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市 >> 姚佳秀(姚家秀), 女, 48

个人情况: 个体经营老板,原攀枝花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攀枝花市
有关恶人: 胡小川,曾小敏攀枝花市看守所管教干部;仁和公安分局610警察 :刘桂川,张洪泰,崔副利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1-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22: 四川省西昌市国保大队绑架两个孩子 逼问其母法轮功学员姚佳秀下落
姚佳秀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姚金宏,小儿子龚金均。

2019年8月8日,在西昌市打工的大儿子姚金宏被绑架了,非法关押在西昌市看守所。

2019年8月11日,西昌市国保大队又去四川成都,又把在成都上班的姚金宏的弟弟龚金均绑架回西昌,关押在西昌市看守所,逼问他们,他们的母亲姚佳秀的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2/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91781.html

2019-08-18:西昌市国保大队绑架姚佳秀的两个孩子 逼问其下落
2019年8月8日,在西昌市打工的姚金宏被绑架了,关押在西昌市看守所。

2019年8月11日,西昌市国保大队又去四川成都,又把在成都上班的姚金宏的弟弟绑架回西昌,关押在西昌市看守所,逼问他们,他们的母亲姚佳秀的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8/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91600.html

2015-08-27: 四川攀枝花市姚佳秀女士控告江泽民
今年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姚佳秀女士,原是四川攀枝花市个体私营企业经营者。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六年中,她本人遭非法判刑,被迫害多年;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丈夫四处奔波花钱救人,生意无心经营;母亲在她在监狱中受折磨时去世。现在姚女士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在控告书中,姚佳秀女士讲述了她修炼法轮功给她本人及家庭带来的变化。她说:“1995年10月以前,我身患九种疾病,长年病魔缠身,处于生死存亡线上,对人生前途感到渺茫。同时,我脾气暴躁、自私、心胸狭窄,对家人关心不够,经常和丈夫吵嘴打架,还闹离婚。

“自从我修炼法轮功以来,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身体健康了,疾病痊愈了,家庭和睦了,心胸变的开阔而又善良,我对任何人都用善心对待,亲朋好友邻居熟人等都惊奇我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都称赞我是一个好人,我的生活充实愉快。我经常帮助穷苦人家以及流落街头的人,还做了很多不愿叫人知晓的好人好事。是李洪志师父讲的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从此我认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1999年7月至2000年间,姚佳秀为讲清法轮功蒙冤真相,多次去北京、市政府信上访,屡遭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610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审讯、非法关押。以下是她陈述的一个在弯腰树看守所被迫害的片段:

2000年7月24日,我在看守所炼功,被狱警胡小川知道了。7月25日上午,胡小川上班时,叫关在9号室的所有炼功人(9人),惩罚做俯卧撑定式。我不做,狱警胡小川就用一米长,一寸宽的竹块毒打9名法轮功学员,竹块打在了我的头人,后来又往我的眼睛部位打来,打在我的眼睛上面的眉骨部位时竹块打断了,我的眼皮上面打了一道伤印,出了点血。当天下午3点,狱警胡小川就用两副手铐将我和另外两位炼功人(罗援朝、侯勤英)共三人,连铐在一起,又用两副各38斤共76斤重的脚链将三人脚连铐在一起,用两副手铐将三人的手连铐在一起,强迫三人拖着76斤重的脚链在攀枝花市看守所内的坝子转圈,在烈日暴晒下,绕场子长达3个多小时。罗援朝左脚螺丝骨被铁链磨破出血,我的右脚已被沉重的脚镣磨出了血,化了脓,15年过去了,伤印尚在。

2000年7月26日上午,狱警胡小川指使8个男犯人和1个叫孙平的女犯对我们野蛮灌食。据目睹的一名叫谢利的女犯人看到,罪犯孙平在灰面糊糊里加了大量的食盐用于灌3人。8个男犯人将我们按倒在地(三人仍然是用脚链和手铐连起的),狱警胡小川指使犯人孙平野蛮灌食,孙平用双腿跪压在我的腹部上,用手捏住我的鼻子,在原告快窒息的情况下野蛮灌食,含有大量盐的灰面糊,使我的腹内烧得疼痛难忍,差点晕过去。孙平等人用一螺丝刀撬开罗援朝的嘴,当即将她的下门牙撬掉两颗,血流如注。当时罗援朝脖子上、脸上、胸脯、地下都是血。犯人喊:牙齿都撬脱两颗了,不灌了吧!这样才住手。

2000年7月26日下午,将我和罗援朝、侯勤英三人连铐在一起的手铐解开后,为了不准我炼功,看守所副所长师洪波指使犯人,拿了一副38斤重的脚链戴在我的脚上,又将我的双手从我的右小腿下面用看守所的铁铐子铐上,这种铐法,不能站立,只能弯着腰走路,还得拖一副38斤重的脚链,不能吃饭,不能睡觉。

遭非法判刑三年,被关押在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

2001年6月7日,我因坚持不放弃信仰,被攀枝市仁和区法院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01年8月13日,我被送到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迫害。在7月下旬的一天,下午2点左右,我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穿罪犯服装,狱警吴菊仙指使七、八个犯人打我,强行用“苏秦背剑” 的酷刑铐在了铁门上,酷刑折磨使我疼痛难忍,最后呼吸都困难,过了2个小时左右后,一位姓何的警官赶来解除了对我强行用的“苏琴背剑”的酷刑。但何警官说今天不是她值班,是吴菊仙在值班,她没有权利给我解铐,只能把双手放在背后铐在铁门上。到了晚上,由于双手铐在铁门上无法吃饭,被饿了一晚上,还被整个一晚上铐在铁门上。大法弟子吕燕飞看到我被七、八个罪犯殴打,强迫我穿罪犯服,打后还强行用“苏秦背剑”的酷刑铐在铁门上,她为我抱不平去找警官,而被吴菊仙同样的酷刑折磨吊铐了一个通宵。

