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 毕建红,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烟台芝罘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1-10
家庭成员: 儿女: 毕建红
夫妻/父母: 王延琴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6-21:毕建红在山东女子监狱绝食反迫害 近况堪忧
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毕建红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遭福山区河滨路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并抄家,于十一月二、三日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

从绑架到现在已经是八个多月了,毕建红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六月十日家人电话联系女子监狱,得知毕建红又被送入警官医院,家人很是担忧。

十一日家人去女子监狱探望,狱方讲她血糖很低,以前一天灌食五次,现在是四次,把馒头搓碎了灌进去。毕建红不能自理,狱方安排两个人在照顾她。

家人强烈要求放人,一狱警说现在有规定患肝炎都不放,身体各项指标都到规定指标才放。

法轮功学员都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好人受迫害本就不应该,人都有善心在,需要两个人陪护的毕建红,有善心在的人怎么忍心继续关押。各项指标都达到监狱可以释放要求的人他们还能活吗?如果法轮功学员出现生命危险,所有在其中起作用的人,这个罪过哪个能承担的起?在这里也奉劝那些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请三思,人做事天在看,千万不要以身试天法,选择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才是最明智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1/毕建红在山东女子监狱绝食反迫害-近况堪忧-389031.html

2018-12-04: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在济南女子监狱受迫害补充
目前,山东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在济南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双腿不能站立,现被送往警察医院,请知情人士提供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4/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77187.html

2018-11-24: 毕建红在山东女子监狱绝食抗议 身体虚弱
山东省烟台市法轮功学员毕建红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遭福山区河滨路派出所绑架,于十一月二、三日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后,毕建红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十一月二十二日,毕建红的母亲去监狱看望时,几个狱警拿出一张身体状况表,说各项指标都不好,逼她签字。老人说不签,要见女儿,问问女儿怎么回事。几个狱警暴跳如雷,威胁到:不用问,与她没有关系,不签就是你放弃女儿,医院就不给治。不签就不让见人,也不让你走!无奈不识几个字的老人见女心切就签了字。这几个人按捺不住地高兴,毫不隐讳地说,叫你来就是签字的。

进了接见室,等了好长时间不出来,隔着玻璃看到女儿被拖出,还没拖到位,警察就对老人喊,你走吧,她过不去。老人见状心如刀绞,悲愤至极,这么短时间就迫害成这个样子了。老人喊着我要与女儿说话!毕建红被拖到位时,瘫坐在地无力站起,老人喊到把她拉起来,狱警把毕建红拽起按到凳子上。

请国际人权组织关注毕建红遭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4/毕建红在山东女子监狱绝食抗议-身体虚弱(图)-377593.html

2018-11-11: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补充
10月30日,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毕建红遭福山区河滨路派出所绑架,近日已被山东女子监狱所谓收监。毕建红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1/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6979.html

2018-11-10:山东省烟台市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劫持入狱
10月30日,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毕建红遭福山区河滨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近日已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收监区。毕建红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0/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6939.html

2018-11-04: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绑架补充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于2018年10月30日被邻居恶意举报,烟台市福山区河滨路派出所绑架了毕建红,并且非法抄家,现已知毕建红被非法关押在位于烟台市福山区东留公的烟台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4/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6700.html

2018-11-01: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绑架
10月30日上午,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在福山区租房处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具体情况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6513.html


2016-06-26: 失去人性 狱警逼母亲目睹女儿受酷刑

山东省烟台市法轮功学员王延琴,曾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狱中,狱警逼她目睹女儿毕建红遭酷刑的过程。

王延琴的女儿毕建红,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并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济南女子监狱遭受残酷的迫害,险些失去生命。

现年七十一岁的王延琴携女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以王延琴、毕建红母女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三囚洗脑班 遭酷刑折磨

我叫毕建红。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为了给迫害找借口,江泽民把“自杀”、“杀人”等诸多罪名都栽赃给法轮功,利用喉舌媒体颠倒黑白。一九九九年七月下旬,我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被送到烟台驻京办,晚上戴着手铐睡在冰冷的地上,两天后又被送到烟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一九九九年的冬天,我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押回当地后,在派出所,寒冬腊月被勒令扒下衣服,仅剩单薄的秋衣秋裤,让我站在外面挨冻,我被冻得的瑟瑟发抖,又被高压电棍电击,而且一直不让睡觉,几天后把我送到烟台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后来又取保候审一年。

演示图:电棍电击

二零零零年邪党两会期间,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招待所一个多月,后来又把我送到洗脑班,洗脑班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在洗脑班我被几个人轮番洗脑,立交桥派出所的孙亚东看我一直坚持信仰无罪时,竟发疯般狠抽我的脸,当时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头象裂开了一样痛苦,脸火辣辣的疼,立即就感觉脸颊被打肿了,直到回家脸上的手指印都还未消退。

