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市 >> 赵吉元(赵元吉)(赵继元), 男, 65

个人情况: 沈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构件加工厂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沈阳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5-0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秀杰 赵吉元(赵元吉)(赵继元)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05: 辽宁省沈阳市赵吉元、李秀杰夫妇被绑架情况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赵吉元、李秀杰夫妇于7月10日被和平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夫妇抄家抢走多台打印机、电脑、法轮大法书籍、大法师尊法像、真相资料、真相币等私人物品。赵吉元现被关押在和平区看守所,李秀杰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一(造化)看守所。李秀杰于8月2日被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5/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91058.html#198505229-1

2019-08-04: 曾陷冤狱七年 沈阳65岁赵吉元再被非法关押
借口“七十年大庆”维稳,辽宁省沈阳市政法委统一部署、沈阳市出动警察,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还专门成立了沈阳市“专案组”。七月十日晚六点左右,家住沈阳市大东区的赵吉元、李秀杰夫妇被沈阳市和平区警察跨区绑架、抄家。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二十年的迫害中,这是现年六十五岁的赵吉元先生第四次被绑架。赵吉元被劫持到沈阳市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并遭毒打;妻子李秀杰被劫持到在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赵吉元先生,是原沈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职工,一九九八年七月被诊断患胃癌晚期,进食困难,就连喝水都会引起呕吐;身体消瘦,体重只有八十来斤。十二月的一天,他听了一盘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完后奇迹般的可以吃东西了,第二天一早就可以扫院子,并能正常上班了。患了绝症的赵吉元一夜之间变成了健康人,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他高兴的逢人就说:“大法救了我的命!”家人、同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赵吉元先后两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劫回沈阳市龙山劳动教养院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六月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赵吉元挂条幅、发真相资料被大东区珠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和平区法院枉判七年,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被劫持到沈阳第二监狱迫害。

赵吉元被沈阳第二监狱非法关押的七年中,遭殴打、戴刑具、关严管小号、电棍电击、“上大挂”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至九月二十一日,赵吉元因炼功被关“禁闭室”,戴刑具手铐十天、脚镣七天,并遭犯人殴打。禁闭室不足四平方米,终日不见阳光。赵吉元被强制睡在地板上,吃饭用手抓,每天两顿饭,每顿饭只有一个窝头、一勺玉米面粥、几根咸菜。不许刷牙、洗脸、洗手、洗澡、换洗衣服,每天两腿伸直连续十六小时坐在地上。如有不从,就会遭到狱警、杂役(在押刑事犯人)的打骂、电棍电击、上刑具(吊起来、四肢用铁绳抻起来)等。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下午两点,赵吉元因拒穿囚服被恶警大队长李建国关进“严管小号”(不足2.5平方米的潮湿阴暗的小屋,夏天都得穿棉衣)。恶警指使三名犯人将赵吉元摁倒,强迫穿囚服,赵吉元不配合,恶警用电棍电其右膝部位,要电左膝时,因电棍反方向放电,恶警把自己电的嗷嗷叫,扔下电棍跑了。赵吉元这次被关小号迫害一星期。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遭七年冤狱迫害的赵吉元被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晚六点左右,赵吉元、李秀杰夫妇被沈阳市和平区警察跨区绑架、抄家,警察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及人民币。据悉,恶警当时还在他家蹲坑,企图等待迫害去他家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开始,辽宁省多地警察借口“七十年大庆”维稳,绑架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时),至少有四十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其中沈阳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4/曾陷冤狱七年-沈阳65岁赵吉元再被非法关押-390999.html

2019-08-02: 辽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赵吉元、李秀杰夫妇被绑架
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赵吉元、李秀杰夫妇于七月十日被和平公安绑架,同时被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及人民币。赵吉元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和平看守所(浑南),并遭毒打。李秀杰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看守所(造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90940.html

2019-07-11: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赵吉元、李秀杰夫妇被绑架
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赵吉元、李秀杰夫妇于七月十日被和平公安绑架,家被邪恶霸占留守,企图等待迫害去他家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1/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9861.html

2013-03-06:沈阳法轮功学员赵继元被绑架 已回家
2月28日,沈阳法轮功学员赵继元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看到了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刘志已危在旦夕的惨状及当时警察戒严的恐怖场面,单纯的他想用手机拍下真实的历史,却被辽宁女子监狱恶警威逼抢走手机,并以拨打110的手段,让当地区的派出所出警力把赵继元绑架。赵继元于当天下午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6/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0667.html

2013-03-03: 沈阳刘志被送医抢救 赵继元探视遭绑架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志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二月二十八日被送沈阳医大抢救。

得到消息的法轮功学员到医院发正念,三月一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赵继元见到刘志脸胖头胖脑的不省人事,头还不停的摇动着,当即用手机拍下此照,被恶警发现,恶警抢去了手机并绑架赵继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0560.html

2008-02-27: 沈阳大法弟子赵吉元被亲属迎接回家的经过
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晨,赵吉元家属早早就来到了沈阳监狱城大门外,来接被恶党迫害了七年的赵吉元回家。

不料,沈阳“610”串通沈阳大东区二台子街道办事处共三男一女,也开车来到监狱城大门外。与赵家属言称要接赵吉元去派出所履行什么手续,并问赵吉元的妻子说:“谁告诉你们的?”言下蹊跷,似是赵的家属知道赵吉元今天释放出于他们的意料。其背后的意思显然是他们与监狱之间已经有过见不得人的交易。

而来的警察(身着便衣)与几个所说的街道人员,均不是赵吉元居住地沈阳大东区东站派出所与街道的人员。当他们要强行带赵上车时,遭到赵吉元家属的强烈斥责。双方僵持十几分钟,后赵的家人坚持让赵坐上了来接他的出租车,安全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7/173214.html

2008-01-14: 从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传出的迫害情况
以下是从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辗转传出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遭邪党迫害的情况。(注:曾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的大法弟子现已全部被转移到其它监狱。)

