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佳木斯 东风区 >> 陈凤敏(陈风敏)

女, 5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市东风区长胜社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8-13
案例分类: 洗脑班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抄家/非法搜查  多次迫害  骚扰/恐吓/监视居住/长期监控  冷冻/烘烤/曝晒/浇灌开水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背铐/拷地環  上绳/吊铐/上大挂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佳木斯市劳教所(佳市西格木劳教所,男,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11-25:黑龙江佳木斯陈凤敏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佳木斯妇女陈凤敏一九九六年春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双肾功能不全的不治之症竟康复了。她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心胸变得开阔了,面临破碎的家祥和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陈凤敏坚持修炼法轮功,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受非法抄家、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洗脑班迫害。婆婆、丈夫在担惊受怕中悲愤离世。 下面是陈凤敏诉述三

2019-11-25: 黑龙江佳木斯陈凤敏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佳木斯妇女陈凤敏一九九六年春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双肾功能不全的不治之症竟康复了。她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心胸变得开阔了,面临破碎的家祥和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陈凤敏坚持修炼法轮功,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受非法抄家、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洗脑班迫害。婆婆、丈夫在担惊受怕中悲愤离世。

下面是陈凤敏诉述三次被绑架迫害的经过:

一、进京上访被绑架、户口被迁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乘坐的火车刚过山海关就被乘警截下火车,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三天后,被佳木斯610和永安街派出所警察李延伟(音)劫持回佳木斯,直接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才放回家,并向我丈夫勒索一笔钱,说是去北京接我的费用,至于是多少钱,我丈夫迫于警察的压力,一直不敢和我说。

派出所还让我把户口从永安派出所(婆家所在地)迁走。我的户口刚落下不长时间,驻地派出所就上门骚扰。

二、警察抄走一本《转法轮》,我被劳教迫害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九号,佳木斯全市针对法轮功学员大搜捕,八号晚上九点多钟警察来我家抄家,翻出一本《转法轮》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半夜直接把我送佳木斯看守所。那天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看守所人多得都没有能躺下睡觉的地方,很多同修共用一个牙刷。我被安排睡在阴冷的马桶边。不长时间身上就长了疥疮。

警察就找我的亲人来轮流劝我放弃修炼,在他们写好的“三书”上签字,我不签字。就因为在我家翻出一本《转法轮》就非法劳教我三年。

被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后,几个人住一个屋,一个月才让洗一次澡,而且是只有半盆温水轮换着洗,我就用凉水洗澡。劳教所天天逼我们听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洗脑的东西。当时办公室门口挂着一块很大的谤师谤法的牌子,被几个同修给砸毁了。警察就对砸牌子的同修酷刑折磨,很多同修就绝食声援。警察就挨个问为什么绝食。问我时我就说:“我的双肾以前都坏了,是炼法轮功才好的,你们不让我炼功,就是不让我活命,那我就绝食抗议。三天后身体极度虚弱承受不住,而且腰围和胳膊、手都长满了疥疮。

邪党开完十六大后,劳教所就给我们从新分配房间,坚定不转化的就送三楼酷刑迫害,然后把我们弄到二楼洗脑转化。邪悟的犹大一天不停的灌输谤师谤法的邪恶的东西,见我不转化就给我弄到楼迫害。十月份后开始每天强制坐小板凳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能动,仰着脖子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每天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屁股都坐坏了。

见你不转化,又给弄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屋,用一个拆了床板的大铁床的床架子上大背扣,然后他们就晃动床架子,床架子一动,手铐子就越紧,特别疼。

整个三楼哭声一片,特别凄惨。有的法轮功学员很长时间了手腕上的伤还很重。那些警察白天伪善,晚上就加倍折磨,看电视不让闭眼,闭一下眼睛就增加十五分钟,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扣押逼着看电视到后半夜一点多才放回睡觉。

外面飘着雪花的冬天,我们洗脸的水都带冰。逼迫我们做奴工为监狱创效益,超负荷的挑一次性筷子、做手机套(做手机套的胶都是有毒的)、挑豆子。后来把我分到七队,每天逼着写污蔑大法的作业,队长穆政娟(音)看着我们写,不写,她就拿警棍打。我不写。后来她就逼着我,让在写好的三书上签了字。大队长李锦秀(音)和男队长王铁军牵着大狼狗,拿着电棍挨个逼着让写,有的学员以命抗议,他们把法轮功学员押到医院缝完针拉回来就又用大背铐酷刑。