看到越来越多的世人在江泽民编造的谎言中分不清善恶是非,我决定将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告诉民众。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我因为发放真相材料,第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到罚坐小凳,殴打、绑铐、不许睡觉等折磨,我不得不绝食抵制迫害,他们便对我进行野蛮灌食,将我五花大绑用很粗的绳子紧紧的捆在椅子上,然后几个人按着我的头,再用竹板撬开我的牙压在舌头上,用力捏住鼻子将食物倒进嗓子眼,每次灌食都要承受窒息般的痛苦,好几次差点被呛死,两颗牙也被撬的活动了,直到肺部被呛的咳血,十多天后我被迫害得脱了象,胸部憋的上不来气,喘气时都痛,无法躺下了,他们看我活不过来的样子,才将我打发回家。回家后我根本无法躺着睡觉,只能一宿一宿坐着咳嗽,咳出的粘液都是臭的,光吐痰用的卫生纸一晚上就得一大卷,有好几次突然胸闷上不来气,憋的脸都发紫,嘴唇发黑。而我所承受的这一切,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维护世人的知情权。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我因制作真相材料第三次被绑架到烟台大学对面小区旅馆的临时洗脑班惨遭迫害。在那里不仅成宿不让睡觉,还要承受他们的拳打脚踢、暴力逼供,我被直接绑在椅子上灌浓盐水,后来又将我双手反绑着吊在高高的暖气管子的横梁上,两脚几乎无法着地,那种长时间反绑双手吊着的痛苦无以言表。为了搜集所谓的证据,我被扇的眼冒金星,头被打的轰轰响,感觉左耳耳膜穿孔,当时就听不清了,后来一直流黄水,一点不敢碰,疼的重时带的整个头都痛,看着他们凶狠、残忍、一副致人死地的样子,我不解的问:为什么这么狠毒的对待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难道就不怕犯法吗?他们却轻松的说:“江泽民说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所以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朝死里整你……”

遭冤刑受酷刑 被迫害致濒临死亡

再后来我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半月,期间将已迫害致虚脱的我架上法庭,不通知我的家人,对我秘密庭审,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对我非法判刑十二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我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当晚就转入监狱专门设置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集训队。自此,我开始遭受济南女监对我进行的全面强制暴力“转化”,并在黑窝里的黑窝里承受了长达两年的种种非人折磨。

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狱警与其操控的犯人对我进行车轮式地灌输歪理邪说,因为我一直坚持信仰自由、信仰无罪,她们就用罚站、不让睡觉、殴打辱骂等恶劣手段进行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后来看我拒不接受她们的歪理邪说,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她们对我的迫害就开始步步升级。

二零零七年八月下旬的一天半夜,由乔瑞梅带领五、六个人上来不由分说、劈头盖脸把我打的双腿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在监狱医院做电疗时,又故意把做电疗的烤灯调至几乎碰到腿上,一会儿就看我的腿被烤起了一片水泡,她们还让我自己走,我当时根本无法行走,她们一松手,我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膝盖上烤的水泡也摔破了,直淌水,再扶起来,再松手,再重重的摔倒,重复的摔着烤起泡淌水的部位。后来就越来越恶化。

因为我坚信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制作、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澄清事实符合中国宪法,为了抗议监狱对我的种种迫害,我只能采用绝食的方式。那时正值冬天,济南的气温经常在零下十多度,她们却不让我穿棉衣,让我坐在阳台上开着窗户挨冻。那时我的身体已极度虚弱,狱警与其操控的犯人还要对我进行暴力摧残,我不但要承受绝食、灌食的痛苦,还要在寒冷中承受着她们的拳打脚踢和各种折磨,我常常被打得浑身疼痛,睡觉都不敢翻身,承受不住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于是她们用冰冷的水往我脸上泼,我浑身上下都是凉水,饥饿加上寒冷,我被冻的整天瑟瑟发抖,痛苦不堪。那时每天五点半她们都还没起床,就让值夜班的把我拖到阳台挨冻,直到晚上十二点,由于我没吃没喝,又不让我穿棉衣,整个一个冬天浑身冰冷,感觉冻僵了一般,生不如死,半夜十二点后躺在床上,浑身上下直发抖,还没暖和过来就又被拉起床挨冻,直到我被折磨的皮包骨头,心脏也不行了,心跳都很微弱,血压也很低,看我实在支撑不住了,把我拉到医院,等活过一口气就又开始迫害,不打我时,就让我整天站着,不让睡觉。由于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无法长时间站立,她们就用椅子把我四边挡着,还专门用椅子顶着膝盖,椅子上坐着人压着,就这样整天站着,当时我的小腿肚肿的比大腿还粗,上厕所都无法下蹲,有一次因为我拒绝穿囚衣,竟被他们在十多天里扒光衣裳仅着内裤……

