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鸡西市恶人恶行录

2016-01-10:
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国保警察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王丽、金锡东、杨宏保12月份在当地东海矿派出所警察的配合下,对参与诉江的东海矿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和敲诈勒索。具体情况如下:

法轮功学员刘冬青被非法拘留10天,赵凤英被送往拘留所时体检不合格,被勒索去了2000元;警察勒索一名73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的儿子勒索7000元;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城子河国保时心脏病犯了;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勒索15000元;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勒索10000元,以上4名法轮功学员一共被勒索34000元,没给收据、没有任何手续;还有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金锡东、杨宏保在当事法轮功学员全科100多人要开大会时,让法轮功学员跟的走一趟、当事法轮功学员不去,他们强行绑架走的,到国保后,把法轮功学员绑在审讯椅子上,戴上脚环,手铐、警察杨宏保给当事法轮功学员一顿打、用满瓶矿泉水砸头、扇嘴巴子、踹腿,2小时后放回。在警察到处找3名老师的时候,东海矿学校校长候家兴、书记刘建荣逼全体老师签诬蔑法轮功的“承诺书”。



2015-07-26:
黑龙江鸡西市社区干扰法轮功学员诉江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建胜委法轮功学员付凤琴7月3日向高检、高法邮寄控告信诉江,控告信被返回到鸡西。7月22日负责建胜委的社区人员到付凤琴家中,说控告信已经返回到社区,并说了些不中听的话,被付凤琴理直气壮的驳回。




2013-10-01: 黑龙江鸡西市劳教所仅剩一七旬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鸡西市劳教所已经没有劳教人员,但是却又一个大庆市的七十四岁法轮功学员却一直被关押在那里,全劳教所只有她一个人,她的两个儿子在那里陪她。每天吃饭就是订盒饭,没有人管他们,只有门口的值班警察值班。里面具体情况不清楚。据说是外地藉这个地方关押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0555.html

2013-07-25: 赵泰山,鸡西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当地每次大规模的抓捕事件大多都是他亲自策划、指挥的,是一个幕后黑手。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作为迫害邪恶代表進京领赏,十馀天后的五月二十九日与八月日,又参与策划指挥制造了两起大绑架、抢劫法轮功学员的私有物品事件。

王会学,男,鸡西市政法委610头目,妻子路永玲,女儿王璐涤。王会学是鸡西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实施者。王会学一直积极跟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疯狂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他们采用伪善、欺骗、折磨、打骂、恐吓等卑鄙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在他的指挥、参与下自二零一一年至今,先后绑架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進行迫害。更加卑鄙的是对诬判的法轮功学员的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姜亚滨三年刑期刚满,当走出牡丹江监狱的大门时,被早已守候在这里的王会学等人强行绑架到鸡西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吴宝库结束了七年的监狱折磨,刚刚走出佳木斯监狱的大门,也被王会学等人强行绑架到伊春洗脑班迫害。

李立军,男, 四十二岁,现任鸡西市“610办公室”协议指导科科长。其妻在鸡西市医院工作。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以来,李立军一直积极跟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之残忍、卑鄙,令人唾弃。尤其在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非法成立后,李立军更是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疯狂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012-10-31: 黑龙江省鸡西610王会学等人骚扰张作君家属
2012年10月29日下午,王会学、李立军来到法轮功学员张作君的妻子倪淑燕单位,意欲对张作君骚扰。倪淑燕拿出手机给他们拍照,不允许他们骚扰,他们表现的很害怕,并抢夺手机,把照片删除,悻悻的走了。之后西山派出所和社区也打来电话骚扰。

此前,他们曾多次骚扰张作君的妻子:2010年10月王会学、李立军曾两次来到倪淑燕单位,想诱骗张作君到洗脑班,被倪淑燕严词拒绝。2011年8月末,王会学、冯宝贵等人突然闯入张作君家,妄图把张作君绑架到伊春洗脑班進行迫害,因张作君不在家,而未能得逞。另外西山派出所刘海滨也多次对倪淑燕打电话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31/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4730.html