在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受酷刑折磨

2006年6月26日上午9点,攀枝花市东区法院对我和肖会再、廖晓徽非法开庭审判。我们三位法轮功学员当庭揭露攀枝花市610警察对我们刑讯逼供和伪造迫害我们的证据。

2006年6月下旬,攀枝花市东区人民法院非法判我九年、廖晓徽四年、肖会再三年半有期徒刑。我们都不服,提起上诉,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我因医院鉴定出现严重病态而判监外执行,十天后放回家。

2007年8月下旬左右,我丈夫在攀枝花市仁和区610 等部门的施压下,配合610将我强行送进了攀枝花市精神病院,进医院的当天,610部门来了几名警察,跟医院的领导施压,不经过他们的同意不准我出院。我被非法的关押在攀枝花市精神病医院里,被几人强行的捆绑起来,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头昏,全身无力,头都抬不起来。被非法的关押4个多月后才回家。

2008年7月17日,在攀枝花市政法委,攀枝花市仁和区政法委,攀枝花市610,攀枝花市仁和区610等部门的指示下,原仁和区前进镇派出所所长李俊林等人做伪证,将我绑架到攀枝花看守所,后又被绑架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后关押迫害。

我自从被绑架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六监区以后,几年以来,我遭受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严重摧残,多次被狱警以及狱警指使的犯人侮辱、谩骂、殴打、长时间的戴手铐、吊铐以及被电棒电击等迫害。

2008年7月19日左右,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六监区二分队原队长赵文娟,指使犯人孙晓红、王永珍等人,强行将我按在地上剪头发,脱下我的衣裤并把所有的衣裤收走,只穿胸罩和内裤,强迫我穿囚服。由于我认为自己没犯罪拒绝穿囚服。20多天后才还了我部分衣服。

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中,在六监区的原监区长岳红,副监区长文秀君,副监区长于爱萍,六监区一分队的队长朱晏等狱警的指示下,我的便服多次被收走,便服多次被刷囚服标记的油漆,我也被迫多次长时间的只穿胸罩和内裤。

2008年8月,我因炼功,狱警指使监控我的杀人犯田素香,她用针刺我的手脚,用拳头击打我的心脏部位,用盆子装着水从我的头上往下淋。见我继续炼,又拿竹棍把我的手打肿了。

2008年12月上旬我被狱警朱晏指挥犯人孙菊(杀人犯)、周燕(吸毒犯,已出狱)阿牛阿史等人强行脱下我的衣裤,刷囚服标记的油漆。其中犯人孙菊用手卡我的颈子,在我快要闭气时她才松开了。

2008年12月上旬,狱警朱晏指挥几个犯人强行的将我按在地上剪头发,头被按住全身动弹不得,杀人犯孙菊用两手卡住我的颈脖子,使我呼吸困难,疼痛难忍,差点闭气,之后头昏。但狱警朱晏不让我躺下休息,还用手铐把我铐了一下午。

2009年6月,我因修炼,盘腿立掌,狱警于爱平、双康英指使犯人周燕等人强行把我拖到狱警办公室,扯下我围在身上的床单(因我的外衣外裤被收走),狱警文秀君叫人拿来油漆,在我的胸罩、内裤上刷罪犯标记。文秀君又拿着数码相机强行给我拍照,并说要把我没穿衣服裤子的照片发到网上去。监区长岳红指使狱警朱晏把我用手铐铐上,又拖回监室在铁床上铐了一天。

2009年6月下旬左右,由于我要炼功,狱警朱晏用手铐将我双手反铐在背后,使我生活不能自理,吃饭靠别人喂,因睡的上铺,也不能上床睡觉。三天后才将手铐铐在胸前,一个月左右才解除手铐。

2009年6月28日,我因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朱晏指使吸毒犯周燕用脏毛巾捂我的嘴,周燕双手抓住戴着手铐的我的头用力往墙上撞,边撞边说要把我整死,我当时被撞昏了。

2010年5月17日与19日,因我盘腿立掌,狱警昝红用两副手铐把我铐在大厅门上站立十小时左右。后狱警朱晏又把我铐了六天。

2010年10月下旬,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朱晏,副监区长文秀君指使罪犯王萱,陈占花用脏帕子捂我的嘴,在捂嘴的过程中使劲的用手指甲掐我的嘴唇,将嘴唇掐伤了。

2010年10月10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因坚持要炼功,被罪犯王萱,陈占花阻止并被按在地上不能动,围观罪犯姚国洪用脚踢了我两下。

2010年10月2日,上午9点左右,我因为坚持炼功和高喊“法轮大法好”, 狱警朱晏指使罪犯王静强行收走我所有吃的东西,并用两副手铐将我双手吊铐在2.5米高左右的铁床上铺护栏上,直到12点左右才解除。

