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王江, 男, 57

王江
王江

出生时间: 一九六一年十月三日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哈达村西岱家屯(原阿城区舍利乡)
个人近况: 2018年5月1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2-09:遭十年冤狱 哈尔滨王江被迫害离世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江二零零六年六月被枉判十年,在大庆监狱遭毒打、折磨,胳膊被打折,出现严重的骨结核和空洞性肺结核症状,及肝硬化腹水症状等。二零一五年,王江被家人办了保外就医后,身体刚有恢复,又被收监。二零一六年出狱后,在警察经常骚扰、邻居监控、隔离中,王江再也没有恢复,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离世,年仅57岁。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江二零零六年六月被枉判十年,在大庆监狱遭毒打、折磨,胳膊被打折,出现严重的骨结核和空洞性肺结核症状,及肝硬化腹水症状等。二零一五年,王江被家人办了保外就医后,身体刚有恢复,又被收监。二零一六年出狱后,在警察经常骚扰、邻居监控、隔离中,王江再也没有恢复,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离世,年仅57岁。

王江,男,于一九六一年十月三日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哈达村西岱家屯(原阿城区舍利乡)农民。修炼法轮功后,王江身体健康,是大家公认的老实、厚道的大好人。王江的家庭生活虽不宽裕,但大法修炼让他乐在其中,其乐融融,每天的生活很充实。

二十年来,王江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受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被哈站派出所、平房区派出所、阿城区看守所、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大庆监狱酷刑迫害多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王江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哈站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四天,期间,不给吃喝,还遭受恶警毒打,眼睛被打充血后,又送到平房区南派出所,警察才通知家人。后来,王江又被送到平房分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家人付出极大努力,才把他接回来。

二零零一年元旦,王江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构陷,被平房区派出所非法抓捕,并非法劳教两年,被勒索罚金一万多元。王江被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后,遭受恶警的毒打,并被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王江全身发黑。因劳教所环境恶劣,王江全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水,还不许家属接见。这种情况下,万家劳教所非但不放人,还把王江转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王江在长林子劳教所绝食反迫害,被狱警王占起指挥恶警和劳教人员对他实施推、掰、撅、打等酷刑,迫害了几个小时后,王江已经不能走路。然后,他们把王江从一大队到五大队不停的转来转去,转到哪里,王江就被打到哪里,目的是制造恐怖气氛,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王江被非法劳教到期时,劳教所以王江不放弃信仰为借口,仍不放人,结果王江又被非法超期关押一个月才放回。

遭绑架 看守所里被迫害致病状

二零零六年一月七日,即黄历的腊月初八,王江与其他六名阿城区法轮功学员在阿城永源镇永和村向世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村治保主任薛宝信恶意构陷,遭永源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天,永源派出所警察押着王江,在哈达村中共村支书老婆的协同下,闯进王江家里非法抄家。警察在王江妻子阻拦不住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光盘、条幅等物品后,就把王江关押进看守所。之后几天王江被多次审问未果,一月十二日被非法批捕,转关到阿城区第一看守所。

几天后,看守所来信说王江病了,在阿城中医院住院,让家属送四千元钱。妻子现借了一千元钱赶到中医院,见王江躺在病床上,十分痛苦,全身不能动,也说不出话来,脚上还戴着脚镣子。王江示意妻子解开裤腰带,妻子发现王江尿床了,小便已失禁,就对警察说:人已经让你们折磨成这样了,还戴着脚镣子,赶快打开。妻子把新买来的内衣给换上,又给恶警一千元钱,之后,他们把王江送回看守所。

遭枉判十年重刑 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上午,阿城区法院对王江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当年六月,阿城区法院对七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王江被冤判十年重刑。七位法轮功学员上诉,均被中级法院无理驳回。

二零零七年三月,王江家属几经周折,多方打探,终于知道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集训完,被劫持到了大庆监狱,家属多次坐车几百公里去探望,狱方不让见,家人几经周折,终于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才见到王江

王江在大庆监狱被迫害期间,多次被犯人毒打,肋下鼓起大包,胳膊被打折,肿得老粗,胸部出现溃烂,便血,腰部溃烂化脓,手腕等处溃烂,出现严重的骨结核和空洞性肺结核症状,疼得睡不着觉,人瘦得脱了像。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下午两点多钟,大庆监狱二监区大队长崔世军喝得醉醺醺的,突然来到二监区四中队场区,强迫在押人员集合、报数。王江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李海、张魁武、戴启鸿都没报数,恶警崔世军邪性十足的打了他们每人五、六个嘴巴,还不知耻的说他们不尊重他,不给他面子。崔世军还让其他犯人打法轮功学员,可这次犯人都没动手。崔世军自己酒劲过了,清醒一些了,也觉的没趣,才停手。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王江和法轮功学员李立国因为不配合恶警的要求,曾被关小号迫害,小号是监狱内设的屋中屋,不见阳光,春秋时节都非常阴冷,这里不给行李用,只能穿单衣,躺在木板铺上,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喝烂菜汤。

