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甘井子区(甘井区,姚家看守所,周水子机场,辛寨子经济开发区,凌水镇) >> 丁振芳(丁贞芳), 女, 61

丁振芳(丁贞芳)
六旬法轮功学员丁振芳被辽宁监狱迫害三年致死
个人情况: 原在大连“春光书店”,经销大法书籍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大连中山区
拘留时间: 2004年8月19日
个人近况: 2011年8月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6-0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4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丁振芳的丈夫 丁振芳(丁贞芳)

酷刑压拽抻(在马三家教养院的被迫害 2004年10月29日-2005年5月29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3-12:  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2/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306086.html

2013-04-03: 追忆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在马三家劳教所、辽宁省女子监狱等遭受几十种酷刑,最后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即使在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她善待他人。

二零零七年八月,丁振芳又一次被绑架了,被法院枉判八年,关押在大连看守所8-12监室。她始终以大法弟子的胸怀对待同监室的每一个人,不论谁有困难了,她都帮助。特别是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在待发监室时,她自己仅剩下了三百七十元钱,她说:“我要钱没有用,给十二间的姐妹们订六份炸鱼吧。”当时监室头被她感动了,对她说:“丁姐,我们都有钱,别再挂念我们了,你还要在监狱呆好多年呢!”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在押往辽宁女监的途中,她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还时不时的用她那清脆的女高音唱大法歌曲,直到监狱大门。到监狱后,因为她心脏不好,医院不想收,大连看守所送人的警察坚决不往回带,不知用什么办法,后来就收下了。

接着她不穿狱服,被入监队的队长亲自指挥五、六个刑事犯人,把她打倒在地,将衣服扒光,套上狱服押往九监区。

在监狱的三年中,她被多次大字型的固定在医院的床上强行灌食。当我再次看到她,那时是二零一零年的春天,在监狱医院,她已经处于昏迷状态,面无血色的躺在那里。即使这样,还遭到医务犯人李丽等人的谩骂,说她“装死”。后来听说她大、小便失禁,大冷天躺在尿湿的褥子上,直到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这位正直善良的好人就这样被中共邪党给虐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3/追忆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271680.html


2011-09-29: 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的奴役和暴虐
......
2011年8月1日,拒绝转化拒绝做奴工的丁振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被迫害致死。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丁振芳于2008年被第二次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关押在九监区。刚到女监的时候,狱方强行对丁振芳做“转化”迫害,关小号、动用各种刑罚,比如大冬天把丁振芳给推到水房里冻着,不让穿衣服不让睡觉……没有几天,丁振芳就被迫害得患了心脏病、高血压、脑血栓。六十岁的丁振芳,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全都不见了,身体非常健康,却在监狱中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

2011年丁振芳因为拒绝转化、拒绝奴役劳动而被加重迫害,武力指使九监区的犯人殴打她,用各种方式折磨她。她们指使的主要的犯人有:

有一个叫戴秀香的犯人在武力的指使下,对丁振芳大打出手,有一次把丁振芳的脑袋打出一个大包来。

一个大连的诈骗犯孟宪秋,这些年来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家在大连市沙河口区台山街22—183号,大约2012年11月份左右回家。家中电话0411—84043183。

恶警们还指使家在营口的杀人犯王翠平殴打丁振芳。此人现在已离监。

还有一个叫程涛的经济犯,家在抚顺市新抚区福民街4委3组。明年出监。家中电话024—7586920(没改前的)。

2011年8月1日丁振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被迫害致死。据知情人说,丁振芳是在绝食期间被迫害死的。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9/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的奴役和暴虐-247273.html

2011-08-18:中共酷刑:地环、地锚
.......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女士,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绑架至大连看守所。其间,看守所王姓所长先后两次把她铐在地环上,第一次十天,第二次四十多天。地环打得很紧,使她头抬不起来,腰直不起来,手脚几乎铐在一起。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8/中共酷刑-地环、地锚-245512.html

2011-08-14: 六旬妇女丁振芳被辽宁监狱迫害三年致死(图)
大连市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女士,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丁振芳于零八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在辽宁女子监狱。狱方为强迫丁振芳老人放弃信仰,将她关小号、动用各种刑罚。家属零八年九月下旬去监狱要求见丁振芳时,狱方以各种藉口不让见;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第二次到监狱,经交涉只允许她丈夫见了她一面。当时丁振芳是被用担架抬出来的,已被迫害得瘦成皮包骨头,说话声已很微弱。

丁振芳女士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折磨她几十年的胃病、腰椎间盘病、牙痛病全好了,更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得到了改变,一心要遵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做一个好人。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丁振芳老人也未能逃脱厄运。她九九年十一月和丈夫被绑架至大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长达二十二个月。其间,看守所王姓所长先后两次把她铐在地环上,第一次十天,第二次四十多天。地环这种刑罚很残酷,地环打得很紧,使她头抬不起来,腰直不起来,脚手几乎铐在一起,期间,曾导致丁振芳大流血。看守所所长还指使犯人殴打丁女士。二零零一年九月,丁振芳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沈阳大北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十五个月。

二零零三年七月,丁振芳被西岗区石道街派出所绑架并抄家,丁振芳在姚家看守所遭到警察毒打。接着,警察把她强行戴上手铐脚镣直接拖到七监区三号间,并把手脚以大字形绑在了通铺的小床中间。这是一种十分残酷的抻床酷刑。在残酷的对待下,老人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狱警苏英、狱医王英、贾玲等每天毒打她、对她实施野蛮灌食,经过五十九天地狱般的折磨,直至最后奄奄一息,看守所才通知家属,将人接回,亲人都几乎认不出她来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丁振芳在乘坐公交车向乘客讲真相,被举报后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关押了四天,仅在这四天就被八名警察、狱医、苏英、王英、贾玲,还有男警不分昼夜地折磨迫害。后丁振芳又被劫持到大连劳动教养院。劳教所为迫使丁振芳放弃修炼法轮功,狱警强迫老人站在铁笼里五天五夜,又押到抻床上迫害。狱警把丁振芳胳膊、手全铐在床的铁架子上,胳膊手腿脚且用胶带缠死,身下三个板,头戴棉帽。鼻、嘴用胶带封死,然后捅两个洞眼往嘴里灌浓糟、浓蒜水、尿,活蜘蛛也往嘴里塞、身上放二十几个活硬壳虫在衣服内爬(这是王冲干的,打手王冲是诈骗犯)往脚上插大头针。把变形的钢碗插到口腔中,用筷子锹着往里灌。丁振芳口腔内、舌头全部受伤,疼痛难忍。恶人还往身上泼脏水,一盆一盆的泼。丁振芳的身后、腰上全是伤,腿和脚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王冲走后,又换 了一个吕静,张、吕二人往老人脚趾甲肉间插牙签、大头针。看到老人奄奄一息时,又把老人押到铁笼内罚站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至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丁振芳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在那里,她不配合一切迫害形式,被先后三次被关進小号共达三十五天,第一次戴手铐,同时脚被捆在铁凳子上长达十六天,第二次十天,被折磨得吐血,狱医还强行灌食,连老人衣袖都被踩破了,又拉到医院检查,医院不让灌,狱警不听,坚持灌凉食。第三次一共九天。直到丁振芳被迫害得不能说话了,舌头上长满了小瘤,经狱医确定为脑梗塞及尿结石等症状,马三家看丁振芳已经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属连夜赶过去领人。家人当时都认不出来她了。