2010年11月24日下午4点半左右,我因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罪犯王萱,陈占花强行按在床上,罪犯陈占花抓紧我的双手,罪犯王萱的左手弯曲后压在我的腹部,又将她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被压住的腹部疼痛难忍,她的右手用臭帕子把我的嘴捂住,过程中多次移动帕子捂我的鼻子,多次使我差点窒息,我在快窒息的痛苦中感受到了死亡,时间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时,我用尽全力才从床上翻了起来,还没站起,又被按在地上,嘴巴又被捂住,又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过程中,罪犯王萱说是干部(指狱警)指使的。在2010年,成都女子监狱的值班室早就安装了监控设施,对阻止我炼功和高喊“法轮大法好”,是24小时重点监控,在我差点被整死时,值班的干部在干啥?当天值班的警官是魏红,副监区长文秀君,据说在我遭受痛苦折磨时,警官魏红去吃饭了,是副监区长文秀君在值班。

2011年9月左右,下午大约3点, 我因打坐炼功,就被教导员李玉容用电棒在我手臂上连续电了三次后,她指挥几个犯人将我拖到阳台上吊铐,暴晒太阳,两个小时左右才被放下来。她又向监狱汇报和申请,又将我吊铐了8天。

大概在2011年12月,在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的底楼,举办了强行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我因拒绝参加,被狱警教导员李玉容强行的戴上手铐,又指示几个犯人强行的将我抬到洗脑班,我因拒绝参加,姓张的副监狱长指示人将我铐在旁边,被强行的抬到洗脑班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晓宇,法轮功学员吕涛看到我和李晓宇被铐,去找狱警,她又被铐了起来。

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有16年了,我的家人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年幼的孩子被表姐照顾,亲人在承受着压力的同时还要照顾孩子,丈夫为了能让我早点回来,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四处奔波花钱找人,生意也无心去做荒废了多年,经济上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的父母更是望眼欲穿,他们经常以泪洗面,我的母亲在我还在监狱中受折磨时就去世了。

所有参与迫害我的人员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也面临正义的审判。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我目前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所有参与迫害我的人员中还有可能改过自新,愿将功赎罪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7/四川攀枝花市姚佳秀女士控告江泽民-314765.html

2015-08-27: 四川攀枝花市姚佳秀16年苦难遭遇
我曾身患九种疾病,长年病魔缠身,处于生死存亡线上,对人生前途感到渺茫,同时我脾气暴躁、自私、心胸狭窄,对家人关心不够,经常和丈夫吵嘴打架,还闹离婚。

修炼法轮功,成为邻居都称赞的好人

1995年10月自从修炼法轮功,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身体健康了,疾病痊愈了,家庭和睦了,心胸变的开阔而又善良,我对任何人都用善心对待,亲朋好友邻居熟人等都惊奇我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都称赞我是一个好人,我的生活充实愉快,经常帮助穷苦人家以及流落街头的人,还做了很多不愿叫人知晓的好人好事。是李洪志师父讲的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从此我认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1999年7月22日以来,国家宣传机构不实的报道了一系列关于法轮功的报道,明白法轮功真相的人都知道是栽赃陷害,造谣造假,谎言的诬陷能欺骗不明真相的人,但欺骗不了我,更动摇不了给我带来无限福祉的法轮功的正信。面对政府的无理镇压,我不理解,以为是政府不了解真实情况而弄错了。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说清楚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迫害初始,上访讲真相遭绑架

1999年10月15日,我为了讲清法轮功蒙冤真相,去北京中办信访办上访,被非法绑架遣回,受到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610非法治安拘留10天。

1999年11月8日,我再次去北京中办信访办上访,又被非法绑架遣回,受到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610非法治安拘留15天。

1999年12月23日,我和丈夫去市政府信访办上访,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610警察绑架,非法审讯后,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攀枝花市看守所。同时我的家也被抄,我丈夫因在自家的电脑上帮忙打印了一封去市政府上访的信,我家的电脑和打字机等被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国保支队610警察非法搜走,至今未退还。我被非法刑事拘留了一个月后才放回,我丈夫被非法关押13天放回。

2000年7月16日下午,我正在家中,被攀枝花市仁和区五十一派出所指导员苏承义和仁和公安分局崔副利等人,诱骗到五十一派出所后非法绑架。在仁和公安分局被警察刘贵川和国保大队610警察张宏泰等人非法审讯后关押在弯腰树看守所。

2000年7月17日下午左右,我家又再次被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610警察抄家,收走了师父新经文一本,《我的一点感想》一份。

被76斤重的脚链三人连铐

2000年7月24日,我在看守所炼功健身,被狱警胡小川知道了。7月25日上午,胡小川上班时,对关在9号室的所有炼功人(9人)进行惩罚,要求做俯卧撑定式。我不做,狱警胡小川就用一米长,一寸宽的竹块毒打9名法轮功学员,竹块打在了我的头上,后来又往我的眼睛部位打来,打在我的眼睛上面的眉骨部位时竹块打断了,我的眼皮上面打了一道伤印,出了点血。当天下午3点,狱警胡小川就用两副手铐将我和另外两位炼功人(罗援朝、侯勤英)共三人,连铐在一起,又用两副各38斤共76斤重的脚链将三人脚连铐在一起,用两副手铐将三人的手连铐在一起,强迫三人拖着76斤重的脚链在攀枝花市看守所内的坝子转圈,在烈日暴晒下,绕场子长达3个多小时。罗援朝左脚螺丝骨被铁链磨破出血,我的右脚已被沉重的脚镣磨出了血,化了脓,15年过去了,伤印尚在。攀枝花的7月,下午室外温度是相当高的,当时罗援朝被折磨得几乎都要休克了。吃晚饭时,不给我们解脚镣和手铐,三人连在一起,走路、上厕所、睡觉都不方便,我们绝食绝水抗议。25日晚餐和26日早餐未吃。

