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白山 江源区(江源县) >> 乔仁喜, 男, 7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6-11: 曝光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采取封闭方式迫害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不配合的学员,被实行严管单独进行迫害,封锁消息,让外界难以知道详细情况。

法轮功学员刘全武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被绑架到公主岭监狱时,就和乔仁喜被罚站两个月,并被限食。一个姓万的狱警说:“饿不死就行”。教导员宁宇和队长孙常隆曾用竹条抽打这位学员的手背。学员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根本不听。孙常隆说:“在这里我就是不讲理,我就是无赖,我就是流氓。”

后期因不签考核,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刘全武又被罚进集训队,限食两个月,每顿半碗玉米白粥和一点咸菜条。当时被迫害出高血压症状,因他不配合吃药,把死人床都抬出来了。

还有,吴亚军(已出狱)、朱宝范曾遭受电击和捆绑。遭受电击的还有白山的乔仁喜(已出狱)、史连如(出狱)、杨国枢、白山的迟民祥,还有王玉章。

被迫害出病状的有:红梅镇苏亚山,小腹长一包住院(现已出狱,身体具体情况如何不详)。

张景合被迫害得半身不遂,张石友得了脑血栓。

郭天庆被“转化”后,充当打手“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令该位法轮功学员被送医治疗,差一点送命,该学员出院两天后出狱,小腹还插管引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1/公主岭监狱狱警叫嚣-我就是无赖,我就是流氓-388566.html

2015-12-22: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咋子镇乔仁喜被绑架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咋子镇法轮功学员乔仁喜因电话被监听,12月4日被八宝派出所警察绑架。据悉,乔仁喜一直被警察非法通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1/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0750.html#15122023551-39

2015-01-18: 吉林江源县警察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

……下午两点多钟,几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乔仁喜单位的锅炉房,强行把他带到他的住宅,抢劫了师尊法像、大法书四十一本、笔记本电脑、影碟机、影碟等个人物品,恶警把乔仁喜绑架到砟子镇派出所后,欲进一步迫害,结果因体检不合格,只好作罢。

乔仁喜因被恶警骚扰,被单位开除。年近七十岁的人,常年在小煤矿下井干活,好不容易找个地面烧锅炉的活,可刚干了一个月就被开除了。因为砟子镇的警察不断的去骚扰他,乔仁喜被迫离家出走,流离他乡。就是这样,中共失去人性的恶警仍然对乔仁喜的家人进行恐吓、迫害,多次抓捕于洪玉(乔仁喜的儿媳妇,没有修炼)关押在派出所,逼迫她说出乔仁喜的下落,使她的生活和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在此正告砟子镇派出所的所长王玉德及警察:当前形势巨变,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高官、恶警、恶徒、纷纷落马,有的遭到恶报、有的遭到清算。惶惶不可终日。天要灭中共,谁也阻挡不了。凡是追随邪党作恶者,最后的下场只能是追随着邪党一起被淘汰,做陪葬。随着法轮功学员广泛的讲清真相,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弃恶从善,改邪归正,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用慈悲、容忍唤醒你们良知的觉醒。奉劝你们赶快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与行恶,悬崖勒马,不要因为一时糊涂而给自己的未来留下永远都无法弥补的痛悔、罪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吉林江源县警察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303316.html

2006-08-21: 到底是谁破坏了他的家庭

在吉林通化矿务局砟子煤矿,及砟子镇砟子矿区,要提起乔仁喜,很多人都知道,他工作干的好,年年评为先进工作者,经商多年,家庭幸福,一家九口人和睦相处,生活美满。

因为长年累月的劳累,乔仁喜身患多种疾病,更主要的是有了权,有了钱后,就追求一些常人的享乐,随波逐流。后来发现自己不对,可是已经回天无力,身体和道德标准一日千里往下滑着。

在98 年年秋喜得大法后,乔仁喜整个人发生了很大变化,身体上各种疾病很快都没有了。特别是思想变化非常大,以前的一切恶习全都没有了,真的成了一个好人。身体一身轻,从砟子煤矿骑自行车到浑江进货,不用半小时就到。从得大法那一天起,到今天已经八年时间了,他没有吃过一片药。这对于他这个快60岁的人怎么可能呢?可这却是千真万确的。

乔仁喜在思想上的变化更是惊人。他以前为了挣钱,做生意时缺斤少两、掺杂卖假。学大法以后,他不但不这样做了,甚至在路上别人丢的钱他都不会装入私囊。

有一次,乔仁喜去浑江进货,在山洞出口处看到一个黑色小皮包,他捡起来一看,里面装的全是钱。当时他想到这个失主现在不知道有多着急,在出了洞口后,就在路边等候失主前来寻找。在等了很长时间后,终于从浑江方向来了一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汗流浃背的下车询问。乔仁喜打听对证了包的颜色、形状后,把包归还给了失主,失主对他千恩万谢,乔仁喜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我要不学法轮大法,我不会这样做的,你不用谢我。”

