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沙河口区(长兴电子城,黑石礁洗脑班,环保宾馆内) >> 万晓辉(万晓慧),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大连沙河口区马栏子
有关恶人: 大连教养院苑龄月.马栏子派出所 恶警乔洪辉.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8-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9-26: 遭各种酷刑残害 大连万晓辉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六十岁的妇女万晓辉,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曾被绑架了十次,三次被劳教,其中二次是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三次劳教共四年,三次加期共29天。

万晓辉女士2015年6月要求最高检察院对被告人江泽民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以下是她在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简述三次被劳教迫害的经历。

第一次劳教:两年加期4天。

时间: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至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我被马栏派出所绑架。十一月一日,沙河口区公安分局恶警在无任何手续理由和事实的情况下,强行将我送到大连教养院。当天下午,我被送进小号摧残,由恶警徐丽丽亲自操纵,参与者共有五人,两吸毒的、一个卖淫的、一个打架的、一个诈骗的。她们把我的保暖衣服、鞋、袜子等全扒光,用我的袜子堵住我的嘴,并把一个酷刑帽子(象拳击帽子)扣在我头上,用床上的木板子猛烈击打我的头。另外,一个一百八十斤重的罪犯单脚踩在我的左脚上,一会儿,我就昏过去了。恶人又把我拖到一个阴暗的小号,将我“五马分尸”酷刑,两胳膊成大字形,两条腿拉直,用白布绳子绑在半空,用半米多长的地板条毒打我,使我从大腿根到脚全是黑紫色。

在大连教养院,我遭三次关“小号”。第一次关十七天; 第二次关五十六天; 第三次关九天。恶人一直不让我洗漱,二十四小时只准去三次厕所,冬天穿着单衣服,光着脚,双手铐在身后,手脚肿得象面包状、紫茄子色。第一次关“小号”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天天双手铐在身后立正站着到下半夜。

第二次劳教:一年加期10天。

时间: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下午一点多在辽师大学门前的路上,我边走边给世人发送神韵光盘。被富民派出所的两个警察绑架到一一零警车上,到了富民派出所把我拖下车,鞋子也拖掉了,然后四个警察把我抬进屋。

因我不报名,其中两个便衣警察,一个小眼睛,小脸;另一个微胖一点,两个人都一米七左右。他们拧我胳膊,一个揪着我头发给我照相,一下午也没照成。我的胳膊被拧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手腕子都成紫色。到晚上强迫带我到五院去检查,又送我到姚家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左右,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由二男二女四名警察把我送往马三家附近的公安医院体检,走时连鞋都没给穿。

关进了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后,我的四肢开始抽筋,行走艰难。劳教所有个恶警叫于小川,从我身上一件一件往下扒衣裤,连内裤扒掉。说我被子有味,当场给扔了。有邪悟包夹天天做“转化”工作,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们打电话让我儿子送东西,却不让我儿子见我。她们放言说不“转化”就不让我儿子见我。当时有张磊、周晓光、张卓慧等六个警察把我打倒在地上,把着我的手强迫我在“转化书”上摁手印,让我一把把 “转化书”撕碎了……

有一天我儿子来马三家劳教所探视我,劳教所的人员心虚不让看,我儿子坚持要见到我,一直僵持到中午才让看。孩子一见我有气无力、脸带伤、走路都得有人扶着,伤心地直哭,他说妈妈你一定得活着出来。孩子因此受到了很大刺激。

二零一零年五月中旬,我天天被押去马三家劳教所的东岗(马三家劳教所里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迫害。他们散布的全是歪理邪说,夹杂着低级下流的言论,施行煽动、诱骗、造谣、诽谤、侮辱、恐吓等伎俩,拳打脚踢,用mp3播放诽谤师父的录音,我一把把mp3耳机给撕下来摔在地上。张磊、周晓光、张卓慧等六个警察气急败坏又把我打倒在地上,把我四肢铐在两个床的中间,并用臭鞋垫堵我嘴,把mp3耳机塞进我耳朵里,用透明胶带把耳塞和口一块缠住。我喊:“法轮大法好!”她们怕别人听见,就拿一摞脸盆扣在我头上,压的我头抬不起来脖子不能动,那痛苦真是分分秒秒如年。

