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葫芦岛 绥中县 >> 李晓燕(李晓艳),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
有关恶人: 葫芦岛市政法委、610、绥中县政法委、610、绥中县农发局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一年半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2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23: 辽宁绥中县经济师李晓艳被停发工资十九年
法轮功学员李晓艳,在葫芦岛市绥中县农村经济发展局工作,大学文化,经济师职称。因信仰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底被非法劳教,其单位停止了她工作,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今,停发所有基本工资和补贴,至今已十九年。

只因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李晓艳被非法拘留,十月三十日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李晓艳被非法劳教期间,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绥中县农发局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非法停止了李晓艳工作,留职察看一年,按百分之六十开资。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至今,停发所有基本工资和补贴,断绝一切经济来源。导致丈夫与她分手,美满家庭被拆散。这种来自社会、单位、家庭多方面的打击和压力,给李晓艳生活、精神、经济上造成了极大伤害和损失。

从劳教所回来后,李晓艳曾多次找农发局和有关单位,要求恢复公职,但都互相推诿,至今没有解决。

二零一六年,李晓艳向驻绥中县巡视组递交了要求恢复正常工作申请信,巡视组很重视,责成绥中县纪检委处理,县纪检委领导找到农发局,要求农发局具体解决处理,并写出解决处理意见报告。可农发局以时间长了,不好解决为由不给解决。

李晓艳又继续向绥中县纪检委、绥中县县委、绥中县政府、绥中县人大等部门邮、送申请信。二零一八年九月,绥中县县长对申请信给予批示:要求农发局洪守成局长,安排专人负责,依法依规给予办理。洪守成接到批示后,第二天就专门召开局委会,安排副局长刘国斌、人秘股长杨健春具体负责。十月份刘国斌、杨健春等找李晓艳谈话,并做谈话笔录,说汇报给有关部门,谈话时问李晓艳对大法的态度、还炼不炼、能不能写保证不参与任何活动。她回答:信仰与工作没有关系。

过后,当李晓艳及家属找到局长询问进展情况时,局长却说:县长虽然批了,但没批具体怎么办和办理到什么程度。而且在对法轮功的态度上不配合他们;还说本人提供的《司发通(2001)058号》文件是从网上下载的,不是从政府部门得到的,没有公章不承认是真实的;有时又说已向两个有关部门写了报告,征求他们意见等。快三个月过去了,至今仍未得到解决。

李晓艳曾体弱多病,血小板低,严重贫血,导致记忆力、听力、视力都很差,整天无精打采,有气无力。她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这些困扰她多年的顽疾很快都消失了,身心得到净化,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特别是大法的高德法理,要求修炼者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事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在大法的指导下,她过的充实、快乐,在单位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曾被评为市、县优秀工作者。是法轮大法改变了她,给了她一个全新的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3/辽宁绥中县经济师李晓艳被停发工资十九年-378807.html

2017-04-14: 3月22日,被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国保警察绑架的葫芦岛绥中法轮功学员张凤仙、李晓艳及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现都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4/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5616.html#17413235215-19

2017-03-24: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李晓燕、张凤仙、潘秀云被非法关押
3月22日下午2点,外地法轮功学员到葫芦岛市绥中县政法委、610给刘铸书记和610主任李怀林讲真相救他们,同时营救大法弟子裴益丽。目前得知,绥中大法弟子李晓燕、张凤仙和秋子沟乡大法弟子潘秀云,在绥中县政府外,被警察绑架。目前李晓燕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张凤仙、潘秀云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拘留所。外地法轮功学员车和人都已经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4/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4663.html

2017-03-23: 李晓燕等大法弟子在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被绑架
3月22日下午2点,外地法轮功学员到葫芦岛市绥中县政法委、610给刘铸书记和610主任李怀林讲真相救他们,同时营救大法弟子裴益丽。目前得知,绥中大法弟子李晓燕、张凤仙和另一位不知道姓名的40岁左右的女大法弟子,在绥中县政府外,被警察绑架。目前三人都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

外地法轮功学员已经平安回来,但车被扣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3-07-14: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
……
李晓燕 女,五十岁,绥中农发局经济师,因坚信真善忍,屡遭中共迫害,被非法关进洗脑班、拘留、三次非法劳教,现仍被非法关押于马三家教养院。

二零零五年,已经被无理开除公职的李晓艳,其原单位绥中农发局受绥中六一零、国保指使人把李晓艳骗至单位,欲绑架,未得逞,李晓艳还经常被县公安局、机场派出所骚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李晓艳在一千二百三十次列车上讲真相时,被锦州铁路公安处乘警长李云虎等四名不法乘警绑架。十二月十四日,李晓艳被李云虎等不法乘警暴力劫持到济南铁路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李晓艳被济南铁路看守所所长等六名不法警察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李晓艳被迫害的身体出现病态,医生说李晓艳肾脏、心脏有严重毛病,肾功能不起作用,特别是尿蛋白很危险。李晓艳家人前去探望,却遭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刁难。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李晓艳在兴城被绑架,现在黑窝马三家劳教所受迫害已过一年。期间饱受身心迫害,致使身体出现严重状态,经常流鼻血,咳血,头晕眩,四肢无力,在李晓艳强烈要求下,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家属及朋友见到了李晓艳,可马三家教养院不顾李晓艳身体状态,仍强迫她做奴工。年迈的母亲知道情况,忧心忡忡,这次是李晓艳第三次被劳教,被冤判一年九个月。现李晓艳在马三家被迫害情况严重,而马三家教养院拒绝家人探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276638.html