一、大法弟子王洪林

王洪林,男,汉族,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二日生人,工作单位:本溪市本钢歪头山铁矿运输车间排土工段工作。
迫害刑期:六年

被迫害日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办洗脑班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拘留二十五天,教养二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中刑拘七天,取保候审三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行政拘留十二天,刑事拘留六个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一日大北入监队二十五天分到沈阳四监
二零零三年末到省二监狱合并被判六年

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
本钢系统分公司:丛书记 歪矿:王书记
运输车间的关洪迎、周延伟、纪岩松
本溪教养院:丁队长、郑涛、陈政委、吴刚、副院长
本溪市西湖区铁矿街派出所何某,片警:于某,所长:边某
西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某
本钢公安处政保处长郑某等人
歪头山铁矿公安科长:康平 副科长:李某
省二监狱十四监区长:李闯 张果
法轮功监区长:李建国
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四监区

二、大法弟子刘桂春

刘桂春,男,三十二岁,辽宁省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小营村前刘屯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毕业于沈阳大学。二零零零年四月从大连东福彩色液晶显示器公司辞职后到北京为大法上访,在火车站被恶警绑架到庄河市平山乡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期满时乡派出所向家属勒索钱财(所谓的押金,数额不详)。

二零零零年六月,刘桂春又进京为大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殴打绑架,送到北京北郊看守所遭殴打,几天后送到大连戒毒所迫害,在其家属被戒毒所勒索几百元钱后绑架到庄河市看守所十三号房,主管教姓杨。这时当地政府与公安局到其家中抄家,恐吓家属,勒索钱财,家中无钱,他们就登记粮食、家畜等财产相威胁。在看守所纵容下,犯人殴打他导致声带残疾,右臂残疾,后背至臀部黑紫,几乎每天脸被打肿,鼻子流血。残害一月余后,二零零零年八月被绑架到大连教养院,遭超强度体力劳动、暴力转化等迫害,迫害一年又被无理加期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释放。回家后不久,当地派出所开车到其家中骚扰恐吓,导致其母昏倒在地,二零零二年春季又去骚扰一次,派出所长是刘洁。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在大连金州区被龙王庙派出所绑架受酷刑迫害,双手横吊,脚跟离地,脖挂重水壶,在场五六个恶警,所长,名字不详。四月二十八日晚绑架到金州看守所时,其随身几百元钱被登记的恶警与派出所恶警私占,几日后只给了二百二十元充作被褥费。在看守所遭到灌食迫害,骨瘦如柴不足百斤,副所长是刘某。金州区检察院要取保候审,只因其家属无钱交押金而取消取保,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金州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其住处本应是龙王庙派出所与检察院负责,米袋中属于他个人的合法一千元钱不知去向。检察院公诉人:王芳,女,今年三十三岁,负责此事。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他被绑架到沈阳第二监狱迫害,曾遭受强迫劳动关禁闭、强迫灌食以及非法搜身、不许说话、不许学法炼功,以及利用犯人对其辱骂恐吓等迫害。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监狱医院的院长李建国,狱政处恶警喻升。他现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印刷厂一监区,负责恶警是:张磊,男,二十六岁左右。

三、大法弟子白荣春

白荣春,三十四岁,大学本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计算机网络工程师。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七日,因印刷大法真相资料被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丰台看守所,期间被丰台公安分局送到强制转化班,在转化班因不转化遭野蛮殴打,不准睡觉,不给饭吃。

二零零一年八月被转至北京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又被送至北京市法制中心转化班洗脑。二零零二年七月被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送到沈二监关押至今。现在橡胶一监区。

四、大法弟子赵吉元

赵吉元,五十四岁,沈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因挂条幅和散发资料被沈阳市大东区珠林派出所绑架,后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被送到沈二监关押至今。现在橡胶一监区。在这期间曾五次被关押。

二零零二年三月因炼功被严管二十三天,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九月一日,因向恶警索要被搜去的大法经文被严管六十二天,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六月十五日因拒绝穿囚服被严管十五天,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一月十五日因炼功被严管十五天,二零零七年一一月二十五日~二月八日因炼功被严管十五天。现在橡胶一监区。

五、大法弟子王涛

王涛,三十岁,家住大连市中山区,九九年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曾在中国银河证券大连营部工作,职员。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因在北京散发光盘,传单,被北京市国保大队(队长辛忠)及大兴区公安局绑架,七月三日送至团河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二月转至丰台区看守所,四月被丰台区检察院起诉,六月被丰台区法院(审判长:王威)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王涛从北京市丰台看守所转至北京市外地遣送站,后到锦州入监队,十二月二十一日到沈阳第四监狱八监区。二零零三年四监,二监合并为沈阳二监,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一监区(十四监区)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王涛因抵制非法奴役,被关禁闭五十六天。

二零零四年六月,王涛再次抵制奴役,被罚站(一天站近十二小时)二十多天,后绝食十天。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王涛因炼功,脸部遭犯人吴大明踢打。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月,王涛三次绝食抗议“接见不让吃饭”及“不喊报告不让接见”。迫害者:狱政处恶警俞升,接见室恶警吴天亮。

六、大法弟子郝相军

郝相军,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九日生,于一九九九年初得法修炼。二零零零年十月进京护法,被天安门恶警抓捕关押一天一夜,其间受到打耳光谩骂等虐待。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派出所。二零零二年十月因与同修在做大法资料时被抚顺市新抚区刑警在出租屋非法抓捕,判刑六年。在抚顺市华山中队受到恶警的迫害。被剥光衣服铐在铁杠上,头顶被浇凉水,打耳光,坐在铁椅上拿手铐铐十二小时。在抚顺市小白楼看守期间生了一身疥疮。后被劫持至沈阳第二监狱。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三监区。

