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铁岭 昌图县 >> 张华, 女, 47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
拘留时间: 2000年
有关恶人: 辽宁省辽阳市劳动教养院四大队大队长孙爱琴为首的恶警
迫害情况: 劳动教养2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4-19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张艳 张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8-04: 张淑霞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等黑窝的遭遇
......
恶警还残忍的电击朝鲜族大法弟子金贞玉的脖子,让她的母亲、同时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金淑子听女儿的惨叫声;恶警还用同样方法强迫大法弟子刘菲听其妹妹刘军的惨叫。恶警强制学员张华、张艳姐俩伸直胳膊,在胳膊上面各压一个板凳,同时,用电棍电击后背。张华疼的大声惨叫……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张淑霞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等黑窝的遭遇-277644.html

2006-07-30: 揭露辽宁省辽阳教养院对女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淑芳晚上起夜,刚坐起来就被大队长孙××从上铺拉到地上,孙脱下自己的鞋左右开弓往脸上打,当时就把王淑芳打得不省人事了。王淑芳被打后脸全部变紫,肿起老高。在那里学员挨打是经常的事。法轮功学员坚持炼功,恶警就用更残忍的手段迫害她们,张艳、张华(姐妹俩)、寇小坤、王东、胡英等许多学员都被关过禁闭(也称关小号),被关進小号的学员被铐住手脚,一动不能动,每天只给一两重的窝窝头、半碗菜汤。年仅19岁的谭琦被关了16天,坐那一动不能动,后来尾骨都坐坏了,臀部也发生了溃疡,很长时间不能走动。

一次接见,家属们拿来很多东西,大队长孙爱勤不让学员吃,大法弟子说不让吃就给男同修送去吧,别浪费了。孙爱勤一副恶霸嘴脸,谁也不给吃,都给扔了。光咸菜就一编织袋,不但扔,还把咸菜,奶粉一袋一袋都剪开扔掉,罐头往地上摔碎了再扔掉。

铁岭市大法弟子金贞玉的父亲病重,亲属多次到教养院请求教养院让金贞玉和与她关押在一起的她的母亲金淑子回去见亲人最后一面,遭到教养院的无理拒绝,直至金贞玉的父亲病逝都未见上最后一面,真是惨无人道、灭绝人性。

恶警们还强迫学员长时间劳动。每早5点30分起床,一直干到次日凌晨2—3点。干得稍慢一点,她们就大打出手。劳动或开会期间不允许上厕所。学员王淑芳实在憋不住,把尿都尿到裤子里了。由于长时间的劳动得不到休息,学员的腿、脚、脸都肿了起来。孙大队长为了让学员给她挣钱(她说是要买小汽车),逼着学员甚么活都干。白天去轧钢厂在高温下拉钢丝;顶着炎炎的烈日修路、修草坪,很多学员都出现了头晕、昏迷等情形。晚上回来还得做工艺品,一直干到后半夜两三点钟。有一种刮玻璃纤维板的活,有毒的粘合剂刺激得人都睁不开眼,喘不过气,听说这种毒气吸入多了会影响人的生育,可是恶警们仍然逼迫学员去干,无论年轻年老(有的女孩还没成家),而且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在轧钢厂要搬折180度铁板筋,3人一组,每天要完成7-8吨,晚上仍然加班做手工,有时干到天亮。辽阳市大法弟子高金玲在这种超体力劳动中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但教养院的警察仍然不放过她,还不断地强迫她去搬折铁板筋。高金玲已于2002年被迫害致死。

一次去火车站和男教养犯一起出工,装十多年来积攒的垃圾,当时有个大法弟子正赶上来月经,累得脸色苍白,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还被强迫其继续劳动,有个善良的警察(原在卫生所工作)见此情况后,让这个学员去打水,被谷队长发现后,破口大骂,说她偷懒。由于超负荷的劳动,这个弟子后来月经像白水一样,脸色一直苍白。在卸车的过程中,恶警唆使男犯在火车厢上劳动,女大法弟子在车下往上扬,使得她们的头上、脸上、脖子里全是垃圾,长时间的劳动只要动作稍慢一点,就要挨打挨骂。

