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市(哈市) >> 张延超, 男, 35

张延超
黑龙江省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张延超被抓捕后几天遭哈尔滨警察虐杀。张延超死后21天家属才获得通知。在火化场家属见到张的遗体满身伤痕,眼球被挖走一个,内脏被部份切除。张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女儿被迫流离失所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五常市拉林镇西黄旗村
有关恶人: 黑龙江省五常市红旗派出所:胡彦晶,此人是迫害大法弟子张延超致死的凶手。
迫害情况: 在哈尔滨公安七处恶警残酷折磨,不到两天就被打死。尸体惨不忍睹:内脏被割,眼珠被摘,下牙被打光,全身多数皮肤无存。
个人近况: 2002年3月31日 迫害致死 (2003-04-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1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72(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张丹丹(张延超女儿)
夫妻/父母: 张延超 关英华(关云华,关XX)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0-08: 江泽民集团害死了好人张延超
在拉林河畔有座村庄——黑龙江省五常市红旗乡西黄旗村,勤劳的农民世代生存、耕种在这片土地上,有位青年叫张延超,中等个头、面容祥和、举止有几分温文尔雅的书生气。

家有妻子女儿和年迈的母亲,责任与担当是他操劳的动力,可身体却使他力不从心,胃痛经常发作,食欲不振,疲惫的他没有力气承付家庭的重担。妻子又患有腰痛病,孩子又小,多少个无奈使他一筹莫展。

此时法轮大法弘传,夫妻双双走进法轮大法修炼,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下,真是枯木逢春,夫妻俩的病很快都好了,俩人焕发青春活力。老母笑了,牙牙学语的孩子快乐长大。他们买了车,种地之余给商家拉货,乡亲有事相帮,他的朋友多,还有忘年交,人缘极好。

江氏流氓集团为何容不了百姓的快乐,他们制造了何止千家冤、万家泪的惨案,多少家庭破碎;多少孩童失去双亲;多少年迈老人失去晚年寄托……这桩桩触目惊心血与泪的惨案,是江氏流氓集团造成的。只因祛病健身做好人的张延超,就是惨案的其中一例。

在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张延超外出时被警察拦截在一辆客车上,遭非法抓捕。当通知家属时,已是人躺在荒山嘴火葬场(哈尔滨郊区)的停尸房。张延超面目皆非,一只眼珠没有了,口中牙齿没有了,胸部塌陷,腿断了一条。

那里工作人员悄声告诉家人已放在这里二十来天了,这证明绑架去就被打死了。这二十余天中,乡亲们惦记呀,接到通知,先行一大车人,后又去一车人,车到现场人们都惊呆了,根本辨认不出来面容,心里都在疑惑,这是张延超吗?这是平素和蔼可亲富有朝气的好青年吗?

荒山嘴布置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荷枪实弹,头头威胁说:不许哭、不许喊冤,否则当现行反革命处理,过来签字是自杀。张延超的舅父——老人颤抖着手在不符合事实的纸上签字,这一幕使多少人回忆起文化大革命那惨烈的再现。

两车人回来后难过的不愿离去,草草做了顿饭,算是给张延超送行吧。不久张延超的妻子又遭绑架,警察不断去西黄旗骚扰,扬言连孩子也不放过,年迈的老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为了祖孙活命只好背井离乡。

拉林河见证了这人间惨案,粼粼河水承载着张延超的名字,诉说着悲伤的故事流向远方,听到的人啊,有何感想?善良人的血是否擦亮辨别善恶是非的双眼。不要叹息,正义的勇气会使公理回归中华大地,相信上天正在俯视人间,慈悲的大法师父会抚平大法弟子伤痕累累的身躯,会带他到无比圣洁美好的天国世界。

可世人啊!在这历史的特殊时期,生命都要在善与恶中选择,因为善恶有报是永恒的天理,天理在衡量着每一个生命,那是生命的位置。愿世人都能是非分明,不与恶者为伍,赶快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8/江泽民集团害死了好人张延超-336029.html

2015-01-26: 多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器官被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6/多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器官被摘-303350.html

2014-03-22: 牤牛河畔的怀念

黑龙江五常市好人张延超的故事

十二年前的三月二十八日,对黄旗村的乡亲们来说,是一个悲愤又哀伤的日子,大伙心目中最好的人——法轮大法弟子张延超,被警察绑架,再也没有回来。

在二零零二年的那个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季节,黑龙江五常市拉林镇西黄旗村的青年张延超永久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黑土地,离开了想他、念他的乡亲们。多少年来,乡亲们一直不能接受张延超被杀害的事实,难道就因为张延超要做好人?难道就因为他对所有的乡亲们真心实意的好?这,还有天理吗?

张延超被迫害致死,至今年十二年来,西黄旗村的乡亲们还在不断的谈起张延超,大伙对张延超的评价都出奇的一致:“张延超是个大好人,没谁能和他比,是咱屯子最好的人哪!”

