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5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市 >> 孙殿斌(孙殿彬), 男, 40

孙殿斌(孙殿彬)
鸡西大法弟子孙殿斌等遭大庆监狱剥夺吃饭的权利
个人情况: 鸡西煤矿穆棱矿二井下岗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鸡西市梨树区
有关恶人: 恶警:张久珊,恶犯:徐志强,佘俊杰,岳明才,刘彦朋)
迫害情况: 被判刑10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7-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3-03: 截止到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法轮功学员
......
被非法关押在七大队:孙殿彬(穆棱煤矿)、王守俊(哈尔滨)、赵世军、董晓东(阿城)、宋占林(通河)
被非法关押在教育队:付文昌、徐志
被非法关押在病监:李万月、王海、李子宽、王景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36943.html

2009-04-06: 孙殿斌等遭大庆监狱剥夺吃饭的权利
黑龙江省大庆监狱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警察带头破坏法律的实施,剥夺人身自由权、剥夺言论自由权、剥夺人生存权。近期,监狱以各种方式逼迫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修炼者,按照他们的无理要求做,拒绝就施以酷刑迫害。鸡西大法弟子孙殿斌就是近期被迫害者之一。

2009年3月22日左右,孙殿斌的母亲千里迢迢的来到大庆监狱,狱方说孙殿斌不配合监狱的要求,不穿囚服就不让会见。家属直接找到政治部主任--主管这次迫害的李微龙,要求会见孙殿斌,被无理拒绝。后经交涉,孙殿斌被他人披上囚服才见到了想念他的妈妈。

会见中,老人家发现38岁的儿子持电话的手一直在抖,询问后得知因为拒绝穿囚服,狱方不给饭吃,已经饿了好多天了。同时得知孙殿斌的姑姑几次去监狱看望侄子,均遭拒绝。孙殿斌在会见结束时就把囚服脱下扔了,为什么?孙殿斌曾经说过,我们不是罪犯,怎么能承认罪犯的标志呢?!

经过查证,得知大庆监狱利用饥饿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已是在大面积的实施了,开始时迫害的是他们认为比较老实的人,现在大面积的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据说现在不穿囚服的都不让吃饭了,已经有很多人到了难以支撑的程度了。看到这些冤判的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一些警察都看不下去了。

大法弟子孙殿斌,男,生于1970年9月5日,家住鸡西市梨树区,鸡西煤矿穆棱矿二井下岗工人。2001年被立新矿派出所绑架,同年12月被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判刑10 年,2002年4月被劫持到哈尔滨监狱迫害。哈狱集训队副队长张久珊为捞取政绩,强制大法弟子写“三书”,把他送进小号,派徐自强和余俊杰(犯人)在小号 1号小黑屋内对孙殿斌进行摧残,不法人员们强制给孙殿斌戴上48斤脚镣,把脚镣和手铐一起锁在地环上,人只能缩成一团;随后徐自强开始猛力拳打脚踢头部、前胸、后背、两肋、腿等处,打得孙殿斌遍体是伤,背过气去。

哈尔滨大法弟子王大源,不写“四书”,被哈尔滨监狱活活打死后,狱方惧怕事态闹大,把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分散到省内的四个地区,孙殿斌2004年7月被转到大庆监狱继续迫害至今。几年来孙殿斌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大庆监狱政治处主任李微龙在三月下旬对被绑架到大庆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又一轮迫害,恶徒亲自上阵迫害,在食堂开饭时,先叫犯人进入吃饭,唯独把法轮功学员留在食堂门口不让进入食堂吃饭,对法轮功学员找茬、扒衣服、打人。大庆监狱四监区于二月十七日开始进行所谓的“整顿”,其矛头直指被非法关押在该监区的四名大法弟子:翟志彬、李超、李洪奎、刘贵福,强迫他们每天上午、下午出操训练(实则体罚)。大法弟子拒绝这种迫害性的要求,随即遭到四监区迫害负责人褚忠信、刘国强、李金浩三人的毒打,致使大法弟子翟志彬头部鼓起大包,鲜血直流。其他三名大法弟子的臂、腿、臀等部位伤势较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61.html

2009-04-04: 大庆监狱恶警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从2009年4月1日中午一直到4月2日晚上,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大庆监狱七大队的孙兴和、孙殿兵等七八个大法弟子一直没让下楼吃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4/198353.html