郝相军的妻子周春英也是大法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入狱两个月,后精神受到极大打击,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含冤离世。只有女儿郝英霞在家孤守。郝相军一家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七、大法弟子胡国舰

胡国舰,一九七零年六月出生,现年三十八岁。抚顺矿灯厂工人。家住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胡国舰被绑架、并非法判刑十年。当天在将军派出所受折磨一宿,遭受电棍、拳脚击打等体罚。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入监。二次关独居,四次绝食。郝相军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四监区。

八、大法弟子宋文良

宋文良,抚顺市顺城区会元乡马金村农民。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被抓当天在抚顺福民派出所用电棍、大头针、拳脚等折磨一宿,。宋文良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四监区。

九、大法弟子黄晓杰

黄晓杰,家住辽宁阜新县知足山乡。一九九九年,郝相军去北京上访遣返后遭当地派出所恶警用橡胶棍毒打八十多下,拳脚踢打无数次,半个多月下不了床。后两次被派出所恶警劫持到洗脑班,勒索五百元钱。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黄晓杰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他从派出所走脱,后恶警再次绑架他时,保安傲红海竟然向他连开数枪,右小腿腓骨被枪打成粉碎性骨折。恶警抢走了两部手机一部传呼机。现金数百元。大约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份被当地法院非法判了八年刑,被非法关押在后勤监区。

十、大法弟子姜德新

姜德新,辽宁省恒仁县人。二零零零年被恒仁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后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二监狱橡胶七监区。

十一、大法弟子张鹏

张鹏,三十四岁,高中文化,个体经营。二零零一年六月至八月期间因散发真相材料被抓捕羁押在鞍山市拘留所、看守所二个月时间,坚定正信后释放。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日,因用电脑上网,制作下载真相资料小册子等,被辽阳首山县辽阳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后关押首山镇看守所,因不听从犯人指使,要求炼功,并抵制对大法的污蔑言词,而遭犯人和恶警姓孙的殴打,加带械具定位迫害。之后被辽阳县法院判刑七年,期间上诉一回,被驳回。

二零零二年八月至九月期间,于营口入监队,因不背监规遭犯人殴打。然后与同修徐正强一起被送入沈阳东陵监狱,三天后转送沈阳四监,因盘腿打坐遭犯人殴打面部。成立监狱城合并沈阳二监后,住在十四监区,期间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因拒绝干活遭犯人殴打、坐小板凳。二零零四年三月因抄写经文被严管十五天。二零零七年于内创五监区,因拒绝搜身、抵制搜抢大法书,被押严管十五天。期间绝食七天。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监区大队长孟庆刚带人搜身翻号,张鹏拒绝恶警非法搜身,孟庆刚指挥多名警察将张鹏按倒在地拖拽,将衣服、胳膊拖破,眼睛弄伤。恶警并骑在张鹏的身上用手将他的头按在地上,抢走《转法轮》,之后将张鹏严管迫害。

十二、大法弟子李延增

李延增,四十七岁,一九六零年三月十日出生,家住沈阳市沈河区南关路69-7332.沈阳市沈河区饮食公司,中大百货商店,工人。

李延增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被抓,东陵区检察院起诉,东陵区法院宣判九年。
派出所恶警将他背扣吊起,还打耳光,办案是沈阳市政法委的人。

李延增被非法关押在东陵看守所期间,一次炼功被恶警打十个耳光,抽二十下胶皮管,并铐二个多月的脚铐。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李延增被劫持到沈阳第二监狱十二监区。二零零二年十月,李延增不配合恶警指令,被禁闭十七天;二零零三年二月因打坐炼功,被禁闭八十三天,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监视他。李延增打坐炼功讲真相,犯人就拳打脚踢,用鞋底抽打头部脸部,凉水浇开水烫,脚被烫起了大泡。用铁链子把四肢抻起三个多小时,恶警吴军用电棍电击他数次。

十二监区恶警:李建国大队长、李向东教导员、王世海队长、李争、张雷、张佳宾等。
犯人:陈久荣、姜元福、贾明石、刘涛、韩增玉、张亚林、李银、田朝辉、王法勇、毛德生、王德姗、赵成蕙。

禁闭室干警:丘建、吴军。
犯人:宋春阳、王才良、于兵、何仲涛、王军、刘新学、谭强、王福、王玉成等。

十三、大法弟子李树军

李树军,男,五十岁,原单位住址:辽宁省兴城市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疗养院职工,被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二十八监区(内创五监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李树军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拘留十五天,家人给公安四千元罚款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日,李树军在北京天安门前打横幅,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恶警又来抓李树军,李树军被迫离家出走。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迫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十四、大法弟子马荣华

马荣华,男,五十一岁,辽宁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人。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号在同修家(裴兰波)准备印制横幅时,被恶人举报,被东陵区泉园派出所绑架,在泉园派出所遭到恶警王某(姓名不详)和多个警察国保大队,六一零头子潘,还有刑侦恶人白子奎的毒打,身带的交通卡被王某抢走,没有办任何手续。(卡内有两千元)。第二天马荣华被沈河区五河派出所,国保大队,六一零头子潘某,蒙上眼睛带到一个一层楼地下室迫害毒打,后被送往东陵区看守所关押。

马荣华在被关押期间,家中两处(农村和市里)被泉园派出所沈河区,五里河派出所,国保大队六一零多次抄家。妻子在东北日杂市场经商,遭到沈河区恶警郑永山恐吓和干扰。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马荣华的儿子马新宇考大学,恶党不许考重点大学,大学毕业后考上北京民航局,也不许。

后马荣华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到沈阳第二监狱中,马荣华八旬多的母亲来探监,恶警李建国,周洪升不让。马荣华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三监区。

