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8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 >> 严光碧(陈昌军之妻), 女, 50

个人情况: 江北区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江北区
个人近况: 2009年10月3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3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8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昌军(陈昌均,陈昌君) 严光碧(陈昌军之妻)
兄弟姐妹/伯父母: 陈昌全(陈昌军弟弟) 陈昌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1-11: 二零零九年重庆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统计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中共邪恶之徒薄熙来和王立军在辽宁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薄熙来和王立军调来重庆后,重庆又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

特别是2009年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以来,迫害逐步升级,邪恶到下指标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迫各区、县公安机关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

重庆市江北区国保支队恶人梁世滨,从99年迫害开始至今,一直就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难以计数的同修被他绑架,有被判刑的,有被劳教的,有被他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有被他迫害失去生命的。同修的家属去找梁世滨,梁世滨扬言说:“我做不了主,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给我下的密令,这回我们还是手下留情了的,不然我们还要抓很多的法轮功。”

薄熙来来重庆后,安插的亲信除了王立军以外,还有方海洋,任重庆市沙坪坝区区长。此人紧跟薄熙来和王立军,使得沙坪坝地区今年成为重庆市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占迫害总数的20%。就重庆市沙坪坝区嘉陵厂在2009年就有11人被非法劳教,有5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迫害,6名被非法劳教监外执行。

2009年从明慧网搜索到的重庆地区有18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其中有6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约18人遭非法判刑,76人遭非法劳教,有5名大法弟子黄正兰、王柳珍、银世珍、段少明、李进遭精神病院迫害。其实实际数据远远大于188名,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同修遭迫害的情况还无法统计。

被迫害致死的六位大法弟子,张理郧85岁,崔秀琴72岁,江锡清66岁,郭传书62岁,严光碧55岁,汤毅46岁。即55岁以上的老人占83%。可见薄熙来和王立军之流可恶到连老年人都不放过。简直是丧尽天良。

例1:85岁的大法弟子张理郧2009年6月18日被8名警察绑架抄家,大约一个月以后,被非法劳教监外扏行,老人原本修炼后强健的身体,在恶警的惊吓之下,身体每况愈下,于2009年9月26日含冤离世。

例2:72岁的大法弟子崔秀琴,双目近失明,2008年8月被重庆巴南区公安分局莲石派出所抓捕,抄家,不久她又被抄家一次,并非法被判劳教一年在家执行。由于惊吓过度,生活不能自理,于今年8月在医院去世。

例 3:还有两位60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在监狱被迫害致死。(1)特别离奇的是66岁的重庆市江津区地税局退休职工、大法弟子江锡清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之前家人去劳教所见他时,人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09年1月28人,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七个多小时后,当子女们将冰柜的铁板拉出一半时,发现父亲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20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不准施救。

后来江锡清的子女讨说法,连请律师都被威胁、绑架。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和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富,受江锡清儿子江洪宾的委托,为其父被迫害致死一事提供法律服务。

2009年5月13日下午,两位律师在委托人家里了解案情时,被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区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20多人非法拘禁,吊铐殴打审讯达5小时以上。这是严重违法侵害律师正当执业权利的极其恶劣的典型事件,受到很多正义律师的抗议。

(2)62 岁的重庆市江津区大法弟子郭传书,于2008年11月底被劫持入重庆女子监狱,2009年8月9日中午1点多钟被迫害致死。郭传书九九年进京上访被拘留;于2000年夏天被非法劳教;2001年9月因病保外回家。2002年3月又被强行绑架拘留十五天;2002年5月被江津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在江津区看守所期间,恶警对她的迫害:强制蹲马步、戴背铐;恶警所长冯浩亮给她戴几十斤重的死刑犯脚镣;炎热的夏天几十天不让洗澡;又不让睡觉,打耳光等等。郭传书老人被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被迫害瘫痪,在2004年夏天再次保外就医出狱。郭传书老人2006年再次被非法劳教,2007年大年三十又保外回家。

2008年5月24日,郭传书到江津区德感镇讲法轮功真相,再次被江津区国保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到江津琅山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4年;2008年11月14日底转入重庆女子监狱六监区关押迫害。

2009 年8月9日中午1点多钟在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这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为修“真、善、忍”,追寻宇宙真理,返本归真,做好人,讲真相,救众生,在中共这个流氓政府的统治下,屡屡受迫害,受尽了折磨。前后六次被中共当局人员劫持迫害,其中两次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判刑。

