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涞水县 >> 张东生(张东升,妻刘金英), 男, 53

张东生(张东升,妻刘金英)
张东生(张东升,妻刘金英)
个人情况: 河北省涞水县地税局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涞水县
拘留时间: 2002年12月
迫害情况: 非法判重刑15年,妻刘金英多次关押拘留所、看守所,又被判刑5年,现精神都不正常,恶警还不放人,家中只剩下女儿,无人照管。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2-1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东生(张东升,妻刘金英) 刘金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8-18: 陷狱15年 清廉税务官员张东生即将出狱(图)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时任河北省涞水县税务局办公室主任的张东生因为信仰真、善、忍被绑架,关押一年半后被非法判刑十五年。现年已五十三岁的张东生将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结束十五年冤狱。近日得知,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又要安排“指定人去接”。

张东生在涞水县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信仰真、善、忍,更使他淡泊名利,主动做好人和更好的人,十五年的冤狱断送了他美好的人生和前程,如今,冤狱即将结束,希望有良知的相关人员顺利的让好人张东生回家。

一个有口皆碑的好人和家庭

张东生,今年五十三岁,河北省涞水县栗村人,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涞水县城关税务所任专管员、涞水县税务局会计、办公室主任等职务。

张东生酷爱文学,业余诗人,他看淡名利,自从参加工作后,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是个有口皆碑的大好人。他从不收受贿赂,主动为纳税人着想,一九九二年春天,涞水县东文山乡有个纳税户向他借了五千元现金,后来那家因打官司倾家荡产,过了几年也还不上。他知道这个纳税户妻子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很困难、还有年迈的老父没有经济来源,就再也没提起这笔钱。

张东生的父亲在高碑店市医院工作,母亲是勤劳朴实的农民,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家好人,他们勤俭持家、扶困济贫、助人为乐。他的母亲种着十几亩责任田,张东生利用休息时间经常下地帮母亲干活儿。

单位要开会发奖品,派张东生到商店去买绸缎被面和被罩,他按谈好的批发价钱给售货员付了款,开票前,售货员问他:“开多少?”他说:“我给你多少钱你就写多少。”售货员拿着笔吃惊的看着他,自语道:“现在还有这样的人?”他告诉售货员:“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能作假占便宜……”于是,他把法轮功介绍给售货员,售货员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因为他知道:给人什么都不如给这个大法。

一九九七年秋天,单位分房,谁都想找个自己满意的位置,作为办公室主任,张东生主动为别人着想,住进了被人们挑剩下的房子。快上冻了,太阳能热水器如果不及时放水,冻崩裂,第二年不能用了,业余时间,他一个人爬到楼顶,一个一个把住户的太阳能热水器给放了水。看到谁家有困难他都主动帮助。

张东生和妻子刘金英一起把父母从农村接到了县城家住,乡亲们都说“东生是个好儿子、是个大孝子!”他的父亲见人就说“我们享了儿子、儿媳的福了。”他和妻子早上炼功,白天上班,晚上陪父母一起学《转法轮》。他的母亲本是一九九六年正月得了脑梗塞——半身不遂,不能说话,接到县城家,每天晚上和他们一起学大法,他的母亲开始的时候,不能炼功,只是坐在那儿听,过了一个冬天,一九九八年春天,说话口齿伶俐、能走路上街了,邻居们看到他父母身体这么大变化,也有很多到他家一起学,他们沐浴着大法的洪恩里,其乐融融。

张东生和妻子刘金英双双遭中共迫害

1. 妻子被非法判刑五年

张东生的妻子刘金英原是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三次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一年年七月十二日,他带着孩子陪岳母到石家庄监狱女子大队探视妻子,没见着人,却被扣在大门口的岗楼里。原来是大门口值班武警对张东生非法搜身,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搜出了《解梅花诗后三段》经文。

后来得知刘金英是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监狱女子大队(那时还没有成立石家庄女子监狱,丁岩在承德监狱被迫害死后,承德监狱法轮功学员被分成两部份,一部份被转到河北太行监狱,另一部份被转到石家庄监狱女子大队。)警察冯可庄(女,管教科的教导员,后来任河北女子劳教所副所长)指使武警对张东生非法搜身的。