往事历历在目,一切起源于一九九七年的那个冬天。

得法后的巨变

一九九七年未,张延超到哈尔滨市打工,遇到一位南方小伙子。这个南方人每天抽空都在看一本书。一天,南方人向张延超推荐这本书,希望他也能好好看看。张延超接过书一看,封皮上“转法轮”三个字竟然在他眼前闪闪发光,立即让他产生了一种看到久别的亲人和相见恨晚的感觉,他认定这是一本非同寻常的好书,一定要好好看看。

那天,他什么都没干,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张延超明白了,《转法轮》是一本教人修炼“真善忍”、返本归真的宝书。从此他再也离不开《转法轮》了。

张延超修炼法轮大法不久,身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应,那天,他无数次的跑茅厕,腹泻得他都脱相了。但是张延超明白,这是大法师父管他了,在给他清理身体,是修炼过程中的一个状态。他每天该干啥还干啥。但是乡亲们可吓坏了,送吃的,送药的,把车开到家门口要送他去医院的,连说带劝的……但张延超不为所动。

两天后,仅仅两天后,一个精神饱满、面色红润、丰腴、生气勃勃的张延超出现在乡亲们面前。大家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前天还是形容枯槁、面色灰暗的人,今天就换了一个人哪!一个“瘦的那样了”的人,竟然只隔两天,就恢复到最佳状态,简直不可思议。邻居大叔说:“人长肉也不能说长就长啊?也得个功夫哇!这也太快了!法轮功太神奇了,真是不服不行!”

张延超领略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受。同时,他的一言一行,也越发的让人挑大拇指,让乡亲们看到,修炼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

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称为“好人”,那不出奇,可是几十人、甚至几百人都称之为“好人”,那就难之又难了。而张延超,就是被几百人称为“好人”的人。

种白菜的故事

一九九九年春,大旱之年。张延超种的大豆和乡亲们的一样,干旱的都没有出苗。他和乡亲们一起开始“浇地保苗”。张延超家有一辆车,他就开车帮大伙拉水浇地。地多车少,跟着他身后央求帮忙给拉水保苗的人一个接一个。而央求拉水的人家,有给钱的,也有不少不给钱的。可张延超没有任何怨言,每天起早贪黑,乐乐呵呵的为大家奔忙着。

当最后一家的地浇完了,按农时规定的最后“浇地保苗”时间也结束了,大家总算该歇口气了。这时,人们蓦然发现,天天为大家拉水浇地的张延超,他自己的大豆地竟然一滴水也没浇上!一片充满希望的黑土地,沦为了令人沮丧的撂荒地。

面对着乡亲们歉疚的神情、抚慰的话语,张延超祥和说:“没事儿!再种别的呗!”话虽如此,种高产且经济收入高的大秋作物是肯定不行了,只能种生长期短的秋菜了。张延超把大豆地改种了大白菜。在农家看来,种蔬菜的收入无法和经济作物大豆的收入相比,张家的经济损失怕是定型了。

张家的白菜很快就出齐了苗,菜苗很壮。乡亲们和张延超说,得买点化肥追上了,不然到秋后白菜不抱芯。张延超认可大伙的建议,准备到镇上去购买化肥。可在这期间,有几件事耽搁了他,买化肥这事就被拖后了几天。等他有了时间,想买化肥的时候,天公又不做美,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这雨一下就是三天,白菜眼瞅着长,一天一个样。等雨过天晴,绿油油的白菜长得将田垅给封住了,人下不去地了。这个光景,即使是张延超买回了化肥,也上不到地里去了。

面对这种情况,妻子就埋怨起张延超来了。张延超对妻子说:“一切顺其自然吧,种在地上,收在天上。”但妻子的担心也是正常的,如果因为没上化肥而导致白菜没抱芯,那半垧多地的白菜卖给谁去?到时候非烂地里不可。

日子一天天过去,没上化肥的白菜长势喜人,不仅个头大,而且都抱了芯。到秋后,棵棵菜还都是满芯,每棵菜的分量都不轻。因为张延超种的大白菜没上化肥,吃起来口感好,生吃还有甜味,做熟了以后,软而不烂。全村的乡亲都买张延超的大白菜作冬储菜、渍酸菜。当然,白菜的质量好,自然也就能够卖上价。最后一算帐,收成胜过了种大豆。

这个皆大欢喜的结果,真是让人始料不及。大伙都理解不了:这个看上去“事事不顺,步步是坎”的张延超,怎么阴差阳错的变成了老天爷的宠儿了呢?张延超的舅母快人快语,给出的答案最能服众:“善恶有报,好人有好报,我们延超学大法,做好人,有十个人,连影子都得说他好,这样的人就应该得好报!”