丁振芳自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被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以田力副所长为首的)劫持后非法判八年,又被劫持到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 迫害,一九九九年末丁振芳第一次被迫害也是在这个监区。狱方深知丁振芳对法轮大法的坚定正信,所以这次刚進去,九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李鹤翘(此人今年三十四岁,二零零一年刚从警)就问丁,你配不配合我们,丁振芳说肯定不配合(指转化)。李鹤翘就开始对丁振芳实行一系列的酷刑迫害,狱内所有的刑具对丁振芳都过了一遍,也未能改变丁振芳对大法的坚信。

二个月过后,丁振芳就已经被迫害成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

二零零八年二月末,丁振芳的姐姐和妹妹去监狱要求探视时,恶警李鹤翘说现住院不能见,甚么时候能见听通知,并告知家人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很显然,他们把丁振芳迫害的不成样子,不敢让家人看到 。丁振芳的妹妹说是你们迫害的吧!她在以前(未修炼)也没得过这几种病,李说,她以前没有不等于现在不得。八月份,狱方来电话可以接见只允许丁振芳的丈夫一人见,此时其丈夫见到丁振芳时,很瘦弱,牙齿只剩下3-4颗,双手背着好像有意不让丈夫看见。

这之后,狱方又开始对丁振芳实行了第二次迫害,找了几个狱中最恶毒的犯人每天对丁振芳非打即骂、罚站、不让睡觉。二零零八年底约十一—十二月份之间,恶警李鹤翘这次亲自动手把丁振芳吊在靠窗的暖气管上,然后狠狠抽打了丁振芳,吊了七天七夜,最后打的丁振芳已是奄奄一息才放下来。这之后,交待犯人,要严厉看管丁振芳,只给她留口气就行,如果你们不严厉,就不给你们加分,不加分意味着甚么你们知道吗?就是不减刑,此时犯人听了这样的话,更是对丁振芳狠狠地打骂和责骂。

丁振芳开始绝食抵制迫害,此事长达一年。这期间,监狱不允许家里任何人接见。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家属没等狱方同意,其母亲、丈夫和妹妹去了监狱,但是狱方就是不让见,最后家人去省司法局说了此事,等了一下午,才勉强同意其丈夫见了一面,其丈夫看到丁振芳时,丁振芳已是在担架上,丁振芳对丈夫说,看来我得死在这里了,她们天天打我。其丈夫要求保释,狱方说不够条件,第一就是不放弃信仰。

又过了一年,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家属几次要求接见,监狱方面才同意其姐姐见一面,并嘱咐其姐姐此事不准告诉丁振芳的妹妹,如果其妹妹来了也不让见。当丁振芳的姐姐见到丁振芳时,感觉精神很好,丁振芳也没说她胃口不舒服,吃不下去饭等。此时李鹤翘已调走,换了一个吴姓科长管迫害法轮功,此人也是三十多岁,表面看就是一个笑面虎,对丁振芳不但不打骂,每天还和她唠家常,亲自买鸡蛋、奶粉等给丁振芳吃。丁振芳的姐姐听后很是感动,回来后告诉丁振芳的母亲和家人,全家人都很高兴,丁振芳再也不受折磨了。可是万万想不到,两个月后七月十八日,狱方一个姓丁的年轻管教20几岁来电话告诉其姐姐说丁振芳得了胃溃疡,在狱内打吊瓶。其姐姐问咋回事,二月前不是挺好的吗?吴姓(科长)说就在你走后约十天吧,她又开始不吃饭,吴声称这是她长年绝食造成的,其姐要求再见她一次时,吴说谁也不让见,观察一个阶段再说。第二天七月十九日丁振芳的妹妹给吴科长打电话询问丁振芳的病情,并要求她们放人,这个吴科长说,丁振芳还不够保外的条件,吴还说按你们的说法她不是在消业吗?说完立即把电话挂断了。

七月二十六日,狱方来电话直接找到丁振芳的丈夫去监狱一趟。丁振芳的丈夫此时看到丁振芳时,丁振芳又是躺着起不来,话已说不成句了,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人已瘦的皮包骨头。丁振芳的丈夫又问你为甚么不吃饭?丁指指胃意思是吃不進去了,其丈夫说你等着过两天我就来接你回家,丁振芳摆动了一下手,就再也没有反应了。此时狱方要求丁的丈夫签字(一个药费清单),她丈夫当晚坐车回来了。第二天早上刚到家,狱方又来电话同意保外,此时丁振芳已被送進了沈阳739医院。

三十日星期六,狱方又来电话告诉丁的丈夫赶快来吧,狱方亲自来人去帮办保外。星期天等丁振芳的丈夫赶到医院时,丁振芳已是死亡状态,没有气了,只有心脏靠一种仪器还能跳动,按医生讲人死亡前首先是没有气了,心脏还可以跳动一时,大脑也已经死亡了。

八月一日当丁振芳的家人、儿子、儿媳、姐姐、妹妹赶到时,狱方已聚满了约有三十个警察,她们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丁振芳在医院全力抢救的假相,所以当其家属质问狱方为甚么死亡了才抢救?她们毫不遮掩地说,是丁振芳自己选择的路,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都看到了,现在是在医院,我们又都有录像,你们上哪儿告,我们都不怕。