2.张东生被非法判刑十五年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张东生去石家庄监狱探视妻子,冯可庄把自己的办公室安装了窃听器,把他们夫妻二人安排在她的“办公室”让他们“单独谈话”,谈话被窃听后,冯可庄得知了张东生也是法轮功修炼者,趁机株连迫害张东生

于是,冯可庄等警察和保定、涞水“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不法人员合谋共同构陷迫害张东生

涞水县地税局领导到石家庄监狱把张东生接回单位,从此派人跟踪了他一个多月,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在张东生上班时,在办公室将他绑架,八月二十一日,转到易县看守所迫害,期间,张东生戴脚镣三十六天,受老虎凳等酷刑。保定成立了“专案组”,二零零三年,张东生被保定易县法院诬判十五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五年。

和他一起在易县被非法判刑的涞水法轮功学员还有四位:曹晓刚十三年、闫合泉十一年、张长生十年、石文水(老山前线二等功臣)九年,在看守所,易县李桂敏被强行灌食致死。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张东生被送到送保定监狱迫害,两周后,转石家庄监狱迫害至今。

二零零六年,妻子到监狱探视张东生,他的牙齿被打掉六颗;二零一二年,牙掉了十八颗;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也是张东生在监狱的最后一次家属会见,妻子要送些水果,他说牙不行,吃不了。

父母在悲愤中离世

二零零一年元旦,张东生的妻子被非法判刑第五天,张东生的父亲在悲愤中离世。张东生被非法抓捕后,他的母亲只好到他姐姐家度日,他孩子成了不是孤儿的孤儿,只好去了农村姥姥家上学,家里被公安抄家后贴了封条。

二零零五年八月九日,妻子刘金英从保定监狱的禁闭室被打开手铐,释放回家,才结束了五年的冤狱生活,家中已经是门可罗雀,她到张东生姐家中找到婆婆,叫着:“妈!我回来了!”婆婆竟无法相认!她再叫:“妈!我是金英,我回来了……”张东生的母亲才慢慢反应过来,唔—唔—的哭着说“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二零零九年年五月,张东生的母亲哭着说:“我儿子是好人,没做过坏事,我等着我儿子……”那个时候,他的母亲已经八年没见过儿子了。

婆婆病危,刘金英给石家庄监狱打电话,请求让张东生回家见一面母亲,没有得到允许,眼睁睁的看着老人在绝望中离开了人世。

张东生的母亲去世后,刘金英请求监狱让张东生回家安葬母亲,又没得到允许,向单位申请丧葬费及拖欠工资,至今没给一分钱,他的母亲的骨灰至今停在高碑店火葬场。

冤狱期满 亲人盼望好人回家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是张东生十五年冤狱期满的日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亲人们都在盼望他回家,就在张东生十五年冤狱期满前夕,石家庄监狱却发函给涞水县“610”“指定人去接”。这种无休止的对无辜善良人的无理迫害,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是站不住脚的。

警察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也有好人,在法轮功学员十七年的讲真相中,法轮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们当中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在国内,他们不再参与迫害,很多默默的帮助大法弟子,看到过《转法轮》的警察,很多开始走入修炼,成为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国际,墨西哥六百多警察集体修炼法轮功。希望参与迫害的石家庄监狱相关人员、涞水县相关人员明真相,使受了十五年冤狱的张东生顺利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8/陷狱15年-清廉税务官员张东生即将出狱(图)-333134.html

2016-08-15: 请提供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张东生出狱信息

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张东生将结束十五年冤狱回家,请知情同修提供详细信息,包括张东生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哪里,具体哪天出狱。以便同修配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5/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3016.html

2011-02-07: 河北易县公、检、法沆瀣一气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由原河北易县公安局长张五进、副局长张建华为首的中共党徒,在易县组织了专案组,由张建华任组长,对涞水、易县、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数天之内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近五十人。

张建华、张五进对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刑法之残酷让人难以想象:对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连夜施以老虎凳、铁椅子、电棍、毒打、几天不许睡觉等酷刑审讯,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酷刑折磨下昏死多次。他们还威逼法轮功学员带领恶警去抓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不去就往死里打,抓不到也往死里打。

当时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有:易县的王新丽、王亚琴、张茂安、岳吉庆、鞠志恭、马秀琴、胡胜华、李桂敏等;涞水的张东升、张长生、闫和泉、石文水、曹小刚、刘玉敏、曾淑芬、王玉玲,曾建忠等;北京市房山区的张文心、张福祥等。

