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香坊区(香房区) >> 王玉荣(王玉容), 女, 59

个人情况: 哈尔滨市轴承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哈尔滨市香坊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20
交叉列在: 浙江 > 萧山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1-26: 跨省骚扰无辜公民 杭州警察称“公款消费”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五点多,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玉荣的丈夫下班回家,看到单元门敞开着,楼上楼下、楼前楼后都有便衣警察,共计五个警察,他们让他开门说要找王玉荣王玉荣的丈夫说:我还找她呢!(你们把人给逼的不能回家)。这五人是杭州萧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欧文生等。

问欧文生找王玉荣干啥,案子不是完事了吗,咋还没完没了呢?欧说什么检察院有些事没完之类的话,奇怪的是,行政拘留怎么牵扯到检察院了呢?当问到:你们这么远来抓好人也太过份了?欧说反正公款消费,就当旅游了。

请问欧文生们:难道为了“旅游”就找这样坑人害人的理由吗?“人民警察”就这样拿老百姓的身家性命、拿老百姓的纳税钱开玩笑吗?!

王玉荣女士,五十九岁,哈尔滨轴承厂的退休工人,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是个地地道道的“病包子”:冠心病、脑动脉硬化、气管炎、风湿关节炎、脑供血不足、神经官能症等二十多种疾病,整天药不离身,一脸的愁苦相。一九九三年她又检查出罹患胃癌。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神奇的是,修炼后她的病很快全都好了,她象换了个人似的,性格也开朗,乐于助人。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迫害。面对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污蔑造谣,良知使王玉荣无法保持沉默,她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结果被绑架,遭受了非人折磨。从此,她多次被关进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曾被迫流离失所。尽管如此,她始终用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为他人着想,做个真正的好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王玉荣到杭州探亲,因贴了“法轮大法好”的小粘贴,被杭州萧山区闻堰派出所绑架。遭傅晓飞等警察非法审讯,后被萧山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粘贴“法轮大法好”只是对个人信仰的一种表达,对中共造谣媒体污蔑法轮功不实之词的澄清,是其合法信仰的一部份,没有构成对任何国家与个人人身和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言论自由也是受《宪法》保护的,与犯罪毫不关联。王玉荣家属聘请的律师也与他们多次“普法”,他们自知因此刑事追责荒谬,因此,一个月后即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无罪释放了王玉荣。释放当天,办案人萧山公安分局的警察邵费律对王玉荣说按行政拘留处理,你多呆了十五天,事情已经结束了。并出具了释放证明书。

可是,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和六月三日杭州萧山公安局勾结哈尔滨香坊公安局等两次到王玉荣家图谋绑架,未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6/跨省骚扰无辜公民-杭州警察称“公款消费”-377663.html

2018-06-14: 图谋绑架王玉荣 哈尔滨市香坊区警察半夜砸门撬锁

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凌晨一点左右,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警察砸门撬锁,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玉荣家中,又一次图谋绑架她未遂。王玉荣女士有家难回已经有半年。

砸门撬锁、拉电闸 半夜非法入民宅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晚五、六点,有两个三十多岁的人敲王玉荣家门,又敲隔壁邻居家门,说是派出所的。两家都不给开门,他们上下折腾好多次,把电闸也拉了。直到晚九点多才离开。

六月三日凌晨一点左右,王玉荣家人被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惊醒。砸一阵便听到撬锁声,锁被撬废了,无奈王玉荣的丈夫开了门。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人大约一米六十多,三十多岁,黑胖,手里拿螺丝刀和锤子,他心虚地说怕主人拿菜刀抡他;另一个大约一米八十多,穿白色衣服手里拿着杭州下的“逮捕证”;还有一个一米七十左右的。

问他们是哪里的?他们说是(哈市)香坊(公安)分局的。王玉荣丈夫要看他们的证件,他们只是把胸前挂的证件晃了一下就收起来了,什么也没看清楚。他们自说是按杭州萧山区检察院的“逮捕令”来抓王玉荣的。

三个人屋里屋外的找王玉荣,把家里的床铺都掀起来翻了,没找到。大半夜里他们又敲开楼下邻居的门去找。外面楼下还留有两人,共五个人(两个岁数大的,三个岁数小的)参与了此事,且没有一人敢报姓名的。

