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02-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衡水 阜城县 >> 刘秋生(刘素香弟弟)

刘秋生(刘素香弟弟)
河北省阜城县刘秋生在家被崔庙派出所与母亲强行抓走。遭到毒打,20日后被阜城县恶警虐杀
男,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
拘留时间: 2002年2月2日
有关恶人: 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
个人近况: 2002年2月22日 迫害致死 (2003-04-2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2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7(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刘淑清 刘建新(刘素香妹妹)(刘淑清二姐) 刘秋生(刘素香弟弟) 刘素香(刘淑香)
儿媳: 李春兰
夫妻/父母: 张秀岭
女婿: 刘淑清大姐夫
孙子/孙女: 刘东(刘秋生儿子)

案例描述

2015-10-31: 横遭摧残的花季(1)

当着孩子的面解剖父亲尸体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村民刘秋生,被阜城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寇文通,政保股股长张志军从家中绑架。仅二十天时间,二月二十二日,一个身强体壮的汉子便被迫害致死。刘秋生的遗体上遍体鳞伤,眼睛睁着,耳朵、脸部、右肩、右胸呈黑紫色。人死后,警察故意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母亲,只把刘秋生十六岁的孩子骗去,当着孩子的面把父亲的遗体解剖,孩子当时被吓坏了。解剖时,还取走了一些器官,说是拿去化验。解剖完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家人。随后,公安局要强行火化遗体,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在局长魏永涛的指挥下,调动了一百多名警员。刘秋生的每个家人分别被五、六个恶警控制,在这种情况下,恶警将刘秋生的遗体抢走,强行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31/横遭摧残的花季(1)-318146.html

2015-08-09: 河北刘秋生被毒打致死 家人控告江泽民

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秋生,二零零二年二月二日被阜城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寇文通、政保股股长张志军从家中绑架,二月二十二日被毒打致死,遗体遍体鳞伤,眼睛睁着,耳朵、脸部、右肩、右胸呈黑紫色。

身强体壮的刘秋生被迫害致死后,公安警察故意不通知秋生的妻子和母亲,只把秋生一个未成年十六岁的儿子刘东骗去,当着孩子的面把遗体解剖了,把孩子吓坏了。解剖时,取走一些器官,说是拿去化验,解剖完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家人。随后,公安局要强行火化遗体,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在局长魏永涛的指挥下,调动了一百多名警员,戒备森严,对刘秋生的每个家人分别由五六个恶警控制(反背着胳膊,掐着脖子、按着头),将秋生的遗体抢走,强行火化。当时揪住刘东的警察正是那个冒充法医的人(因验尸的时候,他声称是衡水来的)。

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刘秋生一家多人遭受了迫害。现全家多人已向最高检递交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刘秋生一家遭受的迫害

刘秋生,男,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人,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毒打致死,去世时四十五岁。

刘秋生的妻子李春兰,一九九九年十月份,为证实大法,去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北京劳教所遭受非人迫害。

刘秋生的母亲张秀岭,曾被阜城县崔庙镇派出所挂牌游街侮辱。长子刘秋生被阜城公安局迫害致死,她本人几次被抓,由于恶人的不断骚扰迫害,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初含冤离世, 六十八岁。她死后没几天,长女刘淑香被王集乡派出所绑架,小女刘建新受崔庙镇派出所迫害流离失所。