现在家属回想一下就在今年五月十三日,丁振芳的姐姐见到丁振芳时也是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假相,丁振芳在监狱此时很快乐,而后仅仅两个月时间,她们就开始对丁振芳不知实行了甚么药物(野蛮灌食是造成她胃部重大损伤的主要原因)又用了让其死亡的药物,故意害其致死,怕丁振芳回家时揭露狱方所做的一切恶事,揭露她们对其实行的一系列迫害。

丁振芳的家人呼吁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与国际救援组织全力调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的真正原因,给家人和丁振芳讨回一个公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叫那些有意直接参与迫害丁振芳致死的那些恶人们均受到法律的制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4/六旬妇女丁振芳被辽宁监狱迫害三年致死(图)-245348.html

2011-08-04: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丁贞芳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生命垂危

大连法轮功学员丁贞芳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家属已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4/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4913.html

2011-01-02: 大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导)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0年12月31日,大连地区仍被非法关押在各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处的法轮功学员近二百人;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的也有四十多人。请大家补充和核实相关的信息,同时请大家关注这些被关押的同修和他们的家属。
姓名 性别 年龄 被绑架时间 被非法判刑时限 目前非法关押地点
丁振芳 女 61岁 2007年8月16日 8年 辽宁省女子监狱 大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大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234442.html

2010-08-05: 丁振芳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皮包骨 狱方拒绝释放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在辽宁女子监狱九监区绝食遭迫害,已出现生命危险,她的家人于八月二日第二次到监狱去看她。经交涉,只允许她的丈夫见了她一面。丁振芳是被用担架抬出来的。丁振芳已瘦成皮包骨头,说话声已很威弱,她的丈夫一见这个样子,还没说话,已泣不成声。
现在,她的家人要求释放丁振芳,遭拒绝,狱警说丁振芳这是自伤自残,并叫其家人寄钱给她治病,遭家人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5/227975.html

2010-07-24: 丁振芳遭酷刑 大北女监拒家人探视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丁振芳遭到沈阳大北女子监狱酷刑迫害,出现生命危险。她的丈夫与家人非常担忧,于七月二十日冒着大雨赶到女子监狱探视,却遭到狱方阻拦,理由竟是:“丁振芳身体不好,不适应接见,被大雨淋湿了又得其它病怎么办?”
丁振芳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该监区专门迫害的头目李鹤翘已调升,现接替李鹤翘的姓吴,小队长姓胡,是刚从学校毕业来实习的。当丁振芳家人一提到“真、善、忍”三个字时,她们就不准许提,并在整个过程中多次威胁家人说要报警。

丁振芳自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从大连姚家到沈阳女子监狱后,家人与其丈夫共先后5次去看望,但只有一次只允许她的丈夫接见。看到丁振芳时,她已经非常的瘦弱,牙齿也基本掉光。这一次,丁振芳再一次受到迫害时,家人要求见上一面的心情可想而知。可是吴、胡二人就是不让见,叫其丈夫留下电话,说是等丁振芳身体适应了后再通知家人。

丁振芳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共遭受了四次迫害,到目前为止刑期已达七年之久,但丁振芳从来没有妥协过,从来没有接受过邪恶,丁振芳坚信大法的正念真是惊天动地,凡是看到过丁振芳遭受过刑罚的犯人都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现在她的家人在叹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每天以泪洗面,每天都在向家人倾诉着对六十多岁女儿的思念与牵挂。

现在她的家人希望国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帮忙营救丁振芳,要求监狱立即无条件释放丁振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4/227465.html

2010-07-14:大连丁振芳现在沈阳女子监狱绝食 生命危险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绝食,现在四肢被固定,被强行灌食迫害,身体十分虚弱,有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4/226993.html#107140341-1

2010-05-18: 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长武力的恶行

武力,女,年龄四十六岁,四方脸,偏胖,任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监区长。家住沈阳市大东区新华壹品,丈夫陈树(音),沈阳市皇姑区某派出所所长。女儿陈飘飘,年龄十八岁,曾在大连读书,读书期间,曾和葫芦岛黑社会联系上,父母管教不了。

法轮功学员在九监区遭迫害

武力曾坐在警务台里,对被迫害得没有力气干活的沈阳法轮功学员孟玉华指桑骂槐:你不欠中国人民的,但你欠九监区的,你每天吃的、穿的、住的,洗浴中心每晚还十八元钱呢,还有机台磨损费、案板折旧费…… 武力把监狱当成了牟利的场所,因为各监区每人每天向狱里交三十五元,孟玉华不干活,作为九监区的监区长,武力当然不高兴。下午扫雪,武力让六小队去,孟玉华没有棉鞋,但还是被强制出去扫雪。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丁振芳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狱方强行对丁振芳做“转化”迫害,关小号、动用各种刑罚。没有几天,丁振芳就被迫害得患心脏病、高血压、脑血栓。丁振芳在辽宁女监被迫害致不能说话、卧床,经常上医院救治。丁振芳今年已六十岁了,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全部不见了,身体非常健康,可现在却被迫害得患各种疾病住院。

法轮功学员伏艳被关入小号已经半年,每当应付上级检查时,伏艳被从小号提出来,检查人走后,继续关入小号迫害。

营口的法轮功学员巩月圆被管事犯人刘春珍、董晶、姜萍打得脑震荡,昏迷不醒。一名法轮功学员刚被非法关押到5小队,因不“转化”,被管事犯人姜萍把脚趾跺碎。

辽宁省阜新法轮功学员何小秋被恶警怀疑传条,被毒打。

过年期间,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然后把刺骨的冷水一盆一盆从头顶泼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8/223876.html

2009-03-18: 辽宁女子监狱蛮横拒绝八旬老人探视女儿

日前病重的辽宁省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她82岁的老母亲听说后,连夜奔波赶到沈阳监狱探视女儿,遭到狱警百般刁难,蛮横不让探视,老人含泪而返。

大法弟子丁振芳于2007年8月16日被大连市中山区葵英派出所绑架,在姚家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1个月后,又被非法判刑8年,于2008年7月中旬被劫持到位于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迫害。