看到这样的折磨都不能使我放弃对“真善忍”的正信时,这些监狱操控的打手们就更加疯狂,以邱秀欣为首一下子上来十几个人对我劈头盖脸的毒打,把我打倒在地,朱惠芬用脚踢我的嘴,踩我的头;谢建春脱下她的鞋,用鞋底抽我的脸;宋其爱用脚踹我的心脏,段红利则气急败坏的用手掐我的脖子,不知是谁还在拼命掐我的大腿……我被折磨的好几次差点上不来气,感觉快要窒息了,双腿被她们连掐带踹的全是乌青一片,疼痛难忍,后来乌青处发黑,走路一瘸一拐的,头发被她们大把大把揪的满身满地都是,惨不忍睹。而且他们还哈哈大笑着说:老江(指江泽民)都发话了:打死算自杀,我们怕什么,我们越打你,我们越可以减刑早回家……

一顿毒打过后,还不让我睡觉,四人一组,两个人上半夜,两个人下半夜轮流倒班。在我一打盹时,就用风油精给我满脸抹,抹的我眼睛火辣辣的疼。何福香还从厕所拿来一桶污水放在我跟前,说再打盹就把我的头按到污水里。

本已虚弱的我,就这样不吃不喝不睡地持续了四天四夜,她们看我熬的快支持不住了,第五天下午要送我去警察医院,我拒绝。因为这之前已经去过三次,每次都人为地将我折磨到生命垂危时拉到医院,当时还借此敲诈了我六千多元,见我不去,就强行把我在地上拖着,一直拖到车上,后背也磨破了,血水直淌,左眼也被打的乌青一片看不清东西。

在警察医院,她们仍然肆无忌惮的殴打我,那里的警察与监狱串通根本不管,从早上六点一起床就让我坐在小凳子上,稍一靠着床边就拳打脚踢。由于来时,后背磨得血肉模糊,天热一出汗,就发炎溃疡,流出的脓血水把衣服粘住了,刘新颖凶狠的把我的衣服使劲揭开,揭得我痛彻心骨,然后再用力拍我后背的溃疡面,使衣服再被脓血水沾住,衣服上沾了厚厚的脓血,干了后硬硬的,稍微一碰就钻心地疼。有的时候她俩还用脚使劲踢,边踢边恶狠狠的说:“我就是要让你痛苦,让你活受罪,叫你死不了,活不成,生不如死……”她俩边打边骂,骂出的话不堪入耳。反复的揭衣服,再使劲沾上,溃疡面那部份衣服被沾上了厚厚的脓血痂,她俩还一个多星期不让我洗漱,再加上天热出汗和溃疡面腐烂,使衣服整天贴在身上,当我要换洗衣服时,她们立即抢去我沾满脓血的衣服,怕我拿回去当证据控告。她们有时打累了,就用脚使劲踩我的脚趾,后来我左脚中趾被刘新颖踩的出水溃疡,脚趾皮肤腐烂。刘新颖边踩腐烂的中趾边恶狠狠的说:“十趾连心,我就是要让你痛苦,我们有的是办法整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后来治疗时,听医生说我后背的伤口烂的肉都发绿了,打了很长时间吊瓶才好,中趾的伤半年多才恢复,现在还有伤疤。 当时由于我的左眼被王春燕打得又青又肿,睁眼时就觉的有东西在磨眼很疼,但只要我一闭眼,丁梅梅就用力掐我的眼皮,使我更加痛苦不堪,刘新颖还拼命揪我的耳朵,致使耳朵被揪肿。

在警察医院,每天晚上要熬到十一点多才让我睡觉,我刚睡着,她们就把我踹醒,还幸灾乐祸的说看我死没死。俩人经常是轮流着一打就是几个小时,有一天从六点起床一直打到九点多查房,主治医生看见我的脸被打的又红又肿,说人在这样一种精神紧张的情况下怎么能够吃饭?当时我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后来又把我送回女监,在警察医院我基本没做任何治疗,只是被她俩从早打到晚,当时还从我的帐上扣去一千多元,因为帐上只有一千多元。

每到冬天,我的日子就更加难过,绝食、灌食带给我的痛苦,加上寒冷的侵袭与暴虐的摧残,队长和犯人们还会以我不喝水为由,不给我提供热水,我只能用凉水洗漱,用凉水洗头,寒冬腊月已绝食四个多月的我,身体极度虚弱。后来脚也被冻伤了,肿的无法穿鞋,轮到监舍打扫厕所、洗漱间,还逼着我去打扫,好几次我差点晕倒在地上。