刘秋生的姐姐刘淑香,阜城县崔庙镇丁庄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刘淑香去北京上访,为大法遭迫害鸣不平,被劫持回阜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非 法关押期间,遭受毒打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春、夏季节刘淑香因向世人讲大法被迫害真相,三次被劫持到阜城县看守所,上背铐六天六夜,还被戴上沉重的脚镣。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又被非法 送往石家庄劳教所,劳教二年,受尽灌食、毒打、上绳、吊铐等酷刑折磨。刘淑香被非法劳教期间,她的丈夫心情一直不好,忧郁之间一次在房上干活时失足掉在地 上摔死。村干部和邻居到劳教所要求准许刘淑香请假回家办理丧事(遗体在家停了二十多天),但被劳教所拒绝。刘淑香直到她解除劳教后才知道丈夫的死讯。解教 回家几天后,刘淑香回娘家看望老母亲,大弟弟刘秋生刚和她说了几句话,崔庙镇政法委书记李玉良指使3恶徒闯入她家,阜城县公安局来了二十多个恶警把刘淑香母亲打倒在地起不来,她弟弟被他们扭着胳膊,两个人抓着头发,打着、踢着弄上汽车;老母亲被4个恶徒抬着胳膊、腿(仰面,头向后耷拉着,情景很惨),扔在车里。刘素香只与弟弟匆匆见了一面,弟弟刘秋生便被邪恶绑架,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刘秋生的妹妹刘建新,因坚修大法,讲大法真相,三次被邪恶绑架迫害,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2002 年河北阜城县六一零刘国庆(阜城高城人)将法轮功学员刘建新绑架到衡水市洗脑班。刘建新绝食抗议,第三天被灌食,第七天被灌食。绝食26天,天天插管,邪 恶六一零的恶人指使大夫灌食时使劲来回插管,非常痛苦。最后建新上吐下泻,不消化,管子都是黑的。灌食的禽兽大夫说:把她灌死算了。六一零的人说:她哥刚死了,别介!在邪恶洗脑班,刘建新受到残酷折磨。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上午,刘建新在建桥乡大集上向民众讲自己的哥哥刘秋生因修炼法轮功、 做好人而被阜城县公安局迫害致死的真相时,被建桥乡派出所所长黄红兵(音)、戴立新、范玉良、赵某等四恶警绑架。恶警将刘建新连拖带拽,在地上拖出了近百 米远,裤子都磨了个洞,弄得满身是泥是土,恶警边拖边拳打脚踢,把刘建新强行拖上车绑架到建桥派出所后,范玉良、戴立新又对刘建新进行殴打。之后建桥乡派 出所恶警把刘建新劫持到阜城县看守所。在刘建新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恶警还想进行关押,刘建新的家属强烈要求放人,最后恶警才无奈答应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9/河北刘秋生被毒打致死-家人控告江泽民-313753.html

2013-07-0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4/从中共虐杀好人的手段看其群体灭绝的罪恶(上)-276198.html

2009-09-03: 诉说弟弟被打死的冤案 姐姐遭绑架、骚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3/207643.html

2009-01-02:刘秋生被毒打致死 家人六年状告无门
河北省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大法弟子刘秋生,男,于2002年2月22日被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毒打致死,时年44岁。近七年来,刘秋生的家属一直向公检法部门,申诉冤情控告杀人凶手,冤情不但无处伸,刘秋生的亲人还多次遭到绑架、敲诈勒索、酷刑殴打,刘秋生的母亲在这一次次折磨中悲惨的离开人世。

下面是刘秋生的家属写下血泪控诉。

控诉状

被告:  寇文通,阜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直接杀人凶手;
     张治军,时任阜城县政保股股长,直接杀人凶手;
     未永涛,时任阜城县公安局局长,杀人帮凶;
     井书仓,阜城县崔庙乡派出所所长,杀人帮凶。

案由:被告的行为非法绑架、故意杀害法轮功学员刘秋生,并且野蛮火化受害者,焚尸灭迹。

诉讼请求:
1. 追究凶手寇文通、张治军非法绑架、故意杀人、焚尸灭迹毁灭证据的刑事责任。
2. 追究帮凶未永涛的组织犯罪、焚尸灭迹毁灭证据的刑事责任。
3. 追究井书仓的非法绑架的相关刑事责任

事实及理由:

2002 年2月2日(农历12月21日),崔庙乡书记莫大福、营和派出所的井树苍伙同公安局的恶警,无故绑架刘秋生,当时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更没有拿出刘秋生的任何犯罪证据,理由只是刘秋生修炼法轮功,同时还绑架了秋生的母亲。非法绑架到公安局后,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把刘秋生捆绑着打了一个多小时,一直把人打得昏死过去才罢手(秋生的母亲就关在隔壁)。刘秋生的内脏当时可能已受损。后听在押人员证明说,刘秋生以后又被毒打过多次,曾被绑在刑具死人床上灌食。

如此残酷的折磨,从2月2日至2月22日,仅二十天,身体强壮的44岁中年汉子就被身穿警服、头戴国徽的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等人活活折磨死了。期间,恶警不许家人探望刘秋生。被绑架的第八天(农历12月28)公安局打电话给家人让把秋生的母亲接回,刘秋生妻子去公安局要求见一见刘秋生,他们害怕家人见到刘秋生惨不忍睹惨状,寇文通说什么也不让见,看守所还骗走刘秋生妻子身上仅有的、用以维持生活的一百元钱,说是给刘秋生买东西吃,后听说根本没有给刘秋生