这五个人软硬兼施哄骗,威胁王玉荣丈夫,要其配合他们。她丈夫虽没修炼,但却知道法轮功给他家带来的好处。他一直给他们讲他妻子炼法轮功后要命的病都好了,他妻子对他父母及家人怎么好,对他和孩子怎么无微不至的照顾,讲这样的好人不应该被抓走。

两个岁数大的在楼下,一个五十多岁,一米七十上下,长了一身疥疮,一个劲儿的挤脓包,另一个圆脸,跟长疥的个头差不多。长疥的人威胁其丈夫说:“你这是包庇罪,比你媳妇还严重。”得断了你俩口的工资。她丈夫说:“她要是杀人放火我就交给你,她也没干啥错事。媳妇跟你过三十多年,你能交出去吗?!”又对着一个年轻的说:“要是你妈你能交出去吗?!”他们无言以对。

没抓到人,他们不甘心,楼上楼下,楼前楼后到处找。还虚张声势造影响,一会喊“抓着啦!”一会儿喊“让巡逻队抓去了!”还大吵大嚷地说跟巡逻队交涉,说功劳叫人家领去了!他们折腾到凌晨五点多钟才悻悻离去。

王玉荣丈夫用自己手机给俩年轻的便衣拍照,抓住他的手,两部手机被抢走两个多小时,把手机上的个人信息都抄走了,拍的照片被删除。其中一人说“这要发到网上,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还咋做人哪”。他们自己也知道夜半三更、撬门压锁私闯民宅是在干见不得人的缺德事。

据老邻居说六月二日,香坊区通天派出所的人去社区打听王玉荣住哪,并到其原住址香坊区果园小区查找。

杭州探亲 无辜陷冤狱

二零一七年六月王玉荣到杭州探亲,因贴了几张“法轮大法好”的小粘贴,被杭州萧山区闻堰派出绑架。遭傅晓飞等警察非法审讯,后被萧山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粘贴“法轮大法好”只是对个人信仰的一种表达,对中共造谣媒体污蔑法轮功不实之词的澄清,是其合法信仰的一部份,没有构成对任何国家与个人人身和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是受《宪法》保护的,与犯罪毫不关联。王玉荣家属聘请的律师也与他们多次“普法”,他们自知因此刑事追责荒谬,因此,一个月后即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无罪释放了王玉荣。释放当天,办案人萧山公安分局的警察邵费律对王玉荣说按行政拘留处理,你多呆了十五天,事情已经结束了。并出具了释放证明书。

骚扰不断致使好人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八年一月孩子给王玉荣夫妇订了二月十五日到杭州的机票,准备一家人一起过个年。一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多,自称是哈尔滨铁路公安姓郑的及另一警察到王玉荣家敲门,说王玉荣被杭州在网上通缉了,说要抓人。并让其丈夫与孩子商量怎么办?还劝其丈夫让王玉荣“自首”。孩子无奈只好退票。当天又有一帮自称是哈市公安局的敲门找王玉荣。当天没有“抓”到人,之后一周不断有冒充快递员送货和冒充功友,打其丈夫电话找王玉荣

一次次骚扰、绑架,给王玉荣本人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她丈夫一听见敲门声就紧张的心颤。过年全家团圆是中国百姓生活中最重要,也再合情合理不过的事了,可无辜的大法弟子王玉荣家过团圆年的权利却被无理剥夺。而今60岁的王玉荣却有家不能回,过着居无定所的漂泊生活。

试问杭州萧山区检察院依据什么无故下发逮捕令?试问哈市香坊分局、铁路分局的警察们,为什么心甘情愿受人指使、摆布,多次实施骚扰、绑架无辜之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4/图谋绑架王玉荣-哈尔滨市香坊区警察半夜砸门撬锁-369785.html

2017-07-21: 6月19日在杭州探亲被绑架的哈尔滨香坊区法轮功学员王玉荣已于2017年7月20日下午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1479.html

2017-06-27: 炼法轮功获健康 哈尔滨王玉荣在杭州被绑架

2017年6月19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王玉荣,在浙江省杭州市探望孩子期间,被杭州警察绑架,目前被关押在杭州萧山区看守所。

