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市 >> 刘翠梅,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2-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06: 锦州刘翠梅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锦州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她最初由入监队分到第十二监区的四小队,后来四个小队改成三个小队后,她被分到三小队,之后又整编成两个小队,就被关押在二小队。被非法关押期间,刘翠梅被犯人在狱警的唆使下残酷殴打。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上午,刘翠梅等四人在周边农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滨海新区杏山街道派出所所长王天明等绑架、抄家,后四人遭非法判刑,刘翠梅被枉判两年半。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刘翠梅回到家中。

下面是刘翠梅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情况。

一、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经过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刘翠梅被抓的当天,被关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的七零二房间,看完新闻之后,犯人党寒和另一犯人打了刘翠梅很长时间,用手打脸,用鞋底打头、脸、耳朵,刘翠梅被打的眼睛、后脖颈、头等多处瘀血,脸上被党寒抓伤多处,至今留有疤痕。刘翠梅好几天因疼痛无法入睡,右手、腿都不好使了。洗完头之后,头难受的厉害,不能坐着,躺了很长时间。党寒打完之后,竟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这么狠吗?因为你长得像我婆婆,是我婆婆把我告进来的。”

负责管理七零二房间的狱警贾雪队长上班后,看到刘翠梅被打的样子,问党寒怎么回事,党寒说:打的。贾雪找刘翠梅谈话要求她背监规,刘翠梅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不是犯人,拒绝背监规,贾雪说:“你不背监规,就还那样对待你。”

之后,因为嗓子疼,刘翠梅报数声音小,那两个犯人继续打她,刘翠梅就开始不报数了,她们用手铐定位迫害刘翠梅七天左右。

因在七零二房间党寒等人打刘翠梅时,把屋里一个犯人吓抽了,刘翠梅就被调到了七零三房间,这两个房间都归贾雪管。

在七零三房间,刘翠梅早晨吃完饭,就一直被铐到晚上九点多,胳膊、手都肿了。因为手一直被铐着,刘翠梅的午饭和晚饭都无法吃。

一天,贾雪叫了刘翠梅,又叫了七零三房间里其他几个人,把刘翠梅带到一个办公室,在贾雪的授意下,犯人黄丹、董淑(素)华拽刘翠梅的头发,把刘翠梅按倒在地,踢的踢、掐的掐,特别是黄丹用脚使劲踹刘翠梅的头,当时刘翠梅被打的趴在地上,黄丹用脚使劲踹刘翠梅的后脑,就听“咔”的一声特别的响,刘翠梅的前额磕在地上,当时就起了一个大包,黄丹还说:早就想打你了。

七零三管房的犯人董淑(素)华单独打刘翠梅,用装满水的瓶子打刘翠梅的头,手使劲拽刘翠梅的头发,刘翠梅的手当时就被打青了。

刘翠梅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常遭犯人打。看守所的所长过来看过几次,还说了句:刘翠梅,我是可怜你才过来的。刘翠梅当时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听见刘翠梅的喊声就过来,犯人才停止殴打行为。但所长和狱警并没有处罚犯人。

二、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经过

1、在第十二监区被犯人关翠、于秀梅等殴打

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刘翠梅被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当日在入监队,刘翠梅因不穿囚服,好几个犯人把刘翠梅按倒在地,强行扒掉刘翠梅的衣服,给刘翠梅穿上囚服。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下午,把刘翠梅送到了集训矫治监区,即第十二监区。这里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不认罪等人员的。

三月七日晚,在二一零四房间靠窗户那边,犯人关翠和于秀梅让刘翠梅蹲着,问刘翠梅叫啥名,刘翠梅不说,于秀梅随即打了刘翠梅的脸,此人力气非常大,打的刘翠梅眼冒金星。

三月八日,在二一零九房间,关翠和于秀梅让刘翠梅面壁手放两侧站着,刘翠梅站了一天,手都控肿了。

后来,她们还让刘翠梅手放两侧那样站着,因为手已经肿了,刘翠梅没听她们的,把两手放在了一起。她们叫刘翠梅把手松开,刘翠梅不松开,这时以石晶、于秀梅等人为首好几个犯人拽刘翠梅的头发,把刘翠梅按倒在地,用脚踢她,踹她的头、耳朵,当时刘翠梅的耳朵被踹的说话的时候都得堵着,不然就听不清自己说的话,乌拉乌拉的。