刘秋生被迫害致死后,寇文通等一些不法之徒心怀鬼胎,明知犯了杀人罪,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没敢通知刘秋生妻子和母亲,而是越过家门口,找到了村支书,他们合伙把未成年的儿子刘东(当时不满17岁)从(姜村)打工的厂子骗去做他父亲的解剖证明人。试想,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看到父亲被折磨的没了原来的模样,而且致死,眼见自己的亲人惨死的现场,心里除了万分悲痛和愤怒的心情,又能怎样!再加上解剖那么恐惧的场面,孩子从来也没见过这种场合,吓也吓坏了,再说孩子也根本不懂什么。尸体解剖完后,才通知刘秋生妻子去看。到那一看,家里人都吓呆了,刘秋生已被他们拉得血肉模糊,他的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可公安局的验尸报告却说“查无外伤,死于脂肪性心脏病”。

当时家人亲眼目睹刘秋生伤痕累累,鉴于此,我们坚持要自己请法医鉴定,这可触到了寇文通等一伙不法之徒的要害。他们不但不允许,而且要马上强行火化。一家人孤儿寡母,刘秋生妻子和母亲及两个妹妹用全力反抗也无济于事。邪党恶徒寇文通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调来了100多人,由公安局长未永涛指挥,把刘秋生家人分别围住,五、六个人对付一个,按倒在地,用脚踩住头、捂住嘴,不让说、不让喊,更不让动。当时揪住儿子刘东的警察正是那个冒充法医的人(因验尸的时候,他说他是衡水来的,可实际他是阜城县公安局的。此等谎言说明了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在捣鬼)。他们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总算把刘秋生火化了,便松了口气,以为死无对证,竟叫嚣说:“你们去告吧,随便!”他们以为销毁罪证,刘秋生孤儿寡母就没办法了。

眼前发生的一切,把我们已经逼到了绝路上了,阜城公安局多次非法抄家,勒索罚款,家中的经济已经破碎,现在家庭中的顶梁柱没了,撇下着一家老的老,弱的弱,小的小。刘秋生妻子和婆婆多次到公检法部门起诉,他们不但不予受理,还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婆婆在这一次次打击中,终于倒下了,悲痛地离开这无处说理的社会。寇文通等人又背上了一条新的血债。

法轮功学员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难道做好人犯法吗?非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吗?迫害好人是邪恶江泽民集团扭曲人性的真实写照,这种利用职务之便谋取一己私利,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肉体、精神摧残甚至夺走生命的行为,是在逼好人说假话,将导致中华民族走向罪恶的深渊。

寇文通一伙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刘秋生劫持到公安局,是典型非法绑架罪;在其间非法用刑,将其致死,是犯下故意杀人罪。寇文通等的行为已触犯刑法。其中也触犯了《宪法》第三十六条关于公民享有信仰自由权利的规定,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构成非法搜查罪,触犯第二百五十一条构成非法剥夺公民有信仰自由罪,触犯第二百三十四条构成故意伤害罪及第二百三十二条构成故意杀人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寇文通一伙逃脱不法律的惩处,即使受到中共上级的包庇,终究也逃脱不了正义的宣判。善恶有报是天理,元凶和帮凶都是一定要被天惩的,天理昭昭,为恶必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条天理是谁也躲不过去的!不论其是否相信,也不管其身份如何,因果报应,毫厘不差。中共高官黄菊掌管金融,镇压法轮功用钱铺路,已遭恶报患癌症身亡。“六一零”总头目刘京,在癌症的痛苦中煎熬。还有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强奸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何雪健,虽然在中共邪党的伪法院法官和办案人员的百般包庇下,也不得不判刑;而且天理昭昭,何雪健患阴茎癌被割去阴茎和睾丸,三次自杀未遂,生不如死的活着。强奸案主谋之一柴玉桥遭恶报,殃及家人,其妻患肝癌、胃癌于2007年正月初四死亡;其父肺结核发作,大口吐血。

目前公检法人员中恶报案例已大量出现,说明中共迫害的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者自身也深受中共其害。要知道: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啊!

