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红岗区(八百坰) >> 杜春香(杜纯香), 女, 58

个人情况: 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研究院职工家属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庆八百垧
拘留时间: 2002年5月28日
有关恶人: 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监区二大队,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8-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29: 两遭冤狱 大庆市杜纯香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杜纯香女士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遭到中共江泽民集团严重迫害,多次遭单位洗脑迫害,曾四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判刑,被折磨致双肺结核、高血压,几次吐血。

现年五十八岁的杜纯香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杜纯香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得法前,我是一个病秧子,乳腺肿瘤,左乳房大手术全部切除,还有咽喉炎、膀胱炎、尿道炎、子宫糜烂等妇科病,修炼一个月过后,病症痊愈,右乳房保留下来。给家庭带来了温暖和幸福。所以我很坚信这个功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使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遭绑架、拘留、劳教、判刑,被迫害致死、致残,甚至被活摘器官。在这十几年的迫害中,我曾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与迫害。

一年多时间 被绑架四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听说天津有大法弟子被抓,就想去北京说句公道话,可是刚到大庆站,就被八百垧公安分局的于斌等人截了回来,关押在派出所,逼写“保证”我没写,我回单位上班,于斌等人到单位找到我,把我拉到派出所看迫害法轮功录像。从那以后,单位对我严管起来,专门规定副所长王树德负责我。书记刘继臣找我丈夫田景军说:我再去北京上访就扣我丈夫的工资或开除公职,还逼我丈夫把家里请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全部交了上去,共计十几本,并逼迫交押金一万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返回后被单位纪检书记刘继臣、保卫科长闫立绑架到八百垧派出所。所长李宝山打我嘴巴子,用手铐铐上一夜,不让睡觉。第二天送往大庆看守所关押一个月,五月二十一日又送往红岗区拘留所关押十五天。被派出所非法罚款五千元,单位把去北京的花费三千八百元都算在我身上,当时已不给我发工资,就扣我丈夫的工资。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我参加大庆集体炼功,被绑架到萨区看守所。吃的是半生不熟的高粱米,睡的是光板。七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红岗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八月十一日放回原单位,不让我回家,在劳教扛水泥袋子,一个半月不给工资。单位三次办洗脑班,逼迫我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火车上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刑警二大队。期间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打我骂我、用铁链子抽我、把衣服扒光;几个人被手铐连铐,上厕所一个人蹲着,其他人也跟着蹲着,不然的话手铐越勒越紧;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晚上把窗户全打开挨着冻;用电棍把我的胳膊、腰、后背全打得青紫。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被单位王保存等人接回,要将我送八百垧派出所,于是我出走,有家不能回。单位逼迫我丈夫找我,让我丈夫带单位好几个人开车回老家,将所有的亲属都搜个遍。派出所警察在我家蹲坑,还在网上非法通缉我。

遭诬判五年 被摧残致重病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我在张铁匠地区一资料点被绑架。红岗刑警队加八百垧派出所林水等十几人,抢走人民币三千多元、手机二部、录相机一台、大法书及大法资料等,把我住的地方洗劫一空、全部用车拉走。我当时身上长疥疮,他们把我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晚上有七、八个警察轮番地拽住我手上的手铐在地上转圈拖我,手铐将我两个手腕子勒进两公分的大口子,鲜血流了出来,真是疼痛难忍。然后逼我写笔录,天亮之后,值班的老头冲到我跟前,狠狠地打了我两个嘴巴子,又把我交到红岗区分局、说是红岗区最大的法轮功案件。然后有两个警察不知道叫什么名,只记得一个大个、一个小个,大个黑黑地脸、满脸横肉,他说出两个人名,我说不认识,他用两寸宽的皮带专门抽我的脸,我的脸都肿起来、变形,比原来的脸大出二倍还多。小个的让我放飞机(就是撅着、两手展开),让我坐老虎凳有三天三夜,不给我喝水、吃饭。当时穿的三条裤子全湿透了,不知是尿水还是疥疮流的水,两只脚肿的像馒头似的,流的血水全粘在袜子上。他们把我的手机号全打印出来,他们把他们认为和我有联系的人全找来,结果一无所获。这时我身上还有三百元钱交给了林水,他说让家人给我买日用品。家里人没接着钱。最后把我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把我吃饭的碗和筷子放在厕所,刑事犯还骂我,训斥我,几个人按住我往我身上抹药,有点干菜全都是刑事犯吃。

