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保定 涞水县恶人恶行录

2012-03-12: 河北涞水县委政府惧怕法轮功学员 非法拘禁

2月底,涞水县乡村三级就开始全面监控法轮功学员,不许随便外出。近几天,涞水县委政府又命令610公安和各乡镇党委政府,把全县所有法轮功学员全部监控起来,门口都有人看着,据可靠消息,现在又有了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党校。

3月1日上午,在省委书记张庆黎到宋各庄和石亭镇贫困村检查时,某乡镇政府派村干部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看在家里不许外出。某村在乡干部的指使下,把这位法轮功学员锁在院里长达4个多小时,张庆黎等人走后,才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放出来。

同天早上,一名乡干部和一名村干部把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儿子儿媳也看在家里了,长达四个多小时。村干部说,上边有指示,今天是省委书记和省长到咱们这来检查,就是怕访民和你们法轮功找领导反映问题,才让我们看着你们,儿媳妇说:我们家里的(就是她丈夫)住院都两个月了,你们还看着什么。直到检查的走了,他们才撤离。

当这位法轮功学员到乡政府质问:是谁让村干部把我锁在院里不让出来的?一名乡干部笑呵呵,不以为然的说;是我让村干部把你锁起来的,怕你们给省领导找麻烦。另一名乡干部也笑嘻嘻的说:是我让村干部把你锁起来的,你还生我的气吗?他们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把公民锁起来是非法拘禁,是犯罪行为,因为他们认为对待法轮功采取什么措施都不为过,有共产党给他们撑腰。
2012-03-05: 河北省涞水县教育部门监视在校教师和退休在家教师

现在河北省涞水县教育部门的各领导被命令几人一组,全天24小时守候在法轮功学员(在校教师和退休在家的教师)家门口进行监视。从3月4日持续到3月18日,说是为了开会的“维稳”。
2011-09-19: 河北涞水县邪党党校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涞水县中共邪党政府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 “六一零”犯罪组织再次在涞水县党校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迫害。现在已得知石亭镇陈家庄法轮功学员邱月兰、许秀花、宋香蕊,石亭村翟海生、韩凤芹被劫持在此遭迫害;被绑架到洗脑班的还有涞水县娄村乡雁翎村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及石亭镇士庄村姓张的法轮功学员。至9月16日,这七人已回家。
2011 年9月13日(黄历八月十六)下午一点三十分,石亭镇三名身穿便衣的有一个姓肖,突然闯入陈家庄村邱月兰家,命令她去石亭镇说说还炼不炼(法轮功),去专门“学习”“学习”,邱月兰不配合他们,给他们讲大法真相,结果被骗至涞水党校,同时被抓走的还有弟媳宋香蕊、同村的法轮功学员许秀花。同一天下午、石亭镇石亭村法轮功学员翟海生(39岁)、韩凤芹被绑架至涞水县党校。

洗脑班的那些所谓“工作人员”,来自涞水县司法局、文化局、教育局、地税局等,他们昼夜值班、两班轮休,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这是给你们过筛子,一拨一拨过。”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攻击污蔑大法的谎言录相,写五书、按手印、骂大法师父,并把法轮功学员家属绑架到那里,“协助”他们做转化,宋香蕊的丈夫及娘家嫂子就是被绑架到那里的。

法轮功学员邱月兰从9月13日下午,被骗至邪党党校后,一直抵制邪恶迫害,给他们讲真相,恶人拒听,不许她说话,在她面前以“你想不想你孙子呀?”等手段威胁,妄想她写下他们要的“五书”,邱月兰一直正念抵制他们的恶行。9月16日,邱月兰身体出现高血压(高压220,低压110),昏迷不醒,恶人们怕承担责任,只好给“120”急救中心打了电话。

在医院,医生说要做心电图,恶人们又怕花钱,不想给做,其中一人说:“给她点药吃就行了。”医生说:“这人生命太危险了,你负得起责任吗?”恶人赶紧小声说:“别当着她说这些,别让她听见。”

恶人们开始商量是转别的医院,还是上哪,最后决定送回邪党党校。雇车回党校也得花钱哪,车主要100元钱,他们还嫌多,又不得不花。

回到涞水党校,恶人们强行往邱月兰嘴里塞药,见她一直不张嘴,血压也降不下来,就开始给她录相,谁都怕承担责任,最后只好给石亭镇打电话,通知陈家庄村干部常维德去接人。常维德不去,9月16日下午5点多,邱月兰的丈夫温河才把她接回家。

