了像,没有了人形,一進屋就晕倒在地上。

张国立的父母、哥哥立刻哭喊着去抱张国立,那种场面令人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大连劳教院八大队恶警王世伟等人一看赶快往外走,而韩卫竟丧尽天良的说按理不应该把张国立送回来。

大连劳动教养院不仅在院内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还把罪恶延续到院外。张国立在2004年5月28日被恶警绑架劳教三年,在大连教养院八大队被迫害成尿毒症并发症,在奄奄一息时被送回家中。当时八大队大队长姜重九和王世伟曾告诉张国立父母,张国立即使身体好了也不往回收,只要每三个月让村大队、青堆派出所、医院开个证明就行了。张国立父母信以为真,每三个月就把证明办好,2007年1月份的证明也已办好。

然而,在2007年2月1日上午10点左右,大连教养院八大队大队长王世伟、中队长彭达华、韩卫、青堆派出所片警王德章、范家大队干部李某等人突然闯入张国立家中。当时张国立正和父亲坐在炕上,母亲下地正要做饭,一家人被突如其来、如强盗一般闯入屋内的一伙人惊呆了。他们闯入屋后说要带张国立去检查身体,张国立父母质问王世伟,当初不是说好了也不回收吗?王世伟却说“好了一定收回的”,并说不能在庄河医院检查,一定在大连医院检查,并告诉国力父母放心,检查身体稍有不适,有一个“+”号就把人送回来。然后不由分说将张国立带走。

张国立一家突招此变故和打击,整个家庭顿时笼罩在悲愤哭泣当中,张国立的姥爷因外孙突然被抓走,心脏病发作去世,张国立的父母双双病倒。

张国立被押回大连教养院八大队,下车时王世伟等人还欺骗说马上领你去检查,稍有问题就把你放了。随后把张国立关在一间阴暗的房间,派两个普教犯人日夜看管,让张国立每天坐在马扎上,不准随便动,每天从早上5:30坐到晚上21:30。

在这种情况下,张国立的饮食、身体每况愈下。直到2月8日在张国立的要求下,王世伟等人才将张国立带到大连市春柳中心医院進行检查。第一次验血、尿已不正常,结果他们又强迫张国立吃了点东西喝了一些水重新验,验完后王世伟、彭达华進屋和检查的女医师谈了很长时间,然后出来告诉张国立一切正常。女医师也说检查结果没事,但得多吃饭,要不就会导致肾衰竭。王世伟还说:张国立你身体好了,可以下大班干活了。最后他们用张国立的钱付了检查费打车费,并打电话欺骗张国立的父母说身体没有事,就是不吃饭身体瘦了。

张国立在遭受严管期间,身体日益衰竭,开始出现了并发症:肾衰竭、尿结石、尿血、唾液中带血、身体前胸后背等处出现大量血点、脉搏超过120、血液开始凝固、耳朵听不清声音、身体瘦得只剩皮包骨头。(张国立刚進来时体重有一百三十多斤,现在只有六、七十斤)。张国立已经呼吸微弱,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手势表达。在这种情况下张国立早已不能進食,可教养院却说他绝食,并威胁再不吃饭就给灌食。不知道的以为灌食是对你身体生命负责,明白的知道这是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酷刑,他们利用这种方式折磨大法弟子,甚至以此为掩护来迫害死大法弟子并逃避种种罪责。张国立很清楚这一点,先后两次找王世伟和大队长董阁奇告诉他们不能给他灌食打吊瓶,因为他的身体已承受不了一点外来压力,这两种方式都会导致他直接死亡。