全村的人通过张延超的故事,对法轮大法又有了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认识。

种西瓜的故事

张延超种西瓜,在当地的名声是很响亮的。他的好名声是用他的真诚和善良建立起来的。

如何种好西瓜,对于一个常年生活在农村的农民来讲,不是什么高难的技术,也没有什么绝密的高招,区别之处就是心态。用什么样的心态去种西瓜最重要,质量好坏,好吃与否,区别就在于此。一般瓜农种西瓜,为了高产、快熟,都用化肥催,这样的西瓜口感平平,且不能久存,易腐烂。但这种方式种西瓜省心、省事儿,人力物力投入也少,所以绝大多数瓜农都采用这种种植方式。

学了大法后,张延超把做好人与种好西瓜紧紧的联系起来。第一点就是,他恢复传统的种植方法,决定不用化肥,而是采用农家肥。他到各家去收购鸡粪,及其它有机肥料,上到地里做底肥。肥源的改变,使张延超加大了生产成本,财力、物力、人力都增加了,让亲戚、朋友都替他喊“不值得”、“自找苦吃”、“多此一举”。

张延超坦然面对,一笑了之,不为所动。他按照自己的原则每天辛勤的耕耘着,忙碌着。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张延超迎来了收获的季节。西瓜一上市,张家的西瓜立即热销起来,人们的评价是:甜味正,沙口好,个大,皮薄,能长期存放。多少年没人种这样的西瓜了,乡亲们大快朵颐。

消息很快传开。离张延超的家乡几十里地,有一个军用飞机场得着这个消息后,派军车每隔一天来买一车,每拉一趟都是上千斤。真是好东西不愁卖呀!

好心种好瓜,好瓜卖好钱。乡亲们这回看的更明白了:张延超种西瓜,那就是好心得好报!

撕假钞的故事

丰收的西瓜伴随着张延超来到哈尔滨市区。一车西瓜很顺畅的卖光了。傍晚清点钞票的时候,他发现了仿真度很高的三、四百元假钞。张延超当场就撕这些假钞。有些“好心人”就劝他:“别撕,这钱挺象的,能花出去!”张延超平静的对他们说:“我是修大法的人。别人害我,我不能害别人。”说着,近四百元假钞,化做了纸屑,飞入了垃圾箱中。

周围的人中,有人说他太傻了。但是更多的人对此印象深刻:修大法的人,确实与众不同!

“咱家的车”的故事

张延超家有辆机动车,这是全村大人小孩都知道的,有些小伙子亲切的把这辆车叫做“咱家的车”。这是因为,全村人谁有事儿要用张延超家的车,他都乐呵呵的满足大伙的要求,谁求都好使。在这个事儿上,实在亲戚们也说张延超有点“傻”。

每到果菜成熟的季节,一些家中无车的乡邻就请张延超把自己家的农产品装他车上,捎到集市去卖,傍晚他还得负责把人接回来,而这一切基本都是无偿的。这样的事是随时发生的,做了多少,连张延超自己也说不清。

有时还会出现这样的事。一次,一个邻居请张延超给捎几十袋化肥。回来时邻居有点事没能跟回来。化肥拉到家了,张延超又当起了装卸工,几十袋化肥他给扛到屋里,累得他大汗淋漓,连那双刚上脚的泡沫塑料凉鞋都拧歪碎了。邻居千恩万谢,而张延超连他家的水都不曾喝一口。

舍命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喉舌媒体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而来,毒害着中华大地。

二零零零年初冬,张延超去北京上访,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当时拉林分局、镇政法委恶警崔二得到消息后,对张延超的岳母说:“你姑爷走的是反革命道路,我们去北京接人,你家得拿路费。”结果,生活极其困难的岳父家,被崔二敲诈了两百元钱。张延超被从北京抓回来后,被关到五常杏花山第二看守所。岳父家托人找关系,卖了一头老牛,又被恶警敲诈了一千元钱,才把张延超接回。

从北京回来后,张延超开始了讲真相、救众生的修炼历程。二零零二年一月的一个晚上。张延超与另一位大法弟子,冒着零下三十度的低温,到附近的村里去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刚到罗家窝堡屯,就碰到一个喝的醉醺醺的人,由于他乱喊乱叫,屯子里一群不明真相的村民冲出来后,将张延超毒打一顿,耳朵上还被砍了一刀。张延超手捂着流血的伤口,大声喊:“我是好人!”说着掏出真相资料给村民们看,并详细的告诉村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村民在明白真相后,拿着张延超送给他们的真相资料,羞愧的纷纷离去。

受伤的张延超回到家后,鲜血已湿透了棉衣。岳母劝他消停点吧,他却说:大法弟子的使命就应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否则就不配做大法弟子。忍着伤痛,他又到地窖里印制真相资料。

好人蒙难

就是这样一位一生都为乡亲们真诚付出,不求回报的好人,却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邪党恶警无端的绑架,并酷刑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五常市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一伙,在后黄旗附近绑架了张延超,将张延超卖掉自家金蛙牌三轮农用车的二千八百多元钱抢去(至今未归还),遭到张延超的痛斥。贾继伟恼羞成怒,叫嚣:“打死你这个大法弟子,你都没地方叫屈,你还敢跟我们斗。”

在红旗派出所,张延超遭到贾继伟等多人毒打。恶警们除领取拳打脚踢外,还用白塑料管子(俗称小白龙)毒打张延超,此种刑具能使人立即七窍出血,但却看不出外伤。恶警们行凶后,将伤痕累累的张延超,劫持到五常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当时第二看守所经常打大法弟子的恶警刘某,看到张延超被打得如此严重,吃惊的说:“哎呀好啊!这红旗的贾继伟比咱们还狠!”说完这话,这个人渣又伙同其他恶警又对张延超拳打脚踢、电棍电,疯狂行凶一个多小时,直到他们打累了才罢手。

