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 >> 王宏斌(王洪滨,王洪斌,王洪彬), 男, 48

个人情况: 哈尔滨市邮政局司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哈尔滨市道外区大水源三道街
拘留时间: 2002-06-06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4-1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宏斌(王洪滨,王洪斌,王洪彬) 刘俊鹭(刘俊露)
兄弟姐妹/伯父母: 王洪峰(王宏峰) 王洪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07: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赵海军被劫持入狱
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赵海军二审维持一审冤判8年,于2017年1月4日与法轮功学员王宏斌、姜维民一起被劫持到呼兰监狱。王宏斌被冤判9年,姜维民非法刑期待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7/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0568.html

2016-11-23:才出十年冤狱 哈尔滨王宏滨又被诬判九年
哈尔滨四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宏滨遭十年冤狱迫害,才出狱不多久,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又被诬判九年。

此前九月十三日,哈尔滨市双城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宏滨,律师做了义正辞严的无罪辩护。公诉人当庭信口开河的乱编“证据”,被法官斥责。可是,中共也不管证据不证据,有罪无罪,肆意判九年。

王宏滨(王洪彬)一九七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出生,家住哈尔滨市松北区。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王宏滨先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晚九点左右,自称双城区公安局警察的一伙人跨管辖区闯到王宏滨家中,他们未着警服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将王宏滨绑架,同时将家中法轮功书籍、大法师父法像及电脑等物品抢走,王宏滨被劫持到双城区拘留所非法关押。据悉是接受所谓上级公安指派违法而为的。

家属去找寻王宏滨下落,被告知行政拘留十五天,五月二十三日可回家,家属于二十三日去双城拘留所接人,又说已转为刑事拘留,五月三十一日被哈尔滨市双城区检察院违法批准逮捕。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哈尔滨市双城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宏滨,所谓的检察院公诉人王桂珍、姜焕章在庭审中提供伪证材料。参与迫害庭审的有所谓审判长双城区法院胡业林、代理审判员吴树柏、代理审判员徐静,书记员范威。

庭审过程中所谓公诉人王桂珍和姜焕章所提供的“证人”没有个人信息,没有本人身份证、联系电话,也没有“证人”本人按的手印,伪造的所谓的“证据”很明显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公诉人王桂珍准备的好一大堆所谓“证据”被驳倒,随口谎说在法轮功学员王宏滨家中搜出来一个一千G的硬盘,王宏滨的辩护律师说:你的证据资料中没有。然后王桂珍又改口说是电脑里的硬盘,多次出现这种漏洞百出的现象被法官胡业林当庭斥责。

在没有任何证据及事实的情况下,在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双城区法院诬判王宏滨九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王宏滨曾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被劳动教养一年;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二日,王宏滨被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以发放真相资料为借口诬判十年,才走出冤狱大门没多久又被诬判入狱九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3/才出十年冤狱-哈尔滨王宏滨又被诬判九年-338049.html

2016-09-20: 哈尔滨市双城区“庭审”闹剧尴尬收场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哈尔滨市双城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洪斌王洪彬),律师做了义正词严的无罪辩护,公诉人的伪证材料乱套了,被法官斥责。

律师说,警察在抓捕我的当事人王洪斌时没有穿警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这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而所谓的“证人”没有个人信息,必须有本人身份证、联系电话,而且本人得按手印,这些都没有,所谓的“证据”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律师说,在我的当事人家里搜出的所谓哪哪的讲法多少页,构不成“罪证”,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我当事人的。

律师说,修炼法轮功没有违犯任何法律,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如果你们强行判我当事人有罪,这种判决也是非法的。将来法轮功平反了你们也会受到审判。因为国家出台了新的政策,实行法官案件责任“终身制”,那时你们将难以逃脱法律的追究。

公诉人王桂珍准备的好一大堆所谓“证据”被驳倒,随口说在法轮功学员家搜出来一个一千G的硬盘,律师说你的证据资料中没有,然后她又改口说是电脑里的硬盘,这种漏洞百出的现象被法官胡业林当庭斥责。

王洪彬的妻子在辩护中讲“法轮大法好”。法官拒绝其辩护,逼迫她签字,在家属拒签的情况下,庭审草草收场。

哈尔滨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王洪斌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被绑架至双城拘留所,家属去找寻,被告知行政拘留十五天,二十三日可回家,家属于二十三日去双城拘留所接人,得知已在二十三日转为刑事拘留。