2008-11-30: 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部份大法弟子情况简介
以下是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的部份大法弟子的一些情况的简单介绍:
......
孙殿斌,男,38岁,生于1970年9月5日,家住鸡西市梨树区,单位:鸡西煤矿穆棱矿二井下岗工人。2001年被立新矿派出所绑架,同年12月被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判刑10年,2002年4月被劫持到哈尔滨监狱迫害,2004年7月转到大庆监狱继续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0/190679.html

2008-01-14: 鸡西市梨树区孙殿斌、邱学治等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一、孙殿斌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大庆监狱遭迫害

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法轮功学员孙殿斌,被非法判刑十年,现已经被非法关押六年多。家人去探监,花掉人民币七千五百元左右,给本人和亲人造成的精神损失无可估量。孙殿斌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七监区迫害。

孙殿斌,男,1970年9月5日生,住鸡西市梨树区穆棱矿偏槽沟里,原穆棱矿六井工人,矿1998年破产后失业。以前患严重肠炎、肾炎、便血、嘴唇无血色,严重时不能走路,不能上班,多方求医无效,去过吉林省敦化市医院都没治好。一九九六年夏开始炼法轮功,半年多全好了。当时大法书奇缺,他用了几天的功夫手抄了一本《转法轮》。他说:我什么功也不炼了,只炼法轮功。

只因坚持炼功,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晚,穆棱矿保卫科约五六个人跳墙入室绑架了孙殿斌,送到梨树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九月三日晚七点,送到鸡西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公安向家属索要二千元钱和一箱饮料。二千元钱和一箱饮料交给公安赵永后(无任何凭据),十月二十五日放了人。

二零零零年初冬一天的下午三点多钟 ,穆棱矿向东派出所(所长牛家禹)到家里绑架了孙殿斌。当晚孙殿斌正念走脱,后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在流离失所期间,孙殿斌在鸡西立新矿被矿派出所绑架。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对其非法判刑十年,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不给判决书,直到要送哈尔滨监狱时,才通知家人探望,中途由哈尔滨监狱转移到黑龙江省大庆监狱。

在监狱期间,孙殿斌受尽酷刑,曾上书要求无条件释放,未果。在哈尔滨监狱,因不写“保证书”,队长张久山给戴四十五斤重的大脚镣,指使犯人毒打。在鸡西市看守所期间,因不转化,一个月不让睡觉。头部被打出血,用纱布包扎。有关被迫害详细情况,他本人的控诉已登在《明慧周报》(鸡西版第21期)上。

其父孙秀江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去世,时年六十七岁,临终前哭着说:“我恐怕见不到我老儿子啦。”最终没能见着,含冤离世。

二、邱学治被非法判刑九年,大庆监狱受迫害

邱学治,男,33岁,原黑龙江省鸡西市个体出租车司机,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穆棱矿红旗委七组。因坚持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被鸡西市公安局绑架,施以酷刑。被鸡西市鸡冠区非法判刑九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受迫害。因本人一直被非法关押,详细情况待查。

对法轮功的迫害既违犯中国宪法,又违犯国际人权法,但中共流氓、无赖,暴政,不讲理,家属去鸡西市鸡冠区法院要判决书,要求放人,工作人员说:法轮功不给判决书。因此,紧急求助国际人权组织和有关组织,帮助救出孙殿斌和邱学治,两人都是三十多岁的未婚青年。感谢所有帮助我们的有正义良知的人们。

三、刘玉山遭受的迫害

刘玉山,男,36岁,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小碱场矿中心委12组。二零零一年十月开始炼法轮功,知道了人生的意义,坚持以“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身心得到了净化。为挽救被中共谎言蒙蔽了的世人,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鸡西市麻山区和平村发真相资料时,被麻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送入鸡西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绑架的当天,恶警们搜身抢走刘玉山的四十元钱和一部传呼机,至今未还;送看守所后又向家属以交伙食费为名,索取二百元钱,没给任何凭据。在看守所里,同号犯人让其污蔑大法师父,刘玉山不从,因此罚站三天不让睡觉。刘玉山以绝食抵制迫害,张管教找来几个恶警,指使犯人给扒光衣服,用电棍电后背,不给饭吃。

50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鸡西市劳教所继续迫害,直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释放。在劳教所期间,刘玉山不写“四书”,恶警指使犯人拽住刘玉山的手,硬往上按手印。恶警齐岷用手铐把刘玉山铐在过道的铁栏杆上,并用拳头打脸、打耳光,强迫干体力活,限制上厕所,打骂恐吓是家常便饭。

迫害三年,家中六十五岁的父亲和六十七岁的老母亲,受到严重惊吓,释放回家后,父母总是提心吊胆看着刘玉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4/170242.html