当日下午,红旗派出所的恶警又将张延超押往五常市监狱。张延超在那里又遭到五常市公安局恶警陈树森、战志刚、五常市“610”恶徒黄占山、朱宪福、付秀春等一伙的暴力摧残。

第四天,三月三十一日,经历了三轮酷刑摧残,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局七处。

四月一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私设四十多种刑具的刑房里,恶警们对什么也不说的张延超,進行了惨绝人寰的酷刑的折磨:上大挂、老虎凳、小白龙打、电击……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张延超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四月六日,恶徒们将张延超遗体转移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看守所(俗称鸭子圈)非正常死亡解剖室。

张延超实际死亡日期至今不明。据五常市“610”恶徒付秀春事后曾向人透露:“张延超在哈尔滨公安局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打死了。”

强行火化

自从张延超被送往哈尔滨后,家人就断了他的音信,他的妻子关英华四处打听,不幸也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恶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迫害了两年。她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七日出狱后,流离失所至今。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五常市公安局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张延超的家人说张延超由于绝食而死,要家人立即前去认尸火化。四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张延超的两个弟弟和叔叔、婶婶在哈尔滨公安局等了两天,都没见到张延超的遗体,只见到三番五次要他们在火化书上签字的人。亲人们当然不签字。

四月三十日,在家人和闻讯赶来的乡亲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同意看尸体。条件是:只准家人前往,看到尸体后就必须签字,否则后果自负。

张延超的家属被带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看守所,随后赶来的乡亲被严密监控在外面。迎接家属的是六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据是当天从哈尔滨市道里区和动力区公安分局临时调来的。

张延超的家人被二十多个警察带到一间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他们看到房间里有几十个尸体,分别装在有玻璃窗的箱子里。亲人们看到了: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张延超的遗体惨不忍睹,遍体鳞伤,一只眼睛没了,张着嘴,牙齿残缺不全,下巴被打碎,一条腿被打断。现场的人说,这个人已被送来二十一天了。

面对亲人的惨死,悲痛欲绝的家人坚决拒绝在火化书上签字。哈尔滨市公安局七处的恶警们立即威胁道:如不配合要闹事的话,就当反革命抓起来。恶警一再咬定张延超是因绝食而死,并当着家人的面,从张延超被解剖的遗体,掏出血淋淋的内脏让家人看,亲属们都吓呆了。

在恶警们的威逼下,没了主见的张延超的二叔哆哆嗦嗦的在火化书上签了字。此时,恶警对吓呆了的家人露出伪善的笑容,说:你们配合得很好,火化的一切费用和车费我们全包了。

这一幕,亲人们永远不能忘记。当时在场的有:拉林公安分局范立伟、红旗乡政府干部贾从、五常市公安局恶警战志刚、红旗乡西黄旗大队邪党支书,这些人都目睹了这悲惨的一幕,这些人也是这场暴行的参与者和知情人。

同时,这也是令亲人们至今疑惑的一幕:一个被打死二十多天的人,为什么官方非要给他开膛破肚?解剖了二十多天的人,为什么还鲜血淋漓?

好人的葬礼

当时,张延超的妻子被绑架关押,他的女儿有家不能回,当张延超的其他亲人捧着他的骨灰回西黄旗村时,乡亲们家家都去人参加张延超的葬礼。一位老人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哮喘,走不动也走不快,别人都到墓地了,老人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有人劝老人就不要去了,老人说:“这样难得的好人,我要不去送送他,我会良心过不去的!”

全村人扶老携幼,有近两百人参加了张延超的葬礼。望着小小的骨灰盒,人们不敢相信,二十几天前,还是笑容可掬,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全村人都喜欢和信赖的好人,竟这样不明不白的悲惨的离开了人世,离开了生他养他的西黄旗村。此情此景,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孩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愤,所有参加葬礼的人,无不嚎啕痛哭。

奔腾的牤牛河在咆哮,蜿蜒的拉林河在哭泣。乡亲们的哭声惊天动地。据悉,十几里外的村屯都听到了西黄旗村人的痛哭声,这悲愤的哭声是向苍天的控诉。

张延超具体蒙难的日子至今未明。他是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被绑架的,从那天起,亲人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每年的三月二十八日,成了西黄旗村的乡亲们祭奠张延超的日子。乡亲们至今也不明白:一个这么好的人,为什么竟被警察这样活活打死?难道做好人还有罪?延超啊!你死的冤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2/牤牛河畔的怀念-289005.html

2013-02-12: 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一)

......张延超被残酷迫害致死,器官被摘取

五常市拉林镇西农民张延超,男,一九七二年出生,善良、纯朴、勤奋,乐于助人,深受村民的喜爱。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张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红旗乡派出所警察贾继伟等人绑架,并强行搜身抢走二千八百多元现金。贾继伟等对张延超拳打脚踢、电棍电,当天下午张延超被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五常市610付彦春、朱宪福、黄占山和公安局长陈树森、政保科警察战志刚等一伙的残酷摧残折磨。

