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义县 >> 刘成,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义县前杨乡后泥村
拘留时间: 2004年7月4日晚
有关恶人: 辽宁锦州义县公安,锦州劳教院白金龙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7-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9-06: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前杨乡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并强行按指纹、抽血

2014年8月11、12日,辽宁省义县前杨乡派出所警察宋维祥等人,到马家屯村两名 夫妻法轮功学员张宝、陈素华家,以及中泥村法轮功学员李广兰家, 强行对三名法轮 功学员按指纹、抽血。同时宋维祥等人到后泥村法轮功学员刘成家骚扰,刘 成没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6/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96983.html

2011-04-02:已回家

2009-12-31: 辽宁义县刘成三次被非法劳教 遭种种酷刑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三次被中共当局劳教迫害,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种种酷刑折磨:毒打、吊挂、不让睡觉、电击把肚皮都电焦了、坐铁椅子、夹子扎软肋、刮筋缝、掐睾丸、五马分尸,长时间抻、腰坠千斤等等。

下面是刘成简要的诉述他三次被劳教迫害的经历:

我叫刘成,是辽宁义县前杨乡后泥村的法轮功学员。今天法轮大法在世界弘传,使人类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在我们国家就有上亿人习炼,并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这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么好的功法,我们感激都感激不过来,可却遭到了中共当权者操控着的国家机器進行残酷的打压。对此我很难理解,身为一名大法弟子,我必须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于是,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一日,我便开始進京和平上访,谁能想到,到了北京话还没等着我说呢,就遭到当地恶警的绑架和毒打。随后就把我劫持回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之后,他们觉得对我迫害的还不够,又把我劫持到迫害法轮功严重的邪恶黑窝之一的锦州劳教所迫害,非法关押了三年。在这期间,因我不配合、不放弃信仰,经常遭到锦州劳教所恶警马勇、白金龙、李松涛、张春风、杨庭伦、张加彬、冯子彬、韩建军、韩立华等人的毒打、不让睡觉、电击,把肚皮都电焦了。就这样我一直不配合恶人,走了过来。

第二次,那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四日半夜,我在家中,突然被私自闯進来的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义县前杨乡派出所的一帮恶警,强行绑架到义县看守所,并非法抄家。在看守所,我又遭到狱警们的毒打。非法关押半个月后的七月二十日,又将我劫持到锦州劳教所。在劳教所,我遭到了比第一次更惨无人道的世人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

在这两年零一个月的非法劳教期间,我再一次的体验到中共当权者操控下的锦州劳教所的残暴。那时,由于我不穿马夹(犯人的服装),恶警们便唆使刑事犯强制我坐铁椅子,椅子面上只有一根铁棍,让你全身的体重都放在一根铁棍上,同时将我的手、脚都铐住不动。不长时间,我的腰、臀部、下肢、后背,就都剧痛起来,疼得我剜心透骨,那真是生不如死。

就这样我被用此刑折磨了四天。接着以恶警李松涛为首的邪恶之徒,又强行让我的腿双盘,并用床单将双腿绑死,双手反扣背后,头戴安全帽,同时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给我洗脑,用电棍电击我的脸部,脖子。

恶警们为了“转化”我,竟把我摁在床上,双手分别铐在床的两端固定住,然后指使刑事犯陈长斌、王涛、李焕雨、李峰、尹明德、孙国泽等人,轮番的用拳头暴打我的胸部,大腿根、用鞋底子打头、脸部,用拖布把儿打我的膝盖、脚脖子、背部。同时恶警们还用电棍电击我的颈部和脸。就这样,他们还觉得不过瘾、不够狠,恶警刘新江又指使刑事犯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同时下手,用拳头继续击打我的胸部,用棍子击打我全身,他们还残忍的用裤带夹子扎我的软肋、刮筋缝、掐睾丸。

这样受刑后,我躺在床上长达半个月不能动,从此我的腿落下了疼痛、麻木,没有知觉的病根。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早四点多钟,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伙同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把我绑架到锦州看守所,六月十二日非法劳教我一年半,劫持到锦州市劳教所。

在锦州市劳教所,非法关押五个月的时间里,我遭到了二大队恶警们的体罚、坐小板凳、毒打等迫害,恶警用各种姿式罚站,有时被吊起来,手背过来弯着腰,一站就是数小时。家人第一次看我时,我双手拄上了枴杖、被人架着出来的。