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二监区,这样恶劣的环境使王江身体状况更加恶化,长期以来被迫害身体状况一直不好,长时间便血,病状很严重,随时生命都会出现危险。监狱方怕王江死亡,担人命责任,只得把王江送到大庆第四医院手术诊治。曾有半年的时间就医,这期间,家人来探视,看见王江胸部、身体上都留有很多处疤痕,并出现严重的肝硬化肝腹水症状,恶警不让他跟家人说话,家人非常气愤,说王江硬是被折磨出病的。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庆监狱紧急让家属给王江办保外就医。在王江身体状况恶化的情况下,二零一五年,家人几经努力,为王江办了保外就医。王江回家后,王江身体恢复很快。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王江家门前突然出现一辆警车,闯进来几个大庆监狱方派来的警察,说是王江保外到期了,以半年体检一次为由,强行把王江拉走,把他拉到哈尔滨公安医院做身体检查,检查后,说身体恢复正常了,不能再保外了,就把他收回到大庆监狱,非法关押在监狱内医院监区,强迫他继续服刑。

此时王江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可是大庆监狱和大庆司法局等部门坚持把王江收监,不考虑王江身体如何,继续草菅人命,让家属非常担心王江出现生命危险。终于,王江和家属熬到、盼到了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直到十年冤狱期满,王江才被放回家。

王江回到家里后,身体状况不好,家人也害怕再被迫害,不让王江与同修接触,邻居也跟着监视王江的行踪,王江一出门,邻居就告诉王江的妻子。

哈尔滨平房区辖区派出警察所经常骚扰他,有时候给王江的妻子打电话,一打电话,王江的妻子就得回家,有时候,片警来家里问这问那,不让王江与人联系等。警察敲门不开,就砸门,再不开,就跳进去。后来,王江的妻子告诉王江平时就把大门锁上,把屋里的门也锁上,省得他们进来没有准备。由于害怕,家人也不让王江跟外人联系。王江回到家里,也是长期生活在恐惧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王江身体一直没有康复,再加上他长期处于恐惧之中,精神上遭受巨大的迫害,家人也多方给予医治,无效,于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王江在痛苦中被迫害离世,终年57岁。

王江被迫害期间,王江的妻子由于遭受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再加上生活的重担,身体有病,不能干重活,家庭的重担落在儿子一个人身上,母子俩艰难度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9/遭十年冤狱-哈尔滨王江被迫害离世-396824.html

2015-06-19: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江又被劫持到大庆监狱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区法轮功学员王江,因出现病状,半年前被“保外”回到家中,大庆监狱以半年体检一次为由,要求王江去哈市公安医院体检,大庆监狱以体检不够保外为由,5月27日,再一次把王江绑架到大庆监狱。

法轮功学员王江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可大庆监狱司法局等部门坚持把王江收监,不管人身体如何,草菅人命。家属非常担心。

大庆监狱警察素质极差,每次都极力勒索钱,王江被迫害9年,家中根本没有钱,警察还不依不饶,连王江儿子带的路费350元,他们都毫不客气的要走,一分钱不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9/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1110.html

2014-11-23: 法轮功学员王江被大庆监狱迫害严重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王江(哈尔滨阿城人)近几年来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特别严重的是肛门出血,近日被送到大庆第四医院诊治,据说病状挺严重。请知道他家的同修尽快跟他的家人联系,抓紧时间到大庆监狱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3/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00654.html#1411230159-1

2014-05-21: 5月16日,法轮功学员李立国、王江在黑龙江省大庆监狱遭关小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1/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2418.html

2010-07-19: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哈尔滨市阿城区几年来被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10人,仍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有31人。其中11人在大庆监狱,7人在女子监狱,6人在呼兰监狱;有3人在长林子劳教所;5人在阿城看守所。

一、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6,王江,男,50岁,黑龙江省哈市平房区哈达村西岱家屯农民。2005年12月9日被绑架,2006年被阿城市法院非法判刑10年。现在关押在大庆监狱。在大庆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不能自理,曾住监狱医院很长时间。现在王江的妻子身体有病,不能干重活,家庭的重担落在儿子一个人身上,母子俩艰难度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75.html

