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宽城区 吉林省女子监狱(原黑嘴子女子监狱, 长春女子监狱) >> 张淑琴(张淑芹,丈夫王和江), 女, 4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招远市
有关恶人: 闫立丰(大队长),刘瑚(大队长),李颖(指导员),苏桂英(一小队管教),李(二小队管教),王蕾(三小队管教),叶炯(纪律干事),管月红(劳教犯),王红(劳教犯),冯国晶(劳教犯)等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十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1-22
家庭成员: 儿女: 张淑琴(张淑芹,丈夫王和江) 张淑春 张致奎(张志魁)
夫妻/父母: 王桂兰
女婿: 王和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5-15: 张淑琴,女,山东省人,被劫持在黑嘴子女子监狱八大队,被强迫转化期间,由两个刑事犯看管,关在一隔离屋里历时好几个月。突然有一天,她从隔离屋奔出,精神受到严重刺激,手腿时常不自觉发抖,语言迟缓,眼神呆滞,刚说完的话,就不知说了什么。总是头痛,样子十分可怜。后来恶警把她调到教育监区,她的病情仍没好转。由于身心受到过度迫害,经精神病医生诊断确诊为精神抑郁症。现正保外就医,被中共欺骗的家人还在千恩万谢。没有他们的迫害,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就这样把一个人给毁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5/178522.html

2006-12-29: 山东招远市大法弟子王秀香、曲洪香遭迫害经历
辛庄镇大法弟子王秀香遭迫害经历

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大法弟子王秀香,女,60岁,家住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

99年7.20,王秀香与几个功友一起到北京上访,辛庄镇恶徒将他们拉回,数日强行逼迫放弃修炼,对该村20多名到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强行洗脑,逼看污蔑大法的新闻恐吓、逼迫“转化”,一直持续20多天。

99年8月20日,辛庄公安分局恶警把王秀香等大法弟子骗至分局 ,非法关押三天后,勒索每人500元才放人。

99 年9月,恶警又把王秀香等大法弟子叫到大队问炼不炼法轮功,说炼的就拉走,说不炼的就回家,就这样,恶警把王秀香、李志玲(李志玲现在王村劳教所关押)拉到辛庄分局,非法关押45天,和张淑芹、张淑春关在一起。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不让吃热饭。当时王秀香的老伴正在住医院,王秀香家有几亩苹果园正在下苹果,家里的猪牛没人管。恶党政法委书记李淑敏逼迫王秀香等骂大法,王秀香被逼的几乎崩溃,违心的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恶警勒索5000 元钱才肯放人。5000元至今未还。

2000年初,王秀香再次到北京上访,被招远政府拉回在辛庄分局非法关押(那里关押了好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期间,王秀香被逼干挖厕所等脏活,恶警还把王秀香、杨洪菊、王淑贵、毛福连(现关押在济南监狱)、杨金荣(关押在济南监狱)戴着手铐站在汽车上,胸前挂上大牌子,两个警察押着一个,游大街,游大集,围绕辛庄镇转一圈。其他功友都被勒索5000元钱陆续回家。它们不放王秀香,她开始绝食抗议,恶人把王秀香绑在铁椅子上强行灌食。几日后,王秀香找了一个机会走脱了。2天后又被它们抓回关押了35天,索取家属5000元钱才得以回家。

2001年正月,辛庄分局开始办洗脑班,整天逼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拉到镇上,大队上,折腾了半天也不行。

5月30日晚8点多钟,恶警把村上5名大法弟子强行送到玲珑洗脑班进行迫害,长达一个多月,给王秀香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王秀香老伴被吓的浑身哆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9/145712.html

2006-09-09: 长春黑嘴子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张淑芹生命垂危
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监狱的大法弟子张淑芹,已被迫害的身患重病,生命垂危,请国内外的正义人士予以关注∶

张淑芹:女,45周岁,山东省招远市西汪家村人。94年得法后,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做个好人,与人为善,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99年7.20江鬼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张淑芹一家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张淑芹因坚修大法,7.20后被招远市长期非法关押,后流离失所到长春。于2001年正月被长春市公安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监狱。由于长期被残酷迫害,张淑芹已被洗脑转化。但邪恶仍继续迫害,现已得乳腺癌,生命垂危。张淑芹王和江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判刑5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潍北监狱遭受迫害,家中之剩下十几岁的女儿与外祖母相依为命。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9/137426.html