二零一零年的十月下旬马三家劳教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十一月初的一天上午我被带去东岗,他们天天向我散布歪理邪说,用各种办法给我洗脑,侮辱、羞辱、打骂、罚蹲、扇嘴巴子、坐瓷砖地、往脖子上倒开水。

张磊念诽谤大法的书,业玲拿带刺的木锤子朝我头上、后背上乱打。打的我满头都是小包,肩膀和后背上一块块发青。有一天,张磊又开始念诽谤的书,我质问她,一个男恶警(好象姓李,是个科长,不十分确定),朝我的左脸猛击三锤,我的左脸当时就肿很高,他威胁说:“给你继续上刑,上抻刑。”

后来他们用报纸把窗户糊住,把电视音量放到最大,不让外面的人听见和看见他们行恶。整天不让我吃饭和上厕所。我一闭眼她们就抠我的眼睛。第一天下来就折磨的我腿疼的站不起来,胳膊麻木没知觉,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下来。第二天用牙签扎手指甲……

我开始绝食反迫害。三天后张环、张磊、业玲还有两个警察一起给我灌食。先把我打倒在地,然后把我铐在灌食床上,再用布带把腿绑在床上,我的身体动不了。她们把开口器使劲插进往我的嘴里,每次都插出血,憋的我上不来气。灌不进去还往里灌,她们往死里整我。每次灌食后我的衣服里外都是湿的,折磨到晚上才放下来。

灌食第二天,石宇所长领四个男科长,由石宇亲自动手把我铐在床上,小个女大夫,把扩口器使劲往我嘴里插也没插进去,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个五十来岁可能李姓的男恶警,使尽全身的力气也没把扩口器在我嘴里摁到底,结果两个扩口器都坏了,不好用了,还没灌进去食,最后把我的嘴弄的鲜血直流,才罢休。这杀人不见血的狠心大夫给我打了毒针。把我放下床时,我两边的太阳穴就“唰唰”的往里收。

他们又使坏招,给我上抻刑。让我站在双层床的一头,腰成九十度,上半身体探入两层床之间,把我两个胳膊拉直到极限,再铐上手铐,然后用布条分别绑住手铐的另一个环,挂在上层床下面横梁的角铁上,我的整个身体一点也动不了了,他们强迫我听邪恶的mp3录音,再拿我的十个手指往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三书”上摁手印,我坚决抵制,撕扯中弄的我满脸一块块的红色印泥和血。

抻了两天到第三天,业玲、张卓慧还有两个警察,又把我铐在了两个双层之间,一手高一手低铐在两床不同部位。我蹲不下,坐不了,站不起。他们还把两边的床往两边拽,拉的我的筋骨钻心痛,手铐扎进肉里。下午一点多放下来时腿都不会动了,手麻木拿不住东西。这次我在东岗连续被迫害17天。在皇历年前的二十几号一个晚上警察代学梅让我写总结,我不写,她把我拖去东岗,罚我站了一个多小时,才让我回去睡觉。

在二零一零年末,警察找茬说我被子叠得不合格,罚我打扫劳动现场便所。在二零一一年的三月份因我不问警察好,又罚我扫厕所。

在临近从马三家释放前十几天的一个中午,我正上楼时,警察代学梅叫我去东岗,由张环、张磊、代学梅、王丹凤、还有两个共六警察个把我打倒在地,背铐着强迫滚手印。王丹凤还说叫你回家还干不干(大法的事),又打了我两个耳光。把我胳膊拧的两个月还痛。最后说我不服狱警,不背邪恶三十条,不唱邪恶歌,不签考核,不写作业,不写总结,不问好,给我加期十天。

第三次劳教一年、加期十天。

时间: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至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被红旗派出所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

