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 >> 陈昌军(陈昌均,陈昌君), 男, 53

个人情况: 重庆江北区18中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江北区
迫害情况: 陈昌军被迫害用双拐出劳教所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12-1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昌军(陈昌均,陈昌君) 严光碧(陈昌军之妻)
兄弟姐妹/伯父母: 陈昌全(陈昌军弟弟) 陈昌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11-02: 重庆市观音桥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图)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派出所位于江北区建北一支路,紧邻观音桥步行街。现揭露观音桥派出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如下:

1.迫害大法弟子严光碧、陈昌均

严光碧,女,五十多岁,江北区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她丈夫陈昌均是重庆市十八中学校正式职工。二零零四年二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即向江北公安分局打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十五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重庆江北区政法委、观音桥派出所户籍李智勤、重庆市十八中保卫处的周生平、重庆市江北区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等一大帮人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外,绑架了严光碧、陈昌均,将他们押回重庆。后将严光碧劫持到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迫害,严光碧出现严重病情后,被送回家监控,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含冤离世;陈昌均现在家中被二十四小时监控。

2.迫害大法弟子陈善菊

陈善菊,女,四十多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兴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晚九点钟,以江北区公安分局恶警梁世滨为首,女警刘玲与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闯入陈善菊家中,非法将陈善菊绑架到观音桥派出所,反铐两手于背后,逼供至次日凌晨四点多钟,后将陈善菊送去江北区拘留所拘留十五天,三天后又下了劳教一年的通知。

3.迫害大法弟子洪柳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洪柳正在商场上班,被重庆南岸区“六一零”与明月沱派出所及观音桥派出所一行多名警察绑架。晚上,又有数名警察到渝北区宝桐花园洪柳的住处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电脑等多件财物。

4.迫害大法弟子罗华碧

罗华碧,女,六十岁,重庆无线电三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晚十一点多钟,江北区公安分局便衣、观音桥派出所便衣共计五人闯入罗华碧家中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炼功带、笔记本以及家里的缎被面(四床)等财物。因罗华碧本人不在家,恶警绑架未遂。

5.迫害大法弟子刘立清

刘立清,女,九十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的某天上午,刘立清因发真相资料被观音桥派出所拘押,后经家中老伴写了担保书后放回,刘立清由于惊吓过度,于四月底住进了医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708.html

2009-10-10: 遭迫害双目失明 重庆大法弟子严光碧含冤离世
重庆市江北区大法弟子严光碧,由于遭受中共公安恶警及“610”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双目失明,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与丈夫在成都市高新区法院外再次被中共恶警绑架,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遭迫害,出现严重病情,被送回家监控,2009年10月3日含冤离世。她丈夫陈昌均也是两次遭受迫害,现在家中被24小时监控。
严光碧,女,50多岁,江北区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她丈夫陈昌均是重庆市18中学校正式职工;夫妻俩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他们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功真相,遭到多次非法绑架和关押。严光碧曾经被非法关看守所数次,被强行洗脑三次,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由于洗脑班与重庆女劳教年迫害,双目失明;陈昌均被非法劳教两年,是拄着双拐离开劳教所的。

2000年5月1日假期,严光碧、陈昌均一同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十八中学保卫生张祖荣去北京劫回陈昌均所花掉的近三千元差旅费,全从陈昌均工资中扣去了。米亭子小学劫持严光碧回重庆花的差旅费也从严光碧工资中扣除。陈昌均被非法关押在江北区看守所。此后,十八中就开始叫保卫科人员监控该校的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每出入校门都要做记录,“敏感日”将临,十八中就叫门卫脚跟脚的跟踪监视大法学员,去任何地方都如此。

陈昌均被非法劳教,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受种种迫害。2001年5月初的一天早上,劳教所强制集合时法轮功弟子集体炼功,恶警以田晓海为首的十几名恶警手拿警棍、电棍等,大打出手,其状之惨不忍目睹,把陈昌均等三十几名大法弟子打伤。

严光碧被迫害流离失所。2004年2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马向江北公安分局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有15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期满当天,十八中用校车秘密强行将陈昌均押送去了重庆井口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学校应每月支付给邪恶洗脑班4千5百元,共支付了一万八千元,熊克容、马培高还不知耻的对人讲,学校花了多少多少钱。