修炼法轮功之前,王玉荣身患多处疾病,曾是一名晚期胃癌的患者,同时还患有风湿病、关节炎、高血压、各类妇科病,冬天下不了床。

自从1994年得法后,王玉荣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病都消失了!一个昔日要死的病秧子,变得很健康,穿得少也不感觉冷。同时,王玉荣的性格也发生了大的转变,被周围的亲朋好友当成了知心姐姐。所在单位的同事也都知道王玉荣炼法轮功身体变好了,都叫她王姐。在工作中,王玉荣也是任劳任怨,分配任何工作都认真的做好。

王玉荣五十岁时,单位准备裁员,三个人中要辞退一个人,当时别人都找关系送礼,希望能保住这份工作时,王玉荣却从没到领导那为自己的利益说过一句话,只是按照炼功人的标准把工作踏踏实实完成。

之后,王玉荣的工种从管理员变成工人,她也没有任何的抱怨,仍然兢兢业业地干好交给的工作。

有一次在工厂拉车的时候,脚底打滑,后脑勺直接撞到了地上,当时就起了很大的包,持续昏迷了几天都不醒,当时的医生下了结论说要瘫痪。结果过了几天后,王玉荣不但清醒过来,恢复炼功后,更是很快地康复,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法轮功再一次在她的身上真实的显示了奇迹。

因为是在工作期间造成的伤害,一般人都会借此机会和所在单位商谈一大笔的医疗费用以及养病期间的补助等,当王玉荣严格地按照法轮功对修炼人高标准的心性要求,没有向单位要一分钱补助,并直接回到工厂继续上班,身体什么事也没有。

王玉荣生活、工作中点点滴滴的表现,也感化了周围的同事,都把王姐当作知心朋友。

2017年6月,王玉荣来到杭州,探望并想照顾一下最近工作压力极大的孩子。6月17号王玉荣在杭州萧山区粘贴了“法轮大法好”、以及“退党”不干胶时,被监控拍照。

6月19号白天王玉荣被警察跟踪、绑架、抄家。杭州萧山闻堰派出所非法拿走了笔记本电脑、iPhone、pad、收音机、U盘、以及纸质书籍等,里面有很多都是孩子的私人物品。

20日下午王玉荣被当地派出所转移到杭州萧山区看守所,警察要求家人21日送衣物、签字。

王玉荣的孩子非常震惊和痛苦,在派出所,他不肯签字,强烈要求警方释放自己的母亲,他反复的告诉警方,自己的妈妈曾经是癌症晚期的患者,是法轮功救了自己的母亲,妈妈有什么错?更担心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的妈妈的身体状况,强烈要求警方放人。但警方置之不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7/炼法轮功获健康-哈尔滨王玉荣在杭州被绑架-350282.html

2017-06-24: 哈尔滨王玉荣在杭州被绑架

黑龙江哈尔滨市香坊区法轮功学员王玉荣,去杭州看望儿子期间,为了让杭州百姓明白真相,于六月十九日,在杭州贴真相不干胶,被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闻堰派出所绑架,现在杭州市萧山区看守所,六月二十日转非法刑事拘留。

王玉荣,今年五十八岁,是黑龙江哈尔滨轴承厂的退休工人。修炼法轮功之前,王玉荣是个地地道道的“病包子”:冠心病、脑动脉硬化、气管炎、风湿关节炎、脑供血不足、神经官能症等二十多种疾病,整天药不离身,脸色蜡黄,眉头紧皱,一脸的愁苦相。

她到处寻医问药,西药不行换中药,一锅一锅的熬汤药喝。几年下来,病不但没好,药物的副作用使她身体越来越糟。经常感冒发烧,而且引发严重的气管炎,几乎致肺部感染。由于体质太差,她特别怕风寒,稍不注意就犯病。

一九九三年她又检查出罹患胃癌。病体的痛苦使她心情压抑,脾气极差,沾火就着。她的胃病一天天加重,医生说得做手术,需要一大笔费用;而且治疗脑供血不足的药,一瓶就是四百多元;风湿病还需要花钱做理疗,这一笔笔对她来说沉重而又难见希望的开支,使她对这个身体实在没有信心治下去了。