丁振芳的姐姐和妹妹于同年9月份到女子监狱探视丁振芳,姐妹俩带着身份证,但是却遭到了拒绝探视。狱方的所谓理由是身份证不能证明就是丁振芳的家属,让她姐妹俩回去后到当地派出所开户籍证明。恶警又说丁振芳现在已经得病,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并有两人护理,叫家人回去后有个思想准备。

她妹妹说,丁振芳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好,甚么病都没有,怎么突然间得这么多病,是被你们狱方关小号造成的吧!两女警(一个姓李,一个姓张)马上否认说,她原来没有病不等于现在没有,她现在岁数大了当然就会有病。她姐妹俩再三要求探视,恶警就是不让,姐妹俩只好返家。

丁振芳82岁的老母亲得知消息后打击很大,住進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后,要求小女儿陪同她一起去沈阳女子监狱探望二女儿丁振芳。2009年2月24日,老人在四位亲人的陪同下,去沈阳女子监狱探望女儿。老人坐了一夜的火车,急盼盼地想着就要见到女儿了,但没想到的是到了监狱,狱警还是不让见,理由是丁振芳的母亲在这之前给监狱管教写了一封信,所以她母亲也不适合接见。

狱方以种种藉口拒绝家人接见,先是称没有户籍证明,不能证明就是丁振芳家人,当她家属拿出证明后,又以老人写过信为理由再次拒绝。老人一再要求见女儿一面,但狱方就是不同意,老人非常生气地说:“我今天不但要见我的女儿,我还要带我的女儿回家,我要扒开我女儿的衣服看看她身上是否有伤,你们心里有鬼,怕我们看,才一直拒绝不让我们见我女儿。”

狱方听完老人的话,气急败坏,立即出动了三个男警、三个女警把其家属围住,并扬言说要打110报警,把丁振芳家属五人全部抓走。其中一高个男警手指着老人说你的态度不好,就是不让你见你女儿。丁振芳家属们没有被恶警们吓住,她们一边向在场的探视家属们讲信仰真善忍无罪,一边坚持一定要见丁振芳,大约僵持了2个多小时,最后恶警连丁振芳的丈夫也不让见了。丁振芳家属上午九点就到了监狱,和狱方交涉,一直拖到中午狱方午休时间,无奈之下,只好在当地找个旅馆住下,准备第二天再次去狱方交涉。

第二天一大早,丁振芳家属们又到了监狱,她丈夫一人先進去与狱方交涉,但狱方还是不让其家属见面,说你们回去吧,这个月你们是见不到了。可怜丁振芳82岁的老母亲坐了一夜的火车,一夜没睡觉,走路都是靠着亲人的搀扶,在沈阳的冰天雪地中艰难的行走,为了就是要见女儿一面,可得到的答案却是如此的让人心痛。老人伤心地直流眼泪,称“我要是见不到女儿,我就不回去”。

亲人决定陪同老人一起到省司法厅找狱方的上级领导交涉,想在省司法厅那看看能否讨个公道。到了省司法厅将近下午1点,丁振芳家属在门口等司法厅领导,这时从大门正好進来了省厅局长(门卫介绍的),她家属刚和省厅局长说了一句话,那位局长就说“你们等着我去安排一下,找个明白人来接待你们”就走了。

家属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来了一个约30多岁的女子,同样只问了一句“甚么事”,家属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该女子没有说话就直接转身走了,结果又是一去不复返。家属一直在那等,这时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离下班时间已经很近了,家属就让门卫催促了一下是怎么回事。又过了一会,那女子下来了说:“都了解清楚了,你们甚么也不要说了,监狱就是这么规定的,是不会让你们见丁振芳的。”

丁振芳的亲人看出来他们是一拖再拖,情急之下,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们说到底的理由其实就是法轮功三个字,法轮功修炼者不是公民吗?难道一个国家两个法律吗?连见亲人的权利都没有吗?那女子听了这话后,又给监狱打了电话進行协商后,决定只同意让她丈夫改天再见丁振芳,其他人还是不同意见。此时已是下午4点钟了。就这样丁振芳的丈夫又在沈阳住了一宿第三天才见到丁振芳。此时丁振芳的老母亲几经颠簸,又气又累,身体已承受不了了,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有眼泪。丁振芳亲人们都怕老人有甚么闪失,就这样只能认了这个结果,无奈之下只好返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8/197381.html

2009-02-24: 大连老年大法弟子丁振芳被沈阳女子监狱迫害住進医院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已被沈阳女子监狱迫害的住進医院,经过检查有心脏病、脑血栓、高血压,监狱一直不让家属见。家属决定于2月25日上午去沈阳女子监狱九监区要人。

丁振芳,女,老年同修,99年7.20以前在大连市西岗区37中学附近开春光书店,经营大法书籍。为人善良纯朴,帮助很多有困难的人。邪恶迫害大法后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的很严重,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九监区,被非法判刑八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4/196000.html

2009-02-23: 丁振芳老人在沈阳女子监狱遭迫害

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丁振芳,于2007年8月16日被中山区葵英派出所所长田力带领一帮警察绑架之后在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11个月,于2008年7月中旬被非法判8年,送往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女子监狱九监区迫害。

狱方强行对丁振芳做所谓的转化,关小号、动用各种刑罚,没有几天,丁振芳就被迫害得患心脏病、高血压、脑血栓。

丁振芳今年已60岁了,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各种疾病全部不见了,身体非常健康,可现在却被迫害得患各种疾病住院。

2008年9月下旬丁振芳家属去监狱要求见丁振芳时,狱方以各种藉口,就是不让见。并称丁振芳正在医院治疗,并有两人护理。家人回来后也多次与狱方联系,甚么时候能允许见一面。通了三次电话以后,狱方再也不接电话了,不是没人接,就是挂断,再就变成传真音。

现在丁振芳甚么样,家中一概不知。家属给丁振芳汇钱,汇单一周内就到了狱方了,但是狱方就是不取款,以达到狱方对丁振芳从精神到物质上的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3/195989.html

2008-12-31: 大连地区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七)
.......
(八)辽宁省女子监狱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国内以迫害大法弟子出名的邪恶黑窝之一,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由沈阳市大东区新生街迁往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子村。与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相距不太远。辽宁省女子监狱共十个监区(也称大队),每个监区有六个分队,关押人数近三千人,法轮功学员被分散关押。仅在二零零六年就非法关押了近 640名来自辽宁省各市区的大法学员,包括沈阳,大连,抚顺,鞍山,朝阳,辽阳,北票,盘锦,新民,阜新,新城子,苏家屯,辽中,建平,锦州等地。