2013-06-10: 绥中大法弟子李晓艳正被马三家被灌不明药物迫害
绥中县法轮功学员李晓艳,女,50岁,原是绥中县农业经济发展局的经济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三次遭到非法劳教迫害。最后一次是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李晓艳和一名同伴在兴城兵器部疗养院外行走时,突然被院内跑出来的警察抓捕。后被兴城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四日被兴城公安局边防哨所副所长赵利阳等人劫持到辽宁省沈阳马三家女子教养院迫害。李晓艳不放弃信仰,马三家一直不让家属见面,据知情人讲,李晓艳现在被迫害出现高血压状态,马三家恶警一直强制给李晓艳灌不明药物迫害。家属非常担心李晓艳的健康,呼吁正义人士援救,帮助魔难中的李晓艳早日与亲人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0/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5163.html

2013-01-29: 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近期迫害情况补充
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从二零一二年十月份以来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严重迫害。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宋广弟、李晓艳、孙秀华、王雪梅、王雪杰、黄木华、高艳、孙桂平、王英芹。

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张磊、张丽丽、张秀荣、张环、任洪赞、郭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8337.html

2012-04-24: 法轮功学员李晓艳被马三家迫害出严重病症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绥中法轮功学员李晓艳和一名同伴在兴城兵器部疗养院外行走,突然被院内跑出来的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后被兴城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于十一月四日被兴城公安局边防哨所副所长赵利阳等人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女子教养院迫害。十一月 十一日,李晓艳的家人到马三家探望,可马三家劳教所却不让见面。家人失望而归。

半年来,一直不让家属见,现在李晓艳身体出现严重病症。在李晓艳强烈要求下,家属被告知去见,二零一二年四月 十六日家属及朋友前去看望,见到了李晓艳,现在李晓艳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经常流鼻血,咳血,头晕,四肢无力。可现在马三家教养院不顾李晓艳身体状态,还让她上机台做奴工,做服装活,她的家属及朋友非常担心她的身体,李晓艳的老母亲已七十多岁了,每天思念女儿,忧心忡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4/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56172.html

2011-11-10: 辽宁绥中县经济师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李晓艳十月二十三日在兴城兵器部疗养院外被钓鱼台边防哨所恶警绑架,近日被非法劳教,目前已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

李晓艳,女,四十八岁,原是绥中县农业经济发展局经济师。这是李晓艳第三次被邪党非法劳教。

据悉,葫芦岛市“六一零”洗脑班设在兴城兵器部疗养院内,里面非法关押着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李晓艳正和一名同伴行走于外,被突然跑出的几个恶警围住,疯狂撕扯,过程中同伴走脱,李晓艳被绑架。

据了解,绥中县国保大队恶警刘唤宇当时在洗脑班内,于是兴城市公安局通知钓鱼台边防哨所恶警去绑架李晓艳二人。李晓艳当日被劫持到葫芦岛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但拘留书上没有写拘留日期从哪天至那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李晓艳的家人去葫芦岛拘留所,要接李晓艳回家,却被告知,李晓艳被兴城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已于十一月四日被兴城公安局边防哨所副所长赵利阳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

四十八岁的李晓艳原是绥中县农业经济发展局经济师。一九九九年,她因为写上访信陈述法轮功真相,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三年,在魔窟马三家受尽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二零零二年夏季,她因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被保外就医。在李晓艳被非法劳教期间,绥中县农业局非法开除她的公职。中共恶徒在她出狱后还频繁骚扰,导致她丈夫不堪忍受邪党重压而与她离婚。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晚十一点半左右,李晓艳与王莹伟、李光、周迎春等法轮功学员在阜新至上海的1230次列车上,被锦州铁路公安处的李云虎等四名不法乘警绑架。四人后被关入济南铁路看守所。期间绥中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长华、恶警刘忠和、刘唤宇及锦州铁路公安处多名恶警非法闯入李晓艳母亲家,進行非法抄家和录像。

二零零七年一月,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分别被非法劳教二年、一年半、二年,非法关押到位于济南的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李晓艳被迫害致肾功能衰竭,四肢浮肿,心脏病发。出狱回家后,她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又恢复正常。

十几年来,李晓艳还一直遭受着经济上的迫害。绥中县农业经济发展局未经任何部门批准、未履行任何手续就将她开除,使李晓艳没有经济来源,生活非常困苦。她多次找农发局和有关单位要求恢复工作,这些单位都互相推诿。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李晓艳向辽宁绥中县人事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要求农发局恢复工作。人事仲裁委员会以逾期为由,不予受理。后李晓艳又向绥中法院提起诉讼,但都石沉大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0/辽宁绥中县经济师第三次被非法劳教-248987.html

2011-11-08: 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李晓艳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中午,辽宁绥中县法轮功学员李晓艳在兴城兵器部疗养院被人恶告,被兴城钓鱼台边防哨所恶警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拘留所。恶警说非法拘留十五天(但拘留书上没有写拘留日期从哪天至那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李晓艳的家人去葫芦岛拘留所接李晓艳回家,才得知李晓艳已被兴城边防哨所副所长赵利阳在十一月四日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8/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48889.html