2、绝食抗议殴打后遭监狱医院强迫打针、插管

大概是三月八日晚上九点多钟刘翠梅上完厕所之后,直到三月九日的中午十二点左右才再次让她上厕所,间隔达十五个小时左右。

为了抗议迫害,三月十日早晨刘翠梅只喝了点粥,中午就没有吃饭。当时刘翠梅所在的四小队的狱警胡队长找刘翠梅谈话,问刘翠梅为什么不吃饭?刘翠梅说她们打我,不让我上厕所。刘翠梅说话时用手堵着耳朵。胡队长问刘翠梅:你耳朵怎么了?刘翠梅说被她们打的。她叫刘翠梅回屋后,又拿着录像说带刘翠梅去看耳朵,刘翠梅说不去,她就走了。

几天后,刘翠梅被用担架抬到了监狱医院,好几个人按着刘翠梅想给刘翠梅打针,因为刘翠梅不配合,她们打不了,就在臀部上打了一小针,然后又把刘翠梅拖到住院部,把刘翠梅铐在床上强行打针,白天、黑天不断的打,最后刘翠梅的胳膊肿的都打不了针了,就在脚上打。刘翠梅绝食半个月左右,她们强行给刘翠梅插管。

3、在第十二监区四小队屡次遭受关翠、于秀梅的多种迫害

刘翠梅停止绝食之后,被带回第十二监区,因为刘翠梅认为自己没有罪,所以拒绝报数。关翠、于秀梅强行按刘翠梅,让她蹲下,每次刘翠梅不报数关翠都用手使劲打她的头,用脚踢她,于秀梅把刘翠梅按坐在地上,把她的头往墙上撞。

有一天,在二一零四房间,刘翠梅坐在小板凳上,关翠使劲打刘翠梅的脸,让刘翠梅报数,走廊管事的犯人宋晓光敲窗户示意她别打了,可能有队长看见了。

刘翠梅第一次绝食回来,身上很脏,于秀梅给了刘翠梅一个脸盆、一块香皂、还有一条毛巾、洗衣粉,让刘翠梅洗。而刘翠梅从看守所带去的日用品、衣服,因为她不写认罪申请,她们就不给刘翠梅用。

原四小队的队长白琳琳休完产假后又带这个小队。白琳琳一回来,关翠、于秀梅对刘翠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使用了各种迫害手段。关翠收回了所有的洗漱用品,大热的天,刘翠梅每天只是洗洗脸,用水瓶接点水洗脚。关翠还用她洗完的脏水往刘翠梅身上泼,还叫刘翠梅站在她身边,用毛巾故意往刘翠梅身上弄水。大热的天,不仅刘翠梅无法洗澡,而且不给她卫生纸用。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晚上点名的时候,因为刘翠梅没有写她们给留的关于扫黑除恶等方面的作业,关翠在点完名往屋走的时候,使劲打刘翠梅的后脑,用脚踢她。六月二十一至二十五日晚上六点半至八点之间,刘翠梅正坐在小板凳上,关翠却用蝇子拍使劲打刘翠梅的头、脸、后背等。

在第十二监区,法轮功学员干活不给计算产值。刘翠梅也不被允许和跟别人说话,她大多数时间是跟于秀梅在一起干活,她干活就是帮于秀梅干,产值都给予秀梅。关翠干报纸的活。

有一天刘翠梅就在那儿静静的干着活,关翠就把刘翠梅叫到她跟前干活,因为上一个月刘翠梅帮于秀梅干活,于秀梅得了个监区第一。关翠问刘翠梅:干活好吧?因为关翠不满意刘翠梅的回答,她就一边跟刘翠梅说话,一边用脚踢刘翠梅。后来关翠不让刘翠梅干活了,让刘翠梅在二一零八房间蹲着。刘翠梅从早上七点一直蹲到晚上收工,吃饭都让刘翠梅蹲着吃。还往刘翠梅身上倒水,用兜子盖在刘翠梅的头上往下按。用蝇子拍打她,用蝇子拍把打死的苍蝇和水往她脸上弄。

七月五日至十日,刘翠梅被强迫连续蹲了好几天。

七月十一日上午九点至十一点半左右,刘翠梅实在蹲不住了,就不蹲了,站了起来,这时关翠、于秀梅就开始打刘翠梅脸、头,拽刘翠梅的头发,刘翠梅就喊:“法轮大法好!”关翠用毛巾使劲勒刘翠梅的嘴。这一场过去了,关翠问刘翠梅:你还蹲不蹲?刘翠梅说不蹲,关翠、于秀梅又打了刘翠梅一场。刘翠梅还不蹲,关翠说那你就站着。她们打刘翠梅时,担任执勤员的犯人孙晓萌看到了,有意把门关上,不让外面听到声音。