狱警除对她们進行暴力洗脑外,还强迫学员从事缝纫、加工手工艺品、医疗用品、卫生棉签、化妆用品、食品和园艺等高强度奴工劳动。长年加班,一年十二个月有九个月至十个月加班。每天劳动时间长达17~20小时。此监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让犯人休息大年初一一天,初二就出工干活。

1、丁振芳,六十岁,原在大连经营“春光书店”。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四次被恶警绑架,均遭受了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因经销大法书籍,丁振芳和丈夫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被西岗区分局警察高应忠和石道街派出所片警用欺骗、监控等手段绑架,恶警们抄了他们的家和另外一处暂住房。丁振芳夫妇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两人被非法关押二十一个月,期间遭受非人的待遇,丁振芳曾多次长时间被锁在地环(刑具的一种)上。二零零一年九月丁振芳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十五个月。丁振芳的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二零零三年五至六月份,丁振芳被西岗区石道街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其父亲就因这次迫害连惊带吓,从此一病不起不到两年就去世了。丁振芳在姚家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狱警苏英、狱医王英、贾玲等每天毒打、野蛮灌食,直至最后奄奄一息,看守所才通知家属,将人放回。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丁振芳在乘坐公交车向乘客讲真相被举报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关押了四天,仅在这四天就被八个恶警、狱医、苏英、王英、贾玲,还有男恶警不分昼夜的折磨迫害。后丁振芳又被劫持到大连教养院。被恶警及犯人轮番折磨,使用死人床、老虎凳、捆绑塑胶带至全身不透气,犯人轮番用棍子打,灌辣椒水,上大挂,蹲小号,电棍电,用尽各种酷刑,丁振芳被迫害的人已变了形,浑身肿大,两脚踝烂到了骨头(至今还有疤痕)。

就在这种情况下,白天还逼迫丁振芳劳动,晚上照样罚站到半夜,最后丁振芳被送到了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被关在厕所四个多月,直到她被迫害的不能说话了,舌头上长满了小瘤,经狱医确定为脑梗塞及尿结石等症状,才将她放回。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中午约十二点,丁振芳第四次被中山区葵英派出所绑架,当晚送到姚家看守所。其母亲几次去派出所要人,警察说没办法,上级叫抓的。

大连市中山区伪法院先后三次审判丁振芳,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被法官王雪飞宣判八年,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秘密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九监区,在小号遭受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31/192644.html

2008-09-28: 丁振芳遭迫害 监狱阻挠不让家属见

大法弟子丁振芳于2008年7月9日被辽宁省大连姚家看守所送走之后,家属始终没有得到消息究竟送到哪里了。家属多次打电话查询,都说不知道。

丁振芳的姐姐和妹妹于9月24日坐火车赶到沈阳女子监狱查询,查找到丁振芳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九监区。联系上其管教队长后,一个姓李,一个姓张,两个管教队长一见到家属后就说:丁振芳自進来以后就不配合我们,也没登过你们任何一个家属的名字,所以你们拿着身份证也证明不了你们就是丁振芳的家里人,所以不让接见,要求家属回去后需要当地派出所开出证明来,认定是其家属后再来。

很显然,这就是他们不想让家属见到丁振芳而故意找的理由。原因是,丁振芳已经被迫害的送進医院了,所以他们不想让家属见到。

家属问管教是不是因为被你们关進小号造成的,管教马上否认被关進小号,说丁振芳是因为经过检查有心脏病、脑血栓、高血压而住進医院,并问家属丁振芳还得过甚么病。其家属说:丁振芳根本就没有心脏病和高血压,只是在上一次被非法关在马三家教养院时迫害的有点脑梗塞,但是回家以后通过修炼,甚么症状也没出现。

管教马上变脸说:随着年龄增长,以前不得病不代表现在不得病,现在丁振芳病情很重,并且告之家属有个思想准备。

丁振芳姐姐说既然都这么严重了,就让我们把她接回家吧。管教马上又说她现在还没达到保外就医的程度。家属无奈之下说既然见不到人,那么给她存些钱和衣物吧。但是管教也不同意,不允许给她存钱和衣物,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证明不了家属的身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8/186722.html

2008-05-17: 丁振芳被大连中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2008年3月25日,大连中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丁振芳進行非法开庭后,其家属于以后的每周一都主动询问负责审理丁振芳的法官王雪飞,问他甚么时候再开庭,5月12日(星期一),家属照样询问了一次,得到的答覆照样是还没定。可是第二天也就是5月13日(星期二),他们在不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妄想秘密宣判,丁振芳看透了他们的诡计,就当场拒绝出庭。这样王雪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于上午9点50分电话告诉了其妹妹一人,说半小时以后就宣判。其妹妹赶紧打出租车到了法院,并责问王雪飞为甚么不提前通知,王雪飞回答说他没有这个义务。然后匆忙宣判丁振芳刑期为八年,审判室只有王雪飞一个法官,再有三个警察是监送丁振芳的。宣判后,丁振芳义正辞严的告诉王雪飞,我修炼“真、善、忍”没有罪,你应该宣判的是中共邪党。丁振芳准备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7/178646.html

2008-03-29: 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对丁振芳第二次非法开庭

2008年3月初,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大连法轮功学员丁振芳進行了第一次非法秘密开庭后,又于3月25日上午9:00,進行了第二次非法开庭。当家属追问第一次非法开庭,为甚么不通知家属时,他们说不让通知,再问就把电话挂上了。根本不理会家属的苦衷。第二次非法开庭是在其家人多次追问,并说尽好话的情况下才,不得不告诉的。

3月25日上午九点过五分,丁振芳是被两个女警架着,三个男警围着,双手反背、铐着手铐走下警车的。一下车,丁振芳就喊“法轮大法好!”上到了三楼308室。

十分钟后,允许家人及其他不认识的五个人進入庭内。约在九点二十分开始,由审判员宣读规则,说允许丁振芳为自己辩护。然后又一女检察官宣读起诉书,宣读完毕,由负责庭审的女检察官赵艳华询问证词。但询问期间,只允许丁振芳答是与不是,根本不允许辩护。