2011-10-24: 葫芦岛绥中县法轮功学员李晓艳被绑架
绥中法轮功学员李晓燕在2011年10月23号中午,在兴城兵器部疗养院被恶人绑架。葫芦岛洗脑班就设在这里。洗脑班内的恶人给兴城110打电话,把李晓燕绑架到兴城拘留所,李晓燕被绑架时,绥中国保警员刘幻宇就在这里。
十月二十三日上午,葫芦岛绥中县法轮功学员李晓艳在兴城被恶人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兴城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4/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8249.html

2011-07-16: 辽宁绥中县农发局李晓燕关于要求正常上班的上访情况
目前,绥中县罗健彪县长,已将农发局李晓燕关于要求正常上班的上访材料,批到副县长邱玉峰那,责成邱玉峰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6/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244022.html

2011-03-28: 辽宁绥中县法院以人事仲裁书没有仲裁章为由退回李晓燕的诉讼书
因绥中县人事仲裁委员会是人事局下设单位,刚成立,还没有专用章,暂用人事局公章代替。但绥中县法院却以人事仲裁书没有仲裁章为由退回李晓燕的诉讼书。而且副院长高琪伟说:“即使有仲裁章,也得徵求政法委和院长意见,才能决定是否立案。”
李晓燕就绥中县农发局非法开除她公职一事上访

目前,李晓燕就绥中县农发局非法开除她公职问题上访到县信访局,信访局接待了来访,但新任局长王强表示,要徵求政法委意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8/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8159.html

2011-01-30: 遭非法开除十年 经济师提诉讼
辽宁绥中县农村经济发展局经济师、法轮功学员李晓燕于一月二十五日向绥中法院立案厅提起诉讼,控告绥中县农村经济发展局一九九九年及二零零零年做出错误决定,非法开除她。据悉,立案庭庭长周平已收下诉状及相关材料,但称这个案例特殊,能否受理,还需副院长高琪伟同意。

李晓燕是绥中县农村经济发展局(下称农发局)干部、经济师,因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被非法拘留,十月三十日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绥中县农发局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失”灭绝性政策,非法开除了李晓燕的工作,停发基本工资和各种生活补贴,断绝一切经济来源,导致李晓燕的丈夫与她分手,美满家庭被拆散。

从劳教所出来后,李晓燕多次找农发局和有关单位,要求恢复工作,都互相推诿。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李晓燕向辽宁绥中县人事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要求农发局恢复李晓燕工作。人事仲裁委员会以逾期为由,不予受理。李晓燕遂向绥中法院提起诉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0/遭非法开除十年-经济师提诉讼-235549.html

2011-01-21: 绥中县法轮功学员李晓燕要求农发局恢复公职
法轮功学员李晓燕于1月14日,向辽宁绥中县人事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要求农发局恢复李晓燕公职,人事仲裁委员会以逾期为由,不予受理。李晓燕将在15日内(1月30日前)向绥中法院提起诉讼。请法轮功学员正念支持,清除邪恶,同时用各种方式向相关人员讲真相,慈悲救度他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5053.html

2011-01-17: 绥中县农村经济发展局非法开除法轮功学员李晓燕
绥中县农村经济发展局干部、经济师李晓燕,因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 的标准做好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被非法拘留,十月三十日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绥中县农发局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失”灭绝性政策的毒害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非法开除了李晓燕的公职,停发基本工资和各种生活补贴,断绝一切经济来源。导致丈夫与她分手,美满家庭被拆散,目前她只能靠亲友接济为生。

从劳教所回来后,李晓燕听说国家四部委有文件“(2000)68号”和“司发通(2001)058号”规定:法轮功人员不准扣发工资、不准开除公职、劳教期间开除的应恢复公职。她曾多次找农发局和有关单位,要求恢复公职,可都互相推诿,以找不到文件为由,至今没有解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4993.html#1111622129-1

2007-08-04: 李晓艳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劫持 出现严重病症
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李晓艳家属日前得知李晓艳身体出现严重病症,前往探望,经过周折交涉,一名家属与李晓艳见了十几分钟,李晓艳目前身体状况令人担忧。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李晓艳家属收到李晓艳于七月二日写的家信,信中提到李晓艳身体出现严重病症,经医务室检查肾功能不起作用,心脏也有毛病,全身无力。收到信后,亲友十几人于十三日动身去济南,十四日上午九点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所大门的门卫认为人太多不让進,交涉后進到劳教所的接见室,负责接待的警察说人太多不能见,家属说我们这么多人千里迢迢赶来不容易,还有六个月的孩子。交涉后答应让李晓艳的三妹在里面等着见人,要求其余人到劳教所大门外。其间,李晓艳三妹的六个月的孩子在外面饿的直哭,三妹不得不出来给孩子喂奶,然后继续回去等,但等到中午十一点半,也没让见人,理由是所谓“队长忙”。

第二天下午三点半,家属再次来到劳教所,在大门口被门卫告知 “上边说了,李晓艳家属不让進院”。李晓艳的两个妹妹不放心姐姐的身体,一定要见人,不见到人不回家,多名警察和几名便衣如临大敌的被布置在教养院院内和院外。

交涉的过程中,家属质问警察:“不让见是不是给我姐迫害的身体出了问题,没法让我们见了?”警察否认。负责看管李晓艳的一名警察竟说出:“人要是出了问题我们负责赔偿。”家属说:“你陪我们多少钱能陪了我姐的命啊?”警察不语。

李晓艳的妹妹把一封写给一大队大队长孙群丽的信给了警察(见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李晓艳的妹妹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的信》),五六名警察当场看了之后才允许李晓艳的二妹妹见了十几分钟。