事后,刘翠梅跟孙晓萌说要见队长,孙晓萌不是说不在,就是说没来,就是不让刘翠梅见队长。刘翠梅又站了十多天,开始是早上七点站到收工,收工后回到寝室,再坐小板凳到九点多。后来就从早上七点一直站到晚上九点多,刘翠梅的腿、脚、手都站肿了,屋里有个犯人看到了吓一跳。因为那时各个监舍都在刮大白,她们都去了二一零九房间,关翠让刘翠梅站在门后,用胶桶顶住门,使劲挤刘翠梅,天很热,刘翠梅被闷在里面。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半至三点之间,在一楼厕所里,刘翠梅想上厕所,于秀梅不让上,刘翠梅没听她的,就上了。于秀梅站起来之后说:这是服刑人员上的厕所,你说你是服刑人员。刘翠梅不说,她就重重的打刘翠梅的脸。下午三点至六点,关翠又把刘翠梅叫到她跟前,用手使劲打在刘翠梅的脸上,很重。后来刘翠梅一吃饭的时候,牙就疼的厉害,根本不能嚼,直接咽都费劲,遇凉水、热水非常疼。

一天刘翠梅吃饭,于秀梅问刘翠梅说:你牙怎么了?刘翠梅说:被你俩打的。于秀梅竟说你真不禁打!后来刘翠梅的牙一颗一颗陆续掉了三颗。现在刘翠梅的大牙都活动了,根本不能嚼东西吃,吃饭只能靠前边的牙。

一次,刘翠梅被禁止上厕所后,尿了裤子,不得不再次绝食抗议,这时关翠劝刘翠梅吃饭,说不打了。但自那之后,仍然是收工后被逼迫坐小板凳,直到睡觉。

4、在第十二监区二小队遭强制转化迫害 吴金萍仗义执言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晚,刘翠梅因头痛、发烧,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晚上九点钟例行点名的时候没听见,她们也把刘翠梅忘了,以为缺了一个人,这时经济犯刘栖楠突然想起刘翠梅来,把刘翠梅喊起来,刘翠梅赶紧下床,衣服都掉到地上,当晚是赵姓狱警队长值班,看见刘翠梅之后,说没事,就走了。因此事,刘栖楠在五月十四、十五日连续两天罚刘翠梅坐小板凳。

刘翠梅冤狱期将满,孙晓萌让刘栖楠转告刘翠梅:张科长和队长让她写保证书。刘翠梅说:我的牙被打掉三颗,大热天不让洗澡,我都没写,这次还不写。刘栖楠说:你说的这些不算什么,别人都有过,只能说她们的手段不行。

七月十三日晚七点多,收工后,在二楼的二小队活动室,刘栖楠强制刘翠梅写保证书。刘栖楠开始是握着刘翠梅的胳膊叫刘翠梅写,刘翠梅不写。刘栖楠先用手摸刘翠梅的血管,然后使劲抓,刘翠梅疼痛难忍,用力挣扎。随即刘栖楠打刘翠梅一个耳光,抓伤刘翠梅的右臂,还有意用刘翠梅受伤的右臂打她自己的脸。

过后刘栖楠用手指着刘翠梅,骂下流的脏话。孙晓萌进来制止了刘栖楠,刘翠梅要求见值班队长,孙晓萌说:别给队长找麻烦。

二小队的狱警队长于洋星期天就来上班了,虽然给刘翠梅调了铺,但是并没有找她。星期一依然如是。刘翠梅想到,在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叫队长公正处理刘栖楠打人一事有难度,她也不愿意给别人找麻烦,所以就一直等待着。

可是星期二早晨,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吴金萍向狱警张科长反映了刘翠梅被打之事,随即吴金萍就被调了行动组,严管起来,还牵连了别人,并要扣此人的分。吴金萍因此三顿没吃饭以示抗议。吴金萍身体一直非常不好,被迫害的有子宫肌瘤,下身常常流血,血色素也就剩六克多,瘤子也很大,还经常咳嗽,头有时还迷糊,严重时得扶着墙走路。她们就劝她吃饭,说不处理那个被牵连的人了,这样吴金萍才正常吃饭。