2005年3月15日,陈昌均、严光碧夫妇在溉澜溪讲真相时,被重庆十八中学邪党书记熊克容、校长马培高雇人跟踪报告后,由恶警出面绑架,被送江北区看守所监禁一月。当天,恶警十余人闯入其家,抢走了《转法轮》和一些师父的讲法。 4月14日,严光碧释放回家,陈昌均被恶人秘密转移到西山坪劳教所强行劳教两年。2005年5月,陈昌均被劫持在劳教所严管组,被恶警安排毫无人性的药教把他整得说话、走路都很费力,在劳教所短短的一个月就被迫害的很瘦,体重至少下降了十多斤,有一个叫某某波的毒教在晚上12点的时候还拿铁床上松动的铁棒儿打他的头部,当时他惨痛的叫了起来,值班的恶警听到惨叫还走到房间外面不让他叫。那段时间陈昌均被迫害得胃病也发了,恶警又不准他到医院,他整天都在咬紧牙关忍受着难言的剧痛和毒教们非人道的折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田鑫,二中队队长雷科金等恶警对陈昌均、伍群、亢宏等大法弟子从精神上、肉体上、生活上进行极其残酷的迫害,长期不准他们出小间,由里面的犯人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一天给很少一点吃的,吃的东西只能是维持生命。这些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很虚弱。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上午八时半左右,严光碧与丈夫陈昌均行走在江北区建新车站时,只听一人大喊:“严光碧”,一时窜出七、八个恶警绑架了严光碧,并把陈昌均劫持到江北区分局。随后,七、八个恶警又进行了非法抄家。严光碧被劫持往渝北区鹿山村洗脑班,六月十三日又非法转押到江北区看守所。

2008年4月21日下午五点多钟,以梁世滨为首的一群恶警非法闯入严光碧家,绑架了严光碧。严光碧遭非法劳教,后因在劳教所被酷刑折磨,不久出现尿毒症症状,被送回家中。在家期间仍然遭到中共邪党严密监控,她的身体一直时好时坏,而且双目失明。

2009年四月二十五日,陈昌均夫妇离开重庆到成都,打算旁听对弟弟陈昌元的非法庭审。他们离开重庆第二天,重庆市十八中恶党书记熊克蓉打电话给陈昌元的女儿陈雁,诱骗其到陈昌均家。陈雁赶到时,已有十八中的人在门口等候。他们强迫其打开家门,并闯入查看,确定陈昌均夫妻不在家后,离开不久,十八中副校长张帆、保卫处周生平伙同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观音桥派出所所长、户籍警察姚某等三人,以及另两名身份不明者共七人到陈昌均女儿陈雁家,逼其说出其父母行踪,并逼问是谁接走的,还扬言要追究那人的责任。陈雁表示其确实不知道时,张帆等来人对其恐吓、欺诈、威逼,惊恐不已的陈雁只得向所有的亲友打电话询问。

就在陈昌均夫妇于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到达高新区法院时,重庆江北区政法委、观音桥派出所户籍李智勤、重庆市十八中保卫处的周生平、重庆市江北区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等一大帮人早已等候在此,他们见到陈昌均夫妇后,立即将他们包围,并以陈昌均夫妇均是法轮功修炼人为借口,不许他们参加旁听,并将他们一直扣押在信访办接待室。非法庭审结束后,江北区政法委一人员(据其他人称其为“吴科”)和十多名防暴警察强行将陈昌均夫妇拖上车后,绑架回重庆。

严光碧被非法劳教,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后因病情严重送往医院住院,2009年10月3日早上在重庆324医院含冤离世。在她住院期间,中共恶党人员对她的监控依然没有放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0/210107.html

2009-05-04: 重庆市第十八中学迫害教师 经济侵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重庆市第十八中学党、政人员助纣为虐,强行收缴了校内教职工大法学员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炼功磁带等,并宣布不准炼法轮功。同时,实施种种经济迫害。

一.第十八中学对教师陈昌均的经济迫害

(1)2000 年5月1日假期,该校教师陈昌均与妻严光碧(大法学员,江北区米亭子小学教师)一同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十八中学保卫生张祖荣去北京接回陈昌均所花掉的近三千元差旅费,全从陈昌均工资中扣去了。米亭子小学接严光碧回重庆花的差旅费也从严光碧工资中扣除。

(2)2001年1月该校教师王素碧、陈昌均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被北京公安非法拘押,十八中副校长与张祖荣到北京接回王、陈二人,熊与张各用差旅费近三千元,也分别在五、陈工资中扣除。

(3)2001年至2003年学校停发王素碧工资24个月,停发陈昌均工资25个月。

(4)2005年3月至2007年6月学校只发给陈昌均生活费每月600元。每月扣去了200元。

(5)自2003年起每学期期末奖、年终奖、旅游费等数千元不发给陈昌均与王素碧。

(6)2003年7月暑假中,陈昌均的姨夫因车祸住合川救急中心。陈昌均前往探望,十八中无故派许多人去校外寻找,每人每天发补贴几十元,花掉了约800元,全从陈昌均头上扣除。

(7)学校每年发给退休老师的福利钱及物品约四千元左右,学校一直不发给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退休老师中的大法学员,陈昌均从2004年11月退休至今,没得到十八中任何福利钱。2008年12月发退休老师过年慰问钱,每人1100元,大法学员吴光明不写“三书”,也没得到。

(8)十八中枉法,私自扣下了政府拨给陈昌均的房屋补贴金2万多元,陈昌均去找学校领导,邪党书记熊克容、校长马培高答:写了“三书”就发,不写不发,至今二年多了未发。

(9)2003年下学期,学生处安排陈昌均加班整理档案迎检,加班了三天,学生处造加班工资表时,分管副校长张帆叫不写陈昌均名字,其他人都领到了加班费,而陈昌均没得到。