三天后,我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就对我以野蛮的方式灌食迫害,在十天内的第三次灌食时,将一尺多长的硬塑料管通过鼻孔直接插到胃里,并固定住,不再拔出。同时,将我的双手铐在身后,大三伏天,又将我的头戴上头套,进行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八月末,我又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迫害。我的儿子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要求接见我,被告知:不“转化”,不让见。我的儿子又问我腿瘸的原因,警察称是在大连姚家看守所灌食时弄的。

我遭受了多种酷刑,包括:连续多日剥夺睡眠、坐板、铺板打头、蹲小号、惩罚性灌食、冬天脱衣服开窗冻、限制上厕所、注射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药、闷刑、开水浇、毒打、坐刑、蹲刑、站刑、吊刑、薅头发、锤子打头、牙签扎指甲、抻刑、头上扣一摞塑料盆、五马分尸、嘴塞脏物等。身体受到很大伤害,视力降低,视物模糊,牙齿被打折脱落,多数牙齿受损、松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6/遭各种酷刑残害-大连万晓辉控告江泽民-335503.html

2013-08-10: 马三家劳教院还非法关押着二十名左右法轮功学员

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院现在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到二十名左右(截到七月底),最近可能还有走的,她们仍在被迫害着。

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由于坚决不“转化”,每天都被恶警张丽丽威胁,到期也不放人,被加期至今。

如今“马三家”劳教所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在高温烈日下拔草、做手工。恶警张磊、张丽丽经常大喊大叫,恐吓、威胁法轮功学员,诱骗写什么“感谢信”就给减刑,制造假相换着花样转移外界世人的视线和舆论的谴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0/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7941.html

2013-04-24:马三家目前仍非法关押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补充)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在二零一二年十月至十二月期间,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时达一百一、二十人,至今估计仍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在里面遭受奴役和迫害。有个别是二零一一年非法抓捕的,其余全部是二零一二年非法抓捕的,几乎全是辽宁省的。
法轮功学员行动、行为受限制,笔纸都不让接触,而且出入都要严格搜查,有时上边来人了也要搜查所有的行李及身上所有可能放东西的地方,所以只能用脑袋记,很多人员及情况都不是太翔实和准确,希望有知情的给予补充和更正。
目前已知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
24.万晓辉(大连)(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4/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2452.html

2012-11-05: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据悉,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现非法关押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张君(现任副所长,马吉山是她丈夫)、大队长张环、张卓惠(教导员;二把手)、队长张磊、张秀荣等恶警暴打法轮功学员是常事,扇耳光,拽头发往墙上撞。张卓惠因法轮功学员李春红拒绝在考核上签字就把她叫到办公室拽头发、扇耳光还用脚踢,皮鞋踢坏还赖是李春红给弄坏的。

马三家三大队是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张环现在是三大队的大队长。那里原来有两个新收队长,现在有六个新收队长了,她们的任务就是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她们的嘴从早上上班开始就不停的骂大法,骂法轮功学员,她们的手和脚随时都会对法轮功学员施暴。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光盘,必须看谁不看都不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押迫害。(三大队也有普犯)

六个新收队长的名字分别是:张莉莉,于小川,李丹,施海燕,郭某某等。张磊很邪恶,她经常用木棍子和木板子暴打法轮功学员的眼睛,被她打完后的眼睛会由红肿慢慢的变成青紫色,王永华、李景、宋广弟等遭到过此迫害,宋广弟的眼球被她用木棍子打出个包来。

开原的张树霞等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新发明的抻刑迫害。“抻刑”把人固定在双层床的中间站立,两手臂分别抻向两端到极限,然后两手被手铐铐死,不转化,不有生命危险都不会放下来。马三家还有一种“抻刑”就是人蹲不下、站不起,两手分别被抻到两床的极限。郑菊香呈现被马三家迫害的精神更不正常了。那里的包夹特别的多,监控器到处都是。

大连市五十七岁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女士七月十七日被绑架,二十五日被甘井子公安分局、红旗派出所劫持到姚家看守所,八月末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迫害。这是万晓辉第二次被关进马三家教养院,腿被打瘸。