几天的折磨,把邱月兰折腾得死去活来,现一直卧床。平日她做家务、干农活,照看两个孙子,现在只好由她的丈夫来承担,还得照顾她,不能出去打工挣钱了。

邱月兰1999年7月以来,曾被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多次被绑架至涞水县邪党党校迫害。

中共邪党河北涞水县党校,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从2000年4月以来,成为继辛庄头民兵训练基地(涞水县辛庄头村)后,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十多年来多次办强制洗脑班,中共邪党县委、政府多次调集公、检、法及相关部门公务员在这个魔窟迫害大法弟子,致伤、致残,并把他们强行送河北劳教所、监狱加重迫害。知情人透露:这次他们的策略是一个乡镇一个乡镇的放长线迫害,洗脑班准备开到十月底。据说被列入黑名单有50多名。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9/河北涞水县邪党党校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246919.html

2011-09-18:河北涞水法轮功学员近期受迫害情况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十一点多,由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乡镇及六一等违法人员,开四辆车闯入涞水县明义乡南秋兰村,盘查当地村民谁是炼法轮功的,村民们非常反感这些中共的打手,南秋兰村法轮功学员刘永华受到骚扰威胁,现已离开家。娄村乡法轮功学员也受到骚扰。涞水党校现关押多名法轮功学员,有消息说十六日下午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急诊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8/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46903.html
2010-09-27: 涞水县邪恶之徒正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0年6月12日,涞水县委以田庆柱、李宏宇为首对法轮功学员大面积迫害,50多名被骚扰,11名被非法劳教。
2010-09-15:河北省涞水县洗脑班正在行恶
在涞水县委书记田庆祝的唆使下,涞水县委政府于八月初就多次召开由公检法司、各科局和各乡镇党委政府、各乡镇派出所主要负责人参加的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的动员会。成立了由书记天庆祝县长于舒心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刘文占、610主任李宏宇为主要负责人的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的所谓“领导小组”。成员由公检法司、各科局和各乡镇党委政府、各乡镇派出所主要负责人组成。地点设在涞水县党校,

中共邪党在涞水党校共举办了不少于10次洗脑班,近千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各种迫害。

9 月2日恶徒开始抓捕法轮功学员。近日来共绑架6名法轮功学员和一名因保护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的村干部。他们被强迫写“四书,”就是保证不炼法轮功。他们是:石亭镇的付存、王迎霞等和楼村乡西营房村的朱长启夫妇。其中3人被迫写了“四书”被释放回家,那名村干部也被释放回家。因朱长启夫妇拒不填写“四书”,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党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5/229671.html


2009-10-31: 涞水县涞水镇刘振福、胡玉祥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421.html

2009-02-13: 涞水县义安镇派出所长褚文华奥运前后罪行
褚文华,河北省涞水县王村乡辛庄头村人,现任涞水县义安镇派出所长。褚上任不久,为了自己的利益就紧随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奥运期间,她更加肆无忌惮的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虽然她是个女辈,可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抄家、绑架、甚至打骂样样都亲自动手,非常野蛮。

奥运前,褚文华勾结涞水县义安镇庄疃村长杨艳(音)监视、绑架庄疃村大法弟子李怀有,并将其劳教。当天,褚文华带领其手下与村长杨艳非法闯入李怀有家,未经任何法律手续,翻、抄、抢劫,连鞋都不许李怀有穿,连抓带打的就把李怀有塞进警车。

事后,李怀有的妻子找到杨艳希望他帮忙营救自己的丈夫,杨艳蛮横的讲:告诉你,李怀有是我叫抓的,要不看你们孩子小,连你也一起抓走,以后你也不要再找我了。李怀有被非法关押期间,公安局恶人不许他与家人见面,而且还强迫李的家人在劳教书上签字。现在妻子一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艰苦度日,奥运期间还遭到随身监视。

零八年七月十六日,褚文华带领恶警拦路抢劫大法弟子李秀玲。那天,当李秀玲身上带着刚刚领到的当月工资骑车走出厂门时,褚文华开着一辆红色小汽车拦住了她的去路。褚和几个恶警从车上下来,不由分说将李秀玲的自行车踹倒,褚文华上前揪起李秀玲顺手就便将李秀玲口袋中的九百六十多元钱装入自己的口袋,随即将李秀玲塞上警车送涞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到了拘留所褚告诉李秀玲,钱被当罚款扣留。