2012-09-11: 黑龙江鸡西市洗脑班王会学等人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1/黑龙江鸡西市洗脑班王会学等人的恶行-262673.html

2011-12-10: 鸡西市前市委书记丁乃今,副书记曹国辉在任职期间卖力配合邪恶,不遗馀力的指挥迫害修炼人,二零零六年被处以死缓重罪成为真正的阶下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1-12-9-pohai-jixi-eren-01.jpg class='yy-mm-dd'>2011-11-21: 黑龙江鸡西市洗脑班的卑劣行径(图)

曹国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1-12-9-pohai-jixi-eren-03.jpg

前鸡西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鲍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1-12-9-pohai-jixi-eren-02.jpg

被双规的前鸡西市中级法院院长邢国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11-12-9-pohai-jixi-eren-04.jpg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导)中共邪党为打压法轮功,不惜倾国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大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拘禁。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学习”的幌子,采用诱骗、劫持、暴力等非法手段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利用伪善、欺骗、辱骂、暴力、恐吓等手段从肉体上折磨和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

“六一零”所办的洗脑班,对外谎称“法制教育学校”或者“法制教育中心”,可是“六一零”把法轮功学员关押進洗脑班的过程中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是强行剥夺无辜公民的人身自由,是黑社会的绑匪行为,是明目张胆的犯罪。犯罪的绑匪怎么能对公民進行“法制教育”呢?尤其炼法轮功的人,修心养性,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难道要把好人转化的与邪恶为伍吗?

洗脑班通常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实际上逼着学员看的是恶毒攻击自己救命恩人的弥天大谎,摧残的是人的良知,扼杀的是人的灵魂,毁灭的是人的道德和正义,干的都是无法无天,伤天害理的暴行。在洗脑班里,“六一零”人员强行对法轮功学员灌输各种诬陷法轮功的谎言,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对于拒绝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人员就進行野蛮的毒打和酷刑折磨。这是非常典型的精神控制,这种做法是典型的邪教手段。“六一零”洗脑班本身就足以证明,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一、鸡西地区洗脑班的迫害手段

鸡西地区洗脑班设在鸡西市电台路四十七号,鸡西名苑小区浩轩门业旁,打着法制教育学校的幌子,偷偷摸摸的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勾当。鸡西洗脑班的人员组成,基本上是由中共中央、省一脉相承下来的,以政法委、 “六一零”办公室牵头。由“六一零”的副主任王慧学任校长,“六一零”指导科科长李立军任副校长,男警察、女警察;邪悟人员:李向娥、张翠青、衣兰梅、王文英组成。

洗脑班防盗门和窗户(浩轩门业右侧)
洗脑班防盗门和窗户(浩轩门业右侧) 洗脑班防盗门和窗户(浩轩门业右侧)
洗脑班防盗门和窗户(浩轩门业右侧) 鸡西市军队离退休干部休养所
鸡西市军队离退休干部休养所

鸡西市洗脑班地址:鸡西市电台路47号。
40路公交车到六栋楼下车往上一点,或到龙潮下车往下电台名苑小区大门右侧一楼干休所左侧。

(一)胁迫所有的人都来参与迫害

中共不法之徒到处威胁、恐吓,企图胁迫所有的人都来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们使用离间计,向炼法轮功的家人煽动仇恨,污蔑法轮功学员痴迷、神经病、不要家庭,不讲亲情、自私,给社会、单位和自己的亲人造成严重损害(实际都是由于中共的迫害造成的,罪在邪党,是他们的迫害给修炼者家庭造成苦难),又引诱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胳膊扭不过大腿,鸡蛋撞不过石头;并威胁说:不要不识好歹,只有转化才是唯一的出路;如果继续站在党和政府的对立面(是邪党将修炼者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坚持下去的后果不是死亡就是和法律对抗。像文革似的离间亲情、挑逗群众斗群众,使得有些不明真相、怕心重的家属上当受骗,被其利用。