星期三,于洋队长还没有找刘翠梅谈话,而且她又要休息了。刘翠梅就跟孙晓萌说要见队长,孙晓萌说你没转化怎么怎么……刘翠梅说:不管怎么样,刘栖楠打我犯法,我也不见队长了,你告诉队长如果不公正处理刘栖楠,我就不吃饭。于是刘翠梅三顿没吃饭,于洋才找刘翠梅谈话了解情况,叫刘翠梅写情况说明。

在犯人们的心目中,于洋是个负责任的队长。她来二小队后,每个月都下号,赏罚分明,无论是谁,而且还点名批评,因为什么扣的分。但刘栖楠打刘翠梅的事,于洋却没有点名批评,连那个月的号都没下,只是扣了刘栖楠十分左右。

5、伤痕累累的刘翠梅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刘翠梅回家当天,在换衣服时,她把被打掉的三颗牙拿出来让于洋队长看,于洋当时录了像。

实际上,监舍里面有监控设备,刘翠梅多次遭到犯人殴打、致伤(以上记述的只是其中的几次),作为监狱的管理狱警不会不知情,那么又是谁给服刑人员这样的权利去殴打刘翠梅呢?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6/锦州刘翠梅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394239.html

2019-09-12: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翠梅于2019年9月2日结束三年半冤狱,从辽宁省女子监狱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2/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92882.html

2018-04-06: 近期被非法转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的锦州法轮功学员
2018年3月末,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代平、唐淑云、刘翠梅被非法转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6/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3806.html

2018-01-16: 辽宁锦州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对代平等法轮功学员的诬判
1月10日,辽宁省锦州市中级法院未开庭审理,非法维持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代平、唐淑云、刘翠梅等上诉案的冤判。代平五年,唐淑云两年,刘翠梅两年六个月,柴桂艳一年。

责任人信息:
锦州市中级法院:负责法官 熊杰1894160016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6/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9673.html#18115222047-1

2017-06-24: 锦州滨海新区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逾三个月
辽宁锦州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代平、唐淑云、刘翠梅、才桂艳被构陷一案由检察院移交到滨海新区法庭已有月余。目前,她们四人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已超过三个月。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上午,辽宁锦州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代平、唐淑云、刘翠梅、才桂艳在周边农村讲大法真相时,遭人恶告,被滨海新区杏山街道派出所所长王天明等警察绑架,随后天桥派出所、杏山街道派出所警察联合非法抄家。四人被滨海新区国保大队长李刚关押到锦州市看守所。

好媳妇、好母亲代平被抓,家庭陷入困境

代平的家属一直坚持到各部门要人,但遭到滨海新区国保大队的推诿、阻挡,甚至聘请的代理律师去检察院交涉相关事宜时,都受到国保大队警员赵晓帅的推搡;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时,又遭国保警察两次阻拦,在律师的据理力争下才得以见到代平。

代平自炼了法轮功后,孝敬公婆,悉心照顾丈夫、孩子,是好儿媳、好媳妇、好母亲;在街坊邻居中口碑甚好。然而她被非法抓捕后,整个家就散了。她的丈夫忙于生计,起早贪黑没有停歇的时候,自己有时都吃不上饭,更别提照顾家了;代平的老婆婆患有糖尿病、腰脱、心脏病、耳聋等多种疾病,浑身无力,连洗衣做饭都做不到,更别说带幼小的孩子了;而代平的老公公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要做饭、洗衣服、接送孩子上下学、照看他们写作业等等,尤其孩子才七、八岁,是非常淘气的年龄,生活的重负使这位老人几乎心力交瘁到了顶点。两个孩子一要妈妈,老人家就心如刀绞。

修大法重获健康的唐淑云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唐淑云,现年六十九岁。在炼法轮功之前,她的脉管炎非常严重,甚至流脓淌水,两小腿发黑,发展到后期,达到要截肢的程度;加之,她后来又出了一次车祸,车祸后造成她左腿骨折,下钢板后膝盖不能弯曲,给走路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这双重的打击,使唐淑云快崩溃了。在这种情况下,二零零八年她炼起了法轮功。说来神奇,她的身体很快得到了好转,行动如常,而且她的急躁脾气也改变了,这使她重拾起生活的信心。目前,唐淑云家属也为她聘请了律师。

这四位法轮功学员的所有行为都没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她们把自己的身心巨变说给老百姓也受益何罪之有?她们不但无罪反而有功,是应该推崇和赞扬的,而不是被打压的对象。尤其在道德急速下滑后的今天,她们的高尚、她们的善良在感动着这世上心存善念的人们。她们继续承受着这本不该发生的一切,不是这个国家的耻辱、公检法人员的悲哀吗?!