二零零二年七月五日,大庆红岗区检察院对我非法批捕。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四日,红岗区法院审判长苑晓红对我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哈尔滨女监期间,我遭体罚,做奴工,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双肺结核。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四日,被哈医大二医院再次诊断为空洞性肺结核开放期、慢性胃炎、严重贫血,我已不能自理。家人要求办保外,狱警杨丽斌说:“炼法轮功的不给办保外就医。”我被转到病号医院,期间多次遭到刑事犯打骂,有一次我半夜上厕所,刑事犯赵丽、张芳菁说我炼功,叫起五、六个人将我按倒、打我骂我,使我三天没吃饭。包我的刑事犯朱秀莲,天天骂我,逼我“转化”,她好争高分、减刑。她去监外看病花五百元钱,还让我给她掏,说是我给气的。在二零零五年还强制给我抽血,说是化验,结果不了了知。我屁股上长大包,流脓淌水,二十几天不敢坐着。

二零零六年八月份时,我开始拉肚子,两个月过后不见好转,出现严重贫血、吃不进东西、结核严重吐血、血压升不上来,不能自理,眼睛一闭就像要过去似的。十月六日的晚上八点多钟,刑事犯用担架把我抬上120救护车,送往省中心医院,当时还挂着点滴瓶,身体瘦的皮包骨,我当时心里明白,就是头晕,什么也说不出来。狱警不在屋里怕传染,把门、窗户全都开着,我想要小便时喊狱警,狱警说没便盆,我说找个塑料袋,她让护士给我下导尿管。结果把被子全尿湿了,导尿管是闭着的。就这样狱警刘丹还骂我,骂法轮功如何如何。护士当晚给我打完针就走了,再也不见人影,是我自己把针拔下来的。

由于我不能自理,家里当时去了四个人,一直没走,两个人一班倒班伺候我。一天二十四小时打点滴,就这样狱警刘丹值班时还给我戴手铐,双脚铐在床上,革大夫值班时,把手铐锁上就去睡觉了。家人找她说我要上厕所,请给手铐打开,她骂我家人。由于病情恶化,又增加了肠结核,副狱长刘志强,决定让我保外就医。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回家就医。住院费六千多元,家人吃住费六千多元,共一万两千多元,狱方报销不到六千元,当时在监狱中已被迫害四年半。狱警冯雪还逼我在保外就医书上签字。

再遭冤刑四年 再度被迫害致不能自理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多,我在家中被大庆市国保大队冯海波、八百垧公安分局邢彦国等人绑架,警察抢走手提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手机一部,还把我姑娘结婚用的一百多张福字也算成传单,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对我非法判刑四年。在法庭上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我们是无辜的。审判长张秀仁到看守所说不让我上诉,这是最轻的了。那我也坚持上诉了,我就是要告诉他们真相。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再次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入狱后,经检查说我传染,可是七天过后将我直接接到“转化”监区(十一监区),十一监区不收,我呆了一中午。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又将我转到监狱内部的住院处(十监区、也叫病号监区)。住院时,组长耿凤英告诉我说:院长让你戴口罩,说是传染病。刑事犯:杨秋香,大队长:吴红,院长:赵慧华,把我的信封、邮票、笔、本、判决书等全部搜走,还告诉我说:“你调到病号监区来了。”在两个多月内,没给我做X光的拍片检查就说我“不传染了”。后来又以我不吃药和拒绝治病为由,再把我调到十一监区迫害,狱长包锐亲自找到十一监区大队长王亚力说:“院长说她的病不传染了。”可是我始终上不来气,腿脚不听使唤、麻木,后来合并成高血压。