2月13日傍晚,张国立突然休克,晕倒在地板上,当时的情况危急,张国立自己心里明白再见到父母的可能性很小了。院里的医生来给张国立量血压,测不出血压,又将他送到大连春柳中心医院,依然测不出血压,验血时抽出的血都是紫黑色,摇不开,血已经凝固。就这样王世伟、韩卫还将张国立的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当时张国立呼吸微弱,喘气困难,小便失禁、尿水不断从小便处流出,手铐的压力使他的胳膊疼痛难忍,他一再央求王世伟、韩卫把手铐打开让他呼吸点新鲜空气。恶警们不但不开,韩卫还大声训斥他。张国立要求叫护士长,护士长又测了一下血压,血压消失,而脉搏越来越弱,心跳越来越快。

护士长告诉王世伟赶快把人弄走,已经没法治了,不然死在医院里医院无法承担。王世伟说要等司法局的批示,司法局不批,人就要一直放在这。也就是说司法局的批示要比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生命重要的多,而邪党司法局保外就医的标准是:法轮功人员除非人奄奄一息随时死亡才能放。

就这样直到14日上午十点左右,教养院才将张国立用车送回庄河青堆子老家,车上跟了一个医生,一路上做好了张国立随时死亡、直接送火葬场的准备。车到张国立家旁,他们竟让他自己拿着衣服進家,张国立摇摇晃晃抱着自己的衣服走進院子里,一進屋就晕倒在地上。

张国立的迫害,也只是大连教养院迫害无数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纍纍血债必定会让大连教养院,大连教养院八大队,大连教养院所有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朝一日加倍偿还。希望大连教养院所有人员三思,不要使罪恶再延续下去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4/149611.html

2007-02-18:大连大法弟子张国立日前已返回家中
张国立于7月1日被大连教养院劫持回大连教养院,于日前生命垂危后又被教养院送回庄河的家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8/149264.html

2007-02-04: 辽宁大连市金州区大法弟子张国立再次被绑架
大法弟子张国立于2007年2月1日左右在庄河的家中,被大连教养院的恶警强行绑架回大连教养院,并准备周一到医院对他的身体進行检查。

张国立于2004年5月28日早在金州民河发真相时被恶警绑架。恶警作假材料,将张国立非法判三年劳教,送進大连教养院迫害。在大连教养院八大队遭受残酷迫害而奄奄一息,教养院欲推卸责任才允许张国立的家人将他接回家中。这几年来大连教养院并没有就此停止对张国立的迫害。大连教养院八大队队长王世伟每3个月就往张国立父母那儿打电话,要医院、生产小队、大队及派出所开出证明。为了生活,张国立在身体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就不得不外出打工。

希望大法弟子加大力度,以各种方式向大连教养院参与迫害的管教讲真相,制止迫害,营救同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4/148268.html

2006-06-29: 张国立病危返家,大连教养院对他的迫害依然不断
大法弟子张国立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遭受残酷迫害而奄奄一息。恶警怕他死在狱中才将他送回家。然而,对张国立的迫害并没就此结束。自从张国立回到家中,教养院的恶警依然不断的对他進行骚扰和恐吓,致使他的父母在精神和身体上受到极大的伤害。

居住在庄河的张国立是因恶警作假材料而被非法关押進大连教养院八大队的。当张国立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时,教养院欲推卸责任才允许张国立的家人将他接回家中。因为情况太严重,张国立的父母怕儿子在回家的途中死去,所以不敢去接。大连教养院怕人死在教养院,才用车将张国立送回家。

然而大连教养院并没有就此停止对张国立的迫害。它要求家属每三个月到医院开出诊断,要求青堆派出所、村里、大队开出张国立在家的表现证明等等。为了生活,张国立在身体没有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就不得不外出打工。从此大连教养院八大队队长王世伟每3个月就往张国立父母那儿打电话,要医院、生产小队、大队及派出所开出证明。张国立父母每次听到电话铃响,心里就害怕。由于多次骚扰、惊吓,老人身体越来越差,头发白了很多,苍老了很多。张国立父亲曾告诉王世伟说,孩子出外打工去了,不在家,证明没法开。王世伟恐吓说,必须开,否则大连教养院就将他收回来。他父亲知道现在的中国警察甚么坏事、甚么凶狠恶事都能做出来,担心儿子安全,多次到医院,青堆派出所找王永新,拿钱给他们,向他们说好话,哀求他们给开证明。医生说不看到人不能开证明。后来在他父亲的苦苦哀求下,付了钱,医院才给开了证明。现在每到3个月他父母就害怕、犯愁,怎么才能到闯过小队、大队、医院、青堆派出所等各个难关,为儿子开出这一系列的证明。

