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铁岭 调兵山市(原铁法市) >> 张淑娟,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调兵山市
迫害情况: 有期徒刑10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2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孙秀臣 张淑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13: 遭冤狱十年 辽宁调兵山市张书娟诉江

辽宁省调兵山市法轮功学员张书娟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多次遭到绑架、关押,被非法判刑十年;丈夫也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受折磨。

以下是五十二岁的张书娟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事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3/遭冤狱十年-辽宁调兵山市张书娟诉江-320365.html

2011-10-22: 沈阳法轮功学员代连芳被迫害的经过

二零零一年七月末,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代连芳的女儿冯英、高雅凤、张淑娟等四人,在沈北新区蒲河镇黄泥河子村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蒲河镇派出所绑架,被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冤判了一年零四个月的劳动教养。先非法关押在龙山教养院后又转押到张士教养院。

沈北新区“六一零”的恶人不但劳教了冯英,对她的母亲代连芳也不放过,三番五次的去她家中抄家、骚扰,使她无法正常的生活,被逼流离在外。在外期间,蒲河镇小蔡村治保主任冯树槐带领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和蒲河镇派出所的四、五个警察到她的亲属和她的大女儿家挨屋搜查,还恐吓她的大女儿问代连芳的去处,她大女儿没配合。在临走时他们还顺手牵羊拿走了一筐花生。

流离在外九个月的代连芳回到家中不到一个月又遭蒲河镇派出所的绑架,恶警逼迫她写所谓“三书”、按手印,她不配合,恶警就气急败坏的打了她一个嘴巴子。在他们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由三、四个警察强行把她送到沈北新区洗脑班。

在洗脑班期间,在沈北新区“六一零”人员高雅清的幕后指使下,安排了两个人二十四小时对她进行监控,连上厕所都跟着,不让睡觉,不但非法剥夺她的信仰自由还剥夺了她的人身自由,恶人还想诱骗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想进一步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未果。恶人逼迫她放弃信仰,强行按手印,写“三书”。在厮打中身体出现了休克状态。非法关押七天后,洗脑班的恶人向她村子的大队勒索了费用。

回到家中,沈北新区“六一零”恶人还胁迫小蔡村委会雇用了村民来监视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2/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0月22日发表)-248148.html

2007-08-09: 辽宁调兵山市大法弟子孙秀臣被绑架、抄家
大法弟子孙秀臣被调兵山市国保大队绑架关押在本市看守所迫害,当天晚上12点左右,国保大队长张风来等五名干警,闯入孙家非法抄家,70多岁的孙母受其惊吓,住進了医院,孙秀臣的妻子张淑娟也是大法弟子,已经被非法判刑,现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遭受迫害,现在家中只剩下念高中的女儿,无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9/160490.html

2006-01-15: 揭露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我是辽宁法轮功学员,被邪恶集团迫害多次,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了三年整的迫害,被强迫吃不明药物、生不如死,被折磨的只剩半条命。亲眼目睹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老年法轮功学员赵慧琴被恶徒用缝纫机的针扎脸、手心及全身;白秀娟长期被强制罚站;张淑娟腿有病不能蹲,被恶警徐影与犯人一起绑在床上,叫她半蹲不蹲。

我因学法少,各种执着太强,曾邪悟了半年多,经同修们帮助,终于回到证实修炼中,但又起了干事的心,没有静下心多学法,一颗着急弥补损失的心,2002年又被邪恶钻空子迫害,结果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遭毒打,几个人轮班不让我睡觉,而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在位于沈阳市的辽宁省女子监狱。

一、强迫吃不明药物,被折磨的只剩半条命

刚進监狱,我就昏迷过去了,血压一直是240到280,恶警队长金正月叫犯人拿药给我吃。也不知是甚么药,吃后一直是昏睡,打不起精神来,头昏昏沉沉非常难受。队长金正月马上安排了两个犯人看着我,一个叫徐影的是个杀人犯,她们不让我休息,叫我写保证,徐影用大声呼叫不让我睡觉的方式逼我写,另一个犯人用伪善的方式逼我写,她们说:“不打你,也不骂你,折磨死你。”

当时在药物的作用下,我脑子非常难受,觉得写了就能让我休息了,于是就写了所谓的“保证”。几天后我要求不吃药,她们哪肯善罢干休,继续逼我吃。每次被迫吃完药,都得把嘴张开,舌头伸出来给她们看看是否把药真吃了。后来到车间我就把药悄悄的吐了,两个月后,徐影发现我吐药,再给我吃药时我就不吃,他们也没办法了。可是直到最后我还像中毒一样全身无力。