(10)2004年下期,由于陈昌均不写“三书”学校就叫下岗,只发生活费,说半年后退回教委安排,后因陈昌均符合提前退休条件,就办理了退休,十八中硬减去陈昌均几年教龄,每月按理说5%数额发退休金,只有几百元。

(11)十八中至今不给陈昌均办理社会福利证件如医保卡等。

二.损害学校经济利益 迫害大法弟子

(1)2004 年2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马向江北公安分局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有15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期满当天,十八中用校车秘密强行将陈昌均押送去了重庆井口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学校应每月支付给邪恶洗脑班4千5百元,共支付了一万八千元,熊克容、马培高还不知耻的对人讲,学校花了多少多少钱。

(2)2008年4月,十八中同意付给公安数万元人民币,让江北区公安分局绑架大法学员退休教师胡占英、牟其明、王素碧、吴邦英等去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迫害,并付诸了实施。

(3)为达迫害目的,2005年,十八中暗自在校外高薪招了两名暗探戴××,付××,每天专候校门外,监控大法学员。2005年3月15日上午,陈昌匀与妻严光碧一同去校外讲真相贴不干胶,却不知道已被跟踪,并报告了十八中领导,十八中让他们向当地派出所报告,约十三点一群恶警在溉澜溪绑架了陈昌均,在他家抢走许多东西,公安当晚还将陈、严二人押去了江北区看守所,刑拘一个月迫害,4月15日,释放了严光碧,却又将陈昌均非法劳教两年,押去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三.跟踪、监控 迫害大法弟子

(1)自2000年6月大法弟子陈昌均从江北区看守所回校后,十八中就开始叫保卫科人员监控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每出入校门都要做记录,“敏感日”将临,十八中就叫门卫脚跟脚的跟踪监视大法学员,去任何地方都如此。过年过节或向父母祝寿之日,原本喜悦团聚之时,家中坐个存心不良的陌生面孔,使全家人倒胃口,让人扫兴、恐怖。2008年,陈昌均的母亲生病住院,陈昌均去护理,十八中也派一门卫跟踪坐病房中又骚扰。2007年,陈昌均的父亲在江津区女儿陈昌兰家去世,陈昌均前往送葬,十八中连夜派两人打的跟踪到了当地骚扰,同时十八中向江北区政府610黑报告,电话打到了江津区政法委,通知到了当地镇政府,村社,要求协助监控陈昌均夫妇。制造恐怖紧张气氛。迫害大法学员及家人,十八中对所有跟踪人员报销每次出行车费与各餐补助,实报实销。

(2)自欺欺人2008年4月起,至今十八中对大法学员实行全天候监控,大法学员每次出校门都必有一门卫跟踪,并说要这样长期干下去。妄图以恐怖达其迫害罪恶目的。

校外群众对十八中这种不人道,目中无法无天的跟踪迫害纷纷指责,门卫他也不愿干这违背良心的坏事,却因十八中以扣工资,下岗为要挟,有次杨松跟踪陈昌匀稍慢了几步,杨松与值班的黄日兵就被各扣了二十元钱。

(3)十八中还规定大法学员走远处事先必打报告经批准才行,可以了还得有人跟踪。

十八中大法学员多次去给熊克容,马培高讲真相,劝其停止迫害,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攻击大法,还强调要继续(迫害)干下去。

由于十八中对大法学员们的精神、经济等多方面迫害,陈昌均身体受到了较严重摧残,在狱中造成的胃痛加重了,近半年来没正常吃过一餐饭,多时间吃点玉米糊或喝点糖水度日,身体瘦了三十多斤,常痛得汗水直冒,躺在床上起不来。其妻严光碧遭邪恶洗脑班与重庆女劳教年迫害,如今双目失明,没有光感,全身水肿,常大便失禁,生活无法自理。两人吃饭都无法煮,十分艰难,星期日女儿买菜回来炒好,放冰箱里,吃几天,饭也如此。

法轮大法教人真善忍做道德品质更高尚的好人,炼法轮功的人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人,希望十八中领导人理智的分辨是非善恶,停止对大法与大法学员迫害,选择——拥有幸福的未来,别去做中共邪党的陪葬品,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87.html

2009-05-04: 重庆市第十八中学迫害教师 经济侵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以来,重庆市第十八中学党、政人员助纣为虐,强行收缴了校内教职工大法学员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炼功磁带等,并宣布不准炼法轮功。同时,实施种种经济迫害。

一.第十八中学对教师陈昌均的经济迫害

(1)2000 年5月1日假期,该校教师陈昌均与妻严光碧(大法学员,江北区米亭子小学教师)一同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关押,十八中学保卫生张祖荣去北京接回陈昌均所花掉的近三千元差旅费,全从陈昌均工资中扣去了。米亭子小学接严光碧回重庆花的差旅费也从严光碧工资中扣除。

(2)2001年1月该校教师王素碧、陈昌均去北京为大法鸣冤,被北京公安非法拘押,十八中副校长与张祖荣到北京接回王、陈二人,熊与张各用差旅费近三千元,也分别在五、陈工资中扣除。