有一次去辽化出工,装没有完全烂的剩饭菜堆成的大垃圾堆,脚一踩上去,臭水就没到脚面上边,很多人当时就熏吐了,教养院的恶警跑到几十米外看着学员干活。平时出工后都不让法轮功学员洗澡,这次出工回来,马上就命令这些学员直接到厕所冲一下,否则不准進屋。然后司机让这些女法轮功学员立刻洗车,以免被臭气熏倒。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0/134318.html

2006-06-28: 电刑、奴役、暴力洗脑── 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对女大法弟子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中共江××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批的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奉中央及省610办公室的命令,于1999年11月份成立了女队,专门非法关押多次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女学员。

铁岭教养院女队自1999年11月份成立以来,先后非法关押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女学员,他们是李玉芹、刘淑媛、贾立文、金淑子、徐兰芳、孙宏艳、郜宏光、徐彩艳、胡英、金贞玉、谭琦、陈玉芝、张淑霞、张华、张艳、刘兵、陈奇、王彩艳、尹力萍、李文英、任凤华、代静、陈颖、刘非、刘军。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断的受到人格上的侮辱。刚入教养院,警察以搜查“大法书籍及经文”为名强制女学员脱衣服,甚至只剩下短裤或一丝不挂。

铁岭教养院的李院长及王志斌等恶警奉中央的“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对大法弟子進行酷刑折磨。1999年12月的一天,王志斌将正在炼功的大法弟子刘兵强行带入值班室,铐上手铐。紧接着大法弟子金贞玉因坚持炼功也被强行带進值班室。王志斌手握着电棍问她们俩:“你们知道这是甚么吗,今天让你们亲身感受一下。”然后将几个瓶盖放在桌子上,用电警棍不断的电瓶盖,瓶盖在桌子上乱蹦,火花四溅。然后王志斌疯狂地用电棍电击金贞玉的手背、手心,并强制她握电棍。王志斌边电击金贞玉边愤怒地大叫:“还炼不炼?”金贞玉坚定地回答:“炼。”王志斌近乎疯狂地对她進行电击,直至电累了。大法弟子刘兵在旁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然后,王志斌问刘兵:“你还炼不炼?”刘兵说:“炼”,王志斌对她進行了电击。第二天,王志斌又将郜宏光强行带進值班室,用电棍电击她的手心、手背,看她还不屈服,就将她按在椅子上,猛烈地在脖子部位电击。

恶警王志斌经常在大法弟子面前传达中央及上级命令,说:“你们死在这里,外面人永远不会知道。上面说了,我们警察将你们打死,不负任何责任,打死算白死。”就是在这样灭绝性的政策下,警察肆无忌惮地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12月的一天,教养院的院长说底下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不够狠,要亲自观阵,让警察在院长面前执行上级的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命令,要警察必须“好好表现”。于是,教养院的李院长在旁边坐着观看,王志斌及其他女干警一起对大法弟子下手。他们将大法弟子锁進一个大屋子里,怕里面的人冲出来。然后将受刑的大法弟子强行带進一个小屋,并把门反锁。他们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贾立文的胸部、腰部、后背,强制其屈服,但大法弟子贾立文非常坚定,他们电累了,就又对刘淑媛、徐兰芳等進行电击,贾立文、刘淑媛、徐兰芳都是50岁左右的妇女,她们都近乎昏厥。大法弟子陈玉芝也已50来岁,王志斌刚开始用一根电棍电击她的胸部、腰部、胳膊等部位,并问她:“你还炼不炼?”陈玉芝回答:“炼。”王志斌恼羞成怒,用两根电棍前后夹住陈玉芝的前胸、后背,不断电击,陈玉芝昏死过去。当时被非法关押在里面的有一对母女金淑子(母)、金贞玉(女),还有两对姐妹刘非(姐)、刘军(妹);张华(姐)、张艳(妹)。警察对其中一人施以酷刑,让她的亲人目睹和亲耳听到遭受酷刑的惨叫声。王志斌将金贞玉强行带入小屋子,当时金贞玉只有27岁,由于在北京长时间非法关押身体已极度虚弱,体重只有80多斤。几个干警将她按在凳子上,王志斌用电棍疯狂地电击她的脖子,并将电棍长时间放在一个部位。在外面听到电棍啪啪的电击声,母女连心啊,他们妄图用这种卑鄙的方式使她们母女屈服。看到金贞玉一声也没叫,王志斌觉得在李院长面前很没有成效,就变本加厉,直至将金贞玉电得脖子红肿、伤痕累累。接着,他们又强行将刘非、刘军一起带進小屋,折磨刘非时让刘军在旁边看着;折磨刘军时让刘非在旁边看着。张华和张艳在北京已被非法关押数月,因不报姓名遭受了各种刑罚。几个干警用电棍电击她们二人长达三、四个小时,又将张艳关入小号。

