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 >> 兰洪英(兰红英), 女, 41

个人情况: 五常市背阳河财政所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五常市五常镇
有关恶人: 黑龙江省五常市委书记肖建春、五常镇现任五常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五常市610头目朱宪福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5-30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兰洪英(兰红英) 兰红燕(兰红英妹)
祖辈亲人: 兰红英母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7: 黑龙江省五常市兰洪英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兰洪英,女,41岁,生于黑龙江省五常市五常镇,毕业于黑龙江省财政专科学校,五常市财政局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职。下面是我被迫害经历:

1999年1月末,我是在邻居的介绍下为祛病健身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前,我年纪轻轻就患有胃炎、十二指肠溃疡、肝炎、神经衰弱、风湿等多种疾病。心情低落、烦躁,对人生悲观失望,甚至厌世。修炼后,我身体健康,性格开朗,心情舒畅,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人应该真诚、善良的活着,做事先考虑别人,而不是自私自利,尔虞我诈。不断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每天沐浴在得法的喜悦中。可是1999年7月,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不但失去了修炼的环境,还遭受了精神与经济上的严重迫害以及肉体的折磨。

1999年7月22日,我和表姐去黑龙江省政府和平请愿,被黑龙江政府出动的大批公安警察用大客车拉到双城八小学非法关押,直到晚间被押送到黑龙江省五常市公安局,强迫放弃修炼,直到天亮才放回家。

2000年6月22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信访办给绑架到五常驻京办事处,后由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王志明、战志刚于6月28 日从北京带回,直接非法关押到五常市拘留所,后又转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他们派4人(公安、财政各2人)去北京接人,在短短的4天当中花去7000多元钱,回来后财政局竟然把这笔钱全算在我一人身上,每月工资全部扣下,连基本的生活费用都不给。并且没给任何关于这7000多元钱的收据,从此以后我就一分钱工资也没拿过,但我仍然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后经知情人透露,去北京的4人在北京住高级宾馆,又到各旅游景点旅游共花了7000多元钱。

我被非法关押了52天,在有冤无处诉、人权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我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并要求无罪释放,绝食第三天政保科不但不放人,反而加重迫害,我被送往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得知消息后,多次到公安局、宣传部(610恐怖组织)去找,要求放人,第四天公安局要求家属交1000元保证金后,才以证据不足放人。去第二看守所接人时,家人被要求交150元伙食费,家属说2天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凭什么收150元钱,看守所女管教答:她不吃别人还得吃。就这样一个本不富裕家庭又被无故勒索了1000多元钱。公安局政保科去北京领人,4天花了7000元所谓费用,也全部由财政局从我的工资中扣除。

2000年11月,我去北京上访,因不报姓名,被绑架到北京顺义看守所。警察为了让我报姓名、住址,强制蹲马步,用电棍电,威胁、恐吓。由于身体状况不好,从北京放回来。12月13日财政局以谈话名义将我骗到财政局,在单位呆了一个多小时,局长也没找我谈话,结果派出所杨大朋等人上楼把我绑架到五常第一看守所,抓人没有任何手续,也不通知家属。关押11天,因绝食,被灌食二次,鼻管插破出血,身体不行了,才勉强放人。同时被罚款500元,没开收据。12月26日,我被迫流离失所。此前,单位非法开除我的工职,但没通知我本人。

2002年8月30日,我被吉林省榆树市警察绑架到榆树看守所,遭到刑讯逼供。被打耳光,揪头发,辱骂,用脚踢,上大背剑酷刑。期间,因绝食抗议,看守所每天让犯人用针管灌食,狱医用银针扎我十个手指,折磨我。后来,狱医以打针为名,将我身上的血管故意扎漏多处,以此来折磨我,致使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强迫挑豆子给看守所挣钱。后来被送回五常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002年8月30日,我在五常临时住所被吉林省榆树市警察非法抓捕。警察将我和我同住的同修的私人财产,包括平时穿的衣服,生活用品(锅、碗、瓢、盆)洗劫一空。包括现金三千零四元左右,一三六卡手机两部,传呼两个,二万元存折一个,自行车一辆,摩托车一辆,全部抄走,不知去向。