例4:严光碧,女,55 岁,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江北区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严光碧由于遭受中共公安恶警及“六一零”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已双目失明。2009年4月29日,严光碧与丈夫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外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还被非法劳教,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遭迫害,出现严重病情,被送回家监控。 2009年10月3日严光碧含冤离世。

在十月一日前,重庆市大足县伪法院对3位老年大法弟子非法审判,六十几岁的刘书荣被非法判刑5年,刘书荣曾被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两次、重庆市永川监狱非法劳改一次。七十几岁的史定富被非法判刑3年,六十几的蒋昌武被非法判刑3年监外执行。以上对老年人的迫害,在当今世上实属罕见,只有在共产邪党的独裁统治下,才有这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断发生。因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和正直、善良人们的关注,并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重庆地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别是停止对老年人的迫害,立即无罪释放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老年和全体大法弟子。
......
50. 2009年4月29日,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严光碧,由于遭受中共公安恶警及“610”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已双目失明。2009年4月29日,严光碧与丈夫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外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遭迫害,出现严重病情,被送回家监控。2009年10月3日严光碧含冤离世。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16081.html

2009-11-02: 重庆市观音桥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图)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派出所位于江北区建北一支路,紧邻观音桥步行街。现揭露观音桥派出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如下:

1.迫害大法弟子严光碧、陈昌均

严光碧,女,五十多岁,江北区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她丈夫陈昌均是重庆市十八中学校正式职工。二零零四年二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即向江北公安分局打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十五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重庆江北区政法委、观音桥派出所户籍李智勤、重庆市十八中保卫处的周生平、重庆市江北区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等一大帮人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外,绑架了严光碧、陈昌均,将他们押回重庆。后将严光碧劫持到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迫害,严光碧出现严重病情后,被送回家监控,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陈昌均现在家中被二十四小时监控。

2.迫害大法弟子陈善菊

陈善菊,女,四十多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兴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晚九点钟,以江北区公安分局恶警梁世滨为首,女警刘玲与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闯入陈善菊家中,非法将陈善菊绑架到观音桥派出所,反铐两手于背后,逼供至次日凌晨四点多钟,后将陈善菊送去江北区拘留所拘留十五天,三天后又下了劳教一年的通知。

3.迫害大法弟子洪柳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洪柳正在商场上班,被重庆南岸区“六一零”与明月沱派出所及观音桥派出所一行多名警察绑架。晚上,又有数名警察到渝北区宝桐花园洪柳的住处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电脑等多件财物。

4.迫害大法弟子罗华碧

罗华碧,女,六十岁,重庆无线电三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晚十一点多钟,江北区公安分局便衣、观音桥派出所便衣共计五人闯入罗华碧家中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炼功带、笔记本以及家里的缎被面(四床)等财物。因罗华碧本人不在家,恶警绑架未遂。

5.迫害大法弟子刘立清

刘立清,女,九十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的某天上午,刘立清因发真相资料被观音桥派出所拘押,后经家中老伴写了担保书后放回,刘立清由于惊吓过度,于四月底住进了医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708.html

2009-10-10: 遭迫害双目失明 重庆大法弟子严光碧含冤离世
重庆市江北区大法弟子严光碧,由于遭受中共公安恶警及“610”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双目失明,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与丈夫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外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遭迫害,出现严重病情,被送回家监控,2009年10月3日含冤离世。她丈夫陈昌均也是两次遭受迫害,现在家中被24小时监控。
严光碧,女,50多岁,江北区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她丈夫陈昌均是重庆市18中学校正式职工;夫妻俩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他们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功真相,遭到多次非法绑架和关押。严光碧曾经被非法关看守所数次,被强行洗脑三次,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由于洗脑班与重庆女劳教年迫害,双目失明;陈昌均被非法劳教两年,是拄着双拐离开劳教所的。

2000年5月1日假期,严光碧、陈昌均一同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十八中学保卫生张祖荣去北京劫回陈昌均所花掉的近三千元差旅费,全从陈昌均工资中扣去了。米亭子小学劫持严光碧回重庆花的差旅费也从严光碧工资中扣除。陈昌均被非法关押在江北区看守所。此后,十八中就开始叫保卫科人员监控该校的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每出入校门都要做记录,“敏感日”将临,十八中就叫门卫脚跟脚的跟踪监视大法学员,去任何地方都如此。

陈昌均被非法劳教,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受种种迫害。2001年5月初的一天早上,劳教所强制集合时法轮功弟子集体炼功,恶警以田晓海为首的十几名恶警手拿警棍、电棍等,大打出手,其状之惨不忍目睹,把陈昌均等三十几名大法弟子打伤。

