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朝阳 双塔区 >> 李宏伟(李洪伟), 男, 52

李宏伟(李洪伟)
辽宁朝阳市李宏伟早晨外出购物时被前进派出所警察抓至吴家洼看守所,11日后被迫害致死;家属见遗体有大面积电击伤,拿出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打伤,相机被毁坏
个人情况: 朝阳市农机公司工作任质量检查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朝阳市双塔区营州路3段20号
个人近况: 2002年10月7日 迫害致死 (2003-04-0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0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7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25: 辽宁省朝阳市看守所的罪恶(图)
……
李宏伟被朝阳看守所野蛮灌食致死

李宏伟,男,52岁,朝阳市农机公司职工,家住朝阳市双塔区前进街。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李宏伟被朝阳市前进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入吴家洼看守所。李宏伟一直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看守所警察对其野蛮灌食。十月一至五日李宏伟连续多日被灌食,身体已非常虚弱。被同时关押的另一法轮功学员在监号门口堵住所长史某(警号:860027),再一次告诫他不能借灌食野蛮折磨法轮功学员,史不以为然地转身离去。

十月六日,李宏伟已不能走路,被两个人拖着,双脚没离开地面,从监号窗口经过时人们看到他脸色苍白。这天李宏伟可能被野蛮灌食两次。十月七日上午李宏伟被吴家洼看守所迫害致死,并封锁一切消息。

十月九日,警察通知其家属李宏伟死亡的消息。知情人透露,十月十日至十二日,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找法医会同李宏伟家属验尸。家属发现:李宏伟后背黑红,有大面积电击伤;耳朵青紫,耳内有血迹,并明显被擦拭过。家人拿出照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殴打,并被戴上手铐。殴打中家属的手臂被扭伤。警察还将相机砸坏, 胶卷曝光。看守所警察说李宏伟绝食而死,而后又改口说是生病而死。家属质问警察:为什么七号死的,九号才通知家属?为什么有病没通知家属治疗?为什么身上有伤、耳内有血?警察不答。家属认为,李宏伟死前身体健康,是警察将他活活折磨死的。

李宏伟毕业于朝阳市农机学校,大专学历,入狱前曾在朝阳市农机公司工作,任质量检察员。他平时吃亏让人,助人为乐,是同事、邻居公认的好人。一个好人就这样被中共江氏集团关押仅十多天后虐杀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5/辽宁省朝阳市看守所的罪恶(图)-339349.html

2010-05-10: 辽宁朝阳地区各级“六一零”的罪行

“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氏集团为打压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组织。它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形成了严密的独立体系,在地方隶属政法委,专职迫害法轮功,完全凌驾于法律和同级政府机构之上,与当年德国的法西斯恐怖组织“盖世太保”以及文革时期祸国殃民的“文革领导小组”即“革委会”非常相似。在江泽民集团“名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政策下,“六一零”办公室操控当地公、检、法、司法(监狱、劳教所、洗脑班)人员,一直在丧尽天良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由于迫害遭到国际谴责,一些地方的“六一零”改名“维稳办”、“综治办”、“反邪教办”、”“六一五办”等等。由于害怕遭到追查和清算,“六一零”做事没有文件依据,多数是口头传达,平时行为鬼祟,讲话半张着嘴,怕别人听到、知道。基于此,“六一零”在政府中成为不务正业的代名词,稍有正义感的人都不愿意在 “六一零”工作,只有一些想借此升官的人,昧着良心去干伤天害理的事。

辽宁朝阳市“六一零办”的黑窝,设在市委楼对面、阳光宾馆以东路北约一百米的小灰楼里。九九年至今,先后有姜源栋、姚惠钧、屈连春三届政法委书记,白云静、李生芳、韩久雁三任“六一零”头目。他们驱使朝阳五县二区“六一零”、公检法、司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负有杀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命案,以下仅举几个案例。