这些法轮功学员中被非法判刑的有十一名,最高刑期为十五年,其中李桂敏被判十三年,在易县看守所就被迫害致死。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每人被张建华、张五进勒索现金五千至几万元不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7/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2月7日发表)-235896.html#1126205713-1

2010-09-12: 河北涞水县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统计
.......
八月党校再办洗脑班,约80人,义安镇和石亭镇都是雇的打手,工资每天30元,比以往更加邪恶,他们还叫学员互相打:父子、母子互相打,其邪恶行径无法叙 述,这次办班长达30多天,每人罚款4000元,后来有的被关进拘留所,还有8人被劳教,其中刘金英、陈程兰被判刑。现在张东升、张长生、隗凤兰还在监狱 中受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29531.html

2010-01-02: 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原副局长一家遭迫害经历(图)

十多年来,刘金英和丈夫张东升张东生)相继被迫害,女儿由姥姥家抚养,现在面临高考,2009年12月31日下午放假回家,得知家中因没钱交电费,被电力局断电,伤心的躺在床上不吃饭,晚上只好到邻居家借灯学习。
刘金英,45岁,河北省青年管理干部学院青年教育系毕业,原来任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因坚信法轮大法“真、善、忍”,她被非法判刑,在河北女子监狱遭受折磨五年后,身体被迫害的近乎不能自理,拖着半个身子伺候婆婆。婆婆于2009年5月18日含冤离世,至今骨灰盒还在高碑店火葬场放着。

婆婆在临终前想念自己被非法监禁多年的儿子张东升,呻吟着:我儿子没有办坏事,他是个好人呐,监狱不该关他呀,我等我的儿子回家……临终前也没看上儿子一眼。张东升,原任涞水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因坚信法轮大法被易县邪党法院非法判处15年徒刑,现已在石家庄第四监狱被关押迫害八年半。

这个原本幸福快乐、应该幸福快乐的家庭,在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张东升刘金英夫妻俩因坚定信仰“真、善、忍”而被双双判刑;张东升的父亲、刘金英的母亲,无法承受涞水公安局及单位所制造的恐怖、威胁而相继离开人世;刘金英的婆婆半身不遂的病症再次复发;刘金英的老父亲也常被涞水邪恶以不发退休金等威胁,整天生活的提心吊胆;年幼的女儿在恐怖中挣扎。

十多年的迫害,已经使她家一无所有。刘金英多次找原单位要拖欠工资,会计出示了证明。然而,原任信访局局长梁进福伙同副县长王瑞泼把她的工资作为办公经费花掉了,现任信访局长李志刚对刘金英出言不逊,也不还给她工资。

刘金英由于坚信“真、善、忍”大法,在二零零零年八月被劫持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从石家庄二监狱转到太行监狱。在监狱的日子、反复转监中,刘金英受到太行监狱及石家庄监狱的种种酷刑折磨与药物毒害。刘金英都是被刑事犯和犹大包夹、严管,反复戴刑具关禁闭、电击迫害、尼龙绳勒脚腕、不许睡觉、禁止上厕所、拳打脚踢、药物迫害、精神折磨、强行野蛮灌食等丧失人性的迫害手段,使她身心和精神备受蹂躏。她整天被恶警指使下的吸毒犯、卖淫犯打的鼻青脸肿,不许她说话。刘金英被药物毒害的身体虚弱,当别人都穿单裤、单褂了,她却穿着大棉袄还冻得不行,走路就得扶着墙走。她还经常呕吐,为不影响其他犯人,每次呕吐后她就用胳膊撑地,爬着用头将盆子顶着一点点向前爬行,为的是把盆里的脏物送到厕所倒掉,因为她完全没有力气站立起来。狱警指使犯人给她灌药,没病硬说她有病,几个犯人拉过来就灌下许多不明药物,灌完药后不给她一滴水喝,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她只好捧厕所便池里的尿水喝。长期的药物伤害造成她头发大量脱落,牙齿松动,皮肤变色。为了少中毒,她经常到垃圾桶中捞捡犯人倒掉的饭菜充饥。

