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蛟河市 >> 崔松(崔嵩), 男

个人情况: 交蛟河市进修学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蛟河市
拘留时间: 2004年2月19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5-08
家庭成员: 儿女: 崔松(崔嵩)
夫妻/父母: 崔玉臣(赵凤智丈夫) 赵凤智(赵凤志)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08: 吉林市修炼法轮功的教师被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吉林市修炼法轮功的教师被迫害综述(图)-349319.html

2009-04-30: 学生桌椅甲醛中毒,蛟河市邪党借口法轮功镇压家长

近日,吉林省蛟河市实验小学几百名学生因九百套新桌椅引发甲醛中毒,家长们抗议。蛟河市邪党市委副书记王成竹为了尽快平息这个事件,又故伎重演,发表电视讲话声称法轮功煽动学生家长闹事,扬言家长炼法轮功的孩子咱们不管。

邪党官员这次又以为只要把学生家长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行为和法轮功挂上钩就可以放心镇压了。二零零八年曾发生蛟河市郊西杨木林子村被强制拆迁,多个村民因为上访都被以法轮功闹事为借口判重刑关进监狱。

蛟河市实验小学的校长赵清,前不久被停职反省,先封其嘴,防止泄露事实真相,企图瞒天过海。赵清只不过是邪党恶人为自保抓的替罪羊而已。

自九九年以来,蛟河市教育局配合“六一零”和蛟河市公安局警察对教育系统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教师进修学校教师崔嵩多次被强制洗脑、两次被非法劳教,最后被非法开除。崔嵩的父亲(原蛟河市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曾经遭到原“六一零”主任张玉和的毒打,现已被迫害致死。教师进修学校教师王淑媛被非法劳教,最后被迫提前退休。蛟河松江四中教师刘江两次非法劳教,在去年又被非法判六年重刑。蛟河一中教师刘延龙曾经被非法劳教,回来后被剥夺上讲台的权利,现在再次被非法关押,伪法院妄图对其判四年重刑,现正在上诉。蛟河市实验小学大法弟子邵丽红、谢华(丈夫被迫害死)、赵凤志、孙明英等大法弟子均被非法劳教过。邪党人员每到所认为的敏感日就到大法弟子家骚扰,时至今日仍时有发生。

通过这个事件,人们警醒了,更加清楚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为所欲为、毫无理由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0/199968.html

2008-09-15: 蛟河邪党人员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吉林省蛟河市由“610”策划,国保大队实际操作,指使大法弟子所在街道、派出所恶警(包括片警)及委主任配合大面积同时出动从凌晨四时开始绑架大法弟子,骚扰大法弟子家属。邪党人员绑架了正在家做早饭的丁玉彬、长安街道送儿子上学的崔松,被绑架的还有代玉珠、邵丽红、新农街南荒地村的孙玉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5/185895.html#0891423437-1

2008-09-05: 吉林蛟河市邪党妄图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吉林省蛟河市由“610”策划,国保大队实际操作,指使大法弟子所在街道、派出所恶警(包括片警)及委主任配合大面积同时出动从凌晨四时开始绑架大法弟子,骚扰大法弟子家属。

凌晨四时国保大队白明库(以下是白明库的又一桩新恶行)、民主派出所二个恶警(其中一个姓郭,电话:7957755),民主街道和文明小区、红星小区委主任配合妄图先绑架任红霞,但并未得逞。之后又去绑架正在家做早饭的丁玉彬。七时左右,又绑架长安街道居住的送儿子上学的崔松,被绑架的还有代玉珠,恶警还到江海军家准备行恶,由于家属不配合,恶警撬门、象土匪一样搬梯子爬阳台,最终没有得逞。被绑架的还有在泡子沿居住的邵丽红、新农街南荒地村的孙玉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5/185337.html

2007-09-04: 吉林蛟河一家修炼人遭受的迫害

吉林蛟河市崔玉臣、赵凤智、崔松一家三口均为教师。自法轮大法传入蛟河后,这一家人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中。通过炼功后,崔玉臣及老伴赵凤智身体有了显著的改善,困扰多年的周期性麻痹、心脏间歇性偷停、萎缩性胃炎,还有一些病症均得到康复;努力以“真、善、忍”为指导,在生活中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身心受益。

2000年2月17日,赵老师和儿子崔松进京上访,却被非法拘留、遣返,兜里的1600元钱被北京警察搜走,还不给收据。回蛟河后,遭到片警李国梁殴打审问,后送至洗脑班,办班一个月,罚款6000元。同时蛟河市进修学校(校长孙继海、书记潘守侠)把崔松的工作按落聘处理。