十五、大法弟子孙永盛

孙永盛,男,一九七三年二月八日出生,现年三十五岁,家住抚顺市望花区。抚顺有机化工厂工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九九七二零打压法轮功后,于九九年十月下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大横幅炼功被抓,送回抚顺,被拘留十五天后由工作单位接回单位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孙永盛在参加开法会时被绑架,被抚顺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到武家堡教养院。院长黄伟、大队长吴伟、中队长姜永峰指使犯人赵胜等殴打、“转化”孙永盛。

二零零二年十月,孙永盛在街上被抚顺公安一处恶警孙永盛关勇及其手下绑架至公安一处,将身上手机、BP机、现金、手机卡、电话卡等物品非法没收,未开任何收据。恶警将孙永盛的两手用手铐铐成“苏秦背剑”式,将一只脚用脚镣固定在暖气管上,强行对孙永盛进行劈腿,并用拳头使劲打大腿根部位,反复折磨数小时。孙永盛两腿变成黑紫色、肿大,恶警还强迫孙永盛抽烟,向嘴里灌白酒啤酒等。二零零三年五月份,孙永盛被新抚区法院开庭非法判处八年有期徒刑。二零零三年八月被非法关押到沈阳第二监狱十二监区。

孙永盛父母探监时,恶警李建国(大队长)、恶警张雷逼孙永盛父母骂大法,被父母拒绝。恶警取消探监数月,后来接见时均由李建国指派一名警察进行监听,再后来接见时由两名警察跟随并用MP3全程录音,由李建国监听,并会随时取消接见。李建国指使犯人陈久荣、姜元福、王春洋、毛德生、王洪勇、赵成惠、韩增玉、张亚林、张文德等监视法轮功学员不许炼功、互相交谈,否则非打即骂。

二零零五年三月,孙永盛拒绝做奴工,被关进严管队,孙永盛绝食十二天,后被送七三九医院抢救。

孙永盛现被非法关押在橡胶六监区。以下是从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辗转传出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遭邪党迫害的情况。(注:曾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的大法弟子现已全部被转移到其它监狱。)

一、大法弟子王洪林

王洪林,男,汉族,一九五二年九月十二日生人,工作单位:本溪市本钢歪头山铁矿运输车间排土工段工作。
迫害刑期:六年

被迫害日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中办洗脑班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拘留二十五天,教养二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中刑拘七天,取保候审三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行政拘留十二天,刑事拘留六个月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一日大北入监队二十五天分到沈阳四监
二零零三年末到省二监狱合并被判六年

参与迫害的主要人员:
本钢系统分公司:丛书记 歪矿:王书记
运输车间的关洪迎、周延伟、纪岩松
本溪教养院:丁队长、郑涛、陈政委、吴刚、副院长
本溪市西湖区铁矿街派出所何某,片警:于某,所长:边某
西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某
本钢公安处政保处长郑某等人
歪头山铁矿公安科长:康平 副科长:李某
省二监狱十四监区长:李闯 张果
法轮功监区长:李建国
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四监区

二、大法弟子刘桂春

刘桂春,男,三十二岁,辽宁省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小营村前刘屯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毕业于沈阳大学。二零零零年四月从大连东福彩色液晶显示器公司辞职后到北京为大法上访,在火车站被恶警绑架到庄河市平山乡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期满时乡派出所向家属勒索钱财(所谓的押金,数额不详)。

二零零零年六月,刘桂春又进京为大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殴打绑架,送到北京北郊看守所遭殴打,几天后送到大连戒毒所迫害,在其家属被戒毒所勒索几百元钱后绑架到庄河市看守所十三号房,主管教姓杨。这时当地政府与公安局到其家中抄家,恐吓家属,勒索钱财,家中无钱,他们就登记粮食、家畜等财产相威胁。在看守所纵容下,犯人殴打他导致声带残疾,右臂残疾,后背至臀部黑紫,几乎每天脸被打肿,鼻子流血。残害一月余后,二零零零年八月被绑架到大连教养院,遭超强度体力劳动、暴力转化等迫害,迫害一年又被无理加期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释放。回家后不久,当地派出所开车到其家中骚扰恐吓,导致其母昏倒在地,二零零二年春季又去骚扰一次,派出所长是刘洁。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在大连金州区被龙王庙派出所绑架受酷刑迫害,双手横吊,脚跟离地,脖挂重水壶,在场五六个恶警,所长,名字不详。四月二十八日晚绑架到金州看守所时,其随身几百元钱被登记的恶警与派出所恶警私占,几日后只给了二百二十元充作被褥费。在看守所遭到灌食迫害,骨瘦如柴不足百斤,副所长是刘某。金州区检察院要取保候审,只因其家属无钱交押金而取消取保,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金州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其住处本应是龙王庙派出所与检察院负责,米袋中属于他个人的合法一千元钱不知去向。检察院公诉人:王芳,女,今年三十三岁,负责此事。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他被绑架到沈阳第二监狱迫害,曾遭受强迫劳动关禁闭、强迫灌食以及非法搜身、不许说话、不许学法炼功,以及利用犯人对其辱骂恐吓等迫害。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监狱医院的院长李建国,狱政处恶警喻升。他现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印刷厂一监区,负责恶警是:张磊,男,二十六岁左右。

三、大法弟子白荣春

白荣春,三十四岁,大学本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计算机网络工程师。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七日,因印刷大法真相资料被北京市丰台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丰台看守所,期间被丰台公安分局送到强制转化班,在转化班因不转化遭野蛮殴打,不准睡觉,不给饭吃。

二零零一年八月被转至北京市看守所关押期间,又被送至北京市法制中心转化班洗脑。二零零二年七月被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送到沈二监关押至今。现在橡胶一监区。

四、大法弟子赵吉元

赵吉元,五十四岁,沈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因挂条幅和散发资料被沈阳市大东区珠林派出所绑架,后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被送到沈二监关押至今。现在橡胶一监区。在这期间曾五次被关押。

二零零二年三月因炼功被严管二十三天,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九月一日,因向恶警索要被搜去的大法经文被严管六十二天,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六月十五日因拒绝穿囚服被严管十五天,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一月十五日因炼功被严管十五天,二零零七年一一月二十五日~二月八日因炼功被严管十五天。现在橡胶一监区。