自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转回十一监区后,我一直感到呼吸困难,可狱警从未放松对我的迫害,每天逼我坐小凳。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到晚上九点睡觉,最长时间坐着达十四至十八个小时。臀部全都坐烂了,上厕所、洗漱都看着、定点,别人可以在屋里洗碗,我不能。每天的刷碗水,我都喝了,不让我出去倒掉、又不让我放屋里。上厕所去路过别的屋,往里看一眼都不行。包我的是王立荣,有时告诉组长孙雪娟说我往别的屋里瞅,于是孙雪娟就骂我,还罚我不许上床睡觉。逼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片,我不看道长崔湘又骂我,脏话连篇。还有几个做“转化”的,其中有一个叫宋善凤的,是大庆法轮功学员“转化”的,她们把我围在中间,让我在中间坐板凳,围攻我。“转化”我的地方是一个库房,还很隐蔽。

我在十一监区被迫害期间,因我拒绝“转化”狱方不许我上超市,不让客餐,接见时必须穿上黄马夹、狱警监听,真实的情况不能向家人透露,否则就惩罚我。由于我是第二次被迫害入狱,狱警拿我当所谓的“典型”,每次有什么“检查”都要到我所在的“一组”去,有时还去照相。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多钟,外面下着大雨,各地“六一零”恶徒将近二十多人,来了四、五辆警车,这些恶徒由包狱长、王亚力大队长领着闯入我的监舍,其中有一男一女,冲到我跟前,问这问那,我都按着修炼人的标准做了回答,我规劝他们,“我们大法修炼者不做坏事,只做好人,我们坚持自己的信仰是受宪法保护的,没有错,你们不要执法犯法迫害好人,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由于长时间的高压,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包组狱警赵韩椒才带我去医院拍片。医生说我得住院,但要等片子回来再说。长期的迫害,加上病情加重使我难以承受。在六月八日至十日大夫决定做三天静点,就在六月八日晚上,我全身不能动了,抬去医院。血压上升110-170mmHg,医院通知监区测体温,测了一周因体温不高,仍不让我住院。刑事犯还恶言恶语,说我装的。七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钟,我开始吐血,警察才将我送医院治疗。我咳血持续十几天,出现肺粘连。

在住院处,那里也有包夹,刑事犯杨秋香要我给她送礼,我不送,就百般刁难我,说我炼功。有一次把我告到院长那,院长找到十一监区警察来威胁我,让我写“保证”,不然的话就给我送小号,我写三篇洪法材料交给了大队长王亚力。

二零一一年二月份,我被转到医院监区。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凌晨两点多钟,我又开始吐血、保鲜袋大袋子吐了四袋子。最后用小盆接。像流水似的,直到九月三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大队长赵小凡才将我送省中心医院,去一个陪护。费用全扣在我身上,五天后出院,家人去了结账花了四千多元,说我住高间,其实床全是破的,摇不起来,一个薄薄的海绵垫子,没有床单,穿的衣服都是陪护现洗的,连拖布都没有,拍片子时还给我戴脚镣子。出院后我仍被关押在医院监区,上厕所、洗脸、刷牙都由包夹监控。有一次我晚上起来上厕所,抢劫犯李晓双告诉组长李英丽说我打坐,两个人把我按在床上打,把我的左侧肋骨打伤,一喘气就剧痛。

我于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出狱。当天上午九点多钟,我的衣服都穿好了,突然被叫到医院二楼强行做妇科检查,其实是看阴道里藏没藏东西,真是邪恶到了极点。离开黑窝,我捡了一条命。

家人的承受外界难以想象

我第一次入狱时,我的女儿读高中,出狱回来时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女儿每次见到我时都是泣不成声。第二次进监狱时,我女儿刚结婚,出来时外孙女都四岁了。这场迫害给我的家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无法尽到母亲的责任,丈夫又当爹又当妈,还上班,还要供孩子上大学,还惦记着狱中的我,邪恶之徒又勒索那么多钱(直接损失九万多元),这种承受是别人难以想象的。这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9/两遭冤狱-大庆市杜纯香控告元凶江泽民-341123.html

2014-12-06: 黑龙江女子监狱还在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杜纯香被迫害得吐血

法轮功学员杜纯香在那里被迫害得吐血,高血压、双肺结核,上不来气,双腿走路费劲,有时麻木。有一次,她发高烧,突然晕倒在地,刑事犯硬说是装的,给她量了七天的体温,说不烧了,直到吐血不止,才送去住院。在二零一零年七二零那天下午五点三十分,外面下着大雨,有五辆车二十多人,由包狱长,十一监区大队长王雅力领着人闯入杜纯香住的监舍,对她进行指责,叫她放弃修炼,杜纯香给他们讲真相,法轮功学员只是做好人,做一个更高尚的人。坚持自己的信仰,他们就这样对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6/黑龙江女子监狱还在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301148.html

