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 东风区 >> 陈凤敏(陈风敏), 女, 5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市东风区长胜社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25: 黑龙江佳木斯陈凤敏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佳木斯妇女陈凤敏一九九六年春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双肾功能不全的不治之症竟康复了。她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心胸变得开阔了,面临破碎的家祥和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陈凤敏坚持修炼法轮功,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受非法抄家、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洗脑班迫害。婆婆、丈夫在担惊受怕中悲愤离世。

下面是陈凤敏诉述三次被绑架迫害的经过:

一、进京上访被绑架、户口被迁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乘坐的火车刚过山海关就被乘警截下火车,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三天后,被佳木斯610和永安街派出所警察李延伟(音)劫持回佳木斯,直接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才放回家,并向我丈夫勒索一笔钱,说是去北京接我的费用,至于是多少钱,我丈夫迫于警察的压力,一直不敢和我说。

派出所还让我把户口从永安派出所(婆家所在地)迁走。我的户口刚落下不长时间,驻地派出所就上门骚扰。

二、警察抄走一本《转法轮》,我被劳教迫害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九号,佳木斯全市针对法轮功学员大搜捕,八号晚上九点多钟警察来我家抄家,翻出一本《转法轮》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半夜直接把我送佳木斯看守所。那天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看守所人多得都没有能躺下睡觉的地方,很多同修共用一个牙刷。我被安排睡在阴冷的马桶边。不长时间身上就长了疥疮。

警察就找我的亲人来轮流劝我放弃修炼,在他们写好的“三书”上签字,我不签字。就因为在我家翻出一本《转法轮》就非法劳教我三年。

被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后,几个人住一个屋,一个月才让洗一次澡,而且是只有半盆温水轮换着洗,我就用凉水洗澡。劳教所天天逼我们听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洗脑的东西。当时办公室门口挂着一块很大的谤师谤法的牌子,被几个同修给砸毁了。警察就对砸牌子的同修酷刑折磨,很多同修就绝食声援。警察就挨个问为什么绝食。问我时我就说:“我的双肾以前都坏了,是炼法轮功才好的,你们不让我炼功,就是不让我活命,那我就绝食抗议。三天后身体极度虚弱承受不住,而且腰围和胳膊、手都长满了疥疮。

邪党开完十六大后,劳教所就给我们从新分配房间,坚定不转化的就送三楼酷刑迫害,然后把我们弄到二楼洗脑转化。邪悟的犹大一天不停的灌输谤师谤法的邪恶的东西,见我不转化就给我弄到楼迫害。十月份后开始每天强制坐小板凳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能动,仰着脖子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每天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屁股都坐坏了。

见你不转化,又给弄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屋,用一个拆了床板的大铁床的床架子上大背扣,然后他们就晃动床架子,床架子一动,手铐子就越紧,特别疼。

整个三楼哭声一片,特别凄惨。有的法轮功学员很长时间了手腕上的伤还很重。那些警察白天伪善,晚上就加倍折磨,看电视不让闭眼,闭一下眼睛就增加十五分钟,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扣押逼着看电视到后半夜一点多才放回睡觉。

外面飘着雪花的冬天,我们洗脸的水都带冰。逼迫我们做奴工为监狱创效益,超负荷的挑一次性筷子、做手机套(做手机套的胶都是有毒的)、挑豆子。后来把我分到七队,每天逼着写污蔑大法的作业,队长穆政娟(音)看着我们写,不写,她就拿警棍打。我不写。后来她就逼着我,让在写好的三书上签了字。大队长李锦秀(音)和男队长王铁军牵着大狼狗,拿着电棍挨个逼着让写,有的学员以命抗议,他们把法轮功学员押到医院缝完针拉回来就又用大背铐酷刑。

白天被逼着做奴工,一天也不让上厕所,晚上大家都抢着上厕所排不上队,我洗脸时先尿在脸盆里,倒了以后再用盆子洗脸。有次白天大便在塑料袋里。晚上起来上厕所,一个人起来上厕所,旁边的四个人都得叫起来陪着一起上厕所。所以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夜里也不敢起来上厕所。