2005-08-02: 大法弟子孙殿斌坚信法轮大法,被鸡西法院非法判刑10年,2002年4月12日被强行投入哈尔滨监狱。哈狱集训队副队长张久珊为捞取政绩,强制大法弟子写 “三书”,把他送进小号,派徐自强和余俊杰(犯人)在小号1号小黑屋内对孙殿斌进行摧残,不法人员们强制给孙殿斌带上48斤脚镣,手铐一起锁在地环上,人只能缩成一团;随后徐自强开始猛力拳打脚踢头部、前胸、后背、两胁、腿等处,打得孙殿斌遍体是伤,背过气去。一直折磨了四天,致使孙殿斌大小便失禁。犯人徐自强扬言说:“我就是张大队长派来强行转化你的,转化不了就火化,打死你,我顶多加三年刑。”非人的折磨使孙殿斌的精神达到崩溃的边缘。

2004年3月18日在一次问话中,由于孙殿斌的回答不符合恶警张久珊所愿,又遭到张久珊指使杂工关德君、刘彦朋、金志东、李东辉及刘志利等犯人摧残,强制“骑马扎子(立着骑)”头顶着墙,身体稍有动弹就打,直到后半夜。白天训队列罚站,不让休息,一连一个多星期。犯人关德君对孙殿斌说:“张大队让我好好收拾收拾你。” 犯人刘忠利说:“张大队说了,使劲给我打,只要打不死,留一口气就行。”

孙殿斌在精神上、肉体上受到极大的伤害。哈尔滨监狱为掩盖他们所干的罪行,把大法弟子分别转到异地进行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58.html

2005-02-15: 大庆红卫星监狱一监区:大法弟子孙殿斌于2004年7月9日到一监区后,写了一份控告信发到明慧网上,中国政府知道后,由黑龙江劳改局给大庆监狱打来电话。大庆监狱狱侦科干警9月11日以接见为由将孙殿斌骗到小号,进行迫害,迫害11天后才将孙殿斌放回一监区。

2004-08-16: 黑龙江大法弟子孙殿斌的控告书
尊敬的各级检察官,你们好:

我叫孙殿斌,是法轮大法弟子,因坚信法轮大法,被黑龙江省鸡西法院判有期徒刑10年。2002年4月12日投入哈尔滨监狱关押。在哈尔滨监狱,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曾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与精神上的摧残。一开始是扣压书信,不让接见,派人监视,限制上厕所,强行洗脑,直至大打出手,对我们实施身心的摧残。下面举本人被迫害的两个实例:

哈尔滨监狱集训队副队长张久珊为捞政绩,对我们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恶的黑手,强制我们写“三书”,把我关進小号(独居),派徐志强和佘俊杰在1号小黑屋内对我進行人身摧残与迫害,与此同时被关押的赵军(独居3号)也遭受同样迫害,后他被送進医院救治。不法人员把我关進小号后紧接着给我戴上48斤重的脚镣,两只手铐一起锁在地环上,人只能缩成一团,徐志强开始对我拳打脚踢,头部、前脑、后背、两肋、腿,打得我遍体鳞伤。我被打得背过气去,他们也没放过我,致使我大便失禁,一直折磨我四天。在此过程中,徐志强扬言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张大队派来强行转化你的,转化不了就火化,打死你,我顶多加三年刑。”不法人员的摧残致使我的精神达到崩溃边缘。

2004年3月18日一次答题,因不符合张久珊所愿,又遭到张久珊指使犯人杂工、关德君、刘彦朋、金志东、李东辉及集训犯人刘忠利等人对我和李成义、张玉良、张传奇等几名大法弟子進行摧残,强制让我们骑马扎子(立着骑),头部顶墙,身体稍有动弹就遭毒打,直到后半夜才让睡觉,白天训队列,不让休息,罚站,迫害持续了一星期。在此同时,关德君曾说“张大队让我好好收拾收拾你”。训队列时,刘忠利说“张大队说了,使劲给我打他们,只要打不死,留一口气就行”,致使我们肉体上、精神上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下面再列举哈尔滨监狱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两个例子:

在哈尔滨监狱十大队关押的大法弟子卜繁伟(7月1日已从哈尔滨监狱转到大庆监狱),受到十大队干警指使犯人对他实施的酷刑折磨。犯人将他用绳子绑上,用筷子削成尖从手指甲钉進去;用电摇表在卜繁伟身上过电;用电针在他身上过电;冬天把卜繁伟衣服扒光按進外面装满水的水池中,然后在风口用寒风吹,然后再往他身上泼冷水,再用冷风吹。