严光碧被迫害流离失所。2004年2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马向江北公安分局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有15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期满当天,十八中用校车秘密强行将陈昌均押送去了重庆井口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学校应每月支付给邪恶洗脑班4千5百元,共支付了一万八千元,熊克容、马培高还不知耻的对人讲,学校花了多少多少钱。

2005年3月15日,陈昌均、严光碧夫妇在溉澜溪讲真相时,被重庆十八中学邪党书记熊克容、校长马培高雇人跟踪报告后,由恶警出面绑架,被送江北区看守所监禁一月。当天,恶警十余人闯入其家,抢走了《转法轮》和一些师父的讲法。 4月14日,严光碧释放回家,陈昌均被恶人秘密转移到西山坪劳教所强行劳教两年。2005年5月,陈昌均被劫持在劳教所严管组,被恶警安排毫无人性的药教把他整得说话、走路都很费力,在劳教所短短的一个月就被迫害的很瘦,体重至少下降了十多斤,有一个叫某某波的毒教在晚上12点的时候还拿铁床上松动的铁棒儿打他的头部,当时他惨痛的叫了起来,值班的恶警听到惨叫还走到房间外面不让他叫。那段时间陈昌均被迫害得胃病也发了,恶警又不准他到医院,他整天都在咬紧牙关忍受着难言的剧痛和毒教们非人道的折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田鑫,二中队队长雷科金等恶警对陈昌均、伍群、亢宏等大法弟子从精神上、肉体上、生活上进行极其残酷的迫害,长期不准他们出小间,由里面的犯人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一天给很少一点吃的,吃的东西只能是维持生命。这些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很虚弱。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上午八时半左右,严光碧与丈夫陈昌均行走在江北区建新车站时,只听一人大喊:“严光碧”,一时窜出七、八个恶警绑架了严光碧,并把陈昌均劫持到江北区分局。随后,七、八个恶警又进行了非法抄家。严光碧被劫持往渝北区鹿山村洗脑班,六月十三日又非法转押到江北区看守所。

2008年4月21日下午五点多钟,以梁世滨为首的一群恶警非法闯入严光碧家,绑架了严光碧严光碧遭非法劳教,后因在劳教所被酷刑折磨,不久出现尿毒症症状,被送回家中。在家期间仍然遭到中共邪党严密监控,她的身体一直时好时坏,而且双目失明。

2009年四月二十五日,陈昌均夫妇离开重庆到成都,打算旁听对弟弟陈昌元的非法庭审。他们离开重庆第二天,重庆市十八中恶党书记熊克蓉打电话给陈昌元的女儿陈雁,诱骗其到陈昌均家。陈雁赶到时,已有十八中的人在门口等候。他们强迫其打开家门,并闯入查看,确定陈昌均夫妻不在家后,离开不久,十八中副校长张帆、保卫处周生平伙同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观音桥派出所所长、户籍警察姚某等三人,以及另两名身份不明者共七人到陈昌均女儿陈雁家,逼其说出其父母行踪,并逼问是谁接走的,还扬言要追究那人的责任。陈雁表示其确实不知道时,张帆等来人对其恐吓、欺诈、威逼,惊恐不已的陈雁只得向所有的亲友打电话询问。

就在陈昌均夫妇于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到达高新区法院时,重庆江北区政法委、观音桥派出所户籍李智勤、重庆市十八中保卫处的周生平、重庆市江北区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等一大帮人早已等候在此,他们见到陈昌均夫妇后,立即将他们包围,并以陈昌均夫妇均是法轮功修炼人为借口,不许他们参加旁听,并将他们一直扣押在信访办接待室。非法庭审结束后,江北区政法委一人员(据其他人称其为“吴科”)和十多名防暴警察强行将陈昌均夫妇拖上车后,绑架回重庆。

严光碧被非法劳教,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后因病情严重送往医院住院,2009年10月3日早上在重庆324医院含冤离世。在她住院期间,中共恶党人员对她的监控依然没有放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0/210107.html

2009-09-27: 重庆江北大法弟子严光碧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
重庆江北大法弟子严光碧已被非法劳教,现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具体情况不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7/209096.html#0992702222-15

2009-09-22: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沙堡。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集中在四大队,这些善良无辜的妇女每天二十四小时被所谓的“包夹”、即吸毒犯监控,被强迫站军姿、军蹲,被包夹犯人随意辱骂殴打。下面是近期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严光碧,重庆市江北区米亭子小学教师,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伪法院外被绑架(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报道)。现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2/208800.html