张东升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在单位被涞水恶人非法抓捕,后来送易县看守所迫害,曾被戴手铐脚镣三十六天,还长了一身疥疮。后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送到保定第一监狱后,他不“转化”,又送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石家庄第四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真相,长期不让家人接见。在八大队,张东生被迫害的整个人已脱了像,六颗牙已被打掉,嘴已变形。主要迫害责任人是教育科赵军指使恶毒犯人下黑手。

在夫妻俩被非法判刑前后,涞水公安局多次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搜查,还到张东升的姐姐家威胁,并从他姐姐家抄走价值二万元的物品。

中共所谓的“和谐”背后掩盖着多少妻离子散的家庭和多少死不瞑目的冤魂。2009年12月31日晚,正当全世界都在欢庆2010年元旦之际,只有半根没燃完的蜡烛陪伴着刘金英,她家却因没钱交电费被强行停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5548.html

2008-10-30: 曝光河北易县伪法院罪行
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河北易县伪法院再次助纣为虐,非法对关押于易县的涞水县龙门乡大法学员王德谦及几位易县大法学员非法开庭审判,开庭时并未通知王德谦家属到场。

王德谦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下午五点多,被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田国军及涞水县龙门乡派出所警察无端绑架、抄家,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部份工艺品被抢劫。直至今日王德谦以被关押易县看守所七个多个月,身体以被迫害的脱了像,开庭那天王德谦身体浑身颤抖。据可靠消息易县检察院起诉科已对王德谦提起公诉,妄图进步迫害。

易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在二零零二年,就对涞水大法学员张东升、张长升、曹小刚、石文水、闫合泉等大法弟子施以灭绝人性的肉体迫害后非法判重刑,他们被非法判刑:张东升(15年)、张长生(10年)、曹晓刚(13年)、闫合泉(11年)、石文水(9年),致使以上每个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孩子老人无人照管,把他们的家人置于痛苦的深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0/188895.html

2008-05-19: 请关注涞水县张东升一家遭受的迫害
张东升刘金英夫妻一起修炼法轮功,99 年七二零以后双双遭受严重迫害。刘金英在遭到多次非法抓捕、凌辱后,2000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先后在河北太行监狱、石家庄二监狱女子大队遭受非人的折磨。张东升于2001年8月被河北省涞水县伙同河北省易县公安局非法判重刑15年,现正被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四监狱八大队。在这期间,张东升的父亲和岳母在惊吓中含冤去世、母亲半身不遂、女儿无依无靠,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摧残的家破人亡。

张东升原有一个幸福的令人羡慕的家庭,夫妻俩年轻有为,年纪轻轻的就都走上了领导的岗位:张东升任涞水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刘金英任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女儿聪明伶俐,刚上幼儿园就能熟背师父的短篇经文,而且声音清脆悦耳。

夫妻俩1996年得法,修炼后身心健康,兢兢业业的工作,宽容的处事态度,得到领导同事的好评。他们还把居住在乡下的父母接了过来,让老人享受天伦之乐。老母亲患有半身不遂,因经常听大法弟子读《转法轮》,接过来不长时间老人就渐渐康复了,能出来进去的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了,老俩口还经常到楼下散散步。一家人生活的幸福祥和。

可是,谁能想到的是,而今这个家庭已被迫害的家破人亡。首先遭到涞水邪党政府人员迫害的是张东升的妻子,原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迫害刚一开始,刘金英就被涞水信访局、涞水公安局、涞水邪党政府等不法官员找去谈话、威胁,随后她便被涞水县公安局不断抄家、绑架、关押、罚款,有一次涞水公安局一次性向她勒索现金5000元,直到有一天女儿早晨起来不肯去上学,而是拉着妈妈的手:妈妈,咱们家就剩两块钱了,怎么过呀,我还上学吗?妈妈俯下身说: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快去上学吧。

1999年10月,刘金英被涞水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涞水县看守所,遭到三天连续暴打,后被押到涞水公安局地下审讯室。以原县委书记韩亚生、涞水公安局长谭书平、刘要华、李增林为首的邪恶之徒对她进行残酷迫害,韩亚生、谭书平竟亲自下手猛抽刘金英嘴巴子,并强制她长时间给他们跪着。2000年在涞水县委副书记孙贵杰指使下涞水县法院、检察院非法对刘金英判刑5年。