在劳教所用钱买的棉被都是又骚又臭的棉被,吃的饭菜里有沙子和老鼠粪。一周翻一遍行李,把行李翻得乱七八糟。

还有二个月快回家时,有天中午我在卫生间突然昏死过去,大伙把我弄到屋里,醒来后医生给开了很多药,我每次吃药都压在舌底,趁看管我的刑事犯不注意时就吐出去。

有一次我往家里打电话,九岁的儿子接电话就哭,说:“妈妈我害怕!我好害怕啊!家里就我一个人!特别是晚上楼道里有走路的声音,我就更害怕!”儿子在被窝里亲眼目睹了我被绑架抄家的整个过程,那个阴影笼罩了他很多年。听了儿子的哭诉,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儿子从小就跟在我身边,从未离开过我,他爸爸在外地工作,我被绑架家里就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好可怜啊!我就哭啊哭啊,哭了好几天。后来我给儿子打电话让他去亲戚家住。

等我结束冤狱回到家时,见我儿子三年几乎没长个,还是三年前那么瘦小。

三、我被绑架到洗脑班,丈夫和婆婆被惊吓住院

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天早晨七点多钟,我在家听有敲门的,一问说是物业的,我开门后,政法委王凯伦(音)领着五、六个警察非法闯进我家,抄家抢劫、绑架了我,我不配合他们的迫害,他们就把我抬进一辆面包车,直接给我送进伊春洗脑班迫害了十七天。

洗脑班走廊有大锁,室内有监控。白天逼着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一动不能动,动一下犹大就用电视遥控器打。中午不让睡觉罚站。晚上整到阴暗的小屋转化,不让说话,逼着写三书。犹大先伪善,态度对你“很好“,见你不转化就威胁、侮辱、逼着你写。

我被绑架后婆婆和丈夫就四处找人营救我,去洗脑班要我。不几天丈夫急的,得了脑出血住院了,也没人照顾。婆婆也病了,住院了,孩子也不上学了。恶人和恶警就每天逼着我写三书,见我不写,后来就拿写好的让我签字说走个形式就放我回家照顾丈夫和婆婆。他们威逼利诱我签完字后并不放我回家。当时我身体也出现不好的状态,吃不下去饭,人也每天都见瘦。洗脑班带我检查身体,我的肾病又犯了,就给我开了些药。我弟弟也去要人,后来他们迫于压力,十七天后放我回家。

回来几天后,社区和派出所的就来我家骚扰,还给我弟弟打电话说警察找我。我特别害怕就躲到婆婆家住,婆婆看我被迫害得瘦了很多,心疼的直哭。

婆婆本来是便秘,白天住院打点滴,晚上可以回家。跟着我着急上火、担惊受怕病情就加重了,病又转移到肝部了,肝脏上长了一个大包,住进医院再没回来,在担惊受怕中悲愤离世。

我的丈夫本来是个身体很好的人,单位每年体检都没病。在我被绑架到劳教所半个月后,就得了脑血栓,后来又肠梗堵手术,以后每年都住院两三次。每到邪党的所谓敏感日他也都跟着担惊受怕,去年也离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5/黑龙江佳木斯陈凤敏遭受的迫害-396221.html

2012-03-17: 炼法轮功肾病痊愈 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
健康的人很难想象一个肾功能不全患者的梦魇。黑龙江佳木斯妇女陈凤敏,今年五十多岁,她曾经是一个双肾功能不全病人。那时,她的其中一个肾完全丧失功能,另一个肾只有一半功能,多方医治无效;加之丈夫对家不负责任,还有了外遇。那时的陈凤敏拖着病体,看着年幼的孩子,真是哭天天不应,唤地地无门。就在这个时候,一九九六年春,陈凤敏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双肾功能不全的不治之症竟康复了!这是陈凤敏梦寐以求的夙愿,她从此有了健康的身体,她的生活从此焕然一新,她是多么感激法轮功、感激法轮功师父啊。

陈凤敏在生活中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她的心胸变得开阔了,不再计较丈夫的不好。她婆婆经常说:“我儿媳要不是学了法轮功,做不到宽容忍让,早就跟我儿子离婚了。”这个面临破碎的家,因陈凤敏修炼法轮功而祥和了。亲戚和邻里都有目共睹。

谁知,陈凤敏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红色恐怖铺天盖地而来。陈凤敏想:“我能获得了健康多亏了法轮功,我不能再沉默,任由谎言横行,我是法轮功的直接受益人,有最充份的事实告诉人们真实的真相。”二零零一年春她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将她劫下火车,送往佳木斯驻京办。前进区永安派出所李彦伟把她接回,直接送往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半个月。