丁振芳一身正气,堂堂正正的回答询问,她告诉询问话人:“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我所刻的光盘全部是为了救人,要大家明白真相的。”接着法官用同样的形式询问了几句,丁振芳同样回答:“你们不应该审判我,应该审判的是共产邪党。”丁振芳的回答又被他们阻止。这样在审问无果的情况下,刑事庭法官王雪飞不得不宣布休庭,整个开庭只用了20分钟,与九点四十分结束。

非法庭审前,警察给丁振芳打开了手铐,递给她一只凳子,让她接着,家里人只听丁振芳说了一句:“我身体不好,胳膊抬不起来,手不好使。”因不让家属与她本人说话,不知道她在大连市看守所遭到了怎样非人的折磨和迫害。

3月25日这一天,从整个非法庭审过程看,虽然不允许丁振芳辩护,但是法官的口气已软。据目击者说,还看到保安接到一个外地法轮功学员打進来的劝善电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9/175396.html

2008-03-11: 大连中山区恶党法院对丁振芳秘密非法开庭
2007年8月16日,辽宁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在母亲家中,被中山区葵英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至今。大约二周前,中山区法院已对丁振芳進行非法秘密开庭。

在看守所期间,丁振芳多次被“打地环”迫害。为反迫害,她以绝食抗议,遭到狱警野蛮殴打和强行灌食,身体遭到严重摧残。

大约二周前,中山区法院已对丁振芳進行非法秘密开庭,根本没通知家人。其家人向中山区检察院负责受理丁振芳一事的有关人打电话,讯问为何开庭不通知家里人,得到的答覆是“不让告诉家里人”。

近期,中山区法院还要進行第二次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1/174112.html

2008-03-07: 大连法轮功学员丁振芳被秘密批捕
大连法轮功学员丁振芳自07年 8月被非法抓捕关押后,一直不配合邪恶,做的很好。在08年新年前就一直绝食抵制迫害,被恶警长时间砸地环迫害(一种非人道的酷刑)。昨天传出消息:丁振芳前几天被中山区法院秘密宣判,这周内既要押解沈阳监狱城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7/173795.html

2008-02-11: 大连法轮功学员丁振芳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丁振芳目前正在姚家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被恶警砸铐,强迫灌食,遭到非人性的折磨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172230.html

2008-02-04: 大连市葵英街派出所恶警拼凑材料妄图对法轮功学员丁振芳重判
大连市丁振芳自2007年8月16日被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非法抓捕至今,应被关在姚家看守所。葵英街派出所妄图对丁振芳重判,先后两次整理材料转报给中山区检察院,但又因为拼凑的事实不清楚,又第二次被退了回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4/171738.html

2007-11-14: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面临被非法开庭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8月16日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中山区已立案公安分局已立案,转到中山区检察院,准备非法开庭审判。丁振芳本人正绝食抗议。

中山区法院 接案员:赵艳华(音),办公电话:0411-3986630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4/166446.html

2007-10-11: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近期在姚家看守所被迫害的情况
葵英街派出所,以副所长田力为首的一帮警察于8月16日绑架了大法弟子丁振芳,藉口是因达沃斯的召开。邪恶的共产恶党不把精力用在偷、杀、盗、抢的罪犯身上,却对时时、处处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下手,说明他们多么惧怕真、善、忍,有多么的邪恶。

丁振芳从被绑架已两个月了,姚家看守所里剩的大法弟子不多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普犯,丁振芳正在遭受严重迫害,她本人已绝食抗争,身体已严重受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1/164269.html

2007-10-03: 数名大连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
9月20日,数名大法弟子被从大连姚家看守所劫持到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其中王海英被非法劳教2年3个月,林均燕2年,杨丽华1年半,于琴1年。大连的张云秀及另一同修被送抚顺洗脑班。邢淑敏、耿翠莲及另俩名大法弟子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让家属接回。另有4名法轮功学员院外教养1年或1年半不等。

大连姚家看守所现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陈梅(被非法判刑3年)、丁振芳、孙淑芬(67岁,被兴工街派出所绑架)、一姓韩同修(72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821.html

2007-09-23:大法弟子王海英被大连姚家看守所使用“打地环”迫害
在9月初,大连姚家看守所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王海英,任桂霞,丁振芳实施“打地环”迫害近10天不等,将大法弟子的四肢用手铐和脚镣锁在一起铐在地板床的固定铁环上。期间,无法正常坐、立、躺、不准上厕所,也不能正常吃饭等,目前丁振芳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3/163158.html

2007-08-30: 二零零七年至今大连地区被绑架大法弟子名单
截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消息,已知辽宁省大连地区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被绑架情况分别为:一月十七人次,二月四人次,三月二十六人次,四月十三人次,五月十六人次,六月二十五人次,七月二十八人次,八月五十二人次,共计至少一百八十一人次。…
八月:共计五十二人次
中山区:丁振芳(女)
西岗区:郑岩(女)、李玉荣(女)
沙河口区:宋学存、杨丽华(二人目前下落不明),崔燕(女)
甘井子区:革镇堡一不知姓名的女大法弟子
金州区:王岩、孙建华夫妇,陈秀娥(女)
旅顺:孙云凤(女)
瓦房店:李德清、陈丽荣,毕可富夫妇及其女儿
八月十四日被绑架的共约三十六名弟子,王春彦母女、王春荣、尹力斌、王冕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804.html

2007-08-26: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第四次遭绑架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中午,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葵英派出所一群恶警闯進大法弟子丁振芳的母亲家,绑架了近六十岁的大法弟子丁振芳,并抄走了丁振芳做真相资料的机器和真相资料,当晚将她劫持到姚家看守所。这是大法弟子丁振芳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第四次被恶警绑架。

九九年被绑架 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丁振芳和丈夫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被西岗区分局警察高应忠和石道街派出所片警用欺骗、监控等手段绑架,恶警们抄了他们的家和另外一处暂住房,抄走大法书籍、录音、录像带、手机、传呼机、查抄走了家中仅有的一千八百元钱。丁振芳夫妇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

两人被非法关押二十一个月,期间遭受到非人的待遇,丁振芳曾多次长时间被锁在地环(刑具的一种)上。二零零一年九月丁振芳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十五个月。丁振芳的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

二零零三年五至六月份,丁振芳被西岗区石道街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其父亲就因这次迫害连惊带吓,从此一病不起不到两年就去世了。