一冬天近四个月无法洗澡,队长徐玉美却阴阳怪气地跟我说:“你看队长多关心你,要亲自领你去水炉打水洗澡。”可当时我走路都不行,站都站不稳,更别说让我去提一大桶开水,徐玉美就说:“你可别说不让你洗澡……”因为被他们每天罚坐在一个墙角,她们便称那墙角叫“狗洞”,而且我每次被强迫灌食后,她们就说回你的“狗洞”去,看到队长的这些邪恶表现,我彻底明白了,那些犯人能够肆无忌惮的行凶,如果背后没有江泽民下达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以及监狱业绩考核与所谓转化率挂钩的株连政策,她们怎敢如此大胆灭绝人性的去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那个邪恶残暴的环境下,我每天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不一定哪一天在哪一脚下,或者哪一掌下就会被她们踢死、打死;这个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充斥着邪恶与残暴!若不是我亲身经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人会被调教的这般残忍、这般没有人性。

面对着一群豺狼虎豹,面对着惨无人道的迫害,那时一分一秒的流逝都充满了我的痛苦,“度日如年”,我已经没有语言可以形容那段岁月的煎熬。而这也仅仅是我在济南女子监狱近四年来所遭受的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狱警逼母亲目睹女儿遭酷刑

这场迫害还导致与我相依为命的母亲王延琴被非法判刑三年,同我一起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逼我母亲去目睹我所遭受的暴虐,摧残、折磨一颗母亲的心。年迈的母亲一次次听着他们折磨我时发出的残忍的声音和我的呻吟声,听着毒打我时发出的砰砰声,看着原本健康的女儿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象个人体标本而又多少次不省人事 ……这一切都如一把把钢刀无时无刻不在剜着母亲的心,致使我母亲精神几度崩溃。

还有一次,在我内脏衰竭,已经无法继续灌食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监狱找来我妈妈,哄骗我妈妈喂我吃饭,而他们却在旁边录像,以此作为他们日后推卸责任的凭据。在那种长期的恐惧担忧下,母亲不仅被折磨的心碎了,而且血压也高了,眼也肿了,脚也肿了。

这场迫害还导致我年仅一岁的女儿,过早离开了我的呵护。

江泽民作为前中共党魁,草菅人命、残害善良民众,其罪行之大,罄竹难书。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绑架了所有的中国人,让人们为了升迁,为了奖金,为了减期,为了所有可以让你心动的一切……去选择残暴、去放弃良知,江泽民带给中国人的不只是生命的浩劫,更是人性中良知的浩劫,江泽民是中华民族的耻辱。因此我请求最高检察院将元凶江泽民依法提起公诉,并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依法惩处;同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清除江泽民对法轮功的一切歪曲、诽谤、造谣,还法轮功学员司法公正的同时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6/失去人性-狱警逼母亲目睹女儿受酷刑-330412.html

2016-05-19:  中共酷刑:披麻戴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9/中共酷刑-披麻戴孝-327955.html

2016-05-06:遭山东女子监狱迫害险失生命 毕建红控告江泽民

山东省烟台市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女士,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年来遭受绑架、非法关押、残暴洗脑等迫害,二零零七年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被枉法冤判十二年,此期间,残酷的迫害使她险些失去生命。

二零一五年六月,饱受摧残、迫害的毕建红女士与母亲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6/遭山东女子监狱迫害险失生命-毕建红控告江泽民-327390.html

2014-10-25: 山东女子监狱的罪恶

法轮功学员王国红被迫害了八天八夜,不让她睡觉、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晚上在阳台上,故意开着窗户冻她只要她一闭眼闽惠荣就往她脸上喷凉水,用衣架打她,天天挨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头被打的一个大包一个大包的,被强制转化后一个多月身上的伤还没恢复好,脚掌不敢落地(罚站罚的)。

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强制转化后又醒悟过来,薛言芹恼羞成怒唆使朱、邱、何等把她打的一条腿疼的拖着走,打的一只眼睛看不见,还不罢休又关了她禁闭。

法轮功学员智烨青被王晓然、张秀兰、贾慧按倒在地上用扫帚把打、用拖鞋底抽她的头和脸,打的她趴在地上不能动弹,逼其写三书,上床睡觉必须写申请:我申请睡共产党的床,上厕所申请:上共产党的厕所等。可见中共恶警、恶人毫无人性的疯狂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5/山东女子监狱的罪恶-299409.html

2012-10-15: 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已经生命垂危之际,还被陪护关到小黑屋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5/山东省警官总医院迫害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264062.html