天象在变,人在觉醒。二亿七千五百多万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今年至今各地就有几十起法轮功案件被检察院撤诉、法院发回,人无罪释放;众多的派出所、警察不受理或以各种理由推脱对法轮功的举报;越来越多的世人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中;以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为代表的一大批替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刽子手被绳之以法。对法轮功的迫害正在全面土崩瓦解中。

希望锦州滨海新区公检法人员能够真正的为自己、为百姓、为国家负责,在大势面前能够选择良善,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诉讼案中做出顺应天理、国法、人心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4/锦州滨海新区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逾三个月-350113.html

2017-05-08: 辽宁锦州代平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辽宁锦州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代平、刘翠梅、唐淑云、才桂艳在3月3日去外村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杏山派出所所长王天明等警察绑架,被开发区国保大队长李刚关押到锦州看守所,至今已两个多月,其中法轮功学员代平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律师去看守所见当事人时,国保警察两次阻拦。

国保警察把四名法轮功学员构陷到检察院,检察院退回到国保,国保大队长李刚又递回检察院。代平的家属每天去要人,家里有一双儿女才七,八岁,由七十多岁的爷爷带管,洗衣,做饭,接送上下学,两个孩子一要妈妈,老人家心如刀绞。

唐淑云六十多岁,家属说花了几万了,又三次请律师去看守所让唐淑云写悔过书,同修不写就不放人。才桂艳家属也花钱托人。刘翠梅家属不请律师。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8/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7264.html#175805338-3

2017-04-26: 辽宁省锦州市代平等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卷宗已到检察院
近日,辽宁省锦州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李刚,将构陷代平等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卷宗移送到了滨海新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6/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6197.html#17425235420-42

2017-04-07: 辽宁省锦州市代平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批捕
辽宁省锦州市锦州市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代平、刘翠梅、唐淑云、才桂艳,已被滨海新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国保大队警察赵晓帅不明真相,对前来正常办理事务的律师阻挡、推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7/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5289.html

2017-03-13: 辽宁省锦州市代平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辽宁省锦州市开发区法轮功学员代平、刘翠梅、才桂艳、唐姓女学员3月3日被杏山派出所警察绑架,
其中代平、刘翠梅、才桂艳被非法关押到锦州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3/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204.html#17312234153-10

2017-03-09: 辽宁锦州代平等4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事拘留
2017年3月3日上午,辽宁锦州开发区有10名法轮功学员去七里河讲大法真相,6名安全返回,4名法轮功学员代平、刘翠梅、唐淑云、才桂艳,被杏山派出所绑架。

傍晚代平、刘翠梅、才桂艳被非法押送锦州市看守所,唐淑云因没有报姓名,暂时扣留在杏山派出所,随后,才桂艳被天桥派出所、杏山派出所警察联合非法抄家。

3月5日,代平、刘翠梅、唐淑云被天桥派出所抄家。
目前,被绑架的4位法轮功学员都已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家人不许探视,同修状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8/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3995.html

2017-03-08: 辽宁锦州代平等4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刑事拘留
2017年3月3日上午,辽宁锦州开发区有10名法轮功学员去七里河讲大法真相,6名安全返回,4名法轮功学员代平、刘翠梅、唐淑云、才桂艳,被杏山派出所绑架。

傍晚代平、刘翠梅、才桂艳被非法押送锦州市看守所,唐淑云因没有报姓名,暂时扣留在杏山派出所,随后,才桂艳被天桥派出所、杏山派出所警察联合非法抄家。

3月5日,代平、刘翠梅、唐淑云被天桥派出所抄家。
目前,被绑架的4位法轮功学员都已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锦州看守所,家人不许探视,同修状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8/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3995.html

2017-03-06: 辽宁锦州唐素云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7年3月3日上午,锦州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唐素云、刘翠梅、才桂艳、代平在七里河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杏山街道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刘翠梅、才桂艳、代平被送到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唐素云具体情况不详。当晚6-7点,才桂艳家被杏山街道派出所及天桥派出所联合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6/二零一七年三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3904.html#1735232228-1

2005-12-04: 马三家集中营的“严管”迫害内幕
马三家教养院对不屈服其邪恶迫害的大法学员一直实行着所谓的“严管”制。“严管”不仅严格限制一切行动自由,同时也包括,言论、思想、精神上的严格限制与摧残。表现形式上是体罚上,长时间坐硬凳同时辅以恐吓、关小号、禁闭等其它刑罚,把人强制在绝对封闭的环境中,在寂寞与困苦中消沉身体、精神与意志。