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神奇的是,修炼后她的病很快全都好了。人们再也看不到她“倒腾药”了,也听不见她说病了,她像换了个人似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冬天,厂房里比较冷,同事们都穿棉袄、棉鞋,她却只穿一件线衣外面套一件工作服,脚上穿着一双单皮鞋。修炼法轮功十多年,她都是这样过来的。同事们都羡慕她有这样好的身体。

无病一身轻的她,更是感受到生活的快乐与幸福,变的性格开朗,善良宽厚,乐于助人,整天笑呵呵的,身边的人都很喜欢她。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迫害。面对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污蔑造谣,良知使王玉荣无法保持沉默,她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结果被绑架,遭受了非人折磨。从此,她多次被关进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曾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轴承厂纪委书记张平、保卫处长王兆勋、科长胡玉彬、铁路分厂书记谭子魏等,先后两次将正在工作的王玉荣绑架到洗脑班(所谓的思想“转化”学校)进行残酷迫害。她遭受了电棍击打、拳打脚踢、长时间蹲在两床之间戴手铐抻等等酷刑折磨。在极度的高压迫害下,她差点被逼疯。

尽管如此,她始终用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为他人着想,做个真正的好人。

二零零六年七月,王玉荣在工作中不慎滑倒,摔成脑出血,头后部有8x8cm肿块。医院要求住院二十四小时监护治疗,被她拒绝了。后来单位主动出钱要为她做体检等,都被她谢绝了。炼法轮功十多年来,她由疾病缠身到无病一身轻,这段真实的体验,使她坚信法轮大法一定会使她身体康复,不能浪费单位有限的资金。

起初人们对她的做法并不理解,然而在事发的第二天,这种不解就转为惊叹,她头后部的肿块平复了,其它症状全部消失了。人们从这超常现象,都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确不一般,修炼法轮功真是让人受益匪浅啊。

值得一提的是,王玉荣摔伤后,单位为她做好了“打工伤”的准备,亲友都让她“打工伤”。“打工伤”不用上班,还能多开工资。可她想到集体的利益,领导受罚、单位扣分、职工的福利受影响,她谢绝了单位的好意,决定不“打工伤”。大家议论纷纷:如今这样的好人难找啊,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能做到这样不贪不占。因为当今的人都去不择手段追名逐利,谁会干这吃亏事?只有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才能做到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着想。

王玉荣的亲身经历,展现给人们的是大法的美好和法轮功学员的风采,一时间在工作单位传为佳话。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王玉荣住在儿子家时,为了让周围百姓明白大法真相,在她所及的地方贴真相不干胶,遭到萧山区公安分局闻堰派出所警察绑架,她儿子家也被非法搜查,王玉荣的电脑、手机、一千零六十元真相币等被抢走。至今,被非法关押在萧山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4/哈尔滨王玉荣在杭州被绑架-350127.html

2017-06-22: 黑龙江哈尔滨市大法弟子王玉荣在杭州被绑架

黑龙江哈尔滨市香坊区大法弟子王玉荣去杭州看望儿子期间,2017年6月19日在杭州贴真相不干胶时被杭州市萧山区闻堰派出所绑架,现在杭州市萧山区看守所。

王玉荣住在儿子家,她儿子家也被非法搜查,王玉荣的电脑、手机、真相电话等物品被抢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2/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0008.html#17621233243-1

2014-05-23:哈尔滨王玉荣两次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哈尔滨轴承厂五十五岁的退休职工王玉荣,坚持修炼法轮功说真话,三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进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两次被劫持在洗脑班迫害,一次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6/哈尔滨王玉荣两次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291928.html

2013-06-18: 哈尔滨退休职工王玉荣自述受迫害经历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说真话,我三次被恶警绑架、关進看守所、一次劳教、两次洗脑班迫害,一次被迫流离失所。十四年的漫长岁月,更多的迫害已无法记起,这里忆起的只是点点滴滴。

我叫王玉荣,是哈尔滨轴承厂的退休职工,今年五十四岁。一九九六年因病走入大法修炼。在修炼前,我是个地地道道的“病包子”、“药罐子”:胃癌、冠心病、脑动脉硬化、气管炎、风湿关节炎、脑供血不足、神经官能症等二十多种疾病,整天药不离身。西药不行换中药,整体倒腾药,脸色蜡黄,眉头紧皱,一脸的愁苦相。病体的痛苦使我心情压抑,脾气极差,整天在烦躁、痛苦中度日,厌世、轻生,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在求医无门的情况下,我有幸走進了法轮功。炼功后多年的顽疾,一粒药没吃都不治自好了。大法的超常使我折服!我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浩荡中,身体健康、生活快乐!