2011-05-21: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宫昌兰已于四月二十七日顺利回到家中,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和同修正念加持。
河北保定蠡县法轮功学员朱丽华五月二十五日从石家庄劳教所出狱回家。
河北高碑店市法轮功学员胡振春被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近一年,于五月九日回到家中。
迁西新庄子乡米城庄村法轮功学员揣翠君五月十四日,结束了长达五年的非法刑期,从河北省女子监狱(河北鹿泉)出狱回家。
五月四日被绑架的胶州市女法轮功学员聂宏丽已于五月二十日上午九时已回家。
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孙玉珍已于五月十九日晚回家。
榆树法轮功学员赵大春、赵晶姊妹俩于五月十八日从中医院被释放回家。
大连法轮功学员石桂香已于四月底从劳教所出狱回家。
几天前,山东女子监狱已开车将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毕建红送回烟台家中,毕建红现在家中静养,请同修放心。
重庆市电力公司沙坪坝供电局退休工程师、法轮功学员王万兴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被沙坪坝派出所从居住地绑架四十八小时后,现已被释放,但其行踪可能有便衣监视跟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1/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1217.html

2011-03-30: 女儿被济南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母亲发举报信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到生命垂危,现在济南警官医院医疗科(电话82163021)抢救,情况危急。毕建红的母亲王延琴日前向山东省政府、山东省司法厅、山东省监狱管理局邮寄了举报信,揭露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毕建红的情况,并呼吁外界救救她的女儿。

王延琴在举报信中指出,毕建红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监狱通知家人,毕建红生命垂危,被送进警官医院。

王延琴透露,毕建红目前不能进食水,全身器官衰竭,人都脱了相,没有一丝气力。她作为母亲实在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王延琴最后在举报信中说:“我每天都在以泪洗面,想到她在监狱里每一分钟都有可能失去生命,我真的再也无法忍受。我希望善良的人能够帮助我们,我知道人世间善恶一定会有报应,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人不是已经出现很多恶报了吗?”“我不能失去我的女儿,我的外孙女也不能失去她的妈妈,望善良的人救救我的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0/女儿被济南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母亲发举报信-238294.html

2011-03-28: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迫害 情况危急

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遭受邪党迫害的情况,在明慧网已报道。现毕建红在济南警官医院医疗科(电话:82163021),情况比较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8/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8159.html

2011-03-22: 济南女子监狱注射不明药物 毕建红生命垂危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劫持回济南女子监狱,被注射不明药物,浑身难受,整个人已脱相,不能行走。三月十七日,监狱突然电话叫来家属,此时,毕建红已全身器官衰竭,生命垂危。狱方仍推托不予放人。

毕建红,山东烟台人,曾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烟台“六一零”绑架后,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济南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毕建红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济南女子监狱怕承担责任,将其送回家。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晚,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恢复了健康的毕建红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遭芝罘区二马路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上午,济南女子监狱恶警驱车赶到烟台二马路派出所,将毕建红非法劫持回济南女子监狱迫害。

再次被关济南女子监狱,毕建红一直绝食反迫害。不知医院给她打的什么针,打上后,她浑身难受,不能行走。一月二十六日,家人去看望毕建红时,见到她整个人已脱相。家人非常担心毕建红生命安全,质问恶警:人都这样了还不放人?!狱方说已与烟台“六一零”联系过,烟台“六一零”坚决不同意收,并说就让她在医院呆着,给她打针。家人回来后,多次找烟台“六一零”要人,而 “六一零”推说他们说了不算,不予理睬。

二月初,家人又给监狱电话,要求前去看望毕建红,被监狱拒绝,并说毕建红二月一日开始进食,现在很好不用来,来了也不让见。

三月十七日,监狱突然给家属来电话,说毕建红二月十五日又开始绝食,现身体很不好,叫家人去劝其吃饭,现在警官医院。家人连夜赶去监狱,在济南警官医院见到了毕建红。她已全身器官衰竭,生命垂危。

家人见状极度悲伤,号啕大哭,要求放人。而医院却准备了鸡蛋汤之类的东西摆在毕建红面前,叫其喂食(其实她已经不能进食水了),然后前后左右拍录像。并告诉家人,我们已“尽心尽力”了,尽了“人道主义”了等等,放人医院说了不算,中午到点下班了走吧,将家人赶了出来。

很显然,这次叫家人前去,是为了将来推脱责任。

二零零六年毕建红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毕建红被烟台“六一零”绑架后,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济南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恶人长期酷刑折磨,包括被恶徒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冬天逼站到阳台上,敞着窗户罚站挨冻。