鸡西法轮功学员范言敏二零一一年十月被自己的母亲(邪悟人员)、父亲、丈夫送到鸡西洗脑班進行迫害。鸡西法轮功学员王文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被胞妹王文英带领六人闯到家中,将其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张翠青协助“六一零”人员绑架自己的丈夫。谢桂珍的丈夫到洗脑班打骂她。不法人员勒索慕容敏的丈夫请吃饭。

(二)用伪善麻痹法轮功学员

“六一零”人员利用明悉法轮功学员心态的邪悟人员,伪装善良围在法轮功学员身边问寒问暖唠家常,用符合年龄尊敬的称谓打动人心,帮助梳头、打洗脚水,身体按摩等骗得信任,等放松心里防范后,按照步骤一步一步套牢思想,达到目的后就说你的家里人也没有我们对你好,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你好。

洗脑班将法轮功学员单独隔离关押,其罪恶目的主要是攻心之术。房间的墙上写满了攻击大法的标语和挂着诽谤大法的图片。每个人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由两名“陪教”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美其名曰 “同吃同住”),不许随意出房门半步,就连上厕所或洗漱都由“陪教”跟着,饭菜也由“陪教”送到房间。在房间内不许炼功。因为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是遵纪守法的良善人,从未有过被抓被关的经历,突然像罪犯一样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全封闭的环境里,断绝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和人之间正常的交往,就会给人施加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导致有些怕心重,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往往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沮丧、寂寞和绝望感。好像進了洗脑班,除了“转化”之外,已别无他路。

(三)步步套牢思想

他们的伪善成功后看到时机成熟了,开始進行下一步的思想诱导,播放中共邪党树立的英雄模范事迹,再利用其“模范人物”污蔑大法。把似乎邪党树的英雄变为人间的神,伪善的说教使得法轮功学员神智模糊失去了正信,步步引入圈套开始诽谤法轮功,放一些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眼睛不看录像还不行,看完后让你谈体会。

邪党不法人员对一些注重眼前名利,把讲真相,反迫害,与“搞政治”混淆不清的人员。使用这种阴险、奸诈、狡猾的离间计来动摇学员的正念。一是伪善的给你减压,例如“学习”时间减短,还让你有一点放风、想吃啥点啥(其实是他们在挥霍剥削各单位。各乡镇的钱,损公肥私,把他们自己养的身材臃肿,一副凶相);二是唱歌(当然是继续洗脑的歌)和户外活动,转移你的注意力;三是大量观看谎言以及谎言续编之类的碟子,观看所谓全国名人专家污蔑法轮功的影视报告,同时,强迫你做“作业”,强行要你与师父、与大法和你的悔恨结合起来写,还要 “感谢”他们把你“转化”;四是 “回访”,写了转化书,并没有放过你,怕反弹,让你继续写,层层来检查,没完没了,搅的家里不得安宁。

(四)肉体上暴力折磨

过十天左右就开始让你写保证,如果不顺从他们,就撕破伪善的面具,现出原形,整日在洗脑班的李立军(四十二岁),开始对法轮功学员打骂,整日整宿罚站、罚蹲,使用用具打手关节,打头等部位。邪悟人员换班看管参与打、骂。如果站累了想坐一会,李立军就拿大法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让你坐,如果不坐,就让警察抬着坐。有四个警察轮番值班看管,每人值班一天一宿。

(五)极度恐吓 使精神崩溃

王慧学(五十多岁)和杨柏盛(四十多岁)是幕后操纵者,定期到洗脑班看“進展”情况,每当他俩看到“進展”不太大时,就让李立军施加压力,除了肉体惩罚外,利用恐吓手段使法轮功学员就范,询问想不想捐献器官?想不想捐献眼角膜?如果说不捐献,那就给你打一针,谁也不知道,然后再给你送到精神病院。

