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林源炼油厂 >> 杜国聪, 男, 51

个人情况: 大庆市林源炼油厂装洗车间车间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林源炼油厂家属区14—4—4—301
有关恶人: 三大队恶警王英洲、干警有翟喜亭、宋文岩、王英洲、祝学祥、韩炳发
迫害情况: 指使犯人多次毒打法轮功杜国聪,施以上绳酷刑,关小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25
家庭成员: 儿女: 杜娟
夫妻/父母: 李培玉 杜国聪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2: 在家炼功被劳教 大庆杜国聪控告江泽民
杜国聪,原大庆市林源炼油厂(现大庆炼化公司)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迫害,曾被非法拘禁、非法罚款和三次、共计五年的非法劳教。在第一次劳教期间,杜国聪被打毒针,迫害的奄奄一息;第二次劳教时,被浇盐水,导致眼睛受到伤害,至今视物模糊,其遭受的坐铁椅子、脱光衣服暴打、开飞机等迫害更是花样翻新。

最为可笑的是,杜国聪被第二次劳教竟然是因其在家里被上门骚扰的片警问炼不炼法轮功时,回答了一个字“炼”,“在家炼功”就成了劳教的理由。

杜国聪的女儿杜娟也因坚持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并牵连到工作也不给安排。杜国聪的妻子李培玉遭威胁不让在家炼功,又因丈夫和女儿被迫害,精神压力极大,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二零一零年离世。现在,杜国聪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这场迫害的邪恶。

以下是杜国聪控告书中陈述的情况:

我在修炼大法前患有经常性头痛、肚子疼、腿疼、腰疼等,这些病吃药也没啥效果;修炼前,我脾气暴躁,看啥都不顺眼,很少与人交往,与亲属也很少往来。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开始修炼大法,没多久,身上的病全都好了,性格也变好了,也愿意与人交往了,与亲属关系也好了。修炼,让我知道了遇事要向内找了,事事都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

一九九九年,我去黑龙江省政府上访,在大庆高速公路收费口,被大庆公安设的检查站的警察劫住,他们给大庆市林源公安分局打电话,林源分局把我带回了分局,并强行叫我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直到第二天早晨一点钟才放我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大庆林源公安分局片警到我家,以身份证升级为由,将我家一家三口的身份证骗走,直到二零零五年,才还给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送到大庆驻北京办事处,在办事处,我被大庆驻北京的公安搜身,钱财物一概被收走,连裤腰带都收走了;大庆林源公安分局把我押回了大庆,并把我非法关押到了大庆大同区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大同拘留所还勒索了我一百多元的生活费,回家后,大庆市610罚了我二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我与女儿杜娟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女儿被带往大庆驻北京办事处,我被关进北京东城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五十多天。之后,又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非法劳教一年,关进大庆劳教所。在北京东城看守所期间,钱财物全被搜查;在大庆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我被四个刑事犯每天每时每刻看管,并被体罚、打骂、强制干重体力活。

二零零一年五月,大庆林源公安分局片警郭勇到我家来,问我是否炼功,我说炼!郭勇就回分局作了汇报,分局长韩炳发派政保科的四个警察上门把我非法抓捕,强行带到了公安分局,之后,再送到了大同看守所。八天后,我被非法判了一年劳教,罪名竟然是“在家炼功”。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在劳教期间,我被打骂、体罚、坐老虎凳、浇凉水、脱光衣服往身上浇几盆盐水,还被灌盐水、上束缚绳,并用二米长六厘米粗的胶皮管子暴力毒打,还给我打了两支毒针,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后,才被家人接回。

身体恢复健康后,我到大庆检察院状告大庆劳教所对我的迫害,大庆检察院不受理,并叫上北京告去,我就去北京状告大庆劳教所,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把我又交给了大庆劳教所,大庆劳教所为此罚了我三千元钱。

二零零二年六月,大庆林源公安分局片警郭勇再次上门,问我还炼不炼,我向他要身份证,他不给,还威胁我说:“再炼,再上访,就判刑。”我要不回身份证,在家又不让炼功,我再次上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林源公安把我带回,又非法判了我三年劳教。

在劳教期间,我被警察李海涛毒打、皮鞋踢,一脚踢在鼻子上,血淌了一地。我脸色苍白,昏过去。他们给我浇凉水,坐铁椅子,再脱光衣服暴打、罚站、开飞机,劳教所一大队副大队长王英洲毒打我多次,打我胸部象打沙袋一样,王英洲给我浇了几大盆盐水,导致我眼睛受到极大伤害,至今,眼睛还视物模糊。