野蛮灌浓盐面糊,腹内灼烧难忍

2000年7月26日上午,狱警胡小川指使8个男犯人和1个叫孙平的女犯对我们野蛮灌食。据目睹的一名叫谢利的女犯人看到,罪犯孙平在灰面糊糊里加了大量的食盐用于灌3人。8个男犯人将我们按倒在地(三人仍然是用脚链和手铐连起的),狱警胡小川指使犯人孙平野蛮灌食,孙平用双腿跪压在我的腹部上,用手捏住我的鼻子,在原告快窒息的情况下野蛮灌食,含有大量盐的灰面糊,使我的腹内烧得疼痛难忍,差点晕过去。孙平等人用一螺丝刀撬开罗援朝的嘴,当即将她的下门牙撬掉两颗,血流如注。当时罗援朝脖子上、脸上、胸脯、地下都是血。犯人喊:牙齿都撬脱两颗了,不灌了吧!这样才住手。

2000年7月26日下午,将我和罗援朝、侯勤英三人连铐在一起的手铐解开后,为了不准我炼功,看守所副所长师洪波指使犯人,拿了一副38斤重的脚链戴在我的脚上,又将我的双手从我的右小腿下面用看守所的铁铐子铐上,这种铐法,不能站立,只能弯着腰走路,还得拖一副38斤重的脚链,不能吃饭,不能睡觉。

2001年6月7日,我因坚持不放弃信仰,被攀枝市仁和区法院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01年7月下旬的一天,在看守所值班室门口侧边,我因坚持向法院要回我的二审判决书准备继续上诉,就被值班警察曾小敏在我脸上左右开弓打了十多下。

在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遭受“苏秦背剑”酷刑

2001年8月13日,我被送到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迫害。在7月下旬的一天,下午2点左右,我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穿罪犯服装,狱警吴菊仙指使七、八个犯人打我,强行用“苏秦背剑”的酷刑铐在了铁门上,酷刑折磨使我疼痛难忍,最后呼吸都困难,过了2个小时左右后,一位姓何的警官赶来解除了对我强行用的“苏琴背剑”的酷刑。但何警官说今天不是她值班,是吴菊仙在值班,她没有权利给我解铐,只能把双手放在背后铐在铁门上。到了晚上,由于双手铐在铁门上无法吃饭,被饿了一晚上,还被整个一晚上铐在铁门上。法轮功学员吕燕飞为我抱不平去找警官,而被吴菊仙同样的酷刑折磨吊铐了一个通宵。

大概在2002年8月左右,在四川省简阳女子监狱七监区举办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时间持续了两个月左右。在洗脑班上,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包括60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在内,我们被强迫在夏季的烈日下长时间的走操和跑步,有的在跑的过程中晕倒了;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还用“苏秦背剑”的酷刑折磨;还有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用手铐双手吊铐;还有的不准睡觉等迫害。

2003年7月15日,我刚被释放,就被剥夺了人身自由。我丈夫来接我却接不到人,还必须由攀枝花市执法部门去人接。在离开监狱时,来接的人非法搜走了我丈夫和我身上的所有钱,在回家时才退还。我被仁和区武装部和五十一街办去人押回五十一派出所进行非法的审讯后,才让回家。

三年冤狱回家后仍被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我回家后,五十一派出所警察和街道居委会经常到我家骚扰。我家曾住在巴斯箐,由于拆迁搬去南山居住。自从在南山居住后,仁和前进乡派出所在市公安局610和仁和公安分局610的指示下,多次到我家骚扰,在2004年五月份左右,前进乡派出所在一天的时间去我家骚扰三次。他们的所为严重干扰了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使父母、孩子、丈夫担惊受怕。我为了不连累家人,被迫离家,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5年11月24日1点左右,攀枝花市公安局610国保大队的警察,在清香坪广场绑架了我和李代珍、肖会再、游元章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当时,游元章高喊“坏人抓好人了”,恶警立即将他按倒在地上,将他戴上手铐。我们4人被绑架到攀枝花市610国保大队。傍晚时分,被送到弯腰树看守所门口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遭到看守所内一个姓张的男警察用捂着铁锁的拳头猛击我的脸部,我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被攀枝花610吊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2006年元月5日,上午大概9点,攀枝花市国安局局长刘华云,攀枝花市610国保支队指导员孙支文,邱天明、段清,孙鲁宁,黄建军,邹勇军等610警察,将我从弯腰树看守所带出,用黑色头罩笼罩在我头上,将我绑架到610刑讯逼供的黑窝据点,盐边新县城的金谷酒家顶楼刑讯逼供。邹勇军和黄建军强行的给我戴上脚链后,我的右手腕用一副手铐吊铐在金谷酒家顶楼的窗子防盗栏上,左手腕用一寸宽的绿色厚布带绑起来,两手同时吊铐在防盗窗上,脚尖点地。黄建军将一寸宽的绿色厚布带卷成双条,抽打我的脸,一边打一边骂,又把大法师父的法像放在我的脚下,又流氓的插了一张在我的裤腰上,衣领口上也插了一张,诽谤和侮辱师父,从精神上来打击我。警察段清说:“今天把你整死都可以不负责任”(不是原话,大意)。在吊铐剧烈的疼痛中,不断的提升高度,最后脚尖离地,我的头痛晕了,呼吸困难,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状态下,到后来神智都不清了时,按照他们事先编造好构陷我的内容回答问题。后来,头昏沉中记得有警察拉着我的手签字按手印。两天后将我送回看守所,当我清醒过来后,我才明白了在我遭受刑讯逼供中,神智不清时,我违背了“真、善、忍”,做了错事,我无法饶恕自己,我在痛苦中用绝食抗议攀枝花市610警察对我的诬陷和刑讯逼供。2006年元月7日开始,到元月28日,共绝食22天,期间,多次被强行灌食,多次被铐在死刑犯的刑床上强行灌食和输液。