之后,我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一所三大队残酷迫害。马三家教养院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而一所三大队又是非法关押全国各地转过来的坚定的男大法弟子的地方。所以迫害的手段、花样也非常的多。如:强迫大法弟子宣誓骂师父和大法、并签字认可;我不认可,就把我扣在铁床上,用开口器撬开嘴,长时间不能闭口,还往我嘴里一连灌了三、四次不明药物;用手铐吊挂两臂长时间不止;用铁床绑双腿、吊两臂、腰坠千斤;五马分尸,长时间抻;用多根电棍,同时多次电击我的全身所有部位;还强迫我长时间的奴役劳动等。

以上是我三次被劳教迫害的经历,我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迫害中的一个,而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劳教所等黑窝里继续被残酷迫害着。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黑窝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比比皆是。然而行凶者之所以至今仍敢继续行恶,并且逍遥法外,就是因为有恶党流氓集团的背后撑腰和唆使,致使劳教所等黑窝的恶警想用迫害法轮功这善良的群体,并以此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1/215391.html

2009-01-05: 零八年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二零零八年,辽宁义县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县邪党“六一零”、公、检、法等部门,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流离失所等迫害。简要案例如下:
......
刘成,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锦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然后被劫持到锦州市劳教所迫害,现又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早,刘成的妻子、女儿、妹妹、妹夫七、八位家人去义县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的释放,还遭到恐吓。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5/192965.html

2008-11-27: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义县邪党公安部门追随其江氏集团“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的迫害。

义县三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义县九道岭镇兽医肖鹏;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左中右;义县城关乡居民史长林。

法轮功学员、义县法院法官孙灵华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有八名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他们是: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义县巨粮屯乡法轮功学员许志华、许绍刚;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田宝丽、范宝荣;义县留龙勾乡法轮功学员崔凤英;义县城镇法轮功学员郭桂香、崔国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7/190578.html

2008-11-27: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辽宁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县看守所并抄家。同年被劫持到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期间,遭到了张海平、李松涛、白金龙、张春风、刘兴江、张加彬、杨庭伦、穆锦生、赫英林、史贞山等恶警惨无人道的坐老虎凳(也叫铁椅子)、绑腿、铐刑加暴打、电击、坐小椅子的酷刑迫害,使其双腿致残。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从锦州劳教所黑窝释放回来才一年多,身体刚刚恢复的刘成,又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伙同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先被劫持到锦州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被劫持到锦州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劫持到锦州劳教所的当天,由于刘成喊了“法轮大法好”而被恶警们暴打,后来因炼功被二大队李松涛、张春风、韩建军等恶警群殴,用脚踢,人被打的鼻子、嘴出血,脸部变形。

由于刘成多次遭到锦州劳教所的残酷迫害,下肢致残,每天还要体罚坐板十多个小时,目前身体状况极差,不能正常行走。现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7/190570.html

2008-10-27: 被锦州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况
锦州教养院多年来一直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以下是部份近期迫害事实。

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被义县国保大队恶警绑架,非法送锦州教养院的当天由于喊了“法轮大法好”而被恶警们暴打,后来因炼功被李松涛、张春风、韩建军等恶警群殴,用脚踢,刘成当时被打的鼻子、嘴出血,脸部变形。

在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长达九年多的疯狂迫害中,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曾多次被义县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锦州教养院迫害。已经被锦州教养院迫害成下肢致残,这次又遭多次毒打,目前身体状况极差,不能正常行走。每天还要体罚坐板十多个小时,令人担忧。

法轮功学员张笑天、赵宇、那全杰、将贵兴,赵风和、李连军(被超期关押)、刘成等由于不配合邪恶,每天被体罚坐板(早5点~晚10点)。

另有锦州的学员:曲凯、赵而讯、高志开、王井忠、北镇的:李双海、李宝忠、义县的:许少刚、许少华等被强制奴役,每天给一大队钉包装箱、给锦州单洞商贩穿方便筷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7/188588.html

2008-09-27: 辽宁义县国保大队恶警指导员王宁遭恶报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早八点多钟,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的妻子、女儿、妹妹、妹夫七、八位家人来到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的释放: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现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刘成。王宁竟露出了恶党的邪恶本性,恶狠狠的恐吓说:“你们谁再替他(指刘成)说话,要人就拘留你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7/186649.html