2006-06-01: 招远市张致奎向调查委员会陈述惨痛经历
我叫张致奎,男,50岁,户口所在地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大庄家村,长期居住吉林省长春市。下面把我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因修炼“真、善、忍”所遭受的一些迫害简略叙述如下,作为调查的证据,更愿意当面接受调查。

一.简述家里的情况

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我母亲1999年11月因去北京上访被招远市辛庄镇公安分局非法关押1个月。我父亲从1999年7月20日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为证实大法,四个孩子被抓的抓,关的关。父母亲承受着对儿女的担心,恶党、公安经常進家里骚扰。在巨大的压力下,我父亲于2004年 12月含冤离世。

我的大妹妹张淑芹,从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被公安非法关押(现在长春黑嘴子监狱被非法判刑十年,她的王和江,现在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判劳教3年,12岁的女儿也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被勒令退学。)

我二妹张淑春,自1999年7月20日──2000年10月,一直被中共政府、公安非法关押。后被逼流离失所。2003年,在公安抓她时,被逼从楼上跳下。摔断的肋骨插進心脏。腿和胳膊都被摔断。当场昏死过去。就是这样公安也不放过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129388.html

2006-05-13: 自从1999年7月20日,张淑春和母亲、哥哥、妹妹(都是大法弟子)这几年多次被抓捕关押及酷刑折磨,受到招远市公安局、招远罗峰路派出所、辛庄公安分局和洗脑班的迫害。姐姐(大法弟子)于2001年正月十五日被长春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判刑10年,至今关押在长春黑嘴子监狱,几年来受尽酷刑折磨;姐夫(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5年,至今关押在潍坊监狱。老父亲除因儿女遭迫害而受到精神打击外,自己也被抓进洗脑班迫害过,最终承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于2005年1月含冤离世。2004年,张淑春的公爹病重,婆婆和家人都希望他能和张淑春见上一面,结果老公公还是于2004年6月份含恨离开人世。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06.html

2005-12-16: 高智晟为法轮功三致中国当局公开信
......。
说话慢声细语的张致奎平静地叙述了他在长春市被迫害的经历:

“1999 年7月20日以后,我上访北京,因给北京人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抓后,交给长春驻京办事处的公安,他们把我的双手双脚都绑起来,用木棍把手和脚串起,挂在两桌之间荡来荡去,棍断了就跌在地上,对其他被抓的有的用皮带打,也有吊起来的,他们用白腊木棍打我的大腿,之后把我们送回长春的二道河子区公安分局.当时我们十几个人,进去后政保科长把我提起来,逼我把裤子脱下来,当时男女都在场,政保科长用皮带抽我的头,头发木,嗡嗡的响,什么也不知道了,他问我什么时候去的北京,叫什么名字,我被打晕了,感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了,他还继续打,然后用皮鞋先跺我的脚,再用皮鞋跟碾我的前面脚指头,他一边碾一边用眼看着我的表情,我痛的大汗淋漓,打完我之后又开始打其他大法弟子,把我送到铁北看守所后,管教向犯人示意,让犯人扒光我的衣服打我,一脚把我踢到厕所撞到墙上,我爬不起来,两盆冷水浇到我的身上,又用脚踢我,胳膊和腿都流血了,腿上有一个大口子,一个月之后把我放出来,什么手续都没有。