2000年9月4日晚,恶警李国梁和居委会主任不出示任何搜查证,破门闯入赵老师家,以搜到的让人修心向善的书籍为所谓的“罪证”,企图拘留一家三口人。在长安街派出所,恶警戴振华酒后殴打赵凤智,姓高的所长动手打了崔玉臣,崔松也被刑讯逼供。后来派出所准备给三人同时拘留15天,赵老师拒绝,要求给公安局长王景全写信;最后改为只拘留赵教师15天。

2000年10月4日,家人正在为崔松筹备婚礼;长安街街道书记李晓飞以预防上访为由,在林业招待所办洗脑班,非法拘留一家三口和其他大法学员共20多人,并且罚款2000元作为所谓“担保金”。

2000年11月24日,赵凤智再次进京上访,在天津汽车站被截,关押进天津看守所。27日被遣返,携带的1400元被蛟河实验小学校长丁昌祥、书记李桂芹和民主街警察以各种名义勒索去1100元。28日她被恶警非法劳教二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期间,赵凤智旧病复发,受到极大精神摧残的同时,每天还要干17个小时的劳役,导致心脏病发作,于2001年12月11日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在赵凤智被非法劳教的二年中,只开退休金的80%,其间的长工资和福利待遇等全被邪党扣除。

在赵老师劳教期间,2001年5月份,崔松去长春探视母亲的途中,因在火车上看大法书被乘警发现,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非法拘留15天。在同年7月份第二次聘任时,因上述原因再次落聘,仅发生活费120元。

2002年2月19日,蛟河市进修学校以崔松曾被拘留为由把崔松第三次落聘。此时他已成家生子,妻子又下岗,为养家糊口,不得已回家想自谋生路,却被潘守侠校长以 “不服从学校管理”为由报告市610。在4月25日那天610派恶警李国梁、孙建国非法搜查崔松家,以搜到的法轮功书籍和电脑定罪。在搜查结束时恶警孙建国把随身听占为己有,声称没收,但出示的清单上却没有。

610和派出所把崔松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崔松遭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强制奴役、长期坐板、蹲小号、戴手铐、体罚等刑罚,劳教期满后又非法加期5个月。这17个月中,老人六次去九台劳教所探视,只让见了一次,其余均不准亲人探视,以迫害其家属,并散布法轮功学员不顾家等谣传毒害世人。

2004年1月19日,腊月二十八,在人们合家团聚准备过年时,长安街派出所恶警李国梁带7个警察,骗开了赵老师的家门,进行搜查,把赵老师绑架在看守所。其老伴崔玉臣经多次到政府部门投诉未果,找到610主任张玉河家理论,却遭40多岁的张玉河辱骂、殴打达20多分钟,事后张却散布他被崔玉臣打的谣言。在根本无法律保障与上告无门的情况下,崔松及其妻子把恶警李国梁非法抓捕其母、610主任张玉河殴打其父的事情真相公布于世,寻求舆论的支持,却被跟踪的警察诱捕,并把崔松殴打之后非法劳教二年。父母遭迫害,子女为父母申冤却被劳教,是中共践踏宪法掩盖其罪行的又一铁证。

崔松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因父母也信仰法轮功就被九台劳教所无理剥夺对儿子的探视权。由于崔玉臣老师被打之后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又担心劳教中的儿子,八年来精神压力巨大,积郁成疾,于2004年7月得了脑血栓。在大法的慈悲呵护下,通过一个月学法基本痊愈。

此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因为在迫害的氛围中缺乏正常的学法炼功环境,还时常受到恶警等不法之徒的骚扰迫害,同时惦念遭受迫害中的儿子,并担心自己和老伴儿随时可能被非法抓捕……在这巨大的压力和精神折磨下,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于2005年12月脑血栓再度复发,于12月29日去世。之后家人花钱雇车去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接崔松,希望让被劳教快结束的儿子见父亲遗体最后一面,但劳教所百般刁难,最后也未成功。

在法轮功被迫害的八年的时间里,崔老师一家因坚信“真善忍”、依法上访、讲明法轮功真相却遭到中共严重迫害,一人付出生命,二人共计四次劳教,办班洗脑多次,并勒索高额宿费和伙食费,每次拘留和劳教610都要从本人工资中扣出1000元,这些罚款共计二万三千元,结合崔松被劳教期间和解教后相关单位拒绝为其恢复工作,一家经济损失共达10万多元之巨。在此期间,一家人多次被随意无故限制人身自由,上门骚扰。甚至在赵凤智上访后身份证被扣于民主街派出所,其身份证竟被恶警用来办理个人手机业务而欠费2000多元。