在九月十三日非法庭审中,律师还指出,我的当事人是哈尔滨市区的人,即使当事人犯了罪,也应该由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审理,双城法院无权受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0/哈尔滨市双城区“庭审”闹剧尴尬收场-335253.html

2016-08-24: 哈尔滨双城区刘艳一、赵海军等大法弟子近况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兰棱镇被刑事拘留的诉江大法弟子刘艳一的丈夫再次去法院,找到法官胡业林,问此事进展情况。胡业林说:周一(指十五号)已经开完庭了。并把刘艳一的丈夫撵了出去。胡业林想开车走,被家属拦截住。刘艳一的丈夫问胡业林:开庭应该告诉家人,并且家人在当事人的要求下已经聘请了律师,由于家属多次去法院找不到胡业林,并通过快递将委托书邮寄到法院,委托律师阅卷。胡业林承认已经收到,他说卷宗在公安局阶段请的律师不算,家属问他:为什么不算?我们请的律师全程办案。胡业林只好说,让律师给他打电话联系。

二零一六年五月,双城区公安局王玉彪、肖继田在哈市公安局王小西、省公安厅孙永波等的唆使下,群体绑架五十六人,其中还有哈市大法弟子。其中被非法刑事拘留至今没放的有双城赵海军、刘艳一、杨永兰,同双城事件一起绑架关押在双城看守所的还有哈市男大法弟子严纪国、孙同庆、王洪彬,关押在哈尔滨看守所的有崔风兰、于晓清等人。

赵海军家属十五日晚已接到律师来的电话,告知法院初步定下周五(即八月二十六日)开庭,哈尔滨大法弟子王洪彬聘请的律师说他的卷宗已到法院,接案人叫:关树佰。

哈尔滨大法弟子孙同庆的卷宗到检察院。

严纪国等其他同修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4/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3446.html

2016-05-26: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洪斌、姜维民、龚尊仍被非法关押

5月份被绑架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洪斌、姜维民和双城的龚尊仍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6/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9253.html

2013-01-30: 哈尔滨王宏滨自述在劳教所、监狱遭受的迫害

哈尔滨市邮政局司机王宏滨先生,一九七零年五月二十一日生,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从戒烟戒酒开始到看淡名利、为他人着想,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遭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十年迫害。

王宏滨先生二零一二年七月出狱后,去原单位要求恢复工作,被告知已经开除。下面是王宏滨先生自述在劳教所、监狱遭受的种种迫害。

一、绑架、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开车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东风镇派出所找到单位,把我绑架到东风派出所,之后送往太平分局,当时那几个人不知姓名,刑讯逼供,打了我几个耳光子,也不疼,让我蹲马步,手上挂壶,当时不知是在迫害,只想我是大法弟子,蹲马步算啥。当晚被送看守所,那天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4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先送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后送长林子劳教所。当时长林子是四个大队,陆续非法关押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所长石昌敬指使各大队的队长、教导员进行所谓的“转化”。先后四个队我都呆过,在一大队,强制不“转化”不写诋毁材料的人码坐,为了“转化率”使用了各种手段:如频繁调队、包夹迫害、利用家属亲情“转化”、甚至还让父母给子女下跪。各大队都有不同的生产任务,法轮功学员白天被强迫干苦役,定任务,完不成不让睡觉,晚上“不转化”的站到下半夜一点才让睡觉,晚上如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值夜人员把本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叫醒,蹲在地上一排陪着。法轮功学员都被包夹监视,寸步不离。有法轮功学员多次反映情况,等待的是关小号、坐铁椅子、挂床等迫害手段,由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们陆续用绝食方式反迫害,很多人都参与进来,之后,长林子扩大了小号并装了四个铁椅子,又添加了大量设备,有类似刀剪钳子、镊子不知名的器具,还有车。

我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前后绝食反迫害,五天后,每日上午九点,下午一点各被灌一次,持续灌食近六十天左右被送回家中,同时恶警向不明真相的家属勒索了五千元。回家后身体恢复很快,二十天后恶警突然来到家中,又把我绑架到劳教所迫害,我继续绝食(前后绝食已多次被关小号,坐铁椅子),二十天后值班政委怕担责任我又被送回家中。此时我已瘦的不象样了,回家后为了避免再次遭绑架迫害,就离了家。