2009-08-04: 王江遭大庆监狱迫害致一身重病 家人无法探视
黑龙江省农民大法弟子王江,二零零六年一月被绑架,遭邪党法庭非法判刑十年,至今已被大庆监狱迫害的一身重病,患上严重的骨结核及肺结核,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大庆监狱不但不让王江保外就医,还变着法儿阻止家人探视。近期,大庆监狱新上任的头目,变本加厉的迫害狱中的大法弟子,使王江的家人更加担心王江生命安全,呼吁外界关注。

王江,男,生于一九六一年十月,黑龙江省哈市平房区哈达村西岱家屯农民。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因向世人讲真相,被阿城永源镇派出所,阿城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在关押期间被迫害严重。后王江被非法判刑十年,但邪党人员不通知家属被非法关押在何处。以下是家属去探视王江的全部经过:

二零零七年一月,家属听说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遂到呼兰监狱探监,狱警说人已经转到讷河,家属来到了讷河,经过了三天三夜,查遍了所有的地方也没有找到王江,后来经查,说人在大庆监狱,家属又赶到大庆监狱。家属跟狱长说:我们几天没有睡觉了,看一看王江,证实人是在这里,我们就放心了。可大庆监狱就是不让见人。家属只好回家。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家属再次到大庆要求见王江,监狱说什么也不让见,只得返回。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王江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妻子、弟妹来到大庆,监狱才让见王江一面,经询问,知道王江被打,因为王江包夹犯人让王江刷碗、擦地等,王江认为自己不是犯人不干,遭犯人毒打,打人凶手是付刚,韩守印。当时警察也说,已经让两人向王江赔礼道歉,因家属不知道人被打得多重,所以没再追究。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家属又来到大庆监狱看人,又是不让见,王江的情况不得而知。

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家属又一次来到监狱,要求见王江,几经周折,家人连诈带闹,到了下午才让见人,这次见到人才知道人被打得非常严重,身上肋下鼓起大包,家属问:是不是打的,说是打的,家属找到警察,警察说是得的粉瘤,显然是撒谎。回到家里,家人以商量,直到监狱警察在撒谎,也感觉到王江的病情很严重,决定到省里去找,第二天来到省司法厅,找到省司法厅信访办主任李宗祥,他亲自打电话到大庆监狱,追问此事,大庆监狱王家仁狱长否认犯人打王江,非常肯定。家属表示不相信,必须见到本人才相信,李宗祥主任让家属亲自去一趟大庆监狱,如果不让见,就说是省里让来的。家属第二天来到监狱,给王家仁打电话非常害怕,马上开车回到监狱,家属当着他们的面问王江身上的伤是不是犯人打的,回答:是。问打人者名字,回答:付刚,韩守印。这是王江身上的包已经化脓。当时家属要求监狱给看病,并提出保外就医,还有严惩打人凶手,监狱答应给治疗。

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家属又去了一趟大庆监狱,不让见,返回。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王江的儿子来到监狱看爸爸,结果没有让见,返回。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王江的儿子去见爸爸,又是不让见,所以王江的伤势如何不得而知。但是从里边出狱的捎出信来说王江病得非常严重。

又过了大半年,大庆监狱一警察来电话,告诉家属王江病了,很严重,得的肺结核,在医院里住了很长时间了,这里可不是人呆的地方,家人来看看王江,也安慰安慰他。

于是家属在二零零八年十月又一次来到大庆监狱,这一次见到了王江,人被迫害得非常严重,走路费劲、便血、腰部溃烂化脓,胳膊肿得老粗,抬不起来,得了肺结核,连衣服都穿不上,在狱中医院住了很长时间了,人瘦得够呛,症状越来越严重,总之监狱根本没有给与真正治疗。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家属不放心,又一次来到大庆监狱,要求见人,监狱百般刁难就是不让见,在家属的努力下,直到下午将近四点才让见人,这时看到王江的胳膊更严重了,肿得太严重了,而且疼得连觉都睡不着,好象骨头错位没有及时归位的感觉,已经近一年的时间了,眼看胳膊就要残废的样子。家属心疼得够呛,给王江买了一些吃的补养一下。听王江说,他的胳膊得的是骨结核,还有肺结核。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王江的妻子领着儿子去见王江王江状况仍然不好,他确定说自己得的是很严重骨结核和肺结核,人睡不着觉,精神非常沮丧,跟儿子交待了很多,情绪非常不好。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家属再一次来到大庆监狱,但是监狱故意说,王江不穿囚服,不出来,结果又没有见到人。其实真正的原因是监狱换了一个狱长,此人非常邪恶,恶毒迫害大法弟子,据说不给大法弟子饭吃已经七、八天了,所以监狱极力阻止家属跟他们见面,为了隐瞒消息,所以才不让见人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4/205874.html