乔仁喜住在砟子镇大满街,这是个矿区,生活垃圾成山,公共厕所进不去人,特别到了冬天,只有来收卫生费的,却没有收拾打扫卫生的。乔仁喜只要在家,就把公共厕所打扫的干干净净。男厕所有一大块水泥蹲坑板掉到了便池里,已经有两年多没人动一下了,乔仁喜流离失所回来后,立即用铁棍把水泥板从又脏又臭的便池中一点一点移动了上来,安好后,又打扫收拾干净。

乔仁喜因学大法遭到迫害,在监狱、劳教所期间,他尽量让别人(刑事犯)吃饭、吃好。在劳教所很少能吃到肉,只有上面来检查时,菜桶上面会放上点肉,乔仁喜却总是让给其他人吃。在这种恶劣环境中,他看到那些人吃的很香,自己心里总是很开心。不论在什么场合,他从来不为自己打算,吃东西总是先想到别人,自己不吃或少吃。

99年7.20以后,乔仁喜遭迫害流离失所,他走到哪里就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乔仁喜认为这么好的大法被诽谤是错误的,他抱着一颗赤诚之心到省政府、北京信访局,给中共官员写信等,可等待他的却是非法的拘留、劳教。乔仁喜是一个好人,可在这片土地上却容不下他这个好人。他四进四出被关押,三次被迫流离失所,漂泊他乡。家人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但家里的所有电话、手机全被监控,所以根本联系不上。

04年4月4日,乔仁喜在劳教所拒不转化,通过绝食反迫害闯了出来。当时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打晃,可是砟子镇派出所还是不放过他,他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05年春节正月初三,乔仁喜回到家中。他是这九口之家的支柱,儿子身患胸膜炎,儿媳身体也不好,孩子上学,因为没有生活来源,他老伴愁的没办法。乔仁喜回家后借钱兑了个电话亭,宽不到1米,长不到2米,但这远远解决不了生活问题。儿媳多次去找当地主任、镇长办低保,但他们的回答是你们叫你爸爸转化了,什么都好办。乔仁喜去找厂长姜贤广,想把电话亭稍微扩展一下,能让人在里面有个休息的地方,同时也给姜贤广写了一封劝善信,姜贤广不但拒绝了要求,而且对其变得更加仇恨。

在这种情况下,乔仁喜一家维持生活还很困难,而街道、镇政府还经常去找他的麻烦。在05年5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再次派人去抓他。因为周围群众反映很大,结果没有抓成。在晚上九点多,强行把乔仁喜绑架到了车上,送到了浑江的洗脑班。洗脑班后来解体,但这些恶徒仍时常去骚扰他。

因为乔仁喜工作三十年来,为砟子矿做了不少贡献,被非法开除后,因为生活问题,他曾找通化矿务局局长王延平,因其不在,所以乔仁喜便写了一封信让人转交给了王延平。王延平看信后非常恼火,与矿长姜贤广密谋策划,说乔仁喜宣传法轮功等,结果导致浑江市610、政法委、三岔子县公安局、砟子派出所等,准备联合抓捕乔仁喜。05年12月16日下午3点,恶徒们开始了抓捕行动,乔仁喜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乔仁喜,这位年迈老人现在仍漂泊异乡,家属亲人至今音信全无。大家想一想,是谁破坏了他的家庭呢?像这样的家庭,在砟子镇、砟子街道,现已知的就有8-9个。而在现在的中国大陆,在吉林,在浑江,还有多少呢?

这一切,完全是中共恶党迫害善良法轮功群众导致的。善恶有报是天理,恶党很快即将受到神、佛的清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136037.html

2006-07-24: 部份参与迫害吉林通化矿务局砟子煤矿大法弟子乔仁喜的人员
明慧网2006年7月4日刊登了吉林省通化矿务局(白山地区)砟子煤矿大法弟子乔仁喜被迫害的文章,现将收集到的部份参与迫害的人员电话号码公布如下:

江源县610主任褚丙武:13943960055
江源县政保科科长、610成员:兰忠文:13843963202、办公室:0439—3814032
砟子煤矿矿长办公室电话:0439—6157188
砟子煤矿党委书记办公室:0439—6157166
砟子煤矿党委副书记办公室:0439—6157138、6157155
砟子煤矿原公安科科长室:0439—6157026
砟子煤矿原公安科副科长室:0439—6157028
砟子煤矿原公安科指导员室:0439—6157027
砟子煤矿工资科科长室:0439—6157051
砟子煤矿工资科工资组:0439—6157053
砟子镇中心派出所所长室:0439—3607226
砟子派出所:0439—3608110
砟子镇政府书记室:0439—3606312
砟子镇镇长室:0439—3606341
砟子镇副镇长室:0439—360157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4/133859.html