白天被逼着做奴工,一天也不让上厕所,晚上大家都抢着上厕所排不上队,我洗脸时先尿在脸盆里,倒了以后再用盆子洗脸。有次白天大便在塑料袋里。晚上起来上厕所,一个人起来上厕所,旁边的四个人都得叫起来陪着一起上厕所。所以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夜里也不敢起来上厕所。

在劳教所用钱买的棉被都是又骚又臭的棉被,吃的饭菜里有沙子和老鼠粪。一周翻一遍行李,把行李翻得乱七八糟。

还有二个月快回家时,有天中午我在卫生间突然昏死过去,大伙把我弄到屋里,醒来后医生给开了很多药,我每次吃药都压在舌底,趁看管我的刑事犯不注意时就吐出去。

有一次我往家里打电话,九岁的儿子接电话就哭,说:“妈妈我害怕!我好害怕啊!家里就我一个人!特别是晚上楼道里有走路的声音,我就更害怕!”儿子在被窝里亲眼目睹了我被绑架抄家的整个过程,那个阴影笼罩了他很多年。听了儿子的哭诉,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儿子从小就跟在我身边,从未离开过我,他爸爸在外地工作,我被绑架家里就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好可怜啊!我就哭啊哭啊,哭了好几天。后来我给儿子打电话让他去亲戚家住。

等我结束冤狱回到家时,见我儿子三年几乎没长个,还是三年前那么瘦小。

三、我被绑架到洗脑班,丈夫和婆婆被惊吓住院

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天早晨七点多钟,我在家听有敲门的,一问说是物业的,我开门后,政法委王凯伦(音)领着五、六个警察非法闯进我家,抄家抢劫、绑架了我,我不配合他们的迫害,他们就把我抬进一辆面包车,直接给我送进伊春洗脑班迫害了十七天。

洗脑班走廊有大锁,室内有监控。白天逼着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一动不能动,动一下犹大就用电视遥控器打。中午不让睡觉罚站。晚上整到阴暗的小屋转化,不让说话,逼着写三书。犹大先伪善,态度对你“很好“,见你不转化就威胁、侮辱、逼着你写。

我被绑架后婆婆和丈夫就四处找人营救我,去洗脑班要我。不几天丈夫急的,得了脑出血住院了,也没人照顾。婆婆也病了,住院了,孩子也不上学了。恶人和恶警就每天逼着我写三书,见我不写,后来就拿写好的让我签字说走个形式就放我回家照顾丈夫和婆婆。他们威逼利诱我签完字后并不放我回家。当时我身体也出现不好的状态,吃不下去饭,人也每天都见瘦。洗脑班带我检查身体,我的肾病又犯了,就给我开了些药。我弟弟也去要人,后来他们迫于压力,十七天后放我回家。

回来几天后,社区和派出所的就来我家骚扰,还给我弟弟打电话说警察找我。我特别害怕就躲到婆婆家住,婆婆看我被迫害得瘦了很多,心疼的直哭。

婆婆本来是便秘,白天住院打点滴,晚上可以回家。跟着我着急上火、担惊受怕病情就加重了,病又转移到肝部了,肝脏上长了一个大包,住进医院再没回来,在担惊受怕中悲愤离世。

我的丈夫本来是个身体很好的人,单位每年体检都没病。在我被绑架到劳教所半个月后,就得了脑血栓,后来又肠梗堵手术,以后每年都住院两三次。每到邪党的所谓敏感日他也都跟着担惊受怕,去年也离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5/黑龙江佳木斯陈凤敏遭受的迫害-396221.html

2012-03-17:炼法轮功肾病痊愈 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 健康的人很难想象一个肾功能不全患者的梦魇。黑龙江佳木斯妇女陈凤敏,今年五十多岁,她曾经是一个双肾功能不全病人。那时,她的其中一个肾完全丧失功能,另一个肾只有一半功能,多方医治无效;加之丈夫对家不负责任,还有了外遇。那时的陈凤敏拖着病体,看着年幼的孩子,真是哭天天不应,唤地地无门。就在这个时候,一九九六年春,陈凤敏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双肾功能不全的不治之