2009-08-03: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被打 不让家属见面
7月28日,大法弟子杨恭喜的家属去见杨恭喜,监狱称“表现不好,不让见,”真正的原因是杨恭喜被打坏,怕家属看见曝光。

六监区仍然在持续迫害大法弟子,每天早晨7点到晚上7点,逼大法弟子到外边去,不让在监室里呆。

王江的家属去见王江,也没有看到 ,家属提出要求保外就医,

近两天,黑龙江大庆监狱五监区大法弟子被逼、被打,部份写了“转化书”,每天在操场上被逼着唱邪党歌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205806.html

2008-12-08: 多名大法弟子被大庆监狱迫害致命危
近一段时间,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在长期迫害下,多人出现严重身体病状。47岁的哈尔滨市大法弟子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三大队,由于身体病情严重,已被转到监狱医院关押,详情不明。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张建,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由于长期非法关押,使30岁的他身体极瘦,走路非常困难,象木偶一样,上下楼得有人搀扶。

大庆市乘风庄大法弟子姜德荣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大庆监狱,遭受了几年的牢狱生活。在一年多前,姜德荣就被迫害成肺结核的症状,胸腔积水,严重时几次被拉到龙南医院抽水,在监狱里得不到医治,如今人瘦得皮包骨,说话、行走困难,睡觉喘不上气。

大庆采油七场大法弟子朱洪兵,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五大队。由于长期关押,现在身体严重虚弱,面色蜡黄,身体枯瘦,说话、行动都非常困难。

监狱不象以前公开暴力迫害大法弟子,但现在以掩盖方式维持着迫害,长期不让接见,封锁大法弟子的境况。类似以上的情况,监狱多是不闻不问,直到生命危险时。如零七年,伊春大法弟子周树海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大庆监狱耽误医治,周树海在迫害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8/191284.html

2008-11-30: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部份大法弟子情况简介
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的部份大法弟子的一些情况的简单介绍:
......
5、王江,男,47岁,生于1961年10月3日,家住:哈尔滨市平房区平房镇答对六组。2005年12月9日被非法绑架,2006年被阿城市法院非法判刑10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0/190679.html

2007-08-23: 在大庆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李荣红遭恶警朱文武关押小号迫害
黑龙江省大庆监狱二监区副区长朱文武,在对王江迫害事件中,表现极其邪恶,在王江与家属接见时,对王江進行威胁、恐吓,不让对家人说出迫害实情,欺骗家属,包庇打人犯人,不作处理。一直没有给王江的身体作仪器检查,肋骨被打呈凸出状,大包已经破开,流出脓血,现已好转。

2007年8月7日上午8时许,李荣红提水壶准备到水房打水,被恶警朱文武阻拦、殴打,并强行关押小号迫害。恶警朱文武由于李荣红在王江被迫害事件中,向监狱反映情况,揭露其罪行,怀恨在心,趁机对李荣红進行打击、报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3/161351.html

2007-08-20: 大庆监狱暴行:撕碎烧掉衣服、剃头、暴打、关小号
黑龙江大庆监狱的邪恶之徒正在对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進行疯狂的迫害。暴行包括撕碎烧掉大法弟子的衣服、强行剃头、凶残暴打、关小号迫害等,并拒绝前来看望的大法弟子亲属与亲人相见。

八月初,邪恶的规定不许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走出监舍放风。而且每个大法弟子的身边都有“包夹”的刑事犯,对他们的言行進行监控。

8月7日,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二大队的佳木斯大法弟子李荣红抵制邪恶的这个规定,要到监舍外面活动。二大队副大队长朱文武不让其出去,李荣红不配合他,并冲到一楼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关押到小号迫害。

8月14日,狱长王永祥率领邪恶之徒亲自到小号迫害李荣红,打完李荣红后又给他上大挂(一种酷刑)至今。

邪恶之徒先将大法弟子身上穿的衣服撕碎烧掉,之后打倒并按在地上剃头,在关押入小号,秘密的疯狂暴打、残害大法弟子。他们不许大法弟子出监门,现在正是夏季,酷暑难熬,气温高达30多度,把大法弟子分别与100多名犯人一起挤在几十平米的监舍内,这些人都造成不同程度的中暑现象。