在劳教所遭受到残酷迫

后来陈凤敏家搬到东风区长胜社区,安庆派出所的警察们经常去她家骚扰。二零零二年秋,佳木斯市各辖区派出所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西格木劳教所受尽折磨,狱警派刑事犯监视法轮功学员,早五点到晚十一点逼坐带棱的小凳,长时间坐凳,臀部都坐烂了;逼写所谓“作业”,长时间不让上厕所,憋得肚子痛,限制洗漱,大小便时间受限;吃的是发黑变质的窝头;却强迫做奴工,她被折磨的一次昏死在厕所里。

陈凤敏被非法劳教期间,安庆派出所的警察还无故撬过她家门,她丈夫感到压力太大,整天担心受怕,患上了脑血栓、肠梗堵,做了手术。遭受了很多痛苦花了很多钱,欠了上万元的外债。幼小的孩子无人照料,家中无人,不敢自己出门。

陈凤敏于二零零四年出狱回家。但警察及邪党人员仍经常到她家骚扰。

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片警张国福和社区主任刘云霞几次要陈凤敏去伊春洗脑班,她当场拒绝,并告诉他们:丈夫脑血栓需要人照顾,孩子上学全靠她一人打工挣钱来维持这个家,你们硬是这样做,就把我的家给拆散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和晓云办事处一帮人,谎称是收物业费的,骗开陈凤敏的门,一伙人便蜂拥而上,强行绑架陈凤敏,并非法抄家。当时陈凤敏的家人都不在,她就这样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家人发现她失踪后到处去找,社区邪党人员隐瞒实情,不告诉陈凤敏的下落,还欺骗家人说:“陈凤敏住的是宾馆、吃的好、住的好,不用担心。”

在洗脑班,恶徒们恐吓陈凤敏:“不转化就关你一个月、半年,再不转化就判刑。”恶徒顾松涛用遥控器打她、骂她。洗脑班里的恶人轮流折磨她,半夜了也不让睡觉,逼迫她看一些歪曲事实的光盘,陈凤敏被折磨得身体虚脱、精神恍惚,一直被折磨了十七天,才在家人及众多善良人的营救下被放回家。

陈凤敏回到家后,看到的惨境令她揪心:婆婆和丈夫因承受不了这些打击,双双住进医院,在哈尔滨上大学的儿子为找妈妈,停课四处奔走,往返社区和区政法委之间。其实这些人都知道陈凤敏是个好儿媳、好母亲,只想有个好身体,做个好人,可是他们为了迎合中共邪党,不但不站出来制止迫害,还参与迫害。

陈凤敏回家了。对于那些曾经伤害过陈凤敏和她的家人的人,陈凤敏表示不会怨恨他们,她只希望那些人们能多了解法轮功真相,相信良知复苏的他们会知道以后怎么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7/炼法轮功肾病痊愈-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254312.html

2011-11-12: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近期遭迫害经过
十月十八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等从家中绑架。在家人的多次营救下回到家中,但人已被迫害的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面目表情非常痛苦,身体非常虚弱。
十月十八日早上七点左右,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带领五人去法轮功学员陈凤敏家,把正在做饭的陈凤敏不容分说、连拖带拽拖上警车。然后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他们又翻床倒柜翻的一片狼藉。事后通知家人说送往齐齐哈尔,吃得好,住得好,一个月就回来。

十月十八日晚,陈凤敏在哈尔滨读大学的儿子得知妈妈被绑架,着急万分,立即请假回家。一身病的婆婆也哭着来到儿子家和孙子为伴。一些好心人来看望她们,老人家边哭边述说着:“儿媳妇早年得了肾病,一个肾坏死,一个肾只有一半的工作能力。为了治病到处寻医问药,结果徒劳往返,未见好转。钱也花得不剩分文,家里生活十分紧张。儿媳妇有幸得大法,勤学苦炼,修心性,很快病情好转。儿媳妇也能干活了,身体也觉得很轻松。过去烦躁、发脾气、情绪愁闷、痛苦的表情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媳妇好了,儿子又患上了脑血栓,半身不好使,得需要人照料。儿媳妇不辞辛劳的操劳,无怨无恨,为了儿子上大学,还得外出打工,家里家外整天的忙碌着,十分辛苦。现在儿媳是家里的顶梁柱,从打学了法轮功之后还孝敬老人,耐心的照料病人,处处为老人着想,真称得上是贤妻良母。这样的好媳妇上哪去找。明天我豁出老命也得去要回儿媳。”