2009-05-04: 重庆市第十八中学迫害教师 经济侵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重庆市第十八中学党、政人员助纣为虐,强行收缴了校内教职工大法学员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炼功磁带等,并宣布不准炼法轮功。同时,实施种种经济迫害。

一.第十八中学对教师陈昌均的经济迫害

(1)2000 年5月1日假期,该校教师陈昌均与妻严光碧(大法学员,江北区米亭子小学教师)一同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十八中学保卫生张祖荣去北京接回陈昌均所花掉的近三千元差旅费,全从陈昌均工资中扣去了。米亭子小学接严光碧回重庆花的差旅费也从严光碧工资中扣除。

(2)2001年1月该校教师王素碧、陈昌均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被北京公安非法拘押,十八中副校长与张祖荣到北京接回王、陈二人,熊与张各用差旅费近三千元,也分别在五、陈工资中扣除。

(3)2001年至2003年学校停发王素碧工资24个月,停发陈昌均工资25个月。

(4)2005年3月至2007年6月学校只发给陈昌均生活费每月600元。每月扣去了200元。

(5)自2003年起每学期期末奖、年终奖、旅游费等数千元不发给陈昌均与王素碧。

(6)2003年7月暑假中,陈昌均的姨夫因车祸住合川救急中心。陈昌均前往探望,十八中无故派许多人去校外寻找,每人每天发补贴几十元,花掉了约800元,全从陈昌均头上扣除。

(7)学校每年发给退休老师的福利钱及物品约四千元左右,学校一直不发给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退休老师中的大法学员,陈昌均从2004年11月退休至今,没得到十八中任何福利钱。2008年12月发退休老师过年慰问钱,每人1100元,大法学员吴光明不写“三书”,也没得到。

(8)十八中枉法,私自扣下了政府拨给陈昌均的房屋补贴金2万多元,陈昌均去找学校领导,邪党书记熊克容、校长马培高答:写了“三书”就发,不写不发,至今二年多了未发。

(9)2003年下学期,学生处安排陈昌均加班整理档案迎检,加班了三天,学生处造加班工资表时,分管副校长张帆叫不写陈昌均名字,其他人都领到了加班费,而陈昌均没得到。

(10)2004年下期,由于陈昌均不写“三书”学校就叫下岗,只发生活费,说半年后退回教委安排,后因陈昌均符合提前退休条件,就办理了退休,十八中硬减去陈昌均几年教龄,每月按理说5%数额发退休金,只有几百元。

(11)十八中至今不给陈昌均办理社会福利证件如医保卡等。

二.损害学校经济利益 迫害大法弟子

(1)2004 年2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马向江北公安分局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有15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期满当天,十八中用校车秘密强行将陈昌均押送去了重庆井口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学校应每月支付给邪恶洗脑班4千5百元,共支付了一万八千元,熊克容、马培高还不知耻的对人讲,学校花了多少多少钱。

(2)2008年4月,十八中同意付给公安数万元人民币,让江北区公安分局绑架大法学员退休教师胡占英、牟其明、王素碧、吴邦英等去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迫害,并付诸了实施。

(3)为达迫害目的,2005年,十八中暗自在校外高薪招了两名暗探戴××,付××,每天专候校门外,监控大法学员。2005年3月15日上午,陈昌匀与妻严光碧一同去校外讲真相贴不干胶,却不知道已被跟踪,并报告了十八中领导,十八中让他们向当地派出所报告,约十三点一群恶警在溉澜溪绑架了陈昌均,在他家抢走许多东西,公安当晚还将陈、严二人押去了江北区看守所,刑拘一个月迫害,4月15日,释放了严光碧,却又将陈昌均非法劳教两年,押去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三.跟踪、监控 迫害大法弟子

(1)自2000年6月大法弟子陈昌均从江北区看守所回校后,十八中就开始叫保卫科人员监控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每出入校门都要做记录,“敏感日”将临,十八中就叫门卫脚跟脚的跟踪监视大法学员,去任何地方都如此。过年过节或向父母祝寿之日,原本喜悦团聚之时,家中坐个存心不良的陌生面孔,使全家人倒胃口,让人扫兴、恐怖。2008年,陈昌均的母亲生病住院,陈昌均去护理,十八中也派一门卫跟踪坐病房中又骚扰。2007年,陈昌均的父亲在江津区女儿陈昌兰家去世,陈昌均前往送葬,十八中连夜派两人打的跟踪到了当地骚扰,同时十八中向江北区政府610黑报告,电话打到了江津区政法委,通知到了当地镇政府,村社,要求协助监控陈昌均夫妇。制造恐怖紧张气氛。迫害大法学员及家人,十八中对所有跟踪人员报销每次出行车费与各餐补助,实报实销。