大法弟子晓涛因出监门被打伤,并被关小号迫害。大法弟子李荣红身上的衣服被撕碎,被关小号迫害。

大庆监狱的恶人又开始强迫大法弟子穿囚服,并用暴力手段给大法弟子剃光头。在8月15日,大法弟子王宇东被监狱政治部的流氓恶警李威龙伙同犯人一起打倒在地上,他身上的衣服被撕碎烧掉,之后头被按在地上剃头,并关小号迫害。王宇东的身上被流氓恶警李威龙打的多处是伤。大法弟子隋耀明身上的衣服被撕碎,被关小号迫害。还有几个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同样是身上的衣服被撕碎,被关押小号迫害。大法弟子王江在前一段时间肋骨被打断,现已化脓露出骨头,监狱不给治疗、不让家属接见,家属要求出外治疗也遭到监狱的推托拒绝。

被非法关押在其它监区的大法弟子也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监狱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大肆行恶,他们完全失去人性的丧心病狂的行为已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互相之间都联系不上,其他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仍在调查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204.html

2007-07-02: 大庆监狱二监区唆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王江
王江被犯人殴打致伤已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身体一直未得到详细的检查,施暴的犯人也未被处理,恶警们接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电话后,更加封闭大法弟子与外界接触。近来王江肋骨被打后出现了包(因一直未给做仪器检查,不清楚伤害到哪了),恶人们信口雌黄说:长瘤了。现在“包”越来越大,同在一个监区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李荣江正在向狱方反映王江被迫害情况,准备绝食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58035.html

2007-06-23: 大法弟子王江在大庆监狱被刑事犯人欧打致伤
哈尔滨平房区大法弟子王江至今被非法关押于大庆监狱。因王江不给刑事犯人付刚洗碗,于半月前被付刚毒打后,身体极度虚弱,呼吸和行走困难,几乎生活不能自理。王江家人向大庆监狱要求惩治犯人付刚,监区长朱任山谎称己经制裁了。近日监狱说给王江检查身体结果是肺结核,体内有瘤,因而说王江身体状况不是付刚所致,包疪犯人以此推缷狱方责任。家人要求保外就医,狱方竟说:“法轮功这种人死在监狱都正常,告到哪谁也没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3/157430.html

2007-06-17: 大法弟子王江近期在大庆监狱被严重迫害
大法弟子王江近期在黑龙江省大庆监狱遭到严重迫害。六月十二日家属得知消息后,立即前去看望,要求接见,狱方赶紧谎称:他是被刑事犯人打了,说刑事犯人把王江骗到监舍外面,不知用甚么打的。并说王江当时自己不说,不报告,过后两天才说,并且谎称已经处理了刑事犯人。狱方说王江太老实,还说没打坏,只说左肋下有包,是长了甚么,等等欲盖弥彰。

狱方还说王江不穿号服、不配合,本不让接见的,因看在七十多岁老母的份上才让见的。在大庆监狱,真正的犯人随便接见家属,而大法弟子家属接见时得经过所谓监狱的五个领导人(监狱长、狱政科长、教改科长、监区长、中队监区)的签字,由主抓洗脑改造的副监区长伙同两名刑事犯人看押着大法弟子到接见室与亲属见面。

自从大庆监狱非法关押了大法弟子之后,监狱就对各监区的大法弟子实行比较邪恶的规定,由主抓洗脑改造的监区长和多名狱警具体负责看管,直接控制着对每个大法弟子的一切活动,并用四名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实行严格的监控,并作记录。不准许大法弟子出监门,就是在监舍内的活动也受限制,整日坐在犯人的所谓学习室内。 在这样的严密监视下,大法弟子王江被犯人骗到外面毒打是不可能的,可见监狱方面在掩盖迫害真相。

家属通过铁丝网与王江电话对话,王非常瘦弱,说话时有气无力,声音很弱,勉强听到其声音。家属让其掀起衣服,只见左肋下鼓出一个鸭蛋大的包。问是怎么打的?谁打的?王眼睛直直的瞪着,一脸痛苦的表情,没能说明白谁打的。家属大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江说:以前打的。这是第二次又打成这样的(看样子肋骨已被打断)。这时在旁边瞪着眼睛看着的警察(朱文武,副监区长)赶紧掀起王江的衣服,非常野蛮的捏着伤处的包,嘴里说着甚么,只见王江非常的痛苦。这时家属再想说甚么,这位姓朱的狱警赶紧挂断电话。