2012-03-17: 炼法轮功肾病痊愈 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
健康的人很难想象一个肾功能不全患者的梦魇。黑龙江佳木斯妇女陈凤敏,今年五十多岁,她曾经是一个双肾功能不全病人。那时,她的其中一个肾完全丧失功能,另一个肾只有一半功能,多方医治无效;加之丈夫对家不负责任,还有了外遇。那时的陈凤敏拖着病体,看着年幼的孩子,真是哭天天不应,唤地地无门。就在这个时候,一九九六年春,陈凤敏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双肾功能不全的不治之症竟康复了!这是陈凤敏梦寐以求的夙愿,她从此有了健康的身体,她的生活从此焕然一新,她是多么感激法轮功、感激法轮功师父啊。

陈凤敏在生活中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她的心胸变得开阔了,不再计较丈夫的不好。她婆婆经常说:“我儿媳要不是学了法轮功,做不到宽容忍让,早就跟我儿子离婚了。”这个面临破碎的家,因陈凤敏修炼法轮功而祥和了。亲戚和邻里都有目共睹。

谁知,陈凤敏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红色恐怖铺天盖地而来。陈凤敏想:“我能获得了健康多亏了法轮功,我不能再沉默,任由谎言横行,我是法轮功的直接受益人,有最充份的事实告诉人们真实的真相。”二零零一年春她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将她劫下火车,送往佳木斯驻京办。前进区永安派出所李彦伟把她接回,直接送往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半个月。

在劳教所遭受到残酷迫

后来陈凤敏家搬到东风区长胜社区,安庆派出所的警察们经常去她家骚扰。二零零二年秋,佳木斯市各辖区派出所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西格木劳教所受尽折磨,狱警派刑事犯监视法轮功学员,早五点到晚十一点逼坐带棱的小凳,长时间坐凳,臀部都坐烂了;逼写所谓“作业”,长时间不让上厕所,憋得肚子痛,限制洗漱,大小便时间受限;吃的是发黑变质的窝头;却强迫做奴工,她被折磨的一次昏死在厕所里。

陈凤敏被非法劳教期间,安庆派出所的警察还无故撬过她家门,她丈夫感到压力太大,整天担心受怕,患上了脑血栓、肠梗堵,做了手术。遭受了很多痛苦花了很多钱,欠了上万元的外债。幼小的孩子无人照料,家中无人,不敢自己出门。

陈凤敏于二零零四年出狱回家。但警察及邪党人员仍经常到她家骚扰。

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片警张国福和社区主任刘云霞几次要陈凤敏去伊春洗脑班,她当场拒绝,并告诉他们:丈夫脑血栓需要人照顾,孩子上学全靠她一人打工挣钱来维持这个家,你们硬是这样做,就把我的家给拆散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和晓云办事处一帮人,谎称是收物业费的,骗开陈凤敏的门,一伙人便蜂拥而上,强行绑架陈凤敏,并非法抄家。当时陈凤敏的家人都不在,她就这样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家人发现她失踪后到处去找,社区邪党人员隐瞒实情,不告诉陈凤敏的下落,还欺骗家人说:“陈凤敏住的是宾馆、吃的好、住的好,不用担心。”

在洗脑班,恶徒们恐吓陈凤敏:“不转化就关你一个月、半年,再不转化就判刑。”恶徒顾松涛用遥控器打她、骂她。洗脑班里的恶人轮流折磨她,半夜了也不让睡觉,逼迫她看一些歪曲事实的光盘,陈凤敏被折磨得身体虚脱、精神恍惚,一直被折磨了十七天,才在家人及众多善良人的营救下被放回家。

陈凤敏回到家后,看到的惨境令她揪心:婆婆和丈夫因承受不了这些打击,双双住进医院,在哈尔滨上大学的儿子为找妈妈,停课四处奔走,往返社区和区政法委之间。其实这些人都知道陈凤敏是个好儿媳、好母亲,只想有个好身体,做个好人,可是他们为了迎合中共邪党,不但不站出来制止迫害,还参与迫害。

陈凤敏回家了。对于那些曾经伤害过陈凤敏和她的家人的人,陈凤敏表示不会怨恨他们,她只希望那些人们能多了解法轮功真相,相信良知复苏的他们会知道以后怎么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7/炼法轮功肾病痊愈-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254312.html