我妻子李培玉,在迫害开始后,被原大庆林源炼油厂退休办找去,威胁不让在家炼功,妻子自此害怕迫害,不敢炼功,而且,因为我和女儿的被迫害,给她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身体状况随之越来越差,二零一零年在担忧中病逝。

我女儿杜娟,本应与其他油田子女一样参加我单位的子女招工,但就因为她修炼,就被四次拒绝,至今,无法进厂工作。

江泽民是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的始作俑者,我的亲身经历就是见证,控告江泽民是我的良心,也是我的责任,我不能让这样的迫害再继续下去,我必须站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2/在家炼功被劳教-大庆杜国聪控告江泽民-317926.html

2005-03-20: 大法弟子杜国聪三年中遭大庆劳教所30恶人残酷折磨

由于大庆市劳教所的邪恶和邪恶的一大队对大法弟子杜国聪進行了长期的系统的一系列折磨、毒打迫害。2003年7月的一天晚上,杜国聪突然昏倒,口吐大量淤血,约有小半洗脸盆,后送大庆人民医院急诊检查,医院要求立即住院,可劳教所拿大法弟子的生命而不顾,又拉回劳教所。由于长期的强迫重体力劳动折磨迫害,几年来致使大法弟子杜国聪血压严重偏低,血压50/80,60/90,视力下降,经常头晕眼花、供血不足、呕吐、消瘦。

杜国聪在被非法劳教的三年中,不准打电话,不让与家人接见,并先后被劳教所恶警、刑事犯人30人折磨毒打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20/97703.html

2004-06-02: 大庆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一中队(1人):杜国聪

2003-11-30:杜国聪,男,51岁,大庆市林源炼油厂装洗车间职工。19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绑架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后,带回大庆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1月被大庆市“610”勒索2000元,自此以后公安片警、街道办经常打电话查或上门查,影响了正常生活。2000年12月5日進京上访,被抓到大庆驻京办事处,被驻京办政保支队的人勒索50元。

2001年8月1日在绝食抗议四天时,大庆劳教所三大队在自称小鬼转世的大队长王英洲的带领下组织六名干警(秦大队、胡大队、宋队长、符内勤等)和几名犯人共10余名,从早上8点至晚上7点多,私设公堂用上手铐,木棍撬嘴等手段灌盐水,往身上浇四脸盆盐水,并让他在盐水中坐了一个多小时。还上了两次绳,逼他在地上跪着,用大皮鞋踩前胸后背,至使右胸软肋损伤。还威胁说用一尺长的杀猪刀捅進心窝去后左右转动,让他流血而死后象扔小鸡一样扔出去了事。在离解日期不远时,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劳教所副所长王永湘用警车把他强行拉到市人民医院,搞假证明,说他有病让办病保。他的身体状况不好,是他们给迫害的,其实根本就没有病。

2001年11月再次進京上访,被抓到大庆驻京办。驻京办主任时世進、干警闫国林等人对他拳打脚踢,还用电棍电,罚站等近二个小时。带回大庆后又被送到大庆劳教所非法劳教。2001年12月大庆劳教所的王永湘对家属多次以加期、批捕等手段威逼家属交了3500元钱。而对本人则非法关禁闭11天,并用四个犯人、二名警察严加看管,進行迫害。

现在,他仍在大庆劳教所被迫害,见到他被迫害的人说:他被迫害得生不如死。

2003-04-07:指使“包夹”的犯罪人员经常毒打辱骂法轮功学员杜国聪;浇冷水,拳打脚踢。有一次恶警用一寸粗的胶皮管子抽打杜国聪,杜被打得全身多处青紫,鼻子鲜血直流。2001年8月1日,三大队恶警王英洲在大队会议室对杜国聪上绳灌盐水,并用脚使劲踩胸肋部。还用木棒使劲往口里塞,使两腮溃烂、红肿。当时王英洲亲自动手,上绳勒时用手使劲掰杜国聪的胳膊,让跪着,不让坐椅子,折磨一整天,在地上滚得浑身是泥,让去洗净回来再折磨,晚上9时左右才回号内。当时在场的干警有翟喜亭、宋文岩、王英洲、祝学祥参与指挥,并叫了5、6个犯人帮忙。杜国聪于8月7日下午调回一大队。2002年12月,把杜国聪关進小号,拷打了20多天,使之全身是伤,腰直不起来,且在包夹监视下進行强体力劳动。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7/47867p.html
http://www.fawanghuihui.org/displaycriminal.asp?criminalid=7558&criminalact=criminal