五月份,义安镇高洛村的闫海栋又被褚文华绑架。闫海栋被非法劳教多年,刚刚从劳教所出来不久,他的孩子连“爸爸”还没喊熟,就再没见到爸爸的身影。闫海栋被抓时只有他一人在家,孩子回家见到的只是一片狼藉。近十年中,闫海栋一家被迫害的家破人亡:父亲于二零零零年被涞水县及义安镇恶人迫害致死;母亲也在义安镇邪恶整天抄家、绑架、勒索钱财、劳教与邪恶制造的恐怖中含冤离世。原涞水县书记李老铁曾疯狂叫嚣:见到闫海栋就打,打死了算自杀,在此邪恶指使下,当时高洛村各个要道曾都被查封,目地是要堵截、追杀闫海栋。

奥运前,褚文华还带领恶警闯入大法弟子白素玲、小杨家,并将这两家洗劫一空,见到小杨家有个古董抄起就走,被小杨的家人抢了回来。

在褚文华精心策划下,义安镇李怀有、白素玲、陈述平、李秀玲、孙玉仙(音)、闫海栋等大法弟子奥运期间被她先后送去非法劳教。

在此我们正告褚文华,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当你与亲朋好友举杯庆贺时,想一想新年伊始的第一个团圆夜,那些被你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善良人的家属们,他们又何等的凄苦。你大哥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这就是对你的警告与预示。当初的他和现在的你一样,他不就是遭报应吗?我们希望你能接受教训,弃恶从善,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神佛对你的慈悲,让自己拥有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3/195385.html

2008-07-05: 河北省涞水县龙门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责任人简介及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5/181461.html

2007-09-29: 涞水县公安局戴春杰、“六一零”王福才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9/163559.html

2007-07-09:
河北省涞水县三乡迫害大法弟子情况统计

以下是河北省涞水县娄村乡、石亭镇、明义乡迫害大法弟子的不完全统计:

1、 被非法劳教8人
2、 被迫害致死14人,其中包括自邪恶疯狂镇压后逼迫不许炼功的人。
3、 被迫流离失所3人。
4、 被涞水县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关押的24人
5、 被迫强行洗脑 县洗脑班16人,乡镇洗脑班104人。
6、 69人被涞水县勒索现金202595元,193人被乡镇勒索75080元。
7、 被涞水县恶党乡镇政府抢劫物品:三马车一辆,摩托车一辆,自行车四辆,电脑三台,电视机四台,打印机两台,复印机一台,刻录机一台,切割机一台,塑封机一台,手机两部,录音机十四台,大型录音机一台,电扇一台,VCD一台。

以上统计只是涞水县恶党政府机不法官员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冰山一角。还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从经济、精神、肉体、家庭、工作备受涞水恶党政府及官员的残酷迫害,那些行恶者的罪行一一记录在案,历史的大审判中难逃法网!

2007-02-15: 河北省涞水县六一零头目王福才的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5/149062.html

2006-10-28: 涞水县610头目:王福才、戴春节、董红浩

2006-08-26: 河北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戴春杰的犯罪事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6/136481.html

2006-08-02: 河北涞水县610头子王福才的犯罪事实
王福才原是一名教师,通过请客、送礼当上了涞水县涞水镇副镇长。自2002年任610头子以来,伙同代春杰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王福才:办公室电话4532190 住宅电话4526973  手机 13932231936
王福才妻子:梁振婷,涞水县第二中学教师
涞水县第二中学地址:涞水县城涞阳路西
涞水县第二中学电话号码:4523336

王福才的姐姐:王贵荣,涞水县永阳卫生院工作。
永阳卫生院地址:涞水县东永阳村   电话号码:4589835
王福才的姐夫:庞则夫在涞水县垒子煤矿工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34602.html

2006-06-19:
河北涞水县几位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普通家庭妇女遭村干部毒打

我是涞水县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1997年我喜得大法后,与病魔缠身的我判若两人,浑身的病不治自愈。

1999年7.20后,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残酷迫害,在我村办洗脑班,每人还罚款50元,经手人是本村村干部田荣、胡金山。