(六)威逼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

这些被强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被吓的转化了。在恐吓成功后,然后就开始写三书,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样本,照抄就行。每天写三遍。为了看你的实际行动,用车拉着法轮功学员到小区揭不干胶,到庙里或教堂,学习他们那一套。临送你回家之前,他们就说既然被转化,就站到这一边,这里的事不许出去说,出去后我们还回访。所以有些人出于怕心,不敢揭露自己被迫害的事,而导致邪恶更加猖狂。

(七)逼你当叛徒

被迫屈从写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认罪、认错书”、“悔过书”和“决裂书”等之后,还要上缴全部法轮功资料,逼写一个对师父对大法的“揭发批判书面材料”,即所谓的“深挖”材料。 是被迫妥协后的学员最难熬过的死关。恶人们逼迫你违背良心,说出自己过去所做的具体证实法的事,还要逼你当叛徒,出卖与自己经常保持联系的同修,出卖资料来源和资料点。如果一遍不行再来第二遍、第二遍不行再来第三遍,反反覆覆的刨根问底,穷追不舍。直到它们基本认可后,再把你写的检举揭发材料传真给当地的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再与它们所掌握的情况相核对,再反馈回来,以印证通过洗脑所获得的“成果”的真实性。

二、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例

鸡西市洗脑班自2010年十月开始,先后绑架了王文英、穆荣敏、王文莲、姜亚宾、谢桂珍、范言敏、苑丽琴。

法轮功学员王文英: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鸡西市“六一零”头目杨伯盛带领鸡冠区“六一零”等多人,到鸡冠区法院法轮功学员王文英所在的工作单位,到王文英的办公室对王文英说要办座谈会,让王文英去一趟,诱骗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当王文英的母亲向“六一零”要人时,被杨伯盛操纵绑架到鸡西市公安局,市公安局看到王文英的母亲年龄较高,恐吓后把人放回。洗脑班运用以上的手段使王文英转化。早期王文英就被转化过,在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被“六一零” 作为被转化的典型人物“献身说法”。这次被转化后成为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

法轮功学员穆荣敏:鸡东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被曾经所在单位“建行”诱骗去,名义上说是填表,结果被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的人员绑架到鸡西市洗脑班進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文莲:鸡西法轮功学员,王文英的胞妹,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被邪悟的姐姐王文英带领六人到王文莲家中,将其绑架到洗脑班進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姜亚宾:今年五十二岁,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柳毛乡。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柳毛乡派出所和梨树公安分局警察将在农地中的姜亚宾绑架,遭到乡派出所警察的刑讯逼供,后来被恒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离开了人间地狱的牡丹江监狱,刚出了冤狱,却被当地“六一零”、警察等五人绑架到鸡西市洗脑班,姜亚宾抵制迫害三天后才回到家中。八月二十五日中午,鸡西“六一零”不法人员和柳毛派出所恶警强行把在邻居家的姜亚宾再次绑架到洗脑班,这是仅仅出狱三个月又遭洗脑迫害。

法轮功学员谢桂珍:鸡东县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早七点左右,永和镇副书记张水海及综治办陈国军、永和镇派出所副所长安利伟和片警先到法轮功学员谢桂珍家,看谢桂珍在家,然后打电话来了三、四辆车,县国保大队何文明、韩恒昌等六、七个人在长安村绑架了谢桂珍,被送到鸡西市洗脑班進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范言敏:鸡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十月,被自己的母亲(邪悟人员)、父亲、丈夫送到鸡西市洗脑班進行迫害。

法轮功学员苑丽琴:鸡东县法轮功学员,于十月二十日晚,被平阳派出所绑架到鸡西市洗脑班,家中仅她一人在家,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将其绑架。在苑丽琴一再要求下,才允许打电话告知家人。