2011-02-21: 杜纯香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致不能自理

黑龙江省大庆市现年五十四岁的杜纯香女士,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的迫害中,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被非法判刑两次,关入哈尔滨女子监狱,至今仍在狱中。

第一次被非法关押期间(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她被迫害导致罹患严重肺结核、高血压;第二次被非法关押期间(二零零九年至今),狱方明知她的肺病严重,早该住院治疗,却始终拖延,直到她严重吐血,高血压,生活不能自理,才将她送医院。

目前家人无法得知她的病情,忧心忡忡。

杜纯香为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研究院职工家属,家住大庆八百垧。曾经患乳腺肿瘤,修炼法轮功后痊愈。自中共当局迫害、诽谤法轮大法以来,杜纯香曾多次进京上访,希望说明法轮功真相,但多次遭非法关押,单位中共恶党人员还多次将她非法关入强制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杜纯香在张铁匠地区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二年七月五日被大庆红岗区人民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四日被中共恶党操控的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由于在狱中长期受到折磨,杜纯香出现严重病态,二零零四年被检查出患空洞浸润性肺结核开放期、慢性胃炎、贫血。即使如此,狱方仍不放过她。直到二零零六年被诊断出患双肺患结核,狱方才不得不让她回家就医。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杜纯香再次被闯进家中的大庆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关押在大庆看守所。不久杜纯香就出现了咳血并持续二十多天。中共恶徒对她的病情视而不见,继续对她的迫害。一个多月后又将她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

女监直接把她送到转化监区(十一监区)。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又将她转到监狱内部的住院处(十监区,也叫病号监区)。住院时,组长告诉她说:院长让戴口罩,说是传染病,并把她的信封、邮票、笔、判决书、家书等全部搜走。另有两本师父讲法被恶人杨秀香(刑事犯)伙同病号监区大队长劫走。

在两个多月内,狱方不给她做X光的拍片检查就说她的病“不传染了”,后又以她不吃药和拒绝治疗为由,再把她调到十一监区迫害。狱长包锐亲自找到十一监区大队长,说:院长说她的病不传染了。可杜纯香始终感到胸疼、呼吸困难,后来合并高血压。

自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转回十一监区后,她一直感到呼吸困难。可恶警从未放松对她的迫害,每天逼她坐小凳达十二至十四小时,臀部都坐烂了。加上长期遭受精神上的高压,杜纯香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连生活自理都很困难。

直到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包组狱警才带她去医院拍片,医生说她得住院,但要等片子回来再说。长期的迫害,加上病情加重使她难以承受。在六月八日至十日大夫决定做三天静点,就在六月八日当晚,她的全身不能动了。抬去医院,血压上升110/170mmhg,医院通知监测体温。测了一周因体温不高,仍不让她住院。七月二十九日早晨,杜纯香开始咳血,恶警这才将她送医院治疗。咳血持续了十几天,出现肺粘连。

杜纯香在十一监区被迫害期间,由于她是第二次被迫害入狱,恶警拿她当所谓“典型”,每次有什么“检查”都要到她所在的一组去,有时还去照相。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五点多钟,各地“六一零”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恶徒将近二十多人,来了三、四辆警车,这些恶徒进到她住的房间,问这问那,她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了回答,并规劝他们:“我们大法修炼者不做坏事,只做好人。我们坚持自己的信仰是受宪法保护的,你们不要执法犯法迫害好人,都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目前杜纯香仍被关在哈女监结核病区住院。两次拍片的结果她本人不知道。现在她的情况如何,家中无人可知,担心不已。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1/杜纯香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致不能自理-236596.html

2009-12-09: 大庆大法弟子杜春香仍被关押

大庆大法弟子杜春香仍被关押在大庆看守所,身体虚弱,咳血,现在案子已经转到红岗法院。请同修加大密度发正念,解体邪恶,营救同修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9/214100.html#0912823472-17