十月十九日,陈的婆婆和儿子决定上长胜社区居委会找社区主任去要人。因社区也参与了迫害,长胜社区、东风区政法委、安庆派出所合谋抓的人。社区主任掩饰的很伪善,当陈凤敏的儿子问:“你们把我妈送到哪去了?”她说送到伊春。到底送哪去了谁也不清楚,他们今天说送齐齐哈尔,明天说去了伊春,没一句准话。陈凤敏的儿子又问:“你们到底把我妈送到哪里去了,天气这么冷,我还要给我妈送衣服呢。”主任回答说:“不用送衣服,那里给买衣服,吃的好,住的宾馆,还给家属一千元钱。”当时孩子的舅舅因不明真相将钱接了过来,陈凤敏的婆婆和儿子说什么也不要,孩子说:“这不等于将我妈妈换了一千元钱吗?我要妈妈,不要这一千元钱。”邪恶的诡计,在老人和孩子面前败露了。社区主任又拿出二百元钱送给孩子,孩子说:“我不要钱,我就要妈妈,你说我妈一个月就回家,我不信你的话。前几年在我还小的时候,警察到我家说叫我妈跟他们去一趟,说一会就回来,这一去就是三年冤狱,受尽了折磨,那时我还小,没有妈妈照顾我,我很难过,想妈妈想的我经常哭。”孩子对社区主任说:“刘姨你看我家没有我妈我们怎么活下去啊,爸爸脑血栓,每年得住院两次,我还上着大学,这些费用从哪里来啊,我家都两年交不起供热费了,求你们让我妈妈回来吧!”如此的请求并没有打动社区主任那颗冰冷的心。

在社区里面,主任伪善的对待祖孙二人;在社区门口,他们布置了警车横在那儿,监视着是否有法轮功学员参与;陈凤敏住宅也有政法委人员蹲坑监视,并场言要抓门外的法轮功学员。而后社区主任把来这里要人的祖孙二人支到了东风区政法委。

陈凤敏的丈夫回来了,他们祖孙三代又到东风区政法委讲真相要人,政法委书记王海伦还是那一套嗑:“一个月就回来了,住的象招待所一样,吃的好,还给买衣服。”陈凤敏的丈夫说:“那我也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把我送那去吧,我也住住宾馆,住住招待所,我这脑血栓病在家谁照管我?”陈的婆婆说:“我儿媳妇肾病非常严重,一个肾坏死,一个肾有一半工作能力,炼法轮功都好了,家里活都能干了,你们既然不给她送回来,那我也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把我也送去吧,和我儿媳妇关在一起。”政法委书记王海伦诱逼老人说:“你们是不是法轮功背后指使着来要人的。”老人回答说:“我脑袋又没进水,俺家媳妇被抓了,非得有人指使才知道要人吗?”王海伦被问得哑口无言。

过一会,来了一个警察,说是代表公安局长和派出所来的,严厉地威胁恫吓祖孙三人。当时陈的丈夫和婆婆丝毫不惧,老太太问道:“你代表公安局长,那公安局长叫什么名字!派出所长叫什么名字!”警察没敢说出来,老太太又问:“我儿媳妇是不是你抓的,你能不能把她放出来。”警察说:“不是我抓的,我也放不出来。”陈凤敏的丈夫说:“那你是个帮忙的,啥事你都说的不算,你走开,哪块远你往哪走,越远越好。”在强大的正义之场下,那警察乖乖地走了,老太太又说:“我这么大年纪了,我怕啥,我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哪一句话两句话说走了嘴,就给扣上个反革命的帽子抓起来。那时候不也是这个党吗,现在不也是这个党,这个党怎么了,我儿媳妇炼法轮功身体都好了。在家里老的,小的,有病的全靠她呢,你们把她抓走了,我们可乍活呢,她出去打工挣的再少,也能为家添个七、八百元钱。现在这个社会贪官遍地,你们怎么不去抓哪!为什么偏偏抓这好人?”最后王海伦承认是他领着五个人去抓的。陈凤敏的丈夫又问:“你们抓人,抄家,拿出逮捕证和搜查证我看看。”他支支吾吾地说:“这手续都齐全。”“手续齐全你拿出来我们看看,法律是重证据的,你拿不出来,就说明你们是非法抄家,非法闯入民宅,是你们在犯罪。既然人是你抓的,我就管你要人。”王海伦见此,又矢口否认是他指使抓人了。陈的丈夫在政法办公室,质问王海伦:“你亲口说是你领着五个人去抓我媳妇的,怎么这会儿不敢承认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说得王海伦支支吾吾、无言以对。政法委的几个人相对,都走出门去,扔下祖孙三个等了一下午。