参与迫害主要人员

鸡西市政法委,徐和祥
鸡西市“六一零”主任:杨柏盛
鸡西市“六一零”副主任:王慧学
鸡西市“六一零”科长:李立军
男干警四名:姓名待查
女干警二名:姓名待查
邪悟人员:李向娥(平岗矿)、张翠青(柳毛乡)、衣兰梅(鸡冠区)、王文英(鸡冠区)

2011-06-01: 曝光黑龙江鸡西市邪恶的洗脑班

现在已知在鸡西洗脑班帮邪恶做所谓转化恶事的有王文英、张翠青、李向娥,每月给她们1200元钱,还有一个瘦一点的。洗脑班大致地点:离华严寺不远一个八层楼的一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6-1-11)-241712.html#11531234454-1

2011-05-07: 曝光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泰山恶行
二月十五日(大年十三)下午,法轮功学员给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泰山打电话,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可他不听,法轮功学员又给他发了条短信,他却回短信说:我已给你定位了,通知哈尔滨南岗分局了。南岗分局因能拿到钱,大年三十的就出动了警车警察,把个小区两个高层围住并喊,就这两个高层。咋呼一阵子才走。

2008-07-10: 一名女大法弟子在黑龙江省鸡西市发电厂小区被绑架
在7月5、6日(具体日期不详)凌晨3点多钟,有一女大法弟子(30多岁)到鸡西发电厂张贴大法真相传单,被蹲坑的电工路派出所的保安郑忠兴(手机:13019746223)、徐贵(手机:13763666082)绑架。

另:电工路派出所前一段时间在发电厂12#楼绑架了一个女大法弟子。电工路派出所现在表现比较邪恶。还有一名保安叫段士玉(手机:15845337077),此人表现比较邪恶,就想绑架大法弟子赚钱。

此次参与迫害人名单与单位:
保安郑忠兴:手机;13019746223,
保安徐贵:手机:13763666082,
电工路派出所:0467--27327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88.html

2006-12-18:
黑龙江省610恶警到鸡西企图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610到鸡西来了8个恶警、恶人,要迫害大法弟子,

2006-07-03:
鸡西市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又出邪招数

最近,鸡西市公安局所属保安公司的保安人员進行业务培训,名义上是为2008年奥运安全做保卫工作,实则是迫害法轮功的继续。

鸡西市恶党政府所在地鸡冠区的休闲广场上,这几天出现了120人的早训队伍,这些人身着深灰色带双红杠裤子和浅灰蓝色的统一服装,他们是无职业的闲散人员,平均年龄在35岁至45岁之间。这些被聘用整编到保安队的人,由派出所每月发给200元人民币作为底薪,他们主要任务是负责辖区的社会治安活动。时间为每晚5点-8点。

公安局给他们安排的任务,除一般的社会治安外,在对待法轮功人员活动的监视控制上具体规定:凡抓到贴、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修炼人,按劫取的资料份数每份奖励劫持人五千至二万元;举报一名法轮功修炼人奖励举报人二千至五千元;如有被抓的法轮功修炼人高额罚款,交罚金者即放人,不交者送劳教。

据消息说,保安队人员要增至300人,目前已有200人,而且不断的吸收年轻人。
为此,建议鸡西地区的大法弟子在学好法的基础上,抓住这向世人讲真相的大好时机,利用各种方式向派出所、社区、保安员和居民不断的讲清大法的真相直到解体邪恶的安排,救度更多无辜的世人。同时发好正念,对那些继续行恶者要锁定目标正念清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94.html#2006-7-2-ch-1

2006-01-15: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关人员
郝林厚(厂长):办公室电话号码0467-5968058
家里电话号码0467-5968888
孙善发(610办公室):013846080618
刘学明(公安局长):公安局长办公室电话号码:0467-596814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5/118679.html