五、大法弟子王涛

王涛,三十岁,家住大连市中山区,九九年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曾在中国银河证券大连营部工作,职员。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因在北京散发光盘,传单,被北京市国保大队(队长辛忠)及大兴区公安局绑架,七月三日送至团河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二月转至丰台区看守所,四月被丰台区检察院起诉,六月被丰台区法院(审判长:王威)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王涛从北京市丰台看守所转至北京市外地遣送站,后到锦州入监队,十二月二十一日到沈阳第四监狱八监区。二零零三年四监,二监合并为沈阳二监,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一监区(十四监区)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王涛因抵制非法奴役,被关禁闭五十六天。

二零零四年六月,王涛再次抵制奴役,被罚站(一天站近十二小时)二十多天,后绝食十天。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王涛因炼功,脸部遭犯人吴大明踢打。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月,王涛三次绝食抗议“接见不让吃饭”及“不喊报告不让接见”。迫害者:狱政处恶警俞升,接见室恶警吴天亮。

六、大法弟子郝相军

郝相军,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九日生,于一九九九年初得法修炼。二零零零年十月进京护法,被天安门恶警抓捕关押一天一夜,其间受到打耳光谩骂等虐待。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派出所。二零零二年十月因与同修在做大法资料时被抚顺市新抚区刑警在出租屋非法抓捕,判刑六年。在抚顺市华山中队受到恶警的迫害。被剥光衣服铐在铁杠上,头顶被浇凉水,打耳光,坐在铁椅上拿手铐铐十二小时。在抚顺市小白楼看守期间生了一身疥疮。后被劫持至沈阳第二监狱。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三监区。

郝相军的妻子周春英也是大法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入狱两个月,后精神受到极大打击,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含冤离世。只有女儿郝英霞在家孤守。郝相军一家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七、大法弟子胡国舰

胡国舰,一九七零年六月出生,现年三十八岁。抚顺矿灯厂工人。家住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胡国舰被绑架、并非法判刑十年。当天在将军派出所受折磨一宿,遭受电棍、拳脚击打等体罚。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入监。二次关独居,四次绝食。郝相军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四监区。

八、大法弟子宋文良

宋文良,抚顺市顺城区会元乡马金村农民。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被抓当天在抚顺福民派出所用电棍、大头针、拳脚等折磨一宿,。宋文良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四监区。

九、大法弟子黄晓杰

黄晓杰,家住辽宁阜新县知足山乡。一九九九年,郝相军去北京上访遣返后遭当地派出所恶警用橡胶棍毒打八十多下,拳脚踢打无数次,半个多月下不了床。后两次被派出所恶警劫持到洗脑班,勒索五百元钱。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日,黄晓杰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他从派出所走脱,后恶警再次绑架他时,保安傲红海竟然向他连开数枪,右小腿腓骨被枪打成粉碎性骨折。恶警抢走了两部手机一部传呼机。现金数百元。大约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份被当地法院非法判了八年刑,被非法关押在后勤监区。

十、大法弟子姜德新

姜德新,辽宁省恒仁县人。二零零零年被恒仁县公安局非法抓捕,后判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二监狱橡胶七监区。

十一、大法弟子张鹏

张鹏,三十四岁,高中文化,个体经营。二零零一年六月至八月期间因散发真相材料被抓捕羁押在鞍山市拘留所、看守所二个月时间,坚定正信后释放。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日,因用电脑上网,制作下载真相资料小册子等,被辽阳首山县辽阳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后关押首山镇看守所,因不听从犯人指使,要求炼功,并抵制对大法的污蔑言词,而遭犯人和恶警姓孙的殴打,加带械具定位迫害。之后被辽阳县法院判刑七年,期间上诉一回,被驳回。

二零零二年八月至九月期间,于营口入监队,因不背监规遭犯人殴打。然后与同修徐正强一起被送入沈阳东陵监狱,三天后转送沈阳四监,因盘腿打坐遭犯人殴打面部。成立监狱城合并沈阳二监后,住在十四监区,期间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因拒绝干活遭犯人殴打、坐小板凳。二零零四年三月因抄写经文被严管十五天。二零零七年于内创五监区,因拒绝搜身、抵制搜抢大法书,被押严管十五天。期间绝食七天。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监区大队长孟庆刚带人搜身翻号,张鹏拒绝恶警非法搜身,孟庆刚指挥多名警察将张鹏按倒在地拖拽,将衣服、胳膊拖破,眼睛弄伤。恶警并骑在张鹏的身上用手将他的头按在地上,抢走《转法轮》,之后将张鹏严管迫害。

十二、大法弟子李延增

李延增,四十七岁,一九六零年三月十日出生,家住沈阳市沈河区南关路69-7332.沈阳市沈河区饮食公司,中大百货商店,工人。

李延增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被抓,东陵区检察院起诉,东陵区法院宣判九年。
派出所恶警将他背扣吊起,还打耳光,办案是沈阳市政法委的人。

李延增被非法关押在东陵看守所期间,一次炼功被恶警打十个耳光,抽二十下胶皮管,并铐二个多月的脚铐。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李延增被劫持到沈阳第二监狱十二监区。二零零二年十月,李延增不配合恶警指令,被禁闭十七天;二零零三年二月因打坐炼功,被禁闭八十三天,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监视他。李延增打坐炼功讲真相,犯人就拳打脚踢,用鞋底抽打头部脸部,凉水浇开水烫,脚被烫起了大泡。用铁链子把四肢抻起三个多小时,恶警吴军用电棍电击他数次。

十二监区恶警:李建国大队长、李向东教导员、王世海队长、李争、张雷、张佳宾等。
犯人:陈久荣、姜元福、贾明石、刘涛、韩增玉、张亚林、李银、田朝辉、王法勇、毛德生、王德姗、赵成蕙。