(2)自欺欺人2008年4月起,至今十八中对大法学员实行全天候监控,大法学员每次出校门都必有一门卫跟踪,并说要这样长期干下去。妄图以恐怖达其迫害罪恶目的。

校外群众对十八中这种不人道,目中无法无天的跟踪迫害纷纷指责,门卫他也不愿干这违背良心的坏事,却因十八中以扣工资,下岗为要挟,有次杨松跟踪陈昌匀稍慢了几步,杨松与值班的黄日兵就被各扣了二十元钱。

(3)十八中还规定大法学员走远处事先必打报告经批准才行,可以了还得有人跟踪。

十八中大法学员多次去给熊克容,马培高讲真相,劝其停止迫害,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攻击大法,还强调要继续(迫害)干下去。

由于十八中对大法学员们的精神、经济等多方面迫害,陈昌均身体受到了较严重摧残,在狱中造成的胃痛加重了,近半年来没正常吃过一餐饭,多时间吃点玉米糊或喝点糖水度日,身体瘦了三十多斤,常痛得汗水直冒,躺在床上起不来。其妻严光碧遭邪恶洗脑班与重庆女劳教年迫害,如今双目失明,没有光感,全身水肿,常大便失禁,生活无法自理。两人吃饭都无法煮,十分艰难,星期日女儿买菜回来炒好,放冰箱里,吃几天,饭也如此。

法轮大法教人真善忍做道德品质更高尚的好人,炼法轮功的人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人,希望十八中领导人理智的分辨是非善恶,停止对大法与大法学员迫害,选择——拥有幸福的未来,别去做中共邪党的陪葬品,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87.html

2009-05-03: 陈昌元被成都伪法院非法庭审 谢德清、于勤芳遭绑架
2009年4月29日上午11点左右,四川成都市高新区伪法院非法庭审重庆大法弟子陈昌元,成都水力电力勘测设计院大法弟子谢德清、于勤芳夫妇在高新区法院外被恶人绑架,有人听到了他们在被绑架时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中共邪党的公检法部门执意配合并积极参与迫害,面对善良的大法弟子,如临大敌,从前一天的晚上,就开始在高新区伪法院大量布置警力,通宵频繁巡逻、蹲坑。

而在当天一早,高新区法院、检察院周围更是布下大量公安、便衣、警车、防暴警察及六一零等人员,数十名巡警及几辆警车(其中一辆车牌号为川A7330,一辆为川A7335)在法庭周边不停的转悠、“巡视”,行人稍有停留,就被恶言驱赶。
一些便衣在拿着相机对着貌似大法弟子的行人拍照,并相互联络监视行人。

上午11点过,当大法弟子谢德清、于勤芳夫妇步行至高新区伪法院时,被强行绑架。目前还不清楚参与绑架的是哪些部门哪些人员。

另外,陈昌元的哥哥陈昌均和大嫂严光碧专程从重庆过来,想参加旁听,却在法院外被其夫妻二人所在学校(重庆十八中和重庆米亭子小学)伙同重庆观音桥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200145.html

2009-05-02: 大法弟子陈昌元被成都伪法院诬判三年
重庆大法弟子陈昌元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四川省成都高新区法院非法庭审,诬判三年徒刑。
陈昌元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讲真相时被高新区公安分局西区派出所恶警绑架;后于八月二十一日被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高新区伪法院对陈昌元非法庭审。当日,高新区法院四周防暴警察、警车密布,巡逻车不停在四周所谓的“巡视”。法院非法限制旁听人员,只准三名家属旁听,却安排了大量不明身份的人员旁听。法官不断打断辩护人和当事人自己的发言,并禁止陈昌元妻子为其辩护。最后陈昌元妻子离开法院,以示抗议。最后,高新区法院强行对陈昌元非法诬判三年。陈昌元当庭提出上诉。