2003年7月17日早上,在黑龙江省五常市第一看守所,正所长与副所长指使五、六个男犯人,将我和任秀英按在铺上,强制戴上手铐脚镣。我与他们讲道理,他们不但不听,正所长还下令让一名男犯用胶带把我的嘴给封上。在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的路上,由于我们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司机、男犯轮流打耳光,并用胶带封嘴不让说话。到监狱大门外,我们都光着脚,头发被打得很乱。看守所的女管教李林艳与女监交涉回来向所长汇报说,监狱不同意收任秀英、兰洪英、王文丽、孙亚芳四个,怕影响这里的人。所长们就拉着我们到监狱局告状,当天下午又把我们拉回了五常。

第二天7月18日,看守所不法人员又用同样的方式把我们四人送去,管教李林艳对狱警说如能把我们4人留下,就请你们去饭店,秋后再给你送五常特产的大米。李又补充说是个人关系,这样监狱不法人员才把我们4人收下,把任秀英和孙亚芳直接关入小号。

2003年7月,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训队,由于不报数,我被吕晶华大队长打耳光,口腔两侧都被牙硌破,吃饭困难。被女警察抓头往墙上撞,用高跟鞋踢胳膊,左上臂被踢的很长时间都黑紫,打完人,吕晶华还无耻的让说声“谢谢”。还有一次我不报数,被集训队女警察用竹尺把脸打变了形,罚蹲一宿,不让睡觉。眼、脸黑紫很长时间。

2003年11月28日,我因拒绝参加非法的劳动改造,拒绝出工,被女子监狱犯人强行拖至车间。由于不配合,整个身体在楼梯上和雪地上滑行,外衣,绒衣都被拖坏。到车间又强行罚蹲,两手被绑在背后,直到违心的答应干活。每天都在压抑中生活,还经常呕吐,吃不下饭。

2004年正月初七,因拒绝出工,被强行拖至车间。被用手铐和另两个同修铐在一起。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直到晚上十点收工。期间,因我绝食抗议,监区大队长让不懂医的犯人宋立波给我灌食,鼻子被胃管插的直流血,后来被同修制止。有一次犯人用开口器撑嘴到极限,半个多小时才拿下来,就是故意迫害我。还有一次,宋立波将胃管插胃里后,将上半部用胶袋缠我头上,并威胁说不答应吃饭就把胃管一直插胃里,缠头上,我摇头拒绝,她只好把胃管拔下来。每天被犯人强行拖出工,身体在在楼梯和雪地上滑行,外衣、绒衣被拖坏多件。同住的犯人组长多次将我的头往地面砖上撞,以发泄私愤。这样的迫害大约持续了三十多天,最后以失败收场。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我们破除做奴工迫害,可以不出工了。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非法关押期间,因不报数,被上大背剑酷刑,几乎休克。因不穿囚服,被关小号迫害十五天,回来后双脚疼痛。

2006年末,我被转到十一监区非法转化,由六、七个犯人包夹,强制坐小凳,强制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录相。犯人崔湘谩骂、恐吓我,进行人身攻击。由于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我违心的所谓“转化”。内心非常痛苦,精神压抑,痛不欲生,持续一年之久,直到我声明重新修炼。

2009年3月,我因不穿囚服,坚持炼功,被犯人头郭海英和夜岗犯人诬陷要咬舌自尽,将我迫害到小号。在小号不给被褥,两手打双铐,睡觉时也不给打开。晚上被冻得睡不着觉,还不让坐着。致使我心跳一百三十五下,双脚和左侧身体疼痛麻木,大约半年才恢复。从小号回来后,因为炼功,郭海英伙同包夹和门岗犯人强制我码坐。