最后我们要重申:被告不仅严重侵犯了原告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权利,同时犯下非法绑架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毁灭证据罪。希望为被害的法轮功学员申冤,严惩凶手,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留下一个好的未来。

刘秋生的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92707.html

刘秋生(Liu, Qiusheng),河北省阜城县清东涯村大法弟子。2002年2月2日,刘秋生在家被崔庙派出所强行抓走。当时被抓走的还有他母亲。到了公安局,刘秋生被绑在椅子上,遭到恶警毒打。刘秋生于2002年2月22日被阜城县恶警虐杀。

1.强行绑架

2002年2月2日阜城县恶警闯入刘秋生家中将其拖到院中,揪住头发一顿暴打,刘头发被揪落,浑身是土。其65岁的老母上前阻拦,恶警大骂一顿,将其母打倒在地,母子二人被推入警车,强行绑架到公安局。

2.野蛮毒打

刘秋生被绑架到公安局后,恶警将其绑在椅子上,疯狂毒打两个多小时致刘昏死过去,打人的凶手是寇文通等二人,又将其关在挨近厕所的一间小屋里,第二天其母去厕所看到儿子的脸部已变形。耳朵青紫。

3.含冤而死

2002年2月22日晚9点刘秋生被迫害致死。当时警察没有通知家属。到第二天上午阜城公安局开车先找村支书后,也没通知刘秋生的母亲和妻子,而去找在姜村打工的一个不满十六周岁的孩子刘东,将其骗到阜城,声称你父亲病重。孩子对他们说:“我妈妈知道吗?”回答:“你妈妈随后去。”刘东跟车就走了,到了阜城医院,被带到四楼。警察们自己开始聊天,大约一小时后,警察才对刘东说:“看看人去吧!”孩子说:“等我妈来了再去。”他们说:“你先去吧,你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来。”随后将小东领到医院的东南角一间小破房里,这时刘东才发现,爸爸已经死了。尸体被抬出后就要解剖,孩子说:“不行,先别解剖,等到我妈妈来后再说。”等了两分钟,法医说:“不行,马上解剖!”当给死者翻身拍照时,法医用镊子一摁刘秋生的后背,口中吐出血水,同时发现尸体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

尸体解剖后,警察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来看自己的丈夫。整个解剖过程,只有孩子一人在场,下午四点验尸报告出来,公安叫刘秋生的家属到公安局谈话。到了之后,刘秋生的妻子说:“要通知刘秋生的母亲来后再说。”公安答应打电话去叫(事后才知道根本没有给刘秋生的母亲打电话),这件事上,不法警察做贼心虚,验尸结果称刘秋生身无外伤。可孩子所见,被害者刘秋生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可见警察为掩盖自己的犯罪事实,验尸报告是假的。法医称刘秋生死于“脂肪心”,可死者口中吐的血水又说明什么?

刘秋生的家属对公安局提出几个问题:刘妻问:“秋生是不是你们打死的?”公安回答:“不是。”刘妻问:“你们说秋生是病死的,你们为什么不通知家属看望?”公安说:“你家没电话啊!”刘妻说:“你们抓刘秋生时,我家也没电话,你们怎么也把他抓走了。”刘妻问:“刘秋生是经过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哪个医生是主治,是谁抢救的?我要求面见这个医生。”公安回答:“没必要告诉你。”刘妻问:“刘秋生既然不是你们打死的,那么你们为什么骗一个没成年的孩子来看法医鉴定,我要自己找法医重新做鉴定。”

由于恶警怕曝光,到二十四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公安局警察和便衣把刘秋生的家属用暴力拖开,五六个对付一个,用脚踩住,不让喊、不让说话、不能动。当时揪住刘东的公安就是验尸体的那个“法医”。在它们的暴行下,强行将刘秋生尸体拉去火化,并把刘秋生全家老少关進公安局内。事后,火化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说是见最后一面,刘秋生的妻子质问他们:“人没死时,死后解剖时,你们怎么不让我们家中大人见面,把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骗来看着你们解剖了,仅仅二十天时间把一个健康、活生生的好人活活的治死,去看看,还有什么用?”