禁闭室干警:丘建、吴军。
犯人:宋春阳、王才良、于兵、何仲涛、王军、刘新学、谭强、王福、王玉成等。

十三、大法弟子李树军

李树军,男,五十岁,原单位住址:辽宁省兴城市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疗养院职工,被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二十八监区(内创五监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李树军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拘留十五天,家人给公安四千元罚款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日,李树军在北京天安门前打横幅,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恶警又来抓李树军,李树军被迫离家出走。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迫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

十四、大法弟子马荣华

马荣华,男,五十一岁,辽宁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人。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号在同修家(裴兰波)准备印制横幅时,被恶人举报,被东陵区泉园派出所绑架,在泉园派出所遭到恶警王某(姓名不详)和多个警察国保大队,六一零头子潘,还有刑侦恶人白子奎的毒打,身带的交通卡被王某抢走,没有办任何手续。(卡内有两千元)。第二天马荣华被沈河区五河派出所,国保大队,六一零头子潘某,蒙上眼睛带到一个一层楼地下室迫害毒打,后被送往东陵区看守所关押。

马荣华在被关押期间,家中两处(农村和市里)被泉园派出所沈河区,五里河派出所,国保大队六一零多次抄家。妻子在东北日杂市场经商,遭到沈河区恶警郑永山恐吓和干扰。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马荣华的儿子马新宇考大学,恶党不许考重点大学,大学毕业后考上北京民航局,也不许。

后马荣华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到沈阳第二监狱中,马荣华八旬多的母亲来探监,恶警李建国,周洪升不让。马荣华现被非法关押在内创三监区。

十五、大法弟子孙永盛

孙永盛,男,一九七三年二月八日出生,现年三十五岁,家住抚顺市望花区。抚顺有机化工厂工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九九七二零打压法轮功后,于九九年十月下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大横幅炼功被抓,送回抚顺,被拘留十五天后由工作单位接回单位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孙永盛在参加开法会时被绑架,被抚顺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到武家堡教养院。院长黄伟、大队长吴伟、中队长姜永峰指使犯人赵胜等殴打、“转化”孙永盛。

二零零二年十月,孙永盛在街上被抚顺公安一处恶警孙永盛关勇及其手下绑架至公安一处,将身上手机、BP机、现金、手机卡、电话卡等物品非法没收,未开任何收据。恶警将孙永盛的两手用手铐铐成“苏秦背剑”式,将一只脚用脚镣固定在暖气管上,强行对孙永盛进行劈腿,并用拳头使劲打大腿根部位,反复折磨数小时。孙永盛两腿变成黑紫色、肿大,恶警还强迫孙永盛抽烟,向嘴里灌白酒啤酒等。二零零三年五月份,孙永盛被新抚区法院开庭非法判处八年有期徒刑。二零零三年八月被非法关押到沈阳第二监狱十二监区。

孙永盛父母探监时,恶警李建国(大队长)、恶警张雷逼孙永盛父母骂大法,被父母拒绝。恶警取消探监数月,后来接见时均由李建国指派一名警察进行监听,再后来接见时由两名警察跟随并用MP3全程录音,由李建国监听,并会随时取消接见。李建国指使犯人陈久荣、姜元福、王春洋、毛德生、王洪勇、赵成惠、韩增玉、张亚林、张文德等监视法轮功学员不许炼功、互相交谈,否则非打即骂。

二零零五年三月,孙永盛拒绝做奴工,被关进严管队,孙永盛绝食十二天,后被送七三九医院抢救。

孙永盛现被非法关押在橡胶六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4/170277.html

2007-12-22: 沈阳第二监狱转移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沈阳第二监狱从今天开始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多个监狱继续迫害,仅留几个刑期快满的法轮功学员。
据悉,今天第一批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沈阳市东陵监狱,第二批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沈阳市第一监狱,明天监狱还要继续转移。
沈阳第二监狱分散并转移关押法轮功学员原因不详,情况进展望知情者能够提供更多更详细内容,望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周知。
原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二监狱的法轮功学员:
内创一监区:赵华(阜新市)、王涛(大连市)、刘剑峰(灯塔市)、王承涛(抚顺市)
内创二监区:姜争潮(黑龙江)、薛军(大连市)、李权臣(丹东市)
内创三监区:马荣华(沈阳市)、王力洋(朝阳市)、郝相军(抚顺市)
内创四监区:胡国键(抚顺市)、王宏林(本溪市)、宋文良(抚顺市)
内创五监区:张鹏(鞍山市)、李树军(葫芦岛市)
印刷一监区:张亚林(朝阳市)、阎军(抚顺市)、刘桂春(大连市)
印刷二监区:吴波(抚顺市)、董钦飞(铁岭市)、姜波(大连市)
印刷三监区:翟旭英(抚顺市)、徐正强(大石桥市)、沈善一(抚顺市)
橡胶一监区:赵吉元(沈阳市)、白荣春(沈阳市)
橡胶二监区:高玉勤(鞍山市)、哈恩礼(沈阳市)
橡胶四监区:黄刚(抚顺市)、孟华(抚顺市)
橡胶六监区:孙永胜(抚顺市)、李延增(沈阳市)
橡胶七监区:胡卫东(抚顺市)、姜德新(本溪市)、张公华(湖北省)
后勤监区:王宏峰(黑龙江)、黄晓杰(阜新市)
塑钢监区:朱长斌(大连市)、肖广强(沈阳辽中)
老残监区:王志国(朝阳市)
医院监区:李伟绩(铁岭市人,邪党因他保护家属(法轮功学员)出国非法判其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2/168806.html