(3)2001年至2003年学校停发王素碧工资24个月,停发陈昌均工资25个月。

(4)2005年3月至2007年6月学校只发给陈昌均生活费每月600元。每月扣去了200元。

(5)自2003年起每学期期末奖、年终奖、旅游费等数千元不发给陈昌均与王素碧。

(6)2003年7月暑假中,陈昌均的姨夫因车祸住合川救急中心。陈昌均前往探望,十八中无故派许多人去校外寻找,每人每天发补贴几十元,花掉了约800元,全从陈昌均头上扣除。

(7)学校每年发给退休老师的福利钱及物品约四千元左右,学校一直不发给不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的退休老师中的大法学员,陈昌均从2004年11月退休至今,没得到十八中任何福利钱。2008年12月发退休老师过年慰问钱,每人1100元,大法学员吴光明不写“三书”,也没得到。

(8)十八中枉法,私自扣下了政府拨给陈昌均的房屋补贴金2万多元,陈昌均去找学校领导,邪党书记熊克容、校长马培高答:写了“三书”就发,不写不发,至今二年多了未发。

(9)2003年下学期,学生处安排陈昌均加班整理档案迎检,加班了三天,学生处造加班工资表时,分管副校长张帆叫不写陈昌均名字,其他人都领到了加班费,而陈昌均没得到。

(10)2004年下期,由于陈昌均不写“三书”学校就叫下岗,只发生活费,说半年后退回教委安排,后因陈昌均符合提前退休条件,就办理了退休,十八中硬减去陈昌均几年教龄,每月按理说5%数额发退休金,只有几百元。

(11)十八中至今不给陈昌均办理社会福利证件如医保卡等。

二.损害学校经济利益 迫害大法弟子

(1)2004 年2月,陈昌均在学校复印了五张讲真相单页传单,十八中领导知道后,立马向江北公安分局黑报告,招来一群恶警抄了陈昌均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绑架了陈昌均去观音桥派出所逼供,次日凌晨,又非法拘留陈昌均有15天,押到江北区拘留所迫害。期满当天,十八中用校车秘密强行将陈昌均押送去了重庆井口洗脑班,迫害了四个月,学校应每月支付给邪恶洗脑班4千5百元,共支付了一万八千元,熊克容、马培高还不知耻的对人讲,学校花了多少多少钱。

(2)2008年4月,十八中同意付给公安数万元人民币,让江北区公安分局绑架大法学员退休教师胡占英、牟其明、王素碧、吴邦英等去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迫害,并付诸了实施。

(3)为达迫害目的,2005年,十八中暗自在校外高薪招了两名暗探戴××,付××,每天专候校门外,监控大法学员。2005年3月15日上午,陈昌匀与妻严光碧一同去校外讲真相贴不干胶,却不知道已被跟踪,并报告了十八中领导,十八中让他们向当地派出所报告,约十三点一群恶警在溉澜溪绑架了陈昌均,在他家抢走许多东西,公安当晚还将陈、严二人押去了江北区看守所,刑拘一个月迫害,4月15日,释放了严光碧,却又将陈昌均非法劳教两年,押去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三.跟踪、监控 迫害大法弟子

(1)自2000年6月大法弟子陈昌均从江北区看守所回校后,十八中就开始叫保卫科人员监控大法学员,大法学员每出入校门都要做记录,“敏感日”将临,十八中就叫门卫脚跟脚的跟踪监视大法学员,去任何地方都如此。过年过节或向父母祝寿之日,原本喜悦团聚之时,家中坐个存心不良的陌生面孔,使全家人倒胃口,让人扫兴、恐怖。2008年,陈昌均的母亲生病住院,陈昌均去护理,十八中也派一门卫跟踪坐病房中又骚扰。2007年,陈昌均的父亲在江津区女儿陈昌兰家去世,陈昌均前往送葬,十八中连夜派两人打的跟踪到了当地骚扰,同时十八中向江北区政府610黑报告,电话打到了江津区政法委,通知到了当地镇政府,村社,要求协助监控陈昌均夫妇。制造恐怖紧张气氛。迫害大法学员及家人,十八中对所有跟踪人员报销每次出行车费与各餐补助,实报实销。

(2)自欺欺人2008年4月起,至今十八中对大法学员实行全天候监控,大法学员每次出校门都必有一门卫跟踪,并说要这样长期干下去。妄图以恐怖达其迫害罪恶目的。

校外群众对十八中这种不人道,目中无法无天的跟踪迫害纷纷指责,门卫他也不愿干这违背良心的坏事,却因十八中以扣工资,下岗为要挟,有次杨松跟踪陈昌匀稍慢了几步,杨松与值班的黄日兵就被各扣了二十元钱。

(3)十八中还规定大法学员走远处事先必打报告经批准才行,可以了还得有人跟踪。

十八中大法学员多次去给熊克容,马培高讲真相,劝其停止迫害,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攻击大法,还强调要继续(迫害)干下去。