张莉莉是主管新收的,她迫害法轮功学员时说过这样的话;在马三家整死个人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张君迫害法轮功学员时说过这样的话:你知道我们马三家怎么验证是否真的变成精神病还是装精神病的吗?就是让她吃大便。

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与普通劳教人员被限制上厕所,必须大小便分开来上,如果谁没上完或起来晚了都会被罚。人的正常生理状态都被那里无人性的打乱了。在出操和去食堂的来回路上要求必须喊口号,1,2,3,4.如果看见谁喊的声音小达不到她们所要求的标准,就会被叫出来体罚,12点前不许睡觉。张环,张磊等就逼迫喊声音小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喊,必须象打仗那样的大声喊。

马三家经常所谓的“考试”和“留作业”,“考试题”都是诬蔑大法的。每次的考试也就是对洗脑后的定期检测。那几个队长每次在“考试”前都会谎说,你们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你们就怎么写。法轮功学员王永华,王景等写了心里的真实想法,就被叫出去毒打,酷刑折磨,和上抻刑,同时还会加期和到期不放。

在每个人解教释放前,马三家会派人来调查,调查人会问在马三家被劳教期间有没有被打过,和不合理的地方,法轮功学员各个被问,问完后让你签字。在被放前,队长会下话,如果你们谁要什么都说的话就别想回家,因为在马三家到期不放是太正常的了,不需要任何手续说不放就不放。

马三家的所长是新来的一个姓杨的老头。王乃民退休了,她走那天,没人跟她说话,就连那里的队长都没有跟她说话的,她的同事都知道她不是个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5/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265038.html

2012-09-17: 大连妇女再次被关马三家劳教所 腿被打瘸

大连市五十七岁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女士七月十七日被绑架,二十五日被甘井子公安分局、红旗派出所劫持到姚家看守所,八月末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迫害。这是万晓辉第二次被关进马三家教养院,腿被打瘸。

一、在姚家看守所,被野蛮灌食、上背铐、戴头套

七月二十五日晚八点多,姚家看守所的两个杂役和一个警察将浑身是泥、头上顶着半个鸡蛋黄大小的包、且半昏迷状态下的万晓辉在地上连拖带拽,扔进监室,说:“法轮功,未报名。”此后,无名氏就成了万晓辉的代名。

三天后,万晓辉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就对万晓辉以野蛮的方式灌食迫害,在十天内的第三次灌食时,将一尺多长的硬塑料管通过鼻孔直接插到胃里,并固定住,不再拔出。同时,将万晓辉的双手打上背铐,大三伏天,又将她的头戴上头套,进行酷刑折磨。

半夜时,万晓辉在正念下将一只手脱铐,拔掉了胃管,普犯王红艳发现后,告诉室长。两个毒贩林娟娟、王慧妹将万晓辉摁住,继续上铐。由于手铐成了死铐,没铐成,恶犯又报告管教,管教将其另一只手铐打开,没有再铐。

第二天,姚家看守所所长来时问:胃管哪去了?室长说扔了。所长说找一找,下次还得用这个。室长找到后,说:亏了没扔,下次再给人用,脏死了。

众所周知,灌食插的胃管通常是一个人用一次,下次再换新管,医学上也是讲这个的。而姚家看守所用一个极脏的硬塑料管反复给多个法轮功学员灌食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可见一斑。

二、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腿被打瘸

今年八月末,万晓辉又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迫害。不久,万晓辉的腿被打瘸。万晓辉的儿子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要求接见其母,被告知:不“转化”,不让见。万晓辉的儿子又问她母亲腿瘸的原因,警察谎称是在大连姚家看守所灌食时弄的。

目前,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三大队,她们正遭受暴力“转化”迫害。现已知关在三大队的还有开发区的郝秋晶、罗金玉、肖春玲。

此前,二零一零年三月,万晓辉女士曾被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入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万晓辉备受折磨凌虐。其自述见:《万晓辉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遭遇》