丁振芳在姚家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狱警苏英、狱医王英、贾玲等每天毒打、野蛮灌食,直至最后奄奄一息,看守所才通知家属,将人放回。

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

第三次,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丁振芳在乘坐公交车向乘客讲真相被举报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关押了四天,仅在这四天就被八个恶警、狱医、苏英、王英、贾玲,还有男恶警不分昼夜的折磨迫害。后丁振芳又被劫持到大连教养院。

在恶警万雅林、韩建旻、苑龄月的指使下,犯人轮番折磨丁振芳,使用死人床、老虎凳、捆绑塑胶带至全身不透气,犯人轮番用棍子打,灌辣椒水,上大挂,蹲小号,电棍电,用尽各种酷刑,丁振芳被迫害的人已变了形,浑身肿大,两脚踝骨烂到了骨头(至今还有印记)。

就在这种情况下,白天还逼迫丁振芳劳动,晚上照样罚站到半夜,最后丁振芳被送到了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直到她被迫害的不能说话了,舌头上长满了小瘤,经狱医确定为脑梗塞及尿结实等症状,马三家看丁振芳已经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属连夜赶过去领人。其姐姐和妹妹当时都认不出来她了。

丁振芳回家后在师父的呵护下天天坚持学法炼功渐渐恢复了健康,但还没有达到没被迫害以前炼功时的身体状态。

第四次遭绑架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中午约十二点,丁振芳第四次被中山区葵英派出所绑架,当晚送到姚家看守所。其母亲几次去派出所要人,警察说没办法,上级叫抓的。

望有条件的同修向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葵英派出所写信打电话,让他们停止迫害,不要做江氏集团的牺牲品、替罪羊。正念加持同修早日闯出魔窟,汇入正法中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6/161550.html

2007-08-20: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被绑架情况补充
8 月6日中午12点左右,大连市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所长(名字不详)带领的十人(其中有一个女的,个子挺高)突然闯進丁振芳的母亲家,强行抄走两台打印机、一台电脑、一台一拖7的拖机、一台放影碟机、把丁振芳绑架,当晚被送到姚家,17日上午丁的母亲去派出所,要求见丁振芳,被告知已送走,并拿出已开好的单子叫其母亲签字,丁的母亲不认字,稀里糊涂的就签了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213.html

2007-08-19: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处不详
2007年8 月16日中午12点左右,多辆警车包围了大连市中山区秀月街桃仙街小区一幢住宅楼,并敲开了大法弟子丁振芳母亲家的门,数名警察、便衣拥满了整个房间,随即進行非法无理的大抄家,之后把居住在母亲家的丁振芳绑架走,来人说;他们是市里的。

据透露,这些警察大多是中山区葵英派出所的警察,8月17日丁振芳年近八十的老母亲去葵英派出所要人时,他们已把丁振芳转移,不知关押在何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9/161129.html

2005-12-29: 罪恶中共几年来酷刑迫害大法弟子丁振芳的经过(图)
......4月6日开始,老人突然间消瘦、吐血、吐苦胆水,水米不進,几天内瘦成皮包骨头,他们发现后,要送老人上医院,老人不去,并告诉他们只要允许学法、炼功,老人一定会好。他们不听,强行拉老人到医院,有一次检查血脉没有了,处于极度危险状态,他们给老人套上手铐,强行给老人打药、打吊瓶。在这半个月内老人说话困难,发音不清,舌头起泡,吃甚么吐甚么,她们拉老人到医院检查要抽血化验,但老人强烈抗议,他们没敢动,但确诊为脑梗塞,可能有恶性肿瘤。这时他们才害怕,于5月28日逼家人来接老人,就这样,老人于29日上午终于脱离了魔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28.html

2005-04-15: 丁振芳(大连人,50多岁)被关在小号(3号室),她所在的队长很邪恶,把她铐在铁椅子上。有一次,丁振芳因胃疼一天没吃饭。第二天,三分队队长黄海艳带人对她强行灌食。丁振芳高喊:“停止迫害,大法好!”

2005-04-09: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50多岁,从大连被转到马三家以来,每天被关在厕所18个小时,过年过节也不例外。她因反迫害、讲真像、救众生、警示恶人,多次被恶警疯狂抬進小号,铐在铁椅子上,恶人还用非常野蛮的手段给她灌食。造成丁振芳吐血,病情非常严重,现去向不明。(请知道消息的人通知其家属,速去马三家交涉,人命关天!)

2005-03-18: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自2004年7月被邪恶之徒再次绑架到大连教养院遭受迫害,(明慧网曾做过多次报导),后又从大连教养院转押至马三家劳教所。

丁振芳一直不配合邪恶,被马三家恶警残酷迫害,至今已4个月了。因为她拒穿号服,而被加重迫害,被管教关在管教用的厕所里,每天从早上四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夜间十点,天天如此。由于几个月长时间罚站缺少睡眠,丁振芳已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2005-03-13:大法弟子丁振芳于2004年8月19日因在公共汽车上讲真像,被辽宁大连西岗日新街派出所抓走,这是丁振芳第三次被抓了。

当晚,丁振芳就被送到姚家看守所,在姚家立即遭到恶警的残酷迫害。其中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王英、苏英、郭维佳、贾玲。她们几个人齐上把丁振芳毒打一顿,并又把她关進地下室,一周后,将丁振芳送到了大连教养院迫害。

在大连教养院,在恶警万亚林、苑龄月的授意下,打手王冲(诈骗犯)对丁振芳施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一進小号就被上了大挂,逼着丁振芳吞活蜘蛛,给她灌过尿,还抓了几十个虫子放在她衣服内爬。还吊打丁振芳长达一个月。丁振芳从小号被放出来时,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腿、胳膊都不管用了。就是这样,邪恶之徒还逼她参加体力劳动,完不成每天的定额,晚上不让睡觉,罚站,每天都站到下半夜1点多。天气变冷时恶警还指使刑事犯打开窗户冻她。还有其他的一些刑罚都是以前明慧网揭露过的就不一一提了。

现在丁振芳仍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还在遭受着迫害。在此呼吁大法弟子声援救助丁振芳