2006年6月26日上午9点,攀枝花市东区法院对我和肖会再、廖晓徽非法开庭审判。我们三位法轮功学员当庭揭露攀枝花市610警察对我们刑讯逼供和伪造迫害我们的证据。

2006年6月下旬,攀枝花市东区人民法院非法判我九年、廖晓徽四年、肖会再三年半有期徒刑。我们都不服,提起上诉,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我因医院鉴定出现严重病态而判监外执行,十天后放回家。

被劫持到攀枝花市精神病院关押迫害四个月

2007年8月下旬左右,我丈夫在攀枝花市仁和区610等部门的施压下,配合610将我强行送进了攀枝花市精神病院,进医院的当天,610部门来了几名警察,跟医院的领导施压,不经过他们的同意不准我出院。我被非法的关押在攀枝花市精神病医院里,被几人强行的捆绑起来,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头昏,全身无力,头都抬不起来。被非法的关押4个多月后才回家。

2008年7月17日,在攀枝花市政法委,攀枝花市仁和区政法委,攀枝花市610,攀枝花市仁和区610等部门的指示下,原仁和区前进镇派出所所长李俊林等人做伪证,将我绑架到攀枝花看守所,后又被绑架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后关押迫害。

我自从被绑架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六监区以后,几年以来,我遭受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严重摧残,多次被狱警以及狱警指使的犯人侮辱、谩骂、殴打、长时间的戴手铐、吊铐以及被电棒电击等迫害。

2008年7月19日左右,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六监区二分队原队长赵文娟,指使犯人孙晓红、王永珍等人,强行将我按在地上剪头发,脱下我的衣裤并把所有的衣裤收走,只穿胸罩和内裤,强迫我穿囚服。由于我认为自己没犯罪拒绝穿囚服。20多天后才还了我部分衣服。

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中,在六监区的原监区长岳红,副监区长文秀君,副监区长于爱萍,六监区一分队的队长朱晏等狱警的指示下,我的便服多次被收走,便服多次被刷囚服标记的油漆,我也被迫多次长时间的只穿胸罩和内裤。

2008年8月,我因炼功,狱警指使监控我的杀人犯田素香,她用针刺我的手脚,用拳头击打我的心脏部位,用盆子装着水从我的头上往下淋。见我继续炼,又拿竹棍把我的手打肿了。

2008年12月上旬我被狱警朱晏指挥犯人孙菊(杀人犯)、周燕(吸毒犯,已出狱)阿牛阿史等人强行脱下我的衣裤,刷囚服标记的油漆。其中犯人孙菊用手卡我的脖子,在我快要闭气时她才松开了。

2008年12月上旬,狱警朱晏指挥几个犯人强行的将我按在地上剪头发,头被按住全身动弹不得,杀人犯孙菊用两手卡住我的脖子,使我呼吸困难,疼痛难忍,差点闭气,之后头昏。但狱警朱晏不让我躺下休息,还用手铐把我铐了一下午。

2009年6月,我因修炼,盘腿立掌,狱警于爱平、双康英指使犯人周燕等人强行把我拖到狱警办公室,扯下我围在身上的床单(因我的外衣外裤被收走),狱警文秀君叫人拿来油漆,在我的胸罩、内裤上刷罪犯标记。文秀君又拿着数码相机强行给我拍照,并说要把我没穿衣服裤子的照片发到网上去。监区长岳红指使狱警朱晏把我用手铐铐上,又拖回监室在铁床上铐了一天。

2009年6月下旬左右,由于我要炼功,狱警朱晏用手铐将我双手反铐在背后,使我生活不能自理,吃饭靠别人喂,因睡的上铺,也不能上床睡觉。三天后才将手铐铐在胸前,一个月左右才解除手铐。

2009年6月28日,我因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朱晏指使吸毒犯周燕用脏毛巾捂我的嘴,周燕双手抓住戴着手铐的我的头用力往墙上撞,边撞边说要把我整死,我当时被撞昏了。

2010年5月17日与19日,因我盘腿立掌,狱警昝红用两副手铐把我铐在大厅门上站立十小时左右。后狱警朱晏又把我铐了六天。

2010年10月下旬,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朱晏,副监区长文秀君指使罪犯王萱,陈占花用脏帕子捂我的嘴,在捂嘴的过程中使劲的用手指甲掐我的嘴唇,将嘴唇掐伤了。

2010年10月10日下午四点左右,我因坚持要炼功,被罪犯王萱,陈占花阻止并被按在地上不能动,围观罪犯姚国洪用脚踢了我两下。

2010年10月2日,上午9点左右,我因为坚持炼功和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朱晏指使罪犯王静强行收走我所有吃的东西,并用两副手铐将我双手吊铐在2.5米高左右的铁床上铺护栏上,直到12点左右才解除。