2011-11-12: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近期遭迫害经过 十月十八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等从家中绑架。在家人的多次营救下回到家中,但人已被迫害的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面目表情非常痛苦,身体非常虚弱。 十月十八日早上七点左右,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带领五人去法轮功学员陈凤敏家,把正在做饭的陈凤敏不容分说、连拖带拽拖上警车。然后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他们又翻床倒柜翻的一片狼藉。事后通知家

2011-11-12: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近期遭迫害经过
十月十八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被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等从家中绑架。在家人的多次营救下回到家中,但人已被迫害的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面目表情非常痛苦,身体非常虚弱。
十月十八日早上七点左右,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带领五人去法轮功学员陈凤敏家,把正在做饭的陈凤敏不容分说、连拖带拽拖上警车。然后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他们又翻床倒柜翻的一片狼藉。事后通知家人说送往齐齐哈尔,吃得好,住得好,一个月就回来。

十月十八日晚,陈凤敏在哈尔滨读大学的儿子得知妈妈被绑架,着急万分,立即请假回家。一身病的婆婆也哭着来到儿子家和孙子为伴。一些好心人来看望她们,老人家边哭边述说着:“儿媳妇早年得了肾病,一个肾坏死,一个肾只有一半的工作能力。为了治病到处寻医问药,结果徒劳往返,未见好转。钱也花得不剩分文,家里生活十分紧张。儿媳妇有幸得大法,勤学苦炼,修心性,很快病情好转。儿媳妇也能干活了,身体也觉得很轻松。过去烦躁、发脾气、情绪愁闷、痛苦的表情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媳妇好了,儿子又患上了脑血栓,半身不好使,得需要人照料。儿媳妇不辞辛劳的操劳,无怨无恨,为了儿子上大学,还得外出打工,家里家外整天的忙碌着,十分辛苦。现在儿媳是家里的顶梁柱,从打学了法轮功之后还孝敬老人,耐心的照料病人,处处为老人着想,真称得上是贤妻良母。这样的好媳妇上哪去找。明天我豁出老命也得去要回儿媳。”

十月十九日,陈的婆婆和儿子决定上长胜社区居委会找社区主任去要人。因社区也参与了迫害,长胜社区、东风区政法委、安庆派出所合谋抓的人。社区主任掩饰的很伪善,当陈凤敏的儿子问:“你们把我妈送到哪去了?”她说送到伊春。到底送哪去了谁也不清楚,他们今天说送齐齐哈尔,明天说去了伊春,没一句准话。陈凤敏的儿子又问:“你们到底把我妈送到哪里去了,天气这么冷,我还要给我妈送衣服呢。”主任回答说:“不用送衣服,那里给买衣服,吃的好,住的宾馆,还给家属一千元钱。”当时孩子的舅舅因不明真相将钱接了过来,陈凤敏的婆婆和儿子说什么也不要,孩子说:“这不等于将我妈妈换了一千元钱吗?我要妈妈,不要这一千元钱。”邪恶的诡计,在老人和孩子面前败露了。社区主任又拿出二百元钱送给孩子,孩子说:“我不要钱,我就要妈妈,你说我妈一个月就回家,我不信你的话。前几年在我还小的时候,警察到我家说叫我妈跟他们去一趟,说一会就回来,这一去就是三年冤狱,受尽了折磨,那时我还小,没有妈妈照顾我,我很难过,想妈妈想的我经常哭。”孩子对社区主任说:“刘姨你看我家没有我妈我们怎么活下去啊,爸爸脑血栓,每年得住院两次,我还上着大学,这些费用从哪里来啊,我家都两年交不起供热费了,求你们让我妈妈回来吧!”如此的请求并没有打动社区主任那颗冰冷的心。

在社区里面,主任伪善的对待祖孙二人;在社区门口,他们布置了警车横在那儿,监视着是否有法轮功学员参与;陈凤敏住宅也有政法委人员蹲坑监视,并场言要抓门外的法轮功学员。而后社区主任把来这里要人的祖孙二人支到了东风区政法委。