毕建红绝食抗议迫害,恶徒们就对她野蛮灌盐水,强迫她“转化”,她声明“转化”作废后,恶人们就又开始打她、折磨她,打得她眼睛看东西模糊,腿不能走路(明慧网曾报道过)。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毕建红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济南女子监狱为了推脱责任,将毕建红送回家。

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毕建红很快身体恢复了健康,并积极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中。而烟台六一零在得知毕建红身体恢复后,伙同济南女子监狱企图所谓的“收监”,对她继续迫害,毕建红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2/济南女子监狱注射不明药物-毕建红生命垂危-237917.html

2011-02-02: 毕建红被济南女子监狱迫害致不能行走

山东烟台“六一零”勾结济南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毕建红,使得毕建红整个人已脱相,出现生命危险。

毕建红,山东烟台人,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烟台六一零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济南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恶人长期酷刑折磨,包括被恶徒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冬天逼站到阳台上,敞着窗户罚站挨冻。毕建红绝食抗议迫害,恶徒们就对她野蛮灌盐水,强迫她转化,她声明“转化”作废后,恶人们就又开始打她、折磨她,打得她眼睛看东西模糊,腿不能走路(明慧网曾报道过)。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毕建红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济南女子监狱怕承担责任,将其送回家。

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毕建红很快身体恢复了健康,并积极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中。而烟台六一零在得知毕建红身体恢复后,伙同济南女子监狱企图所谓的“收监”,对她继续迫害,毕建红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晚,毕建红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遭芝罘区二马路派出所恶警绑架。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上午,济南女子监狱恶警驱车赶到烟台二马路派出所将毕建红非法劫持回济南女子监狱迫害。

毕建红在监狱一直绝食反迫害,家人前去看望毕建红整个人已脱相,在监狱医院继续遭迫害。不知医院给她打的什么针,打上后浑身特难受,现已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家人非常担心毕建红生命安全,质问人都这样了还不放人。狱方说已与烟台“六一零”联系过,烟台“六一零”坚决不同意收,并说就让她在医院呆着给她打针。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电话:
区号:0531
监狱长88928001
政委隗建华88928006
副监狱长李书英88928004
副监狱长徐华88928005
副监狱长谢文广88928002
副监狱长刘永治88928003
监狱长助理马某某88928028
山东省女子监狱医院
电话:0531-8928080
院长秦世梅
山东省女子监狱
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3号邮编250100
烟台市芝罘区610电话:
许仁伟(主任) 0535-6674120
高岫:13963821333 (此人直接参与迫害毕建红。以前曾多次给他讲过真相,就是执迷不悟)
其单位电话:0535-6618428、0535-621774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毕建红被济南女子监狱迫害致不能行走-235655.html

2011-01-05: 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毕剑红被二马路派出所绑架

2010年末或者2011年元月初,山东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毕剑红被烟台二马路派出所绑架。

当时毕剑红正在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随后被绑架。据说现已被非法送至济南女子监狱。

毕剑红,女,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人,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回到家也就不到半年时间,再次被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5/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4556.html#1114221548-1

2011-01-03: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再度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毕建红,2006年10月15日被烟台610绑架后被非法判刑12年。在济南女子监狱因不放弃信仰,被恶警恶人长期酷刑折磨(明慧网曾报导过)。

2009年11月毕建红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济南女子监狱怕承担责任,将其送回家,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在毕建红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很快身体恢复健康并积极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

烟台610得知毕建红身体恢复后,伙同济南女子监狱企图收监继续迫害,毕建红被迫流离失所。2010年12月30日晚毕建红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遭芝罘区二马路派出所恶警绑架。12月31日上午被非法抄家,2011年1月1日上午济南女子监狱恶警驱车赶到烟台二马路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劫持回济南女子监狱继续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4460.html

2011-01-01: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芝罘区二马路派出所恶警绑架
十二月三十日晚,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构陷,遭芝罘区二马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被非法抄家,现毕建红被非法关押在二马路派出所,恶警拒绝家人见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4379.html

2009-11-26: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6/213305.html

2009-11-21: 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家属接到山东女子监狱“病危通知”
2009年11月12号明慧《揭露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迫害内幕》的文章中报导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几次被关禁闭,被打得不能走路,眼睛失明。毕建红绝食反迫害,被拉到监狱医院灌盐水后,其家人接到山东女子监狱关于毕建红的“病危通知”,听说人已经给接回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1/213003.html

2009-11-12: 揭露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迫害内幕

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的隔离室,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隔离室的门窗全部用黑布封住,恶徒们在里面用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转化”、逼写“四书”。