到晚上政法委的人来了,王的口气缓和多了,对陈的家人说:“我也没有办法,我干这个工作也是上指下派,迫不得已,东风区接到上边一个转化的指标,上边有安排,凡是挂号的法轮功学员都得轮流进入洗脑班。三年之内全部完成。”陈凤敏的家人看到政法委也无能为力,也就回来了。

十一月一日上午,老太太和孙子又去长胜社区找到社区主任刘云霞说:“咱们都是女人,可是你心太黑了,你明明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儿子脑血栓,孙子上大学,我又这把年纪了,家里家外全靠我儿媳妇支撑着,你报上名单,他们才抓的人。王书记说了,我儿媳妇的名单是你给报上去的,我现在非找你要人不可。”刘云霞见此状况,自己的名字被政法委书记给供出来了,一百个不承认,并发誓道:“如果是我给报上的名字,我就不得好死。”如何如何的起誓发愿的。老太太一再告诉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来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和长胜社区刘云霞内心也感到空虚,害怕。过程中祖孙三代正念都十分强大,尤其是老太太丝毫没有怕心,说话十分有力,句句在理,击中要害,真是很大程度震慑了邪恶,对制止迫害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陈凤敏被绑架,给家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连续几天去要人,东风区政法委和社区主任互相推诿。老人家身体也承受不住了,以前就有便秘和心脏病,现在更加严重了,憋的肚子疼痛难忍,最后还是住进了医院。陈的丈夫本来就有脑主干血管堵塞,由于妻子被绑架上火,现支细血管又往出渗血,也住进了医院,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哭笑无常。医院里的病号无人照顾,冰冷的家里又无人做饭,可怜的孩子只身一人往返在奶奶和爸爸的病榻间。

十七天后,陈凤敏从洗脑班回来了。如今的她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面目表情非常痛苦,身体非常虚弱,很想下地干点家务,但浑身无力,更是无力照顾病重婆婆和丈夫。看得出,在洗脑班里她经受了严重的精神摧残。几近破碎的家、冰冷的房子、无钱治病的亲人、正在就读的儿子,只靠陈凤敏一人支撑,如今她又被邪恶迫害成这个样子,真是令人痛心。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2/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近期遭迫害经过-249122.html

2011-10-22: 佳木斯陈凤敏女士在家中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上午七点左右,四、五名不明身份的人谎称收水费,敲开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家的门,强行把正在做饭的陈凤敏拽到一辆面包车中。陈凤敏抵制绑架,大声呼救。但面包车载着陈凤敏扬长而去,如今,陈凤敏下落不明。
之后,东风区小云街道办事处长胜区居委会通知陈凤敏的弟弟,让他去社区拿回陈凤敏家的钥匙,并谎称:“陈凤敏被送到齐齐哈尔学习班,住宾馆,吃的好,派一个人专门陪着,一个月就能回来。”

十九日下午,陈凤敏的家人去社区打听她的下落,一开始,社区主任谎称不知道。家人说:“天冷了,要给陈凤敏送衣物。”社区主任才说:“什么都不用送,陈凤敏在那什么都不缺,吃的好,住的好。”但社区的人就是拒绝透露陈凤敏被关具体在哪。在这过程中,社区主任的态度很不友善。

二十日上午,陈凤敏的儿子和婆婆又去居委会要人,问:“是谁绑架的陈凤敏陈凤敏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何处?”居委会的人说:“不能告诉你们,告诉你们会影响陈凤敏转化。”

陈凤敏的儿子焦急的说:“我因为我妈妈的事,耽误学业从哈尔滨回来。我爸爸是脑血栓患者,就靠我妈妈打工维持生活。我家里生活非常困难,连热化费都交不起,已经有两年都没交热化费了。”陈凤敏的婆婆说:“我儿子脑血栓,全靠我儿媳妇照顾。她上是孝顺的儿媳妇,下是贤妻良母,是家里的顶梁柱。你们把我儿媳妇绑架,谁照顾我儿子呀!我们怎么生活呀!”