朝阳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二零零零年九月五日,辽宁省八里卜乡榆树林的法轮功学员王丽霞,被双塔公安分局张明华、李朝光、白文友两次绑架、拘留,拘留期间,王丽霞遭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回家二日即离开人世。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四日,朝阳市龙城区政保科孙旭、黄殿相将家住大庙乡土城子的法轮功学员于秀玲,铐在暖气片上酷刑折磨整整十三个小时,见其将死,还得花抢救费,就打开手铐,将于秀玲从四楼窗户扔下,活活摔死。黄、孙还对于的丈夫说“你愿哪告哪告去,上边有指示,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份。”连夜将尸体强行火化。

二零零二年八月四日,凌源市“六一零”头目付延龄与北炉派出所吴宝思,绑架北炉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吴元,非法判刑四年,关入大北监狱,长期酷刑折磨使吴元骨瘦如柴,无法说话,零三年十二月八日,在监狱去世。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双塔公安分局的张明华、白文友绑架任农机公司质检员的法轮功学员李宏伟,两周后,于十月七日,李宏伟被酷刑折磨致死。家属给尸体照相,被张明华、白文友吊铐一天,尸体秘密火化。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建平县公安局将朱碌科乡下营子村法轮功学员蔺志平绑架,一个月后,即十一月二十五日,蔺志平被毒打致死,他的头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断。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朝阳县大屯乡派出所指导员刘兴满将骑摩托车的七道岭乡羊角沟村法轮功学员夏凤友用轿车迫至桥下摔死。县公安局吴宝良还绑架、劳教为夏凤友申冤的哥哥夏凤玉。

二零零七年六月,北票“六一零” 主任亲自参与绑架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孙雪艳,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将其迫害死。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凌源市北炉派出所所长李卫华与国保大队长王桂林绑架北炉乡法轮功学员胡艳玲,致其重伤,四日后于八月五日死亡。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指使前进公安分局绑架正常出租的汽车司机陈宝凤,张明华伙同王景龙、刘耀胜将陈宝凤八天害死。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朝阳的范唯怀夫妇、李英军、于丽亚、王树全、李素秋、卜翠琴、李淑霞、孔庆莲;北票的杨景生、王言庆、刘作庆;凌源的王乐(酷刑精神失常致死)、李春荣、韩元国、马孝、于秀春(酷刑精神失常致死)、倪淑琴、季文、李文生(教师)、何桂华、宫玉荣、陈淑贤、杨素清、陈素云;建平的李广玲(马厂中心小学优秀教师)、张树贤、李光斌、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遭绑架、判刑、乃至有的具体迫害致死的过程,都有“六一零”人员的指使和参与,市级“六一零”定刑并督办。

“六一零”定刑期,法院签字判刑

朝阳市“六一零”、政法委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胡建国、李群芳、孙秀华、金翠香、曹志勇、林桂芝、姜伟、谢宝凤、李淑平、张绍峰、李亮、王立阳、王立平、李英轩、褚秀梅、景飞、张奇、冯丽、李翠华、李景芳、孟庆祥、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加害三至十五年重刑。将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劳教,对数万名法轮功学员拘留、骚扰、恐吓、抄家、抢劫、勒索钱财,数额巨大。造成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以上大法弟子被非法审判时,公检法人员大多数都是内部传递手续,不开庭,避开律师,不准依法讲理。家属找到法院,法官一致回答:刑期是“六一零”定的,我们说了不算,只是签字走过程,不签字就丢官。市公安局上层某官员直接对家属说:判多少年,都是“六一零”和屈连春随意定的,他们说了算。

“六一零” 作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执行机构,在处理法轮功的问题上,事无巨细都要插手。在其指使和纵容下,一些毫无人性的公安、司法人员对善良守法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人的摧残,其酷刑之残忍、歹毒,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罄竹难书,具体案例比比皆是。对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审判乃至刑期都是“六一零”策划决定的。

正告“六一零”人员

“六一零办”灭绝人性的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其手段卑鄙,性质恶劣,早已超出了“人”这个字眼的界定,激起了全世界一切有良心的人民的反对。