陈凤敏的丈夫回来了,他们祖孙三代又到东风区政法委讲真相要人,政法委书记王海伦还是那一套嗑:“一个月就回来了,住的象招待所一样,吃的好,还给买衣服。”陈凤敏的丈夫说:“那我也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把我送那去吧,我也住住宾馆,住住招待所,我这脑血栓病在家谁照管我?”陈的婆婆说:“我儿媳妇肾病非常严重,一个肾坏死,一个肾有一半工作能力,炼法轮功都好了,家里活都能干了,你们既然不给她送回来,那我也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把我也送去吧,和我儿媳妇关在一起。”政法委书记王海伦诱逼老人说:“你们是不是法轮功背后指使着来要人的。”老人回答说:“我脑袋又没进水,俺家媳妇被抓了,非得有人指使才知道要人吗?”王海伦被问得哑口无言。

过一会,来了一个警察,说是代表公安局长和派出所来的,严厉地威胁恫吓祖孙三人。当时陈的丈夫和婆婆丝毫不惧,老太太问道:“你代表公安局长,那公安局长叫什么名字!派出所长叫什么名字!”警察没敢说出来,老太太又问:“我儿媳妇是不是你抓的,你能不能把她放出来。”警察说:“不是我抓的,我也放不出来。”陈凤敏的丈夫说:“那你是个帮忙的,啥事你都说的不算,你走开,哪块远你往哪走,越远越好。”在强大的正义之场下,那警察乖乖地走了,老太太又说:“我这么大年纪了,我怕啥,我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哪一句话两句话说走了嘴,就给扣上个反革命的帽子抓起来。那时候不也是这个党吗,现在不也是这个党,这个党怎么了,我儿媳妇炼法轮功身体都好了。在家里老的,小的,有病的全靠她呢,你们把她抓走了,我们可乍活呢,她出去打工挣的再少,也能为家添个七、八百元钱。现在这个社会贪官遍地,你们怎么不去抓哪!为什么偏偏抓这好人?”最后王海伦承认是他领着五个人去抓的。陈凤敏的丈夫又问:“你们抓人,抄家,拿出逮捕证和搜查证我看看。”他支支吾吾地说:“这手续都齐全。”“手续齐全你拿出来我们看看,法律是重证据的,你拿不出来,就说明你们是非法抄家,非法闯入民宅,是你们在犯罪。既然人是你抓的,我就管你要人。”王海伦见此,又矢口否认是他指使抓人了。陈的丈夫在政法办公室,质问王海伦:“你亲口说是你领着五个人去抓我媳妇的,怎么这会儿不敢承认了,好汉做事好汉当。”说得王海伦支支吾吾、无言以对。政法委的几个人相对,都走出门去,扔下祖孙三个等了一下午。

到晚上政法委的人来了,王的口气缓和多了,对陈的家人说:“我也没有办法,我干这个工作也是上指下派,迫不得已,东风区接到上边一个转化的指标,上边有安排,凡是挂号的法轮功学员都得轮流进入洗脑班。三年之内全部完成。”陈凤敏的家人看到政法委也无能为力,也就回来了。

十一月一日上午,老太太和孙子又去长胜社区找到社区主任刘云霞说:“咱们都是女人,可是你心太黑了,你明明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儿子脑血栓,孙子上大学,我又这把年纪了,家里家外全靠我儿媳妇支撑着,你报上名单,他们才抓的人。王书记说了,我儿媳妇的名单是你给报上去的,我现在非找你要人不可。”刘云霞见此状况,自己的名字被政法委书记给供出来了,一百个不承认,并发誓道:“如果是我给报上的名字,我就不得好死。”如何如何的起誓发愿的。老太太一再告诉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看来东风区政法委王海伦和长胜社区刘云霞内心也感到空虚,害怕。过程中祖孙三代正念都十分强大,尤其是老太太丝毫没有怕心,说话十分有力,句句在理,击中要害,真是很大程度震慑了邪恶,对制止迫害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陈凤敏被绑架,给家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连续几天去要人,东风区政法委和社区主任互相推诿。老人家身体也承受不住了,以前就有便秘和心脏病,现在更加严重了,憋的肚子疼痛难忍,最后还是住进了医院。陈的丈夫本来就有脑主干血管堵塞,由于妻子被绑架上火,现支细血管又往出渗血,也住进了医院,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哭笑无常。医院里的病号无人照顾,冰冷的家里又无人做饭,可怜的孩子只身一人往返在奶奶和爸爸的病榻间。