2008-09-20: 锦州劳教所近期迫害恶行
辽宁锦州市劳教所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一直对法轮功学员肉体摧残、精神折磨以及谎言欺骗等卑劣的手段進行残酷的“转化”迫害,致使数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致疯。

近期,这个邪恶黑窝在“奥运”期间,又加剧了对现有非法关押的十七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分别是:

锦州市:蒋桂兴、那全杰、赵凤和、高志开、王井忠、赵宇、赵尔迅、李连军、李双海。义县:刘成、李世军、许绍刚、许志华。北镇(现北宁市):李宝忠、屈凯、王明奇。凌海市金城的:张校华。

直接参与迫害者是:辽宁锦州市劳动教养所第二大队的恶警。

面是我们了解掌握的部份近期迫害事实 :

1、刘成,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绑架,然后被劫持到锦州市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刘成遭到了二大队恶警们的体罚、坐小板凳、毒打等迫害,恶警用各种姿式罚站,有时被吊起来,手背过来弯着腰,一站就是数小时。家人第一次探监时,刘成竟是双手拄枴杖、被人架着出来。现刘成已不能走路,下身已溃烂,但仍被关小号,二十四小时扣手铐,家人前去要人还遭到拒绝。

2、赵宇,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所里有一名普教犯恶人叫白云,密报赵宇炼功,恶警李松涛指使恶人暴打赵宇,然后关小号一个多月,用头盔把头捂上,進行酷刑折磨。赵宇绝食抗议,李松涛指使其他恶警给他灌食。在关小号时,从早五时到半夜十一时,一直坐板,这样折磨达一个月时间。

3、赵尔迅,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拒绝恶警的邪恶命令,被关小号一个星期,遭到酷刑折磨。

4、李连军,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整天被逼坐板,后来还扣上手铐,时间长达近四个月。

5、李世军,义县法轮功学员。整天坐板体罚,现被迫害的出现病状,非常严重,教养所把他带到诊所,强行打针,家里要人,还拒不放人。

6、许绍刚,义县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劳教所恶警强行体罚。许绍刚被义县聚粮屯乡派出所恶警绑架时,曾遭到恶警的毒打。

7、许志华,义县法轮功学员。在所里每天强行体罚,被义县聚粮屯乡派出所恶警杨州、孟大年、牛洪绑架后,遭到义县国保大队恶警指导员王宁等人的毒打。

8、王井忠,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每天受体罚,被锦州太和区西郊派出所恶警绑架时,遭到所有绑架他的恶警们的毒打和刑讯逼供。

9、其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均遭到每天坐板体罚等形式的不同程度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0/186242.html

2008-08-28: 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义县邪党迫害
自二零零八年六月至八月二十六日,辽宁义县邪党恶徒先后绑架十三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李世军,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义县巨粮屯乡法轮功学员许志华、许绍刚,义县大榆树堡镇法轮功学员田宝丽、范宝荣、左立志,义县头道河乡法轮功学员田少春,义县留龙勾乡法轮功学员崔凤英,义县瓦子峪镇法轮功学员何宝琴,义县城镇法轮功学员张殿国、郭桂香、崔国华。

目前,已被劫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的有:田宝丽、范宝荣、郭桂香、崔国华、崔凤英,共五名。

被劫持到辽宁省锦州市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的有:刘成、李世军、许志华、许绍刚四名。左立志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张殿国走脱,田少春,何宝琴回到家中。同时,义县邪党还不断的入室抢劫、抄家、骚扰法轮功学员,致使数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8/184876.html

2008-07-08: 辽宁省义县地区自二零零八年至现在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义县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分别是:
义县城关乡法轮功学员李世军被义县公安局恶警伙同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恶警(据说还有自称锦州公安局恶警)绑架,先被关押在锦州第二看守所,然后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锦州劳动教养所。

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伙同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先被非法关押锦州第二看守所,然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锦州劳动教养所。

义县头道河乡法轮功学员田少春被上圆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送往马三家教养院拒收,送回家。现流离失所,在此期间被勒索五千元钱,被抢走一万五千元钱货物,至今未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8/181664.html

2008-07-01: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被关押到锦州市劳动教养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辽宁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在家中被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现被送到锦州市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81232.html