二零零三年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旨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和个人。到二零零五年六月止,全球已有二十九个国家、三十五位律师组成了全球公审江泽民集团的律师团。目前包括江泽民、罗干、薄熙来、吴官正、贾庆林、李长春、曾庆红、周永康、王茂林、刘京、黄菊、等三十二名中共高官在美、英、法、俄、瑞、日、新西兰、秘鲁、等三十多个国家以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非法监禁罪、被起诉。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中共高官被西班牙法庭起诉;随后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法院直接下达国际通缉令逮捕江泽民、罗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美国众议院以四百一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六零五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解散“六一零”组织。全球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正义审判的序幕已经拉开。

国内大批正义人士也勇敢的站出来为法轮功鸣冤,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均、全国十大律师之一高智晟都公开致信胡温,列举大量事实,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国内大批律师顶住中共的打压,纷纷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令在场的大法官理屈词穷,哑口无言。律师的基本依据是:九九年以来,全国人大和公检法部门从未认定过法轮功为邪教。二零零五年公安部公通字(二零零五)三十九号文件,是我国迄今为止最近的对邪教认定的法律文件。该文件归纳了中国认定的十四个邪教,而法轮功不在其中。可见“六一零”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是非法的,是对《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犯罪。其“六一零办”是个彻头彻尾的犯罪组织。“六一零”的产生与存在是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的耻辱。七千多万的退党大潮也是中国人民对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回应。

需要提醒的是:二战结束后:“盖世太保”遭全球追剿,无一活命;文革结束后:其革委会头子八百七十二人押赴云南全部秘密枪决;试问“六一零办”的人员:迫害法轮功事件结束时,你们怎么办?你们的恶行远甚于前两者,而且有详细记录在案,可悲的下场不难预料。如今天灾频发,苍天告警,审判纷起,举世震怒。迫害善良必遭天惩人灭的大结局已经清晰明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即将兑现,退出恶党,停止做恶是你们唯一的生路,再一味做恶,不思考后路的人,必将断送自己生命的永远。请清醒三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0/223246.html

*******************
李宏伟(Li, Hongwei),男,50岁左右,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李宏伟2002年9月26日早晨外出购物时被前进派出所警察抓至吴家洼看守所,10月7日被迫害致死。家属见遗体有大面积电击伤,拿出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打伤,相机被毁坏。

李宏伟毕业于朝阳市农机学校,大专学历,入狱前曾在朝阳市农机公司工作,任质量检查员。家住朝阳市双塔区营州路3段20号,他平时吃亏让人,助人为乐,是同事、邻居公认的好人。

2002年9月26日早晨,法轮功学员李宏伟准备去商场购物,刚出家门口,遭到朝阳市前进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入吴家洼看守所,并被抄了家。李宏伟一直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看守所恶警对其进行强行灌食。10月1日李宏伟被灌一次,10月4日又被灌一次。当时其它号房的学员想找李宏伟讲话,看看他的情况,遭到所长史建平的拒绝。10月5日李宏伟又被强行灌食,他被两个人拖架着。被同时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的一位学员在监号门口堵住所长史某,再一次告诉他不能借灌食野蛮折磨法轮功学员,史不以为然转身离去。6日,李宏伟被两个人拖着,双脚没离开地面,已不能走路,从窗口经过时脸色苍白。这天李宏伟可能被野蛮灌食两次。10月7 日上午,朝阳市急救中心到看守所对李宏伟进行抢救,进行两项急救措施后宣布李宏伟死亡。李宏伟死后,看守所封锁一切消息。

10月9日,警察通知其家属李宏伟死亡的消息。家属发现:李宏伟后背黑红,有大面积电击伤;耳朵青紫,耳内有血迹,并明显被擦拭过。家人拿出照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殴打,并被带上手铐。殴打中家属的手臂被扭伤。警察还将相机砸坏,胶卷曝光。看守所警察说李宏伟绝食而死,而后又改口说是生病而死。家属问:为什么7号死9号才通知?为什么病死没通知家属治疗?为什么身上有伤耳内有血?警察拒绝回答。家属认为,李宏伟死前身体健康。