三月三十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折的张延超,被付彦春等拖上囚车押往设在哈尔滨江北张九屯(在庙台子火车站附近),由哈市610和哈市公安七处私设的一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窝点;一个不为人知的备有四十多种刑具的黑窝。次日,张延超就在哈公安七处警察、五常610付彦春、五常公安局战志刚等毫无人性的恶徒们的酷刑的折磨和迫害下含冤离开了人世。

令人发指的是迫害还在延续,张延超的妻子关英华又被这些中共的不法人员诱捕、绑架、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拘押两年,期间受到电击、上大挂、殴打致昏等折磨。张延超女儿已被迫害的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恶徒们竟连一个十多岁的孤儿都不想放过,对其进行了两次搜捕。

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报道,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在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举办了“停止迫害,还我亲人”记者会上,在日留学的张延超的弟弟张延辉,曝光了一个警察亲口承认参与将其哥哥张延超活体器官摘取的过程,令与会人士震惊。张延辉介绍说,家属接到消息是在三十一日晚,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家人立即前去认尸火化,说哥哥是绝食而死。在哈市黄山嘴子火化场,赶去的父老乡亲被眼前的惨景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赤裸的身体被打变了形,一条腿已断,脑袋、脸的大部份和身体的很多地方都没了皮,下巴被打碎,整排下牙一个没剩;从下颌开始一条长长的刀口直到下体,刀口用麻袋绳缝着,遗体的内脏被摘取,胸腹部塌陷,脑盖被揭开,眼珠没了一只,眼眶塌了一个大坑。当时火化场布了六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不准喊冤,谁敢吱声马上抓起来当反革命处理。五常市610的付彦春在迫害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时曾威胁着说:到了这里(张九屯)不老实你就别想活着出去了,张延超到这不到两天就被整死了,还说是他们亲眼见到“一个花钱雇来的地痞,用避孕套往遍体鳞伤的张延超脖子上一套就完了”。政保科的战志刚当时也透露“迫害张延超的整个过程他都参与了”,那时他还只是政保科的一个普通警察。

据明慧网2006年8月7日消息,黑龙江省哈尔滨公安七处的一名警察耳闻目睹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与杀戮,他描述了这触目惊心的恐怖:在香坊区鸭嘴圈有一处鉴定刑事犯人非正常死亡的解剖室。刚刚被打死的犯人被秘密送往那里,法医鉴定解剖后再进行处理。在一间不足百米的房间里陈放着几十具玻璃柜,里面分别装着用药水浸泡的经过解剖的尸体,阴森恐怖地散发着浓烈的药水味和血腥味,平时这里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与之相守,只有那些狱医法医进进出出毫无畏惧,这里就是一间地下人体解剖室。五常市有个叫张延超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在这里被强行摘除脏器官的。在这间阴森恐怖的停尸室他被绑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只眼球没有了门牙没了,一条腿断了,浑身上下黑紫色。奇怪的是已死了十几天的人身体还软软的,只是没有呼吸,他被法医强行解剖摘除了内脏器官,我们看到法医拿出他的器官给大家看,只见鲜血哗哗直流,他的家人被迫在死亡证明书上签字,然后强行送往黄山嘴火化场进行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2/黑龙江五常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一)-269749.html

2010-03-25: 丈夫被当局害死多年 关云华又被绑架

......关云华的丈夫张延超于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哈尔滨警察虐杀,尸体惨不忍睹:脑盖被揭,内脏被割,眼珠被摘,下牙被打光,全身是伤,多数皮肤无存。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张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等人绑架,并强行搜身抢走2800多元钱。贾继伟等恶警对张延超拳打脚踢、电棍电,并于下午把张延超劫持往五常市监狱。张延超又遭到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战志刚、五常市“610”黄占山、朱宪福、付秀春一伙的摧残折磨。三月三十一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七处。

四月一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设有40多种刑具的刑房里,恶警对张延超进行了残酷的折磨。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张延超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据透露,张延超在哈尔滨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打死了。

在四月三十日这天,哈市公安局告知家属去哈市拉尸体,说人死了。于是张延超家乡去了两车父老乡亲,在哈市荒山嘴子火化场,大家见到了张延超的尸体,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被打得变了形,尸体惨不忍睹:脑瓜盖被揭开又盖上了,眼珠子没了一只,眼眶塌进了一个大坑。脑袋上及脸的大部份都被打没了皮,嘴里整排下牙被打得一个没剩;胸部还给开了一个大长口子又给缝上了(是刀子拉的痕迹),胸部也塌进去了。

当时火化场布满了警察,手中握着枪,不准人说话,不准喊冤,谁要吱声马上抓起来当反革命处理。据火化厂内部职工讲:尸体已送到火化厂二十一天了,尸体被解剖了,脑瓜盖被揭开了,大脑被拿去一块,心脏、肝脏、肺脏各被拉去一块,但是具体干什么用,他们不知道。