家属看到王江的生命在这里没有保障,很担心,要求狱方把人带出和家属一起去看病,狱方说坚决不行,并掩盖说王江本人不看病,家属说王江电话中同意出来看病,家属跟狱方说如果出现生命危险是要告当事人的。副监区长朱文武却说:不能保证王江的生命安全,犯人打犯人是常事,并说现在社会上照样有打架打死的。同时推托的答应家属两周后给家属交待看病情况。

在大庆监狱严重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这种侵权行为视生命如草芥的现象经常发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全世界正义之士都在关注着这场迫害。善恶一念间,不要以为在阴暗的角落就可以胡作非为,河北流氓恶警何雪健(强奸女大法弟子)已遭恶报,得阴茎癌,三次跳楼自杀未遂,生不如死。这只是刚刚开始,等待的是生命灭尽的无休止的痛苦中的偿还。迫害大法弟子的是要遭恶报的。这万古的大罪是永远也还不清的。只有在迫害结束前明真相,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过罪的人要以实际行动给自己赎罪的机会,时间不多了,给自己与家人留条后路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7/157057.html

2007-06-13: 哈尔滨大法弟子王江被大庆监狱迫害严重,请家人密切关注
2006年7月5日,因到偏远的地方发真相资料,王江被非法判刑10年,被非法送到呼兰监狱遭受迫害,06年8月被送到大庆监狱继续迫害。现身体状况不佳,望家人快到大庆监狱探视,了解真实情况。

也请当地同修转告王江的家人或通过朋友转告:0451──53880499;53880078;53889429;1376696629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3/156832.html

2006-09-08: 大法弟子付文昌等受公安、610、派出所迫害的情况
大法弟子付文昌、王江、曲永华、李万月、赵世君、杨功喜、徐双荣七名大法弟子在发真相传单时被恶人举报。于06年1月9日被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被分别殴打审讯后送到阿城二看守所,12日送到一看守所。期间被非法审讯七、八次之多,过程中辱骂、威逼,利诱,因为公安局、610、派出所都有任务数,为了凑数把无辜的大法弟子强加罪名,非法判刑8年、9年、10年不等。

赵世君在阿一看守所被强迫光身子倒凉水。一个姿势坐着,大小便受限,每天吃的都是大碴子,身体虚弱也不让家人看。在呼兰监狱强制每天站立晚上近半夜才睡觉,早4、5点就起床罚站。恶人还强制大法弟子写4书,强制奴役。8月3日被送到大庆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8/137321.html

2006-07-18: 黑龙江阿城市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最新情况
阿城市七名大法弟子于06年1月9日被绑架,于4月18日非法开庭,5月12日接到非法判决书,分别被非法判刑8、9、10年不等,7名大法弟子不服判决,纷纷提出上诉,上诉到哈市中院,近两个月驳回上诉,7月5日六名男大法弟子:李万月、杨恭喜、赵世军、曲永华、付文昌、王江等被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被送到集训队非法迫害,具体情况不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8/133351.html

2006-06-03: 2006年4月18日,阿城法院以两高的解释为依据,继续追随江氏流氓犯罪集团,迫害大法弟子,非法开庭,5.1后又突然下发了非法判决书。王江被非法判10年,孙双荣被非法判8年,付文昌,杨功喜,屈永华,李万越,赵世君五人被非法判9年,杨功喜现已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在狱中已不能从铺上翻身起来,大小便困难,家中又被看守所勒索1000钱,付文昌也被迫害的身体出现各种病业现象,三次去阿城中医院检查身体。七名大法弟子现已出上诉,抗议非法迫害,声明信仰法轮大法无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129522.html

2006-04-18: 阿城市伪法院企图对曲永华等弟子非法开庭
2006年1月8日晚,黑龙江阿城市几名大法弟子到永源镇散发真相传单,被绑架后,已经100天了,阿城市法院预谋在4月18日对大法弟子曲永华、王江、李万月、杨恭喜、孙双荣、赵士君、司机付文昌等非法开庭审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8/125521.html

2006-01-13: 哈尔滨平房区大法弟子王江被非法关押
哈尔滨平房区大法弟子王江,在阿城市农村讲真相时被绑架,被当地村民殴打,现已转到哈市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118570.html

2006-01-12: 大法弟子赵世军等关押在黑龙江阿城市第二看守所
大法弟子赵世军、李文月、曲永华、付文昌、孙双荣、王江、杨恭喜,于06年1月9日去农村讲真相,被绑架,现被关押在阿城市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18476.html