最后公安对李宏伟家人宣布两条决定:1、李宏伟的尸体不能给李的家人。2、尸体火化时,李家不准多去人。当时李宏伟家居住的楼内外有公安密探,任何去李家探望慰问的人,都被跟踪。李家全体亲属正受到来自公安部门的恐吓与严密监控,但失去亲人的家属们流着泪说:“一定要打这场官司!”我们为李家所有的亲属的生命安全担忧。

2004-09-13: 我叫柳春华,今年34岁,是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乡柳太庄人。7月20日,恶首江××开始镇压了。我在丹东打工,厂长和同村人都劝我不要再炼了,我不为所动,并准备进京上访,可厂里一分钱也不给我。11月,我打工归来,媳妇还想叫我去打工,我不想去了,我得去北京说句真心话了。我准备一个人坐进货车到河北亲戚家,再进京。后来得知有同修也想去,一起走更好。定好日子,我一夜没睡,凌晨两点钟,我出了门,步行三十馀里到杨杖子,等来了同修杨春福和四名女同修,我们一行六人上路了。

半路上有查法轮功学员的关卡,幸好天下大雾,我们顺利过关,一帆风顺进了京。第二天早晨我们准备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便衣发现,抓进天安门派出所。我们刚被抓,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学员陆续被抓,山东的、吉林的、福建的、广东的……半天不到屋里满了。有的同修拿着横幅,有的不说地址,恶警就把她们的手在背部反锁着,一只手从肩上过来,另一只手从后背往上锁在一起,她们非常痛苦,有的眼泪都流出了,也不吱声。看到同修如此坚强,我倍受鼓舞。

下午朝阳市驻京办事处来人,把我们带到那里,我们被搜了身,身上带的经文和钱被搜走了,接着又送来凌源的三名学员,男的叫左春德。我们被饿了一天,晚上给了点残羹剩饭,让我们在走廊的地上过夜。这样三天过后,我们共九个人被押回凌源拘留所。在那里我认识了同修曹汉书、张振学、孟昭奎,我们在同一个小号里被关了二十多天,我们背《洪吟》,炼功。拘留所里早晨给一点玉米面稀粥,晚上一个窝头,我们都饿得够呛,一尺高的铺板就是床,上面连草垫子都没有,厕所就在屋里,又湿又臭。家人来拘留所,恶警让我签字就能回家,我拒绝了:宁可把牢底坐穿,我也要坚持真理,决不妥协。

12月17日,我被劳教一年,送到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我和左春德被分在二大队。一进二大队,我俩又被搜了身,发现左春德家人送的衣服中有十元钱,恶警一拳打在左春德的脸上,把他打了一个大趔趄。后来知道打他的人竟然是被劳教人员。

我被扒光衣服,只剩一个小裤头,光着脚被锁在一楼走廊的铁门上,双手铐在上面,只能举着胳膊。那时快腊月了,外面还有很厚的积雪,从门缝呼呼往里灌风,看守我的普教穿着棉袄还冻得直叫“真冷”,躲到屋里去了。大约一个小时,他们来到我跟前,摸摸肉皮都冻凉了,才把我的锁打开,水泥地板上留下了清晰的两只湿湿的脚印,我穿上衣服回号了。

有一天,大法学员都被叫到教室里,让写不炼了,没人写,多数都挨了打。赵春义被打得脸颊处起了一个鸡蛋大的包,往外淌血,鼻子也用纸塞着。王剑在里边绝食,我听到嘴巴被打得“叭叭”响,在走廊中看到王剑,两只眼圈□紫,就像带个黑眼镜。大法学员因信仰“真善忍”却被非法劳教,而那些普教都是社会上的渣子,警察却利用那些渣子对我们施暴。