李晓艳目前全身无力,脸色不好,给家属的感觉是反应慢,思维没有以前敏捷,不知是何原因。见面的十几分钟什么也不让说,李晓艳是否遭受了什么迫害无从得知,警察此地无银的捋起李晓艳的胳膊给家属看,说:“看好了,你姐有没有伤。”但见人是隔着隔音玻璃,也见不到下半身,李晓艳目前的身体状态究竟如何非常让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4/160162.html

2007-07-22:李晓艳的妹妹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的信
辽宁省绥中县大法弟子李晓艳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已被迫害的四肢、脸浮肿,医生称其肾功能衰竭。以下是她的妹妹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有关人员的信。

劳教所所长、一大队大队长:

我们是李晓艳的妹妹,前几天收到姐姐的来信,说肾不好,心脏有毛病,我们很着急,我妈更是忧心忡忡,老太太七十多岁了,经不了一次次的长途跋涉和见不到女儿的打击,所以我们这次没让她来。我姐当初就是因为胆结石生命垂危才从马三家教养院回来的,本来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她,回家后通过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回想当时的心情,我们全家为我姐的康复高兴,我们好象捡回了个姐姐一样。这次又说病重,不知她近况如何,昨天去看,你们没让我们见,不知何故。

回来后,我们心情很沉重: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几年里,我姐经历的太多、太多了,三年劳教后回家时,原来不懂事的孩子已经快初中毕业了,老母亲想女儿已经满头白发,与她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丈夫已经离她而去,原本幸福的一个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了。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变故的人,是不会体会到那份艰难与辛酸的。刚刚回家不久的她常被公安警察骚扰,被迫走上了流离失所的路,为了安全,她尽量不外出,有一次,她看着别人出门去买东西,便不由自主的说:“我可什么时候能随便出出入入啊。”当时听到这话的人都流泪了——一个好人竟然连基本的自由都被剥夺,让人心酸。

就在她刚结束流离失所的日子回家不久,又被抓了,送进了你们这里关押。年近古稀的母亲,三次乘坐没有座的火车,一路几十个小时站到济南去看望失去自由、备受煎熬的女儿,每次都失望而归,回想起母亲一次次的拖着沉重、迟滞的脚步,老泪纵横的带着见不到女儿的失望,一步步挪出教养院,满头白发被风吹的凌乱不堪的场面,真让人揪心啊。

其实,我姐从小学习成绩优秀,始终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家里至今还有她读书时和工作时的奖状一大摞,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农业局当干部,工作认真负责,她的工作是别人眼中的“肥差”,可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从不贪占,单位上下有口皆碑。我姐心好,爱帮助人,同事都很喜欢她,她也很能干,与姐夫白手起家,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要不是镇压法轮功这件事,怎么也想不到我姐这样的好人怎么会跟“监狱”、“劳教”这样的词联系起来啊。有时我们也想,法律管束的应该是人的行为而不是人的思想,怎么因为人的信仰而把人抓起来呢?把好人当罪犯抓起来,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为了啥!

作为妹妹,我们也很难,要安抚老人,又要牵挂姐姐的安危。我姐的儿子正在读大学,听到她妈妈再遭迫害的消息,孩子情绪非常压抑,小小年纪整天愁眉不展,男孩子外表坚强,不说想妈妈,但私下里偷偷的流泪、叹气。你们也有父母儿女,将心比心,相信能理解这份心情。我姐被迫害的这八年来,孩子很少能和妈妈在一起,无论是对我姐还是对孩子,相信你们都能明白那份骨肉分离的凄苦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我们姐妹几个,带着妈妈的牵挂和瞩托,真诚期待你们让我姐早日回家,这样既成全了我们一家,同时,善待修佛的人也会给你们的未来积累福德。

李晓艳的妹妹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五日

李梦婷的母亲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的信

葫芦岛南票区大法弟子李光(又名李梦婷)目前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劫持迫害。以下是李梦婷的母亲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有关人员的信。

二大队大队长:

我是李梦婷的母亲,昨天刚从锦州过来的。梦婷关在这里有七个月了,算上这次,我已经来过四次了,前几次你们都说有规定,没让我见。但是天太热了,梦婷还没有换季的衣服,我还得来。

其实,来一趟也不容易,就拿这次来说,我做了十五个小时的火车赶到这,也挺疲劳的。

来之前,我就想,不管能不能见到女儿,我有几句话也想跟你们唠唠。

我今年七十二岁了,就自己一个人,原来梦婷和她儿子和我一起住,互相有个照应,梦婷一被抓,家里里里外外都靠我一个人了。每天早起给孩子做饭、洗衣服,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是有些吃力,但是最让我难过的是孩子想他妈,情绪低落,不爱上学,老师天天往家里打电话问,我急的心都突突。我也怕孩子去网吧或者跟坏孩子学坏了,那可咋跟他妈交代啊,也对不起这孩子啊!虽然我挺难,盼着梦婷快点回来,同时我也想到了你们。

我年轻时在检察院上班,我们单位有个“右派”,别人都不敢也不愿沾他的边儿,怕受牵连,但我很同情他,对他说:“老×,你要上哪去出差,车费我都给你报销。”他说:“行吗?”我说:“都是一个单位的,一视同仁。”那个“右派”很感动,后来下放了没再见过面。但我想起那几年,就觉的心里安生,觉的自己的良心很安稳。其实,世事可能总会纷纭变化,但我们得把心摆正。

我也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经历的事多了。法轮功的事我是这样看的,咱们国家几十年了,各种运动不断,运动完了再平反,历次整死、冤死了一批又一批,周而复始的这样干,细找找,差不多哪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梦婷炼法轮功是要做个好人,她是冤枉的,我们中国老人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讲个因果报应。共产党把修炼佛法的修炼人、把好人抓进监狱关押迫害,这都是伤天理的,一定要遭报应的,这可是天理啊!