教养院奉上级的命令专门制了一个表,说炼就在上面划“X”,不炼划勾,然后对划“X”的学员進行体罚。其中有一种叫“顶墙站”,用脑袋顶墙,身子离开墙一段距离,腿站直,身体呈直线型。教养院为了强迫学员放弃信仰,还强制学员進行超体力劳动。在寒冬腊月,让这些女学员挖大沟。冬天土冻的特别硬,负责监工的女干警的脚都冻坏了,真是冰天雪地,学员累的直不起腰,干警还不断地喊叫,逼迫学员用镐刨地并挖沟。

教养院经常强制学员开会,在会上進行恐吓,说中央有令:“对法轮功肉体上消灭”。上级610部门还不断地批评教养院对法轮功“手软”,命令将窗户都上上铁栏杆,用布将窗户挡上,让法轮功学员看不到外面,让学员觉得暗无天日、无休止地受折磨。同时教养院对这些学员强制洗脑,逼迫她们唱“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邪党歌曲,不唱就会遭受体罚、酷刑。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做好人就被强行监禁、失去人身自由,遭受肉体及精神上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8/131646.html

2006-06-28: 电刑、奴役、暴力洗脑── 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对女大法弟子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中共江××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批的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奉中央及省610办公室的命令,于1999年11月份成立了女队,专门非法关押多次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女学员。

铁岭教养院女队自1999年11月份成立以来,先后非法关押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女学员,他们是李玉芹、刘淑媛、贾立文、金淑子、徐兰芳、孙宏艳、郜宏光、徐彩艳、胡英、金贞玉、谭琦、陈玉芝、张淑霞、张华、张艳、刘兵、陈奇、王彩艳、尹力萍、李文英、任凤华、代静、陈颖、刘非、刘军。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断的受到人格上的侮辱。刚入教养院,警察以搜查“大法书籍及经文”为名强制女学员脱衣服,甚至只剩下短裤或一丝不挂。

铁岭教养院的李院长及王志斌等恶警奉中央的“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对大法弟子進行酷刑折磨。1999年12月的一天,王志斌将正在炼功的大法弟子刘兵强行带入值班室,铐上手铐。紧接着大法弟子金贞玉因坚持炼功也被强行带進值班室。王志斌手握着电棍问她们俩:“你们知道这是甚么吗,今天让你们亲身感受一下。”然后将几个瓶盖放在桌子上,用电警棍不断的电瓶盖,瓶盖在桌子上乱蹦,火花四溅。然后王志斌疯狂地用电棍电击金贞玉的手背、手心,并强制她握电棍。王志斌边电击金贞玉边愤怒地大叫:“还炼不炼?”金贞玉坚定地回答:“炼。”王志斌近乎疯狂地对她進行电击,直至电累了。大法弟子刘兵在旁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然后,王志斌问刘兵:“你还炼不炼?”刘兵说:“炼”,王志斌对她進行了电击。第二天,王志斌又将郜宏光强行带進值班室,用电棍电击她的手心、手背,看她还不屈服,就将她按在椅子上,猛烈地在脖子部位电击。