由于十八中对大法学员们的精神、经济等多方面迫害,陈昌均身体受到了较严重摧残,在狱中造成的胃痛加重了,近半年来没正常吃过一餐饭,多时间吃点玉米糊或喝点糖水度日,身体瘦了三十多斤,常痛得汗水直冒,躺在床上起不来。其妻严光碧遭邪恶洗脑班与重庆女劳教年迫害,如今双目失明,没有光感,全身水肿,常大便失禁,生活无法自理。两人吃饭都无法煮,十分艰难,星期日女儿买菜回来炒好,放冰箱里,吃几天,饭也如此。

法轮大法教人真善忍做道德品质更高尚的好人,炼法轮功的人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人,希望十八中领导人理智的分辨是非善恶,停止对大法与大法学员迫害,选择——拥有幸福的未来,别去做中共邪党的陪葬品,因为善恶必报是天理,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4/200187.html

2009-05-03: 陈昌元被成都伪法院非法庭审 谢德清、于勤芳遭绑架
2009年4月29日上午11点左右,四川成都市高新区伪法院非法庭审重庆大法弟子陈昌元,成都水力电力勘测设计院大法弟子谢德清、于勤芳夫妇在高新区法院外被恶人绑架,有人听到了他们在被绑架时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中共邪党的公检法部门执意配合并积极参与迫害,面对善良的大法弟子,如临大敌,从前一天的晚上,就开始在高新区伪法院大量布置警力,通宵频繁巡逻、蹲坑。

而在当天一早,高新区法院、检察院周围更是布下大量公安、便衣、警车、防暴警察及六一零等人员,数十名巡警及几辆警车(其中一辆车牌号为川A7330,一辆为川A7335)在法庭周边不停的转悠、“巡视”,行人稍有停留,就被恶言驱赶。
一些便衣在拿着相机对着貌似大法弟子的行人拍照,并相互联络监视行人。

上午11点过,当大法弟子谢德清、于勤芳夫妇步行至高新区伪法院时,被强行绑架。目前还不清楚参与绑架的是哪些部门哪些人员。

另外,陈昌元的哥哥陈昌均和大嫂严光碧专程从重庆过来,想参加旁听,却在法院外被其夫妻二人所在学校(重庆十八中和重庆米亭子小学)伙同重庆观音桥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200145.html

2009-05-02: 大法弟子陈昌元被成都伪法院诬判三年
重庆大法弟子陈昌元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四川省成都高新区法院非法庭审,诬判三年徒刑。
陈昌元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讲真相时被高新区公安分局西区派出所恶警绑架;后于八月二十一日被非法逮捕。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高新区伪法院对陈昌元非法庭审。当日,高新区法院四周防暴警察、警车密布,巡逻车不停在四周所谓的“巡视”。法院非法限制旁听人员,只准三名家属旁听,却安排了大量不明身份的人员旁听。法官不断打断辩护人和当事人自己的发言,并禁止陈昌元妻子为其辩护。最后陈昌元妻子离开法院,以示抗议。最后,高新区法院强行对陈昌元非法诬判三年。陈昌元当庭提出上诉。

哥嫂旁听未成被绑架

陈昌元的大哥陈昌均、大嫂严光碧家住重庆,专程赶往成都想参加旁听。然而,就在他们于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到达高新区法院时,重庆江北区政法委、观音桥派出所户籍李智勤、重庆市十八中保卫处的周生平、重庆市江北区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等一大帮人早已等候在此,他们见到陈昌均夫妇后,立即将他们包围,并以陈昌均夫妇均是法轮功修炼人为借口,不许他们参加旁听,并将他们一直扣押在信访办接待室。非法庭审结束后,江北区政法委一人员(据其他人称其为“吴科”)和十多名防暴警察强行将陈昌均夫妇拖上车后,绑架回重庆。

陈昌均夫妇分别为重庆市十八中、重庆市米亭子小学退休教师。四月二十五日离开重庆到成都,打算旁听对弟弟陈昌元的非法庭审。他们离开重庆第二天,重庆市十八中书记熊克蓉打电话给陈昌元的女儿陈雁,诱骗其到陈昌均家。陈雁赶到时,已有十八中的人在门口等候。他们强迫其打开家门,并闯入查看,确定陈昌均夫妻不在家后,离开不久,十八中副校长张帆、保卫处周生平伙同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观音桥派出所所长、户籍警察姚某等三人,以及另两名身份不明者共七人到陈昌均女儿陈雁家,逼其说出其父母行踪,并逼问是谁接走的,还扬言要追究那人的责任。陈雁表示其确实不知道时,张帆等来人对其恐吓、欺诈、威逼,惊恐不已的陈雁只得向所有的亲友打电话询问。

陈昌均夫妇都是法轮大法弟子,99年7月20日之后都受到严重迫害。陈昌均曾被非法劫持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两年;严光碧也于去年被非法劳教。二人所在学校一直逼迫他们写“三书”,由于不放弃信仰,他们自2002年起,就被十八中指使校门卫非法跟踪。自去年4月份开始,更是被寸步不离的“贴身”跟踪,甚至陈昌均为母亲拜寿,跟踪者也站在旁边;陈昌均到医院照顾生病的母亲,跟踪者就守在病房。已知参与非法跟踪过陈昌均夫妇的校门卫有:牟红、徐特、熊洪林、黄田兵、刘清明、冉其刚、向××、罗××、冷××。不仅如此,陈昌均还被十八中非法扣压房屋补贴金共计两万多、以及五年的退休福利金;严光碧的工资卡则一直被米亭子小学书记严家俊非法控制。