2003-02-04: 被长林子四队迫害的大法弟子。
哈尔滨市
王文瑞;兴光;郭长久;李佩胜;袁成利;关明武;刘占海;张宝泉;于乃平;霍长旺;李维国;刘占军;谭长军;唐少勇;董滨;刘宝才;王迎滨;李忠;徐海波;王江;秦玉青;高克;宫文义;白英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4/43981.html

2002-09-28: 长林子劳教所石昌敬等歹徒野蛮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在三队,队长王占起指使“包夹”毒打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王江、吕志凡、万国军等。万国军的两腮被打肿的象馒头,牙也被打掉了。王江、吕志凡被架到小屋里“推”,所谓“推”,就是把人按趴下,然后上来四个分别抓住胳膊腿直着往前推,像划船一样,“推”完后胳膊腿抬不起来,不会走路。吕志凡被“推”的最重,半个多月不能自理,瘸了三个多月。王占起还把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都弄到外面站着吹冷风。而4月份管理科来三队调查打人事件时,大法弟子王江据实讲了“是王占起指使的”而遭其记恨,过后王占起把王江弄到自己的办公室,用电棍猛击其头部,然后扔进小号坐铁椅子。至今王江前额仍留有一道黑色伤痕,而且从此说话特别吃力、记忆力明显下降。管理科“调查”完后,打人事件便不了了之。此后,打人凶手更加肆无忌惮了。大法弟子罗力被绑架进劳教所时,在大客车上管理科的管教丁红破口大骂:“低下你们的X头!”罗力拒不低头,二队副队长李长春用警棍猛砸其后脑及颈部,他当时就感觉鼻子被震的发酸,下车后脖子抬不起来,脑袋肿得变了形。大法弟子云富起刚到三队,一次开饭时不小心碰了牢头一下,牢头不由分说上去当胸狠踹一脚,他立刻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回来一摸肋骨折了。大法弟子李景成拒绝干活,被王占起重击倒地,站起来后又接着打,直至打累为止。

为反抗迫害,三队大法弟子于4月25开始绝食。28日恶警王占起将坚持绝食的罗力、王江、李景成等人关在小屋里毒打,同时让犯人大声背监规以掩盖打人声。5月13日左右,一队正在搞强制洗脑,教导员杨金堂强迫大法弟子整天反复看诬蔑大法的光盘,稍有不从,便被揪到水房子毒打,边打边威胁:“转不转化?!不转化就掐死你,挖个坑把你埋了!”7月8日晚,各队强迫收看中央台焦点谎谈攻击大法的节目,然后各队开会,由于大法弟子多数在四队,所以四队的会布置的格外“隆重”,除四队的值班管教外,丁红等一帮恶警也气势汹汹的来了,“包夹”们都饿狼似的跃跃欲试。先是几个“包夹”上去骂大法,大法弟子起来制止,于是在恶警的叫骂声中“包夹“冲上去把大法弟子拖出毒打。拳头雨点般落在罗力、于乃平、孙志文等大法弟子身上。四队副队长张希全还叫嚣:“打!这时不打什么时候打!”随后将大法弟子十多人踹倒往小号拖,一路上他们的外衣、内裤全部都拖碎了。罗力浑身是血,于乃平的脚被拖烂了。在小号,犯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棉裤套在他们头上,又是一顿毒打,然后全都吊铐。罗力在小号当面斥责石昌敬:“这是你们预谋的一起恐怖活动!”石昌敬听了不说话,只是冷笑。早在去年“8.10”流血事件后,劳教局就明令禁止打骂虐待法轮功人员,而且石昌敬本人也向大法弟子们保证过:“干警打人扒警皮,“包夹”打人该加期加期、该批捕批捕”,然而这么多起打人事件却未见处理一个,虽然大法弟子强烈要求惩办凶手,但却被置若罔闻。后据“包夹”私下里说:“管教让放手打,到时顶多象征性加点期,实质不加期。”可见他们用心之险恶。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7/2732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8/37191.html

2002-06-11: 长林子劳教所不法警察毒打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3月8日,王江、吕志凡、万国君等9名大法弟子要求狱方无罪释放、公正对待大法学员,取消包夹制度。但没有得到解决,开始绝食抗议,遭到虐待。在大队长王占启指使下,暴徒对几名大法弟子进行威逼,其办法是在两个房间进行,第一房间“帮教”无效,则到第二房间唆使其他劳教人员拳脚相加,王占启骂声不止,时而大打出手,结果,坚定的大法弟子王江被打得三、四天才能下床,万国君被打得长达一周才能下床。
4月9日王江抵制邪恶、不带名签,王占启发现后,在队长室对王江又是拳脚并用,骂声不绝,并用电棍对王江进行残暴折磨,遂后将王江送入阴暗潮湿的小号里关押7天。