2008-06-18: 辽宁义县前杨乡刘成被非法关押,家人要人遭恐吓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早八点多钟,辽宁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的妻子、女儿、妹妹、妹夫等七、八位家人来到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无条件的释放: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被义县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现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刘成

家人对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宁说:我们刘成被你们送锦州市教养院先后两次,遭受惨无人道的非法关押迫害长达五年多,人被迫害的都残废了,才被放回来。可是回到家中,这才一年多,身体刚刚得到恢复,又被你们绑架非法关押,今天必须无条件的放人。

恶警指导员王宁没理可说,只是不停的反覆的重复一句话:刘成,他犯法了,人不能放。家人说:他犯甚么法?哪条法律规定你们随便的抓人,非法的把人送走关押。王宁无言以对,就这样僵持了好长时间。

最后,王宁面对合理合法前来要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竟露出了恶党的邪恶本性,恶狠狠的说:“你们谁再替他(指刘成)说话,要人就拘留你们”。

家人万没想到这公安头目,竟说出这么邪的话来,心想他能说出这么邪的话,而且也会干出这么邪的事来,于是家人都先回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8/180474.html

2008-06-05: 近日辽宁省义县数名法轮功学员遭恶警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上午,辽宁省义县法轮功学员田少春被辽宁省北票市上园派出所所长孙佳伟等七八个恶警绑架,详情待查。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辽宁省义县法轮功学员李世军被义县公安局国保恶警和义县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现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第二看守所,恶警抢走了手机三个,MP4两个,监视器和大法书籍。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上午,辽宁省公安局城镇分局恶警费国权到一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恐吓说:要配合他们,去分局一趟,否则要抓捕此学员,详情待查。

辽宁省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现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二看守所,恶警扬言要一万元钱,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5/179731.html

2008-06-04: 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被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早五点左右,辽宁义县前杨乡法轮功学员刘成被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4/179698.html

2006-09-11: 辽宁义县刘成被锦州劳教所迫害双腿残废、丧失听力
2004年7月20日,义县大法学员刘成被前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并被抄家。同年7月20日,刘成又被绑架到锦州劳教所,在那里刘成遭到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他所经历的苦难是世人难以想的,而锦州劳教所的残暴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一、坐老虎凳(也叫铁椅子)

所说的铁椅子其实是椅子面上只有一根铁棍,长时间受此刑能造成腰椎错位,下肢致残、瘫痪。刘成由于不穿马夹(犯人的服装),恶警强制将他铐在铁椅子上,同时手、脚都被铐住不能动,臂部坐在一根铁楞上,也就是全身的重量都在铁楞子上。上此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出现腰、臂、下肢、后背巨痛难忍,剜心透骨,那真是生不如死。在这样的酷刑下刘成被折磨了四天。

二、绑腿

大约在2004年7月27至28日,以恶警李松涛为首的邪恶之徒将刘成的腿强行双盘并用床单绑死,双手反扣背后,头戴安全帽,同时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给刘成洗脑,恶警李松涛用电棍电击刘成的脸部,脖子等处,刘成整整被折磨了一天。

三、铐刑加暴打、电击

为了“转化”刘成,恶警刘光江、韩立华、牛继尧和孙某某他们把刘成摁坐在床上,双手分别铐在床的两端固定住,然后指使四防(刑事犯)陈长斌、王涛、李焕雨、李峰、尹明德、孙国泽等人用拳头暴打刘成的胸部,大腿根、用鞋底子打头、脸部。用拖布把儿打胸部,膝盖、脚脖子,用脚后根刨后心、背部,同时恶警还用电棍电击刘的颈部和脸。这些恶人们自觉得不够过瘾,又把刘成铐在暖气管子上、使他站不直,蹲不下,然后继续打、电。