2004-08-31:在2003年春,哈尔滨女子监狱初步诊断杜纯香为肺结核,又在哈监指定医院哈医大二院先后两次确诊为:空洞浸润性肺结核开放期、慢性胃炎、贫血。其中一次检查时间是2004年7月14日。一年来杜纯香的家人一再要求办理保外就医,至今未得到解决。

2004年8月26日,杜纯香家人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探视并强烈要求狱方办理保外就医。接见时杜的家人欲将保外就医申请书交给杜纯香签字,可是狱警横加阻拦不让签。杜的家人将保外申请书交给狱政科科长杨丽斌,杨态度极为蛮横的说:“杜纯香是炼法轮功的,不能办理保外就医。”

当家人问及法律是否有明文规定“炼法轮功不能保外就医”时,杨丽斌又以种种藉口将杜的家人支走。

杜纯香的家人又辗转找到派驻尔滨女子监狱姓韩的女检察人员。说明来意后,韩打电话给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询问此事。赵英玲竟说杜纯香的病情已好转,空洞已消失。当杜的家人要求察看诊断时遭到拒绝。杜的家人要求对杜的病情做法医监定,狱方仍以各种藉口推托不予办理。

7月14日至8月26日监狱并未带杜纯香去医院检查,根据甚么说杜身体已好?如果杜的身体已好,为何拒绝家人察看诊断?再说,肺结核一个疗程通常就需要半年以上。而杜纯香的病情在2004年7月12日-14日再次恶化,她与家人接见时戴着口罩,身体异常虚弱不能站立。在杜的家人一再要求下杜纯香再次被拉到哈医大二院检查,检查结果:身体贫血、胃炎、肺结核已扩散。

我们呼吁世界各界正义团体、正义人士对杜纯香目前的危急处境给予援助,帮助她早日走出牢狱。所附是杜纯香保外就医申请书。

2004-08-24: 大法弟子杜纯香,女,47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研究院职工家属、家住大庆八百垧。修炼前患乳腺肿瘤,得法后痊愈。

自大法蒙冤以来,杜纯香曾多次進京上访,多次遭非法关押,单位多次将她非法送入洗脑班。几年来单位、八百垧派出所对她及家庭骚扰不断。期间研究院党委副书记刘继臣、保卫科科长闫利;八百垧派出所警长林水;八百垧派出所;山海关刑警大队张宏伟等有关单位及个人,对杜纯香及家人敲诈勒索钱款两万多元,且她的退休金至今未发。杜纯香曾饱受八百垧派出所李宝山、彭继宝、山海关刑警二大队张宏伟等人的酷刑折磨、刑讯逼供。2001年在单位与八百垧派出所的威逼下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5月28日杜纯香在张铁匠地区一资料点被非法绑架。2002年7月5日大庆红岗区人民检察院非法逮捕杜纯香。2002年11月11日上午9:40-11:00大庆红岗区伪法院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秘密审判大法弟子杜纯香、王景翠、程巧云、吴顺子。她们高呼“法轮大法好”昂首步入审判厅。在非法审判的过程中她们正气凛然抵制邪恶,及时指出以前非法提审记录是在公安非法刑讯逼供时所录,不予承认。法庭要求她们签字时被她们严正拒绝,并正告它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2002年11月14日大法弟子杜纯香被非法判重刑5年。审判长:苑晓红 、陪审员:李 发 、石柏山、书记员:车荣娟

2002年12月23日杜纯香被非法送至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监区二大队。2003年春杜纯香在狱中被迫害得身体异常虚弱,夏队长及杜的家人将杜送往哈医大二院检查,确诊为肺结核。监狱医院院长向狱里申报杜纯香必须办保外就医,可狱方主管人员及红岗分局副局长百般刁难,拒不放人。

2004年7月12日-14日杜纯香病情再次恶化,她与家人接见时戴着口罩身体异常虚弱不能站立。在杜的家人一再要求下杜纯香再次被拉到哈医大二院检查。检查结果:身体贫血、胃炎、肺结核已扩散。可是监狱无视杜纯香的死活更无视此传染疾病会危及他人,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至今还未放人。