2002-03-15: 韩炳发:黑龙江省大庆市林源公安分局局长。2000年2月至7月间非法劳教九名大法弟子。2000年3月向九名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勒索现金二万四千元。99年至2001年劳教拘留大法弟子24人次(不包括大法弟子杜国聪被送劳教三次,大法弟子战音阁送劳教二次)2001年8月至11月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非法抓人三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2001年8月份,韩炳发酒后驾车直奔大石块而去,幸亏当时车里坐着大法弟子(李伟的丈夫)提醒他,才一打方向盘,结果撞到一棵大树上,才免于毙命。前排上从哈尔滨来的王宾友和韩炳发同时被射出车外,王宾友仅受了点皮外伤,而韩炳发则七窍流血,人事不醒,被送到大庆医院抢救,昏迷了大约二天(据说其昏迷中常喊早已死去之人的名字)。在医院住了很长时间,脑袋留下一定的后遗症。那辆高级轿车彻底报废。....
王胜,30多岁,大庆市林源炼油厂工会主席,主抓“610”。他不择手段地迫害大法弟子黄文英。2000年6月黄在大庆正法被恶警打折了腿骨,不能行走。就这样,还于7月份被送齐市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被劳教所退回。王胜说保外就医随时都可以送進去。后来王胜说黄文英散发传单、贴真相,在2001年4月4日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她非法送哈尔滨省戒毒所。2001年3月王胜指使将大法弟子杜国聪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8月前王胜又陷害大法弟子战音阁,以战给他写信讲真相和上网为由,用欺骗手段将他送往大同看守所。第十六天直接判劳教。战向劳教所长讲清真相,劳教所拒收,又送回大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第十七天下午把战送回家。在此期间王胜以种种方式迷惑大法弟子战音阁,在战回家半个多月身体还很虚弱的情况下伙同恶警将其绑架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10月20日晚,大法弟子尹凤玲被非法抓捕,在林源公安分局被关押、威逼近12个小时。2001年12月23日大法弟子潘琼菊被绑架、非法关押近24小时。2002年2月23日王胜指使公安人员把潘琼菊的丈夫──大法弟子黄亚忠(常压车间班长)在单位上中班时(晚八点左右)绑架,在分局非法关押12小时。后送往大同区看守所(那天常压车间值班的是主任张春晓,家里电话:0459──6715043;手机:13009811103)。在此之前2002年1月恶警金庆国带多人去工作岗位上骚扰,并威胁恐吓,当时书记值班。2002年2月,同是中班,书记值班,金庆国又带多人骚扰其正常工作,从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5/26695.html

2002-03-08: 杜国聪,男,49岁,大庆市林源炼油厂装洗车间,家住林源炼油厂家属区14─4─4─301。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抓到大庆驻京办事处后,带回大庆拘留15天。自此以后公安片警、街道办经常打电话查或上门查,影响了正常生活。2001年8月1日在绝食抗议四天时,大庆劳教所三大队在自称小鬼转世的大队长王英洲的带领下组织六名干警(秦大队、胡大队、宋队长、符内勤等)和几名犯人共10馀名,从早上8点至晚上7点多,私设公堂用上手铐,木棍撬嘴等手段灌盐水,往身上浇四脸盆盐水,并让他在盐水中坐了一个多小时。还上了两次绳,逼他在地上跪着,用大皮鞋踩前胸后背,至使右胸软肋损伤。还威胁说用一尺长的杀猪刀捅進心窝去后左右转动,让他流血而死后像扔小鸡一样扔出去了事。在离解日期不远时,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劳教所副所长王永湘用警车把他强行拉到市人民医院,搞假证明,说他有病让办病保。他的身体状况不好,是他们给迫害的,其实根本就没有病。出来后,在2001年11月再次進京上访,被抓到大庆驻京办。驻京办主任时世進、干警闫国林等人对他拳打脚踢,还用电棍电,罚站等近二个小时。带回大庆后又被送到大庆劳教所非法劳教。时世進还罚大庆劳教所3500元,而劳教所则把这笔帐算到他头上,劳教所的领导对家属多次以加期、批捕等手段威逼家属交这3500元钱。而对本人则非法关禁闭11天,并用四个犯人、二名警察严加看管。在;此期间创建科科长和生产科科长竺人亲自给他上五次绳進行迫害近一小时,后又拉出去当着犯人的面侮辱他。11天后又被送到三大队恶警王英洲手下严管一个月。2000年12月5日進京上访,被抓到大庆驻京办事处,一人一双一元钱的拖鞋,被驻京办的政保支队的人勒索每人50元。2000年1月被大庆市“610”勒索2000元。2000年12月被大庆公安局驻京办政保支队勒索50元。2001年12月被大庆劳教所的王永湘勒索3500元。