99 年11月底,我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访,最高法院的工作人员叫来警察将我抓捕并交给了山东招远的驻京办,他们路上把我的皮带抽下,让我提着裤子走,他们一边走一边打我,到了招远驻京办,又继续用皮带猛抽我,打了半晚上。到了第二天,把我送回招远,送到了招远市看守所,他们让犯人打我,后来犯人看我活都抢着干了,犯人被感化不打我了,后来专门派来了个哑巴犯人打我。有一天,警察让我把头伸出铁门上的小洞,警察用脚踩着我的头,打我的脸,其他监室的大法弟子喊不许打人,后把我和妹妹送到辛庄镇公安分局(在7月20日之后我全家人被抓),之后把我和我妹妹分别关在楼梯下面漆黑的小屋里,小屋里因矮直不起身,只是每天晚上才让上一次厕所,每次关上十天,然后再送到招远看守所关一个月,就这样来回轮回过六次,我们兄妹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2000 年国庆节,我去长春文化广场打条幅被抓,因国家新闻媒体全部说谎,都不帮我们说话,所以我们要这样做。警察梁处长和一些警察把我的上衣扒下,用我的衣服包住我的头,用手铐把我的手铐在后面,从楼上把我拖下,架到车上。大约走了两小时,我感觉车出市区很远,到了目的地,我被架到一个屋子里,我头上的衣服取下后,我感到阴森森的,屋里有一个老虎凳,我知道是在山里, 听到山风呜呜的。梁处长他们扒光我全身的衣服,把我按在老虎凳上,我的手反绑在后背的木棍的两端,在我胸部、大腿根部、和小腿前各横插了一根铁棍,铁棍的两端固定在老虎凳上,这样使我的身体紧紧的控制在老虎凳上不能动弹,双脚被扣上铁环固定住。这时梁处长拿出一把一尺来长的尖刀,在他自己的裤腿上正反擦了两下之后往桌子上一扔,恶狠狠地对我说:‘张致奎我今天就是叫你死在这,今天我在这把你整死,扒个坑把你埋掉,谁也不知道,谁也找不着.’ 说完梁处长出去了,至少三个公安开始给电棍充电,还有两个警察抓住我固定在后背棍子上的双手从后面经过头顶绕道前面,只听到我的骨头喀嚓喀嚓不停地响,骨头已断开,这样反复多次,令人窒息的疼痛使我痛不欲生。之后又用一只铁水桶扣到我头上,用罗纹钢棍猛砸水桶,猛烈的震动和刺耳的响声使我的头要炸开了。一长阵的痛楚之后,警察知道我们炼功人不喝酒,却用一瓶白酒从嘴里灌进我的肚里,又用烟猛吸一口后,用烟头烧我的整个后背,疼痛难忍使我昏迷过去。接着他们用凉水浇醒我,最后他们又点上蜡烛,用蜡烛烧我的后背,把我的肉烧焦后,再浇上蜡油,疼痛使我身体不停的颤抖跳动,我只听到老虎凳喀嚓喀嚓的被我摇响。由于我身上已没有一块好皮肤,警察就开始电击我的小便,把小便给击穿了,紧接着拿起铁棍把我的小便头给砸碎了,我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昏昏醒来。经过一夜的酷刑折磨,我的脸肿的比原来大了几倍,整个身体血肉模糊,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因身体疼痛地扭动使铁环把脚腕处的皮和肉磨烂了,露出了骨头和筋。但他们看我醒来,又把我拖到屋外,屋外零下十多度,在我光着的身上浇上凉水,把我扔在屋外,他们进屋半小时后,出来看我是否还活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亮了,我已经奄奄一息,被警察抬回到市局。市局里面有很多小屋,我看到每个小屋都有一个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大法弟子,很多都已昏死过去,都赤裸着下身,下身只搭着一件衣服。市局给招远打电话说:‘我们抓了一条你们想要的大鱼,恭喜你们。’最后把我送到铁北看守所,在铁北看守所继续折磨我,我开始绝食五天了,他们才停止。在看守所住了四十天,又把我送到朝阳区劳教所五大队,我继续绝食,有十几个大法弟子与我一起绝食,这一个五大队里就关押着500 名大法弟子,大队长见我们绝食,领着劳教犯来大打出手,那种打人的场面让人恐怖。最后把我们绝食的大法弟子带到一大队,一大队是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的,犯人许辉经常虐待大法弟子,有一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是一名处级干部,由于不穿囚衣被打的奄奄一息,还不罢手。由于我伤势严重,他们当时没有动我,当我身体稍微恢复一点,又开始折磨我,每天早晨3时起床,必须静悄悄的拿着衣服到走廊站着,每个大法弟子都有犯人承包,大法弟子之间不能讲话,如讲话就像发生了天大的事一样,被打翻在地,开始坐板,一上午都得仰着头,身子不许动,许辉和手下几个犯人每天吃早饭后,就换上硬底鞋,就开始打我们,大法弟子一动,他们就下来往死里打。我萌生过死亡的念头,长期承受着无法形容的痛苦,下午是这样,晚上是这样!深夜还是这样。当大法弟子睡着了,出一点声,就又要招来一顿毒打,整的大法弟子不敢睡,我晚上咳嗽不止,他们就整晚上的打我,根本不让咳嗽,晚上不敢喝水,因为根本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有一个大法弟子隋福涛 20 几岁,在衣服里夹着师父的经文,被犯人用扳子在身上砍了五十多板,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大法弟子就被打死了。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去了厕所,回来后许辉把我打了个半死,用脚踹我的肾,把肾踹的挪位,我全身无法动弹了很多天。我的大妹张淑琴被判刑10年,妹夫被判3年,9岁的小孩因父母修炼法轮功被“610”勒令学校开除。跟我往来的大法弟子中有八、九个大法弟子都被活活打死了,比如王守慧 刘博扬 刘海波 刘承军 徐树香王克飞于丽新邓世英,有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已记不起来啦!真是惨绝人伦呢!
......。
http://www.dajiyuan.com/gb/5/12/13/n1151842.htm