2000 年7月,我给涞水县县委书记李老铁写了一封信,请他了解大法真相,立即停止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当天下午我们乡的张世亮、王磊就带领一帮恶人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乡里拳打脚踢,王磊还用棍子暴打我,我被打的在地上来回翻滚,棍棒打过之处一道道血印,后来还被罚款2000元。

2000年农历腊月十七,以张连、张秀明为首的乡政府的一帮恶徒又把我绑架到乡政府,并对我软禁,勒索现金800元。

2004 年农历正月二十八,我村村主任张立申破坏大法,我给他讲真相被他举报;不一会张立申就带领一帮乡政府恶人来到我家,把我强行抓走,到了乡政府一群恶人对我大打出手,鲜血顺着嘴角直淌,耳朵被打得听不见声音,眼前冒金星,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痛的无法动弹,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清醒过来。

这是我因为坚持做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所遭受的迫害。

* * * * *

我和老伴一年中五次遭迫害

我是涞水县一名普通农民,我和老伴都六十多岁了。我年轻时就血压高,老伴一身的病,每年的药费就要1000多元。1997年我们喜得大法后,我和老伴的病不治自愈,干多累的活也不觉得疲劳。

1999年7.20后,我们乡政府下令我村村干部召集所有我们村大法弟子,在我村大队部办洗脑班,每个人还要交50元钱。我和老伴说:我们炼大法使我们身体健康,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按“真善忍”做,做事先考虑别人修成无私无我,这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让炼?

2000 年4月7日我和几个同修到县城去证实法,被涞水县公安局恶警抓到涞水县党校(位于涞水县东关村村东)。在那里他们不叫我炼功,我说:就炼。恶警便用绳子把我捆上,用电线绑成的鞭子打,随着啪啪的抽打声,我的身体隆起一道道肉岗,有的地方还冒出了血,红一片紫一片过后全变成了黑紫色,摸摸表面全是硬邦邦的,好几个月才恢复正常。我被残酷迫害10天后,恶警向我的家人勒索了2000元现金,我于4月16日才被放回家。

2000年农历腊月十六我和两名同修進京上访,我和同修下了车走向天安门广场,刚到广场就被北京恶警推上了车。当我们被接回后刚進乡政府的屋子,屋里早已准备好了四、五个打手,刚一進屋子就是一通嘴巴子,我的头被打的抡来抡去的嗡嗡作响,不一会鼻子眼睛就肿了起来,口里直往外冒血。这次我在乡里被非法扣押10天,勒索现金3000 元。

2003年7月我村恶人又带领乡政府的十来个人来到我家,非法搜查,抢走了我的炼功带、录音机、大法真相资料,还带走了我的老伴。 2003年农历腊月十五,一群乡政府的邪恶之徒又到我家非法搜查,翻箱倒柜东西被扔了一片,最后又带走了我的老伴,并带到涞水县招待所非法关押。涞水县县招待所为了利益出租四楼让涞水县610是迫害大法弟子,位于涞水县县政府对面。

老伴被非法扣押10天后,我们家里又被勒索200元钱。仅2003年一年我与老伴就被涞水县、乡政府干扰迫害五次。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9/130797.html

2006-04-10: 河北涞水县明义乡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2000年春天河北省涞水县明义乡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非常猖獗,他们非法劫持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绑架在家的大法弟子,共劫持绑架明义乡大法弟子30多人,在乡政府私设公堂,非法审讯,非法关押。

2000 年4月我给小麦打药回来的路上,被刘增杰、李维志等人从路上将我非法劫持到乡政府里,非法关押28天,每天强迫看诽谤大法的报纸、宣传、干杂活、罚站、跑步,晚上非法审讯,遭到李维志、且晓月、李焕雨等人的毒打,将背部、臀部打成黑紫色,还强迫我写被“教育”后的体会文章,上厕所、吃饭、睡觉都有人看管,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最后被罚款500元,并没有给任何凭据,还打了1000元的欠条,才放回家。而且还恐吓我的家人让家人对我進行看管。