4月25日,这是个特殊的日子,早晨,已约定队长王占启和大法弟子任国志、李立壮沟通交流,此前任国志、李立壮代表大法弟子多次找到王占启协商“自行管理”没有结果(自行管理就是形式上与劳教人员的住行分开,大法弟子在一起生活)。但早晨王未理,因此,多数大法弟子在早饭时进行绝食抗议。任国志、李立壮当即被送入小号,其他大法弟子及劳教人员被安排到寝室,活也不干(三大队是生产队,有活儿),想迫使绝食者放弃绝食。后来恶警扬言所有其他劳教人员陪着不吃饭,晚上不许就寝,目的是让其他劳教人员恨大法弟子。27日码坐近中午时,恶警让不绝食的大法弟子进餐,其余人员继续码坐,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造成其他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产生仇恨,几名劳教人员把绝食的罗力、孙开清、私旷远、王江等几人码成纵行,这时窜上几名劳教人员拳脚相加,而有一部份劳教分子在王占启的暗示下大声诵读劳教守则,目的是想掩盖屋内声音过大被人知晓。

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期间,恶警采取的办法更是残忍,插入鼻孔的橡皮管超过正常管很多,插管时多次插拽,灌入超量的食盐,让人口渴难受,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王占启曾多次在大法学员面前大骂叫嚣,满嘴脏话不绝,丢尽了一个人民警察的形象,是一个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恶魔。

罗力是5月4日从万家劳教所被押送到长林子劳教所的,在押送车上,二大队长李长春说:大法弟子把你们的头低下,罗力和部份大法弟子不低头,因此而遭到李长春毒打,用皮鞋跟猛砸罗力头部,下车时罗力的头已经抬不起来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5/2345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1/31562.html

2002-06-11: 长林子劳教所的血腥暴力无法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
一、长林子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长林子劳教所在610邪恶之首的密令指使下,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断升级。

1、3月7日下午,仅一队就有7名大法弟子被吊铐挂、关进小号。此外,近期还有多名大法弟子被吊铐挂,关小号,并多日不放,他们有李力壮、罗教力、王洪斌、臧殿国、高科、宫文义、马永千、王江等人。

2、由于大法弟子坚持对大法的正信,拒绝妥协,受到恶警的野蛮折磨。大法弟子马永千多次被多人毒打,眼眶、脸都被打肿,多日不消,腿被踹肿,出血,胸部肿痛数日不好,常常半夜疼醒,不能睡觉。李力壮被石所长等人又拖到办公室毒打,暴徒一直把李力壮打昏了过去,并且还把他手脚分别铐在不同的床腿上,使其成大字形平躺在水泥地上,到傍晚又把他拖回小号铐在铁笼子上。云付齐被打断一根肋骨,还有的大法弟子被打掉了牙。还有李立国、王江、袁成利、岳宝庆、刘国辉、郭世民等都经常被暴打。有的大法弟子指责恶警为什么打人?其恶警竟扬言,这是专法轮功的政,我打死你,如果被宣扬出去,顶多换个地方。恶警已经邪恶到这种程度,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11/长林子劳教所的血腥暴力无法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正信-31556.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10-19: 兴和社区分管主任:邢春霞 13846490051
七台河市政法委副书记顾英群:13039793568
北岸派出所警察:刘永发 15045917062 17604648179
七台河市公安局法制支队:支队长祁凯 13339322237 、王清凯 13846436777
七台河市新兴区纪检委:0464—8357018
七台河市新兴区民政局:0464—8304911
七台河市公安局:0464—8297042
七台河市民政局:0464—8293899
七台河市扫黑办:0464—8667110

2020-02-04: 阿城区法院
副院长 邵春明 13945688884
副院长 张小文 15945128166
副院长 张静涛 13603613888
副院长 李丹 13351707766
政治处主任 李春耀 13895837555
执行局局长 张国旗 13836048888
审管办主任 郭彦东 13019700908
孙艳英 刑庭法官 13604848169
刑庭庭长 王伟臣 13136761541

阿城区检察院
检察长 仲昭祥 13069887633
副检察长 李洪君 13796170777
副检察长 李建军 13796783666
专职委员 马慧 13054276622
专职委员 王崇峰 13936071087
综合业务部
主任 邵明辉 13039988187

阿城区政府
林雪楠 副区长兼区公安局局长 13503650100

2019-10-17: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1-11: 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付文昌被非法判刑九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4662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