黑龙江省鸡西市永昌派出所恶警李庆波 0467-2669774(到一大法弟子家乱翻,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都给拿走了。还威胁把此大法弟子:你再出去发资料,就把你送進看守所)

鸡西市各派出所恶人榜
鸡西市柳毛派出所 片警:陈喜军、刘广德, 邮编:158100
鸡西市立新矿派出所 民警:张喜军、杨志军, 邮编:158148

鸡西、密山的电话区号都是:0453 (???)
鸡西市山南派出所所长:王志满
鸡西市公安分局:李志业(明慧网上有其人的手机号)

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治安科警察: 李伟手机:13199430105 邮编:150067
----------------------
鸡西矿务局二道河子矿第一小学恶徒诽谤大法
鸡西矿务局二道河子矿第一小学在2003年夏天,学校召开了诽谤法轮功的大会,学校校长和老师还逼着小学生签字反对法轮功。

学校老师名单:
张伟手机:13199160407 家0467--2774696
高俊峰手机:13069802174
通信地址:鸡西矿务局二道河子矿第一小学; 邮编:158100

鸡西市小恒山矿老龄协会,恶人马德山 办0467-2774970(60岁左右,迫害法轮功学员)
通信地址:鸡西市小恒山矿老龄协会; 邮编:158149

鸡西市小恒山矿派出所恶警2004年5月份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并抓捕学员。
---------------------------------
红星乡派出所所长韩利,电话2354156,薛副所长,管片民警李志民
红星乡派出所0467-2354196

2001-03-09: 黑龙江省鸡西市长途客运站在鸡西市“沃尔沃”候车厅检票时,执勤人员将师父的法身像和法轮图铺在地上,让检票乘客从上面践踏过去,他们通过此种方法认出大法弟子。

2000-12-29: 鸡西市公安局采取卑鄙手段破坏大法弟子印刷点,如释放小孩然后跟踪,发现可疑楼房,不经房主允许就去撬锁,监控手机传呼,有6名大法弟子和一位弟子的家属被抓。无理扣押该家属私用车辆一台,身上现金4000元被侵占,手机3部也被警察占为己有,又将这位不知内情的家属铐在暖气管上,煽耳光,用脚踢以進行逼供。鸡西市公安局将其中一女弟子押回鸡东县,未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属,秘密审讯,该弟子目前生死未卜,不知下落,望有关人士予以关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9/6174.html

2003-12-20: 黑龙江省鸡西市山南派出所所长:王志满
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分局:李志业(明慧网上有其人的手机号)
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孙孟山,其爱人叫杨秀珍,是恒山区电抗器的出纳员,家在恒山区电抗大厦住。

2003-12-19: 黑龙江省鸡西市立新矿派出所恶警恶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0.html
  1. 犯罪嫌疑人: 高文良, 男, 黑龙江省鸡西小恒山矿保卫科科长
  2. 受害人: 王玉花; 犯罪嫌疑人: 牛家禹, 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公安分局穆棱矿向东派出所所长

犯罪嫌疑人: 高文良, 男, 黑龙江省鸡西小恒山矿保卫科科长

电话: 手机:13946859096

受害人: 王玉花; 犯罪嫌疑人: 牛家禹, 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公安分局穆棱矿向东派出所所长

电话: 0467-2486137 (手机:13945839137)
受害人: 王玉花
基本犯罪事实: 非法判夫妻两人各劳教2年
2002-11-01:2001年1月31日所长牛家禹和梨树公安政委李某两人用拳头狠狠地打王的前胸,分局长李某喝令其跪下,王不跪,他用脚踹王的小腿。他们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事实的情况下,非法判夫妻两人各劳教2年。家中已无人期间,他们又三次抄家,拿走存折2张,向王的哥哥勒索800元人民币(仅留的生活费),恶人牛家禹谎称说是交伙食费,其实是骗人,他是地地道道的诈骗犯。同时梨树公安分局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夫妻两人工资都开走了。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