由于长期受到非法跟踪等残酷迫害,陈昌均夫妇身心均受到很大伤害,严光碧双目已几乎失明。但十八中、米亭子小学、观音桥派出所等仍未停止对他们的迫害。

目前,陈昌均夫妇被非法严密监控在家中。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并给予声援和帮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200079.html

2008-02-19: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9/172728.html

2007-04-18: 重庆江北区国安及教委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江北区国安及教委继续迫害大法弟子陈昌均,严光碧夫妇。陈昌均被邪党政权非法判二年劳教,于二零一零七年三月十四日回到家中。在非法劳教期间,大法弟子陈昌均绝不配合邪恶,一直关在严管组身受尽折磨。视力减退,视物模糊,除此之外,家人上的帐只知有这回事,一文也用不着。每次用餐要么仅一指大小一块馒头,要么仅有三口饭,“恶人所说的饥饿疗法”。煎熬中饥饿了两年。送去的衣物全没,只有同修暗暗送点。

回校后,重庆十八中学校邪党书记熊克容副校长张帆,保卫科长张波,张祖荣,还有校门卫安多人一起强逼他写的谓“三书”,大法弟子陈昌均坚定回答“功要炼,三书不写”,这一群人无可奈何,又出一招,你每天早晨八点前不能出校,每晚八时前必返校,随身有跟踪盯梢。工资只有六百元(工资由原中教一级先后降三次)。虽还在受迫害,但大法弟子陈昌均完全明白自己应做好三件事,最重要的要先学好法。

今年二月一日上午,江北区国安一队四恶警,在家无主的情况下,抄走了大法书籍,“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从此大法弟子严光碧被迫离家。三月三日至十六日“两会”期间,国安、米亭子小学邪党书记严家骏再次到家,未见人,走时撒下强权之语一句:再不回来,扣发工资!他们就是这样对待坚信“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8/153013.html

2006-11-29: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田鑫,二中队队长雷科金等恶警对伍群、陈昌均、亢宏等未“转化”的大法弟子从精神上、肉体上、生活上進行极其残酷的迫害。长期不准他们出小间,由里面的犯人進行二十四小时监控。恶警天天叫他们写所谓的心得体会,不写就叫犯人对他们進行肉身迫害,又打又骂。还不准家人接见,家人上的钱也不准他们本人用,而是其他人用了。一天给很少一点吃的,吃的东西只能是维持生命。这些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很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9/143517.html

2005-11-22: 重庆教师陈昌均在劳教所被迫害得极度消瘦
重庆江北区大法弟子陈昌均,于2005年3月15日因做真像被抓捕,而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陈昌均被关在劳教所后,一直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拒写所谓的“三书”,被加重迫害,不法之徒妄图从经济、精神和肉体上拖垮他。

从今年5月份以来,他们就不准陈昌均的家人接见,不准给他存钱。在劳教所里陈昌均受到残酷的迫害,现在腹痛难忍,不能進食,人已极度消瘦,几近皮包骨。在这种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恶徒仍然不肯放过他,他们用电棒抽打他,用打火机烧他的手,并且从9月份起单位还停发了他的工资,真是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2/114998.html

2005-10-31: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加重对大法弟子陈昌均的迫害
重庆江北区大法弟子陈昌均于2005年3月15日因做真像被抓捕,而后被邪恶非法劳教两年。陈昌均被关在劳教所后,一直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拒写“三书”,被邪恶加重迫害,并妄图从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拖垮他。从今年5月份以来,就不准家人接见,不准给他上账。现今,天气已转凉,仍然不准家人送衣物,在劳教所里陈昌均受到残酷的迫害,现在腹痛难忍,不能進食,人已极度消瘦,几近皮包骨。在这种生命垂危的情况下邪恶仍然不肯放过他,它们用电棒抽打他,用打火机烧他的手,并且从9月份起单位还停发了他的工资,真是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31/113496.html

2005-05-11: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是迫害重庆大法弟子的黑窝,西山坪劳教所教育科长田鑫是那里最邪恶最残暴的打手。最近以来,他秉承邪恶指示,加大压力逼迫西山坪劳教所里的吸毒劳教人员“不惜一切手段强制‘转化’尚未转化的法轮功人员”。对伍群、杜汉文、陈昌君等大法弟子疯狂迫害。

2005-05-01: 陈昌均、严光碧夫妇于2005年3月15日在溉澜溪做真像时,被重庆十八中学邪党书记熊克容、邪恶校长马培高雇人跟踪报告后,由恶警出面抓走,被送江北区看守所监禁一月。当天他们被抓后,恶警十馀人撞入其家,抢走了《转法轮》和一些师父的讲法。

4月14日,大法弟子严光碧释放回家,大法弟子陈昌均被恶人秘密转移到西山坪劳教所强行劳教两年。

2005-03-23: 2005年3月15日下午,陈光均、严光碧夫妇回溉澜溪老家看望年老多病的双亲。不幸途中被恶警、便衣特务十馀人抓走,现下落不明。

2005-03-19: 重庆十八中学教师大法弟子陈昌均、其爱人米亭子小学教师大法弟子严光碧于3月15日在家被十八中学书记伙同江北分局恶警先后绑架(原因待查)。这两位大法弟子曾多次被迫害,都坚定地走了过来!