2007-08-16: 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二监的大法学员
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二监的大法学员名单:(40人)
橡胶一监区:赵吉元(沈阳)  白荣春(沈阳)
: 二监区:高玉勤(鞍山)  哈恩礼(沈阳)
:四监区:黄刚 (抚顺)  刘致富(朝阳)
:六监区:孙永胜(抚顺)  李言铮(沈阳)
:七监区:胡卫东(抚顺)  姜德新(本溪)  张公华(湖北)
内创一监区:赵华 (阜新) 王涛 (大连) 徐正强(营口) 王宏峰(黑龙江)、翟旭英(抚顺) 刘剑峰(辽阳) 孟华(抚顺)  王承涛(抚顺)
二监区:姜争潮(黑龙江)   薛军(大连)      李权臣(丹东)
: 三监区:马荣华(沈阳)  王力阳(朝阳) 郝相君(抚顺)
:四监区:胡国舰(抚顺)  王洪林(本溪) 宋文良(抚顺)
:五监区:李树军(黑龙江) 张鹏(鞍山)
印刷一监区:张亚林(朝阳) 闫军(抚顺)  刘桂春(大连)
:二监区:吴波(抚顺)   董钦飞(铁岭) 姜波(大连)
: 三监区:沈善一(抚顺)
老残监区:王志国(朝阳)
塑钢监区:朱长斌(大连)
基建监区:黄小杰(大连)

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中共邪党统治下的黑窝内,遭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迫害,请国际社会给予关注,请海内外大法弟子给予正念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928.html

2006-12-28: 赵吉元已被沈阳市第二监狱折磨近六年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大法弟子赵吉元,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被恶警绑架,后被当地法院非法判七年徒刑,关入沈阳市第二监狱至今。

赵吉元在沈阳市第二监狱遭殴打、戴刑具、关严管小号、电棍电击等酷刑折磨。至今赵吉元已被恶党持续监禁迫害了近六年。

一、修大法绝处逢生 福益社会

赵吉元,男,五十四岁,沈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构件加工厂工人。曾被派往沈阳市东站派出所工作三年。赵吉元于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九八年七月,他被诊断患胃癌晚期,身体每况愈下,无法上班。后来发展到每天呕吐不能進食,喝一口水都会引起呕吐,体重只有八十斤。

十二月的一天,赵吉元听了一盘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完后奇迹般的可以吃东西了,第二天一早就可以扫院子,并能正常上班了。患了绝症的赵吉元一夜之间变成了健康人,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他高兴的逢人就说:“大法救了我的命!”家人、同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赵吉元,工作、生活中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单位里谁有困难他都热心帮忙,甚么活都抢着干,两年都被评为大东公安分局的劳模。赵吉元家住在比较偏僻的铁道边,那里到处是垃圾,环境脏乱。他坚持每天腾出时间把垃圾清理干净,连公厕都打扫的干干净净,过路的行人看到这里的变化,都不敢认了。赵吉元被绑架后,这里又变得肮脏不堪。当地派出所来调查时,邻居说:“好人被抓走了,没人收拾了。”邻居们都要求释放赵吉元

二、讲真相被绑架 遭邪党恶法官非法判七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赵吉元为讲清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两次進京上访,却被非法抓捕。九九年十二月被送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被强制逼迫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中共江××政治流氓集团导演“天安门自焚”丑剧嫁祸法轮功,毒害世人。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几名大法弟子因讲清真相被抓,随后赵吉元也被绑架。

邪党的沈阳法院开始对赵吉元非法判刑五年,恶法官问赵吉元“上诉不上诉?”赵吉元说“上诉”。恶法官竟随意的说“上诉再加二年”。就这样,赵吉元被恶党“执法人员”荒唐的判刑七年,关進沈阳市第二监狱。

三、在沈阳第二监狱屡遭酷刑 被迫害至今

赵吉元开始被非法关押在该监狱的十二监区。二零零三年十月,沈阳第二监狱搬迁,十二监区更名为二十监区。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大队长是李建国,副队长是孟庆刚。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至九月二十一日,赵吉元因炼功被关“禁闭室”,戴刑具手铐十天、脚镣七天,并遭犯人殴打。禁闭室不足四平方米,终日不见阳光。赵吉元被强制睡在地板上,吃饭用手抓,每天两顿饭,每顿饭只有一个窝头、一杓玉米面粥、几根咸菜。不许刷牙、洗脸、洗手、洗澡、换洗衣服,每天两腿伸直连续十六小时坐在地上。如有不从,就会遭到狱警、杂役(在押刑事犯人)的打骂、电棍电击、上刑具(吊起来、四肢用铁绳抻起来)等。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下午二点,赵吉元因拒穿囚服被恶警大队长李建国送進“严管小号”(不足2.5平方米的潮湿阴暗的小屋,夏天都得穿棉衣)。恶警指使三名犯人将赵吉元摁倒,强迫穿囚服,赵吉元不配合,恶警用电棍电其右膝盖部位,要电左膝盖时,因电棍反方向放电,恶警把自己电的嗷嗷叫,才扔下电棍跑了。赵吉元这次被关小号迫害一星期。

在此期间,恶党所谓“参观检查”人员五次到监狱,赵吉元每次都喊“法轮大法好”,参观检查者在门口驻留,无人过问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二零零六年七月,赵吉元和狱中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被狱方转到第一监区非法关押(此队是做橡胶奴工产品的,也被称为“橡胶队”)。禁止家属探视。

因狱方严密封锁消息,无法了解赵吉元被迫害的更多情况。只知道在一次“接见”时,恶警说赵吉元“这人‘上大挂’十五天,却一声不吭。”可见他常常遭受酷刑折磨。

赵吉元已被恶党非法监禁、折磨了近六年。赵吉元的妻子在家独自照顾老人和孩子,为生活艰难奔波;赵吉元的儿子大学毕业后,虽然有工作,因父亲被非法关押,迟迟不能结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8/145635.html