2002-04-13: 大法弟子刘秋生被折磨致死一案的更多情况
刘秋生:男,45岁,河北省阜城县清东崖村人。95年开始修炼大法。农历2001年腊月二十日(2002年2月1日)在家被公安强行抓走,其母阻止,警察连其母一起抓到公安局,当着其母的面就把刘秋生捆在椅子上。后把其母带到另一间屋,其母听到警察在打刘秋生

母子被送到拘留所后,其母看见刘秋生的脸被打得变形了。

2002年(农历)正月十一日(200年2月22日)晚刘秋生被迫害致死。第二天公安通知大队领导到临村灯具厂把他16岁的儿子刘东骗到县公安局(说他父亲病重),于11点让他儿子做证。解剖尸体后要火化才通知家属。

家属不同意。次日晚去了百十名武警。几个人对付一个家属,谁阻止连摔带打,把家属打昏后,强行将刘秋生遗体火化了。

2002-03-31:
大法弟子刘秋生被虐杀 恶徒继续迫害其亲人
大法弟子刘秋生于2002年2月10日(左右)在家中被河北省阜城县公安局无故非法抓走,酷刑折磨长达20多天,于2002年2月24日(左右)被迫害致死,并非法解剖尸体和强行火化,这是江泽民、罗干邪恶集团对大法犯下的又一滔天罪行。

刘秋生的母亲、妹妹(都是大法弟子)为了给儿子、哥哥讨回公道,去北京上访,又被阜城县公安局抓回,现关押在阜城县洗脑中心,望见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邪恶对她们的迫害,使她们母女早日走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31/27610.html
2002-03-05: 来自河北的最新消息证实河北省阜城县法轮功学员刘秋生被绑架20日后于2002年2月22日死于阜城县公安局。第二天,警察将刘秋生未成年的儿子骗至医院签字应付完解剖手续后,傍晚又在一个武警中队的武力胁迫下,将其家人打倒在地,抢走遗体并强行火化。阜城县公安局证实了刘秋生死亡的消息。

消息证实,刘秋生2002年2月2日在家中被绑架。目击者称阜城县公安闯入其家中将他拖到院中,揪住头发一顿暴打。刘秋生头发被揪落,浑身是土。其65岁的老母因上前阻拦被警察大骂一顿,并被打倒在地,随后母子二人同被强行带至公安局。刘秋生被公安警将其绑在椅子上,疯狂毒打两个多小时致其昏死过去。后被关在挨近厕所的一间小屋里,第二天其母去厕所时看到他的脸部已变形、耳朵青紫。

刘秋生2002年2月22日晚9点被迫害致死。23日上午公安局通知大队会计谎称刘生病,将其未成年的儿子骗至医院,强行解剖尸体。其子不同意,要求等母亲到场,警察骗孩子说早已通知,不久就能赶到。解剖完后又骗其子签名。刘妻下午到时要求出示解剖报告,说明死因,警察默认无病而亡。但次日,警察又改口称刘是得疾病而死。

消息称,阜城县警察23日下午通知家属傍晚将尸体火化,家属认为刘死的不明不白,不同意火化。据在场群众证实,公安出动已准备好的一个武警中队和警察一起将刘65岁的老母和弱小的妹妹扔出数米远,五、六个恶警围攻一个人,揪住胳膊将他们按倒在地,穿着皮鞋的脚踩着他们的头。刘秋生的遗体被抢走强行火化。

据调查证实,刘秋生自96年在北京开始修炼法轮功,全家十几口人也修炼法轮功,刘自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一直很健康。99年7.20后多次上访、被抓,遭本地治安人员毒打,还被非法罚款一万五千元;2000年3月初刘秋生被镇政府工作人员打得无法辨认,腰部严重受伤,5个月后才恢复知觉。目前刘的家庭,包括其妻子和几个兄弟姐妹都被判刑或关押,遭到非人折磨。公安对刘秋生的老母亲也不放过,将她抓到镇治安大队连冻几个晚上,还到处游街。目前刘秋生的整个家庭主要成员全部遭非法关押,家破人亡,只剩老幼凄凉孤单。

统计数字表明,类似刘秋生的迫害案例目前在中国有迅速蔓延的趋势。江泽民为消灭法轮功,不惜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家人施以威胁和迫害。观察家称,这种对法轮功学员和扩大到家属范围的迫害事实上已将全体中国民众列为可能的迫害对象,并且已经深深危害中共的统治基础和社会的稳定。

到目前为止,河北省已知受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到37人,全国已知死亡人数达375人;而中国大陆政府内部消息人士承认,99年7月以来死于警察之手的实际法轮功学员人数至少在1600人以上。