中共虽然害了我们一家三代人,即使这样,虽然是你也被动参与了中共的运动,但大姨觉的你更是受害者,所以大姨得告诉你:灭中共是天意,是它自己做到那了,不是谁诅咒它、推翻它,如果顺着它去干坏事,真会跟它一同被淘汰。生命是可贵的,大姨希望你为了自己要多想想,好好权衡一下利害关系,别误了自己,要真正的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啊,同时啊,要善待这些炼法轮功的,善待好人那也是给你自己积累福份啊!

梦婷的妈妈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五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2/159345.html

2007-07-15:李晓艳被山东劳教所迫害致严重肾功能衰竭
辽宁省绥中县大法弟子李晓艳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现已被迫害的四肢、脸浮肿,医生称其肾功能衰竭。

李晓艳是遭劳教所迫害而出现严重病症的:四月中旬开始,李晓艳两脚浮肿;五月二十日开始肿的厉害,以前穿36号鞋,现在39号都穿不上,后其小腿、手、脸也肿起来,且腰疼,没有精神,没有力气。

六月二十二日,李晓艳被狱警带去医务室检查,化验出尿蛋白+2,尿糖+1,尿血+1,心脏也有病;医生说李晓艳肾脏、心脏有严重毛病,肾功能不起作用,特别是尿蛋白很危险。

一大队恶警队长说如果治疗,就在劳教所的定点医院──山东武警医院治疗,一切费用由李晓艳自己承担。

大法弟子李晓艳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在火车上与另外三名大法弟子一同被锦州铁路警察绑架到济南铁路看守所,并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李晓艳七十岁的母亲数次去劳教所要求见人,均被拒绝。

请大法弟子多发正念解体邪恶,并利用此事救度相关众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5/158909.html

2007-03-31: 李晓艳被“严管”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剥夺家属探视权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李晓艳七十岁的母亲三月二十二日上午,第三次来到位于济南郊区的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探视亲人,劳教所一大队孙大队长(可能是孙群丽,请知情者核实)告知:李晓艳没转化、很顽固、在“严管”,不让见。家属给李晓艳带了春装和鞋,孙队长说“不需要,我们会给她配备”,后来家属通过存衣物的渠道将衣物送入。

家属问队长孙某 “严管”是什么意思,孙拒绝回答。家属置疑“不转化不让见”的规定的真实性和合法性,队长孙某扬言:你们愿意哪告就哪告去。

家属来到山东省劳教管理委员会和山东省劳教局询问复议申诉及探视等问题。劳教管理委员会称没有收到,并说探视等问题归劳教局管。事实上,家属是在年前用特快专递(EMS)邮寄的,不可能寄不到。

家属又来到劳教局,管理科的关生和另一名(高个子、微胖)工作人员告诉家属:不转化不让见这是个保密文件,不能给任何人看。家属要求知道文件的签发单位和签发责任人,得到的答复是“山东省六一零、全国六一零”。

二十二日下午家属再次来到劳教所,要求让李晓艳给复议申诉书签字,队长孙某以“复议是本人的事、而且复议期已过”为由拒绝,家属提出上诉,需要李晓艳给家属写一个委托书,孙队长说“委托书的事也得律师才能办”,并说,不转化不让见这是劳教所自己规定的,是保密文件,不能公开。

二十三日下午,家属第三次来到劳教所给一大队队长和劳教所所长送信(见《李晓艳家属致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负责人的信》),要求探视并等待答复。接待人员以“队长、所长正在开会”为由让家属等。

二十四日家属第四次去劳教所,门卫一听说是李晓艳家属,连忙说:领导说了,李晓艳家属不让進。在劳教所大门外家属碰到了队长孙某,向她询问处理意见,孙队长说:“我没看到信,我刚下班,李晓艳生命和安全都没有危险。”此言显然是看到信之后的表白,随后孙队长不顾家属的询问赶忙钻进车里。

三月二十八和二十九日,李晓艳母亲又两次来到劳教所等候所长队长的答复,劳教所均以“所长不在”为由不予答复。

大法弟子李晓艳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在火车上与锦州大法弟子王莹伟、葫芦岛南票区大法弟子李光(又名李梦婷)、绥中大法弟子周迎春被锦州铁路警察绑架到济南铁路看守所。李晓艳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31/151876.html

2007-02-9: 辽宁四名大法学员遭锦州、济南铁路恶警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辽宁锦州市大法弟子王莹伟、葫芦岛市大法弟子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四人乘坐阜新开往上海的1230次列车。车行至昌黎前后时,锦州铁路乘警长李云虎拿着两张传单找到李光。李光不配合,被李云虎当场翻包,并强行带走。随后,王莹伟、李晓艳、周迎春三人也被劫持到卧铺车厢。李云虎等强行将四人送入济南铁路看守所。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又被非法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分别被非法判劳教二年、一年半和两年。目前,王莹伟、周迎春因身体情况,已回到家中。

十二月十四日早晨六点多,李云虎等不法乘警将大法弟子王莹伟、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四人劫持到济南铁路派出所,软禁到晚上。四人多次要求找派出所领导反映情况,济南铁路派出所警察始终称“领导不在”。下午四、五点左右,用暴力将四人送入济南铁路看守所。