2010年8月,我结束8年冤狱回到家中。期间五常市“610”不法人员企图绑架我去五常洗脑班迫害,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我平安回到家中。

2002年至2010年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所需生活费用上万元都是家里人存的。2010年我回家后,一直靠打工维持生活,经济窘迫。十六年来,我的经济损失超过十万元。

此外,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我父母曾多次去政法委和“610”要人,遭到工作人员的讥笑、嘲讽,他们几天时间就苍老了许多,精神压力很大。在我流离失所期间,团结派出所人员经常去家里骚扰,给他们生活带来干扰。我被非法绑架到吉林省榆树看守所,妈妈非常担心我的生死,怕我被迫害死,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2006年爸爸去黑龙江女子监狱看我,老泪纵横,回家后不久就病故。其实姐姐也早于爸爸就已离开人世,妈妈承受不了,一病不起,也于2007年离开人世。黑龙江女子监狱刻意隐瞒,没让我见他们最后一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7/黑龙江省五常市兰洪英自述遭迫害经历-318156.html

2013-10-27: 冰城血难(七)
第八篇 酷刑惨烈惊鬼神(下)

......上绳

受害人:兰红英,女,三十多岁,五常市背阴河财政所公务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兰红英又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押了八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期间,恶警大队长吕晶华、王晓丽、郑洁及恶警张春华,还有犯人宋阳、宋丽波、崔湘、郭海鹰、吕影等都对兰红英做过以下迫害:猛扇嘴巴子、抓住头撞墙、用高跟鞋踢胳膊和腿、用竹尺打脸和腿、罚蹲一宿、不让睡觉、上绳、用手铐把三个人连在一起、不让上厕所、逼坐冰凉的水泥地上、野蛮灌食、大背铐、扒掉棉裤并打开窗户掸上消毒液冻……兰红英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7/冰城血难(七)-281038.html

2010-08-26: 被非法判刑八年的黑龙江五常学员兰洪英将到期
黑龙江五常法轮功学员兰洪英被中共迫害,非法判八年刑,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今年八月二十九日到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6/228796.html#10825233718-32

2009-11-30: 黑龙江五常市当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二)
......兰洪英:女,2000年6月22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被由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王志明、战志刚勒索1000元。公安局政保科去北京,4天声称花了7000元,也全部由财政局从兰洪英的工资中扣去,2000 年12月13日被派出所杨大朋等人绑架到五常第一看守所,被勒索5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0/213559.html

2007-05-06: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罪行曝光

2006年11月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集中全部邪恶力量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

11月28日~12月1日,两次疯狂的对大法弟子搜身、搜铺,将大法弟子被褥强行撕开,对大法弟子采用捆绑、用胶带粘嘴等刑罚,在监区恶警的指挥下,刑事犯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将大法弟子保存的师父讲法搜走,并将大法弟子强行码坐,脸对监控器,每天直坐12小时左右,中午无休息时间。大法弟子董林桂无端被恶警杨华、黄晶、许盟用捆绑带捆在便衣库,将其大法抄写本强行搜走,并将眼镜、纸、笔、筷子、饭勺等搜走(其他大法弟子也同样遭此迫害),同日许多大法弟子被恶警指挥下的刑事犯粘嘴、捆绑,大法弟子聂绪梅、刘坤、王明艳、于玉梅、潘西华等受到了严重的迫害。

女子监狱二监区恶警,使尽恶毒迫害大法弟子,恶警指使值夜的刑事犯站入厕所内,严密监视入厕的大法弟子,如遇两个大法弟子入厕,刑事犯站在二人中间,时间稍长就将厕所窗子打开,寒风刺骨,没有人性。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自11月28日对大法弟子加重迫害以来,又有新恶行,各监区不断有大法弟子被强行拉入所谓的“转化”“攻坚”“巩固”监区,被残酷迫害,进行强行转化,据悉:有大法弟子杨丽霞、王洪洲、高佳博、王玉华、周春芝、王爱华、兰红英、马淑华等被强迫送入攻坚,后又把杨丽霞送入“八集训监区”继续迫害。由于邪恶对外严密封锁消息,遭迫害人数不只这些。