2002-07-09: 衡水市是河北省的地级市,市内仅有一个行政划分区:桃城区。自99年7.20以来,衡水市不法官员执法犯法,依仗权势迫害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功修炼者。三年来,仅衡水市区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四十人,被绑架、拘留、超期劫持的更是不计其数,衡水市区的法轮功修炼者安秀坤、肖新改,阜城县的刘秋生、景县的一位六十岁老人被折磨致死。郭志江、蔡永存分别被非法判刑12年、9年。从2001年春季开始,衡水市不法官员开始了又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他们的策划和指挥下,一些不法之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抄家、搜捕和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9/33037.html

2002-03-06: 刘秋生,男,45岁,河北省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涯村人。2002年2月2日,当地恶警两个小时内将其活活打死。

1999年7月20日以来,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刘秋生几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鸣冤,为师父清白说句公道话。可是就为了这一句真话,刘秋生多次被关押、罚款、甚至被施以酷刑,最终被江泽民流氓集团逼得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2002年1月31日,快过年了,刘秋生记挂着家中年迈的老母与幼子,冒着危险回到家中。不料,2月2日下午,崔庙乡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刘秋生家中,将刘秋生及其老母非法抓走。并将家中的大法书,录音机,摩托车等私人财物抢走。

当天,在崔庙乡派出所,不法分子将刘秋生捆在椅子上连续毒打2个小时致刘秋生昏死。(刘秋生母亲在毒打现场门外亲耳听到,不法之徒再叫刘秋生名字时,刘秋生再也没有回音。)

此后,生死不明的刘秋生被送到阜城县公安局。几天后,刘秋生母亲被放回家。

2月23日早饭后,刘秋生长子刘东(16岁)正在邻村上班时,清东涯村大队会计带着恶警来找他,诡称刘秋生病重,要刘东到医院探望。刘东被带到医院后就被扔在一旁,无人过问。恶警则在一旁闲谈江泽民集团的腐败。而后,刘东被恶警告知刘秋生已病逝,需做尸体解剖,并要刘东作见证人。刘东要求通知其母后再進行解剖,恶警将死者家属的合法要求置之不顾,就强行对尸体進行了解剖。

解剖中,刘东看到刘秋生的肺部发黑,背部瘀血,脑颅骨打开后,看到大脑有破伤、积水。解剖完尸体后,法医立即将内脏、大脑取走,将裸露的尸体弃置不管。

这时,刘秋生妻子才得知丈夫的死讯,当即赶到医院,只看到刘秋生的右耳、右脸、胸部呈青色。

刘秋生妻子向阜城县公安局长问具体情况时,公安局长回答说,刘秋生22日晚6点钟突然发病,立即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刘妻质问为甚么人死这么久了才通知家属,公安局长推说刘秋生家无电话来掩盖其罪行。刘妻又质问为甚么不通知自己而叫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做尸体解剖见证时,公安局长蛮横地说:“没有死者家属也一样可以做解剖。”当刘妻问到刘秋生发病时是何人发现,何人参与抢救及解剖尸体的法医是谁等有关责任人时,恶警却说:“这些家属没必要知道。”

2月25日下午5点,当地不法之徒不顾死者亲属要求对死者之死有一个合理合法的解决结果,而动用一百多人抢走尸体强行火化。

2001-03-11: 刘秋生,男,崔庙镇人。自96年在京修炼法轮功,7.20之后,刘秋生因用自己的亲身体会,通过合法手续到信访局说明真相被遣送回家,被治安人员毒打,10月22日,乡政府再次专程到北京将他从家中以谈话为名送往本县看守所。三月初二又被镇政府关押,至今仍未放人。为转化刘秋生,他们用暴力毒打、拳脚棍棒一齐上,刘被打得无法辨认。腰部受重伤,五个月才恢复知觉。几年来他们家十几口人都受益,没花一分钱医药费,没吃一个药片,在社会不同岗位作贡献,而今江泽民犯罪集团专横腐败,正邪不分,是非不辨,把好人当坏人,他大姐因炼功被判刑两年在石家庄劳教所,妻子因炼功在北京劳教所判刑一年,三弟因炼功在石家庄被判刑一年,弟妹在杭州被判刑一年,四妹被乡政府关押7个月,三妹在景县多次关押,遭到非人折磨,回家后每天安排人看管,没有半点自由,连回家看母亲的权力都被剥夺掉。乡政府还以非法罚款等手段,实行经济制裁,刘秋生先后被罚款一万五千元,连70多岁的老母亲也不放过,被抓到镇治安大队连冻几个晚上,到处游街,惨遭折磨。由于整个家庭人员全部遭关押,在北京的生意只能停业,孩子被迫停学送往农村。三弟一岁多的孩子无人看管,只好送往农村由姥姥看护。70多岁的老人正需要儿女养老,享受晚年之福,然而却在看护两个年幼的孩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1/8921.html