集训队恶警薛闫勤命令犯人打手每天逼大法学员看“转化”材料,一天写一份思想汇报,写不出来就不准睡觉,上厕所必须打报告,逼骂大法,否则不让去;十几个打手每天轮流毒打大法学员,打晕后泼凉水清醒后接着打,打累了再换人,直到写“四书”为止。同时逼着“转化”的学员打不“转化”的学员,如果不动手,就说是假“转化”,再遭受迫害。

以下揭露在济南女子监狱集训队发生的部份迫害案例:
......
烟台大法学员毕建红及母亲同时在集训队遭受迫害,毕建红几次被关禁闭,被打得不能走路,眼睛失明,毕建红绝食反迫害,被拉到监狱医院灌盐水。毕建红现仍绝食在医院。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2/212490.html

2009-08-20: 曝光山东省女子监狱的迫害

山东省女子监狱自二零零四年二月为了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专门成立了“集训队”,在各牢房都加设了监控器,配备了专门的恶警及服刑人员值岗,利用那些助纣为虐的邪悟者,对大法弟子進行严酷迫害。

集训队是邪恶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那里比较封闭,连接着禁闭室和医院,而且还专门设立了所谓的“学习室”,就是专设一间小黑屋,门窗都用很厚的黑布遮盖,恶徒经常将大法弟子关在里面大打出手,利用各种流氓、邪恶的手段迫害。
......
毕建红,烟台人,其母亲王延琴和她一样受迫害,后被转到六监舍(老弱病残区)。恶徒们对毕建红一直拳打脚踢,不让睡觉,冬天逼站到阳台上,敞着窗户罚站挨冻。后毕建红绝食抗议,恶徒们就对她野蛮灌盐水,强迫她转化,她声明“转化”作废后,恶徒们就又开始打她、折磨她,打得她眼睛看东西模糊,腿不能走路,而且被关禁闭,毕建红绝食很长时间,一直在遭受迫害。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0/206833.html

2009-01-24: 山东省女子监狱凶残折磨大法弟子

山东省女子监狱自从99年7-20以来,一直在利用社会残渣和“犹大”使尽各种手段迫害被邪党非法判重刑的大法弟子,而且越来越狠毒。

这是艰难传出的消息。监狱长薛彦勤带领犹大邱秀欣、朱慧芬疯狂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逼写所谓“四书”,抓着头发撞打拒不接受的大法弟子,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鼻青脸肿。犹大贾惠、王晓然在迫使大法弟子张宝环“转化”时,大打出手,拿鞋底将张宝环牙齿打掉,更为恶毒的是硬是逼她咽下去,不许吐出来。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罪证数不胜数。

这个黑窝共有九个监区,最令人发指的是“入监队”,它是進入这里的大法弟子必经的关口。笔者仅知道还在这里遭受折磨的有大法弟子张宝环、张伟、邹爱霞、吴秀华、吕桂玲、王海青、毕建红(左腿已被打残)。仅2008年就有60多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这里残酷迫害,比往年都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4/194023.html

2007-05-27: 八位烟台大法弟子被非法审判

2006年10月15日,被绑架的烟台八位大法弟子,于2007年3月23日被烟台法院莱山分院非法审判,其中毕建红12年,刘仁玲9年,石宁、张守兰各8年,孙月华、陈广兰各6年,于建春、王延琴各4年。一个月后的4月23日已将他们送往山东济南监狱迫害。

据悉,非法开庭时,刘仁玲等被迫害的面黄肌瘦,陈广兰坐着轮椅,毕建红不能行走,被架着走上法庭的。就是这样,他们还是在向非法审判人员讲真相。
相关人员名单:审判长:姜华

审判员:俞继传
陪审员:张志伦
书记员:毕建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7/155723.html

2007-04-15: 三十多名烟台大法弟子仍在看守所被迫害
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李泽刚、陈启伟、孙月华、于建春、陈光兰、张世岳等三十多人,分别被非法关押在烟台、栖霞等地看守所迫害长达六个月,请有了解情况的同修提供更多详情,同时收集恶人、恶警电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5/152792.html

2007-04-06: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及母亲被非法判刑
山东省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及母亲4月初被非法判12年和4年,已向烟台市中级法院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6/152239.html

2007-03-28: 山东烟台邪恶欲对大法弟子王延琴等非法判刑
山东烟台市邪恶之徒分别于二月十日和三月二十日两次对大法弟子王延琴、刘仁玲、石宁、毕建红、张守兰、陈广兰、于建春、孙月华等非法开庭,企图将这些大法弟子非法判刑。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8/151702.html