被邪恶强迫写了“保证”后,我就感觉生不如死,那时真是整天泪水洗面。可是邪恶迫害步步升级,又开始叫我写其它“两书”。我坚持不写,它们就叫监室里所有人起早大家一起念诽谤大法的书。我说这是诽谤。顿时几个杀人犯就拳打脚踢,号子头简直是变态,看我不肯写就找茬打我。

那些天我身体一直不好,当时只觉得脑子嗡嗡直响,正念也没了,邪恶还逼我写,我说不会写,于是它就在诽谤大法的书上划了好多杠叫我抄,我不抄就强行逼我抄。

从此我就觉得天昏地暗,又自问自己为甚么写?为甚么就不能宁死不写吗?我想找机会说我不是真转化,是被逼的。邪恶之徒又叫我答题,上面全是诽谤大法的题。这回我坚决不答题,并公开告诉他们我不转化,是被逼的。邪恶又开始用各种方式折磨我,打我,不让我睡觉等。

有一次,他们就让一个名叫陈奇(沈阳人)的诈骗犯,都是无期的犯人拿来诽谤大法的假材料给我念,并叫我表态。被判无期徒刑的诈骗犯白盛华(本溪人)气急败坏打我耳光。当时我流着泪说:“你们不要再迫害大法,迫害我了,这样会有恶报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永恒不变的天理。”

由于我不转化,她们晚上就不让我睡觉,白天强制我出工剪线头,还叫我站着干活,不让坐着。我就坐在地上干活。犯人徐影和白盛华看我眼睛一合上,就暴跳如雷大声喊叫我,不让我合眼,她们说:“我们晚上两个人熬夜看着你,你想白天睡觉,妄想。”于是,就让我从这个机台拿活到另一个机台,来回走动,我走的慢了,她们就骂我。

我想到师父的话,就坚定了,这样我度过了一天又一天,一难又一难。

他们看这样对我也没用,最后恶警队长金正月就让犯人对我24小时监控,不让我上厕所,也不允许我要求上厕所。03年夏天,因我肾和结肠不好,需要多次上厕所。一晚去了五次,犯人徐影就来打我,并告诉邪恶的队长金正月说我一夜去了9次厕所,我被叫到办公室里让她打了好几个耳光,还被用脚踹了好一阵子。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个月,有一天我丈夫去看我,无耻的队长金正月把我丈夫叫到一边并要求丈夫说服我转化。丈夫刚开口想说我,我马上打断他的话,并从头到尾揭露了邪恶所有迫害我的经过。最后我对丈夫说:“你想叫我不修大法,跟她们一样,像些畜生一样,我不会那样。”当时丈夫一句话也没了。

这时金正月说:“等我找她们。”我说:“你不要找她们,那不是你告诉她们看着我不让我上厕所的吗?她们干甚么还不是听你的安排啊。”这时,队长也哑口无言。

等丈夫走后,我给她们一个严正声明:在监狱期间我所说所写所有违背大法和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跟师父直到永远。到了2004年的8月份,恶警科长徐中华和队长苗艳把我叫到办公室并告诉我说从新写“三书”就给我减刑。我坚持不写,他们觉的我太不可思议,有这么好的机会还不写,我说:“我不能为了回家过好日子而出卖大法。”

直到2005年满三年,我才被放回来,当时回来时我的身体被折磨的只剩半条命了。现在通过学法炼功,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恢复健康。

二、亲眼目睹恶人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事实

1、法轮功学员赵慧琴被针扎脸、手心及全身

2002年12月有一天收工回监舍,我看到新来一位老太太,站在床前,她是营口大石桥法轮功学员赵慧琴。到了晚上,队长金正月安排两个犯人看着赵慧琴,逼她写保证,她不写,就不让她睡觉,并把她的外衣扒光,只穿单衣服在地上蹲着。

第二天,赵慧琴还得被迫继续劳动,到了晚上再被逼继续穿单衣服蹲着,不让睡觉,犯人鄂桂香、范秀丽一到后半夜就开始打赵慧琴。

第三天晚上收工回到监舍,鄂桂香、范秀丽继续不让赵慧琴睡觉,逼写保证,最后赵慧琴被逼的觉得无路可走,就用从车间拿回布带缠在自己脖子上,因为呼吸困难,被别人发现。当时徐影就用脚猛踢赵慧琴,范秀丽猛打她的脸。那么大岁数的人,脸当时就全肿起来了,变成了黑紫色。

范秀丽还拿缝纫机的针扎赵慧琴的脸、手心及全身,并恶狠狠的叫人上厕所去拿用过的卫生纸塞到她嘴里,在别人的强烈阻止下,她才没这样做。第二天,鄂桂香、范秀丽代替赵慧琴写了三书,强迫赵慧琴签了自己的名。以后,我看见她老是哭个不停。