衡水 阜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8)

2014-05-19: 国保大队长:万世森:手机 13383686609
副队长:多志刚:手机 13031858163
2013-12-23: 三河公安局局长:付立军 办公室电话:0316-3210188
政委:国立臣 3175808 看守所所长:王朝河 3652991
副政委:孟建国 3125858 拘留所所长:经为民 3316110
马瑞海 3652991
国保大队长:石连东 3175868 宅电:3115636
手机:13832669588
三河公安局副局长兼燕郊分局局长:3175838
孙旭文:3175811 刘学文 3175888
兼刑警队队长:任新旭 3311718 石志明 3175880
督查队长:刘富宝 3175855 钱继亮 3178813
副政委:王殿奎 3175869 孟洪利 3228088
政治处主任:张东辉
2013-06-25: 此所长40岁左右,具当地老百姓说是买来的所长。
王千寺派出所所长:吴建 15031848088办公室电话:03184332182
其他人电话:13393082417
2012-09-24: 河北省衡水市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0318-4224015
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贵生宅电:03184223190 手机:13383686369
13323189908 办公室内线:0318-4229571 0318-4223315
刘集乡派出所电话:0318-4513311
刘集乡派出所王向阳手机:15075888400
葛景生手机:15003381699
李辉手机:13231809989
2012-09-22: 刘集乡派出所电话:0318-4513311
刘集乡派出所所长房春生,原景县公安局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曾冒充学员搞破坏。

2011-09-29: 阜城县公安局副局长、610成员王润泽 手机13383182510 座机0318—4603055
国保队长万世森 手机1338368660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8)

打人凶手寇文通等二人
区号: 318
阜城县公安局电话:318-462-2436
阜城县公安局副局长--何风林
阜城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魏召田
阜城县崔庙镇派出所:318-482-8937
阜城县县委书记(王双马,主抓迫害):318-462-8888
阜城县县委办公:318-462-2867
阜城县崔庙镇政府电话:0318─4828428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07-30:张秀岭,女,现年68岁。因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六年来受到恶党残酷迫害。她曾被阜城县崔庙镇派出所挂牌游街示众。长子刘秋生被阜城公安局迫害致死,她本人几次被抓,由于恶人的不断骚扰迫害,于2005年7月初含冤离世。她死后没几天,长女刘淑香被王集乡派出所绑架,小女刘建新受崔庙镇派出所迫害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48.html

2004-12-21: 大法弟子刘秋生,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人。2002年2月2日,崔庙乡书记莫大福、营和派出所的井树苍伙同公安局警察,以炼法轮功为名把刘秋生绑架到公安局后,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把刘秋生捆绑着打了一个多小时,一直把人打的昏死过去才罢手。后听在押人员证明说,刘秋生以后又被毒打过多次,曾被绑在刑具死人床上暴力灌食。

从2月2日至2月22日,仅二十天,身体强壮的44岁中年汉子就被活活折磨死了。事发后,寇文通等为了掩盖犯罪事实,没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母亲,而是越过她们家门口,找到了村支书,合伙把刘秋生未成年的儿子刘东(当时不满17岁)从(姜村)打工的厂子骗去作他父亲的解剖证明人。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看到父亲被折磨致死,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再加上解剖,孩子从没见过这种残酷的场面,早吓坏了。尸体解剖完后,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刘妻到那一看,刘秋生已被它们搞得血肉模糊,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可公安局的验尸报告却说“查无外伤,死于脂肪性心脏病。”

由于亲眼目睹刘秋生伤痕累累,刘妻坚持要自己请法医鉴定。这可触到了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等凶手的要害。他们不但不允许,而且要马上强行火化。刘家孤儿寡母用全力反抗也无济于事。寇文通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调来了100多人,由公安局长指挥,把刘秋生家人分别围住,五、六个人制一个,把她们按倒在地,用脚踩住头、捂住嘴,不让说、不让喊,更不让动。当时揪住刘东的警察正是那个冒充法医的人(因验尸的时候,他说他是衡水来的,可实际他是阜城县公安局的。)公安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总算把刘秋生强行火化了,便松了口气,以为死无对证,竟叫嚣说:“你们去告吧,随便!”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6-04-12, 11:4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