三、在大连教养院,遭关“小号”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万晓辉被马栏派出所绑架。十一月一日 ,沙河口区公安分局恶警在无任何手续理由和事实的情况下,强行将万晓辉送到大连教养院。

当天下午,万晓辉被送进小号摧残,恶警徐丽丽亲自操纵,参与者有两吸毒犯、卖淫的、打架的、诈骗的,把万晓辉的保暖衣服、鞋、袜子等全扒光,用万晓辉的袜子堵住她的嘴,并把一个酷刑帽子(象拳击帽子)扣在万晓辉头上,用床上的木板子猛烈击打万晓辉的头。另外,一百八十斤重的罪犯单脚踩在万晓辉的左脚 上,一会儿,万晓辉就昏过去了。恶人又把万晓辉拖到一个阴暗的小号,将万晓辉“五马分尸”酷刑,两胳膊成大字型,两条腿拉直,用白布绳子绑在半空,用半米多长的地板块毒打万晓辉,使她从小便到脚全是黑紫色。

在大连教养院“小号”,恶人一直不让万晓辉洗漱,二十四小时只准去三次厕所,穿着单衣服,光着脚,戴着手铐,天天立正站着到下半夜,手脚肿得象紫茄子色面包状。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满身伤痛的万晓辉才被放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7/大连妇女再次被关马三家劳教所-腿被打瘸-262914.html

2012-08-31: 辽宁大连万晓辉被绑架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

七月十七日,被绑架的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被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一直绝食,身体非常虚弱,曾经送医院抢救过。请知道详情的法轮功学员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31/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2201.html

2012-08-11: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七月十七日被绑架的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目前被非法关押地点不清。请知详情的同修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1/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46.html

2011-10-20: 万晓辉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遭遇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三月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入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在此期间万晓辉备受折磨凌虐。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万晓辉,今年五十六岁,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多在辽师大学门前的路上,边走边给世人发送神韵光盘。被富民派出所的两个警察绑架到110警车上,到了富民派出所把我拖下车,鞋子也拖掉了,然后四个警察把我抬进屋。

因我不报名,其中两个便衣警察,一个小眼睛,小脸,一个微胖一点,两个一米七左右拧胳膊,一个揪着头发给照相,一下午也没照上。胳膊被拧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手腕子都成紫色。到晚上强迫到五院去检查,又送我到姚家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左右,在没有任何手续,由二男二女四名警察把我送往马三家附近的公安医院体检,走时连鞋都没给穿。

到了女所,我的四肢开始抽筋,行走非常艰难。当时有个恶警叫于小川,从我身上一件一件往下扒衣裤,连内裤都得看。说我的被子有味,当场给扔了。有包夹天天做所谓的“转化”,全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们打电话让家里人送东西,却不让我儿子见我。她们放言说不放弃信仰就不让家属见我。当时有张磊,周晓光,张卓慧等六人把我打倒在地上摁手印,被我一把撕碎……

我儿子来马三家劳教所探视我,劳教所的人员心虚不让看,我儿子坚持要见到我,一直僵持到中午才让看。孩子一见有气无力、脸带伤、走路都得有人扶着的我,伤心得直哭,他说妈妈你一定得活着出来。孩子受到了很大刺激。

二零一零年五月中旬,我天天被押去马三家劳教所的东岗(马三家劳教所里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迫害。他们散布的全是歪理邪说,夹杂着低级下流的言论,施行煽动、诱骗、造谣、诽谤、污辱、恐吓的伎俩,拳打脚踢推进监房,用mp3播放诽谤师父的录音,我一把把mp3耳机给撕下来摔在地上。她们六个气急败坏把我打倒在地上,把我四肢铐在两个床的中间,并用臭鞋垫堵我嘴,把mp3耳机塞进我耳朵里,用透明胶带把耳塞和口一块缠住。我喊“法轮大法好!”她们怕别人听见,就拿一摞脸盆扣在我头上,压的我头抬不起来,脖子不能动,我在难过的时候求师父加持我度过难关,依然坚信大法。那痛苦真是分分秒秒如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每当我难过的时候我就想师父,背法,痛苦就减轻一点,……很长时间脖子还疼。