2005-03-11: 由于正法洪势急速推進,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反迫害中、揭露迫害中、否定旧势力安排所起的作用,邪恶被清理成极少,马三家形势也有很大变化。
大法学员不断从人中走出来,曾邪悟的人有的清醒过来,不再受邪恶指使,以前邪悟者干的事现在都是由队长亲自来干,并且加派男警。怕心大的一些同修也能坚定,不断有学员声明 “三书”作废,重新走入正法。有正念强的学员不再参加劳动、不配合邪恶,并且以各种方式抗议邪恶迫害。如丁振芳、高亚贤、范菁华、高福玲、王秀艳、盛丽霞不穿劳教服,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周玉玲绝食七个月,王满丽、范菁华绝食四个月,范菁华、谢德文仍在绝食中。她们在邪恶势力的黑窝中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停止迫害大法弟子”,震慑邪恶,呼唤迷途的大法弟子,将这些人唤醒,她们经常被送到小号关禁闭,承受很大。
丁振芳不穿劳教服被关在厕所已四个月,每天长达18小时之久,现在仍被关在厕所。

2004-11-12: 大法弟子丁振芳在1999年11月30日第一次被西岗区分局非法抓捕,关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2个月后送往沈阳大北监狱迫害,长达三年整。在这三年期间由于丁振芳不配合邪恶,一直没停止向狱警讲真像。在最残酷的前三年,她遭受的迫害极其严重,三次被送上死人床折磨,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她都正念正行闯了过来,连监狱里的犯人对她坚强不屈的精神都竖起了大拇指。
2003年5月份,丁振芳在家中又被西岗区石道街派出所非法绑架,第二次被送入了看守所。丁振芳一路上喊着“法轮大法好”,后绝食绝水长达70多天,遭到狱警狠毒的折磨,最后奄奄一息,恶警一看要出人命了,才不得不通知家属接人。
第三次,2004年8月19日,丁振芳在公交11路车上向世人讲真像并发放传单,被恶人报了警,被日新派出所非法绑架,遭到恶警的毒打,当晚送到了姚家看守所。丁振芳同样是绝食绝水,喊着“法轮大法好”。这次迫害升了级,丁振芳直接被关在姚家劳动号的地下室里,四肢上大挂,不但叫犯人折磨,狱警王英、郭维佳二人残酷的毒打丁振芳长达一个月之久,大队长贾玲更是恶毒,把丁振芳一动不能动的上大挂30多天,就是不同意松开她。
丁振芳被送到大连教养院后,又被关入小号折磨近一个月之久,邪恶之徒强行给她洗脑,天天在肉体上折磨她,白天被逼干活,晚上收工后,每天罚站站到下半夜一点。丁振芳被折磨的双腿浮肿得不能走路,一瘸一瘸的,但她始终坚定法轮大法的信念。
恶警折磨丁振芳怕走漏风声,不让任何人与她讲话,谁与她讲话,谁就跟着挨罚,每天普教监视着,并且不让家里人接见,也不让家里人送东西,还一再追问家里人,是谁告诉你们要东西的。现在丁振芳被折磨的痛苦难耐。

2004-10-28: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原在大连“春光书店”,因经销大法书籍被非法判刑3年,被关押在大北监狱,2002年11月期满释放。
2003年7月,丁振芳又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绝食59天后保外就医。
2004年8月19日,丁振芳在公交大客车上讲真像被恶人举报,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已两个多月了。在小号待了一个多月,现在回队因不转化被长期罚站,有一条腿瘸了,肿得不能走路,老父亲瘫痪在床需要她护理,老母亲去要人,被纪委书记拒绝,扬言不转化不让接见。

2004-10-26: 大法弟子丁振芳于今年8月19日在公共汽车上向人们讲情真像中,被大连市西岗区日新派出所非法抓捕并审讯。由于丁振芳不配合,当晚就被直接送進了大连周水子劳动教养院。丁振芳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 ,因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因此一入教养院大门就被关進地下室,四肢上大挂,动弹不得,叫犯人看管,肆意打骂、折磨,长达一个多月。
丁振芳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犯人都看不过去了,哀求队长松绑,但是几位女大队长硬是不让。目前丁振芳的状况不详。

2004-09-20: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于1999年被非法抓捕判刑,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达三年时间。期间被邪恶惨无人道的毒打折磨,曾连续四十天被绑在“死人床”上,冬天冻,夏天戴棉帽子、穿棉衣。2003年再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丁振芳以绝食的方式坚决抵制邪恶迫害,其间每天被上酷刑、打地环,上死人床,野蛮灌食。绝食第四十九天后人已经被折磨得不行了,警方怕担责任,才将其释放。家人去接时,看到丁振芳面部因被毒打而严重青肿变形。

2004年8月11日丁振芳在11路公共汽车上讲大法真像,被非法抓捕,至今仍被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希望所有看到此消息的弟子都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2004-06-02: 丁振芳从马三家子被放回来后一直被公安监控(她本人不知道),近日据公安内部人员透露,丁振芳的所有行动都在公安掌握之中。前几天与丁振芳联系的一个同修A也被恶人跟踪,在A到过的与另外学员的约定地不到三分钟,邪恶的警车即到,同修等人立即正念走脱上了一辆出租车,甩掉了恶警。

大连 甘井子区(甘井区,姚家看守所,周水子机场,辛寨子经济开发区,凌水镇)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7-15: 凌水派出所:
任姓警察19984103031(参与迫害)

2019-07-03:
附:部分相关信息
大连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 :
电话:0411-39969610、39969613、39969621、88969615
参与抄家的5个警察:
副所长何涛0411-39969630,警号209573
刘万超0411-39969606,警号W08042
迟作雷0411-39969618,警号212450
张成语0411-39969610,警号217424
那东胜0411-39969606,警号215267
大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苗俊毅41187837033、13700093333
副队长毕克峰13190187288
教导员丁国全13052707207
管纯军13322292611
周军13889617700
方一炜13387850628
刘晓昆13591819077
李广元18941179878
吴涛13604287993
于跃13478531867
大队长郭林41187837600
曲志贤13332222768
杨国涛13238070733
王自明18904114369

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黄海西路168号,邮编116600
电话:0411-87505822
批捕科:高翔。
申控科:于杰,吴海87505822
责任检察官都兴辉0411-8750528815998689869
张连文87650999、13591300135、13840827666
孙树河87650333宅8368932、13940862323、13998586383
许兆伟 87650666宅87331010、13500725111
王柳 87505388、13804969186
冯涛87650999、13591300135
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31号,邮编116021
检察长路林勋0411-898911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