邪恶并召开大会,嘉奖部份邪恶“包夹”人员,给这些刑事犯减刑、假释,鼓励刑事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转化,已经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6/154185.html

2006-08-08: 大法弟子兰红英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

黑龙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兰红英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曾多次被江氏邪恶集团绑架,非法关押在五常拘留所、看守所。2002年秋,兰红英再一次被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重刑8年,至今仍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监区被非法关押。一家人被恶党迫害,父、妹相继去世,母亲重病无人照顾。

兰红英家中有五口人。父、母、哥、姐。兰红英姐妹两人从小多病,都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身心受益。由于99年7月20日以来的残酷迫害,姐妹的多次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姐妹也多次遭单位及公安局派出所上门骚扰,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每天生活在极度紧张和痛苦之中,加之思妹心切,已于2005年1月含冤离世。

50多岁的老母亲几年来生活在对恶党的恐惧及失去大女儿的痛苦和每天都在思念小女儿的痛苦之中,于去年下半年突发重病,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父亲老实巴交,天性善良,除承受和母亲一样的痛苦之外,还要照顾重病的老伴,身心憔悴,于2006年6月初去省女子监狱最后一次探望兰红英回来之后突发脑出血,于7月中旬含冤离世。

亲朋好友不忍心把这不幸的消息告之兰红英的母亲,只是说由于两位老人不能相互照顾,把她的老伴接到其亲属家养病去了,老太太对老伴的挂念及对所有痛苦的承受到极限,现在病情加重,生命垂危。兰红英的哥哥在哈市某律师事务所工作,因受邪党谎言蒙蔽毒害至深,心存恐惧,怕受株连,不敢前去探望妹妹,加之工作又忙,不在本地无暇照顾加家中孤苦伶仃的老母亲。现兰红英的母亲处于极度困境之中。更为痛苦的是兰红英对家中的事故一无所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8/135081.html

2005-06-08: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兰洪英,五常市背阳河财政所大法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顺义看守所、吉林省榆树看守所,期间遭受蹲马步、电棍、打嘴巴、揪头发、大背剑等酷刑。兰洪英于 2003年10月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哈女子监狱,遭受过上绳、罚蹲、戴手铐、坐凉水泥地、不让穿棉裤、大背剑、打嘴巴、抓头往墙上撞、不让睡觉等酷刑。主要凶手:恶警郑杰、张春华、李某,恶人王晓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8/103574.html

2004-08-15: 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连年迈体弱的大法弟子也不放过。一些县、市看守所、610给监狱管理局、女子监狱有关负责人行贿送礼,将一些不符合收监条件的大法弟子强行送入女监。例如,七监区的沈景娥修炼前乳腺癌转移成淋巴癌,一侧乳房切除,是炼法轮功捡了一条命。沈景娥送進监狱不符合收监条件,仍被非法收监。她因多次被铐、打,加上长期不许炼功,几次发病,全身抽。五常的兰红英(四监区)、王文丽(七监区)等3名大法弟子绝食一个月,第一天监狱不收,送她们的所长和干警威胁说:“不收,把大米要回来”(给监狱管理局有关负责人送大米),第二天,再次行贿才将三人送進来。齐齐哈尔、鹤岗610、看守所也走后门花钱送大法弟子入监。曲杰正在医院(保外就医)时硬被从病床抓走,几天后送入女监。在被迫害中不许炼功,她血压高、心脏不好,2003年12月1日被二监区干警拉到冰天雪地中体罚,第二天又逼大法弟子跑步,不跑就打。曲杰年近 60,受此凌辱后身心倍受打击,不久就由二监区转入病号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5/81822.html