二零一零年的十月下旬,马三家劳教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十一月初的一天上午我被带去东岗,他们天天向我散布歪理邪说,用各种办法给我洗脑,侮辱、羞辱、打骂、罚蹲,扇嘴巴子、坐瓷砖地、往脖子上倒开水。

张磊念诽谤大法的书,业玲拿带刺的木锤子朝我头上、背后乱打,打得我满头都是小包,肩膀和后背上一块块发青。有一天,张磊又开始念诽谤的书,我质问她,一个男恶警(好象姓李,是个科长,不十分确定),朝我的左脸猛击三锤,我的左脸当时就肿很高,他威胁说:“给你继续上刑,上抻刑。”

后来他们用报纸把窗户糊住,把电视放到最大声,不让外面的人听见和看见他们行恶。整天不让吃饭和上厕所。我一闭眼她们就抠我的眼睛。第一天下来就折磨的我腿疼的站不起来,胳膊麻木没知觉,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下来。第二天用牙签扎手指甲……

我开始绝食反迫害。三天后张环、张磊、业玲还有两个人一起给我灌食。先把我打倒在地,然后把我铐在灌食床上,再用布带把腿绑在床上,我的身体动不了。她们把开口器使劲插进往我的嘴里,每次都插出血,憋的我上不来气。灌不进去还往里灌,她们往死里整人。每次灌食后我的衣服里外都是湿的,折磨到晚上才放下来。

灌食第二天,石宇所长领四个男科长,由石宇亲自动手把我铐在床上,小个女大夫,把扩口器使劲往我嘴里插也没插进去,还是前面提到的那个五十来岁可能李姓的男恶警,使尽全身的力气也没把扩口器在我嘴里摁到底,结果两个扩口器都坏了,不好用了,还没灌进去食,最后把我的嘴弄的鲜血直流。这杀人不见血的狠心大夫给我打了毒针。把我放下床时,我两边的太阳穴就刷刷的往里扩散。

他们又使坏招,给我上抻刑。让我站在双层床的一头,腰成90度,上半身体探入两层床之间,把我两个胳膊拉直到极限,再铐上手铐,然后用布条分别绑住手铐的另一个环,挂在上层床下面横梁的角铁上,我的整个身体一点也动不了了,他们强迫我听邪恶的mp3录音,再拿我的十个手指往他们事先准备好的“三书”上摁手印,我坚决抵制,撕扯中弄的我满脸一块块的红色印泥和血。

抻了两天到第三天,业玲、张卓慧还有两个警察,又把我铐在了两个双层之间,一手高一手低铐在两床不同部位。我蹲不下,坐不了,站不起。他们还把两边的床往两边拽,拉。

我的筋骨钻心痛,手铐扎进肉里。下午一点多放下来时腿都不能动了,手麻木拿不住东西……这次我在东岗连续被迫害17天。

在黄历年前的二十几的一个晚上写总结。代学梅看见把我拖去东岗,罚我站了一个多小时,才让我回去睡觉。

在年前找茬说我被子叠得不合格,罚我打扫劳动现场便所。在二零一一年的三月份因我不问邪恶警察好,又罚我扫厕所。

在临近从马三家释放前十几天的一个中午,我正上楼时,代学梅叫我去东岗,由张环、张磊、代学梅、王丹凤、还有两个共六个把我打倒在地,背铐着强迫滚手印。王丹凤还邪恶说叫你回家还干不干(大法的事),又打了我两个脸蛋。把我胳膊拧的两个月还痛。最后说我不服管教,不背邪恶三十条,不唱邪恶歌,不签考核,不写作业,不写出总结,不问好,给我加期十天。

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一年,遭受的痛苦折磨说也说不清,以上只是简略的说一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0/万晓辉自述在马三家劳教所的遭遇-248080.html