哥嫂旁听未成被绑架

陈昌元的大哥陈昌均、大嫂严光碧家住重庆,专程赶往成都想参加旁听。然而,就在他们于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到达高新区法院时,重庆江北区政法委、观音桥派出所户籍李智勤、重庆市十八中保卫处的周生平、重庆市江北区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等一大帮人早已等候在此,他们见到陈昌均夫妇后,立即将他们包围,并以陈昌均夫妇均是法轮功修炼人为借口,不许他们参加旁听,并将他们一直扣押在信访办接待室。非法庭审结束后,江北区政法委一人员(据其他人称其为“吴科”)和十多名防暴警察强行将陈昌均夫妇拖上车后,绑架回重庆。

陈昌均夫妇分别为重庆市十八中、重庆市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四月二十五日离开重庆到成都,打算旁听对弟弟陈昌元的非法庭审。他们离开重庆第二天,重庆市十八中书记熊克蓉打电话给陈昌元的女儿陈雁,诱骗其到陈昌均家。陈雁赶到时,已有十八中的人在门口等候。他们强迫其打开家门,并闯入查看,确定陈昌均夫妻不在家后,离开不久,十八中副校长张帆、保卫处周生平伙同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观音桥派出所所长、户籍警察姚某等三人,以及另两名身份不明者共七人到陈昌均女儿陈雁家,逼其说出其父母行踪,并逼问是谁接走的,还扬言要追究那人的责任。陈雁表示其确实不知道时,张帆等来人对其恐吓、欺诈、威逼,惊恐不已的陈雁只得向所有的亲友打电话询问。

陈昌均夫妇都是法轮大法弟子,99年7月20日之后都受到严重迫害。陈昌均曾被非法劫持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两年;严光碧也于去年被非法劳教。二人所在学校一直逼迫他们写“三书”,由于不放弃信仰,他们自2002年起,就被十八中指使校门卫非法跟踪。自去年4月份开始,更是被寸步不离的“贴身”跟踪,甚至陈昌均为母亲拜寿,跟踪者也站在旁边;陈昌均到医院照顾生病的母亲,跟踪者就守在病房。已知参与非法跟踪过陈昌均夫妇的校门卫有:牟红、徐特、熊洪林、黄田兵、刘清明、冉其刚、向××、罗××、冷××。不仅如此,陈昌均还被十八中非法扣压房屋补贴金共计两万多、以及五年的退休福利金;严光碧的工资卡则一直被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非法控制。

由于长期受到非法跟踪等残酷迫害,陈昌均夫妇身心均受到很大伤害,严光碧双目已几乎失明。但十八中、米亭子小学、观音桥派出所等仍未停止对他们的迫害。

目前,陈昌均夫妇被非法严密监控在家中。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并给予声援和帮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200079.html

2008-05-19: 重庆法轮功学员王素碧等被迫害情况补充
近日查实,江北区公安分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胡占英、王素碧、吴邦英、牟其明(都是十八中退休教师)、严光碧等人都被关到了渝北区望乡台的绿山村(音)洗脑班迫害。

今年四月十六日,王素碧被从龙头寺火车站洗脑班转到了江北区看守所,四月二十八日江北区公安分局又通知劳教三年,送去了重庆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胡占英与严光碧还被关在绿山村洗脑班迫害。吴邦英与牟其明现在在已回到家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9/178713.html

2008-05-15: 关于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王素碧被迫害的情况
2008年4月下旬,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分局恶警通知王素碧家属,说王素碧被劳教三年。但至今王素碧的家属都不知她的下落,望知情者补充。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严光碧、文彬、胡占英、饶庆辉、牟其明、何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5/178474.html

2008-04-28: 重庆江北区恶警梁世滨绑架多名退休教师
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以梁世滨为首的恶警,近期接连骚扰、绑架江北区退休教师严光碧、文斌、王素碧、胡占英等法轮功学员。目前这些退休教师下落不明,估计被劫持在某地强制洗脑。

大法弟子严光碧,女,约六十岁,重庆江北区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由于遭受江北区公安恶警及610多次迫害,一年前就双眼失明了。2008年4月21日下午五点多钟,以梁世滨为首的一群恶警非法闯入严光碧家,绑架了严光碧,至今下落不明。

大法弟子文斌,女,六十多岁,江北区四方井小学退休(高级)教师。2008年3月19日去某医院看病员,被江北区公安分局绑架,至今下落不明。恶警当天非法抄了文斌的家,抢走了一些私人财物,包括一些印有真相文字的人民币。

大法弟子胡占英,快七十岁了,重庆十八中退休(高级)教师,2008年3月24日下午接读小学的外孙回家,刚進门,江北公安分局以梁世滨为首的一群恶警闯進家门,绑架了胡占英,并非法抄家、抢走了许多东西,手提包、电脑等和一些大法资料。据了解,胡占英被非法关在了重庆某洗脑班迫害。