后来在吉林省乌兰浩特市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在绑架过程中肛门被恶警踢伤,抢走身上传呼机、近二百元现金,当地检察院要给我构陷罪名,我便绝食抗议,恶警给我灌盐水,铐在死人床上,大小便不能下地,脚用螺丝拧上,手铐在床边,大字形躺在铁床上。当时是冬天最冷的时候,我心中只想着大法,又是二十天后医院看不行了通知哈市的父亲用车把我拉回了哈市,当时已近腊月二十三了。

当时长林子劳教期已满一年多了,可是不给解除手续。接到消息的恶警不管大年已近,更不管你身体如何,又把我绑架到了长林子劳教所,直接关进阴冷的小号,铐在铁椅子上。我抗议这种违法关押和超期迫害的行为,没有任何人答复,这次小号除了过年送回一大队过的年外,之后出小号已是四个月后,那时已是夏天了,超期关押了八个月。这还没算完,因我为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孔德易(又名孔晓海)要求教养院说明死因,恶警为了报复我,由滨江检察院吴军写构陷我的材料,送往太平看守所继续迫害,同时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

二、十年冤狱

在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在太平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强判我十年刑期,另外我妻子在压力面前在当天起诉离婚,又开了一个民事庭。

我被邪恶继续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中旬送往新建监狱集训二十天,四月十一日送到呼兰监狱七大队二小队,指导员李友、队长徐志明指使犯人隋贵和、尚建坤、于涛、赵晓波、孙喜明、张宇岩对我强制“转化”,写所谓“四书”,由于不配合邪恶的“转化”,这些犯人分成几组轮流对我展开攻势,一组上来,一组休息,首先是体罚,站一白天,晚上直接站到两点,才让躺下,张宇岩便把单独关我的监舍窗户打开,让我脱下衣服,把被子撤掉让我睡觉,五点多便起来罚站,当时腰不知谁踢伤的,上厕所有人看着一步一身汗,手被钢针扎的直滴血,双脚脱了一层带血的死皮,身体被摧残的接近崩溃。

还有一种自制刑具叫反省凳,长约二十多厘米,宽约五厘米,高十多厘米,木制的,坐上去每分每秒的痛苦逐渐增加无法形容,这些犯人多是无期死缓的,说整法轮功学员有的是时间,还给高分,不用干活,改造还顺利。由于残酷的迫害我没能放下生死,心中默认了邪恶的鬼话,留下了污点,那种痛苦如同背上了包袱。后来恶警并没有对我放松,每日都有人监视、记录,除了这几个指定的人外,不准同任何人说话。为了巩固“转化”成果,在十月中旬,李友拿着一份诬蔑的表格,问承不承认师父,敢不敢骂师父?我说在社会上我都不骂人,这里还教骂人,当晚李友把我调到一号监舍,当时隋贵和、张平、于涛、张宇岩、孙义、尚建坤都过来了,把我打倒在地,我爬起时头撞暖气,他们把我用绳捆上,用铺板插到后背,又一顿拳脚,是犯人收工后把我抬上床的。

第二天上午十点前后,监舍没人,张宇岩、张平、于涛、隋贵和等人把我棉衣扒掉,拖到水房,两个架着用水管往我头和身上浇凉水,我接近休克才拖回监舍,由于没有人性的迫害我绝食抗议,张平等人把我绑在床上,把管露在外面给我灌盐水,嘴出血了。

这次迫害又持续十多天,大约在十二月左右我静下心想想,提笔写下严正声明,所有在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签上名交给七中队警察,递交监狱,他们震惊了好几天,没有采取更加残酷的迫害行为。

漫长的监狱奴役迫害,白天到车间,每人都定了任务,减不减刑都得干。大约在二零零五年左右,新来队长崔连庆,心狠手辣,犯人都怕他,我干的不多,当晚对我同一名同修体罚,没几天就不了了之了。

在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已回到家中,去原单位要求恢复工作,哈市邮政局人力资源部张克地说把我开除了,杨立伟说:“你别找了,找谁也没有用,我这儿说不行就不行,我们依据劳动法开除的。” 附:参与迫害的部门与人员 哈尔滨市太平区法院审判长:李小京