当时因张延超下落不明,关云华四处打听,被中共不法人员抓走、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后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期间受到电击、上大挂、殴打致昏等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5/220422.html

2009-11-30: 黑龙江五常市当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二)
......张延超,男,拉林镇西黄旗村。2000年11月13日他进京证实大法是清白的,在北京被非法勒索200元左右,后被五常市拉林镇公安局带回非法关押了36天,被五常市政保科勒索了1400元。2002年3月8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张延超被贾继伟一伙恶警在后黄旗附近绑架。这伙恶徒强行搜身,将张延超卖车做资料的两千八百元钱搜去占为己有。他于2002年3月31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5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0/213559.html

2008-10-13: 黑龙江五常市恶警战志刚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他们又毫无顾忌的说出杀害大法学员张延超的过程。付彦春说:“我在张延超隔壁的房间,在监控器中亲眼看到花钱雇来的地痞,用避孕套往遍体鳞伤的张延超脖子上一套,张就完了。”战志刚也说,迫害张延超的整个过程他都参与了,那时他还不是大队长。他们之所以告诉我这些,就是警告我,如不配合他们,别想活着回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3/187593.html

2004-11-09:五年来,江泽民、罗干一伙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惨无人道的酷刑、灭绝人性的手段摧残杀害了近千名坚信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五常市红旗乡西黄旗村崔家窝堡屯大法弟子张延超就是其中的一例。

31岁的张延超从小天性善良,纯朴勤奋,乐于助人。深受村民的喜爱。1996年春,法轮大法的春风叩开了张延超向善向佛的心扉。修炼以后,他把真善忍做为规范自己思想言行的唯一标准,遇事先他后我,事事想着别人。从春种到秋收,谁家用车运种子,运粮,他都有求必应。谁家有为难事,他都热心帮助。并主动把大法的法音福音带给众乡亲。屯里的大人孩子都亲切的称他为“好人”。

1999年7.20以后,江罗一伙疯狂的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新闻舆论污蔑诽谤师父和大法。无数的大法修炼者被打被抓,被迫害。江氏集团还制造了耸人听闻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了无数的众生。对此张延超万分焦急,做为大法弟子他深感自己责任重大。面对疯狂镇压,他和妻子关英华(大法弟子)勇敢的走出来向村民讲真像。为了揭露邪恶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世人,他拿出家里仅存的二千元钱,卖掉家中唯一值钱的三轮机动车,编制了大量的真像资料,为牛家镇、红旗村的村民送去一份份揭露邪恶的真像资料。因此他成了红旗乡派出所多次要抓捕的对像。

2002年1月的一个晚上,张延超和同修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去村里发真像资料,刚到罗家窝堡屯,被一个喝醉了酒的人发现了,此人纠集了一群不明真像的村民将他毒打一顿,耳上还挨了一刀,他手捂着流血的伤口,大声喊我是好人哪,我是来救你们的。说着掏出真像给村民们看,并讲大法被迫害的真像给他们听,明白了真像的村民们惭愧的离去了。受伤的张延超踉跄的回到家,鲜血湿透了棉衣。岳母劝他不要玩命了,消停点吧。他却说:大法弟子的使命就在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否则就不配做大法弟子。忍着伤痛他又爬到地窖,印制真像资料。

2002年3月28日上午,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一伙在后黄旗附近非法绑架了张延超,并强行搜身,将张延超卖车做资料的2800多元钱非法搜去(至今都未归还)。遭到张延超的痛斥,贾继伟恼羞成怒,叫嚣着打死你这个大法弟子,你都没地方叫屈,你还敢跟我们斗。说完伙同其它恶警对张延超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殴打折磨了他一个多小时。直到他们打累了才罢手。下午,红旗派出所的恶警们便将张延超押往五常市监狱。又遭到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战志刚、五常市610黄占山、朱宪福、付秀春一伙的摧残折磨。

第四天(3月31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七处。4月1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设有40多种刑具的刑房里,恶警对张延超進行了残酷的折磨。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张延超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上大挂、老虎凳、小白龙(塑料管做的打人刑具)……(五常市610 恶徒付秀春曾向人透露:张延超在哈尔滨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打死了)。

4月6日,恶徒们将张延超转移到鸭子圈非正常死亡解剖室。自从张延超被送往哈尔滨后,家人就断了他的音信,他的妻子关英华四处打听,不幸也被抓走,关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后被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于2004年1月17日被放回,流离失所至今。