2007-02-02: 烟台市莱山公安局大队长张少荣的恶行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山东省烟台市国保、公安、派出所恶警协同“六一零”及烟台邪悟者王桂红等,参与以烟台市莱山公安局原六一零主任、现莱山公安局大队长张少荣为首的绑架行动,仅十月十五日晚到十七日晨,在烟台各地有大约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孙中华,家住中国银行附近。恶警们破门而入,不出示任何依据,强行将其家人戴上头套劫持到当地派出所,事后发现抓错了人;莱山区法轮功学员罗云岩、李学宾夫妇在被绑架时,五岁的女儿也被一起绑架;开发区孙民、陈丽清夫妇不仅被绑架,家中贵重物品也被恶警抢走。

毕建红离婚后独自扶养八岁孩子和六十多岁母亲,在非法抓捕中与母亲一起被抓,家中只留下年幼孩子无人照顾。在洗脑班,大法弟子毕建红被悬空吊起,恶警及其打手用各种刑具专打下肢,造成其两腿淤紫,无法行走,几近残废。毕建红的母亲(姓名不详),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三年。毕建红至今仍被关押在福山看守所遭受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2/148118.html

2007-01-15: 一山东烟台老年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两年
据悉,被绑架的同修毕建红的母亲(具体姓名不详),一位60多岁的老同修被非法劳教3年。一位名字叫张世岳的男同修也在10月15日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5/146897.html

2007-01-03: 山东烟台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情况补充

烟台大法弟子毕建红和潍坊大法弟唐培武是十月十五日在烟台市开发区杨家台子大法弟子孙民家中安装完电脑后,在下午四点左右下楼时,被等候已久的恶人绑架的。恶警接着非法抄了毕建红的资料点,抄走了速印一体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打印机一台、大量的复印纸等。同时在资料点有一位女老年大法弟子也遭绑架。

恶警同时还非法抄了牟平区资料点,抢走三台速印一体机和大量的复印纸,查抄了三家已经安装了的接收新唐人电视台节目的卫星天线。大法弟子刘云玲与另一位女大法弟子被绑架。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烟台大法弟子于建春,恶警抢走二台大型复印机、打印机、大量的退党标语,总共损失十几万元的物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3/146097.html

2007-01-03: 山东省烟台地区610歹徒绑架法轮功学员部份情况曝光
恶警们使用各种酷刑折磨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仅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正信,还威逼他们说出其他在家学法炼功的学员,妄想進一步施行他们的罪恶行径,手段极其阴险残暴。大法弟子毕建红被悬空吊起,恶警及其打手们用各种警械器具专打下肢,造成毕建红两腿肿胀,淤紫,无法行走,几近残废。牟平区大法弟子王莹义被判劳教,现两腿已被迫害致面临截肢危险。有的大法弟子被反铐双手,手铐用缆绳拴着长时间吊起,腰不能伸直,直至呼吸困难,昏厥过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3/146045.html

2004-11-05: 烟台市芝罘区大法弟子毕建红,于2004年10月23日晚在烟台东郊发放真像材料时遭绑架,至今仍被关押在烟台芝罘区幸福十六村幸福法庭内(又名法轮功转化班),并且遭受非法的残酷折磨。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8-07-05: 十一监区参与迫害的人员及电话:
电话:0531-88928103、0531-85838310、0531-88928103、0531-88928203
队长13869187810
区长:李慧菊
副区长:徐玉美、孙萍(已调离)
教导员:褚国华、邓济霞(已调离其它监区)
民警:
尹力、于建华、陈楠、穆琼博、孙丽、刘瑞雪、苏越、姜美燕、栢璐、赵丽云、张楠、杨扬、杨苏、王一桐等

参与迫害的犯人:

纪律组长李颖(菏泽某县一副县长,贪污犯)
转化小组长:付桂英(背离大法的犹大,临沂市人)
学习组长:王波娜
恶人:张凤乔、强冰(莱阳市人)、汤伟伟、马洪云、廖显慧、逢春梅、刘阳、李侠、楚雪(青岛市人)、肖四娟(临沂市人、回民)、胡昌红、聂锦青、肖冬梅等人
监狱长赵来春0531-88928001
政委隗建华0531-88928006
副监狱长赵鸿燕0531-88928004(管迫害)
副监狱长徐华0531-88928005
副监狱长谢文广0531-88928002
副监狱长刘永治0531-88928003
办公室0531-88928009
办公室主任接金家(音)0531-88928000
纪委办0531-88928026
驻监狱检察室办0531-88928060负责人王选莉
狱政科:电话:0531-88928028、0531-88928029胡秀丽、付蓉、王淑英
教育科:
科长室0531-88928036
办公室0531-88928035
心理咨询室0531-88928037
教育分监区0531-88928101
政治处:
王尤春0531-87072805宅0531-82466123手机13953136326
唐应基0531-87072835宅0531-87072728、13953130531
宁冬云0531-87072815、13969009727
陈淑忠0531-87072905宅0531-87072751、1386910434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