济南铁路看守所不法警察将四人扒光衣服进行所谓“检查”,并把四人分别关在不同监室。四人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李光绝食四、五天之后,被拉到医院插鼻饲灌食,带着鼻饲呈“大”字型被铐在看守所的刑床上多日,在这种迫害之下被迫进食。非法关押期间,四人被多次非法“提审”。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王莹伟被释放,李光、李晓艳、周迎春被济南铁路看守所所长等六名不法警察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分别被非法判劳教二年、一年半、两年。

送劳教体检中,查出李晓艳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但劳教所还是违反规定把人收下。周迎春被查出“乙肝”,劳教所拒收,济南铁路公安处法制科警察李金刚对济南铁路看守所所长说:“你先把人拉回去,明天我再办手续。”周迎春又被济南铁路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周。至一月十七日,周迎春七十多岁的母亲第二次去济南向公安处打听周迎春的下落(家属去劳教所送棉被被告知没有周迎春这个人),公安处和看守所才不得不放人。周迎春共绝食绝水三十六天抗议迫害。

从绑架、劫持、非法关押到最后非法送劳教、劳教所拒收,整个过程锦州铁路公安处、济南铁路公安处、济南看守所无人通知任何一位家属。李光、李晓艳、周迎春的家人始终得不到任何消息,三位老母亲(李光和周迎春母亲均七十多岁,李晓艳母亲也年近七十)多次去济南,济南铁路公安处处长曾在三位母亲第一次去济南时承诺,有了消息就通知家属,但直到人被送劳教也没通知家属。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9/148603.html

2007-01-18: 葫芦岛市周迎春获释,呼吁继续正念营救李晓艳、李光
在遭受济南铁路公安处、锦州铁路公安处、济南铁路看守所等机构三十六天的联合迫害之后,一月十七日,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周迎春获释。

王莹伟、周迎春、李光、李晓艳四名因在火车上讲真相而被锦州铁路公安处乘警非法绑架。目前,王莹伟、周迎春已回家,李晓艳、李光仍在被非法关押中,呼吁同修继续正念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47104.html

2007-01-17: 葫芦岛周迎春下落不明 济南铁路公安处罪责难逃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乘坐1230次列车时讲真相的四名大法弟子──锦州的王莹伟、葫芦岛的李光、李晓艳、周迎春,被锦州铁路公安处乘警长李云虎等四名不法乘警绑架。在遭受了济南铁路公安处和锦州铁路公安处一个多月的联合迫害之后,王莹伟近日获释。李光、李晓艳、周迎春三人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被非法劳教。当日,周迎春因身体不合格而被济南女子劳教所拒收,之后下落不明。

从绑架至今,济南和锦州铁路公安处始终没有通知四人的家属,一个多月来,家属们想尽办法、多方打听才得知上述信息。三位七十多岁的母亲千里迢迢赶去,济南铁路公安处始终不让见人。之后,李光的母亲又一次去济南,也不让见人。
一月十六日,周迎春母亲再次去济南铁路公安处要求告之女儿下落。现在周迎春下落不明,家属甚为担心,责任单位济南铁路公安处难辞其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47018.html

2007-01-15: 周迎春在济南第一人民医院遭受迫害 李晓艳、李光被非法劳教
在火车上讲真相被锦州铁路段不法警察绑架的四名大法弟子王莹伟(锦州),李光(葫芦岛南票),李晓艳、周迎春(葫芦岛绥中)的情况。

近日获悉,李晓艳、李光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两年,已经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周迎春目前被非法劫持在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四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均绝食抗议迫害,都被劫持到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進行迫害性灌食,李晓艳、李光被迫進食,周迎春绝食抗议至今,现在仍在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5/146897.html

2007-01-14: 锦州、济南铁路公安处联合构陷非法劳教三名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夜,王莹伟、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四名大法弟子因在火车上讲真相而被锦州铁路乘警长李云虎等不法警察绑架后在济南铁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日前,济南铁路公安处将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分别非法劳教两年、一年半、两年,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地址:济南市浆水泉路20号)。

整个过程中,锦州铁路公安处和济南铁路公安处联合对大法弟子進行构陷。据内部消息,锦州铁路公安处将四名大法弟子移交济南之后,只移交了四个人,没有任何证据和材料,济南方面表示这样的事没法处理,要求锦州铁路公安给凑材料以便处理。为此,锦州方面便在几天之后(十二月十九日)去绥中对李晓艳和周迎春進行了非法抄家,并拼凑了材料对她们進行進一步迫害。

锦州大法弟子王莹伟十二月十三日去淄博探望被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的弟弟、大法弟子王莹义。劳教所打电话给王莹义妻子说王莹义正面临截肢的危险,并指名让王莹伟去。陪伴王莹伟同行的有葫芦岛大法弟子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四人乘坐阜新至上海的1230次列车,跟周围旅客澄清法轮功真相时,夜里十一点半左右被锦州车务段乘警强行带走,之后移交给济南铁路公安处,非法关押在济南铁路看守所。

呼吁同修继续发正念、写信营救。本文所附劳教所警察名单和电话等根据“全球营救数据库”资料整理而成。望知情者予以补充指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4/146811.html

2007-01-07: 呼吁同修关注在济南被非法关押的辽宁四名大法弟子
因在火车上讲真相被绑架的葫芦岛大法弟子李晓艳、周迎春、李光、锦州大法弟子王莹伟,现在仍在济南被非法关押。