一九九九年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迫害。面对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无理迫害,良知使我无法保持沉默。一九九九年年底,我决定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了北京,在去信访办的路上被当地警察绑架。回哈尔滨以后,香坊分局王胜利、甲润来、刘玉林等把我送進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迫害。以哈尔滨轴承厂保卫处长衡巨超为首的潘洪彬等上下勾结,他们勒索了我家属大概三千元钱。本来就不富裕的工人家庭,经过这一次洗劫,使家里的生活雪上加霜,以至于孩子上不起学,靠朋友们凑钱资助。

二零零零年夏天,中共不法人员在哈尔滨博物馆搞了一个栽赃和诽谤法轮功的图画展览,煽动仇恨。我用留言的形式揭露他们的谎言骗局,正告他们不许欺骗、毒害世人!佛法不可以践踏!“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结果香坊分局王胜利、刘玉林、王殿滨等助纣为虐,将我送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迫害。在鸭子圈,我绝食反迫害,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我说真话没有罪,修炼法轮功没有罪”!。绝食十八天,他们给我灌食三、四次,灌的食物是玉米糊一样的东西,里面加了好多的盐,口渴难耐、加上浑身燥热,真是痛苦极了,简直要窒息一样!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再次進京证实大法,为师父喊冤。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我走上了天安门。被当地警察绑架后关進北京一所监狱。回到哈尔滨后,香坊分局王胜利、刘玉林、丁学红等将我绑架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一年二月绑架到万家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的史英白、卢振山、张波等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他们把十多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在一间十来米的房间里,吃、喝、拉、撒、睡、晾衣服、干奴工话都在这里進行。屋子里阴冷潮湿,又骚又臭,以至于我和同修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流脓、流水、流血,奇痒无比!一年四季吃的都是玉米面掺点白面做的硬发糕和看不著油腥的烂白菜、海带汤;七、八月份了还吃上年度大萝卜,又糠又烂一股猪食味,难以下咽。除干奴工活外,就是没完没了的洗脑摧残: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书籍;听污衊大法的广播。在这里,狱警可以任意打骂大法弟子。有一次,我跟同修传看师父的经文,被管教魏x芝狠狠的打嘴巴。恶警跳起来打,王敏也对我大打出手,而且气势汹汹边打边骂;还有一次因为甚么事,狱警田小云罚我蹲很长时间,蹲的腿站起不来。

二零零三年中共两会期间,由于同修被绑架电话牵连到我。在我不在家的情况下,通天派出所三、四个警察到我家非法抢劫,抢走几本大法书籍,随后他们要绑架我。我被迫流离失所,有工不能作,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三年八月的一天早晨,我刚刚上班,看见时任哈尔滨轴承厂铁路分厂党总支书记的谭梓巍出现在我面前,假装巡视工作的样子,我心里有点质疑:他怎么这么早下车间?过了一些时候,单位保安马祖森来叫我,说去办公室一趟,我知道一定是我炼功的事,没多想就跟他去了,走出厂房到院子里,看见站著十多个人,旁边停著一辆面包车。厂保卫处的胡玉滨走过来骗我说:王姐,咱们上车唠唠,我想唠就唠吧,我也不怕讲道理。我上了车,他们嘭一下把车门关上了。这时上来好几个我不认识的彪形大汉,还有香坊区“六、一零”一个姓李的也在其中。面包车直奔双城洗脑班开去。

双城洗脑班,这是个由全国各地比较邪恶的“六一零”洗脑班,他们称是国家级的。有北京的张立华、山东的张成功等十多人,其中有三、四个被转化后邪悟的。他们整天不间歇式的像打群架似的对我围攻轰炸:侮辱、谩骂、诋毁、欺骗、威胁、恐吓、踢、㧐、拳打脚踢,整夜不让睡觉等流氓手段迫害,对我身心的摧残达到了极致。洗脑班里当时非法关押了十多名大法弟子。