审判员:王玉兰、张微
书记员:王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0/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月30日发表)-268378.html#1312923274-1

2011-05-15: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王洪滨,39岁, 2002.07.30至2012.07.29, 哈尔滨市道外区大水源三道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2/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240630.html

2007-03-01: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几年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在迫害大法弟子中罪行累累,他们利用多种残酷手段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呼兰监狱集训队非常邪恶,对不放弃信仰法轮功的大法弟子進行长期的非人的折磨:强迫超体力劳动,从早上5点干到晚上9点;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罚站到半夜12点,手脚都站的浮肿;长期不让搞卫生,只要到集训队一个月后没有不生蝨子的。大法弟子吴庆顺腿站的不能走路,后来一条腿一直不能正常走路,留下残疾。

2006年2月份(春节期间),大法弟子李广厚因不放弃信仰,被押進小号迫害两个月的时间。恶警们把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留在集训队长期迫害。大法弟子李广厚、吴庆顺在集训队被迫害了长达2年多的时间。恶警们还利用犯人用木棒,塑料管子殴打大法弟子,冬天把大法弟子弄到卫生间里用凉水往身上喷,经常把人折磨的死去活来,而且不允许家属接见。

呼兰监狱七监区在迫害大法弟子方面更加惨无人道和没有人性。大法弟子王洪彬因坚定信仰,呼兰监狱把他从三监区调到七监区進行迫害。恶警们利用六个犯人分三班倒,每班两人不间断的折磨王洪彬,不让睡觉,站不住时就让坐在一个不足五公分宽的木板凳上,特别是在冬天把他弄到卫生间用凉水管喷。王洪彬被迫害的死去活来奄奄一息。2003年至今王洪彬一直在七监区遭受严酷迫害,每天强迫超体力劳动(早5点-晚9点),不允许家属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24.html

2003-04-17: 王洪滨,男,48岁,2002年6月6日在工作岗位被派出所无理抓走,并抄家,现在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高压迫害强行洗脑,并非法判刑2年。妻子孔繁丽,也无辜被强行抓走,非法送万家劳教所判刑1年,高压迫害,强行洗脑。

2003-01-16: 大法弟子王洪斌,在恶警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又一次被关“小号”加重迫害,他因迫害身染疥疮,奇痒无比,加之被扣于铁门,其承受是可想而知的。他一直坚持绝食,直至因心脏病症状被释放。他现又被恶警绑架在劳教所迫害。他已是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7/42965.html

2002-08-26: 三位被劫持在哈尔滨长林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7月末,三名被非法关押在长林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他们是王洪滨、李立状、任国志。

王洪滨因坚修大法而被超期劫持,后无故被加期三个月,延长期满后仍不被释放。李立状、任国志是因绝食抗议而被判刑的。此前,他们曾被长林劳教所非法关在小号里(禁闭室)长达数月之久。

2001-12-09: 近几个月以来,被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多次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的非法关押,使劳教所又恨又怕,采取多种手段来迫害,如:野蛮灌食、关小号、非法加期等。

其中,王洪斌被他们认定为多次绝食的"组织者",因此也是他们迫害的重点,曾计划并组织了一些材料准备将王判刑。由于王坚决抵制邪恶,连续绝食58天,迫使劳教所将王送回家中。但20天后,又将王抓回,王继续绝食22天,劳教所只好再次将王送回家中。过了一个月,王洪斌的所谓劳教期满,他的家人去办理释放手续,并要取回曾交给劳教所的5000元所谓"押金"。劳教所不仅不归还5000元押金,对王的释放也含糊其词,对其家人说"等一等" 。半个月后,王的家人再次去劳教所办理手续,却被告之王已被加期两个月,理由是王曾经绝食。

为了防止劳教所再次迫害,王无奈之下,只好离家出走,漂泊在外。

2001-11-06: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仍有大法弟子在绝食抗议
自从7月3日集体绝食以来,劳教所内大法弟子的绝食就没有停过,多时五、六十人,少时几个人。其中王洪斌曾绝食58天,在8月31日劳教所以让其回家治病的名义把他放出来了,家里还为此交了5000元的押金,可是在9月21日又毫无理由地把他抓回劳教所,押金也不退还。于是王洪斌又开始绝食,直至10月12日又以同样的名义把他放出来。在10月上旬劳教所内又开始集体绝食,具体情况不明。已知的是一大队大法弟子李立国从10月8日开始绝食至今,要求恢复大法名誉,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6/2001年11月6日大陆综合消息-19170.html#chinanews1106-1