2006-07-04: 曾经惨遭酷刑折磨 如今被迫流离失所

吉林省通化矿务局砟子煤矿大法弟子乔仁喜因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邪恶多次迫害关押,被单位开除,现又被迫流离失所。

乔喜仁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要返本归真,按照书中的法理修炼,按照“真、善、忍”去提高心性,改掉了所有的恶习,照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一个“五毒俱全”的人,是大法救了他,身上的病状随着修炼也都渐渐消失了。

1999年10月份他为法轮功被迫害而进京上访,被白山市驻京办事处的人带回,被送到白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身上仅有的200多元钱也被办事处警察骗走。之后,砟子矿公安科、砟子镇派出所、砟子镇政府就对他不断进行骚扰,当年11月份他又被关进江源县看守所被迫害半个月。第二年7月,他再次进京上访。为躲避邪恶抓捕,他被迫流离失所。期间他被单位开除,家人被不断骚扰。

2002年,他在外地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劳教2年,被送到长春苇子沟和朝阳沟二处劳教所非法关押。

被关押期间,他遭到朝阳沟劳教所恶警非人折磨,被施以酷刑:恶警往他的十个手指钉牙签,并故意将露在外面的牙签折断,让牙签在手指肚里腐烂,十个手指钻心地痛(至今十个手指还是麻木的);把他脚上的鞋扒掉,把他的脚按在三角铁的棱上,另一恶警拽着上面的横梁,穿着皮鞋在他的脚上狠命的下踩,一边踩一边碾,使他差点昏死过去;把木板立起来,用木板的棱角顺着人的后背或双腿往下砍,把他的整个后背和腿都磨成青紫色的。在劳教所期间,由于传染,他身上长疥疮,痛痒无比。

本以为劳教到期回家后可以安稳过日子了,谁料白山市、江源县“610”伙同砟子镇派出所、镇政府又不断上门骚扰。2004年冬天又被送进白山市“610”办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后他写信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要求恢复自己的工作,为此砟子镇派出所欲再一次抓捕他。他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一个快60岁的老人,只因在大法中修炼获益,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就被邪党及其爪牙多次抓捕遭受各种迫害,如今有家不能回。

砟子煤矿的职工中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

杨清岩,为躲避邪恶抓捕,被迫出走他乡。到了退休年龄,单位不予办理退休手续,50多岁的人,被迫外出打工维持生计;

王春玲,因不放弃修炼,也受到砟子镇政府及砟子矿综合公司的经济迫害,被停发了工资,使她她的生活处于困境;

孙玉发也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

王桂珍因修炼大法,多次被非法送进江源县看守所关押,现又被劳教一年半。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4/132130.html

2006-01-04: 通化老矿工被迫流离失所 家人生活无着

中共当局一向以“信仰自由”和“保障人权”来愚弄国际社会。而下面,一位家住东北吉林,纯朴而善良的老人的亲身遭遇,或许会令您对中共残暴邪恶的真面目窥见一斑。

乔仁喜,男,60岁左右。他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真善忍做好人,结果遭到了中共当局的迫害,先后被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劳教,期间双手十指曾被钉上竹签,指甲全部被掀掉,遭受了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因为中共的株连迫害,致使乔仁喜全家人失去工作,现在,乔仁喜作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再次面临又一轮的迫害抓捕,他又一次的被迫流离失所。

新年将至,剩下一家老小在家无依无靠,生活拮据,至亲难团圆。而这,正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千万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写照。

以下是乔仁喜本人所作的记述:

我是通化矿务局砟子煤矿的职工,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砟子煤矿矿长姜贤广在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给开除了,同我一起被开除的还有另一位大法弟子。我找过姜贤广,并给他写信讲法轮功真相,以及做人的道理,他不但不听劝告,却告诉了砟子镇的镇长,说我讲法轮大法的事。

我给县公安局、镇长、市610等人当面讲法轮功真相,并讲我的工作问题,他们都用写“五书”“转化”作为条件。我说:“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他们于是疯狂的对我進行迫害。

2005年5月23日,他们白天去抓我,因为他们的行径根本见不得人,当时群众很多,所以没有抓成。到了晚上10点左右,他们又来了一帮恶警强行把我抬到车上,并把我绑架進了洗脑班。经过同修们发正念营救我,和我的抵制,12天后,洗脑班解体掉了。