2000年明义乡派出所的霍红雷、李部长等人,每天到家中骚扰,还到我娘家去骚扰、恐吓。2001年夏季,刘增杰、李维志、霍红雷、李部长等人又到我家中非法搜查。

明义乡恶党政府万术军带领一帮打手,手持长短棍棒以找大法弟子为名对大法弟子家進行扫荡,砸烂大法弟子家的大铁门,门窗玻璃,抢走大法弟子家的大米、白面、棉花、花生种子、被子、自行车,使得在家无人照顾的孩子挨饿受冻,因没有车子孩子们又离学校远,不能去上学,老人被吓的病倒。恶警还赶走大法弟子家的羊,摔死刚刚出生不久的小猪,摔烂不想带走的鸡蛋,大法弟子的家被扫荡一空一片狼藉。

被非法关押在明义乡政府大院的大法弟子有老有少,还有抱孩子的,有的还背着药筒(从地里劫持来的)。在明义乡政府最后一间一个很隐蔽的房子里,他们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下面是一位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刚一進屋,一看屋里站满了一圈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棍子,他们让我跪下双手举起,横放在我手上一根棍子,然后两个打手用棍子使劲往我举的棍子上砸,振的虎口剧痛,他们用盐水浸了绳子往我脸上抽,绳子抽过盐水浸到抽破的脸上钻心的痛,整个脸又痛又热又痒瞬间肿起大包来,血水汗水混成的血汤子不停的往下流,他们就往我身上浇凉水。

其他同修也被叫進去,不分男女一律脱光上衣用沾了盐水的绳子抽,张震还把刚刚挨过毒打的大法弟子,拉出去用皮带抽,几个恶人一帮,轮流抽大法弟子的嘴巴子,万术军还说:看看你们的脸硬还是我的拳脚硬。身高1米8还多的万术军抓起大法弟子的头发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踹大法弟子,跌倒了揪起来就是一通嘴巴子,又踹倒了还没等爬起来就一直踢到墙角,连踹带踩。揪起来又抽嘴巴子,致使大法弟子两耳失聪。

一天晚上乡里恶党的人都没有走,我们又被一个个叫去打,边打刘冬杰边问:知道为什么打你们吗?因为你们不拿钱,(叫大法弟子每人交1000钱,我们不交,我们没有错)要是把钱拿了,早让你们回家了,不拿就一直打下去,直到把钱拿来为止。


涞水县明义乡派出所行恶者:
李庆红、张震、霍红雷、李部长、刘增杰、李维志、且晓月、李焕雨


2005-10-20: 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河北涞水县公安戴春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0/112831.html

河北省涞水县610王福才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7/112595.html

河北保定涞水县不法之徒散发毒害世人的传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30/102934.html

2004-12-26: 因我们集体绝食抗议迫害10多天,他们怕我们死亡担责任,方给家里去电话接人,又勒索我大女儿650元,逼迫亲戚担保才将我放回。当时参与迫害的有镇派出所所长赵文宗、镇政府副书记李银、副镇长方永武、大队书记孟兆俭、村主任李桂升。还有孟宪彬、孟云菊。

2003-08-14: 河北涞水县公安局自“非典”以来非法抓捕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施以酷刑,致多人伤残。涞水县公安局政委张建华等对此负主要责任。其他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涞水县公安局纪检委书记刘耀华,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正股长刘剑川、副股长戴春节、涞水县公安局看守所所长于德申、涞水县公安局拘留所所长贺宇新、涞水县公安局局长刘胜利。

2003-08-30: 涞水县看守所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每天强迫劳动8—10小时,对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剥光衣服按住四肢用木棍毒打,反铐两臂用铁钳撬开牙齿灌食盐水,带重脚镣,命令关押犯人昼夜值班不准大法弟子睡觉,必须保持坐姿,每隔几分钟拧脑袋,揪耳朵,踢打伤部位等。邪恶看守恶警:方英慧,廖术红等。

涞水县公安局于2004年2月29日,3月1日,分别对涞水县永阳乡,涞水县县城,涞水县瓦寨村,涞水县南祖村等地的大法弟子家進行搜查,一资料复印点被查抄,大法弟子张秀启被抓,有的大法弟子被当地派出所盘查,望见到此消息的大法同修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迫害。
------------------------
河北涞水县看守所警察的犯罪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9/83738.html

2002-04-29: 河北涞水县书记孙金薄--江泽民的急先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9/29266.html

2001-05-25: 河北涞水县不法之徒夏雪松、罗玢伦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5/11442.html

2000-08-14: 河北涞水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报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4/3154.html

2000-08-22: 河北省涞水县大法弟子遭受种种酷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2/2880.html涞水县义安镇派出所长褚文华奥运前后罪行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