在二大队呆了将近一百天,我被调到三大队,开始了超体力劳动。2000年3月8日,地还冻着,我们就到公路两旁挖杨树疙瘩,有的树根很大,两个人都搬不动,小的被普教们先挑去了,剩下大的不好挖的留给大法学员,大小一样得挖够数,挖不完晚上就得罚做“飞机式”,还要挨打。普教的头头叫高中海,更加狠毒,是几进宫的渣子。大法学员李洪伟因炼功被他打得耳穿孔,眼睛肿得看不见东西,耳朵听不见声音。姓贾的管教见李洪伟打成那样问:“还炼不炼?”李洪伟大声回答:“炼!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

一次查号,在我床上和李洪伟的衣服中翻出了默写的经文,管教把我俩整到操场上罚跪。给劳教所叫“人间地狱”有过之而无不及。后来李洪伟再次被抓时,在朝阳乌家洼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全身被打得黒紫,他带着美好的心轻轻的离我们而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3/84052.html

2002-12-09: 辽宁朝阳市大法弟子李宏伟生前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9/40667.html

2002-10-20: 辽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李宏伟被吴家洼看守所虐杀
辽宁消息,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李宏伟2002年9月26日早晨外出购物时被前进派出所警察抓至吴家洼看守所,10月7日被迫害致死。家属见遗体有大面积电击伤,拿出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打伤,相机被毁坏。
消息说,2002年9月26日早晨,法轮功学员李宏伟准备去商场购物,刚出家门口,遭到朝阳市前进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入吴家洼看守所,10月7日死亡。10月9日,警察通知其家属李宏伟死亡的消息。

知情人透露,10月10日至12日,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找法医会同李宏伟家属验尸。家属发现:李宏伟后背黑红,有大面积电击伤;耳朵青紫,耳内有血迹,并明显被擦拭过。家人拿出照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殴打,并被带上手铐。殴打中家属的手臂被扭伤。警察还将相机砸坏,胶卷曝光。看守所警察说李宏伟绝食而死,而后又改口说是生病而死。家属问:为什么7号死9号才通知?为什么病死没通知家属治疗?为什么身上有伤耳内有血?警察不答。家属认为,李宏伟死前身体健康。99年7月因上访被劳教两年期间也从未患病,警察杀人罪责难逃。

最后公安对李宏伟家人宣布两条决定:1、李宏伟的尸体不能给李的家人。2、尸体火化时,李家不准多去人。目前,李宏伟家居住的楼内外有公安密探,任何去李家探望慰问的人,都被跟踪。李家全体亲属正受到来自公安部门的恐吓与严密监控,但失去亲人的家属们流着泪说:“一定要打这场官司!”我们为李家所有的亲属的生命安全担忧。

朝阳市前进派出所一警察向记者证实了李宏伟的死亡,但不肯告诉其死因,不断说“我不能告诉你”。

李宏伟毕业于朝阳市农机学校,大专学历,入狱前曾在朝阳市农机公司工作,任质量检查员。单位电话:0421─3904852;家住:朝阳市双塔区营州路3段20号,宅电:0421─2802837。他是同事、邻居公认的好人。

李宏伟是本市继大法弟子王丽霞、于秀玲之后的第三位被警察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也是目前已知的第504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本中心自十月份以来,已陆续收到18名法轮功学员死亡的消息,其中有6名是在2002年以前被害致死。

附:有关电话

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办公室电话:0421─2615327
局长办公室:0421─2613835
政保科长白文友家电话:0421─2815161
吴家洼看守所所长及办公室公用电话:0421─3814329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22/2786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0/38330.html

2002-09-09: 2002年7月中旬,朝阳市双塔公安分局政保科白文友带领几名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洪伟家,欲绑架李,正巧李在厕所,趁其家人与白周旋之际走脱,白文友强行抄了李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9/36325.html

朝阳 双塔区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8-06-09: 辽宁省朝阳市委领导电话(区号:0421):

委书记主任蹇彪电话:办2790001;秘书李君正15604218768
副主任屈连春:办2867111;宅:296667713304217839
副主任王涌翔:办292266613904216558
副主任刘志香:13942149035
副主任侯荣昌:13904910866
副主任张秀军:13904218505