大法弟子王素碧,女,六十多岁,重庆十八中学(一级教师)退休教师。2008年3月31日下午四点多钟,以梁世滨为首的江北区公安分局恶警突然闯入王素碧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王素碧,至今未通知家属下落何处。据了解被关在洗脑班迫害。

大法弟子吴邦英,六十岁,重庆市第十八中(一级教师)退休教师。2008年3月31日下午六点多钟,被以梁世滨为首的江北区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抄家并绑走了、关在重庆某洗脑班迫害,近日才回家。

此外,家住重庆江北大兴村的大法弟子陈善菊,女,四十多岁,没有工作,2008年4月7日上午,以梁世滨为首的一群七、八名恶警闯入陈善菊家,企图绑架,恰好陈善菊出外去了,恶警非法抄家一阵灰溜溜走了。为避免被迫害,大法弟子陈善菊只得流离失所了。她家只丈夫一人工作,还有一个正读高中的儿子,经济十分困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8/177386.html

2008-04-23: 重庆市退休教师严光碧在家中被绑架
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左右,重庆市江北区分局来了四人,其中有个恶警叫杨四兵的在退休教师严光碧家中绑架了严光碧,至今不知下落。知情者请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3/176987.html

2007-07-14: 重庆六一零人员苏邑钊近期恶行
苏邑钊近几年来随恶党迫害大法、大法弟子,是操控伪法院秘密审判多名大法弟子的主要行恶者。

2006年对重庆市大法弟子张全良刑讯逼供,并秘判张全良。

2007年又对被绑架到渝北区、鹿山村洗脑班的余清珍、严光碧、刘亚林等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主要人员,半个月后又秘密把以上同修绑架到各地看守所迫害的主要做恶人员。

重庆市政法委电话:86—023—67908003
重庆市六一零人员:主任、黄--,人员、高--,苏邑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4/158758.html

2007-06-27: 重庆大法弟子严光碧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重庆江北区大法弟子严光碧六月一日被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往洗脑班,六月十三日又非法转押到江北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7/157663.html

2007-06-11: 重庆江北大法学员严光碧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上午八时半左右,大法弟子陈昌均、严光碧行走在江北区建新车站时,只听一人大喊:‘严光碧’,一时窜出七、八个恶警绑架了严光碧,并押送陈昌均到江北区分局。随后,七、八个恶警又進行了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1/156707.html

2007-06-05: 曝光重庆邪恶洗脑班
6月1日,由重庆610苏姓科长牵头,各个区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到渝北区两路鹿山村洗脑班集中洗脑,其中有沙坪坝区的老王、余二姐,江北区的严光碧、何红,大渡口区的刘亚林,北碚区的小费,还有渝北区的某大法弟子等多人。

洗脑班原在望乡台渡假村,现在青草坝农家乐(从鹿山村大门進去一百多米路边)。各个区负责洗脑的基本上都是原来从恶的国保人员。洗脑班的开销是每人每天50元,一天大约要花1250元,邪党就是这样折腾人民的血汗钱。

大法弟子小费已于6月2日从洗脑班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5/156274.html

2007-04-18: 重庆江北区国安及教委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江北区国安及教委继续迫害大法弟子陈昌均,严光碧夫妇。陈昌均被邪党政权非法判二年劳教,于二零一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回到家中。在非法劳教期间,大法弟子陈昌均绝不配合邪恶,一直关在严管组身受尽折磨。视力减退,视物模糊,除此之外,家人上的帐只知有这回事,一文也用不着。每次用餐要么仅一指大小一块馒头,要么仅有三口饭,“恶人所说的饥饿疗法”。煎熬中饥饿了两年。送去的衣物全没,只有同修暗暗送点。

回校后,重庆十八中学校邪党书记熊克容副校长张帆,保卫科长张波,张祖荣,还有校门卫安多人一起强逼他写的谓“三书”,大法弟子陈昌均坚定回答“功要炼,三书不写”,这一群人无可奈何,又出一招,你每天早晨八点前不能出校,每晚八时前必返校,随身有跟踪盯梢。工资只有六百元(工资由原中教一级先后降三次)。虽还在受迫害,但大法弟子陈昌均完全明白自己应做好三件事,最重要的要先学好法。

今年二月一日上午,江北区国安一队四恶警,在家无主的情况下,抄走了大法书籍,“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从此大法弟子严光碧被迫离家。三月三日至十六日“两会”期间,国安、米亭子小学邪党书记严家骏再次到家,未见人,走时撒下强权之语一句:再不回来,扣发工资!他们就是这样对待坚信“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8/153013.html