刘金英被非法关押在涞水看守所期间,她的老公公因承受不住邪党的骚扰、恐吓而离开人世;老婆婆也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再次瘫痪,这时张东升也被单位免去官职,调到大厅收税费。

2001年刘金英被非法送往监狱时,其家人并未接到任何通知,张东升带着孩子来看望刘金英,却遭到监狱不法狱警的审问、扣押。

在监狱的5年里,刘金英受到太行监狱及石家庄监狱的酷刑折磨与药物毒害。她整天被恶警指使下的吸毒犯、卖淫犯打的鼻青脸肿,不许她说话。刘金英被药物毒害的身体虚弱,当别人都穿单裤、单褂了,她却穿着大棉袄还冻得不行,走路就得扶着墙走。她还经常呕吐,为不影响其他犯人,每次呕吐后她就用胳膊撑地,爬着用头将盆子顶着一点点向前爬行,为的是把盆里的脏物送到厕所倒掉。因为她完全没有力气站立起来。在监狱里邪恶九个月不许她洗澡,还把她穿的破棉袄铺在地上,任猫在上面吃喝拉尿,猫尿不干她就得湿着穿上。冬天晚上,犯人将她的棉鞋灌上水扔到外面冻,白天再叫她穿上。狱警指使犯人给她灌药,没病硬说她有病,几个犯人拉过来就灌下许多不明药物,灌完药后不给她一滴水喝,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她只好捧厕所便池里的尿水喝。

长期的药物伤害造成她头发大量脱落,牙齿松动,皮肤变色。为了少中毒,她经常到垃圾桶中捞捡犯人倒掉的饭菜充饥。

2005 年刘金英结束地狱魔难,带着满身伤痕的回到了家。这时张东升早已被易县公安局强加罪名判重刑15年;老婆婆无人照顾被送到养老院,整天偷偷伤心落泪;女儿被送到乡下由年迈的姥姥、姥爷抚养。当年她被非法关押时她的女儿刚刚上小学,当有人问她时:希希,想妈妈吗?这时她低下头稚气的说:我想妈妈了,就到衣架前闻闻妈妈的衣服。五年多来,孩子承受着同龄孩子无法绝对无法承受的:她不得不疲惫的奔走于姥姥家和两座监狱之间;看到的是被邪恶迫害的几乎无法辨认出的父母;面对的是痛苦不堪的姥姥、姥爷和那个瘫痪在床的奶奶。为了不让姥姥、姥爷看到,她跑到旷野里去痛哭!这一切甚至也让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想到过轻生,她是怎么走过来的,这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2005年,身体还未恢复的刘金英,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百般刁难下见到了丈夫张东升,这时她已认不出自己的丈夫:牙齿被打掉六颗,曾被捆在铁椅子上三天,戴重镣36天,遭毒打无数次。

2006年7月27日,王福才指使三名恶警突然闯到刘金英家乱翻乱抄,还说:“上边让翻仔细点!”疼爱女儿的母亲唯恐刘金英再受迫害,吓得又一次大病,不就含冤离世。

我们强烈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国际追查对刘金英全家遭受的迫害给予关注和追查,也希望中国大陆的正义善良的人们,伸出你们的援手,发出正义的声音,与我们共同制止中共邪党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维护善良就是维护自己,当每个中国人都清醒时,中共邪党将彻底解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9/178787.html

2007-11-05: 被非法关押的部份涞水县大法弟子已回家

被涞水县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隗有同、高丙兰、郭富云、王起、杨秀珍、信秀敏、王德谦,现已都回到家中。

目前被涞水县非法关押的还有李秀芹、刘保志,被涞水县非法劳教的有于亚娟、张秀气、闫海栋、程树立,被邪恶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张东生、张长生、闫合泉、石文水、曹小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5/166015.html

2007-06-10: 河北涞水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

地处距北京不足90公里的河北省涞水县,山区面积占三分之二,人口大多居住在平原,历史上就是穷乡僻壤,但这里的邪党党徒却积累了历次运动中的流氓手段,1999年720以来对法轮功群众疯狂迫害,众多法轮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遭到残酷迫害,2001年8月河北省涞水县伙同河北省易县公安局非法对5名大法弟子非法判重刑:

*大法弟子石文水被判刑9年

石文水,河北省涞水县王村乡祖各庄村人,被判刑9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唐山冀东监狱 ,石文水原是一名军人,老山前线的二等功臣,转业后在北京西客站工作。儿子因爸爸被抓而辍学,妻子一人支撑着这个家。