2010年11月24日下午4点半左右,我因高喊“法轮大法好”,被罪犯王萱,陈占花强行按在床上,罪犯陈占花抓紧我的双手,罪犯王萱的左手弯曲后压在我的腹部,又将她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被压住的腹部疼痛难忍,她的右手用臭帕子把我的嘴捂住,过程中多次移动帕子捂我的鼻子,多次使我差点窒息,我在快窒息的痛苦中感受到了死亡,时间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时,我用尽全力才从床上翻了起来,还没站起,又被按在地上,嘴巴又被捂住,又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过程中,罪犯王萱说是干部(指狱警)指使的。在2010年,成都女子监狱的值班室早就安装了监控设施,对阻止我炼功和高喊“法轮大法好”,是24小时重点监控,在我差点被整死时,值班的干部在干啥?当天值班的警官是魏红,副监区长文秀君,据说在我遭受痛苦折磨时,警官魏红去吃饭了,是副监区长文秀君在值班。

2011年9月左右,下午大约3点,我因打坐炼功,就被教导员李玉容用电棒在我手臂上连续电了三次后,她指挥几个犯人将我拖到阳台上吊铐,暴晒太阳,两个小时左右才被放下来。她又向监狱汇报和申请,又将我吊铐了8天。

大概在2011年12月,在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的底楼,举办了强行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我因拒绝参加,被狱警教导员李玉容强行的戴上手铐,又指示几个犯人强行的将我抬到洗脑班,我因拒绝参加,姓张的副监狱长指示人将我铐在旁边,被强行的抬到洗脑班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晓宇,法轮功学员吕涛看到我和李晓宇被铐,去找狱警,她又被铐了起来。

我所遭受的迫害,不只是以上这些,因有些时间记不详,在此就暂不写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7/四川攀枝花市姚佳秀16年苦难遭遇-314714.html

2014-02-27: ◇四川省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姚佳秀,被非法关押监狱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7/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88096.html

2010-07-15: 姚佳秀在成都市女监遭摧残和侮辱
法轮功学员姚佳秀自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被绑架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后,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和侮辱,多次被狱警以及狱警指使的犯人侮辱和殴打。

姚佳秀刚被绑架到成都市龙泉驿女子监狱的六监区二分队时,狱警赵文娟指使犯人孙晓红、王永珍等人,强行将她按在地上剪头发,脱下她的衣裤并把所有的衣裤收走,强迫她穿囚服。

狱警朱晏、文秀君多次指使犯人孙菊(杀人犯)、周燕(吸毒犯,已出狱)阿牛、阿史等人强行脱下姚佳秀的衣裤在身上刷罪犯标记油漆。一次姚佳秀被强行按在地上剪头发,杀人犯孙菊两手卡住她的脖子,使姚佳秀呼吸困难,疼痛难忍差点闭气,之后头昏。但狱警朱晏不让她躺下休息,还用手铐把她铐了一下午,给她身心造成极大伤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因姚佳秀炼功,狱警指使监控她的杀人犯田素香用针刺她的手脚,击打心脏部位,用盆子装着水从头往下淋。见不服,又拿竹棍把她的手打肿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因姚佳秀盘腿立掌,狱警于爱平、双康英指使犯人周燕等人强行把她拖到狱警办公室,扯下她围在身上的床单,狱警文秀君叫人拿来油漆,在她胸罩、内裤上刷罪犯标记。文秀君拿着数码相机强行给姚佳秀拍照,并说要把姚佳秀不穿衣服裤子的照片发到网上去。狱警岳红指使把姚佳秀铐上,又拖回监室在铁床上铐了一天。

还有一次,狱警朱晏用手铐将姚佳秀双手反铐在背后,使她生活不能自理,吃饭靠别人喂,因睡的上铺,也不能上床睡觉。三天后将手铐在胸前,一个月左右才解手铐。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因姚佳秀喊法轮大法好,朱晏指使吸毒犯周燕用脏毛巾捂她的嘴,周燕双手抓住戴着手铐的姚佳秀的头用力往墙上撞,边撞边说要把她整死,姚佳秀被撞昏。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与十九日,因姚佳秀盘腿立掌,狱警昝红用两副手铐把她铐在大厅门上站立十小时。狱警朱晏又把姚佳秀铐了六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5/227027.html

2010-01-08:川西女子监狱位于成都市龙泉驿洪安镇,监狱恶警至今还在幕后操控、指使死缓犯人打手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在监狱一幢六层楼内,每层每间屋内分别关押一个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让两个犯人严管着。每天不给大法弟子吃饱饭,上厕所受限制,不准炼功、不准和别人来往、说话,不准出屋半步。早上六点半至晚上十二点钟长时间坐小凳面壁强行洗脑。

恶警们幕后操控指使死缓犯人打手将大法弟子拖入厕所内恐吓、暴打。对拒绝穿囚服的大法弟子,打手们采取最下流的手段,将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扔掉,只准穿内衣、内裤,进行人身侮辱。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的乐山大法弟子钟俊芳就遭受过这种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的攀枝花大法弟子姚家秀正在遭受这种流氓迫害。

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恶警们不允许家人接见,连大法弟子的购物卡都让恶警们没收,买生活用品必须写申请,经同意后才指派犯人去购物。