2004-08-15: 病号监区现在总共有大法弟子28名:于丽波、李洪艳、王芳、杜春香、王淑清、马凤兰、王爱芳、高井云、刘文军、宫兰、邹彩荣、肖淑芬、王丹、高淑云、高文霞、徐亚文、吕洪芳、刘桂华、吕淑芹、石玉霞、赵亚轮、王淑兰。刘亚芳、王淑芬、邵本艳、边淑芳、刘倩倩她们五个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愿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5/81822.html

2002-10-18: 大法弟子杜春香、王景瑞、程巧云、吴顺子在大庆市红岗区法庭上正气凛然
大庆市红岗区法院在2002年10月11日非法对杜春香、王景瑞、程巧云、吴顺子四名大法弟子开庭审判,四名大法弟子立掌发正念,齐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审判草草收场,不了了之。
开庭前,法院秘密开会,严密封锁消息,没有通知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家属,审判长和陪审员全没暴露姓名,会场里布满了便衣警察。上午9点30分开庭。杜春香等四名大法弟子一进审判大厅就齐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然后他们站在台上单手立掌发正念,进一步清理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使人间的邪恶之徒胆战心惊。

开庭第一个审判的是杜春香,审判长问谁叫杜春香杜春香没有回答。又问杜春香的真相资料是哪里来的,杜春香也没回答。又问这些事情有没有疑问,杜春香回答说很多事情是邪恶之徒捏造的。杜春香抓住时机开始讲真相说:“在场的各位记住,谁学法轮大法谁身体好,法轮大法洪传是为了救我,也是为了救你。善恶必报,大法一定会正过来,法轮大法就是好。”这时审判长站起说:“我知道”。

审判陪审员是两个岁数比较大的人,中途都走了,又找来两个小年轻的陪审员。两个陪审员在台上嘻皮笑脸,丑态百出。审判草草结束后,审判长让四名大法弟子在审判记录上签字,大法弟子说:“我没有犯法,我不签”。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4/2842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8/38222.html

2002-10-15:2002 年10月11日上午9:40──11:00,大庆市红岗区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秘密审判大法弟子杜纯香、王景翠、程巧云、吴顺子。三名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昂首步入审判厅。在整个非法审讯过程中,她们抵制邪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同时在场上的空闲时间背《洪吟》,并单手立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最后审判人员没办法,拿来以前的审问记录,在场上念

2002-10-12:10月11日,大庆红岗区法院对大法弟子杜纯香進行了非法审判,详情有待進一步调查。

2002-08-20: 大庆市大法弟子张忠在2002年4月18日被大庆市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张忠始终以绝食抗议迫害已有4个月,从开始灌食、输液到现在已靠注射高蛋白维持生命。张忠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全身除脚部两三个脚趾有知觉之外,其他部份已没有知觉,生命危在旦夕。

据了解,大庆市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有李海、代志东、王景翠、刘淑芬、王居艳、程巧云、张新业、邓云红、吴顺子、于勇全、杜纯香、王明奎等。他们均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可能被非法判刑。其中,王景翠(60多岁)、王居艳、刘淑芬等三人也已绝食3个多月,处境十分恶劣。

2002-01-05: 杜纯香,女,45岁,大庆市钻井研究所职工,家住大庆市八百垧。

自大法受到迫害以来,邪恶之徒就把她列为重点,单位三次将她非法送到洗脑班;派出所有时去家里干扰她的正常生活,有时到单位干扰她;
2001年1月26日晚单位保卫科非法闯入她家找她;

2000年4月22日去北京信访办证实大法,自己返回,被单位刘继臣、闫立送往派出所。所长李定山打嘴巴子,后又用手铐扣上一夜,不让睡觉。第二天送往大庆看守所。一个月后于5月21日接回,送往红岗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派出所非法罚款5000元。单位把去北京坐飞机的钱都扣在她身上,她没有工资,就扣她丈夫的工资3800元。她的退休工资一分没给,到现在共计1500元;

2000年6月18日集体炼功,在萨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0天,恶警非法提审时让她放飞机(就是蹶着),林水、彭继宝等恶警打她;
2000年7月29日在红岗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8月11日放回原单位,不让回家,在单位白干活,不给工资,一个半月,单位非法罚款一万元,还强迫她爱人看管;