这次参与迫害的有哈尔滨轴承厂保卫处长王兆勋、科长胡玉滨、铁路分厂书记谭梓巍等。工段长王洪学为了讨好领导主动参与迫害。时任哈尔滨轴承厂纪委书记的是张平。在工厂工人开工资都很困难的情况下,他们居然支付四、五千元的费用雇用双城洗脑班迫害我,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这几位均在不久都遭到了报应。真是天理昭昭、疏而不漏。请看恶报事例:哈尔滨轴承厂“六一、零”头目、公安处书记兼处长王兆勋(男,34岁),纪检委书记张平(女,55岁),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在外出遊玩回来时,离哈约三公里的路上,他们乘坐的金杯面包车追尾钻到一辆大货车的尾部,遭遇车祸,王兆勋当即死亡,张平脑出血从此残疾在家不能上班;胡玉滨患严重糖尿病等几种疫病,脸色黑灰看上去很吓人,拖著病体勉强上班;谭梓巍不久就被调离到一个有名无实的公司当经理,二零一一年这个公司也干黄了;目前的他,心脏三处支架,身患多种疾病。据他身边的人讲,谭梓巍每天要吃好几种药才能维持著,低调上班;王洪学几年后死于肠癌,时年五十四岁;衡巨超,是王兆勋前任保卫处长,患严重脑血栓病休在家至今,时年四十多岁。恶报不爽!

二零零四年二月,我正在上班,分厂工会委员惠振滨把我叫出去说上边来人找我。我出去一看,三、四个彪形大汉站在那里,然后他们不容分说,上来两个人把我架起来拖到面包车里,送到了臭名昭著的黑龙江省五常洗脑班。这次参与的人有分厂公会主席侯承才、委员惠振滨,时任武装部长的田艳红等。分厂书记谭梓巍没有露面,但职工被绑架,他焉能脱离干系?

五常洗脑班的门窗都安装了钢筋、铁丝网,和监狱一样阴森恐怖。恶首付彦春把我单独关在房间里,上来就是一阵搧嘴巴;然后逼我蹲在两床之间,两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用穿著皮鞋的脚踢踹我的头、脸、腿、逮哪踹哪。踹倒了再让起来,再踢倒,再让起来,就这样反覆折磨直到踢累了为止。用电棍击打、灌白酒、逼杀活鱼、逼迫踩大法师父法像、骂大法师父;强迫大法弟子每天无数次写“四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逼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看诬蔑大法的书,变著法的洗脑,洗脑班里打骂声不绝于耳。在这里行恶的有荆棘、书记朱宪福、莫振山、李宏、莫振山的女儿、还有邪悟者周和珍、姜振海(夫妻)等。他们配合默契,付彦春唱黑脸,凶狠的非打即骂;朱宪福、荆棘、莫振山等唱红脸,“春风化雨”般的探底套话;周和珍夫妇则伪善的用他们邪悟的一套自欺欺人,拉人下水。我被劫持在这个黑窝里关了八十七天,出来的时候神智有些恍惚,走路打晃,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8/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6月19日发表)-275315.html

2004-03-10:哈尔滨市轴承厂610恶徒胡玉滨绑架大法弟子進洗脑班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轴承厂610主管胡玉滨伙同哈尔滨香坊区委610人员,于2004年初将本厂大法弟子赵明,王永滨,轴承成品九分厂描图员等多人绑架至五常洗脑班。又于2004年2月20日将正在工作的大法弟子王玉荣绑架至五常洗脑班,進行迫害。此洗脑班是黑龙江省在五常特设的,在此洗脑班恶人对大法弟子动用刑具,手段极其卑鄙邪恶。请了解五常洗脑班详情的大法弟子提供更多信息,给予上网曝光。

轴承厂610主管胡玉滨自99年7.20至今,紧跟江氏集团对该厂几百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导致多人劳教,并任意关押洗脑。被其迫害严重者在网上都曾有过报导,胡玉滨任意所为,不思悔改。请知道胡玉滨个人详细情况的大法弟子提供上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0/69570.html