大法弟子王大源,哈工大教授,现年32岁,因不写“四书”,被哈尔滨监狱二大队干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手指头断了,两肋断了,胳膊断了,肋骨扎進脾上导致死亡,死因已公布于众,法医做了鉴定。

我们在哈尔滨监狱向上级申诉,控告材料被扣压,为了掩盖他们所干的罪行,把我们分别转向异地,在大庆监狱我们30名大法弟子又向上级递交了申诉状、控告书,控告哈尔滨监狱部分恶警及其帮凶犯人,追究其法律责任。

望尊敬的各级检察官能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还我们一个合法权利。

控告人:孙殿斌
2004年7月18日

2004-07-23: 孙殿斌,因坚信法轮大法是正确的,被黑龙江省鸡西市法院判刑10年,于2002年4月12日被投入哈尔滨监狱三监区,受到了精神和肉体摧残与伤害,被恶警扣押书信、不让与家人接见、派人监视不许与其他人接触、限制上厕所等。

2002年7月10日,集训队副大队长张久珊为捞政绩,对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恶之手,强制写“三书”,把孙殿斌关入独居(小号),派犯人徐自强、于俊杰在1号小黑屋内对他人身摧残。孙殿斌被恶徒强行戴上48斤重的脚镣、手铐,并锁在地环上,人只能缩成一团,遭受拳打脚踢头部、前心、后背、两肋、腿、胳膊,被打得遍体鳞伤,背过气去(就是昏过去),恶徒们也不理睬,致使大便失禁。孙殿斌被一直折磨了十天,致使他精神达到崩溃边缘!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7/23/80006.html

2004-07-12: 孙殿斌,由于关押小号,并被毒打,致使腰痛,有时小便失禁。联系电话:父:孙秀江0467-248590.(恶警:张久珊,恶犯:徐志强,佘俊杰,岳明才,刘彦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2/79215.html

2004-07-11: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检察院

我们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监狱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们对哈监干警的违法犯罪行为提出控告:

在我们被哈尔滨监狱关押期间,哈监执法干警为谋求虚荣政绩,他们实施所谓“强制教育”,对在押的法轮大法弟子進行了惨无人道的人身摧残和虐待,导致了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二监区王伟华,死亡时间2003年6月9日;二监区王大源,死亡时间2004年4月5日)。数十人身体遭受不同程度的摧残与折磨,重者留下了不可治愈的后遗症而致使身体残疾。

哈尔滨监狱部分执法干警及手下的“打手”的行为,给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人都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创伤,严重违反了《宪法》、《监狱法》,违反了我国签订的联合国《人权宣言》和《政治、经济、文化公约》。作为受害者的我们,希望检察机关详查此事,将行恶者绳之以法。

   控告人:
转押到大庆监狱的三十名大法弟子
王树森 夏 勇 卜繁伟 张子栋 程 宇 邹国晏 邓青山 张玉良 杨毅忠 邱学治 张秀丰刘贵福 李占斌 程佩明 孙铁农 龚海鸥 武春文 王宇东 孙仁辉 张 剑 孙殿斌 李成义  王 密 李惠丰 陈春林 袁清江 陈富奎 赵庆山 刘景风 李 超 
2004年7月8日

鸡西市联系资料(区号: 0467)

2019-10-23:
黑龙江鸡西市公安分局刑警大队
刑警大队:2138130
电话区号:0467
邮编:158100
姓 名 办话 宅电 手机
曹国新 2660345 2326888 15645861148
沈铸宏 2138124 2360316 15645861149
徐刚   2355909 15645861150
齐禄军   2393339 15645861151
王帅英 2665885 2313001 15645861152
宋晶茹   5581828 15645861153
董志辉 2662618   15645861154
刘冶 2685566   15645861156
于泳超 2685566 2370567 15645861157
宋平     15645861158
崔岩     15645861159
吴柏彤     15645861160
赵云鹏     15645861161
刘建伟 8113139 15645861162
齐永胜   2397606 15645861163
孔令国   8289998 15645861164
刘跃龙     15645861165
周维东     15645861167
陈禹成     15645861168
黄宁     15645861169
王大海   6174999 15645861170
杨亮     15645861171
李宝伟   2668585 15645861172
苏广宇     15645861173
费胜伟     15645861174
张海涛     15645861175
李阿备   6109231 15645861176
孙思楠     15645861178
楼德强     15645861179
韩晨璞     15645861180
董荣琦     15645861181
于崧岂     15645861182
王肇峰     1564586118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0467)

孙殿斌亲属电话: 0467-2485901 孙秀江 (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