十七天后,陈凤敏从洗脑班回来了。如今的她吃不下、睡不好,精神恍惚、目光呆滞、面目表情非常痛苦,身体非常虚弱,很想下地干点家务,但浑身无力,更是无力照顾病重婆婆和丈夫。看得出,在洗脑班里她经受了严重的精神摧残。几近破碎的家、冰冷的房子、无钱治病的亲人、正在就读的儿子,只靠陈凤敏一人支撑,如今她又被邪恶迫害成这个样子,真是令人痛心。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2/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近期遭迫害经过-249122.html

2011-10-22:佳木斯陈凤敏女士在家中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上午七点左右,四、五名不明身份的人谎称收水费,敲开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家的门,强行把正在做饭的陈凤敏拽到一辆面包车中。陈凤敏抵制绑架,大声呼救。但面包车载着陈凤敏扬长而去,如今,陈凤敏下落不明。 之后,东风区小云街道办事处长胜区居委会通知陈凤敏的弟弟,让他去社区拿回陈凤敏家的钥匙,并谎称:“陈凤敏被送到齐齐哈尔学习班,住宾馆,吃的好,派一个人专

2011-10-22: 佳木斯陈凤敏女士在家中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上午七点左右,四、五名不明身份的人谎称收水费,敲开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陈凤敏家的门,强行把正在做饭的陈凤敏拽到一辆面包车中。陈凤敏抵制绑架,大声呼救。但面包车载着陈凤敏扬长而去,如今,陈凤敏下落不明。
之后,东风区小云街道办事处长胜区居委会通知陈凤敏的弟弟,让他去社区拿回陈凤敏家的钥匙,并谎称:“陈凤敏被送到齐齐哈尔学习班,住宾馆,吃的好,派一个人专门陪着,一个月就能回来。”

十九日下午,陈凤敏的家人去社区打听她的下落,一开始,社区主任谎称不知道。家人说:“天冷了,要给陈凤敏送衣物。”社区主任才说:“什么都不用送,陈凤敏在那什么都不缺,吃的好,住的好。”但社区的人就是拒绝透露陈凤敏被关具体在哪。在这过程中,社区主任的态度很不友善。

二十日上午,陈凤敏的儿子和婆婆又去居委会要人,问:“是谁绑架的陈凤敏陈凤敏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何处?”居委会的人说:“不能告诉你们,告诉你们会影响陈凤敏转化。”

陈凤敏的儿子焦急的说:“我因为我妈妈的事,耽误学业从哈尔滨回来。我爸爸是脑血栓患者,就靠我妈妈打工维持生活。我家里生活非常困难,连热化费都交不起,已经有两年都没交热化费了。”陈凤敏的婆婆说:“我儿子脑血栓,全靠我儿媳妇照顾。她上是孝顺的儿媳妇,下是贤妻良母,是家里的顶梁柱。你们把我儿媳妇绑架,谁照顾我儿子呀!我们怎么生活呀!”

居委会主任假惺惺的说:“如果陈凤敏转化,几天就能回来,我们还会派人去照顾你儿子。”陈凤敏的儿子说:“我不相信你们的话,你们已经骗我一回了。二零零二年你们半夜闯进我家,谎称要找我妈妈谈几句话,一会儿就回来。没想到,一去就是三年。那三年,我和我爸爸相依为命。我爸爸经常上夜班,我年纪小,一个人在家吓得直哭。这次我不相信你们了。我家就靠我妈妈一个人打工维持生活,现在你们叫我怎么上学,我家人怎么生活?你们非法闯入民宅,在我家没人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手续,非法抄我的家,乱翻我家的东西,把我家翻得一片狼藉,你们这是违法行为。”

中共社区人员们没法面对陈凤敏儿子的质问,就吓唬陈凤敏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儿子,谎说:“在你家搜到了两箱法轮功资料,一百多本光碟。按这些东西可以给你妈判刑或劳教。”陈凤敏的儿子马上说:“你们撒谎,要是有你们说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看看。我妈妈没违法。”他们面面相觑,无言答对。中国宪法规定言论自由,即使说家中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也不违法,更何况法轮功对社会对人百利而无一害。