2004-03-07:2004年2月20日,哈市公安局4名警察到香坊区轴承厂强行劫持了正在正常工作中的大法弟子王玉容,并用警车把王玉容劫持到五常洗脑班。据说这个洗脑班是在五常种子公司的楼上,下边是种子公司每天照常营业,最高一层是洗脑班。哈尔滨市“610”为了掩盖邪恶的罪行甚么名称标志都没有,望知情的大法弟子提供详细情况。据公安内部消息;哈市“610”在五常办的洗脑班是没有期限的,还要继续办。望见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共发正念,制止迫害,全面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2003/4/20: 在这个小单间里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考验,管教,队长、所长全来过都不能动摇我对大法坚定的心,经过25天的隔离后,我与王玉荣、孟庆兰等6名坚定者终于离开小单间被送到紧靠大宿舍的一个小屋,另加从二班送过来的张仁燕、王玉梅共8人。在小屋里我们仍没自由、吃饭解手都在里面,时值“五一”天气渐热空气很不好、有一天我做梦梦到这排平房拆了,果然没几天作隔离室、洗脑的那排平房拆了,在其它班的坚定者绝食近5天声援我们后,我们在小号里的人都被放了出来。

2003-09-08: 8月8日哈尔滨市610组织到哈尔滨轴承厂,在大法弟子王玉容上班的时间,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王玉容绑架至双城党校“洗脑班”,并由单位支付4500元费用。此次洗脑班从8月15日开始,至9月25日结束。

哈尔滨610组织从8月初就开始非法抓捕哈尔滨市及周边市县的大法弟子,现在非法关押在双城党校的大法弟子有15名。

2000-07-07: 黑龙江省哈尔滨狱中大法弟子近况(狱中部份弟子正在用生命开创前所未有的修炼环境,并用生命维护大法)

近期黑龙江省在博物馆举行了所谓"反对迷信,崇尚科学"的图片展览,其中对法轮大法進行了不实的宣传。此展览对社会免费参观,并设有留言薄。许多省内大法弟子因参观后留言,写下自己学炼大法后的亲身体会来向世人现身说明并证实大法好;有的弟子在展览馆内向常人发放介绍大法真相的材料而被无故非法扣押,拘留,罚款(3000--200元不等),并强迫写出保证。在此期间,多数大法弟子遭到无理打骂。目前,仍有部份弟子被非法关押,许多大法弟子以绝食来抗议政府的无理行为,至今有的弟子已经绝食达14天,被强行灌食浓盐水和玉米面粥。

目前,因为去北京天安门炼功,上访,参观图片展等被抓的弟子,他们的家人被公安人员强行索要路费,保证金,抵押金(部份街道办事处也藉机索要)等,多则1-2万元,少则5000-6000元,不给出具任何收据。甚至有的公安人员藉机发黑财,直接向大法弟子的家属勒索摄像机等物品,然后马上放人。还有一些弟子被非法超期关押,不给任何说法。还有的狱中弟子被强行抄家,当家人索要被抄书籍等物品时,也被无理非法关押。
3.王玉荣,女,中年,绝食已达13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7/2527.html

哈尔滨 香坊区(香房区)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12-29: 1、香坊大街派出所 地址:香坊区通站街42号香坊大街派出所 0451-55641117
18944512288宋凯军
15104605135 教导员宁国强 警号:019680
18945689000付伟
15104605137副所长吴宏伟 警号:019702
13351886877张楚 警号:019576
15804511110王岚峰警号:019802
18846090567李晓东
15645615305候广军 警号:019334
13936628707刘昌吉 警号:019564
15304643955赵影英
13386411633王波警号:019604
15663895677张太敬 警号:019474
15204601121朴会友
15104605150惠洪波 男警号:019795
13603640888韩东 警号:019346 18045099995
15546432000左胜 警号:019336
18945039955陈志勇 警号:019560
13796096468刘振刚
13830163848或13836163848刘丽艳
15804625189静静
代勇刚 13304803387

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1、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公安分局
局长 刘光宇
国保大队长 邓雪松13359510300
王殿斌15104690118
于淼
李维兴 13704801789
于亚英 13836109222
钱路平 13796678267
于喜春 13603645125
邹金彦 0451-88780197
李立军 13936666788
王国辉 13836186970
陈红英 13945177428
袁兆祥 13604885769
李印 13304815098
张凯 13304511154
邹军 13946128650
3、哈市道外区法院(南直路695号)邮编:150056 电话0451-87073077
院长:王葳(女)
副院长 马功辉 郑兰滨 尚曦明 秦晓滨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