他们还残忍的用裤带夹子扎刘的软肋缝、掐睾丸,这样的折磨整整持续了三天而且不让睡觉,受刑后的刘成被打的面目皆非,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才停止。事后刘成躺在上床长达半个月不能动,因此刘成的腿也落下了病根,双腿一直疼痛、麻木,没有知觉。刘成在这种极度的痛苦折磨中一天天的挣扎着活下去,为了解除伤痛的折磨刘成准备炼功,受到大队长白金龙的凶狠威胁、恐吓。并且在刘成伤痛十分严重的情况下,恶警不顾他的安危又把他关進小号,進行封闭式迫害。二大队大队长白金龙指使四防潘雪海整天不间断的折磨学员刘成。刑事犯潘雪海把刘成的双手铐在小凳上,对刘拳打脚踢。刘挨打时嘴还被带着嚼子,嚼子呈凸字型,顶端处直伸進嗓子眼里,使他不停的呕吐、恶心,这样每天戴着嚼子,被打了半个月后才松开。紧接着它们又给刘成上吊刑,逼刘站着双手吊勒得很紧,这样被折磨了两个月后,刘成的双腿伤情严重,医院说他是腰间盘凸出,致使下肢被压迫的麻木疼痛,可是在被关在这里之前刘成从来没有过此病。

还有一次恶警李松涛带人打大法学员刘向阳,刘成说不许打人,并喊着“法轮大法好”,恶警李松涛为报复刘成,给刘加期一个月。

四、坐小椅子

大法学员每天被强迫坐不到30公分见方的小木椅子,10个小时以上,由于长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坐小木椅子,致使屁股尖由紫变青,结硬痂、严重的部位变成死肉,同时肛门受损,下肢不过血,甚至致残。

以上是大法学员刘成在锦州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的一部份,而且更残酷的迫害至今在锦州劳教所里继续着,锦州劳教所(教养院)几年来因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而在当地早已是臭名远扬了。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更是比比皆是。然而行凶者之所以至今仍逍遥法外,继续作恶,是因为有恶党和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的背后称腰和唆使,致使锦州劳教所的张海平、李松涛、白金龙、张春风、刘兴江、张加彬、杨庭伦、穆锦生、赫英林、史贞山等为首的恶警想用迫害法轮功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对修炼“真、善、忍”的一群善良百姓实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已经到了无法无天,草菅人命的地步了。

在此正告仍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锦州劳教所的所有恶警、恶医和一切邪恶之徒,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们的亲人着想一下,不要再一意孤行的走向自绝于民族、自绝于历史的犯罪深渊,赶快停止做恶,悔过从新,弥补过错吧。不要再做中共的替罪羊,随中共一起殉葬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1/137585.html

2006-05-07: 锦州劳教所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事实
刘成 大法弟子刘成是义县人。2004年10月二大队恶警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转化时,它们将刘成的双腿用绳子捆上,而后又用电棍电击,数小时后刘成被松开绑时人已不能动弹,导致他一年多不能走路,大小便不能自理,上厕所得用四防犯人背着。四防犯人中有四大恶人,他们是:冯英、潘雪海、张铁军、还有一个外号叫黄毛子的(家住新制里)。

二大队目前被严管的大法弟子有:李连军(凌海)、胡绍伟(葫芦岛)、翁红俊(辽阳)、刘全旺(葫芦岛)、刘成(义县)、李勇(义县)、焦林(丹东)及市内的戚明力、邵明刚、苗建国。

二大队最邪恶的恶警依次是白金龙、李松涛、张春风、杨庭伦。他们不让大法弟子下楼、终年不让他们见阳光(目前二大队已经5个月没让这里坚定的大法弟子下楼到户外了)、不让洗澡、(偶尔让洗一次澡,也不给热水,大法弟子不得不用冷水洗。而四防犯人经常用温水洗澡)不让说话、长时间不让家属接见、并拒收家属送来的一切食品。一次,锦州医学院讲师、大法弟子刘学元的老母亲从大连农村来锦州看儿子,老人家坐长客、挤火车,给儿子带来一些花生米,恶警们硬是不让留下,刘母只好流着眼泪,将花生米拎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7/127090.html

2006-03-11: 2005年8月份左右,义县大法弟子刘成已经被迫害得身体虚弱,双耳被打聋;大法弟子刘纯旺每天被体罚,坐小椅子,从早晨4点一直到晚上10点,其间由恶人看着,不许动(规定姿势),不这样就被暴打或上刑。大法弟子每天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体罚、酷刑、暴打,处境非常艰难,生不如死,大法弟子为了抵制迫害,有多人在绝食中。

葫芦岛市的大法学员胡绍伟从2005年11月13日开始绝食。翁洪俊绝食很长时间了,苗建国是从12月22日开始绝食的,身体已出现异常,不能進食,進水(呕吐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53.html