五十七岁左右的乐山大法弟子李玉华,被迫害成肝癌,保外就医,回家第三天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现在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学员有:攀枝花大法弟子谭海燕、王秀英、张佩云、姚佳秀、温跃超;乐山大法弟子钟俊芳、罗芳;内江大法弟子何丽;其它地区大法弟子王秀云、钟玲、郭春芳、江贤涛(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8/215923.html

2008-07-22: 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姚佳秀又遭绑架的情况补充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下午,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姚佳秀在家被绑架,下午五点左右,被绑架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睡刑床”,于七月十六日下午二点左右送走(不知送往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2/182492.html

2008-02-14: 四川攀枝花姚佳秀已回家
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攀枝花市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姚佳秀在年前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4/172430.html

2008-02-12: 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攀枝花市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姚佳秀在年前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4/172430.html#2008-2-13-chjx-7

2008-01-16: 四川攀枝花的法轮功学员姚佳秀被强行注射药物
攀枝花法轮功学员姚佳秀被非法关押在攀枝花精神病院迫害已经4个多月,她被捆绑起来,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针剂,并强灌药物。

迫害姚佳秀同修的攀枝花精神病院电话:0812-290601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6/170413.html

2007-12-01: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姚佳秀被关進精神病医院迫害
十七大前,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姚佳秀被关進攀枝花市第三医院(攀枝花市精神病医院)進行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167531.html

2006-10-10: 攀枝花市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姚佳秀被非法判刑九年,因病保外就医,十天前已放回家。廖晓徽被判四年、肖会再被判三年半。

攀枝市国保大队2005午11月24日绑架了姚佳秀、廖晓徽、肖会再等大法弟子,她们被吊铐、毒打。大法弟子被国安恶警们折磨得死去活来。2006年6月,攀枝花市东区人民法院非法开庭,非法判姚佳秀九年、廖晓徽四年、肖会再三年半有期徒刑。她(他)们不服,提起上诉,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姚佳秀因出现严重病态而保外就医,十天前已放回家。肖会再、廖晓徽仍被非法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0/139791.html

2006-09-10: 六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攀枝花湾腰树看守所
现四川省攀枝花市湾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位大法弟子,他们是姚佳秀、肖会再、廖晓徽、罗杨生、谭海燕、高文敏。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0/137496.html

2006-07-25: 四川攀枝花市几名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情况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田保其近日被攀枝花610绑架,详情待查。

攀枝花大法弟子姚佳秀、肖会在、廖晓辉三人已被秘密判刑,姚佳秀被非法判刑8年,肖会在3年,廖晓辉情况不详。三位大法弟子正在向攀枝花中级法院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5/133977.html

2006-07-15: 四川攀枝花市恶警利用酒家顶楼吊铐折磨大法弟子
2005年11月24日1点左右,以邱天明、孙鲁宁为首的恶警在清香坪广场绑架了大法弟子姚佳秀、李代珍、肖会再、游元章等四位大法弟子。当时,游元章高喊“坏人抓好人了”,恶警立即将他按倒在地上,将他戴上手铐,绑架到610国保支队。迫害游元章的恶警还有邹勇军、段清。当天下午并对游元章進行了非法抄家。

在送往盐边看守所的途中,游元章在车上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孙鲁宁、黄建军立即用擦车的脏毛巾往他嘴里猛塞,当即把门牙塞掉一颗,并把他的头用黑布罩上。

在送到弯腰树看守所门口时,大法弟子高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姚佳秀遭恶警猛击胸部,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12月1日上午9点左右,恶警将游元章从盐边看守所带出,用黑布将游元章眼睛蒙上,将其绑架到恶警的黑窝据点-金谷酒家顶楼(估计7楼),将游元章双手吊铐在窗户上,此时脚尖点地。孙鲁宁、黄建军轮番打游元章耳光。游元章只要脚尖一着地,恶警就用脚猛踢。当拒绝回答他们设置的圈套时,立即升高吊铐的高度,此时脚尖离地面约10公分。

孙鲁林用双手抱着游元章双脚往下拽,手铐卡進肉里几乎和骨头相连。游元章痛昏死过去。恶人又用冷水往游脸上泼,又剥开眼皮看。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将游元章放下来,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游元章才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他们威胁说:“如果不说,手不行,就倒起来吊脚。”

直到下午4点多钟,游元章在迷迷糊糊中,按照他们事先编造好的内容回答。等到送游元章回看守所,天已经全黑了,進出都用黑布蒙上。游元章的左手指麻木大约四个多月才恢复,到现在手上还有硬迹伤疤。

金谷酒家顶楼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里面只有一根木凳子,凳子上的漆磨掉了,木头都已经磨烂了,窗户上的漆已经全部磨掉,防护栏的铁都磨亮了。徐浪舟、陈鹤琼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都曾在这里被残酷的迫害过。

此外,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冯中良(男,四十多岁)由于在单位讲真相,在看守所被迫害,被非法关押半年。出来后,单位强制他守库房,至今还未发工资。在非法关押期间,律师骗他家属几万块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5/133093.html

2006-07-11: 姚佳秀等几名大法弟子正面临被非法审判
6月26日,由于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邪恶的阴谋被解体。在近期邪恶妄想再次非法开庭审判姚佳秀、肖会再、廖晓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132760.html