2001-11-22: 大庆劳教所近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1、杜国聪在家中被林源公安局非法抓走劳教一年。期间因绝食抗议迫害,遭到三大队领导及恶警上绳、脚踩踏身体、强行灌盐水等折磨。经卫生所和大庆人民医院检查,身体软肋淤血、肿胀。杜国聪和大法弟子们又经绝食8天后,办理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后不久,又去北京正法,现被劳教所带回隔离看管,情况不明。期间王永湘副所长曾经亲口说过保证法轮功学员安全,不打不骂,可是他却出尔反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2/2001年11月22日大陆综合消息-20139.html#chinanews1122-1

2001-11-21: 大庆劳教所近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杜国聪在家中被林源公安局非法抓走劳教一年。期间因绝食抗议迫害,遭到三大队领导及恶警上绳、脚踩踏身体、强行灌盐水等折磨。经卫生所和大庆人民医院检查,身体软肋淤血、肿胀。杜国聪和大法弟子们又经绝食8天后,办理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后不久,又去北京正法,现被劳教所带回隔离看管,情况不明。期间王永湘副所长曾经亲口说过保证法轮功学员安全,不打不骂,可是他却出尔反尔。

2001-08-09:大庆劳教所王英洲等犯罪警察对大法学员杜国聪的迫害
大法学员杜国聪于7月28日由一大队调到三大队。之前,他参加了全所法轮功学员绝食,希望引起领导重视,给予解决超期非法关押、随意加期的问题,结果检察院和司法局领导下来调查了解之后,几名被超期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被无条件释放。

因在调查期间,杜国聪向上级领导真实反映劳教所领导在执法执纪方面有打、骂现象,28日被调到三大队。杜国聪上次劳教和三大队恶警王英洲接触过,由于王英洲打过法轮功学员,而被上网曝光,因此对杜国聪怀恨在心。

杜国聪到三大队后,要求见领导反映问题,遭到拒绝,就开始绝食。8月1日那天,王英洲在大队会议室对杜国聪上绳灌盐水,并用脚使劲踩胸肋部。还用木棒使劲往口里塞,使两腮溃烂、红肿。当时王英洲亲自动手,上绳勒时用手使劲掰杜国聪的胳膊,让跪着,不让坐椅子,折磨一整天,在地上滚得浑身是泥,让去洗净回来再折磨,晚上9时左右才回号内。当时在场的干警有翟喜亭、宋文岩、王英洲、祝学祥参与指挥,张金生等人看着他们干这事。并叫了5、6个犯人帮忙,犯人有王永波、贾红江等参与用刑,毛文辰、朱晓东等人旁观。杜国聪于8月7日下午调回一大队。

大庆 林源炼油厂联系资料(区号: 0459)

责任单位电话(区号0459):
大庆林源炼油厂官员电话

厂长 李殿敏 6713439 (办)6719804 (办)6713853(宅) 13903694175(手)
党委书记 刘自强 6719802(办) 6713446(办)6713663 (宅) 13804695008 (手) 副厂长 季振华 6719803(办) 6713359(办) 6717898(宅) 13804653917 (手) 厂长助理 魏君 6710838(办) 6719130(办) 6713888(宅) 13904591531 (手) 厂办主任 王旭 6719067(办) 6712529(宅) 13054222611(手)    厂办副主任 范圣民 6719057(办) 6712174(宅) 13945941185 (手)  
办公室电话 6719062(办)     6713185(传真)

大庆市林源分局电话:
局长:6719326;副局长: 6719318
刑警大队长:6719329;刑警专用: 6719334
政保科: 6719337;政经保大队长:6719337
治安专用; 6719349;治安大队长:6719348
综合办主任: 6719356
值班室:6719346;传真:6719313

大庆林源炼油厂公安分局犯罪恶警名单、电话:
金庆国 715783(办) 6715783(宅)13945949544(手机)
金常清 712890;韩炳发 713814;韩小军 715778;陈景文 712024

2008-06-12:
大庆林源派出所,于洪国 13100890544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