1月5日,大法弟子家属打电话给济南警察,对方说:“再过几天就有信儿了”,家属问“是放人吗?”对方没有正面回答。前些天,锦州公安处的人到绥中提取李晓艳以前被迫害的所谓“档案”,绥中警察分析说,如果他们想放人,就不会提档案了。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企图。

针对上述情况,呼吁大法弟子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迫害。1月4日,一大法弟子在公用电话厅给济南看守所打电话,对方问大法弟子“你这是公用电话吗?”,得知是公用电话之后,对方说:“过一会儿你们当地警察就去抓你。”绥中大法弟子黄丽华就是在给济南打电话时被举报绑架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7/146356.html

2007-01-01: 辽宁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被绑架
辽宁绥中县大法弟子田绍艳被绑架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去绥中县邪党政法委讲真相时被恶徒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绥中看守所。

近半个月来,绥中有李晓艳、周迎春、黄丽华、田绍艳四名大法弟子被绑架(黄丽华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45888.html

2006-12-31: 四名在火车上被绑架的辽宁大法弟子近况
乘坐阜新至上海的1230次列车被绑架的四名辽宁大法弟子,现在正在济南铁路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家属多次给济南铁路看守所和济南铁路公安处打电话,对方都说:“如果家属来了,可以送衣服,但不能见人。”

十二月十三日,锦州大法弟子王莹伟去淄博探望被关押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的弟弟、大法弟子王莹义。王莹义正绝食抗议迫害,劳教所打电话给王莹义妻子说王莹义正面临截肢的危险,并指名让王莹伟去。陪伴王莹伟同行的有葫芦岛大法弟子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四人乘坐阜新至上海的1230次列车,跟周围旅客澄清法轮功真相时,夜里十一点半左右被锦州车务段乘警强行带走,之后移交给济南铁路公安处。

警方抓人之后未通知四名大法弟子家属,家属多方打听消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家属告诉铁道部:如果再没有消息,就按失踪报警。铁道部才告诉家人四名大法弟子已经被关押在济南铁路看守所,并提供了一个电话号码。

通过这个电话号码,家人得知办案单位是济南铁路公安处。公安处曾于十二月十七日上午告诉一位家属可以去接人,但下午又改口不让接人。

十二月十九日,济南铁路公安处委托锦州铁路公安处、由绥中国保大队大队长李长华、副大队长刘忠和带路,到绥中大法弟子李晓艳、周迎春母亲家抄家(二大法弟子均住在母亲家),拿走李晓艳母亲家大法书籍和资料、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百元人民币十五张。

王莹伟的十一岁小女儿给警察写了公开信,看到此信的人都表示同情。王莹伟单位也曾经告诉王莹伟的女儿,在十二月二十一日准备派车去济南接人(但当其他几名家属十二月二十五日到济南后得知王莹伟仍在济南铁路看守所)。

家属得知四位大法弟子一直绝食的情况后,甚为担心,最后决定于十二月二十四日到济南了解情况。家属先到济南铁路看守所,但看守所不让见人,之后到济南铁路公安处,接待人员看三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千里迢迢赶来,告诉她们:事情正在调查中,我们通知了锦州市公安局和葫芦岛市公安局,准备把案子移交给他们,但对方一直没来接人。

家属就这件事也曾经去葫芦岛市公安局督促,葫芦岛市公安局说已经通知绥中公安局国保大队了。但绥中公安局国保大队一直说:“没人通知我们,我们也不敢接人”。

家属在接触各个涉案单位和负责人中,发现所有涉案人员都对法轮功很有善念、但又被目前的中共制度所制约,无法主持正义,有的警察在听家属讲述四名法轮功学员澄清法轮功真相的动机时,被感动的流泪。

建议对绥中县新任邪党政法委书记许国秋、六一零任王海军讲真相,两人因为新上任,没有听真相的基础,经侧面了解,王海军还不明白真相。建议同修写信给他们讲真相。

另外,以前很多同修邮信邮的是打印出来的真相资料。经过切磋,一些同修认识到自己写信的重要性,有同修写过信之后说:亲笔写信之后才知道,以前总是邮真相资料其实是有安逸心,自己写的时候感觉太不一样了,想告诉更多同修快自己写信吧,走出来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145851.html

2006-12-24: 王莹伟、李光、李晓艳、周迎春四名辽宁大法弟子近况
12月21日,通过大法弟子对王莹伟的单位讲真相,单位已经出车去济南接人,预计12月22日能把人接回家。

至12月22日,李光、李晓艳、周迎春三人均已绝食9天,身体情况令人担忧。济南警方现在也非常不愿意留这几个人,据说曾多次通知葫芦岛市公安局去接人,但市公安局没有答应。这种反映很可能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状态的反映,是不是葫芦岛市同修对此事重视成度不够、还存在麻木状态?就算我们做不了别的,最起码可以加大力度发正念,不管什么方式,都能体现每个人的用心大小。锦州能很快把同修营救出来就是当地同修整体状态的反映。

绥中相关警察曾告诉家属:“让你们大法弟子都在家“祷告”(指发正念),让咱们当地把她们接回来,少让她们遭点罪”。这话可能是在提醒我们发正念力度还不够,呼吁更多同修加大力度发正念。也可以给葫芦岛市公安局负责人及绥中国保大队大队长李长华、副大队长刘忠和,警员刘唤雨、郉蝉等人写信讲真相,不是求他们,而是让他们把握这次机会弥补以前的过失,帮大法弟子脱险就是在给自己摆放一个好的位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4/145376.html