陈凤敏的家人一直在居委会等着,要求给个说法。在这过程中,他们不断的打电话请示,直到他们要下班了才说:“三天之内给予答复,是放还是不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2/佳木斯陈凤敏女士在家中被绑架-248187.html

2004-03-16: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至68岁,下到18岁,甚至还有残疾人,各行各业都有,有干部、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商人、警察等,多人被折磨致伤致残,数人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很多人被超期关押,或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有一家几口的都被劳教的。有相当一部分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病症,修炼后身心健康,因遭迫害不让学法炼功而旧病复发;也有原本健康的身体被迫害得重病缠身。 http://www.minghui.org/mh/a

2004-03-16: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至68岁,下到18岁,甚至还有残疾人,各行各业都有,有干部、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商人、警察等,多人被折磨致伤致残,数人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很多人被超期关押,或被第二次非法劳教,有一家几口的都被劳教的。有相当一部分人修炼前身患多种病症,修炼后身心健康,因遭迫害不让学法炼功而旧病复发;也有原本健康的身体被迫害得重病缠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3-06-04:陈风敏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

2003-06-04:陈风敏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

2002-01-22:陈风敏 女 40岁 佳木斯市前进区居民 2001年6月17日进京,在山海关被截,送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4日,后送佳木斯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15天。被永安派出所勒索3300元人民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618.html 汤原县(30人) 女(23人): 1 刘洪敏(西凤明村,27岁2年) 2 张洪芝(胜利街,48岁

2002-01-22:陈风敏 女 40岁 佳木斯市前进区居民 2001年6月17日进京,在山海关被截,送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4日,后送佳木斯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15天。被永安派出所勒索3300元人民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618.html

汤原县(30人)

女(23人):
1 刘洪敏(西凤明村,27岁2年)
2 张洪芝(胜利街,48岁,1年)
3 都艳珍(胜利10委41岁1年)
4 姚淑芹(胜利福龙村61岁3年)
5 张桂艳(鹤立镇,30岁,3年)
6 李秀芹(44岁,3年)
7 胡秀梅(1年)
8 李淑芹(环卫处,53岁,2年)
9 万淑英(40岁,2年)
10 乔桂香(50多岁)
11 刘衡
12 隋春(43岁,1年)
13 宋明艳(鹤立镇)
14 刘亚丽
15 罗淑珍(46岁,1年)
16 闫凤华(40岁,1年)
17 杨勤(40岁,1年)
18 李淑珍(45岁,1年)
19 王桂芬(文化街,40岁,1年)
20 李洪君(37岁,2年)
21 周桂林(50多岁)
22 陈凤敏(34岁)
23 杨小芳

男(7人):
1 王甲恒(造纸厂,40多岁)
2 刘士元(41岁,1年)
3 李文涛
4 李文义(38岁,1年)
5 王云飞(31岁,1年)
6 靖广林(60多岁,1年)
7 宋林涛(31岁,2年)

佳木斯 东风区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20-10-14:安庆派出所:
地址:东风区安庆小区院内 邮编:154002
4548315110 4548310110
现在所长:闫云成 13945489777

2020-08-19: 东风区司法工作人员:
东风区司法局长: 刘宏宇 0454 8382448
高波:18145441964
李薇:13354549011

佳木斯东风公安局副局长
冯凯东:04548347068 13836669777 18645451835

佳木斯市建国路派出所
地址:佳木斯市光复东路汇鑫源小区院内,邮编154002
接警电话:0454-8394110
马喜栋 所长 15045401333、13846158679
季永生 教导员 13846136377
李伟勋 副所长 6858885、15046483777、13089679577
刘德惠 副所长 13945464733
王 凯 副所长 15946535558、18645451620
朱文斌 8382933、13199117887
曲泽斌 8382933

2020-07-03: 长胜派出所
金成 8382933 15046463866 18645451851
杨中华 8382933 13836606696 18645451798
刘丽国 8382933 13212844123 18645452050
林乐群 8382933 13115357171
朱文斌 8382933 13199117887
娄长林 8382933 13946471366
赵长勇 8382933 13945461162

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
徐永利 局长 8347666 8762222 15645460888 18645451717
张雪峰 副局长 8387816 8241666 15804541666 18645451616
孙铁莉 副局长 8376333 8150678 13945476666 18645451763
栾晓磊 副局长 8394688 8990110 13503693333 1864545191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