恶警王志斌经常在大法弟子面前传达中央及上级命令,说:“你们死在这里,外面人永远不会知道。上面说了,我们警察将你们打死,不负任何责任,打死算白死。”就是在这样灭绝性的政策下,警察肆无忌惮地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12月的一天,教养院的院长说底下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不够狠,要亲自观阵,让警察在院长面前执行上级的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命令,要警察必须 “好好表现”。于是,教养院的李院长在旁边坐着观看,王志斌及其他女干警一起对大法弟子下手。他们将大法弟子锁進一个大屋子里,怕里面的人冲出来。然后将受刑的大法弟子强行带進一个小屋,并把门反锁。他们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贾立文的胸部、腰部、后背,强制其屈服,但大法弟子贾立文非常坚定,他们电累了,就又对刘淑媛、徐兰芳等進行电击,贾立文、刘淑媛、徐兰芳都是50岁左右的妇女,她们都近乎昏厥。大法弟子陈玉芝也已50来岁,王志斌刚开始用一根电棍电击她的胸部、腰部、胳膊等部位,并问她:“你还炼不炼?”陈玉芝回答:“炼。”王志斌恼羞成怒,用两根电棍前后夹住陈玉芝的前胸、后背,不断电击,陈玉芝昏死过去。当时被非法关押在里面的有一对母女金淑子(母)、金贞玉(女),还有两对姐妹刘非(姐)、刘军(妹);张华(姐)、张艳(妹)。警察对其中一人施以酷刑,让她的亲人目睹和亲耳听到遭受酷刑的惨叫声。王志斌将金贞玉强行带入小屋子,当时金贞玉只有27岁,由于在北京长时间非法关押身体已极度虚弱,体重只有80多斤。几个干警将她按在凳子上,王志斌用电棍疯狂地电击她的脖子,并将电棍长时间放在一个部位。在外面听到电棍啪啪的电击声,母女连心啊,他们妄图用这种卑鄙的方式使她们母女屈服。看到金贞玉一声也没叫,王志斌觉得在李院长面前很没有成效,就变本加厉,直至将金贞玉电得脖子红肿、伤痕纍纍。接着,他们又强行将刘非、刘军一起带進小屋,折磨刘非时让刘军在旁边看着;折磨刘军时让刘非在旁边看着。张华和张艳在北京已被非法关押数月,因不报姓名遭受了各种刑罚。几个干警用电棍电击她们二人长达三、四个小时,又将张艳关入小号。

教养院奉上级的命令专门制了一个表,说炼就在上面划“X”,不炼划勾,然后对划“X”的学员進行体罚。其中有一种叫“顶墙站”,用脑袋顶墙,身子离开墙一段距离,腿站直,身体呈直线型。教养院为了强迫学员放弃信仰,还强制学员進行超体力劳动。在寒冬腊月,让这些女学员挖大沟。冬天土冻的特别硬,负责监工的女干警的脚都冻坏了,真是冰天雪地,学员累的直不起腰,干警还不断地喊叫,逼迫学员用镐刨地并挖沟。

教养院经常强制学员开会,在会上進行恐吓,说中央有令:“对法轮功肉体上消灭”。上级610部门还不断地批评教养院对法轮功“手软”,命令将窗户都上上铁栏杆,用布将窗户挡上,让法轮功学员看不到外面,让学员觉得暗无天日、无休止地受折磨。同时教养院对这些学员强制洗脑,逼迫她们唱“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邪党歌曲,不唱就会遭受体罚、酷刑。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做好人就被强行监禁、失去人身自由,遭受肉体及精神上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8/131646.html

2004-01-14: 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法轮功女学员有24人,她们是:冯淑华、刘丽艳、刘玉清、王凤艳、王凤丽、赵艳 萍、程淑媛、姜桂荣、蔚云霞、孙淑萍、张华、耿玉华、于艳秋、单慧杰、郭霞、王月华、王晓华、孙亚杰、 王淑华、霍淑珍、张云玲、温久玲、孙丽、赵桂珍。

2002-02-19: 在铁岭教养院,大法学员们只要炼功、学法就遭到不法警察的电棍、开飞机(腰90度弯曲,手臂向后超过腰的高度,脚跟抬起,头部靠着腿),还有顶墙、关禁闭等刑罚。数九寒天,外面下着大雪,张艳、张华姐俩不畏严寒,默默忍受“顶墙”的体罚,我因给她俩手套也被罚“顶墙”。

2002-01-05: 学员坚持炼功,恶警就用更残忍的手段迫害她们,张艳、张华(姐妹俩)、寇小坤、王东等许多学员都被关过禁闭(也称关小号),被关進小号的学员被铐住手脚,一动不能动,每天只给一两重的窝窝头、半碗菜汤。张艳双手被吊起来,两腿岔开带着手铐、脚镣,整整被关了18天,这18天中她休克了好多次。年仅19岁的谭琦被关了16天,坐那一动不能动,后来尾骨都坐坏了,臀部也发生了溃疡,很长时间不能走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6/22645.html