2005-11-24: 吉林省女子监狱酷刑“转化”改变不了人心
.....
八监区残忍地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床上绑“大字形”。有的人对“大字形”绑人的事遮着掩着不敢见光,结果大家还是都知道了。就拿八监区来说,共有法轮功学员十几名,被绑的至少有五、六名之多,有的被打、被精神折磨,强制“转化”。

张淑芹被封闭长达几个月,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严重摧残。她受尽凌辱打骂,一天突然冲出屋门,坐在走廊地上大哭,当时精神就不正常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4/115124.html

2004-11-22: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于2004年4月份成立所谓“攻坚办”来加剧迫害大法弟子,并叫嚣2005年6月份全部转化。它们所用的手段极其残酷:单独封闭隔离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不戴牌、不参加奴役劳动),封闭与外界联系的各种渠道。不允许和亲人见面;不允许去食堂就餐;不允许去晾衣场;不允许去管教室。单独关押在小号、活动室、空监舍,24小时由犯人看着,并被强迫洗脑。

正在遭受这种迫害的有:陈艳梅(被非法判刑8年)、班会娟(被非法判刑8年)、赵桂凤(被非法判刑8年)、刘亚谦(被非法判刑12年)、张淑琴(被非法判刑8年)、于翠华(被非法判刑12年)、张丽艳(刑期不详)、张贵芳(刑期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2/89779.html

2002-06-22: 在吉林省长春市南关法院被非法开庭的十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其中杨光、刘哲(女)15年,张春雨、王君成14年,王洪革、杨丰13年,张玉凤(女)、郑炜东、吕岩、白野、刘双12年,孙长德11年,张淑芹(女)10年。十三名大法弟子不服判决,联名上诉,但上诉书被无理驳回。十名男大法弟子于2002年5月28日被送往吉林省第二监狱(在吉林市区),在监期间,先强制洗脑两个月。在这两个月内,监狱不允许亲人接见,不让送衣物,也不让存钱,对外封锁消息。现在十名男大法弟子在监狱里处于什么情况,一无所知。三名女大法弟子尚无可靠消息。

另外,吉林省长春市在非法审判十三名大法弟子之前两天给律师界开会:不允许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如有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者,赶出律师界。开庭那天,每名律师都敷衍几句完事。这十三名大法弟子当庭为自己无罪辩护,当他们喊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时!”正义之声使邪恶之徒胆战心惊。恶警们气极败坏当庭殴打十三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们决不消极承受,也不配合邪恶,不断高喊口号,恶警们更加疯狂地殴打他们,大法弟子吕岩的右腿当场被打断。杨丰之妻(非修炼者)、杨光之妻(大法弟子)质问恶警们为什么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时,被恶警们拉出去殴打了一顿并被非法拘留。