*大法弟子张长生被非法判刑10年

张长生,被非法判刑10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石家庄第四监狱。

*大法弟子闫合泉被非法判刑11年

闫合泉,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北龙泉村人,被非法判刑11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保定监狱,因爸爸被抓,生活困难,两个女儿先后被迫辍学。妻子一人忙里忙外,带着孩子艰苦度日。

*大法弟子曹小刚被非法判刑13年

曹小刚,河北省涞水县胡家庄乡胡家庄村人,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保定监狱,妻子、儿子也不同程度受到涞水县恶党政府的迫害,妻子被劳教,儿子被迫害。

*大法弟子张东生被非法判刑15年

张东生,河北省涞水县地税局干部,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非法判刑后用电话通知的家人。现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牙被打掉六颗,人已瘦的脱了像,妻子刘金英被判刑5年,女儿从小学一年级就失去双亲的照顾,老父亲承受不住打击已离开人世,老母亲半身不遂,无人照顾。

希望国际人权组织、国际追查立即追查对以上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的罪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0/156623.html

2006-12-15: 原河北涞水县干部张东生遭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
石家庄第四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真相,长期不让家人接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八大队被迫害的张东生已被打掉六颗牙,嘴已变形。主要迫害责任人是教育科赵军指使恶毒犯人下黑手。主管队长周某,手机:013803392612

张东生原是河北省涞水县地税局干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二日到石家庄监狱女子大队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妻子、大法弟子刘金英,被恶警非法搜身,恶警冯可庄、李香兰以经文《解梅花诗后三段》为“证据”积极与涞水县610配合,并通知涞水县地税局接人。回家后被跟踪。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张东生在单位被涞水恶人非法抓捕,后来送易县看守所迫害,曾被带手铐脚镣三十六天,还长了一身疥疮。后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送到保定第一监狱后他不“转化”,又送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这之前不仅他家多次被抄,还到他姐姐家威胁并抄走价值二万元的物品。直接责任人是地税局政工科高振忠,家电:0312-4525753。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他的妻子去石家庄第四监狱看望,姓周的推说值了夜班,推给姓姚的,还是不让见,他的姐姐打电话,姓周的说:“他又不改,没日子接见。”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他的姐姐、姐夫和妻子按规定去接见,姓周的只允许他姐姐一人接见,说他妻子是从二监狱(没转化)出来的,不在接见范围(他的姐姐从狱中哭着出来的),下午周某又给赵军打电话请示才见了一面。

近八十岁的母亲整天哭着盼儿归,父亲在他妻子被判刑的第五天含冤离世,孩子也因父母长期受恶党迫害受到很大伤害,在全校师生大会上点名侮辱,多年来只能和姥姥、姥爷相依为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5/144698.htm

2006-09-21: 曝光涞水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地处距北京不足90公里的河北省涞水县,山区面积占三分之二,人口大多居住在平原,历史上就是穷乡僻壤,但这里的邪恶之徒却积累了历次运动中的流氓手段,1999年720以来对法轮功群众疯狂迫害,由公开转入秘密绑架,集邪恶之能事,震怒了八方百姓。

1999年7月25日晚,在涞水县电影院召开迫害法轮功群众的“公捕”大会,李树青、冯艳文、张娥、靳福昌、李志清、张冒斋、曹晓刚等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涞水县看守所。

1999年9月21日,靳凤羽、宋廷军、常绍军、常绍义、闫宗勤在公判大会上被踹倒戴手铐挂牌遊街示众。

1999年10月在涞水县打靶场,由各乡镇及公检法组成的铁杆流氓对60多名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進行各种凌辱和折磨。把张秀仙以一种苏琴背剑的酷刑铐上,此酷刑很容易使胳膊残废,还抄起张秀仙的双腿让她双手着地在粪堆上爬,叫“推小车”酷刑,大法学员被长期罚跪,动不动就叫大法学员给他们跪下,不跪就踹倒,一个个被打的遍体鳞伤。