另外,两位弟子的女儿陈燕及女婿原都是大法学员,后在劳教所被洗脑,回来后邪悟得很厉害,到现在仍然没有醒悟过来。其家里电话:023-67751535。

2004-05-22: 2001年12月,以残暴恶毒而着名的刘华调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专管法轮功学员),即在江泽民的“打伤打残不负责,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在龙仕舜副所长直接担任大队长督促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只要结果,不管手段和过程”的迫害中。刘华伙同恶警肖建铭(当时任中队严管分队队长兼龙仕舜的司机,现调任西山坪劳教所包装厂厂长),李宗权(现调劳教所教育科),高定(时任大队教育干事,现调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等唆使吸毒劳教人员王建鹏、邓平、何卫东、刁小微、刘红光等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了肆无忌惮的疯狂迫害。刘到队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立即升级,除了经常带领警察和吸毒劳教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毒打外,刘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每顿饭前认错认罪,否则就是一顿暴打,许多坚修大法的学员饭前挨打是家常便饭,刘更是直接参与策划了2001年12月中旬对法轮功学员的集中暴力打压事件。

2001年12月中旬,刘在中队会上公开宣布打压政策:“值班的(被中队任命代替干部值班的吸毒劳教)是红帽,普教(中队的吸毒劳教一律改称普教)是白帽,法轮功没有帽,没帽的听白帽的,白帽的听红帽的,红帽的听老子的(指刘)”,众吸毒劳教听到这样的政策后一片哗然,看到台下不解的表情,恶警高定進一步解释说:“我们这里没有吸毒劳教,你们以后都是普教(为躲避外界的调查),法轮功学员是特殊劳教。普教是警察的延伸,代表着警察说话和做事,你们是国家和政府打击法轮功的精英,代表国家和政府,你们明白噻!”。

12月19日,龙仕舜、田馨、田小海、肖建铭等上午从其它中队挑选了60多名吸毒劳教(多次劳改、劳教人员)、近40名警察和一名所谓的医生(陈剑平)到该队,中午又从中挑选了20多名身强体壮的吸毒劳教作为打手(他们称为“执法队”)。这伙人在警察食堂一顿酒足饭饱后,从下午2点开始,在龙仕舜、刘华的指挥下,从2舍到14舍依次逐个将法轮功学员拖到操场上暴打。在这个过程中,刘华指挥四个打手从舍房将法轮功学员逐个押出,高定,李宗权、程××等在旁作打压记录。法轮功学员被押出后,首先强迫在刘华面前跪下,如不服从,旁边早已准备好了的打手便一拥而上将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脱下袜子和鞋,将其塞進法轮功学员的口中,并用另一只鞋猛力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直至全脸肿胀或昏迷过去,再把法轮功学员拖到一边,由4个打手按住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另外4、5个打手猛力踢、踩、蹬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要达到他们的所谓打遍、打够、打痛的目标),直到法轮功学员不能动弹后。刘华才一声令下:“拖下去!把下一个押上来,快!”接到指令,两个打手拖着法轮功学员的脚就向舍房狂奔。当这名法轮功学员脸贴地的被到拖回房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又紧接着被拖出做同样的暴打。就这样,在这三天中,13个舍房共计70多名坚修大法的学员每天挨个被暴打一遍,连近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行凶中,外伤的由恶警陈剑平简单处理后继续暴打。全队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不是遍体鳞伤,鲜血淋漓,奄奄一息。在此次事件中被暴打伤势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洪福、袁志强、王正荣、严新培(近70岁)、林德才,刘吉兵、朱勇、黄光明、陈昌军、古良君、张全明、杨斌、王显安、张正伟等。其中薛俊鹤(66岁)右手被当场打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2/75224.html

2004-04-07: 重庆市陈昌君被抓捕、妻子流离失所

恶人刘志星,向610举报了在重庆市18中学印经文的大法修炼者陈昌君和他妻子,致使陈昌君被非法抓捕,妻子也被迫流离失所。

2004-03-28: 江北区18中有10几名大法弟子,有2名及家属被非法劳教。
1. 王淑碧 女 55岁,教师,被非法劳教2年。
2. 陈昌军 男 52岁,教师,与弟弟陈昌全,女儿陈验均被非法劳教2年。陈昌军被迫害用双拐出劳教所。恶警2003年抓捕其爱人,爱人被迫出走。陈昌军劳教后工资降级,调离教师岗位,奖金被扣发,常被书记、保卫科的人干扰。