2011-10-08: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
万晓辉,大连法轮功学员,从四月份刚被劫持到马三家时就被迫害致心脏出现问题,这次恶警竟一边逼着她吃药,一边对其进行了长达近一个月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8/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247606.html

2011-04-10: 万晓辉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底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0/238685.html#1149215124-17

2011-03-10: 大连万晓辉正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严重迫害

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现正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严重迫害:被往太阳穴上扎针,用小锤往头上敲等酷刑折磨,以使其放弃信仰。万晓辉本人现已出现严重的高血压症状,生命危在旦夕。万晓辉应于3月到期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0/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7390.html

2011-01-02: 大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0年12月31日,大连地区仍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处的法轮功学员近二百人;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的也有四十多人。请大家补充和核实相关的信息,同时请大家关注这些被关押的同修和他们的家属。
姓名 性别 年龄 被绑架时间 被非法判刑时限 目前非法关押地点
万晓慧 女 不详 2010年3月21日 1年 马三家教养院 大连沙河口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大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234442.html

2010-08-02: 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受残忍折磨

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女士进行残忍的折磨。以下是部份案例。

万晓辉:大连法轮功学员,55岁因讲真相被大连富民派出所绑架送马三家迫害,2010年5月被攻坚组恶警谩骂毒打强制其转化,受到抻刑,因喊大法好被恶警张磊用破抹布封口,致使其心脏出现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7863.html

2010-05-25: 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被马三家劳教所残酷迫害

大连大连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四月十日被富民派出所绑架后,四月三十日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其家属近日到三大队东岗去探望时,劳教所拒绝接见,后来由于家属的强烈坚持,说见不到人就不走了,恶警无奈派二个人将万晓辉抬了出来,家属当时几乎晕了过去。被绑架到马三家仅二十天左右,万晓辉就被迫害的十分消瘦,无法行走,脸上好象还少了一块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5/224310.html

2005-03-30: 我在大连教养院被恶警折磨的遭遇

我叫万晓辉,今年50岁。我于2002年10月9日被马栏派出所非法绑架。在我卖完菜回到五楼家门口时,提前藏在六楼的恶警小乔和一个女警马上快步冲下来让我到派出所了解情况。我说有事就在这说,我要回家做饭。他们立即打手机叫了几个保安,强行将我抬上车,第二天又强行将我抬進沙河口区转化班,三天后又送我到姚家看守所。11月1日沙河口区公安分局的人让我在劳教书上(被非法判二年)签字,当场被我撕了,恶警在无任何手续理由和事实的情况下强行将我送到大连教养院。

在那黑窝里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至少有两个包夹,一天24小时监视你,不让说话,不让动,同修之间不让接触,如来检查参观的,一中队大法弟子就被狱警转移到值班睡觉的屋里,二中队受残害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仓库里,都被封闭着。

2004年4月份,我被第三次送進小号,给我从二中队调到三中队,由于我们不向管教问好,徐丽丽就把我们三个叫到办公室问我们为甚么不问好,说完就给我几个耳光,打了多次。我们就是不配合邪恶,最后就被体罚干活,晚上收工回来,不让睡觉,穿筷子到下半夜,然后到中午12点,因我撕掉室内挂着的三张诬蔑大法的标语。徐丽丽再将我关進小号,值班的万亚琳叫两个犯人给我上挂墙,就是将人吊在中间是墙,两边是窗栏杆,抻到最高处,用铐子铐住,一会儿身体就累得往下垂,手铐越来越紧都陷到肉里了,血管也不通血了。上厕所时胳膊都不会动了,腿也站不住了,人架着,至今手上都有疤痕,有个大法弟子出了小号就一直不能自理,成了半残,表面还看不出伤来。恶警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四天后才把我放下来,叫我认错,我说: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挂着的标语毒害众生毁灭众生的坏事,我必须把标语销毁,所以说我没有错。

9天后我出了小号,又回到二中队。

2004年10月13日我被放出来,超期关押了3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30/98455.html