朝阳市政府领导电话:
地址:辽宁省朝阳市朝阳大街三段7号邮编:122000
新任朝阳市市长高伟:办299000318340296789;秘书杨春雷15204211223
副市长曲福丛:办2638408263086113504210363秘书孟庆龙15104209881
副市长张东群:办262365818004210999;秘书姜泽丰15724670101
副市长黄丽颖:办2628097263809818040000813
副市长王一凡:办2638258261098113804000210
副市长邱廷彦:办261989825942192233
副市 级干部宋臻:办262831113591888220
秘书科办公室主任高树胜:263846615904210008

朝阳市前进分局
局长:魏涛
齐副局长13304215122
高副局长13516018955

2018-05-27: 朝阳市双塔法院(区号:0421)

赵广彬 庭长 刑庭 7279333 18004210584
张晓华 副庭长 刑庭 7279334 18004210583
白兰 副庭长 刑庭 7279388 18004210582
陈海云 书记员 刑庭 7279060 18004210613
李盛楠 书记员 刑庭 7279333 18004210965
刘奕含 书记员 刑庭 7279060 18004215652

2018-05-16:朝阳市公安局:
局长朱干18842150777办04213716855传真261731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1)

有关电话:
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办公室电话:0421─2615327
局长办公室:0421─2613835
政保科长白文友家电话:0421─2815161
吴家洼看守所所长及办公室公用电话:0421─3814329

李宏伟宅电:0421─2802837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2-10:在朝阳市教养院三大队,我们遭受了江氏打手佟孝理(教导员)及其它恶警和管教的残酷迫害。2000年2月,大法弟子李宏伟(现已被朝阳市吴家洼看守所迫害致死)因炼功,被佟孝理等4名恶警围着拳打脚踢。我制止他们的恶行,被他们带出去同李宏伟一起遭毒打。佟孝理说:“上面说打死白打死”。恶警宋军用电棍对李宏伟我俩进行轮番电击,直到电棍没电才罢手。三大队劳改犯人管事的叫“大带”(班),佟孝理以减期为诱饵,操纵高忠海对大法弟子行恶,我们大法弟子经常遭到高忠海的毒打和谩骂,他说:“打死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还说:“江泽民是他爷爷。”等等鬼话。有一次,他用拳头将李宏伟的眼睛打得肿成一条缝,看不见东西。

辽宁消息,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李宏伟2002年9月26日早晨外出购物时被前进派出所警察抓至吴家洼看守所,10月7日被迫害致死。家属见遗体有大面积电击伤,拿出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打伤,相机被毁坏。
消息说,2002年9月26日早晨,法轮功学员李宏伟准备去商场购物,刚出家门口,遭到朝阳市前进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入吴家洼看守所,10月7日死亡。10月9日,警察通知其家属李宏伟死亡的消息。

知情人透露,10月10日至12日,朝阳市双塔区公安分局找法医会同李宏伟家属验尸。家属发现:李宏伟后背黑红,有大面积电击伤;耳朵青紫,耳内有血迹,并明显被擦拭过。家人拿出照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殴打,并被带上手铐。殴打中家属的手臂被扭伤。警察还将相机砸坏,胶卷曝光。看守所警察说李宏伟绝食而死,而后又改口说是生病而死。家属问:为什么7号死9号才通知?为什么病死没通知家属治疗?为什么身上有伤耳内有血?警察不答。家属认为,李宏伟死前身体健康。99年7月因上访被劳教两年期间也从未患病,警察杀人罪责难逃。

最后公安对李宏伟家人宣布两条决定:1、李宏伟的尸体不能给李的家人。2、尸体火化时,李家不准多去人。目前,李宏伟家居住的楼内外有公安密探,任何去李家探望慰问的人,都被跟踪。李家全体亲属正受到来自公安部门的恐吓与严密监控,但失去亲人的家属们流着泪说:“一定要打这场官司!”我们为李家所有的亲属的生命安全担忧。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