2000年12月22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山海关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刑警二大队,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被恶警把衣服扒光搜身,1500元钱被搜去,单位去接又要200元,主犯是张宏伟。非法关押期间恶警打骂她,把几人用铁链子链在一起,不让睡觉,用电棍把胳膊、腰都打得青紫。26日被单位接回,被送往派出所,于是她用正念走出,至今流离失所;

被勒索的钱款:2000年5月被钻井研究所方振全勒索400元,;2000年6月5日被八百垧派出所的李宝山、于斌作勒索5000元;2000年8月11日被钻井研究所的刘继臣勒索一万元;2000年12月23日山海关刑警队的张宏伟勒索1500元。2000年4月到2001年被钻井研究所的刘继臣勒索退休钱15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5/22601.html

大庆 红岗区(八百坰)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3-05-23: 绑架人:红岗派出所晨曦小区片警王伟等2人
参与抄家人:杨晓东、陈旋等人
杨凤云的办案人:杨晓东
主要主任人:
警务大队二队队长:罗福:13394650429
刑警队队长:景龙:13836971111
刑警队副队长:王健:13394650536
大庆红岗公安分局、派出所有关电话(区号:0459)
红岗公安分局:6783110
社区警务大队 6782110
红岗派出所电话  4191051、4194531、 6783010、6788113
红岗派出所所长 4194531
红岗派出所值班室 4191051
红岗派出所警务室 4998879
红岗派出所陈旋 4199383

2013-05-22: 绑架人:红岗派出所晨曦小区片警王伟和另一名恶警
参与抄家人:杨晓东等人
审讯人:罗福(警务大队二队队长,把同修送到刑警队的主要责任人,电话:13394650429)。陈旋,杨晓东。
红岗公安分局刑警队队长:井龙(送往看守所的主要责任人,电话:13836971111)、王健,警察:张继城。
参与者有:罗福、杨晓东、陈旋、王伟、景龙、蓝晶是局长。
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岗区公安分局 6282110
综合值班室:田凤林、张付洪。

2009-07-27:
曹明芳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看守所。另外蒋明慧现已回家。
参与抄家的红岗公安分局警察手机号:
王山榆 13394650401       沈洁洵 13394650403
罗福  13394650429       夏长军 13394650433

2008-11-27: 八百垧公安分局电话(区号:0459)
职 务 姓 名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号码 备用号码
政 委 马新科 4980123 6295345 13394650777
副局长 刘玉虎 4986123 6781983 13394650602
副局长 刘云龙 4895000 6782517 13394650505 1383670922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9)

黑龙江省哈尔滨滨江地区检察院举报电话:0451-82359148
黑龙江省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
黑龙江省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86684002 86684003
总机转 --- 监狱长: 王星 (总机转)8001
监狱政委:8002
副监狱长:丛新、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8003
监狱政委:储淑华8002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8142
教改科科长:肖林8130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黑龙江大庆市红岗公安分局局长:刘连生 办:0459-4199888
副局长:孙化呈 办:0459-4199310
国保大队长:王德义 0459-4194279
八百垧派出所所长:于长军 宅:0459-5695643
派出所教导员: 彭继宝 宅:0459-5605192
大庆石油管理局(610办)电话:0459-5993351

大庆钻井研究院院长:0459-4893764
研究院610主任:0459-4893622
原保卫科长:闫利 0459-4893507
研究院党委书记:0459-4896878
研究院纪检书记:0459-4893483

本案件有关文件

保 外 就 医 申 请 书
申请人:杜纯香 女 1957年7月17日生
身份证号码:230605195707172026
申 请 事 项:
要求人民法院依法对本人及时保外就医。

事 实 和 理 由:

本人于2000年11月14日因修炼法轮功被大庆市红岗区人民法院以强加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现已非法关押两年零三个月。在2003年3月患病,经监狱医院初步诊断为肺结核。同年3月又经哈医大二院确诊为空洞浸润性肺结核开放期、慢性胃炎、贫血。本人由于以上疾病现以身体虚弱、无法站立、生活不能自理。由于此病的极度传染性,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关于患有传染性疾病不适合集中监管的规定,本人强烈要求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本人身体状况,对本人实行保外就医。希望法院批准为盼。

此致

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杜纯香
2004年8月24日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