3.一大法弟子2004年2月下旬被非法关押。据称是因在学校复印了几张真相资料,被人发现,而被学校绑架至拘留所关押。大约十几日后转押于重庆市井口洗脑班。这次绑架案学校负主要责任,同修应加大力度向18中师生讲清真像。

2004-03-24: 重庆18中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18中有10几名大法弟子,有2人被非法劳教。

1. 王淑碧 女 55岁,教师,被非法劳教2年。
2. 陈昌军 男 52岁,教师,与弟弟陈昌全。女儿陈验均被非法劳教2年。陈昌军被迫害两年,最后是用双拐走出劳教所的。陈昌军回家后工资被降级,奖金扣发,调离教师岗位,常被书记。保卫科的人无故搔扰。恶警2003年抓捕其爱人,爱人被迫出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4/70790.html

2004-03-13: 重庆江北区第18中校领导对该校大法弟子陈昌均進行迫害,强行将其送洗脑班,单位还派二人专管,费用全部由陈负担。

2001年初陈昌均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该校就向上报告,陈被非法劳教两年回到单位后,学校又派人对陈跟踪,前不久,该校领导还在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宣布:全校老师都要注意我校法轮功,有事立即报告。

今年2月28日,陈昌均在该校复印室印了几张真像资料,被人报告到校办主任刘志星,刘立即将此事报告给校保卫科张祖荣、书记熊克蓉,他们又将此事通知了江北区610办公室和观音桥派出所,邪恶之徒得知后强行将陈昌均关押到看守所,并在当天抄了陈的家。
*********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所谓的教育大队的一中队以设立严管组为名,私设刑堂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弟子,其罪行如下:
该中队有普管组14个,另设严管组3个,在全所数千劳教人员中选了强悍者集扒窃、偷盗、诈骗、强暴妇女作“鸡头”并吸贩毒于一身的坏人二百馀名,以恶习特重者选入严管组,每组14人左右,设2个组长。这些自己都承认自己是社会渣滓,满身恶习的真正坏人,狱警却视之如宝贝,叫他们当“帮教”,配合着专门迫害大法弟子。

...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叩起”(即头向下,弯腰九十度以上,两腿站直并拢,双手垂直挨着脚趾),从早上六点钟直到深夜十二点钟为止,昏倒了就群凶暴打,醒后拉起来再“叩”。邪恶的“帮教”还常用肘腕猛力击打“叩”着人的背部腰部,把人打倒后又藉口“没叩好”,又是一阵乱打,人人如此。如大法弟子陈昌均因腿被打伤后,导致平地走路将腿摔成骨折,医治了五个月至今还肿得走不得路...

2003-12-19: 陈昌军, 男 ,48岁,2000年—2002年底被非法劳教期间腿被打残,是拄着双拐离开劳教所的。陈昌军是江北区18中的教师。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9-09-18: 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
电话:023-63940030
国保支队某警警号101798.其余几人穿便衣。

江北区大兴村派出所:023-67852406
江北区观音桥派出所:
电话:023-67857218、67850030
警察何昊19823313887,警号302107,当天配合国保出警并用执法仪全程录音录像。
重庆市江北区塔坪居委会:
书记韦晓君13308310061出面配合抄家、拍照
副书记曾金

渝中区石油路派出所
地址 重庆市渝中区大坪正街金石巷3号附5号,邮编400042
电话:02363941521
重庆市渝中区分局电话:02363849902
所长 黄勇 手机 13883056869
警察 经办人 代力

渝中区公安分局警风警纪投诉电话 02363756570

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 邮编 400010 电话 02363905040
检察长 夏阳 检察长 夏阳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检法大厦 邮政编码:400010
电话:023-63905101 63905999
检察长 夏阳 手机1390830592602363905168 宅02367863558
副检察长 陆晓平 02363905114
副检察长 熊文新 02363905112
副检察长 汤茜茜 02361848250
政治部主任 钟鹏飞 02363905117
纪检组长 谢侃 02363905116
职侦局局长 顾龙 0236390599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邓冲 02363905120
专职检委会委员 郑庆伟 0236390512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魏小良 02363905121

侦查监督科(批捕科)
副科长 卞朝勇 02361848251
副科长 陈洁 02361848271

公诉科 科长 潘峰 02363905072
副科长 苏祖川 02363905070
副科长 林志强 0236390507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区号023
西山坪劳教所龙所长 89090015 89090017

重庆弹子石裕华于社区,邮编400061
主任:任叶强
书记:卢胜林
副书记:廖永健,吴庆容
副主任:邹崇跃

重庆18中学学校办公室电话:67728942
马培高 男,校长 办67722215 宅67879998 小灵通66159998
熊克蓉 女,书记 办67724349 66756729 宅67879998 手机13808347118
刘中碧 女,副校长 办67727446 宅67712988 66828696
张帆 女,副校长 办67722641 宅67751776 手机13062363677
熊明 女,副校长 办67727450 宅67876911 小灵通66665661
刘志星 办6675315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