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五分队2004年12月28日试成立“严管”分队。队长王正丽、齐福英、张鹤(见习),将二大队一些不参加强制劳动、不上操、不唱党歌、不背监规、不上洗脑课及声明“转化书”作废,重新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以不服从管理,扰乱监管场所秩序等借口,集中起来“严管”,名曰封闭式管理。有的二十几名大法学员被集中囚禁在三楼西侧的两间寝室内。这两间屋子是环境最差的,面积约40平方米左右,室内放置二十张床铺,寝室的两侧均为栅墙,冬季天凉,屋内潮湿,墙面上布满青灰间黄斑的霉毛,室内弥漫着刺鼻的霉味,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就是被关押在这样的屋子实施迫害体罚。

女二所一直残酷迫害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迫害主要方式:体罚坐板凳。规定人的位置,一人一块地板砖0、25平方米的地方。时间从早上5点到晚上9:30,除去吃饭、洗漱(早晚各一次),上厕所的时间外,累计每天至少在14至15小时以上。其间不得随意走动、讲话。并规定“严管”人员不准接见、打电话、洗热水澡、限制购物等。

被严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多数是此前经历过一些酷刑折磨后,身体不待恢复的:如因炼功等被关过小号的,长期被灌食的。强迫超时,超强度劳动后身体受过严重损害的等等。身体状况不待恢复,就集中转入“严管”,处境可想而知。

如信素华55岁,因讲真象,揭露邪恶迫害,经常受到酷刑折磨,两次被关小号,腿、脚、手被铐得不听使唤,连衣服都洗不了,走起路来颠颠颤颤的,周玉芝40岁左右,连续强迫灌食两个月,多次检查出尿毒症、衰竭等症状,身体虚弱,任丽51岁,因不参与一切邪恶安排,长期(约有一年)不让下楼,每天关在寝室中,出现高血压,头发也变白了许多。

2000年春节前夕,一50多岁学员(从家中被绑架来的)对狱警说,我们炼法轮功是做好人的,没有罪,过年了咋不放我们回家?几天后,来了四、五个男、女警察给她戴上手铐带走了。不知去向。

有个叫王玲的学员50多岁,一直反迫害,揭露邪恶,喊“法轮大法好”等等,受过各种的酷刑,多次关小号,手、脚都均被铐得麻木,不听使唤。(还有很多,她本人已不愿多讲)也被带走了,不知去向。警察说是“换大门”,(送大北监狱去了)。它们经常一贯制造恐怖气氛,如定期开“严打”或强制转化动员会,弄得警笛通响,以达到精神上的恐吓。

米艳丽40多岁,拒绝收听诬蔑大法的“焦点访谈”等谎言宣传,连续两次被投进小号,四、五个警察连拖带拽,手段野蛮、残暴。身心受到巨大摧残,后因心脏病症,才被放出,却一直不能吃饭,近40多天的时间里一直躺在床上,上厕所等需人搀扶。每天仅靠吃几片生菜和冰凉物维持生存,即使这样,教养院也不放人,不通知家属,当地家人获悉后,从凌原赶到沈阳接见、探望,队长王正丽、张鹤说所里规定,不转化的一律不允许接见,将其家人打发走,没让见。

2000年春,为恐吓大法学员服从其邪恶迫害,教养院给三名长期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改判,公审那天,天气阴沉,所有关押人员被集中到院中操场上,外围每隔几米就是一个男警察,密密的围成一圈,主持人是女二所所长苏境,王乃民。苏境宣读所谓的判决书时,李冬青喊了三声:“法轮大法好。”苏当场宣布给李冬青加刑三年,判了七刑。在场的大法学员纷纷喊“法轮大法好,修炼无罪”等口号,警察蜂拥而上揪头发捂住嘴,拳打脚踢拖离会场,扔到一楼禁闭室,嘴上被缠上胶布。会后对喊口号的分别给予三到六个月加期处理。

马三家的小号室在其正门西侧的“综合楼”,四楼北侧(左手位)最顶端的大铁门里。内有约十余间“小号”室。每间高2米,宽1.5米,长不足2米,一把铁椅子居中后,除臀下是一块五合板外,周围都是铁制的框架,人坐在上面被铐住双腿,双手,椅子靠背低,在后心处(不至后仰靠瞌睡),身后是一扇单屋小窗半尺宽。一尺左右高,冬天时不供暖气,温度估计在5-10度左右,坐在里面象进入冰柜一般。