2002年4月27日晚,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张延超的家人说张延超由于绝食而死,要家人立即前去认尸火化。4月28日、29日张延超的两个弟弟、叔叔和婶婶在哈尔滨公安局等了两天都没见到尸体,只见到三番五次要他们在火化书上签字的人。4月30日,在家人和闻讯赶来的乡亲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同意看尸体。条件是不许闹事,不许看后不签字。否则后果自负。而且只准家人前往。张延超的家属被带到哈尔滨市一个叫鸭子圈的地方,迎接他们的是6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据说这些警察是当天从哈尔滨市道里区和动力区公安分局临时抽调来的。随后赶上来的乡亲被严密监守在外面。张延超的家人被二十多个警察带到一间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几十个尸体分别装在有玻璃窗的箱子里。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遍体鳞伤,蓬头垢面的张延超惨不忍睹。一只眼睛没了,张着嘴,牙齿残缺不全,下巴被打碎,一条腿已断,此时人已被送来21天了。面对亲人的惨死,悲痛欲绝的家人再次拒绝在火化书上签字。公安七处的恶警们立即变脸恐吓威胁道:如不配合要闹事的话,就当反革命抓起来,一再咬定张延超是因绝食而死。并当着家人的面,将张延超遗体解剖,掏出血淋淋的胃脏,让家人看,望着这残忍的一幕,面对这么多的警察,从未看过世面的村民们都吓呆了,没了主见的张延超的二叔哆哆嗦嗦的在火化书上签了字。公安人员面对早已吓呆了的家人露出了伪善的笑容说:你们配合得很好,火化的一切费用和车费我们全包了。同时在场的还有拉林公安分局范立伟、红旗乡政府干部贾从、五常市公安局恶警战志刚、红旗乡西黄旗大队党支部书记也都目睹了这悲惨的一幕。

明明是被迫害致死,却硬说是绝食而死,明明是惨无人道,却偏偏伪善,还没等家人明白,这些恶警就迫不及待地将遗体装上车送往黄山嘴火化场。火化完毕,60多名警察和公安人员立刻散去。、捧着一把骨灰,家人才明白过来,不应该签字,不应该火化,可是已经晚了,恶徒们企图掩盖罪恶的阴谋得逞了。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乃天理,虽然恶徒们表面上好像是得逞了,但是,地狱中,还有一本厚厚的帐,在清楚的记录着他们所犯下的大罪,等到报应来时,所有的参与者都逃脱不了天理的严惩!

奔腾的牤牛河愤怒的咆哮;长长的拉林河悲哀的低吟。全村五百多人参加了大法弟子张延超的追悼会。听着家人和接延超回家的乡亲们的声声催人泪下的诉说,望着小小的骨灰盒,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孩子,无不失声痛哭。人们不敢相信20几天前还是笑容可掬生龙活虎的年轻人,村里人喜欢信赖的好人竟这样悲惨的离开了人世,离开了生他养他的西黄旗村,乡亲们悲愤的哭声惊天动地,十几里外的村屯都听到了西黄旗村人的哭泣声。这悲愤的哭声是向苍天的诉说,这悲愤的哭声是向江泽民一伙的抗议和声讨!

大法弟子张延超走了!

他走得坦坦荡荡,走得惊天动地,他把维护大法,救度世人的浩然正气留给了世人,留给了未来!

张延超被绑架后,他的妻子关英华(也是法轮功学员)被警察诱捕并被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公安正在寻找抓捕他的女儿张丹丹(15岁),去抓两次没能得逞。与张延超一起被抓的还有那彦波,41岁,现生死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1/81498.html

2002-05-10: 法轮功弟子张延超遭哈尔滨警察残杀一案的相关单位及电话
尸体惨不忍睹:内脏被割,眼珠被摘,下牙被打光,全身多数皮肤无存。
4月30日,黑龙江五常市拉林镇西黄旗村传出消息,该村的法轮功学员张延超被哈尔滨警察虐杀,尸体惨不忍睹:脑盖被揭,内脏被割,眼珠被摘,下牙被打光,全身是伤,多数皮肤无存。同时,消息说公安内部透露,4月份黑龙江省共有40多名法轮功弟子被秘密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0/29836.html

2002-05-08: 黑龙江乡村惨案:法轮功弟子张延超遭哈尔滨警察虐杀
尸体惨不忍睹:内脏被割,眼珠被摘,下牙被打光,全身多数皮肤无存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5月7日报道--4月30日,黑龙江五常市拉林镇西黄旗村传出消息,该村的法轮功学员张延超被哈尔滨警察虐杀,尸体惨不忍睹:脑盖被揭,内脏被割,眼珠被摘,下牙被打光,全身是伤,多数皮肤无存。同时,消息说公安内部透露,4月份黑龙江省共有40多名法轮功弟子被秘密迫害致死。
消息来源说,30多岁的张延超4月5日左右和另一法轮功弟子乘坐客车外出办事返回途中,被红旗乡派出所的几个警察截停车绑架和殴打,几天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带走。

消息说,4月30日哈市公安局通知家属去哈市拉尸体,说人死了。张延超家乡整个村子都轰动了,有两汽车的家属乡亲赶到哈市荒山嘴子火化场,大家见到尸体,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被打得变了形,眼珠没了一只,眼眶塌进了一个大坑,嘴里整排下牙被打得一个没剩,头上、脸上及整个身体全是伤,大部份都被打得没了皮。

消息引述知情者的话说,尸体显然已被解剖,脑瓜盖被揭开又盖上,大脑、心、肝、肺等脏器各被切去一块,胸部塌陷,有一割开又缝上的长口子。目前无法证实张延超是在何种状态下被解剖。据火化厂内部职工证实:尸体送到火化厂已21天了。