2001-11-06: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仍有大法弟子在绝食抗议
自从7月3日集体绝食以来,劳教所内大法弟子的绝食就没有停过,多时五、六十人,少时几个人。其中王洪斌曾绝食58天,在8月31日劳教所以让其回家治病的名义把他放出来了,家里还为此交了5000元的押金,可是在9月21日又毫无理由地把他抓回劳教所,押金也不退还。于是王洪斌又开始绝食,直至10月12日又以同样的名义把他放出来。在10月上旬劳教所内又开始集体绝食,具体情况不明。已知的是一大队大法弟子李立国从10月8日开始绝食至今,要求恢复大法名誉,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2001-07-31: 5月24日晚饭,被非法关押在四队的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27日上午,狱警把几个劳教所认为是带头人的大法弟子拉去灌食,灌食时,大法弟子被绑起来,狱卒用粗胃管灌掺了很多盐的苞米面粥,彭振和被灌一次后,医生收起胃管要清洗,石昌敬问:"灌好了吗?"医生说:"灌好了。"石昌敬说:"不够吧?"医生心领神会,马上又从另一个鼻孔插進去,又灌一次,动作非常粗鲁。王洪斌被灌时,胃管正插一半时,石昌敬说:"插那个鼻孔。"医生马上抽出胃管,插另一个鼻孔,灌完后,石昌敬又命令再灌一次,结果王又被灌一次。孔德易(曾用名孔晓海)被灌完后,手捂着胸,不停地咳嗽,当天下午,孔德易就坐不住了,只能躺下,第二天孔德易状态更加不好,四队打篮球,孔德易被抬到篮球场躺着,不久,孔德易就不行了,被车拉去医院,两天后所里说孔德易已去世。

绝食前,四队环境很恶劣,坚定的修炼人之间不准说话,每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有两个普通犯人包夹,如果两个修炼人说话,管教和犯人头对包夹他们的普通犯人大打出手,以此激化矛盾,使普通犯人对大法弟子心怀不满,对大法弟子又打又骂。平日干活,每天有任务,干不完不让睡觉,天天干到半夜12点,普遍手脚肿了,但任务量丝毫不减。

半夜有一个大法弟子上厕所,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要被叫醒,排队去上厕所。

此外所里经常有坚定的大法弟子无故被关進小号,双手被吊起来,根本无法睡觉,一关就是一周、两周,出来时,腿脚一般都肿很粗,还有,劳教所里不让坚定的大法弟子接见家属。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4-19: 监狱长:马云飞(音)
政委:宋殿义
副监狱长:刘怀明(教育政委)
副监狱长:田金龙(刑罚)
狱政科长:孙旭 13763437000
刑罚执行科 科长 胥如野
李长安母亲:1514603120815244718139
二大队 徐云龙
七大队 许东
十五大队 张振东
九大队 刘张二
看守大队 万福禄
狱医 郎少义
犬房 金世彬

2017-04-29: 五家派出所所长徐凯电话:13796119995、18845762222
主审法官:胡业林 电话18346585558
主要参与人员

检察院申诉科 张振霆 电话 13945122872
检察员王桂珍
检察员南喜华

审判长 胡业林:18346585558
刑事庭庭长 夏元祥 13936116628
审判员 郑贺 18904803939
代理审判员 徐静 15945109511
书记员 王博 13936058487

2017-04-26: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610办公室(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主要部门):
主任张兆云 0451-57307353
13155518555 说打错了,不是本人
杜鹏18004663457 (此人特别邪恶,接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电话后,就骂人,嚣张地说:“就是我让人抓去关禁闭的,这事我已经干了十年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们打电话我就抓,就再关十五天等等)

2017-03-11:呼兰监狱迫害高雨林责任人信息:
呼兰监狱:
医院监区副区长腾东明13204621999

监狱610办:
电话0451-57307353
主任张兆云13155518555

狱政科:
电话:0451-57307353
科长许文龙15104668379
崔姓副科长13945658517
郭姓科长13114608797
杜鹏18004663457(职务不详)

2017-02-14:黑龙江省呼兰监狱信息: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