2005-12-08: 锦州教养院将苗建国等迫害得生命垂危
近日,锦州教养院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進行更加疯狂、残忍的迫害,其中二大队为首的恶警有白金龙、李松涛、张春风、杨庭伦等,同时他们还指使四防(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刑事犯)潘雪海、蒋辉、等人毒打酷刑大法弟子。今年八月份左右,义县大法弟子刘成已经被迫害得身体虚弱,双耳被打聋。潘雪海早晨叫大法弟子刘成起床时,因刘听力被迫害得极差,动作慢了一点,就被四防潘雪海、蒋辉暴打,当时刘成被打得脸已变形,嘴口串血,鼻梁打折,事后潘、蒋二人不断受到白金龙、李松涛、张春风等的夸奖,这也是目前潘、蒋二犯十分嚣张的原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8/116091.html

2005-10-10: 大法学员在锦州劳教院遭报复迫害
大法弟子柴连宝、焦林和闫柏在2005年被迫害得比较严重。柴连宝遭受酷刑转化时,恶警李松涛和张春风亲自上阵,他们给柴连宝绑腿:把双腿硬盘上,再把两个床单接起来绑住双腿,然后使劲儿勒紧,时间大约为3个小时;昼夜不让他睡觉,还指使四防犯人冯英、潘雪海、张铁军对其進行暴打,暴打之后又对其進行强制洗脑;王志刚,也被绑腿折磨多次。2005年7月,恶警白金龙指挥四防犯人将刘成关在一个屋里進行毒打,在这之前刘成已不能站立,连上厕所都得由人架着去,可四防犯人在毒打刘成后却硬让他行走,不走就打。白金龙的邪恶气焰十分嚣张,他冲刘成喊道:“就打你了,迫害你了,你能咋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0/112083.html

2005-09-01: 锦州劳教所2005年迫害的部份内幕:
金城的李勇,义县的刘成,省内的焦林、闫柏和锦州的邵明刚五人因被折磨出病,关押在一个号内。据说邵明刚和李勇现在的血压非常高,已达到极限;戚明力和苗建国的身体也非常虚弱。

刘成在2003年的冬天,曾被长时间逼迫站在水泥地上,致使双腿瘫痪。瘫痪后被放回家,还没等他康复,有一天他正在家中睡觉,又被抓進劳教所,强加的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

2005年7月,恶警白金龙指挥四防犯人将刘成关在一个屋里進行毒打,在这之前刘成已不能站立,连上厕所都得由人架着去,可四防犯人在毒打刘成后却硬让他行走,不走就打。白金龙的邪恶气焰十分嚣张,他冲刘成喊道:“就打你了,迫害你了,你能咋的?”

锦州劳教所的恶警们凶狠歹毒,完全丧失了人性,他们对普通犯人也很凶残。有一天开会时,一个叫常军的四防犯人动作稍稍慢了一点,白金龙就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左右开弓打了他27个嘴巴子。有一次,恶警李松涛看见四防犯人齐宏刚穿着拖鞋,李松涛就将他的耳膜打成穿孔,家属知道后找律师要告他,但至今没有结果。不久齐宏刚就被调到别的大队,不让当“四防”了,他被打的事也不了了之。有一次李松涛还毒打四防犯人李德福,李松涛拿鞋底子猛打李德福的后脑杓儿,打得李德福的后脑杓起了一个大血包,这个大血包一按一个坑。还有一天中午李松涛正在睡觉,刑事犯人张成宇说话声音大了,影响了李松涛的睡眠,他立即起身对张成宇一顿暴打,当时张成宇脑部被打得红肿,眼睛也肿胀了,可就在这之前不久,张成宇的家属还请李松涛和白金龙吃饭,让他们照顾点张成宇。李松涛打完张成宇后,还与白金龙一起威胁张成宇,恫吓他:“打你的事儿不准告诉家里。”李松涛兽性十足,折磨人已经成瘾。这之前张成宇还被李松涛罚站、罚蹶着,刑事犯人张延军等也曾被李松涛命令蹶着。这里的恶警随便把人打伤致残,不会受到任何处分,因为给他们撑腰的就是院长张海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109553.html

2005-04-20: 辽宁省锦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辽宁省义县大法弟子刘成,拒不接受强制转化,恶警让四防人员对其進行迫害。四防人员用手捅大法弟子刘成的软肋,并把刘成的双腿蹩在一起,长时间不让拿下来;还让刘成坐铁椅子,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一直坐着不让动,有一次刘成把大便都拉在了裤子里。