现场人士还透露,4月30日火化遗体时,黑龙江省公安厅出动大批警力戒备,火化场布满持枪警察,不准人说话,不准喊冤,声称谁要吱声马上抓起来当反革命处理。

消息说,张延超被绑架后,他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关英华被警察诱捕并被非法关押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目前公安正在到处搜捕其未成年的15岁女儿张丹。

目前黑龙江省被证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达62名,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据明慧网消息,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的罗干不久前给黑龙江政法系统下达指标命令,在4、5、6三个月内,必须要抓捕6000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8/29743.html

2001-12-03: 张延超,男,35岁。2000年11月13日他進京证实大法是清白的,在北京被非法勒索200元左右,后被五常市拉林镇公安局带回非法关押了36天,被五常市政保科勒索了1400元。拉林镇公安局和公社经常到他家骚扰正常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20728.html

哈尔滨市(哈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4-27:哈尔滨铁路运输法院:
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军街100号,邮编150001
办案人:副院长权伍珉86432018
院长崔林生86431018
副院长:桑利平、权伍珉86432018
邪党委书记吴艳玲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孙树忠
刑庭庭长黄振伟 86433658
副庭长韩冰 86433018
法官86433408
秦利民
姜丽(孙秀敏办案法官)
赵丽(孙秀敏办案法官)
秦广龙
立案庭:86433418
隋江、王江、陈早强、沈轶欧

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颐园街33号,邮编150001
办案人:范长松86432328
检察长孙成毅 86431118
副检察长徐洪光86432118
何长春 86437278
检察官:86432328
张华军
范长松(正在做法轮功案件)
王祎迪(孙秀敏办案人)
王新光
王江

2019-04-14: 黑龙江省公安厅:
厅长毕宝文
厅长吴刚17303605003、18004516737
黑龙江省治安总队队长 王明夫 13349416666
省公安厅机关国保总队
国保总队政委 郑晓光15545488811 15545488811
原国保总队队长曲卫建13384600133
现国保总队队长薛之谦(音)
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杨波 15945183001 15945183001

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 刘亚洲
电话:0451-87661719
哈尔滨市国保支队:
国保支队队长关云鹏15945197656
政委姜铭87661935、13946158000
秘书科科长原伟杰87661748、13314611116
副主任科员宋闯84692972、13313659191

哈尔滨市610支队:
政委李树鑫87660723、13304507007
副主任科员杨建华87661320、13945047877

哈尔滨市鉴定被查抄电子设备的机构
电话:0451-87661043、87661041、0451-87661042、8766106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9-06: 追忆张延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6/137195.html

2004-11-09: 黑龙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张延超被迫害致死前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1/81498.html

2004-06-23: 2000年初冬(大约11月份),张延超因去北京上访,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被拉林分局、镇政法委恶警崔二抓回。当时崔二对张延超岳母说:“你姑爷走的是反革命道路,我们去北京接人,你家得拿路费。”当时张的岳母在家中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给崔拿了200元钱,回来送五常杏花山第二看守所,岳父家托人找关系,卖了一头老牛,花了1000元钱把张延超接回。

2002年初(农历二月廿六)张延超坐出租车返家途中,被红旗派出所所长贾继伟非法绑架,当时张延超衣袋里装有三千多元卖掉自家金蛙牌三轮农用车的钱,被贾继伟强行勒索,抓到派出所后张延超遭贾继伟等恶警毒打,恶徒除拳打脚踢外,用白塑料管子(俗称小白龙)毒打,此种刑具能使人立即七窍出血,但却看不出外伤,毒打后将张延超送往五常公安局,张延超被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当时第二看守所经常打大法弟子及刑事犯人的管教刘××,看到张延超被打的如此严重,吃惊的说:“哎呀好啊!这红旗的贾继伟比咱们还狠!”

张延超被抓后,他的爱人关云华(大法弟子)随后被拉林分局非法绑架、关押在五常第二看守所(监狱),后被送往万家劳教所劳教二年。

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恶警将张延超送往哈市鸭子圈关押,农历三月廿七,拉林分局给家属送来张延超已死亡的消息,张的老婶刘玉芹、叔叔张万选问把门的警察,人打死了多少天了?警察说打死二十多天了。同去的还有张的舅舅张松民、哥哥张延武、弟弟张延彬。共同目击了张延超遗体眼睛塌陷、牙齿没了,恶警威胁死者所有家属不许出声,不许闹事,否则按反革命论处,要判三年徒刑。看到生龙活虎的亲人仅二十多天就被迫害致死,真是惨不忍睹。恶警还逼家属签字,亲人们的心都碎了,当他舅舅签字时,吓的手直哆嗦,当村里的人听到张延超被打死在监狱里,自发的去了一面包车人赶到火葬场,分局的恶警竟大言不惭的说张是绝食死的,并说:一切费用由官方负责,你们别闹事就行。
... 更多

媒体报导

[希望之声第034集]-令全村信赖的年轻人悲惨的离开了人世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476/14281-1.asp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