正告大连教养院及王世伟本人:请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及家人的迫害!停止跟随中共邪党做恶!为自己及亲人的未来着想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9/131715.html

2005-01-23: 辽宁大连市金州区大法弟子张国立,于2004年5月28日早在金州民河发真像时被恶警绑架。恶警作假材料,将张国立非法判三年劳教,送進大连教养院迫害。

张国立是大连金州纺织厂机修车间工人,现机修车间现已改名为金泰公司,金州纺织厂现改名为锦达集团公司。2000年4月,张国立因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抓,金州先進派出所将张国立接回后,恶警侯中华向张国立要4680元,说是北京部门罚款3000元,侯往返机票1680元,因张无力支付,金州纺织厂公安处邱大桐强迫他打了一张4680元的欠条,张被行政拘留15天。

2000年7月,厂公安处将张国立送往大连戒毒所非法关押40天后,回来后跟他要2300元钱,被张国立拒绝,结果,他的身份证、工资卡被厂公安处拿走,至今未还。

2001年5月24日,张无故被金州先進派出所抓捕,非法关押在金州三里看守所,1个月后被判劳教2年,而教养书上连钢印都没有。

在这期间,金州纺织厂公安处邱大桐到张国立家去要钱,被张国立的父母拒绝,邱找了两个黑社会人去要钱,被小张父母报案,庄河青堆派出所将那二人抓走了,但该派出所没有透露那两人具体情况,怎样处理的此案。

2004年5月28日,张国立在大连市金州区杨家工业区讲真像,被恶人举报,又被金州站前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恶警刘历洪和恶警高明喜(已被曝光)对张国立拳打脚踢,大打出手,刑讯逼供未遂,二人串通作假材料,将张国立非法判三年劳教,送進大连教养院。

张国立所在的厂子没经任何有关部门和法律程序私自将张开除,现在张的身份证、户口、工资卡、档案等下落不明。

请知情人提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张国立的有关部门责任单位、个人的情况。

大连 金州区(金州新区)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6-02: 大连市金州区石河镇派出所:
邮编:116101
电话:0411-87260219
所长:祁帅13940811559
警察:徐新15304110299

金州新区三十里堡镇派出所:
电话:0411-87358112

瓦房店市炮台镇派出所:
邮编:116308
电话:0411-85250026
所长:沈玉斌 13942644949、13130039777
教导员:于正江13942607359
副所长:刘波 13337246099
警察:
刘远强 15566407711
王希成 15754048110
刘佳峰 15909865510
张洪祥 13942024311
张爱林 15042495606
徐光跃 13478579336
陈卫兵 15504089356
姜家礼 13500702121
祝金成 15842660710
郐万久 13904287793
曹永涛 15698897729
郭永巍 15998669215
陈栋芳 15998529485
王正 13804252160
吕波 15604089966

瓦房店市炮台镇街道综治办:
主任:董科13352225099

瓦房店市炮台镇袁屯村:
书记:吴兆坤 13842650720、0411-85263668
副书记:袁德春13898675626
袁世金13478999431
梁元新15998477017

大连市金州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民主街23号,邮编116100
电话:0411-87834107
公诉科科长单学军13942837778、0411-87834020
公诉科副科长刘冬雪13504114685、0411-87834023
刘勐15940863820、0411-87834024
高鑫13591163036、0411-87834132
王海15998559260、0411-87834027
于双胜15898165299、0411-87834013
温倩18640864886、0411-8783401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