2000年4月,在涞水县恶党校,又是公检法组成的流氓集团,对70多名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更残酷的迫害,绳子、棍子、镐柄、用烟头烫等,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并高额罚款,检察院的公务员手里拿着鞭子跟在大法弟子身后摇动着想抽就抽,公安局的邪恶之徒用一根铁锨柄放在跪着的大法学员小腿上,而且跪下时要跪在砖上。然后上去几个恶警踩,许多学员被此酷刑折磨的惨不忍睹,法院的邪恶之徒不一会就把山里的学员金子打的昏迷、全身抽搐。闫宗勤被扒光上衣打,棍棒无情的落在古稀老人身上。

2000年8月在涞水县恶党校各乡镇、派出所组成的流氓集团又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长期蹂躏折磨,高额罚款。光天化日下涞水县邪恶之徒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并把一批批大法学员送往易县、涿州、徐水等地迫害,以高额雇金雇用其它地方的邪恶之徒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用人民的血汗钱迫害善良。人口不足36万的小小县城7年来就有7人被非法判刑,2000年被非法判刑的分别是:刘金英(5年)陈成兰(5年)。2002年,被非法判刑的分别是:张东升(15年)、张长生(10年)、曹晓刚(13年)、闫合泉(11年)、石文水(9年)、39人被判劳教,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折磨的有上百人次,仅2006年7-8月份就有10人被绑架到拘留所,9月4日,孟祥春就又被送到保定劳教所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1/138267.html

2006-04-11: 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魏秀英,田月英,王淑敏,王文梅,曹召慧,张秀启,信延超,曹小刚,金瑞红,唐会芳,于亚娟,刘春香,李爱萍等

保定第一监狱被非法关押的:王刚等
保定满城监狱被非法关押的:蔡淑青等
石家庄监狱被非法关押的:葛志军,张东升,张长升等
涿州南马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刘季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1/124923.html

2005-02-13: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曾多次被抓、罚、抄家,多次关押拘留所、看守所,又被判刑5年,每时每刻每天都经受着残酷的迫害。现精神都不正常,恶警还不放人,继续迫害。其丈夫张东生被判刑十多年现遭受着灭绝人性的迫害,家中只剩下女儿,无人照管。

2003-01-29: 2002年12月,河北省易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的8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其中有:张东生15年,曹小刚13年,李桂敏13年,阎和泉11年,张长生10年,石文水9年,马秀琴9年,胡沈华8年,8人都被“老虎凳”酷刑折磨,易县公安局有一个许部长(女),曾连续折磨胡沈华8天。

2002-03-21: 石家庄四监狱:曹光华、张东升、冯福川、王树立、王玉和、高宏彬、李兆义

冀东监狱:苏建东、赵宇伟、赵成明、龚哲、段荣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1/27017.html

保定 涞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4-17:  涞水县公安局
涞水邮编:074199 区号031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涞水镇泰安路公安街4号
电话:(0312)45222190312-4526601
新上任的公安局长:冷振宇
刘文占(已调离)13903368099 固话0312-7072188
妻子李瑞13333127799, 工作单位满城县县医院;
女儿刘静15130222333;在满城县方顺桥乡政府工作;
其父刘德友原满城县公安局局长家住满城县宏昌园小区;
其兄刘占军是保定市新市区工商分局副局长,
其嫂贾玉兰满城县副县长。邮编072150
副局长:王宝华13930891928 住址:河北保定市涞水县涞阳路时代鑫园B栋2单元302
范保利13833279091 李爱国18932656111
张国平 张爱兵 张超

涞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戴春杰 13930218895
住址:涞水县温馨家园小区2号楼4单元302, (或4号楼302) 其妻:吕春颖13933263520

涞水县“610”
(寄信写涞水县委防范办)主任李宏宇13932235872(据悉提为公安局副局长负责这次(百日攻坚专项行动))
0312-4532190;家住涞水县富民小区8号楼3单元501室;
张秀伟13403224247
涞水县检察院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府前街198号
电话:0312-4522226
现任检察长:孟国平13831250288办0312-4522166宅0312-5619558
检察长:代文功:13933226906
五。涞水县法院: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府前街200号
现任院长—曲秀杰
17731205008 0312-4522779

副院长—宋孟山13933243818、0312-4535961
副院长—李艳秋13603324138、0312-4535606、4523601

立案庭—郭敏洪13833213884、0312-4520132谷丽娜1523292881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6-07: 河北涞水县刘金英几年中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7/12979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