2004-10-13: 大连教养院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酷刑
劈腿:将大法学员整个人悬吊起来,用绳子或床单撕成的布条穿过头上戴的拳击帽顶部,将头固定在笼子顶部,两只胳膊和一条腿被拉平用手铐和绳子死死固定在笼子上,只剩下一条腿悬空。恶犯行凶时,把这条腿向另一侧使劲拉开,使两腿在身体两侧成180度平直,然后松开再劈再松开,反复進行。同时逼问大法学员转不转化,邪恶的叫嚣“不转化就劈断你的腿。”受此酷刑的大法学员胯部就像被掰断一样疼痛,有的大法学员疼得昏了过去,腿失去知觉,恶犯就说:“她的腿没知觉了,缓一缓,等有知觉再劈。”大法学员被这样折磨后,有的半个月或一个月不能走路,有的半年后才能正常行走。大法学员王丽君、满春荣、仲淑娟、孙燕、王淑红、王宾华、万晓辉等都受过这种迫害。主要的凶手有张秀娟、高滨凌、孙波、郭玲、赵辉、王欣、葛红、张阳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3/86531.html

2004-04-08: 在大连教养期间曾几次被关“小号”。2002年春节,万晓辉被苑龄月关進“小号”。苑龄月把她吊起,身体呈“大”字形,用各种方式对她折磨,直到万晓辉全身发抖才被放下

2003-03-09: 大连市沙河口区马栏村派出所恶警乔洪辉去年10月将大法弟子万晓辉绑架到大连看守所,后送大连教养院劳教2年,残酷迫害。

2002年10月9日马栏子派出所绑架大连沙河口区马栏子法轮功学员万晓辉(女47岁),11月1日送往大连教养院。恶警授意犯人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狠命抽打她的上身,大腿内侧,并往阴部撒辣椒面,外衣全扒下,送進小号,窗户大开,只穿单秋衣、单秋裤,赤脚铐在小号半个月。从小号出来后,做每人每天捡5袋黄豆的定额,货一到,两人一伙往大厅抬垛黄豆。恶警将万晓辉折磨得睡觉不能躺下,只能坐着睡。胸口被打的红肿喘不上气的情况下仍被强迫干重活。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3/2/5/44047p.html

2002-12-15: 大连市大法弟子万晓辉于10月19日被马兰子派出所恶警绑架,关在姚家看守所,并于11月1日被送往大连市教养院進行迫害。

大连 沙河口区(长兴电子城,黑石礁洗脑班,环保宾馆内)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7-17: 沙河口区李家街派出所【绑架李建美】 41186651230
张庆 所长 13079841500

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
国保大队
41139771226
41139771227
华壮 大队长 41139771223 13130033306
政委 刘国旗 15698895616
副大队长 刘 剑 15698895358
副大队长 穆传勇 13940975577 13084111717
副大队长 孙于忠 13942076599 15698895611
副大队长 尹兴刚 13889657588 15698895617
副大队长 刘汉平 13372876661 15698895522

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
局长 李世有 41139771001
政委:徐宝贵 41139771002
副局长:刘汉存 13841126667
副局长:连正东 13942077699 15698893699
副局长:班军【分管刑侦】13940922708
副局长:胡东 15502638333 13889418228
副局长:辛敏波 13332269181
纪检组组长:郑康 13304087989 15504087989

2019-07-04: 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31号,邮编116021
检察长路林勋0411-89891133
副检察长余明勇0411-84388777
检察官常亮0411-83891112郭丽华0411-84587999
林乐大13940916916
苏斌0411-84388222
公诉人:汪辉0411-83891055

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789号,邮编:116033
电话:0411—86840586
刑庭二庭庭长 郑文龙 82793556
法官 阎承寰 0411—82793656
书记员 万超 0411—82793653
陪审员 扈云生 宋军向
办公室 0411—827935270411—8379357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马栏村派出所电话 0411-4212854
乔洪辉手机 1394209577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