2006-06-28: 2006年6月26日上午9点,攀枝花市东区法院对大法弟子姚佳秀、肖会再、廖晓徽非法开庭审判。姚佳秀等三位大法弟子当庭揭露邪恶迫害,否定邪恶的迫害。东区法院当日草草休庭,没能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8/131672.html

2005-12-06: 攀枝花市7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5年11月23日下午4点左右,廖晓辉与何福明在攀枝市清香坪租住房附近贴法轮功真像,被一老头举报,下午5点被恶警绑架并抄了她们的家。

2005年11月24日上午,游元章正在单位上班被恶警绑架并抄了他的家。

2005年11月25日下午,姚佳秀、肖会再、李戴珍在攀枝花市清香坪广场被绑架。

2005年11月27日下午6点左右,被迫害劳教2年正念正行刚出来几个月的刘国兴在攀枝花市54公里发真像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6/115956.html

2005-02-27: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姚佳秀的申诉状(2月27日发表)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7/96246.html

2005-02-08: 四川攀枝花市姚佳秀的申诉状原告:
姚佳秀,女,37岁,汉族,初中文化,原个体私营企业,家住四川攀枝花市南山宾馆对面。

被告:
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610警察刘贵川(已调入市交警支队)、张宏泰(已调入金江派出所)、崔副利;
仁和区法院办案人钟建拓,张玉仙,李宗敏;攀枝花市公安局610;
攀枝花市看守所:胡小川,曾小敏;
攀枝花市仁和区五十一派出所
前進乡派出所
四川简阳养马河省女子监狱警察吴菊仙。

案由:
被告的徇私枉法、渎职行为侵害和剥夺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权和信仰自由等多项基本权利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8/95069.html

2004-11-09: 2000年7月下旬,因为公安又到家骚扰,为了讨个公道,我又去北京上访。我和一名辽宁同修在信访办被绑架到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警察罚我们蹲,用皮带打我们,用电棍电颈部等处。8月25日我再次被绑架到攀枝花市看守所,9月8日,因为炼功多次遭到犯人陈锐、蒋晶、霍利等的干涉,阻挠,我又被强制戴脚镣。我、姚佳秀、袁宇贤、黄世容被警察刘燕等罚站,罚不准睡中午觉,我被刘燕打了几巴掌,不准我写讲清真像的内容,没收了我的纸和笔以及律师委托书,判决书等。我向师洪波警长如实反映时,却遭到了睡刑床。

2003-01-25: 2002年9月份以后又被绑架至今仍被关在弯腰树看守所(攀枝花)知其姓名的有:姚佳秀,女,33岁,个体经营老板,非法劳改三年。

2002-03-02: 姚家秀(女),30多岁,个体户,原攀枝花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1999年4月25日后,不畏邪恶镇压,一个人曾多次進京上访讲清真相,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市弯腰树看守所一年之久,于2001年被非法秘密判刑劳改。

2001-08-10: 被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市看守所的部份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徐浪舟:市十佳交警,被非法开除公职,睡刑床11天,已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赵凤英:带脚链。已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温跃超:带链、地铐,已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万素芳:被带脚链一副,五天加一副,带一月,每副38斤。
罗秀梅:带脚链、地铐50天睡刑订5天,已判劳改4年。
毛林芳:带脚链。
侯启英:带脚链。
周玉清:2000年7月和陈蓉扭麻花带手铐、脚链。
姚佳秀:带脚链,上背铐,已被非法判劳改三年。
罗元朝:带脚链。
宣协珍:与王群慧遭毒打后带手铐、脚链。
吴敏:带脚链。
袁宇贤:2000年4月带脚链7天。2001年带脚链52天,已判劳教两年。
吴汉萍:被开除公职,已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燕宝萍:被开除公职,已判劳教(不知年限)
胡刚:已判劳改四年。
王群慧:已判劳改三年。
扬成英:已被非法开庭。
候启英:已被非法开庭。

2001-04-05: 现关押于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一直不释放的大法弟子
姚家秀:女,36岁。攀枝花市个体户,99年因为進京上访被判刑2年。

攀枝花市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9-09-28: 攀枝花市弄弄坪派出所:
电话:8123315555、8123318678
所长杨绍辉13908141227
黄明坤13037731705

东区公安分局:
电话:8122222232
副局长熊中伟13882383669
副局长江雪艳13882394567
巡警大队大队长刘刚13882365466
治安大队大队长李德钢13980344336
网路安保和情资大队大队长涂航13458111616
国保大队大队长石磊8122226390、13808142910
国保大队教导员王希斌8122233456、15984575386
攀枝花市看守所:8122512589

2018-04-12: 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
所在科室 职 务 姓 名 V网小号 手机号码
国保支队支队长 贺建川 611001 13808149648
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蒋州银 13808143622
610办 副主任 刘华云 611005 13808142956
安宝成 611002 13808140999
610办 张柏林 611004 13808147396
610办 罗勇智 611019 13982376062
610办 郑 渊 18908141108
610办 袁 斌 13320710882
综合大队大队长 熊中伟 611999 13882383669
综合大队 廖红兵 13808142225
综合大队 邹 红 13980351499
综合大队 郭 祥 18982348566
一大队 教导员 孙支文 611011 13882315396
一大队 张崇贵 611012 13882311200
二大队 大队长 段 青 611222 13508232266
二大队 张 璞 611333 13982358383
机动大队大队长 陈 岗 611022 1388239394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邹勇军 611015 1398236699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曹 鹏 611016 139823680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