2006-11-08: 沈阳第二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被解体
辽宁省沈阳第二监狱从02年至今迫害死7名大法弟子,其中二监3名、四监4名,被迫害精神失常2名。特别是二十监区(称法轮功监区)在恶警李建国的操纵下,利用刑事犯人时不时的在学员身上翻经文,到学员手中抢经文。因此学员多次绝食反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9月12日解体了以李建国为首的迫害7年之久的法轮功监区。

曾在6月14日大法弟子赵吉元因不穿囚服于16日下午2点,被恶警李建国送進严管,严管队3名犯人将赵吉元摁倒强行穿囚服,赵吉元不配合,恶警用电棍电其右膝盖,将要电左膝盖时,赵吉元想起了师父经文《正念制止行恶》,心里一想:电棍电你自己,这时恶警手中电棍从把柄处冒出二寸多高的火苗,将恶警电的嗷嗷直叫逃之夭夭。犯人给赵吉元手、脚戴上刑具后关進不足2.5平米的潮湿阴暗的小屋里(这里夏天都得穿棉衣)。每天两顿饭,每顿一杓稀玉米粥,几根萝卜条咸菜。

在这期间曾5次外面来人到此处参观,赵吉元每次都喊“法轮大法好”引来参观者在门口驻留,有的投来怜悯、敬佩的目光。15天后赵吉元解除严管时,有两名犯人说;“李洪志大师真了不起,法轮功真厉害!法轮功是神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42040.html

2006-09-02: 沈阳第二监狱阻挠家属探视,众绝食大法弟子情况不明
据明慧网2006年8月2日大陆综合消息: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邪恶之徒又出阴招,把绝食的同修分别分到不同的生产车间加以迫害。日常生活及生产劳动归所在监区管理,其它的关于法轮功方面的,如接见等,还归二十监区管。被分走的大法弟子有赵吉元(沈阳),胡国舰(抚顺),孙永盛(抚顺),黄刚(抚顺)等,其它情况不详。现已知有大法弟子被送到橡胶六监区和八监区、一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136913.html

2006-08-05: 沈阳大法弟子赵吉元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监狱
辽宁沈阳大法弟子赵吉元现被第二监狱分至第一监区橡胶队非法关押,这个队是做橡胶产品的。目前恶警没让赵吉元干活,但不让家属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5/134836.html

2006-08-02: 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的大法弟子被分散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沈阳第二监狱二十监区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现邪恶之徒又出阴招,把绝食的同修分别分到不同的生产车间加以迫害。日常生活及生产劳动归六监区管理,其它的关于法轮功方面的,如接见等还归二十监区管。

二十监区大队长叫李建国。被分走的同修有赵吉元(沈阳),胡国舰(抚顺),孙永盛(抚顺),黄刚(抚顺),其它情况不详。现已知有同修被送到橡胶六监区和八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34559.html

2006-07-24: 赵吉元正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二十监区遭残酷迫害
6月28日据可靠消息,沈阳市大东区大法弟子赵吉元(男)正在沈阳监狱城第二监狱二十监区(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因不穿号服而被关小号遭残酷迫害,二十监区大队长是李大队长,王队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4/133859.html

2004-04-28: 先后有40多名大法弟子被长期关押在所谓的‘严管队’禁闭室里受尽折磨。如:甄士杰,被关押6个半月。丛中笑被关押5个月,宋万首、楼新华、张振学、孟宪光、白明生、陈秀等被关押4个半月、赵吉元、胡卫东等大法弟子被关押2个半月以上。
大法弟子被关在禁闭室里,不许刷牙、洗脸、洗手、洗澡、换洗衣服,每天连续16小时坐在地上,必须保持两腿伸直,把手放在腿上。不准活动,睡觉在地板上。吃饭用手抓,每天两顿饭,每顿饭只有一个窝头、一杓玉米面粥、几根咸菜。大小便都在禁闭室里。如有不从,就会遭到狱警、杂役(在押刑事犯人)的打骂,被电棍电击、戴手铐脚、上刑具(吊起来、四肢用铁绳抻起来等)。在禁闭室里被关押半个月后,人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了。

2003-02-02: 8月24日至9月21日,赵吉原因炼功被押,并戴刑具,戴手铐10天脚镣7天,并遭犯人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43859.html

2003-01-30: 辽宁省大北监狱第二监狱部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赵元吉(沈阳)。
其中部份学员非法刑期已满,已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30/43657.html

2001-03-15: 沈阳市大东区科技园:赵季园,李秀杰,王虹,陈静于今年2月27日无端被抓,说是先收审后查原因。

沈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9-05: 迫害辽宁省沈阳市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李玉华的责任单位
沈阳市和平公安分局
地址: 沈阳市和平区民主路109号 邮编:110001
电话:024-23526637 23523556 23507464
值班室:024-23863537 秘书室:024-23507448
政治处:23507441 法制科:23507554
政保科:23864045
政委:邹飞 15714315662
局长:赵秀海
刑侦五处、三处 马伯阳队长(音)
和平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民主路109号,邮编110001
队长李光绪 副队长:、徐永勤、张宏伟、张心赤、王加旭
大队长 万柏昌(主管迫害) 13504033222
刘洋13940515000
张心赤13130238260
南湖派出所:地址: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49号 值班电话:23892340
所长邸超、副所长于明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南湖派出所地址(两处):
1、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保安寺街5号
2、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49号
电话:024-23892340 邮编:110000
邸 超(所 长)电话:1384055533215942388800
于 明(副所长)电话:1370003000515502416788
金海洋(指导员)电话:1370003550015502412181
沈阳市公安局: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中山路106号,邮编110002
副市长、局长:杨建军 024-23105188 18741427555
副局长:许树文 024-23105089
副局长:王晓刚 024-23105007 15945698994
副局长:邓万宏 024-23105005
副局长:王佩军 024-23105016
副局长:王晓东 024-23105888
副局长:魏平 024-23105052
副局长:于江 024-23105757
副局长: 王晓东 办公电话:23105888
副局长: 赵金府 办公电话:2310518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