每次的关押时间在7-10天,或半月至二十天不等。关与不关、时间长短,狱警(队长)自定,无关押者本人同意或任何手续,证明等。关押期间昼夜不能睡觉,从早5-晚9:30至更晚,播放诬蔑大法的宣传材料,屋小声大,震耳欲聋。一日三餐却是玉米面(多为变质)饼子,咸菜。冬天也只能在早晚各一次厕所(早7点左右,晚8-9点左右)。有的来月经了,也不准假,或在一、二天就被冻得闭经。冬季规定也只能穿一件内衣或毛衣,外加一件“号服”(一般中、小学生夏秋季穿的薄尼龙网运动套装,凉爽通透),被关者都被中、重度冻伤、冻残。如崔亚宁被关九昼夜时,手、脚均被冻伤,十指弯曲不能直,脚上布满血泡、水泡。不能行走。每次关小号后,身体消耗极大,人人都会明显出现体重锐减,手、脚、腿、浮肿、冻伤等症。肉体上的创伤是痛苦的、可见的,而在马三家的囚狱里长期关押,语言污辱,对精神上、心理上的摧残是更难以具述的。

在二大队,五分队集中试行了三个月的“严管”制,极大的摧残着大法修炼者的肉体与精神,三个月坐板凳中,很多人臀部磨破了,结了象鳞一样的硬甲,破溃出血,沾在内裤上,再坐下去象针扎一样的刺痛,久坐不动,下肢麻木,浮肿僵直,不听使唤。2005年4月1日前后,马三家在此基础上,又正式成立全所“严管”大队,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谢成栋(男),每分队二个队长,继续实施对不转化大法学员的“严管”迫害。

不许动。限制行动自由上,更加苛刻、安排更加细致、缜密。早5点起至晚9:30-10:00,除去一小时午休,体罚形式是坐板凳,连续坐凳时间14-15小时以上,(每个被劳教过的人的臀部上都有两个黑黑的坑,都是长期坐板造成的肌肉坏死留下的。有人曾说:“共产党真黑,不打你,不骂你,让你坐板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再说一下坐板凳,看似平常,但体罚强度大,正如有的警察讲,整人这招最灵。

吃粗粮。一周内,只有周六、日,每天中午一顿大米饭(细粮)。其它日子里,一日三餐是玉米面饼与咸菜。玉米面都是发霉、变质的,面里加了超量的面起子(臭粉),饼体呈褐色,这种食物放到菜汤中,汤里会立即充满小米粒大小的气泡,食用后胃及身体会立即感到膨胀。有的腹泻、咽喉疼,有的人气愤地说:“这哪是人吃的东西,我家的狗都不吃。”后干脆给其起名叫“狗干”。这里规定,3天不吃饭,要强制灌食,提到灌食,被灌者由4、5个警察摁着,有扭胳膊的,摁头的,压腿的,有的撬嘴等等,五花八门,被灌食的人,一次被灌800-1000毫升的水或玉米糊,有的疼的满地打滚,鼻饲的管子,拔出时,沾着斑斑血迹。被“严管”者吃粗粮也是马三家对大法学员肉体上直接虐待与摧残的一贯手段。如:有的不转化除受到其他的限制、体罚外,生活上还要连续数月甚至半年以上,被强迫服下发霉变质或添加剂超标的玉米面饼子和烂菜汤,一日三餐,日复一日,周而复始被这样虐待、折磨,身体被活生生的搞垮了。

如有个叫郑举香的学员,刚进教养院时身体很好,因其不转化狱警将其安排到全部是邪悟的“勤杂”(直属大队)戴蓝牌(严管人员的标志),轮番羞辱、折磨。连续三个多月给关到楼下库房里,所谓“做工作”,吃粗粮等各种严管迫害下,其开始出现目光呆滞、小腿也萎缩,走路颤颤颠颠的,精神失常。医院检查说是严重营养不良,导致人心脏缺钾,身边所剩的有限的零用钱也被当作检查费盘剥扣掉了,不得不食用教养院的粗滥伙食,在心脏缺钾,行动不便的情况下,还要被强行驱赶上、下三楼去吃饭,还说她是呆的。好端端的人,就这样被毁掉了。

不准学法、炼功,达到草木皆兵的地步,法轮功书中提到的字、词一律不准说,经常以各种名义搜号,翻抄走经文,怕人知道它们在执法犯法,连法律条文等文字资料及书籍也一并搜走,搜走的物品从不列单据在,不催要,便石沉大海,每次翻完寝室,都是用声东击西,趁没人的时候,下手翻后物品狼藉一片,象遭劫匪一样。