刘成被迫害的右腿很长时间不能行走,晚上上床时得用手把腿抬到床上去,刘成在那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刘成近日的情况没有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20/100079.html

2004-07-10: 2004年7月4日,辽宁锦州义县公安统一行动到各个村大法弟子家中抄家、骚扰、绑架。现在又开始清查户口、查房,迫害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

2004年7月4日晚,辽宁锦州义县前杨乡沙河子村大法弟子陈乃秀(男,50,多岁)被义县公安绑架。当晚,11点,前杨乡中泥村大法弟子刘成也被绑架。7月5日上午,义县地藏寺乡大法弟子中学教导处主任刘志刚(男,40多岁)和教师林保国(男,40岁左右)在工作单位被绑架。

2003-02-14: 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没有停止过,特别是2002年10月以来,恶警们对大法弟子又采取了新一轮的迫害,由教养院政委张海平,院长金福利,科长陈立刚,二大队队长韩利华亲自部署,对大法弟子采取了体罚,强制洗脑,强制给学员戴上工地上用的安全帽,双手被拷上,用办公桌把学员挤在墙角,由二个恶警,一个刑事犯看着,三个小时一换班(上面的领导让恶警们加班加点,发奖金,送工作餐,给刑事犯减期做为鼓励)。不准学员睡觉、坐下,强行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如果低头、闭眼、抵制,就拿木棍击打头部,拿电棍电击头部、脸部、小便、肚子,电遍全身,对一些学员还给上刑到铁椅子上,一绑就是一天(铁椅子现在还在二大队)。使学员王玉权、陶猛、方治、张宝石、蔡玉波、刘长平、刘永生、石中岩、刘成、邱文涛、霍银山、曹立宏、史宝东、李勇、王立新等人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他们中有的被连续迫害一个多月,有的五天五夜不准睡觉,有的被反覆送去严管“小号”,再用刑事犯進行毒打,刘永生被打成重伤后去医院進行抢救,许多人伤痕纍纍,至今没有恢复。被体罚和遭到毒打的学员还有那全杰、佟新、尹群、李汉宝、王朝志、何尚钦、赵博峰、左中右、张玉安、史长青、张朋云、冯云刚、胡凤奎、王舟山、王贵令、张旭东、梁刚、郭忠民、郭伟、王立国等学员。他们现在都在锦州市教养院遭到迫害和强制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4/44554.html

锦州 义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4-16:
(区号:0416)

前杨乡派出所:
电话: 7211110
所长陈明颜
指导员王会民
警察宋维祥 宅 7216013

义县公安局:
办公室 7071178
指挥中心 7071188
副局长赵明新13904960777
副局长张跃军13940650139
副局长张克13904167531
国保大队:
大队长姜成15174080800
指导员王宁13700160114
周化来15698707606

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地址:锦州市锦娘路211号,邮编:121013
所长 陈睿蕊 3708086办3708085
看守所接待大厅 3708107

义县政法委:
电话: 7722204
书记何绍文13904960737
副书记张力强13904961808

2019-04-14:
义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姜成 15174080800
周化来 15698707606
2017-12-24:
迫害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法轮功学员刘艳明的责任单位及警察信息补充
辽宁省朝阳市北票市国保大队电话:0421---5855153
国保大队长王立军手机:13842101289
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国军宅电:0421----5061619
手机:13704917881
15566791301
国保副大队长潘洪凯宅电:0421----5892989
手机:13942165760
爱人刘彩芸手机:18642100290
国保副大队长佟德江手机:15040981997
北票公安局长万树清宅电:0421----4861981
手机:13470222277
15566791601
检察院院长穆德全


2017-10-25: 义县区号0416,邮编121100
义县公安局:
电话:0416-7707188
局长吕磊0416-7705777
政委吉庆国13841671110
副局长赵明新13904960777
(主管迫害)
副局长张跃军13940650139
副局长张克13904167531
副局长姬志1384067433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1-04: 辽宁省锦州劳教院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4/146142.html

2005-12-14: 锦州劳教院迫害的近十名大法弟子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4/116483.html

锦州教养院恶人白金龙、李风林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113590.html
对锦州劳教所张海平、金福利等几十名恶警的起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