我全家共六口人,全部没有生活来源。儿子有病(胸膜炎),干不了重活,两个小孩上学费用很高。我找镇长,又给她写信,说想开一个电话亭;家里要办社会低保;我要找回工作。结果他们都说前提是我写“五书”和“转化”才能给解决。我告诉他们想让我不学法轮功办不到。

我要找回我的工作。2005年12月8日,我找通化矿务局王延平局长,他不在,我写了信让人送到了他的办公室。结果他非但不给我解决工作问题,还找市委,县公安,镇、矿公安,在12月12日,下午3点左右去抓我。因为当时正是上下班时间,周围群众很多,他们也知道是干坏事,所以先躲到了别处,后来被一明白真相的好人冒着危险跑去告诉了我,使我得以走脱。

我本来在外面摆了一个小烟摊,长不足2米,宽不足1米,在这里靠卖香烟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结果他们这次又来绑架迫害我,迫使我流离失所,一家人彻底断了经济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4/118005.html

2005-05-08: 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们表面说的很好,做的可都是非常坏的事,逼迫得大法弟子生不如死。对待绝食的人说什么“不能让你饿死呀”,给灌食,灌的是超浓量盐份和药物,人的胃受不了的痛苦。管教干部用坏人管好人,不准大法弟子说话,刑事犯可以任意干什么,说什么都行。

原吉林省通化矿务局砟子煤矿工人乔仁喜,坚持修炼大法,被开除,被非法劳教两年,2002年5月23日,乔仁喜等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管教先是拳脚相加,外加电棍打。第一天,管教早上四点就叫他们起床上厕所,一直到下午快五点了,也不让他们再次上厕所。

在严管队(新生班),一群所谓的“民管员”都是一些两劳的重新犯罪的人,管教员队长把他们当成宝贵财富,重用他们,让他们监控、打骂大法弟子。更邪恶的是早上五点半起床,开始强制坐板,经常坐到下半夜三、四点,有时坐到五点,刚睡着就起床。白天如果坐板不标准,就电炮飞脚,强制洗脑。

恶徒们强迫大法弟子光脚踩三角铁门,刑事犯用脚用力踩、跺脚,让大法弟子忍受断脚般的痛苦。有的大法弟子(孙玉发)被恶徒从上身到脚,用木板(小面板)排着打,用木板挎腿肉。遭受这种迫害的人好长时间肉都是黑的……。

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不管大法弟子身体好坏,只要有口气,就得出工干活。白晓钧死的头两天还被迫出工干活,不管病多重,不转化不让出外诊……

三岔子林业局退休工人张全福,身体非常好,在朝阳沟六大队二班,身上长疥,在数九寒冬让他洗澡(凉水)把门窗全打开,寒风刺骨的吹,恶人你一盆,我一盆的往他身上倒水,冻得他浑身发抖。在病重期间,吃不了饭,用人拖着走,上楼走不了,恶人就拉腿、拉胳膊的拖。到房间恶人还气得拳脚打一顿,就是死的当天还被拖着去开饭,回到房间,遭到班长又一顿脚踹,当天晚上就死了。

管教干部以检查为名想撕谁的被就撕,想拆谁的衣服就拆,所谓的搜查违禁品。超期关押大法弟子,有的超期半年多。好人被超期关押,而坏人因为参与迫害,得到提前几个月或者一年。

白山 江源区(江源县)联系资料(区号: 439)

2018-03-27: 江源派出所:
王 颖 13704493001 18043906150
王 谆 13943998828 18043906151
王洪斌 13500935979 18043906152
刘世湖 13843961115 18043906153
李鸿旭 18743925551 18043906239
曲富强 13943990275 18043906158
刘长友 13514390189 18043906157
宛文臣 13894098786 18043906159
于荣新 13843969171 18043906160
卞宏学 13943990211 18043906161
薛 冬 13894732837 18043906156
李 伟 13904495657 18043906155
潘 影 13704493357 18043906228
郭继新 13843956401
张春雨 13843966532
潘思宇 13843985100

砟子派出所:
孙玉相 13843962205 18043906175
陈 业 13843960225 18043906176
韦 翔 13843966877 18043906177
聂一鑫 13500935767 18043906103
冯 雪 13704390177 18043906180
汲淑萍 13894000966 18043906231
邢长青 13843960108 18043906183
陈世炬 13894050979 18043906185
牛善义 13843957789 18043906219
孙彦斌 13843969625 18043906181
李海涛 13943996772 18043906182
王 亮 13596771471 18043906179
钱柄承 13843963089
薛家斌 13634495051

2016-04-12: 白山市中级法院 【院领导:】 【下面是内部保密电话号码】【下面本人是平时电话号码】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