居委会主任假惺惺的说:“如果陈凤敏转化,几天就能回来,我们还会派人去照顾你儿子。”陈凤敏的儿子说:“我不相信你们的话,你们已经骗我一回了。二零零二年你们半夜闯进我家,谎称要找我妈妈谈几句话,一会儿就回来。没想到,一去就是三年。那三年,我和我爸爸相依为命。我爸爸经常上夜班,我年纪小,一个人在家吓得直哭。这次我不相信你们了。我家就靠我妈妈一个人打工维持生活,现在你们叫我怎么上学,我家人怎么生活?你们非法闯入民宅,在我家没人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手续,非法抄我的家,乱翻我家的东西,把我家翻得一片狼藉,你们这是违法行为。”

中共社区人员们没法面对陈凤敏儿子的质问,就吓唬陈凤敏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儿子,谎说:“在你家搜到了两箱法轮功资料,一百多本光碟。按这些东西可以给你妈判刑或劳教。”陈凤敏的儿子马上说:“你们撒谎,要是有你们说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看看。我妈妈没违法。”他们面面相觑,无言答对。中国宪法规定言论自由,即使说家中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也不违法,更何况法轮功对社会对人百利而无一害。

陈凤敏的家人一直在居委会等着,要求给个说法。在这过程中,他们不断的打电话请示,直到他们要下班了才说:“三天之内给予答复,是放还是不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2/佳木斯陈凤敏女士在家中被绑架-248187.html

2004-03-16: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至68岁,下到18岁,甚至还有残疾人,各行各业都有,有干部、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商人、警察等,多人被折磨致伤致残,数人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很多人被超期关押,或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有一家几口的都被劳教的。有相当一部分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病症,修炼后身心健康,因遭迫害不让学法炼功而旧病复发;也有原本健康的身体被迫害得重病缠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3-06-04:陈风敏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
2002-01-22:陈风敏 女 40岁 佳木斯市前进区居民 2001年6月17日进京,在山海关被截,送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4日,后送佳木斯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15天。被永安派出所勒索3300元人民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618.html

汤原县(30人)

女(23人):
1 刘洪敏(西凤明村,27岁2年)
2 张洪芝(胜利街,48岁,1年)
3 都艳珍(胜利10委41岁1年)
4 姚淑芹(胜利福龙村61岁3年)
5 张桂艳(鹤立镇,30岁,3年)
6 李秀芹(44岁,3年)
7 胡秀梅(1年)
8 李淑芹(环卫处,53岁,2年)
9 万淑英(40岁,2年)
10 乔桂香(50多岁)
11 刘衡
12 隋春(43岁,1年)
13 宋明艳(鹤立镇)
14 刘亚丽
15 罗淑珍(46岁,1年)
16 闫凤华(40岁,1年)
17 杨勤(40岁,1年)
18 李淑珍(45岁,1年)
19 王桂芬(文化街,40岁,1年)
20 李洪君(37岁,2年)
21 周桂林(50多岁)
22 陈凤敏(34岁)
23 杨小芳

男(7人):
1 王甲恒(造纸厂,40多岁)
2 刘士元(41岁,1年)
3 李文涛
4 李文义(38岁,1年)
5 王云飞(31岁,1年)
6 靖广林(60多岁,1年)
7 宋林涛(31岁,2年)

佳木斯 东风区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7-11-19: 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处
楊波:15945183001
佳木斯市委政法委
地址:佳木斯郊区长安路政府1号楼
邮编:154000
区号:0454
刘臣8223490 13359630336
宋文峰8226230 13845470005
徐佳才8511025 13803653098
高伟利 8288278 13351663579
佳木斯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孙状8223567 18345465888
石明国8511028 13154542333
佳木斯市东风区委政法委
区号:0454
王 兵(政法委书记)839126813945407377
王海伦 837031715164518916
邹轶群 837031718645456577
佳木斯市公安局
地址:郊区长安西路 888号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总机:8298114
公安局局长:王晓龙(新任)
前任局长:安庆华 8298001 15545416789
副局长:
尚志军 8298003 15326696666
刘岳森 8298005 13504542588
周日 8298006 13803658166
宋鸿源 8298007 13836662345
尤学智 8298008 15145433333
李慧坤 8298009 13945488886
徐长富 8802666 15246477777
付强 18324548999
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胡海滨 8298126 13836647555
佳木斯市公安局×教支队
政委:王玉君 8298142 13704545588 18645450506
副支队长:梁华伟8298229 13199140111 18645450508
成员:李忠义8298230 13945454488、18645450507
王忠杉 8298230 13504546999 18645450815
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
地址:东风区光复东路 527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