2007-02-05: 重庆恶警抓人、抄家
二月一日重庆市渝中区恶警在市劳动人民文化宫内非法绑架了约二十名遊客。

在二月一日早七点五十分,在文化宫广场紧靠“光荣榜”专栏旁的恶警室内突然冲出一大批恶警(其中有一部份协勤帮凶),估计恶人总数约七、八十名。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将当时附近遊人一概绑架。被绑架的遊客中大法弟子有十馀名。还有一部份跑步晨练的遊人。

行将灭亡的邪党搞特务恐怖行动。将数十名大法弟子照片组合纸上并贯以姓名,还列表详细记载特务们长期跟踪、蹲坑监视当地大法弟子某天某时某处的具体活动情况。这一点作为大陆地区的大法弟子是应该对安全问题引起足够重视、正念对待,切勿掉以轻心的地方。

恶警对大法弟子、世人在公共活动场所大抓捕的行为,害人害己违背天理良心,必将受到全国、全世界正义力量的谴责和清算。恶警抓捕二十人审问了一天,到晚上六点多钟才开始放人,到目前还不知已放多少人,现被关多少人,望知情者补充。

二月一日恶警还在位于重庆江北的第十八中学抄了大法弟子严光碧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重庆其它地区的情况有待继续追踪报导。不过这次是重庆地区邪恶势力有系统、有预谋的一次集中统一针对法轮功的迫害行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5/148358.html

2005-05-01: 月14日,大法弟子严光碧释放回家,大法弟子陈昌均被恶人秘密转移到西山坪劳教所强行劳教两年。

2005-03-23: 2005年3月15日下午,陈光均、严光碧夫妇回溉澜溪老家看望年老多病的双亲。不幸途中被恶警、便衣特务十馀人抓走,现下落不明。

2005-03-19: 重庆十八中学教师大法弟子陈昌均、其爱人米亭子小学教师大法弟子严光碧于3月15日在家被十八中学书记伙同江北分局恶警先后绑架(原因待查)。这两位大法弟子曾多次被迫害,都坚定地走了过来!

在此正告十八中学领导层以及江北分局恶警,善恶终有报,你们必将承担你们造下的罪业!另外,两位弟子的女儿陈燕及女婿原都是大法学员,后在劳教所被洗脑,回来后邪悟得很厉害,到现在仍然没有醒悟过来。其家里电话:023—67751535。

2004-05-29: 陈昌军:男,50岁左右,是重庆市18中学校正式职工,约2004年2月下旬被非法关押。据称是因在学校复印了几张真像资料,被人发现,而被学校绑架至拘留所关押。大约十几日后转押于重庆市井口洗脑班。(明慧2003-3-12报导)陈昌军曾進京上访而被非法劳教,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受种种迫害致残,是拄着双拐离开劳教所的。其妻严光碧也是大法弟子,几个月前被迫害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70.html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12-27: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
公诉科检察官 刘捷:023-67560523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7 号
邮编:400025
电话:023-67722000 传真:023-67722000


2018-09-09:
相关责任人:
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
邮编:400025
电子邮箱:cqjbfy@163.vip.com
刑庭:
郑旭 副庭长 023-67855854
王国平 助理审判员 023-67855854
肖学富 助理审判员 023-67564035
李万飞 书记员 023-67564035
汪琳琳 书记员 023-67564035
黄亚 助理审判员 023-67701792
杨丽 书记员 023-67701792
曹晓燕 书记员 023-67564022
王雪莲 书记员 023-67562337
许壮辉 023-67564023
部门值班手机 内勤 15730202712
卢君 书记、院长(主持法院全面工作) 023-67852581(同监察室)
李勇 副院长、政治处主任(分管政工、老干、党建、审判监督庭工作) 023-67756227
赵进 副院长(分管民一庭、民二庭、民三庭、民四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办公室工作) 023-67730427
朱德华 副院长(分管立案一庭、立案二庭、研究室工作) 023-67729252
付鸣剑 副院长(分管刑庭、未综庭、行政庭、审管办工作) 023-67756885
熊杰 纪检组长(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023-67721336
沈兴国 协助联系党建工作 023-67112786
曹海燕 审判委员会委员(协助分管民二庭、金融庭、鱼复法庭工作) 023-67563973
袁列彬 执行局局长(分管执行局、法警队工作) 023-6756399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