2004-07-09: 兰洪英,法轮大法修炼者。2000年6月22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信访办给抓送到五常驻京办事处,后由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王志明、战志刚于6月28日从北京押回,直接非法关押到五常市拘留所,后转押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被关押了52天,后来绝食四天被放回,罚款1000元。公安局政保科去北京领人,4天花了7000元所谓费用,也全部由财政局从兰洪英的工资中扣去,从此兰洪英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遭到警察电棍击打,由于身体状况不好,从北京放回来。12月13日财政局以谈话名义将兰洪英骗到财政局,在单位呆了一个多小时,局长也没找她谈话,结果派出所杨大朋等人上楼把兰洪英抓到五常第一看守所,抓人没有任何手续,也不通知家属。关押11天,因绝食,被灌食二次,鼻管插破出血,身体不行了,才勉强放人。同时被罚款500元,没开收据。12月26日,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8月30日,又被榆树市公安局在五常市临时居住地绑架,榆树市公安局恶警对兰洪英用针扎手指、电棍电、打耳光,脸都被打得变了型。强迫劳动,不让家属接见,迫害三个月后,于2002年11月29日送回五常市第一看守所,又关押了8个月,后被非法判刑8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市女子监狱。期间经常受到冻冰棍、蹲小号,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等酷刑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8/78937.html

2004-05-29: 七监区副大队长崔艳,看见大法弟子闭眼睛,拿手提包挨个打,当着大法弟子面告诉犯人“揍她们,对她们狠点儿”。11月28日早晨,八监区大法弟子韩英,周春玲,兰洪英等六名大法弟子因拒绝参加劳动改造,拒绝出工,被犯人强行拖至车间。其场景惨不忍睹。有的两个犯人抓住大法弟子的棉袄后脖领子,有的一个犯人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由于大法弟子不配合,使大法弟子的整个身体在楼梯的地上和雪地上滑行,它们(刑事犯人)还声称就和拖“死倒”一样。大法弟子高喊着“不许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有罪”。这样的人间惨剧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经常上演。11月20日左右,七监区被劫持的武丽君,陈伟君,沈景娥因不配合五联保犯人的看管,不和他们一起出工,也先后被拖至车间。这样对人权的践踏,对人格的污辱,视人命如草芥的惨剧,竟无一人过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89.html

2003-12-16: 2003年4月,五常市法院在没有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分别对兰洪英、王文丽、孙亚芳等五位大法弟子非法审判。刑期高达13年、孙亚芳因邪恶栽赃证据不足被非法判3年。现在她们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遭受邪恶迫害。具体情况不详。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6/62668.html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11-07:黑龙江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邮编150070
所长刘芳13945155333

五常市公安局营城子派出所电话:0451-----55873110
五常市公安局拉林派出所电话:0451------55883110



2018-01-24: 五常市八家子派出所电话:0451-558751830451-558750120451-55985012
八家子派出所 所长 段 飞 电话:13904663110
八家子派出所 副所长 李洪宇 电话:15653655866

2017-12-20: 背荫河派出所:0451-55880084

五常市委政法委 区号:0451 邮编:150200
五常市政法委:451-53522926

高雪峰53537773(办)15146446666
金耀辉13845141055
杨久林13845631321
代丽娟13936070559
赵彬13766992989
高彦萍:13936059377
综治办、维稳办、值班电话:0451-53522926
五常市610主任 韩光13074522055
451-55801013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金耀辉:办451-5352247113845141055
(洗脑班头目)
政法委书记 梅晓东:办451-53537773

五常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451-53524127
大队长 白云祥:办451-5352412613030023456
原队长 战志刚:1393655168813936551668
国保大队:451-53524126
副队长 辛晓华13936217333
辛晓华妻 翟蕾15545960888、
15638963333

五常市公安局
局长 崔义:办451-5352212613684500001
政委 李海峰:办451-5353523513936378999
副局长 冯志民:办451-535389981380462151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5-10: 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0/12731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