2、法轮功学员白秀娟长期被强制罚站

我在沈阳女子监狱后的一个晚上,深夜上厕所,看见一个监舍中间站着一个女的。我因肾不好,上了好几次厕所,就看见她老是在地中间站着。我想她一定是个法轮功学员,不写三书遭迫害。过了几天我看见她出工时眼睛是闭着的,晃来晃去,路都走不动了。后来我才得知,她是法轮功学员白秀娟。

诈骗犯陈奇每时每刻都迫害着白秀娟,不让白秀娟买东西,家里亲人来看她,恶警队长就问她写不写三书,不写就不让见,就这样白秀娟也一直坚持不写,最后导致她丈夫提出离婚。

第二年5月份,她们又开始迫害白秀娟,动不动就打白秀娟。白秀娟绝食抗议。又过了几天她们将白秀娟送到医院强行灌食,我看见派去好几个人去医院摁着白秀娟强行灌食,我还听去的人说,白秀娟的手、腿和脚都是铐着的和绑着的,一动也不能动。又过了几天,听说要把白秀娟抬回监舍,说她已经不行了。可是白秀娟宁死不写三书。

3、对法轮功学员张淑娟的迫害

2003年春天一天,我收工回监舍看见床前站着一个人,她是张淑娟,当时别人问她家是哪的,她回答是铁法的。第一天恶警队长金正月安排盗窃犯张玉琴(庄河人,十五年刑期)、杀人犯刘韦宾(沈阳人,死刑缓期2年)折磨张淑娟

这两个犯人人性全无,第二天晚上收工回来就不让张淑娟睡觉,扒光张淑娟的衣服强制她蹲着,因张淑娟腿有病不能蹲,他俩同恶警徐影一起用将张淑娟绑在床上,叫她半蹲不蹲的样子。

当时的情景很残忍,我看一眼,徐影就大声喊不让我看,并逼我把头蒙上。就听张淑娟不停的惨叫,她们就说受不了就写,张淑娟说不写。这样一直到天亮要出工干活了,她们才放了张淑娟

第二天晚上回来她们还是继续迫害,这回不绑了,而是叫张淑娟站着,扒光衣服,不让她洗漱。又过几天,她们看还没达到目地,就将张淑娟叫到一个小屋里打她,还不让人看见。干活时恶警把她弄到车间的边上,脸朝外,不让人看到张淑娟的模样,她也看不到任何人。

这样的迫害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她们让张淑娟蹲小号。2005年农历新年,张淑娟是在小号里关着,后来她从小号出来,7天后又被关入小号了。

张淑娟家里亲人来看她,监狱根本不让见,也根本不让她花钱。这些只是我看到了,她从来没跟我说甚么。直到2005年我出来时,她还在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5/118680.html

2003-04-23: 2003年3月6日,辽阳灯塔市人民法院秘密开庭,由杨振多充当所谓的审判长,郑雪萍,张景森任审判员。非法判决大法弟子,张淑娟有期徒刑10年.

铁岭 调兵山市(原铁法市)联系资料(区号: 410)

2017-07-13: 相关信息:电话区号024

一、直接责任人:
张凤来:调兵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手机13941098399,办电76992027,办电76982365.张凤来妻子张敏,高新技术公司
王雪平:调兵山市公安局教导员,手机13704903410,办电76865613
韩志强:调兵山市公安局小康所所长,手机13591624005,办电76842405
孙玉军:调兵山市公安局主管国保的副局长,手机13941014555
孔令军:调兵山市政法委书记、市委常委,手机13804100032 ,办电76888686
任道春:调兵山市政法委副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手机15898005755
李建伟:调兵山市检察院副检察长,主管此案,手机13941038077
韩 伟:调兵山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手机13504105512
调兵山市公安局地址:辽宁省铁岭市调兵山市中央大街40号 邮编:112700
调兵山市检察院地址:辽宁省铁岭市调兵山市迎宾路 邮编:112700

二、调兵山市法院(重点讲真相):
地址:辽宁省铁岭市调兵山市迎宾路3号 邮编:112700
院领导:
刘俊文:76909048
正;宏:76909022
汪 峰:76909029
刘志刚:76909029
李铁汉:76909029
张 芳:76909033
王 炜:76909027
刘宝昌:769090;2
刘德军:76909027
白玉学:76909029
李 丽:76909033
崔劲松
法官:
杨 鹏:76909036
聂 晶:76909041
郝艳彪:76909021
张 焱:76909060
贺玉梅:76909035
邓 辉:76909026
冯江南:76909065
李春海:76909030
朱立宏:76909011
张 涛:76909017
周文兵;76909013
王春玲:76909030
冯丽娜:76909034
李 燕:76909034
何 露:76909031
三、其它
(见附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