更有甚者,崔松2006年解教回家后,当回市进修学校依法提出上班申请时,却遭到校长张东禄的无理拒绝,后在崔松不断要求下,不得已交到市教育局解决,又遭到教育局长孙平的断然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4/162098.html

2006-02-13: 九台劳教所将大法弟子关押在乙肝大三阳患者房间進行迫害
九台劳教所“教育队”把大法弟子祖彦和、张春宵、崔松、郭迎春、王海军关押在乙肝大三阳患者的房间進行迫害,并用手铐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3/120715.html

2004-09-01: 2004年5月13日,九台劳教所成立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严管大队,关押的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在那里恶警将大法弟子一人一个房间长期隔离,整天坐在光板上,做军姿,一动不许动,由两名刑事犯看管,大小便受到严格限制,稍有不从就用手铐铐上,长时间折磨,大法弟子有的把臀部和脚踝骨部坐烂了。
在严管队中,吉林市大法弟子李文君,一直绝食抗议现已60多天了,每天都被野蛮灌食,正在严管队被迫害的还有,松原市万发乡大法弟子王焕礼,蛟河市崔松。磐石县李文君等。

2004-05-08: 吉林省蛟河市大法弟子崔松,其母亲赵凤智在春节期间被蛟河市恶警从家中非法绑架,父亲找市610头目张玉和评理,遭张玉和毒打。
在投诉无人管的情况下,崔松为营救母亲赵凤智,在2004年2月19日在蛟河市长安小区张贴“立即释放大法弟子赵凤智,张玉和暴打赵凤智丈夫”的不干胶,被长安街派出所恶警蹲坑抓捕。

崔松在长安街派出所被四、五个粗壮的恶警毒打了三次,致使他左脚走路一瘸一拐的。接着被非法判劳教二年,于2004年3月9日被非法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崔松已是两次被非法劳教。

2004年3月30日,饮马河劳教所允许其家属接见。会见室的铁门上写着从2004年3月16日后法轮功学员家属才可接见。在此之前根本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

由于崔松为营救亲人被非法抓捕,崔松父亲面对无理迫害正在申诉。2004年3月30日下午崔松父亲将崔松的上诉信送到长春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要求重新复议,但那的工作人员无理的说:“别的案件都可以,唯独法轮功连门都没有。”

后来在家属再三要求下,长春劳教委的工作人员只好把上述信留下敷衍了事。

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仍然非法关押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而且还有许多是被超期关押的,劳教所强迫每个大法弟子每天挑瓜子。

吉林 蛟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8-11:
蛟河市公安局:
电话:43267240712
局长曹海鹏43267010001
原分管国保副局长张广义13341506868
副局长王伟13904444534
副局长王广河13844288888
指挥中心指挥长杨大鹭13943201122

蛟河公安局指挥中心:43267222041

铁路派出所:(藏淑芹、吕士英)
所长曹长青(音) 43266174778
沈阳铁路公安局24-62023538
王处长 24-62025878

沈阳铁路公安局吉林公安处
电话:43268218303
马云波 18043259888 43266122958
李乔
邵力18043329992

长安街派出所(李英)
43267227098
所长 陈海峰13804444891
指导员 李奇峰
副所长 刘峰 13179271416
副所长李明瑞13804449765
副所长李国忠13500909111
副所长郭继成13630624487
43267262220
王永全13844687789
(只要发生在长安街道的迫害案件他基本都参与)

蛟河市公安局
43267240712
局长 曹海鹏43267010001
(原分管国保副局长)张广义:13341506868
副局长 王伟:13904444534
副局长 王广河 13844288888
杨大鹭:指挥中心指挥长13943201122
国保大队
戴振华13704444353
孙嘉庆13944267717 (据悉是专门负责法轮功案件的) 蛟河市看守所 43267235016
43267235015

吉林市看守所
所长接待室:432-64819031
所长 朱宝林13804417779
2018-11-18: 长安街道派出所副所长李明瑞13804449765(此人参与多起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件,蛟河被迫害案件中涉及大额人民币的基本都发生在他所管辖的范围,他是主要迫害人)

长安街道派出所社区警察王永全13844687789 (只要发生在长安街道的迫害案件他基本都参与)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9-06: 吉林蛟河恶党人员对赵凤智一家三教师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6/16222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