2006-12-23: 对恶警绑架辽宁大法弟子及非法抄家事件的交流
辽宁省锦州市大法弟子李光、王莹伟、葫芦岛市绥中县大法弟子李晓艳、周迎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在阜新开往上海的列车上讲真相时被人举报,于十四日早在济南火车站被恶警绑架。

据悉,李晓艳、周迎春自被绑架之日起,至今绝食抗议迫害。不法之徒扬言要对她们非法“刑拘”。

十二月十九日,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长华、副大队长刘忠和锦州铁路公安局数名不法警察对绥中大法弟子李晓艳母亲家、周迎春母亲家進行非法抄家,并非法录像,恶警抢走李晓艳母亲家大法书籍若干。据称,此举是济南铁路公安处授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3/145277.html

2006-12-18: 李光、王莹伟、李晓艳、周迎春被济南铁路公安分局劫持
李晓艳,女,葫芦岛市绥中大法弟子,一九九九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三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之际才于二零零二年被放回家;之后又多次遭到绥中不法之徒的骚扰。在非法劳教期间被绥中县农业局非法开除公职,其丈夫不堪重压而与其离婚。李晓艳曾向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及其单位要求恢复工作,遭到各部门的互相推诿,最后被推到葫芦岛市六一零,据称市六一零将此事报到了省里“研究”,所谓“研究结果”是不给恢复工作,只给办“低保”(发放最低生活保证金)。
因在1230次列车(阜新--上海)上讲真相而被绑架的四名大法弟子李光(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王莹伟(辽宁省锦州锦州),李晓艳(葫芦岛市绥中县)、周迎春(葫芦岛市绥中县)现在被济南铁路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济南某收容所。
ht

葫芦岛 绥中县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19-05-09: 绥中县葛家乡派出所:
所长李柱伟15566757978
袁大翰13470641567
陶皓15184052666
陶翰15568998777
加碑岩乡沟口村村主任 董唤福(音):13898972567

2018-12-23: 绥中县农村经济发展局  邮编:125200
局长:洪守成 手机13942996988 办公室0429 6130788
副局长:刘国斌手机13904292315
人秘股长:杨健春

2018-08-15:绥中县政法委: 书记刘铸 0429-6138955?137098971112316666
李怀林6131710、13842936888
王海军6130656、15566722299宅6651699
田新6131710、13842920889宅6180211

绥中县公安局:
局长侯铁男 办6124999、13898798088
副局长骆玉堂6122156、13942983588(主管迫害多年)
副局长王全6254575、15566757779、13998910199
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宝民15566757710、13942906360、6136126
王宝民司机刘宏鹏13998965088
王达6136126 (曾暴力殴打,曾跟刘唤宇两人一起做假证放在案卷里构陷法轮功学员)
教导员魏殿义13700197566、6169100
教导员刘健夫13709897563
副大队刘忠和13464500177、6136126
副大队赵继彬13842970695、6136126
副大队刘某13942965299
610人员刘唤宇13998962003、6136126(参与迫害十多年)
科员邢婵13898786881、6136126
科员马长生13504227133
指导员孙景彪13324297888、6575110
内勤李海云13942975911、6575110
外勤柏彦生13942957078、691740、657511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3-28: 辽宁李晓艳家属致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负责人的信
劳教所所长,一大队孙大队长、孙副大队长你们好,

我们是李晓艳的家属,我们跟随李晓艳七十岁的母亲从辽宁来到济南探望亲人,已经来了三次,至今没有见到人,一大队队长的理由是“没转化不让见”。今天写这封信,我们要表达如下的意思:

一、我们质疑这个“规定”或者说是“文件”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孙队长于三月二十二日(昨天)下午四点多告诉我们,说“没转化不让见”是规定,是劳教所自己制定的,又说这个规定有文件,但文件不公开。因此,我们有理由质疑这个“规定”或者说是“文件”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一、关于真实性

我们都知道法律也好、劳教所的规定也好,既然已经形成文件,就应该是公开的、堂堂正正的,劳教所针对劳教人员的规定,不涉及国家机密,不存在保密问题。而且,这个规定既然是针对家属探视问题的,那么就是针对劳教人员和家属双方面的,就应该郑重的、正式的通知双方面。自古有云“口说无凭”,单单一个口头通知,这是劳教人员和家属双方面都无法接受的。劳教所执行的是国家的政策、法律法规,而不是街头的小商贩,办事正规、以理服人,这既是代表政府的国家机关所必须的基本办事方式,也是给老百姓作一交代所必须的。因此我们要求看这个文件,我们需要知道:这个规定是劳教所哪一个级别制定的,是孙队长本人,还是劳教所负责人,以确认谁会为这个规定负责、以及由这个规定所造成的对我们家属伤害的直接责任人。如果看不到书面材料,我们不会承认这种所谓“规定”的真实性。

二、关于合法性

我们都知道,对待法轮功和当年的文革中是一样的,在处理过程中,有政策的具体执行人员层层加码的因素,也有偷换概念、瞒天过海的因素。这些东西都经不住严格的法律推敲,也就是说都是违法的。偷换概念、瞒天过海的因素必然有其责任人来承担,我们家属一定是要追究责任的;这段历史过去后人民也会追究其责任;那么执行人员自行加码的,这个责任就应该由执行者自己承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