如有炼功或类似的动作,被发现,会遭拳打脚踢,骂、关小号、戴手铐等戒具体罚,或加期迫害。有讲真象喊“法轮大法好”或其他口号的,一群警察便蜂拥而上,用手或布捂嘴。或被推搡到办公室或到其他没人的地方折磨,用塑料胶纸把嘴缠上,或被铐在暖气管上。罚站等。

每个房间都安装广角监控器。严密监视言行。据说可细致到能看清被监视者用人不当上的纹理及谈话内容,并指使邪悟者充当“四防”“坐班”,监视一言一行。每日、每时都要详细记录,向队长汇报,如有所谓“违纪”者。即被加期,记过或其他处罚。

看病,经济盘剥手段。找不到其它迫害借口时,用此方式。如有年纪大的,50,60岁的老年人,每天照例坐14-16小时板凳,如果吃不消,队长会佯装关心,继而强行拉拽,带去医院检查,劝吃药、打针、体检的目的是搜刮钱财。一位抚顺姓张的老学员,65岁,每天这样体罚,有些吃不消,队长把她拉去医院量血压化验,因为她账上有一千多元款。真正穷的,没钱的,即便真的“病了”,想去医院,也未必会送去就医。

不叫接见、见亲人。以防止经文流入等借口,增加精神压力,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手。不让接见,通电话、通信、交谈。例如,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窗户用不透明塑料胶纸粘上,看不到外面,只留下半寸大小的孔―――警察与“四防”、“坐班”窥视室内动向用。

如:锦州学员刘翠梅,半年多没让接见了。2005年5、6月间,妈妈和哥哥来接见,没让见,队长说不穿“号服”,就不能见。翠梅说,半年多没见到自己的亲人了。而且妈妈晕车晕得厉害,从锦州坐火车到沈阳没见到我得多伤心,后来了解到,翠梅(34岁,未婚)父亲急得重病已卧床不起,妈妈忙里忙外, 心力交瘁。想女儿,妈妈由哥哥陪着专程来探看,晕车晕得死去活来的,白跑一趟,言谈中,无尽的凄苦与悲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4/115813.html

2004-12-13:12月4日,辽宁锦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大法弟子刘翠梅因为讲真象被恶人举报,当天夜11点被市公安局交巡警察支队五大队7、8个警察劫持,次日被送锦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

锦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10-06:
责任单位信息:
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邮编:121000
副局长:张久义 0416—5178820
国保大队长:李蕾 13940696877、0416—5165688
巡特警大队长:石钢 13940607923、0416—2937900
太和分局女儿河派出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汤河子,邮编:121005
电话:0416—5139243
所长:崔勇0416—5136158
副所长:王志军、肇涛
教导员:肖国强 13840637222
2019-09-26: 相关责任人信息:
一、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邮编:121000
副局长:张久义 0416—5178820
国保大队长李蕾(男):13940696877、0416—5165688
二、锦州市太和派出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西太平里1号 邮编:121015
电话:0416—5179367
所长:孙坚
副所长:马洪涛
三、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地址:锦州市锦娘路211号,邮编:121013
所长:陈睿蕊 0416—3708086

2019-09-10: 锦州市公安局滨海新区公安分局:
地址:锦州市滨海新区政府西50米
国保大队长李刚13940655557、0416-3571700宅0416-2931108

杏山街道派出所:
地址:锦州市滨海新区杏山街道,邮编121221
电话:0416-3530054
所长王天明13591288213、0416-3530068
副所长李勇13704967881、0416-3532049宅0416-3571588

2019-06-23: 责任人信息:(区号0416)
锦州市滨海新区法庭(经济技术开发区法庭):
主审法官:李玉夫 18941601059、办2872909
锦州市滨海新区检察院(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
公诉科科长即本案公诉人:张俊敏 357565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市公安局交巡警察支队五大队相关电话∶

大队长室(贾××)0416-3580011
教导员室(冯国良)0416-3570767
副大队长室0416-3583479 0416-3581608
综合办 0416-3588833
锦州市拘留所0416-4588575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04-07: 锦州市滨海新区检察院/国保支队 邮编:121007
锦州市滨海新区检察院:
副检察长:丁敏;
批捕科科长:付责;
肖慧(职务不详)
滨海新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赵晓帅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