2002-05-15: 警察加电棍── 南关区法院法庭上乱作一团,就象摔跤场
3月6日南关区法院开庭,8点30分开始,大法弟子7点左右被带到南关法院,南关法院早5点上班,8点左右法院外面一百多辆警车,院内不算,还有武警部队,院内就有一百多警察,楼上楼下更是挤得满满的。

庭上除了警察就是便衣,手里拿着电棍,旁听席上不到10个家属,整个南关区法院如临大敌,开庭的时候,法庭不让大法弟子申辩,一说话就拉出去打,电棍电。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之徒,法庭就象摔跤场,3、4个警察围攻一个大法弟子,法庭乱作一团,椅子腿朝上,恶警手里的电棍直冒火。

吕岩被打得腿不能走路,刘哲等女大法弟子几个人都被电棍电,张淑芹在庭上就被卡住脖子上不来气。审判长让刘哲自己辩护,刘哲刚开口就说:“首先要为师父辩护”,一句完整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警察拉了出去。大多数大法弟子因辩护被多次带出法庭,激烈的时候,法庭中途休庭,大法弟子几乎每个人被带到一个屋,屋内发生什么可想而知。中途还有家属被无故带出法庭的,被拘留的。法警互相交谈的时候说管政法委的书记来了,当庭宣读的大法弟子的“证词”,有的是公安自己写好的,几个人把着被打得不能动的大法弟子的手签的字,多数大法弟子的证词是以这样签字的,上面的语词是一个模子套下来的,和当初大法弟子说的话面目皆非。

2002-01-05: 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现非法关押着20余名女大法弟子,其中11人已被非法批捕,她们是:赵桂凤、项小敏、张玉凤、马也驰、刘亚千、刘哲、张淑琴、苏立凤、宋丽、粱翠英、李志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5/22578.html

2001-11-15:山东大法弟子,张淑芹,女41岁。于2001年2月7日(正月十五)在长春,与其他五人一起被长春市市公安局一处恶警非法绑架,并非法关押在铁北看守所。在非法审问过程中,恶警对张淑芹施以酷刑,张淑芹屁股上被打出两个拳头大小的黑紫色硬块,白天不能坐着,夜晚不能仰卧睡觉,一个月后还未完全恢复。对张淑芹施刑的邪恶之徒是山东省招远市恶警丁关山。张淑芹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双阳区第三看守所。

2001-01-23: 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残害大法弟子恶人录
被抓学员被逼交高额押金
被逼交高额押金的有:王教芹:5000元,刘尧华10400元,杨佐娟7000元,王相兰7500元,张淑春,5000元,王芝杰5000元,张淑芹1000元,东良村的三名功友被逼交2000元,王洪云两次7000元,另有部分学员被罚数百元,理由就是炼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7115.html

长春 宽城区 吉林省女子监狱(原黑嘴子女子监狱, 长春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

2019-10-23: 责任单位及恶人:
吉林市昌邑区新地号派出所所长:于苏林:13304400667 18043201663
新地号派出所副所长:郝萌: 13704427750
新地号派出所电话:0432---62580009 0432----62409514
民警:赵子涵:18343220777
刘晗旭:18643214545
赵尉: 13689799711
于勇:13704411881
高纯怡: 13596348795
丁孝全:13504763477
刘洋:13689884053
王长利:13804407751
徐鹏:15043233110
张宝田:18043201672 18043201663
张全:13943233600 18043201662
王国军:13804412219 18043201669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 地址:吉林市解放大路东段 邮编:132041 昌邑分局局 长:李永利:136044655552485537
昌邑分局副局长:高义13304414391 国保大队 都兴泽:13704428038 0432- 2485537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警察:王天奇 警号S110003 吕泽民 警号S110112 曲作民 警号S110111

吉林市昌邑国保大队 大队长:邢红波 13804409797 : 教导员:张龙江 13039250775

吉林市看守所所长:朱宝林13804417779
吉林市看守所检查室:0432-64819043 0432-64819044

吉林市昌邑区检察院
检察长郭志强13704322277办0432-62521001
副检察长孙光耀13944677082办0432-62521002
副检察长关义13843231666办0432-62521003
副检察长王志国13904411007办0432-62521005
副检察长王超
15904320015办0432-62521006
纪检员王玉春15044680077办0432-6252100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