2001-02-02: 大连教养院并不是其宣扬的“教育、感化、挽救”而是刑罚、逼迫签字、强行放弃修炼。把其中14个人强行严管,就因为我们晚上炼功,十来个干警手提胶皮棍、电棍等刑具,气势汹汹地打我们,有个别学员被打昏过去。所有被打的学员都有不同程度的打伤、淤肿,甚至脸都变形了。打人的干警中以雍鸣久、王军、林毅等队长的行为最邪恶。

雍鸣久从直接管法轮功学员开始就以各种手段破坏大法与迫害学员。他们在打学员时,一边打一边喊:“我们就是地狱的小鬼,马三家的做法我们也会。江泽民说打死白死!……”其中孙队长说:“我要把你们打成小鬼,打死你们不犯法,让你们变成鬼转世也当警察……”其恶毒尽显。打我们的干警全身大汗,用尽全力,把手都打没劲了,连棍子都打弯了,气喘咻咻。每个挨打学员都有不同程度的瘀血、青紫,严重的甚至连翻身都不敢。被打昏的学员他们又拿凉水往脸上泼,毫无人性可言,仅仅是因为我们炼了功。而且在逼我们签字时,也是几个男队长围在旁边,电棍、胶皮棍放在一起,只要不签就大打出手。

14个被严管的学员是:张福玲、全晓男、吴月菊、张华、(万冬霞)、万晶、(王互荣)、仲淑娟、王晶、王荣红、王海英、胡淑珍、曲环、(赵晶)。

括号内的学员曾被打昏过去,有的学员被拖着从走廊这头拖到另一头,血溅到墙上,他们又用东西抹掉,怕人看见。

有的学员脸上肿得厉害,到楼下打水时不让去,怕叫人看见他们的残酷,专找脸上没伤或伤在里面的学员出去打水,充分暴露了他们的虚伪和阴暗心理。

2001-01-02: 正法无罪--来自大连教养院的日记
12月17日
80多人继续绝食(没细统计)。下午4点左右院方领导开了一个所谓奖惩大会。会上把凡是没有动起来的学员给予减刑奖励,有奖一个至六个月不等;把它们认为“带头闹事”的12个学员当场带走,她们是:全晓男、万晶、王荣红、胡淑珍、王静、张华、王海英、吴月菊、钟淑娟、万冬霞、赵晶、张福玲,至今不知她们下落如何。晚5点左右,两个老学员被带走,她们已经四天没進食;接着把80多绝食的学院带到走廊上强行灌食,其中先灌食的12人被带上手铐强行灌食。那晚市621郝局长也来到现场亲临灌食一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350.html

铁岭 昌图县联系资料(区号: 410)

2018-07-01:
梨树县检察院:毕海军0434-5275509
梨树县法院:赵艳江18543416036

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董晓龙13894458889 杨文15981598900
王明山18629859933 管玉江18543417523
张喜坤18543417076



2018-06-03: 2018-05-20: 主审法官:李明(纪检组长) 02475804009、13700106611,审判员:纪新,陪审员:杨丽。
公诉人:李辉13704107749、徐姊芙(代理检察员)

昌图县法院院长:王丹13504100858
主管副院长:廉子良02475804005、13904904085
李铁铭:02475804002、18841040168
刘湛:02475804003、13841016777
刘岩松:02475804006、13898582999
任彦军:02475804007、15164136777
刘晓东:13841016911
郑姝芝:13941049139
王宁(一审主审法官、刑庭庭长):13591089789
高亚忱:13464125111
杨晓光:15841030333
李文丕:13941084939
孙丹(刑庭法官):02475804027

昌图县政法委:
书记:杨宗泽13314107999
政法委副书记(原610主任):娄耀东02475822412、13904104921
原610办公室副主任:白雪飞(接收法院案件负责人)02475822627、13898590055

2018-05-16:昌图县法院:
王丹:院长:13504100858
李铁铭:13904904999
刘湛:13841016777
廉子良(副院长):13904904085
刘岩松:13898582999
任艳军:15164136777
郑姝芝:13941049139
李明(纪检组长):13700106611
王宁(刑事庭长,一审主审法官):1359108978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